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二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两人回到家时,已经接近新的一天。

    这一个晚上心情变化太大了。褚唯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宋轻扬解释,何况他看着真的很累。

    两人回去之后简单熟悉一下赶紧补觉,第二天早上,宋轻扬体温恢复正常,不过感冒还没有好。

    新的一天依旧既往,两人到了公司各归各位。

    褚唯一也没有心思再担心她昨天迟到的事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怎么说话,同事也察觉到了。

    吃饭的时候,花花问她怎么了。

    褚唯一戳着排骨,“我好像错过了一件事,也不算是错。从我的角度我没有错——哎,反正挺复杂的。”

    花花被她绕晕了,“这么严重?”

    褚唯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宋轻扬也来到餐厅用餐,褚唯一和他目光短暂的相接,他却坐到别处去了。

    褚唯一喃喃低语,“好像有些严重。”

    花花也看向宋轻扬,她压着声音,“你知道吗?上回的项目,其实宋总监也出了方案,不过最后他放弃了。”

    “为什么?”褚唯一不解。

    花花耸耸肩,“谁知道。早上听说宋总监感冒了。”

    公司真的一点秘密都没有。

    褚唯一托着下巴,“昨天降温很容易生病。”她的喉咙也有些疼。

    “我去茶水间看到有人给宋总监送爱心药了。”花花摇摇头,“哎,满满的爱心。”

    “那他接受了吗?”褚唯一紧张地问道。

    “那个场面我立马转身走了。哎,可惜。不过听说宋总监好像有女朋友了,在国外,学历高,颜值高。”

    褚唯一惊住了,“谁说的?”

    花花翻了一个白眼,“你来的晚不知道正常。回头我和你普及一下。”

    褚唯一咬着牙,“可能是误传吧,宋总的女朋友好像挺普通的,没有出过国。”

    “唯一你知道的太少啦,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忙好工作,下周就要去拓展训练了。”

    褚唯一郁闷了。

    午后,阳光打进办公间,落下斑斑点点的光点,岁月安宁美好。

    褚唯一正在网上翻阅着上次活动的照片,周美玲的美早已融入在文化的底蕴中,这个项目她是最适合的代言人。

    宋轻扬最后选择放弃,也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吧。

    褚唯一翻着网页,突然扫到一则新闻,文章提到了,周美玲有一位侄子,年轻不大,却非常的出色,在某公司担任重要职位,周美玲很疼爱这个侄子。

    她转念想到了一个人,楚墨。

    越想越深,最后,她想到一个词来总结,原来如此。

    安静的不氛围中,褚唯一的手机突然震动,是她妈妈打来的。“唯一,清远醒了,不过你叔叔病倒了。”

    “清远哥怎么了?目前看不出什么大碍,手还得等等。”她叹了一口气。“你有空来看看他,毕竟你们小时候常在一起玩。”

    “我知道。妈妈,一会儿下班我过去。”

    阮莹那边有声音,似乎她很忙。“唯一,家里的阿姨要做饭,今天没有时间去接宁宁——”

    “妈妈,我下班就去接宁宁。”

    “那好,我和老师说一下。”

    挂了电话,阮莹脸上掩不住的落寞。

    “老师,您看13床的病人病状已经诱发了急性肺水肿。”

    阮莹拧眉,“这已经是心血管疾病中比较严重的一种,需要急症处理,不然会危及生命。你们注意看——”她很快转换了角色,认真专注。

    等忙完之后,阮莹去病房。

    郗怀生带着眼镜翻着书,病房安静地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阮莹轻脚走进去,“你该好好休息。”

    “习惯了,忙完了?”郗怀生问道。

    阮莹左右晃了晃头,“脖子酸。”她坐到一旁凝望着郗怀生。

    “怎么了?”他合上书。“你有事要和我说?”

    相识多年,他们太过熟悉彼此的一切。

    阮莹浅浅开口,“昨晚我听到你和唯一说的话了。”

    郗怀生脸色微变。

    “我是个失败的母亲,竟然在这么多年之后才知道女儿发生的事。”阮莹的力气像被抽光了一般,肩膀垮着。“我一直以为唯一这么多年不肯回来,是我和褚琛的事,她不开心。”

    “怀生,你应该告诉我的。”阮莹缓缓说了这一句。

    郗怀生扯了扯嘴角,却什么都说不口了。

    “我们太自私了。”阮莹撇过脸去。

    郗怀生满脸的愧疚,“对不起,莹莹。”

    “昨晚上我看到清远看看唯一,我都没有颜面见他们,怀生,你当年为什么不说呢?我宁愿我们一辈子不在一起,也不希望这两孩子不幸福。”

    “莹莹,我——”

    “来不及了,怀生,一切来不及了。清远和唯一是不可能的了。”阮莹擦擦眼角,“这件事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现在很好,她男朋友我已经见过了。清远那里再等等吧。”她站起身,“一会儿唯一带宁宁过来,我去看看清远。”

    郗怀生知道妻子生气了,可他唔无能为力。当年那件事他确实做错了。

    褚唯一下班前主动去了隔壁部分,以至于大家见到她都看了好几秒,她的额头上好像贴了字,诸如“卧底”“间谍”。

    她象征性地敲了敲宋轻扬的门就推门进去,然后她就怔住了。

    *oss也在,沙发上坐着几个人,还有楚墨。

    他们似乎在开会,可是为什么在宋轻扬的办公室!

    宋轻扬看着她,也愣了一下,瞧着她傻乎乎地站在门楼。他起身走向她。

    大家齐刷刷地看着她,褚唯一掐了掐掌心,“要喝茶吗?”

    楚墨皱了皱眉,嫌弃地看着她。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自从裤子事件之后,褚唯一在楚墨心中的形象已经跌落谷底。

    宋轻扬的话卡在喉咙里。

    *oss笑了,对那几人说道,“说了这么久,喝点水吧。小姑娘那就麻烦你了。”

    宋轻扬失笑地看了一眼*oss,和她一起走出办公室。

    褚唯一一出办公室语言就混乱了,“我——我——我不知道他们在里面?现在怎么办?”

    宋轻扬见她现在慌了笑了,“泡茶去。”

    褚唯一嗷嗷叫了两声,“都快下班了,你们还开什么会啊。”

    “关系到明年的一个项目。”宋轻扬回道,“来找我什么事?”

    “宁宁的爸爸也病了,我一会儿去接宁宁,带他去医院。”她咬咬牙,“清远哥也醒了,我去看看他。”

    “他没什么事吧?”

    “还不知道呢。”

    宋轻扬沉思,“你妈妈那么忙,宁宁下面谁带?”

    “我姥姥明天过来,帮忙照顾一段时间。”

    “你去吧,今晚我们得加班了。”

    “你感冒还没有好,不要喝酒。”

    宋轻扬点头,眼波微动,端着泡好的茶回到办公室。

    *oss打趣道,“我们是想喝小姑娘泡的茶。”

    宋轻扬回道,“茶都是一样的。

    “可手艺不一样。”*oss存心的。

    有人问到,“刚刚那是新人嘛?有些眼生。不过小姑娘挺机灵的。从哪来的?”

    *oss抿了一口茶,“你也认识的,褚琛的闺女。”

    “哎呦呦,这不巧了。褚琛在西部待的时间可不短,他也写过相关的书籍。”

    *oss不动声色地看向楚墨和宋轻扬,“你们看着办。”

    宋轻扬扯了一抹笑,谁想到自己还得去找老丈人帮忙。

    晚上,宋轻扬和他们出去应酬,席间,*oss拍拍他的肩,“小姑娘人不错,来我们这人,你要看好了。”

    宋轻扬侧首,淡淡地说了一句,“应该不会有那么没眼力劲的人。”

    “老许,褚琛女儿多大了?有对象吗?我侄子挺不错的。”

    *oss朗声笑了。

    宋轻扬皱了皱眉,“申叔,她有男朋友了。”

    “啊!那我问迟了。不过你们可以让小姑娘再考虑一下,我那个侄子一表人才。”

    宋轻扬端着杯子,“申叔,你这话说得我有压力了,看来我得更加努力了。”

    一席话,桌上的人慢慢理解过来,爆出一阵笑声。

    “你这孩子也不早说。”

    宋轻扬笑了一下,端起酒杯敬众人一杯。不多时,他收到褚唯一的电话。

    “你在哪呢?”

    “饭店。”

    “饭局吗?喝酒了?”

    “就抿了一点。”

    “你感冒还没有好,怎么能喝酒?荤菜也不好多吃。你这几天还是吃素吧!我一会儿就回去,我姥姥过来了,宁宁她回家了。”

    “嗯。”

    褚唯一咂舌,你就不能多说几句。“你有没有想说的?”

    “都是领导,场合不方便说。”

    褚唯一眼角冒黑线,“你怎么不出去接电话?”

    “都是自己人。”宋轻扬勾起了嘴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