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五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宋轻扬去商场买了礼物才驱车到褚父的住处。

    褚父住在地质局分的房子,房子有些年代了。里面都是他的同事。

    褚唯一在楼下接他,“怎么买东西了?”

    宋轻扬瞥了她一眼,“这是礼数,不知道伯父喜欢什么。就买了一些营养品,还以烟酒。”

    褚唯一吐了吐舌头,“破费啦!”

    宋轻扬哼了一声,不满的她的话。“应该的。”

    爬了六层楼,褚唯一喘气。宋轻扬却气定神闲。“到了。”

    大门她刚刚没有关严,留了个缝。

    “等一下。”宋轻扬喊道,他上下看了看自己的衣着,问着褚唯一,“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褚唯一眉眼眨了眨,他穿着休闲裤的西装,上身白色短袖衬衫,自然是帅气极了。“你在紧张吗?”

    宋轻扬呼了一口气,“有一点。”

    褚唯一拍拍他的肩,“没什么的啊。我看你上回在那么多企业家面前发言也挺镇静自若的。”

    “那不一样,这是见未来老丈人,我有求于人。”宋轻扬敛起神色。

    褚唯一还想说什么,这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褚琛站在门口看着两人,女儿的手搁在男孩的肩头,眼里露着打趣之意。

    男孩仪表堂堂,只是面色微紧。

    “来了啊?怎么站在门口?唯一也是的怎么不带小宋进来。”

    “伯父,打扰您休息了。”宋轻扬落落开口。

    “没事,我也不累。快进来坐吧。”褚琛和蔼地说道。

    他这里得房子很简单,一室一厅,客厅放了一个大书橱,占了很大地方。

    “来,尝尝这茶。”

    古色古香的茶具,做工雅致。

    宋轻扬抿了一口,茶味清香,喝在嘴里苦中带甜,一股淡淡的茶香。“西湖龙井。”

    褚父眉眼一挑,“是啊,上半年我正好在那边,老朋友给了我一罐。难得你一喝就喝出来,现在年轻人喝茶的越来越少了,都喜欢喝什么咖啡。”

    宋轻扬摩挲着杯沿,“我也不是很懂,每次去我爷爷那里都会喝一点。”

    “唯一就不行了,高中开始就开始喝咖啡,不管我怎么说,她都戒不了,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神经一兴奋,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褚唯一端着水果走过来,“爸,你有没有喝过你怎么知道会失眠?”

    褚父摇头,“谁说我没有喝过,又苦又涩,也不知道你怎么喝下去的。”

    宋轻扬轻笑,“伯父,我会看着唯一,以后让她戒了。”

    褚琛眼前一亮,不由得点点头。

    那天的晚餐吃得很愉快,褚琛见多识广,宋轻扬彬彬有礼,两人相谈甚欢。不得不说,褚琛是良师。

    褚琛也算放宽了心,他相信女儿的眼光。今天唯一能带他来见他就是认定了。

    宋轻扬不错,关键对女儿的那份心意,不会假。又是校友,年纪相仿,确实不错。再说,宋轻扬又是德国留学回来,他对德国人印象很好,严谨认真。

    总之,褚琛这次回来心情异常的好。

    褚琛和前妻离婚后,这么多年几乎漂泊在外,对于唯一的女儿也是有心无力。他知道亏欠女儿,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夜深人静,父母俩坐在露台上,实木小圆桌上摆着两杯花茶。

    “妈妈现在过得很好,宁宁很可爱,特别聪明。”褚唯一细细地说道。

    褚琛许久没有回音。

    夜越来越深了,沉寂的没有一丝声响。

    “唯一,你现在还怨我们吗?”半晌,褚琛开口询问道。

    褚唯一抬头,目光怔怔地看着他。她咽了咽喉咙,“怨过!”

    褚琛叹了一口气。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那么幸福的一个家最后还是散了。没有爱吗?我看得出来,你们是爱对方的,至少在那个时候。”褚唯一的声音微微颤了颤。

    “家庭需要融合,我和你妈妈那时候就是没有这个道理。忙不是理由,只是我们之间缺乏沟通,到了最后也懒得去沟通了,日积月累,她累了。”

    “而您因为爱着她,所以选择成全她,对吗?”

    褚琛勾了勾嘴角,“你妈妈从小各方面都很优秀,工作也是比常人更加的刻苦。你知道的,你小舅比你妈小一岁,你小舅比你妈妈聪明,你妈妈从小压力就大,一直被亲戚朋友和弟弟比较,后来,她来到d市读书,再也不愿意回去了。刚工作那会时常加班,累的胃出血,她都不在意。那时候我又常在外面跑,给予她的关怀是在你太少。作为丈夫,我是失职的。”

    褚唯一握住他的手,“不,爸爸,这只是你和妈妈缘分太浅。”她知道爸爸是很爱妈妈的。

    褚父拍拍她的手,“我没事,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早就放下了。”他喃喃说了一句,“她幸福就好。”

    “等你结婚了,你就会明白。婚姻需要两人慢慢磨合,坦诚相待,共同进退。”

    褚唯一怕父亲难过,打趣道,“爸,你都快成情感专家了。”

    褚琛笑,“改天让小宋请你妈妈吃顿饭。”

    褚唯一怔然,“嗯,我知道。”

    ***

    楚墨带的项目已经接近尾声,他们部门最近频繁加班。褚唯一加班的同时还要杂志社写稿,一连几天都熬到凌晨才能睡。

    早上开会的时候,楚墨见她脸色不是很好问了一句。

    褚唯一揉了揉脸,“没事,就是没睡好。我去喝杯咖啡就好了。”

    同事好奇地问道,“昨晚和男朋友干坏事去了?”

    “没有,我忙到三点。”

    楚墨皱皱眉眼,“褚唯一,这两晚我们回去11点前,你不睡觉做什么?”

    “有点私事。”褚唯一回道。

    她去茶水间冲咖啡,宋轻扬端着杯子走进来。一旁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宋总。”

    宋轻扬点头,目光看向褚唯一。

    褚唯一接好水,回头也喊了一声,“宋总。”眉眼俏皮。

    “你早上已经喝了一杯咖啡了。”他沉声说道。

    褚唯一喝了一口,“有点困,一会儿还要开会讨论方案。”

    宋轻扬顺手从她手里拿过杯子,又递上自己的杯子,“这里面有百合、玫瑰,我加了一点冰糖。你这两天有些咳嗽,我妈妈说喝这个挺好的。”

    褚唯一差点呛住了,“伯母怎么知道我咳嗽?”

    “你以为呢?我不去相亲总该和他们说清楚吧。”宋轻扬含笑地说道,“我妈对你挺好奇的,周五晚上有没有空?她想约你吃饭。”

    周五晚上部门肯定要举办庆功宴。

    褚唯一咬咬牙,“你怎么不早点说!还有三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宋轻扬看着她炸毛的样子,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有什么要准备的,礼物我都买好了。”

    “不是礼物的事!”她想想自己最近憔悴的不行,熬夜失眠,皮肤又差,脸上冒了几颗痘痘,越想越纠结。“我去工作了,稍后再说。”

    她端着水杯回了会议室,同事小花好奇,“花茶?你怎么突然换了口味?”

    “小花,第一次去男朋友家有什么要注意的吗?”褚唯一一颗星都扑倒见家长的事上了。

    小花睁大了眼睛,“你真有男朋友来了?”

    褚唯一抿抿嘴角,点点头。

    “其实也没有什么吧,顺气自然,最重要的还是坦然,相互尊重。”小花中肯地说道。“也不需要太紧张,我第一次去我男朋友家为表贤惠,主动洗碗,其实我就是意思一下,结果他妈真不推辞让我洗了。”

    “后来呢?”

    “我们没成。不是洗碗的问题,从根本上他们家就没有重视过我。他妈觉得他们儿子全世界最好,能看上我是我的福气。”

    “哎,说的我好忐忑。”

    “这有什么啊?结婚了还能离婚呢?只是见家长而已。话说,男朋友做什么的?”

    褚唯一莞尔,“和我们工作挺像的。”

    “那不错,有共同话题。”

    不一会儿会议开始,再次确定了周四的宣传流程。楚墨做事严谨,每一个流程他都要过一遍,精确到每一个人。

    当日影视明星周美玲亲自出席活动,多家电视台派来记者,活动举办很成功。褚唯一负责介绍。

    她穿着黑色职业装,陪着黑色高跟鞋,长发盘起,站在台上落落大方,话语动人。

    活动结束后,众人站在一起合影,偏巧她站在周美玲身后。周美玲回头,“小姑娘帮我拿一下墨镜。”她微微笑着。

    拍照结束,有几个记者围上来采访。

    褚唯一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这个80年代传奇的女星,当初在电影大热之后,她毅然而然地选择息影,赴美留学,后来回国做起了生意,也是传奇女性。

    谁也抵挡不了岁月的痕迹,人终要渐渐老去,可是她的气质却沉淀下来,让人深深陶醉。

    “怎么还不走?”楚墨走到她身边见她失神。

    “周老师的墨镜。”褚唯一回道。

    “我交给她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那就麻烦你。”她没有推托。

    “不要忘了明天晚上庆功宴。”楚墨提醒道。

    褚唯一拧起了眉,“老大,很抱歉,明天晚上我有事不能去了。”

    楚墨脸色一变。

    “哎,真的有事,我要去我男朋友家。”还是实话实说吧。

    “褚唯一你!”楚墨这会儿真的相信她是有男朋友了。

    “老大,我改天给你赔罪!我先走了。”和他共事一段时间,也差不多摸清楚了他的脾气了。褚唯一赶紧跑了。

    周美玲走过来,“小墨,那个女孩子是你们公司的?”

    “嗯!”楚墨不痛不痒的语气。

    周美玲笑,“怎么了?看上人家了?”

    楚墨哼了一声,“我手下,之前和我相过亲,我没看上她,她也没看上我。”

    “小姑娘挺不错的,就是穿得太老气了。”周美玲笑道。“你也年纪不小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不要让你爸妈着急。”

    “知道了,姑姑,我送你回家。”

    褚唯一回去的路上坐在车上就睡着了。公交车一站一站地开过去,她睁开眼时,正好离市中心还有一站。

    她想了想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

    阮莹很快就接通了,“唯一——”

    “妈,我有件事想问你。”褚唯一目光转向窗外,飞逝的人群。

    “什么事啊?我今天正好休息。你说吧?”阮莹靠在起身来到窗前。

    “妈妈,明天我要去男朋友家。”她听到电话那端微动的气息。“我该准备什么礼物?”

    阮莹抿抿嘴角,“立秋了给他妈妈买一条围巾,金鹰那边有个牌子挺好的。他父亲你买盒茶业过去。”

    “好的,妈妈。”

    阮莹叹了一口气,“谈多久了?”

    “我们四月份认识的。”褚唯一回道。

    阮莹闭上眼,“有时间带他来玩。”

    “我知道,爸爸回来那天,你不在d市,我们一起吃了饭。”褚唯一的声音轻了几分。

    “你爸爸见过我也放心了。第一次去他家,不要紧张,还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

    “好的,妈妈。”

    挂了电话,阮莹靠在窗台,许久未动。

    郗清远下楼倒水喊了一声,“阮姨,你怎么了?”

    阮莹回头,视线模糊,“清远啊。我没事,唯一刚刚打来电话,她明天要去男朋友家里。”

    郗清远手一滑,杯子应声落地,晶莹的大理石地砖一声脆响,一地碎渣。他静静地站在那儿,勾起了嘴角,“她终于不用再相亲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