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三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三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宁宁小朋友有些忧伤,爸爸和哥哥都生病了。原来也会生病,他还是不要当医生了。

    褚唯一去接他时,他是班上最后一个了,孤零零地坐在那儿玩玩具。她和老师打了招呼。

    宁宁看着她,“我以为我今晚会在幼儿园睡觉呢。”

    褚唯一摸摸他的头,“你要是想留下来也是可以的。”

    宁宁叹了一口气,“不行,我现在是家里的支柱,我还是回家吧。”

    褚唯一失笑,带着他去医院。

    到了医院,宁宁突然皱起了眉,孩子在心理上对医院还是存在一定的抵触。

    她抱着他,宁宁趴在她的肩头,忧伤地玩着她的头发。“我希望哥哥能快点好起来。”

    褚唯一安慰着他,“宁宁,哥哥没事了,就像你上次骨折一样,会好的。”

    “你当我是小孩子,别骗我。哥哥是被坏人打的,差点死掉。”宁宁清晰地说道。“哥哥真可怜,主要是爸爸没有让哥哥学跆拳道。”

    褚唯一:……

    两人来到病房门口,门敞着,有人在里面。

    宁宁探头一看,“姐,有个美女在,你认识吗?”

    褚唯一认真地看了几眼,“不认识。”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宁宁问。

    褚唯一想了想,“要不我们等等吧,万一他们有重要的事在说呢。”

    宁宁缩回身子,“那你在这里等,我进去看看。”

    褚唯一想伸手拉住他,结果宁宁已经跑进去了。

    邹瑶带着“按摩器”过来特地看望郗清远的。“郗医生,这是我们公司最新研究出来的按摩器,用起来效果非常显著,非常合适你——”

    郗清远眸光一顿。

    邹瑶快速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右手不方便,左手完全使用,你看就这样,我给你演示一遍。”

    “邹小姐——”

    “郗医生,叫我名字就好。”

    郗清远抿抿嘴角,“邹瑶,你一会儿吧。”

    “我不累的。”

    “我累了,我想安静一会儿。”

    邹瑶静了一下,眸光闪了闪,“郗医生,这台按摩器是我自己从公司买的,不会向你推销。上回的事是我考虑不周,你别放心上。”

    郗清远见她一脸的苦恼,他清清嗓子,“我——谢谢你的心意,按摩器你放下吧。”

    邹瑶咧了咧嘴角,“郗医生,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她的笑容那么的真诚。

    郗清远转头看到宁宁,“宁宁——”

    宁宁看到他的伤,满脸的心疼,“哥哥——”

    “谁带你来的?妈妈?”

    “是姐姐。”

    邹瑶看着宁宁,一脸的惊讶,“郗医生,你还有个弟弟?”

    郗清远笑笑,“对,我亲弟弟。”

    邹瑶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啊,好厉害!”说完,她恨不得撞墙了,“我的意思你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弟弟,太羡慕你了。”

    郗清远笑笑,“宁宁,喊人。”

    “喊姐姐还是阿姨?”

    “姐姐吧。”邹瑶乐呵呵的,“我比郗医生小,我不能占郗医生的便宜。”

    “美女姐姐,你是我哥哥的同学吗?”

    “不是。”

    “是同事?”

    “不是。”

    “那是什么?”

    “病房家属。你懂吗?”

    宁宁沉思。

    邹瑶酝酿着怎么向小朋友解释清楚,就听小朋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喜欢我哥哥,你想做医生家属。”

    邹瑶立马跳起来,一张脸涨的通红,眼睛都不知道看哪了。“你误会了。”她手忙脚乱,“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看上郗医生,不是郗医生怎么会看上我?”她又急又躁。

    郗清远也愣住了。

    大概现场只有宁宁是最镇定的。

    褚唯一贴在门口的墙上,没忍住笑出声来。

    郗清远叹了一口气,“唯一你进来。”

    三秒过后,褚唯一才慢悠悠地走进来。“清远哥,你好些了吗?”她忍着笑意,冲着宁宁眨眨眼,再看想邹瑶时,不由停下来目光。

    郗清远受伤的那天晚上,她爬楼梯时,有一个人匆匆从楼上下来。

    邹瑶低垂着头,“郗医生,我不打扰你休息,我先回去上班了。”从褚唯一身边经过时,她礼貌地点点头。

    邹瑶一走,郗清远板起脸来,“你们俩怎么回事?”

    褚唯一也不知道宁宁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轻声说道,“我觉得宁宁是猴子派来的**。”

    宁宁不满,“你骂我!”

    “不是,这话不是骂人,夸你搞笑呢。”

    “是吗?哥哥。”

    郗清远头大,看了一眼褚唯一,“你昨晚来过?”

    褚唯一脸上的笑一顿,“对啊,昨晚我们都在。你没事了吧?”

    郗清远嗯了一句,“没事了。”声音轻若浮毛。

    不一会儿,医生过来时查房,看到褚唯一,不认识的人以为她是郗清远的女朋友。“小郗,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

    话一说完,病房的人都看过来。

    褚唯一咽了咽喉咙,却听郗清远淡淡地说道,“她是我妹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

    褚唯一笑了笑。

    赵医生代表科室的人过来看望他,褚唯一已经带着宁宁回家了。

    “家属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他们要来探望你。”

    “不用了,这事过去就好。”

    “手感觉怎么样?”

    “还得等到一个月后才知道。”

    赵医生叹了一口气,“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对了,吃饭时听说你妹妹来看你了?你们两个怎么样?”赵医生是郗清远大师兄,郗清远的事他自然都知道。这么多年不谈恋爱,肯定有理由的。

    郗清远神色深远,“师兄,我现在是明白了,有些事真的是强求不得的。”

    赵医生没有看他,可他知道这一刻,郗清远最不想有人看着他。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放开她的手。”

    可是这一生,他必须放开。

    宋轻扬正式去拜访阮莹那一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有了上次短暂相见后,这一次宋轻扬倒没有怎么紧张。

    两人到了郗家,稍稍驻足在郗家院门口。院中桂花树的香飘四溢,地上铺着黄色的小花瓣。

    褚唯一侧头,“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带着一个人来这里。”竟有种恍惚的错觉。

    “可我想过,如果我还能遇见你,你单身,那我便去追求你,让你做我的妻子。”他的话语似乎带着沁人的花香。

    褚唯一笑着,笑意深深,牵过他的手。

    宋轻扬幽幽说了一句,“你主动牵我的手我才放心了。”

    褚唯一纳闷了,他就这么没有安全感。

    尽管这几天,家里发生了一些事,阮莹和郗怀生今天精心准备。郗怀生宁宁陪着宋轻扬说话。

    褚唯一去厨房帮忙,尽管阮莹说了不用。

    “结婚的事你们是怎么想的?他家怎么说?”

    褚唯一洗着黄瓜,听说宋妈妈已经开始准备首饰了,上次拿了一些图片过来让她选,金灿灿的,褚唯一觉得带着那些首饰,她根本不会出门的。“妈,我还小呢。”

    “过了年二十七,还好意思说自己小。”

    褚唯一认真的刷着黄瓜。

    “宋家那样的家庭,你以后为人处世也要注意一些。”

    褚唯一点点头。

    “本来还操心你相亲的事,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要结婚了。”阮莹感慨。

    这一天和谐安乐,只是郗清远不在。不过谁也没有提起他。

    褚唯一的姥姥倒是和宋轻扬说了很多话,70多岁,平时很注重养生,身体硬朗的很,现在还喜欢跳广场舞。

    她对这个孙女婿喜欢的很。“我们家唯一被她奶奶惯多了,小宋你平时担待一些,两口在一起生活总不面磕磕绊绊的,吵吵闹闹一辈子也就过来了。”

    宋轻扬点头,“姥姥,你放心好了,唯一挺懂事的。”

    姥姥哼了一声,“这孩子和她爸妈一个样,倔的很。一个女孩子在东北呆了那么多年。”姥姥摇摇头,“哎,她妈当初也是,呆在d市就不肯回家了。”

    “唯一还是回来了。”

    “那是看着她奶奶的面子,那孩子重感情,她奶奶的那套房子她舍不得拆。推土机一推都成黄土了。”

    宋轻扬了然。大概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她还是回来了。

    回去的路上,宋轻扬嘴角噙着笑。

    “怎么了?你笑什么?”褚唯一问。

    “姥姥很可爱。”

    “她现在就是大小孩,昨晚上还和宁宁抢pad玩,宁宁不给她玩,她说要回家,一个人跑院子转了两圈,最后宁宁把她喊回家了。”

    宋轻扬笑出声来。

    第二天早上,褚唯一做好早饭,用保温桶盛了一份。她想一会儿顺路去一趟医院。

    宋轻扬今天和朋友约好了打网球,她和蓝月约好去逛街,蓝月怀孕了,喊她去买婴儿用品。

    两人吃完早饭,收拾好准备出发。

    “蓝月有宝宝了,我们今天动作肯定很慢,回来我再给你电话。”

    宋轻扬瞟了一眼她手中的保温桶,“逛街还要带吃的?你也不嫌麻烦。”

    褚唯一笑,“早上做多了,倒了也浪费。”

    宋轻扬哪里那么好糊弄,只是他不揭穿而已。

    宋轻扬开车送她到商场,下车前,褚唯一主动亲了他一下。

    宋轻扬很受用,“你这么主动,我倒有些不安心了,不是又做了什么蠢事了吧。”

    褚唯一眼角直抽,“没,怎么会!我走了!”她拎着保温桶下车,宋轻扬看了一眼保温桶,越发觉得那个桶有点刺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