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六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六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窗外景色飞速地变化着,他们离城市越来越远。

    车子时不时地颠簸一两下,宋轻扬眯着眼似在沉睡。褚唯一低头看小说。大巴车里安静一片,偶尔传出压声音的交谈。他的头渐渐地靠了过来,随着车子的颠簸,他的头轻轻晃动。

    褚唯一看得出神,宋轻扬索性将半个身子靠在她的身上,均匀的呼吸浅浅浮在她的脖子上,弄得她一点看书的心思都没有了。她索性收起手机,光明正大地打量地他,高挺的鼻梁,眉目如画,五官棱角分明。他闲适地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

    浓而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褚唯一伸手摸了一下,竟比女孩子的睫毛还要长。

    她下意识地捏了捏他的脸颊,这时候前方突然有一道光投射而来,楚墨直视着她,那眼底闪过惊愕。

    褚唯一倏地把宋轻扬的头推到一边去了,神色淡然地转动着。

    楚墨冷冰冰地浮动了一下嘴角。

    宋轻扬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须臾,他又靠过来,低喃了一句,“动手动脚调戏过后就置之不理了,嗯?”

    褚唯一闭着眼假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等她醒过来时,一车的人都下去了,只剩下她和宋轻扬。

    宋轻扬将她叫醒,“睡的这么香?昨晚没睡好?”

    褚唯一揉了揉眼睛,“知道某人生气,我哪有心思睡觉啊。”她故意说着。

    宋轻扬含笑,“放心,这七天你肯定每天晚上都能睡好。”他故意顿了顿,“我的肩膀湿了。”

    褚唯一凑近一看,脸色登时绯红一片。

    宋轻扬云淡风轻地说道,“刚刚他们都看到你紧扒着我。”

    褚唯一:……

    两人下车,各自跟着自己的小组,众人不由地投来匪夷所思的打量。褚唯一表情郁结,说不清了。

    花花和她分到一间宿舍。

    “唯一,你这一路和宋总监倒是熟稔了,倚在宋总监的肩膀感觉如何?”

    褚唯一笑着,“伟岸宽广,温暖有力。”

    “切。下车时大家的眼睛都看直了。你真逗,宋总监推来你,你又自动地靠过去。哈哈哈——你没看到,宋总监的表情真无奈。”

    褚唯一呜呜了两声,“丢死了人了。不过食**也,何况宋总监那么风流倜傥。”

    花花翻了一个大白眼,“你别忘了自己是哪组的人。”

    “我可以身在曹营心在汉。”褚唯一开着玩笑。

    “你千万别让老大听到这话,回头让你跑圈去。”

    “这次训练真那么严格吗?”

    花花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做好心理准备。”

    晚上大家在食堂吃饭,伙食挺不错的,原以为接下来都会是粗茶淡饭呢,结果还有肉。

    褚唯一挺满足的,吃饭时没有看到宋轻扬。她赶紧给他发了信息,“再不来就没饭吃了!”

    那边很快回复,“到我宿舍来606。”

    褚唯一立马回过去,“好的。”

    吃完饭,她便过去了,敲了敲门。

    宋轻扬打开门,冲她微微一笑,“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褚唯一打量了一下房间,单人间双人大床,比他们住的要好多了。她说道,“公司的安排真不公平,领导就住单人间,普通职员两人住一间。”

    宋轻扬拿了瓶给她,“那你觉得让我和谁住一起?”

    褚唯一转念一想,确实没人愿意和领导住一起。

    宋轻扬笑,“我倒是不介意你过来陪我住。”

    褚唯一哼了一声,“想得美。”她伸出手,“给你带的,苹果。你不饿吗?”

    “没胃口。”宋轻扬的嘴角弯成一道弧度,“明天早上六点要集体出来跑5000米,项目有些多。”

    褚唯一愣住了,“5000米?我不行,我1000都跑不动。”

    宋轻扬叹口气,“平时让你去跑步你不去。”

    “现在怎么办?”褚唯一欲哭无泪。她从小体育就不好,5000米对她来说就是一座大山。

    “我也没有办法,跑不完走也的走完。”宋轻扬其实是有心想褚唯一平时多花点时间运动。她白天工作坐办公室,晚上回去写稿子还要继续坐那儿。

    褚唯一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她有些沮丧地说道,“我要拖我们组后腿了。”

    “没关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宋轻扬又咳起来。

    褚唯一担忧地看着他,“你咳嗽怎么还没有好?这两天吃药了吗?”

    “大概是前天晚上被气狠了。”他一字一句说的缓慢。

    褚唯一额了一声,“药带了吗?”

    “没带。”宋轻扬不在意地说道。

    “你怎么这样啊!不吃药病怎么能好呢。我妈说咳嗽很伤身的。”褚唯一敛着眉眼。

    宋轻扬那一瞬心里百转千回。

    “我去问问他们谁带药了。”褚唯一一脸的担忧。

    宋轻扬抬手拉住她,“别去了,休息一会儿,陪我说说话。”

    褚唯一摸了摸他的额头,探探温度,“还是多喝点水吧。”

    万能水又派上用场了。

    他弯着眼睛,身心舒畅,“你帮我在网上查个材料。”

    “什么?”

    他把文件递给她,褚唯一快速地扫了一遍。“好。”

    两人守在宿舍,各自待在一角忙着自己的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褚唯一慢慢发现,宋轻扬做事特别有条理。

    中途,宋轻扬的手机响起,宋母打来电话。

    “你那边怎么样了?”

    宋轻扬暗暗一笑,他上次出来训练也没有见他妈妈打来电话询问,“挺好的。”

    “住的好吗?”

    “还不错。”

    “那吃的呢?”

    “一般。”

    “哎呦,那唯一吃的惯吗?”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有肉的您放心。”

    宋母哼了一声,“她在你那吗?你把手机给她,我和她说几句话。”

    宋轻扬摇摇头,“唯一——”

    褚唯一抬首。

    “有人想你了。”他说着。

    褚唯一赶紧拿过电话,恭敬地站在地上,“伯母——”

    “唯一,我听轻扬说你们吃的不好,我给你准备了一箱吃的,明天就让人送过去。”

    “伯母,不用了,吃的还不错。”

    “你们要在那里待那么久呢,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大喵你放心,在我这里可乖了。”宋母一脸的慈爱。那边宋父眼角只抽,这猫上午接回来的,已经吃掉一条鱼了。

    偏偏是未来儿媳妇的猫,他还不能发火。

    挂了电话,褚唯一目瞪口呆,“伯母要给送吃得来。”

    “送就送吧。”宋轻扬皱皱眉,见她赤脚站在地上,拖鞋在远处,他拿过拖鞋弯腰整齐地放在地上,“秋天了,你也不怕冷。”

    褚唯一缩缩脚,套上拖鞋,“你怎么不劝劝她呢,我们是来训练的。”

    “她以为我们是来过二人世界的。”宋轻扬回道。

    第二天早上,5000米,褚唯一果真跑了倒数第一。这只是痛苦的开始。

    中午,她的电话响起来。

    “唯一,你在哪呢?零食送来了。”

    “我到大门口去拿。伯母你给送货的师傅说一下让他等等。”

    “没事没事。”宋母乐呵呵的。

    褚唯一一路小跑,小腿都在发酸。到了大门口,她定住了。宋母的车停在那儿。

    宋母上下看着她,“哎呦,都瘦了。辛苦了。”

    “伯母您怎么亲自来了?”

    宋母开了后备箱,“我今天没事,过来看看。”褚唯一赶紧去帮忙,说过零食,应有竟有。“轻扬呢?”

    “他在宿舍休息。”

    “伯母我来吧。我力气大,我扛着。”那么大的箱子,褚唯一吃力地抱着。

    宋母拎着一大包水果。

    “我好像带多了。”宋母见她拿的有些费力。

    “怎么会!我们现在太需要了。”

    “那就好。”

    终于把吃的都搬回去了,褚唯一带着宋母找个清静的地坐下来。

    “你本来就不胖,这回肯定要瘦几斤了。要不我去和你们领导打个招呼,和我回去吧。”

    “伯母,不用,我也想锻炼一下。”

    “还好,轻扬也在这里,你们也有个照应。”

    褚唯一腹诽,早上跑5000米,他堪堪从她身边跑过,都没有回头看她一下。

    “唯一,其实我很早就看过你的照片了。”

    “啊!”她瞪大了眼睛。

    宋母点头,“最近一次,是有人给轻扬介绍对象,其中就有你的照片。我不知道那时候你和轻扬有没有在一起。”

    褚唯一赧然,“没有。”她真的是后知后觉才和他在一起的。

    “不过,我还看过你高中的照片。”

    “高中?”

    “对,毕业照吧,只有上半身,很严肃。”

    褚唯一睁大了眼睛,心脏陡然地跳了跳。

    宋母狡黠一笑,“你可以去看看轻扬的钱包,你就知道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