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八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宋母一席话在褚唯一的心里掀起了层层涟漪。当年的毕业照,她自己都没有。

    “以前我一直很担心他,和他差不多的年纪都谈对象了,就他不急不缓,让他去相亲,他没有一次肯听的。”宋母回忆着,“不急不躁,我都怀疑他在国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那比如喜欢男人什么的。”

    褚唯一噎住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早已心有所属啊。”宋母和她说了一个多小时。

    褚唯一很久之后问道,“我去叫轻扬。”

    “不了,我走了。我都看他二十多年。”宋母眼底满是温柔,“训练结束后到家里来玩我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伯母。”

    宋母弯着眉眼,“好了,你加油训练。”

    褚唯一慢悠悠地往宿舍走去,远远地就看到楚墨从正面走来,终于狭路相逢了。

    “老大——”褚唯一打着招呼。

    楚墨看着她,“褚唯一你是乌龟吗,跑的那么慢。5000米你都完成不了,后面的项目你怎么办?”

    褚唯一轻声回道,“我可以当拉拉队吗?”

    楚墨冷哼一声,直直地瞅着她,“我问你。”

    褚唯一被他的脸色弄得有些惴惴不安。

    楚墨突然伸手把她拉倒一角,褚唯一紧张地心扑通直跳。“老大——”

    “褚唯一,你是不是喜欢宋轻扬。”楚墨眯着眼,似乎看清了一切。

    褚唯一咽了咽喉咙,“你怎么这么问。”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来公司也是因为他吧,你在高中就喜欢他了,为了他来公司的,不过他没有看上你。”楚墨分析着。“昨天过来时,你故意来的晚,结果就有机会和他坐一起。”

    褚唯一拧着眉,突然之间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老大,你柯南看多了吗?”

    楚墨噎住,“你是我组的人,我好心提醒你,你要逾越了。你以为这么久,公司女性对他就没有意思?你太单纯了,得罪女人很可怕的。”

    褚唯一深深吸了一口气,“凭什么说他没有看上我?”

    楚墨愣住了,嘴角抽动,“你觉得他能看上你哪里?要身材没身材——”

    褚唯一咬着牙,“彼此彼此。”说完她赶紧跑了,心里堵得难受。

    “褚唯一,你自己好好想想。”

    褚唯一大脑嗡嗡作响,怎么楚墨这么不看好她和宋轻扬呢?可是他是怎么想的,高一而后,那么多年。

    褚唯一趁着休息时间开始收拾吃的,花花回来看到一箱吃的,眼睛都直了,“唯一,咋回事啊?你对象给送来的?”

    “不是,我男朋友妈妈。”

    “啊!你老婆婆人真好。”

    老婆婆,突然觉得这个词和有关,也不是那么可怕。

    “你想吃自己拿。”褚唯一收拾了一包,准备一会儿给宋轻扬送去。

    “唯一,你老婆婆做什么的?”

    “以前是大学老师。”

    “老师啊,以后你们的孩子完全可以交给她带。”

    褚唯一想了想,“我觉得父母不应该把孩子推给老人,退休就应该享受退休的时光。”

    花花挑眉,“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自己带?上班带孩子?你当自己是女超人了。”

    褚唯一叹了一口气,“反正我不认同一味把养孩子推给老人。”

    晚上,她去操场散步。

    晚风微凉,月光皎洁。

    褚唯一正看着母亲发来的信息,郗清远已经出院了,只是手上的伤还没有恢复。屏幕发出微弱的光,她思量了一下,并没有回复。

    这几天和宋轻扬之间小小的波动,她才后知后觉自己伤了他的心。那晚上她几乎一夜都没有睡,满脑子想的都是他。

    褚唯一知道自己完蛋了,那种感觉就是陷进去了。

    从喜欢到深爱,也许只需要一杯茶的时间。

    “唯一——”浓黑的夜色里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褚唯一惊喜的抬眼望去,却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前方,是桑落!她怎么会来这里。

    她还落在地上,宋轻扬皱了皱眉,伸手将她拉起来。“怎么一个人来这里?”

    “我来跑步。”褚唯一语气有些硬。

    那宋轻扬先是一愣,随即不着痕迹地笑了。

    “唯一——”桑落浅笑嫣然,“和轻扬联系时知道你们在这里,我正好在附近,过来看看你们。”

    褚唯一腹诽,应该是看他吧。

    “训练累吗?”桑落问。

    褚唯一点头,“比想象中要累的多。”

    “哈哈,我看你黑了一些。”

    褚唯一苦笑。

    三人边走边聊,原来桑落是建筑师,旁边的大学城有项目,由他们公司负责。

    半个小时后,桑落回去。

    宋轻扬侧首望过去,“要不要再跑两圈?”

    褚唯一直视着前方,“没力气跑了。”桑落的话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里,她心里百转千回,原来自己对他了解的那么少。

    宋轻扬嘴角上扬,“怎么了?”

    褚唯一支支吾吾,“德国好玩吗?”

    “你想去德国?”他挑眉,眉眼如星辰一般璀璨。

    “不想去,随便问问。我英语都丢了几年了,有沟通障碍。”她胡扯着。

    “我可以给你当翻译,免费的。”他牵着她的手,一路往宿舍走去。

    桌上摆着一个袋子,上面写着xx药房。她知道宋轻扬今天肯定不会去药房的,褚唯一收回视线。有些事她现在明白了。

    “伯母送了很多东西,我一会儿回去拿给你。”

    “她有没有说什么?”

    褚唯一愣了一下,“没有啊。”

    宋轻扬又咳了几下。

    褚唯一拿过桌上的止咳糖浆,“吃药。”

    他看了一眼,默了几秒才接过来。“桑落刚刚带回来的。”

    “我知道,她一定是和你通电话时听到你咳嗽了。”

    宋轻扬左手轻轻敲了敲桌面,“知道了?”

    褚唯一没回他,拿过一旁的摆放的装帧打印材料,讲述的是一位老将军的故事,提到了他曾经参与的几场战役,还有他的家庭,以及两位夫人。

    “这位老将军是d市人,公司要做相关项目吗?”

    “有这个可能。”

    褚唯一翻到老将军的家庭,上面聊聊几句,第一任妻子是父母之命,生了三个孩子。两人度过艰难岁月,最后还是离婚收场。褚唯一感慨,“老将军第一任妻子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资料。”

    宋轻扬坐在她一旁的沙发上,“去世了。”

    褚唯一叹口气,“老将军也姓宋,你们几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呢。宋裕光——”念着名字,“好像听过。”

    宋轻扬一手托腮,轻轻嗯了一声。

    褚唯一猛然间想到了,“你爷爷!”

    宋轻扬点点头。

    原来是将军!

    难怪母亲有时候会欲言又止了,他们是在担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