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十六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六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郗清远弯腰拾起玻璃碎片,“阮姨,唯一的性子你是知道的,现在去见男方家长,一定是她认定了。”指尖微凉。

    “是啊,我知道。这孩子到底和我疏远了。我和她爸的事,一直是她心中的结。”阮莹有些无力。

    郗清远掌心微微一痛,细一看,掌心沁出一道血痕。

    “怎么了?”阮莹走过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划了这么一道口子。”

    “没事。”

    “我去拿药箱。”

    郗清远的手处理好,他坐在书房,面前摆放着一本书,书已泛黄。他徐徐打开,翻到一页,是一幅画。

    一男一女,简单的线条,勾勒着两人的五官。旁边有一行字,字迹清秀。

    “褚唯一&郗清远,一辈子在一起。”

    一辈子在一起,这六个字怕是永远不可能了。

    窗外,风微微地吹动着。

    他眯着眼,大脑不时回忆着,他们年少的时光。

    褚唯一小时候喜欢吃糖,结果换牙前,牙齿全坏了。小学时,家人为了她的牙齿坚决比给她再吃糖。她总是偷偷跑过来找他,郗清远会用零花钱给她买糖。

    “唯一,只能吃一根棒棒糖!不然你的牙又得黑了。要去医院拔牙!”

    褚唯一舔着彩虹棒棒糖,圆圆的脸上满是满足,“我知道啦。清远哥哥,你以后当牙医好不好?”

    郗清远认真的思考着,那时候他也不过十岁。

    褚唯一把棒棒糖递到他嘴边,“清远哥哥,你吃,可甜了。”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样似乎有些不好,可还是添了一下,棒棒糖很甜,一直甜到他的心底。

    那以后,他再没有尝过甜的味道了。

    “清远哥哥,我现在不吃糖了,我收集糖纸。哎,就当我吃过糖果了。”她换大门牙了,说话都漏风。

    郗清远就此有了一个爱好,收集各种各样的糖纸。直到现在,他这个爱好也没有戒掉,偶尔看到漂亮的糖纸他还会情不自禁地叠好夹在本子中。

    往事如烟,郗清远直到这一次,他必须放手了。

    褚唯一去宋家那天下午,她一直在家捯饬。衣服似乎都不满意,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

    第一次去见男朋友父母要穿什么?

    第一次去见男朋友父母要准备什么?

    ……

    宋轻扬过来时,见床上摆满了衣服,“你要洗衣服?”

    褚唯一斜了他一眼,“伯父伯母喜欢什么风格?”

    宋轻扬挑眉,眸子亮亮的,“你应该问问我喜欢什么?”

    褚唯一没理他,“淑女的?职业女性?还是休闲的?那套好?”

    “裙子吧。”宋轻扬指了指。

    褚唯一敲了一眼,感觉有点素了。“有点装嫩,这条呢?黑色稳重大气。要不还是穿裤子吧,方便些。”

    宋轻扬不由地扬起了嘴角,拿了那条白色裙子,推她去换上。“就这件,又不是见领导,穿的那么正式做什么。”

    褚唯一将信将疑换了那件白色连衣裙。她平时很少穿这种裙子,这会儿换上,自己也觉得还不错。

    宋轻扬眼前一亮,“你上回去参加校庆穿的就和教导主任似的。”

    “你嫌弃我?”褚唯一愤愤地说道。潇潇她们也说过她,穿衣太过随意,她喜欢棉质的衣服,亲肤舒适。

    宋轻扬挑挑眉,“偶尔给我一点这样的福利我也满足了。”

    两人现在在公司天天都能见面,她每日都是职业装,不是黑色还是黑色。硬是把自己打扮的那么成熟。

    褚唯一编了个头发,又化了淡妆,半个多小时过去。

    宋轻扬也不急,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重视。

    “怎么样?”她走到他面前。

    他笑,“我觉得口红颜色有些亮。”

    “会吗?”褚唯一刚想照镜子,他却拉住她的手,脸一点一点贴近她的脸。

    唇齿交融。

    她暗呼,“我的口红!”

    “我不喜欢!”他喃喃道。

    一吻结束,口红没了。褚唯一也不想再涂了。

    两人赶紧出发。

    车上。

    褚唯一不停地喝水,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下车时,她突然又拿出一只唇彩。“这支颜色浅,你不许动了。我穿的太素了,而且我皮肤有些白,涂点唇彩会显得精神一点。”

    宋轻扬哭笑不得,“唯一,口红会不会不安全?”

    “不会啊,已经经过质监局,这是李貌的朋友从国外带的。”褚唯一擦好,回头看着他。“不会有毒的。”

    宋轻扬凝视着她,“我建议偶尔涂一下。”

    褚唯一深吸一口气,“知道了知道了,时间不早了,赶紧上去。”

    宋轻扬幽幽地说了一句,“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到见我爸妈。”

    褚唯一:……

    宋母中午就在家忙活了,宋父下午也赶回来了,可见对这个未来儿媳妇的重视。

    褚唯一这会儿才发现这处的房子,她后知后觉,“你家怎么住这里?”

    刚刚门口那位不是保安,而是……

    褚唯一惊愕地看向宋轻扬,宋轻扬轻笑着,“别紧张,我爸妈很和蔼的,我妈以前是老师,现在还在学校。我爸就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是他该做的,所以放心。”

    褚唯一后来才知道,他妈妈在学校是党委书记,他爸爸哪里是一般的人民公仆啊。

    骗子!腹黑啊!

    一进门,宋母就迎过来,和蔼地说道,“来了啊,快进来。”

    褚唯一紧张地喊道,“伯母好!”再看到宋父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个人她见过的,初高中读书时经常在省台新闻看到他。

    宋轻扬轻轻扯了扯她。

    褚唯一惊醒,连忙鞠了一躬,“宋市长好!”

    宋父没绷住笑了,“这孩子别紧张,就当自己家一样。轻扬,带唯一去坐坐。”

    褚唯一紧张地握着手。

    “爸妈,这是唯一给你们买的礼物。”

    “这孩子有心了,人来了就好,带什么礼物。”宋母微微一看,知道这是她准备的。

    “不知道伯父伯母喜欢什么,这是我妈妈给的建议,希望你们喜欢。”褚唯一实话实话道。

    今天宋家也没有别人,只有一个阿姨在厨房做饭。

    宋轻扬陪着她坐在沙发上,宋父宋母坐在一旁。“来,唯一,吃水果。”

    宋母打量着她,越看越觉得有些眼熟,只是没有问出来。

    后来提到褚唯一的父母。

    “我爸在省地质局工作,从我很小的时候,他每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工作。”

    宋父感慨,“你爸很伟大,为了工作放弃了很多。”

    “小时候确实很不理解,后来学了《自然》课,听到老师讲着奇妙世界,我才想开。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去见识这个世界,那么需要他们传授外面的世界变迁。”

    宋父和宋母相视。

    “你父亲怎么称呼?”宋母问道。

    “褚琛。”

    宋母摇摇头,“原来是褚教授!”

    “怎么?你们认识?”宋父问。

    “他是d大外聘的教授。”宋母含笑看着褚唯一,“只是我没有想到褚教授那么黑怎么又这么白净的女儿。”

    褚唯一莞尔,“我爸是晒黑的,他年轻的时候很白。”

    说完大家都笑起来。

    总之,第一次见面异常的完美。

    宋家父母对她满意极了。这么多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儿子带女朋友回来了。

    后来了解到她父母离异,她这几年一个人独自在东北生活,宋母对她更加的怜爱了。

    饭后,褚唯一呆在宋轻扬的的房间,她好奇地看着。“原来理科男也看仓央嘉措啊。”他的书柜摆满了书。

    宋轻扬回道,“那是当时在书店搞活动,满多少赠送的,我以为是佛经。”

    褚唯一眼角抽了抽,看到一旁的相册,她有些好奇,“我可以看吗?”

    宋轻扬笑,“人都是你的了,我所有的东西都是附赠品。”

    褚唯一心头蓦地一跳,翻看着相册。他小时候很可爱,脸肉肉的,很爱笑,一点不像他现在。

    初高中时代的照片比较少,不过也留下来一些。他参加篮球比赛,他参加化学比赛领奖,都是辉煌时刻。

    那时候他已经长开了,清秀帅气的少年。

    “宋轻扬,你长成这样,有早恋的潜质。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给你送情书?去看你上体育课?”

    宋轻扬抬眼,“高一如果没有遇见了,估计会早恋。”

    褚唯一咂舌,“可惜了啊。我听蓝月说,我们高三时,高一学妹都来看你。”

    宋轻扬拿过相册,“那时候确实有人会给我送水送巧克力,不过有次我把我桌子给搬到门口了。”

    “啊!你没桌子怎么上课?”

    “我们班桌子多。不过那次之后,就没有人在给我抽屉塞东西了。”

    褚唯一感慨,“帅的苦恼啊!不过现在孩子都早熟,宁宁都有喜欢的小女生了。”

    “那你应该告诉她,喜欢就该当机立断,早点让对方知道,不要像我这样,一等就是这么多年。”

    褚唯一沉吟片刻,“其实不然,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等待是有它的理由的,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宋轻扬定了定神,她说的似乎没有错。“我说不过你。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们今晚都不要回去了?你住我房间,我去睡客房?”

    褚唯一瞪他一眼,“回家。”

    宋轻扬逗她的,知道她第一次来一直很拘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