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三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八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褚唯一最近日子过得不错,领导越来越“赏识”她了,有事没事都喜给她安排任务。

    晨会结束后,大家讨论今年旅游的事。

    a说,去日本吧。

    b一脸的鄙视,不去!我爱祖国!

    a反击,你开的是日系车!

    一桌人眼角直冒黑线。

    花花开口,“老大,你透露一下今年会去哪里?”

    楚墨合上文件夹,啪的一声脆响。“最新消息,10月公司组织安排拓展训练。”他微微一笑,“旅游的事暂且搁浅。”

    “不要啊!”一阵哀嚎。

    褚唯一对于能不能旅游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期待,只是看着同事一脸痛苦的样子,她有些不解。

    “花花,拓展训练一般什么情况?”

    花花欲哭无泪,“折磨!都是极限运动。”

    “女士应该会稍微优待吧?”

    花花一个大白眼,“公司向来提倡男女平等。”

    “这么变态!”褚唯一咬牙!“谁提出来的。”

    “前任*oss,性别女!”花花摇摇头。

    “那全公司的人都要去吗?”褚唯一紧张地问。

    “当然,不过分批次的。公司人这么多。去年我们和宋少那组一起去的。”

    褚唯一唔了一声,“我觉得我来公司有点早。”

    午休时,褚唯一拎着袋子来到楚墨的办公室。

    楚墨手边放着一杯咖啡,咖啡已经冷却。

    “老大——”不知不觉,她也和同事们一样这么称呼他。

    楚墨扫了一眼她带来的男装袋子,若有所思道,“你想hu-i'lu我?”

    “呵呵——”褚唯一干笑,“怎么会呢?这是裤子,上次把你的裤子弄脏了。”

    楚墨沉默了一会儿,正色道,“褚唯一,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还要你陪我一条裤子?”

    褚唯一尴尬地恨不得钻地洞了,“老大,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天我去商场给我爸买衣服,正好看到男装搞活动,买一赠一——”褚唯一是个诚实的孩子,一紧张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楚墨抽动了一下,“褚唯一,你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吗?”

    褚唯一不明所以,怎么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了。“为什么?”

    “因为你太笨了!裤子留下,你出去工作。”可以说楚墨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颗心堵的慌。

    褚唯一觉得楚墨这是对她进行人身攻击,竟然说她笨!

    下午,楚墨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办公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异常。

    花花悄悄挪到她这边,“老大是不是失恋了,这脸臭的。”

    “不会吧!他都没有女朋友。”褚唯一回道。

    “哎。”花花咬着笔,“你说,咱公司的这些主管怎么都不找女朋友呢?大好青年啊。宋少也是,难道又去搅基了?”

    褚唯一呛了一下。“宋少看着不像啊。”

    “孩子,有些事是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花花拍拍她的肩。

    这时候宋轻扬走出来,“褚唯一,把这份文件送到二部交给宋经理。”

    “好的。”褚唯一接过。

    宋轻扬头也不回转身回了办公室。

    褚唯一立马去干活了。

    她过去时,宋轻扬正在和手下商讨工作。褚唯一象征性地瞧瞧玻璃门。

    有人看到她,“呦,美女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褚唯一微微笑了笑,“宋经理,楚经理让我交给你的。”

    宋轻扬不动声色地接过,温和地说道,“麻烦了。”

    “宋经理客气了。”褚唯一说道。

    “你进来一下,我也有份文件托你交给楚墨。”一本正经!

    他的办公室,她还是第一次来。

    地方不大,很干净,东西一一归类。

    “坐!”他开口。

    褚唯一弯着嘴角,伸出手,“什么东西?”

    宋轻扬抬起眼皮瞅了她一眼,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手,“外面下雨了,你有没有带雨伞?”

    “下雨了吗?”褚唯一走到窗口。外面灰蒙蒙的,雨不大,淅淅沥沥的,玻璃上滑过一串水迹。“你带伞了吗?”

    “我开车的。”他回道,眉眼一抬,“晚上一起走?”

    褚唯一拧了一下眉心,“还是不要了,给同事看到不好。你自己回去吧。我和同事一起走。”

    宋轻扬叹了一口气,“褚唯一,感觉我怎么那么见不得人。”他走到她身旁,和她并排站在窗口。

    褚唯一连忙安抚,“摸摸!时机未到!我刚来,先让我稳定下来。这份工作我要是再干不好,李叔叔和我爸都不会饶了我的。”

    宋轻扬哼了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褚唯一望着他眉眼,越看越觉得自己赚了。“我妈妈给我打了电话,这周六我们一起吃个饭。”

    “你母亲有没有说什么?”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她有些生我的气,觉得我一直瞒着她。其实我也只是后知后觉而已。”

    宋轻扬皱了皱眉,“似乎是我的问题。”

    “我爸和我妈这些年几乎没有联系。离婚时,两人就约定相忘于江湖。我觉得是我爸一直没有忘记我妈,他一直在逃避。”

    宋轻扬抿抿唇角,“一旦爱过,肯定不会轻易忘记的。”

    两人沉浸在思绪中,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

    “宋总,拓展——”助理的话打住了,因为他竟然看到上司那是什么表情,深情款款,他出现幻觉了吗?这不是隔壁部分新来的人吗?

    褚唯一连忙退后一步,“宋经理,多谢您的指导!打扰您了。”她匆匆忙忙地走过去。

    “怎么了?”宋轻扬素着脸。

    “喔,今年的拓展训练先前说和楚经理那组一起的,我们组改了时间初步安排在12月。”

    “为什么要改?”

    “上头没说,不过这样也好啊,和楚经理那组在一起,今年又要比赛了。”

    宋轻扬沉思了一下,“我会去找上面说的,其实和楚墨一组也挺好的。”

    助理不明白,转身离去。真是奇怪!

    下班时,雨越下越大。褚唯一已经和同事说好了,一起撑伞到地铁站。

    立秋后,d城的气温渐渐降了好几度。

    秋风飒飒,风雨交错。正直下班时间,公司的人陆陆续续走出来。

    褚唯一和同事走到门口。前台还没有走,喊道,“褚唯一,有人给你送伞了。”

    褚唯一一愣一愣的,一把黑色的伞,“谁送的?”

    前台小姑娘说道,“不知道,我去上个洗手间,回来就看到桌上放着伞,上面只写了你的名字。”

    同事说道,“你男朋友真细心。”

    褚唯一笑笑,“走吧。”

    宋轻扬晚上回了父母家,家里出了事。

    他突然多了一个表妹,名叫徐晨曦。宋轻扬看着照片中的女孩,清秀安静,那双眸子似乎和他父亲很像。

    家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晨曦的母亲是你的小姑姑,你奶奶当初同意和你爷爷离婚,提出带走一个孩子,最后选择了你小姑姑。”

    老爷子这段过去,家里人一直忌讳莫深。

    “那小姑现在人在哪儿?”宋轻扬问道。

    宋母深深叹了一口气,“去世了,生完女儿就去世了。晨曦一直由老太太抚养的,后来老太太去世,她父亲才把她接回去。”从母亲的口气里,他多少也听出无尽的惋惜。

    “其实你爸爸很自责。”

    “爸爸都不知道吗?”

    “你奶奶的脾气很倔,她决定的事是不会回头的。当初她带着你小姑姑离开之后,改名换姓,绝了和宋家一切联系。”

    宋轻扬再次拿起照片,看着那个女孩,“那么现在找她回来又是什么原因?”

    “这孩子离婚了,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那个男人,她叫他舅舅。”

    宋轻扬眼底一闪而逝的震惊。“小叔?”

    “你想多了!最近小说看多了吗?是徐家那边的亲戚,名字你也听过,陈湛北。”

    宋轻扬沉思一瞬,“爷爷怎么说?”

    “老爷子很自责,已经去找过那孩子了,情况不乐观。”

    宋轻扬不由得摇摇头,“所以爷爷想请我们去做说客。”

    “不。我们去不是因为老爷子,只是因为那孩子是你爸亲妹妹的女儿。”宋母定定地说道。

    宋轻扬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那个名字,徐晨曦。

    晨曦,清晨的阳光。

    他的表妹。

    雨越下越大,褚唯一独自呆在家里,大喵安逸地蜷缩在她的一旁。

    某人不在,似乎有些不习惯。

    褚唯一翻着手机,也没有他的信息。她打着哈欠,无精打采。九点多时,她给他打了一条信息。“宋轻扬,大喵想你了。”

    宋轻扬看到这条信息时,郁结一晚上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拨通电话,声音低沉沙哑,“今晚我不回去了,记得把门窗锁好。”

    她嗯了一声,察觉到他声音和往常有些不同,“你怎么了?”

    “家里有些事,等我回去再和你说。”他的眼底含着细碎的光,“唯一——”他很喜欢叫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不会觉得疲倦,“我也很想她。”

    挂了电话,褚唯一抱着大喵,心满意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