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五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晚上,褚唯一写稿子时有些心不在焉,李貌的话没有说全,那笔钱不是小数,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他在也算半个娱乐圈的人了。

    尤其这两年娱乐圈爆出了那么多新闻,褚唯一的越想越担心,连忙去找手机。

    宋轻扬见她慌慌张张的,问道,“怎么了?”

    “我给李貌打个电话,我手机呢?”

    宋轻扬从沙发上翻出她的手机,却没有递给她,“李貌是不是有事?”

    褚唯一也没想瞒着他,“他问我借钱。”

    “数目很大?”他的语气到没有太多的惊讶。

    “五十万。”

    宋轻扬微微沉吟道,“你准备怎么办?”

    褚唯一坦然地看着他的眼睛,“我有多少给他多少。”

    “不够呢?”宋轻扬的尾音扬起。

    “不够他再去想办法。”褚唯一已经嗅到危险的气息。

    “所以如果我不问,你也不会告诉我。”他平静地陈述着。

    褚唯一察觉到他似乎有点生气了,她暗暗吸了一口气,“没告诉你,是我觉得这事不是什么大事。”

    宋轻扬的神色绷住了,“我问你,保温桶呢?”

    褚唯一愣住了,窘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被揭穿的尴尬,还是自己对他隐瞒而产生的愧疚。她说不清。

    “你给他送早饭,为什么要骗我!”宋轻扬沉默一瞬,“唯一,你总是把事想的那么理所当然,你觉得不告诉我是对我好?你觉得你几年不回家,是想断了你和他的过去?你想过伯父伯母没有?”

    褚唯一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她咬着唇角。宋轻扬轻易地就说出了,这是她一直在逃避的事。她的嘴角微微动了动,声音沧桑,“你说的对,我胆小懦弱——”她的眼圈渐渐发红。“我从内心对郗清远感到内疚。”她深吸了一口气,“你们都不知道,因为当初是——”她闭上眼睛,话语哽咽,“因为当初是他的父亲让我放下感情的。”

    宋轻扬猛地怔住了,眼底闪着不可置信。

    灯影下的她,轻飘飘地站在那儿,那双眸子深处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痛苦,像是深埋许久。

    许久,她低声说道,“或许我们根本不适合,你只是记挂着曾经的那个我,而那个我,你根本不识——”

    宋轻扬咬了咬牙,她倒是会说了。他感觉到五脏六腑的积满了怒气,他紧紧地攥紧了手,面沉如水,呼吸不由地变缓。

    夜,静极了。

    两人听着彼此呼吸声,似有暴风骤雨来袭的预兆。

    气氛凝滞了片刻,宋轻扬终于开口,只是眉宇一片凛然,“我看你今晚被李貌带的不着边际了。你冷静一下,今晚我回去休息。”他敛着情绪,“明天我不去公司。”

    当大门关上,家陷入了冷清中。

    褚唯一慢慢蹲下身子,双手捂着脸,怎么了?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

    她在怕什么?

    褚唯一你到底在怕什么?

    不是说过携手到老的吗?

    宋轻扬出了门并没有走,他站在门口,站了好久。对面的男主人回来突然看到他,笑了笑,“兄弟犯错,被女朋友赶出来了?”

    宋轻扬扯了扯嘴角。

    男主人安慰了一句,“回头说几句好话。我先回去了。抽根烟?”

    “谢谢,我不抽烟。”

    “那好,祝你早点回家。”

    宋轻扬倚在墙壁上,一手抄在口袋里。她怎么不明白自己这是吃醋了呢?宋轻扬咳了几下,胸口闷闷的疼,转身进了电梯。

    第二天早上,褚唯一早早地去了公司,左顾右盼,他真的没有来公司。

    开会的时候,她有些走神,楚墨点了她的名。

    散会的时候,花花等她一起走。“你怎么了?开会竟然敢开小差?”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惹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花花笑起来,“道歉啊!诚恳点,再买份礼物。还有句话,床头吵架床尾和。”冲着褚唯一挤眉弄眼。

    “你想多了。”不过明天就要去拓展训练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她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宋轻扬处理完了工作,下午便抽空去见了一个人。

    安静的咖啡厅,轻缓的音乐徐徐清唱,婉转动人。

    “你应该称呼我一生表哥。”他开口,眼前的女孩神色紧绷,表情坚毅,像是如临大敌一般。

    徐晨曦看着他,眸光清冷。“宋先生,我姥姥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你们。”

    宋轻扬不动声色,“晨曦,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徐晨曦暗暗皱了皱眉,却没有反对。

    “老太太的事终究是遗憾,老爷子他们很牵挂你。”

    徐晨曦握着手,“谢谢,我已经过了需要人照顾的年纪。”

    “我想奶奶最希望你能够幸福。”宋轻扬说的动容,想到家里那只,每次提到奶奶的表情,就像吃了糖一般甜。

    徐晨曦表情终是软了下来,“宋先生,我成年了。姥姥当初那么困难都没有找过你们,你们也该知道她的想法。我妈妈生下我就去世了,如果她是你们那样的家庭,一定会有很好的医疗条件,我想妈妈也许也不会去了。”

    宋轻扬脸色凝住了,神色严肃。

    “替我转达谢意,只是我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她坚持着。

    宋轻扬轻轻叹了一口气,“晨曦,老爷子原本是想亲自来见你的,我爸劝住了,最后让我来。我知道宋家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弥补不了你的缺失的,但是既然找到了你,我们也不会视而不见。如果你有什么事,请一定联系我。记住,我是你的哥哥。”

    哥哥——

    徐晨曦嘴边一片苦涩,“谢谢,我先告辞了。”

    宋轻扬怔怔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许久。晨曦说的确实一点错都没有,她不接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老爷子想要减轻自己的愧疚,想要对晨曦好,可他却忘了,晨曦根本不屑这份迟到的关怀了。

    唐薇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她今天约了人出来做采访的,结果就看到了宋轻扬和一个漂亮女孩子。

    如果女孩子普通,唐薇或许不在意了。出于职业的关系,她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直觉告诉她,宋轻扬对那个女孩子很不一样。

    唐薇有些烦躁,到底要不要和褚唯一说一下。万一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她不是挑拨离间了?那万一呢?

    当天晚上,宋轻扬参加宴会,被灌了不少酒,回了家简单洗漱后便睡着了。褚唯一给他发的信息他自然没有看到。

    褚唯一一夜没有睡好,晚上一直在做梦,人像来来回回走动着。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地醒来,打开手机,没有他的回复。她扯了扯嘴角,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患得患失了。

    出门前,把大喵的粮食收拾好,大喵送她到门口,似乎知道她要出差,一直喵喵直叫。

    褚唯一开门,宋轻扬站在门口,一言不发。他穿着浅咖色长款风衣,身形挺拔。褚唯一一直觉得他穿休闲装特别好看,多了几分温润,只是他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他扫了一眼她的包。

    “嗯,都带来。”褚唯一干干地回道,“吃过早饭了吗?”

    “没有。先走了,不然要迟到了。”宋轻扬咳了几声。

    “等一下。”褚唯一喊道,“我忘了东西。”她赶紧开门进去,去厨房拿了一点冰糖。

    两人到公司大楼前集合时,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宋轻扬先上去了,褚唯一过了一分钟才上去,结果就剩宋轻扬旁边有位置了。

    她左右看看,选择坐他旁边。

    点好人数后,车子开始出发。有三个小时的路程,大家该睡觉的睡觉,该吃东西的吃东西。

    褚唯一侧头低声问了一句,“要不要喝水?”说着把保温杯递给他,宋轻扬接过,倒了一杯水,水温刚刚好,冒着热气。

    “你怎么那么小气。”褚唯一嘀咕着。

    宋轻扬正在喝水,一口水就卡在喉咙里,呛得他难受,他又咳嗽了几下。

    褚唯一刚想伸手给他拍拍背,想到在车上又缩回了手。

    宋轻扬慢慢平复下来,咬牙切齿,“我真不知道喜欢上你什么了!”

    褚唯一沉默了,她望着他,阳光打进车里,微尘在阳光下肆意地窜动着。

    “可我知道我喜欢你什么,我喜欢你的坚持,喜欢你一直以来默默付出,喜欢你工作时认真的样子,嗯,我还喜欢你——吃醋的样子。”她眨了眨眼俏皮地说道。

    金色光芒下,他俊逸的面庞噙着笑意,狭长的眸子仿佛含着温和的柔光。

    “褚同学,作为一名青年作家,请注意用词,我什么时候吃醋了!”

    褚唯一四下看看,没人注意,拉过他的手,他的手一如既往的温暖,“乖,不要闹情绪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