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他现在怎么样?”褚唯一脸色瞬间就变了,面前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听说送去急救了,我也没有在场,我来看我姑姑才听说的,好像他父亲也过去了。”

    那就是挺严重的。

    唐薇又说道,“你要过来看看吗?”

    褚唯一没有说话,内心沉重,“嗯。唐薇我不和你说了。”

    “好,那我们再联系。”

    挂了电话,褚唯一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心里满是担忧。

    “去医院,我送你过去。”宋轻扬已经坐起来,他看着她,眼底的情绪说不清楚。

    褚唯一皱着眉,“郗清远被人打了,情况有些严重。”

    “嗯,过去看看吧,毕竟他是的哥哥。”宋轻扬拿过衣服。“我去开车。”

    褚唯一抓住他的手,定定地说道,“你还在生病,我打车过去就好了。”

    “这么晚了,打车也不安全。”

    “那我自己开车,晚上车少,我开慢点。”

    “那不是要开多久?半个小时的路程你要两个小时了吧。”宋轻扬已经换好衣服了。

    褚唯一跪在床上,突然抱住他的腰,脸蹭着他的衣服,“宋轻扬,你真好。出发!”

    宋轻扬叹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你关心他,如果不去看他,你的心里一定不会好受的。那可能是一夜不眠。

    我只是见不得你难受。

    郗清远是你心底一个结,这个结需要你慢慢去解开。他可以陪着她一起去解。

    夜色黯淡,好在一路畅通无堵,很快便到了医院,停好车。

    褚唯一酝酿了一路的话,“你在车子休息一会儿。”

    “有事给我打电话。”他的脸色有些疲倦,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看不出什么情绪,目光悠远。

    褚唯一静静看着他的脸,“嗯,我很快下来。”

    她一下就给阮莹打了电话。

    “唯一,怎么了?”

    “妈,我听说清远哥受伤了,他怎么样了?”

    阮莹默了一会儿,“还是昏迷,手腕骨折了。”

    “医生怎么说?会有影响吗?”褚唯一走得急,喘了一口气。

    “还不知道呢,要看恢复情况。你在外面?”

    “妈,我过来看看他,已经到医院了。”

    “这么晚了,你啊。我们在12楼,902。”挂了电话,阮莹木木地看着窗外,面色如冷冬一般寒冷。

    褚唯一是爬楼上来的,电梯出了故障,正在维修。12层楼,她都没有停下休息。

    阮莹一直没走,在等她。

    此刻安静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这次动了动僵硬的双脚。

    “妈妈——”

    “来了啊。”

    褚唯一点点头,“他醒了吗?”

    “没呢。”阮莹看着气喘吁吁的女儿,“你怎么过来的?”

    “嗯?”褚唯一没想到母亲这么问,“轻扬送我来的,我让他在车里休息。”

    阮莹微微一笑,这才放心,“知道我在这里也不喊他上来说说话,唯一,妈妈都有些难受了。”阮莹的话似真似假,褚唯一却急了。“不是的,他今天淋了雨晚上一直在发烧,我——”

    “这样啊——现在好了吗?”

    “吃了药好些了。”

    “不然让他上来,我看看,回头我开点中药回去喝。”

    褚唯一只得点头,“妈,我先去看清远哥,一会儿再叫他上来。”

    安静的单间病房,此刻,郗清远正吊着点滴沉睡着。

    郗父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抬眼看到她,“唯一来啦。”

    “叔叔。”褚唯一涩涩地喊了一声。

    “来来坐,你都知道了?”

    褚唯一抿抿嘴角,“我同事的姑姑在这里住院,是清远哥帮的忙。”

    郗父眯着眼,目光沉沉,好像一夜间他苍老了许多。那双睿智的眸子,褚唯一有时候不敢与他对视。

    “唯一,我最近老在想以前的事,你和清远,青梅竹马,人人都说你们是天生一对。”郗父似在沉思,“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清远的心思,还有你——”

    褚唯一突然觉得无处遁形,“郗叔——”

    郗父摆摆手,那意思是让他继续说下去。“如果我和你母亲没有在一起,你们现在或许就是幸福的一对。”

    褚唯一咬着牙,生生地逼下心口的翻腾。

    “这些年,清远一直不肯相亲,排斥和别的女孩子相处,我就知道他没有放下你。其实,你们就是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妈妈为了他的婚事,也没少操心的,一直以来不知道给他介绍了多少女孩子。”

    “郗叔——”褚唯一扬声喊道,“你当年对我说的话,我都记得。年少的爱情,不,或者不能说是爱情,那只是我们心中幻想的美好,简单易碎,就像我爸爸和我妈妈的婚姻一般,表面看着那么美好,可是一出现问题,就瞬间瓦解了。或许是注定的,我和他只能做一辈子的兄妹。郗叔,我有男朋友了,他人很好,就在楼下。”褚唯一的眼圈红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曾经的怨,曾经的恨,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没事了。

    “你陪陪清远,我出去透透气。”郗父的动作有些仓惶失措,走到门口时,褚唯一听到一句话,“唯一,对不起。”

    她没有回应,垂着头看着郗清远。很多年了,她都没有这么看着他了。

    年少的他,阳光英俊,那时候同龄的女孩子都喜欢和他玩。

    现在的他,冷峻沉默,或许是长大了变得稳重,他和以前确实不一样了。

    他的额角贴着纱布,也不知道哪里伤成什么样了。褚唯一慢慢伸出手,轻轻摩挲着他受伤的手,“郗清远,你会没事的。你快点好起来。”

    她闭上眼,眼角慢慢滑过一行泪。

    她爱看小说,可她一直觉得小说就是小说,现实不会有那么多纠结,可是真正遇到的,才明白小说里写的有些也是真的。

    “清远哥,我从来不敢想什么如果,那才是虚幻的。”她哽咽着,喉咙又酸又疼,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以后你要找个漂亮的女朋友,不要比我漂亮,我会嫉妒的。叔叔很关心你,还有如果你妈妈还在的话,她肯定很伤心的。她人那么好。你不要有事,不然我也难受。”

    ……

    褚唯一不知道说了多久。

    宋轻扬上楼时正在在门口碰到了阮莹,阮莹的脸色很不好,蜡黄蜡黄的。

    “请问,郗清远住在这里吗?”

    “是的,你是?”阮莹上下打量着他。

    “您好,我是褚唯一的男朋友。”宋轻扬落落大方地介绍着自己。

    阮莹在他开口时,已经隐隐约约地猜到了,“是小宋啊,来找唯一吧,她在里面陪她哥哥呢。”

    “我打手机一直没有人接听。”

    “我们进去看看。”阮莹和宋轻扬走进病房。

    褚唯一眼圈红红的,一看就知道她哭过了,开口时声音也有些异样。

    宋轻扬望着她,“郗医生怎么样了?”

    “现在睡着了而已。”阮莹回道。

    褚唯一吸吸鼻子,“我刚刚准备给你打电话的,我妈想见你。”她走到宋轻扬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妈妈,这是宋轻扬。”

    “刚刚认识了。”阮莹维持着常态,“轻扬,唯一这孩子从小野惯了,我听说你们在一家公司,平时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伯母,这是我应该做的。”

    “可你在公司也没有照顾我啊。”褚唯一嘀咕了一句。

    “伯母,我和唯一不在一个组,她是他们那组的红人,领导很赏识她,您放心好了。”

    褚唯一尴尬,“哪里哪里,你过奖了。”

    阮莹不由得摇摇头,自己的女儿她不清楚吗,看着挺聪明的,有时候做事稀里糊涂的,性子又像褚琛,倔强认死理。报社那份工作不就摆在那里吗?

    虽然是短暂的见面,阮莹对宋轻扬很欣赏,女儿选择的人,只要对她好,她作为母亲有什么反对的理由的呢?

    当然如果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这也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阮莹因为职业的关系,见过太多形形□□的人了。从和他的对话,可以看出来宋轻扬是个内敛沉稳的人,一言一行都是那么妥帖。这孩子的家庭肯定很好。

    时间也不早了,阮莹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你们赶紧回去吧。”

    “伯母,周六我再正式拜访您。”

    “好,开车小心点。”阮莹嘱咐。这一个晚上,真是悲喜交集,弄得她神经衰弱了。

    褚唯一和宋轻扬沉闷地走着,走到过道口时,褚唯一拉住他的手,热乎乎的,似乎温度有些不正常,她瞅了瞅他,宋轻扬没有反应。

    褚唯一心慌了一下,拉得更紧了。“怎么了?你不高兴了!”

    宋轻扬木着脸,“你没有听到手机震动吗?”

    褚唯一连忙拿出手机,三个未接电话,两条短信。

    地砖上他们的身影交叠在一起,悠长稀薄。

    宋轻扬沉声开口,“你有没有发现我经常给你打电话,你接不到听不到。”他低头看着她,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唯一,我也会有失落感,我也会没有安全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