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四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九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褚唯一已经从那个八卦故事抽离出来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一句话,“一入侯门深似海。”

    “在想什么呢?”宋轻扬抬手捻起一撮她的长发。

    “一入侯门深似海。”褚唯一脱口而出。

    宋轻扬笑了出来,“哪有那么夸张,我爸妈你也见过了,他们什么样你不清楚吗。”他的父母都很好,很有涵养,对她也非常的亲切。宋轻扬是男孩,和父母不是很亲昵,不过她能感觉到父母对他的关爱,宋家的温暖。

    这是褚唯一从十几岁就渴望的,一个完整的家。

    褚唯一看着老将军的照片,想到上次见面,老人很和善,很难想象他的那段过去。“我爷爷也参加过一些战役,抗美援朝时一条腿被打伤了,可能是上过战场的原因,爷爷特别的严肃,很少笑。我大姑小时候很怕他,见到他就跑。”

    宋轻扬肃然起敬。

    “不过爷爷对奶奶很好,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对奶奶闹过一次脾气。”褚唯一回忆着,“爷爷去世前还一直挂念着我奶奶。其实人老了,形单影只地活着真的很可怜。”

    宋轻扬握住她的手,“我们不会的。”他的眸子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我们会一直相伴到老。”温热的掌心传递着源源不断地热度。

    褚唯一直直地看着他,他很少说情话,偏偏有些话说的比情话还要动听。

    拓展训练痛苦地进行着,女同事们都有些吃不消,不过让人欣喜的是,大部分人都瘦了。褚唯一瘦了两斤,她偷偷乐着。

    不过没有高兴多久,得知第二天的项目是“高空速降”,她整个人脸都白了。

    教练用着激扬的声音鼓励着大家,男士们一个一个地上去了。

    楚墨打先锋,体态轻扬,获得一片掌声。褚唯一站在末尾,宋轻扬不知不觉走到她身旁,“害怕了?”

    褚唯一咬咬牙,“不怕。”

    “喔,那就不要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宋轻扬云淡风轻地说道。

    褚唯一翻了翻眼皮,“人家男朋友都是各种鼓励,各种爱护,你怎么对我各种打击呢?”

    “让你在打击中成长,我就是现在说一百句鼓励的话,你不能减轻你的恐惧。”宋轻扬看着她泛白的脸色,微微拧眉,“一会儿上去放轻松,我就站下面。”

    “不行,你别站那里。万一我撞到你怎么办?我肯定闭着眼睛的,一定表情扭曲,特丑。”

    这时候了她还担心自己的表情,宋轻扬摇摇头。

    女生队伍比较慢,尖叫声不断,一声又一声。有的人下来后都走不动路了。

    轮到褚唯一前,楚墨走过来,轻飘飘地说道,“死不了的,闭眼一跳。”

    褚唯一正在坐热身运动,伸伸手臂,瓮声回道,“我知道了。”

    “那就好好跳!”楚墨点点头。

    终于轮到褚唯一了,她是最后一个,大家都眼巴巴地等着她。她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后背直冒汗。

    宋轻扬沉默地站在那儿,表情肃然,眼底写着担忧。

    褚唯一往下看了一眼,手已经开始颤抖了。教训在一旁喊道,“站起来,准备跳!”

    褚唯一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晃动,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模糊。

    “准备!”

    她咬咬牙,目光瞟了瞟下方,似乎看到宋轻扬的身影,他怎么就不听她的话呢,褚唯一思绪烦躁,纵身一跃。

    宋轻扬的双手紧紧地握着,等她终于落地,他大步走上前去叫着她的名字,“唯一——”

    褚唯一额角全是冷汗,跌落在地上,眼前冒着星星,“终于下来了。”

    “好了,没事了。”宋轻扬松了一口气,伸手欲拉她起来。花花已经赶过来了,叽叽喳喳地说了很多话。

    褚唯一缓了一会儿,准备爬起来,结果双腿根本没有力气。“我腿使不上劲了。”

    花花噗嗤一笑,“我背不动你。”她是一组的人,这会儿人都陆陆续续走了。楚墨站在一旁若有所思,见状往前一步,“我——”

    宋轻扬转身蹲下身子,“上来吧。”

    花花眼睛都看直了,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宋总,我再休息会儿。”毕竟是大庭广众,办公室恋情还不能广布啊。

    楚墨的眸子浅笑了一下,“宋总体力好,你不用担心。赶紧回去休息吧。”

    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褚唯一也不好再坚持,“那就麻烦您了。”她趴在宋轻扬的背上,双手环着脖子,宋轻扬步子不急不缓。

    褚唯一轻声说道,“明年我再也不想来参加拓展训练了。”

    宋轻扬默了一下,“你要有充分的理由。”

    褚唯一绞尽脑汁,最后又蔫了。

    “其实明年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褚唯一眼睛一亮。

    宋轻扬轻轻一笑,“生孩子。”他顿了顿,“肯定不能来参加训练了。”

    褚唯一的心剧烈地跳了一下,他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了。她支支吾吾,“你想的太早了。”

    宋轻扬回头,“蓝月想和我们结亲家。”

    褚唯一一脸的诧异,“你答应?太草率了吧?你应该问问孩子的意见。”

    “嗯,等孩子出生我会问问他的。”

    话一说完,褚唯一才发现,她落入他的圈套中了。她一把转头他的头,“往前走,往前走。”宋母对儿子的评价根本不对嘛,什么内向,不爱说话,明明是腹黑,一肚子主意。

    晚上,有位女同事在朋友圈发了几张照片,其中就有一张褚唯一,那张脸皱成了包子。不一会儿,同事们纷纷点赞。

    褚唯一被虐了,“为什么别人的照片都是正常的,就放我不正常的。”

    花花不怀好意地说道,“因为他们宋总监背你了。”

    “这是丑化我的形象!”

    “嘿,快看,又有人点赞了。”

    褚唯一默默退出微信。

    拓展训练最后一天,两组比赛。楚墨和宋轻扬领头,两人实力不相上下。大家看的目瞪口呆。

    虽然两人都是温润型的,没有结实的肌肉,但是在训练上一点松懈都没有。汗水和阳光交织着,褚唯一远远地看着,默默地为他加油。

    比赛中,楚墨和宋轻扬好几次目光相视,两人心照不宣。

    在攀岩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楚墨领先,结果手滑,差点掉下来。宋轻扬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

    比赛结束,楚墨还是赢了。

    宋轻扬对比赛结果并不是很在意,公司每年举行拓展训练的目的并不在输赢上。

    褚唯一悄悄走到他身旁,安慰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嗯,我输了,你要怎么安慰我?”他假意有些失落。

    “你看我这次都是垫底,我也好好的,你才输了一次。”褚唯一拉拉他的手。

    宋轻扬瞥了她一眼,“明天中午陪我回去吃饭。”

    褚唯一眨眨眼,“这也算安慰你?”

    宋轻扬点头,“你没感觉到我心情好了很多吗?”

    “我爸也在家等着我呢。”褚唯一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

    “宋轻扬,假如以后我们结婚,过年去谁家过年?”

    宋轻扬沉吟道,“你这话时病句,假如应该去掉。过年人多热闹,两家人聚在一起吧。要不我们猜拳。”

    褚唯一:……

    拓展训练终于结束,公司大巴车来接他们回去。褚唯一还是和宋轻扬坐在一起。他有些累,上车没多久就闭目养神了。

    褚唯一看着他,听说女儿遗传父亲多些,宋轻扬的睫毛这么长。褚唯一幻想着一个萌萌的小姑娘,白白嫩嫩的,她不小心笑出声来。

    宋轻扬动动嘴角,“又瞎乐什么呢?”他已经习惯了,褚唯一写作时就会这样,有时候抹泪,有时候一个人傻笑。

    “看到一个好玩的段子。”褚唯一回道。

    宋轻扬到底昨天体力透支太多,一路都在睡觉。褚唯一倒是精神的很,一路玩手机,趁着大家没注意,偷偷给宋轻扬拍了好些照片,当然她还用了美颜相机。

    她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内心一片安宁。

    大巴车终于回到了城里,人也陆陆续续下车。

    褚唯一和宋轻扬在后面下车的,剩下的人不多。没想到是邱天来接人,褚唯一有些赧然。“邱天,好久不见。”

    “学姐,你好。”邱天冷冷的。

    褚唯一估摸着是气她没有老实交代她和宋轻扬的关系。

    宋轻扬把行李放好,说道,“唯一,你去开车。”

    “我?不行,我拿过证之后就没有再摸过车。”褚唯一连连摆手。

    “你和邱天一个师傅教的,邱天都能来接人了。”宋轻扬拉开副驾驶车门。

    邱天不乐意了,“哥,有你这么对比的吗?她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

    褚唯一点头,“对啊,对啊。”

    “她y-i次忄通过的考试,都没有补考。”宋轻扬说道。

    邱天脸都绿了,气呼呼地坐在后座。

    褚唯一说道,“他面子过不去,你提补考做什么。”

    宋轻扬脸微微一撇,傲娇地回道,“他看不起我女朋友。”

    褚唯一不想和这个幼稚的男人说话了,开车就开车。十几分钟的路,她足足开了快一个小时,已龟速前行。

    到家之后,褚唯一擦汗。

    邱天一脸的嫌弃,“褚唯一,你应该去学自动挡,反正你的技术不可能开手动挡的。”

    褚唯一也后悔了,现在开手动挡的车等于是重新开始嘛。“世上没有后悔药。”

    “话说我周围的女同学大部门都学的自动档,简单便捷。”邱天幽幽地说道。“反正你以后也不会开手动挡的车,市区交通那么堵,你开手动挡忙的过来吗。”

    褚唯一愣愣地说道,“万一以后要是碰到手动挡呢?重点是手动挡比自动挡便宜很多。”

    “你就差那点钱!”邱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宋轻扬上前,摸了摸他的头,“喂,小子,对你嫂子客气点。”

    褚唯一和邱天同时僵住了。褚唯一干干一笑,邱天看着她,闷闷地说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你们一直骗我!”

    “邱天,你不是喜欢那个唱摇滚的李貌吗?我认识他,我帮你要他的签名照,怎么样?”

    邱天翻翻白眼,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道,“算了,我就原谅你们吧,毕竟当我哥女朋友也不容易,那么无趣的一个人,辛苦你了。”

    褚唯一看了看宋轻扬,腹诽道她男朋友才不是一个无趣的人呢。

    宋母看到两人回来眉开眼笑,“唯一黑了。”她话锋一转,“不过你皮肤好,回头就能白回来。”

    褚唯一高兴,“伯母,我瘦了两斤。”

    “你现在正好,不要太瘦了。来,开饭。”

    宋父去外地工作了,家里只有宋母和阿姨,一顿饭吃得很开心,加上邱天插科打诨,笑声不断。

    “唯一,你这眼睛怎么红红的?”宋母发现了。

    褚唯一眨眨眼,“还好啊。”

    宋轻扬正视着她,仔细看着,“眼角周围有点肿。”

    “是不是没有睡好?还是撞到哪里了?”宋母有些担忧。

    褚唯一闭了闭眼,微微感觉到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心想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轻扬,你一会儿去唯一去检查医院看一下。”宋母嘱咐道。

    “伯母,明天我再去,一会儿我要去看我爸。”

    “也是,你父亲最近怎么样?”

    “我走前,他胃有些不舒服。我爸他工作起来就顾不得吃饭,胃落下了一些毛病。”

    宋母拧眉,“年纪大了,要注意一些。”她也是能理解褚父的工作。

    午后,褚唯一鸠占鹊巢睡在宋轻扬的大床上,宋轻扬上午睡多了这会儿坐一旁看书。三点时,宋轻扬去叫她。她睡得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再让我睡十分钟。”

    大床软软的,被子上满是阳光和他的味道,褚唯一睡得很安心。

    宋轻扬看看时间,“起了,你爸要等急了。”

    褚唯一哼唧了几声,终于睁开眼,可这一睁眼,问题来了。“我眼皮肿了。”

    宋轻扬一看,哪里是眼皮肿了,眼睛红的吓人,他沉声道,“先去医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