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五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两人下楼时,宋母正在削水果,“要走了?”

    “唯一眼睛肿了,我带她去医院。”

    宋母走进一看,愣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过敏了吗?”

    褚唯一连忙说道,“伯母,我这应该不是过敏。”

    “我陪你们去医院。”宋母有些担心。

    褚唯一深觉劳师动众,“伯母,没有多大的事,您忙了一上午了,轻扬陪我去就好。”

    宋轻扬拿过车钥匙,“妈,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到了医院,我给您打电话。”

    宋母不放心,“行,路上小心,有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

    去医院的路上,褚唯一一直拿着化妆镜看眼睛,眼睛很难受。“应该没事吧。”她自言自语道。

    宋轻扬目光直视着前方,嘴角紧抿着,似在思量着什么。

    褚唯一皱着眉,“我平时都很少带美瞳隐形,前段时间新闻上说有个女孩子□□掉了。”她的声音低下来,“我有点害怕了。”

    宋轻扬心里百转千回,“你昨晚是不是又熬夜写稿子了?”

    褚唯一缩着肩头,“嗯。”

    “到几点?”

    “两点吧。”

    宋轻扬不信,“上午在车上你又一路玩手机。”他的语气冷下来,趁着红灯,转头瞪着她,“你要不要你的眼睛了?”

    褚唯一原本眼睛就疼的难受,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更难受了。“我晚上睡不着。”她有些不自在。“以后我会改的。”

    车里静悄悄的,半晌没有声音。

    前面的车开始发动。

    宋轻扬轻若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我有个学妹,一次意外出了车祸。她很聪明,十几岁就被国外多所大学录取了。”

    褚唯一深知这个故事不会那么简单,她静默地听着。

    “很不幸,她出了车祸,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宋轻扬眯了眯眼,“她的眼睛很漂亮。”

    褚唯一动容,“我不会这样的。”她连连保证,“你看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啊。”

    宋轻扬不说话,周身透着寒意。

    褚唯一坐立不安,后背冒着层层冷汗,她垂下眼帘。她知道他关心自己,他害怕了。

    剩下的时间,两人都没有在说话。

    宋轻扬接了两个电话,似乎在联系医生。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宋轻扬刚要拉车门,褚唯一快速地拉着他的手臂,“你不要板着脸,这样子很不友好。”

    宋轻扬回头,她竟还朝他扯了一抹笑,那眼睛现在又红又肿,他心下一动,指腹轻轻滑过她的眼眶。“我联系好了医生,先下车吧。”

    褚唯一眼巴巴地看着他,“我知道我不该常常熬夜,没有遇见你之前,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以前她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写文是她的爱好,也成了她的工作。多少个日日夜夜,她一个人就这样走过来。“我以后十二点前一定睡觉。”

    宋轻扬挑眉,显然不同意。

    褚唯一咬咬牙,“十一点前吗?”

    “勉强。”他淡淡地表示同意,嘴角微动,刚想说什么又生生咽下去了。“走吧。”

    两人去了眼科,见到了一位年轻的医生,和他们年纪相仿,褚唯一的目光就被医生的手吸引住了,修长有型。

    宋轻扬和他没有多说什么。

    “靠近一点,我检查一下。”医生的声音悦耳如铃声。

    他的手有些凉,刚刚碰到她的皮肤时,褚唯一退缩了一下。他大概看了十几秒,褚唯一一直看着他的脸,五官清俊,不过人有些冷漠。

    “麦粒肿,有些大,需要手术切开排脓。”医生一字一顿的交代着。

    褚唯一一听要在眼睛里动手术,“医生,很严重吗?不能吃药打针解决吗?”

    “你这个面积比较大。”

    宋轻扬的手搁在她的肩头,“手术有风险吗?”

    医生抬眼望着他,嘴角微微一笑,“小手术,不过任何手术都存在一定风险。你们不要想的那么严重。轻扬,这可不像以前的你。”

    那都是以前,谁让遇到事的人是她呢。作为她的男友,他怎么可能淡定呢。

    “一定要动手术吗?”褚唯一讷讷地说道。

    医生朝着她点点头。

    宋轻扬沉吟道,“最快什么时候能进行手术?”

    “一会儿我去问一下主任。”

    “好,麻烦你了。”

    “客气了。”医生打量着褚唯一,“好好保护眼睛,你男朋友这么帅,看着他也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乐事。”

    褚唯一:……

    手术定在第二天上午。

    当天晚上她就住院了。褚父接到电话,连忙赶到医院,还带着打包好的饭菜。

    褚父一出现免不了一阵念叨,“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照顾自己。”

    褚唯一不说话,只能看着他们。

    “小时候做眼保健操就喜欢偷懒。现在天天对着电脑,眼睛怎么能受得了。”褚父很少训女儿,这会儿变了一副面孔。“轻扬,饿了没有,我带了饭菜,你先吃。”

    “爸,你什么会做菜了?”

    “xx饭店订的,庆祝你们拓展训练顺利归来。”

    “那家饭店的东西挺好吃的。”褚唯一闷闷地说道。

    “我点了孜然土豆,还有烤虾,轻扬,你尝尝,褚唯一以前就喜欢这家店的菜。”

    宋轻扬夹了一个烤虾,回头看着她,“挺香的。”

    褚唯一不想说话了,她要忌口,现在这些都不能吃。“你们太没有爱心了。”

    两人男人完全不顾她,就在她面前吃光了所有的饭菜,褚唯一默默地啃着苹果。

    “爸,我是你亲生的吗?”

    褚父擦了擦嘴角,“不是,你是我在山上捡的。”

    宋轻扬抿唇一笑,仿佛想到了什么,“想吃吗?”

    褚唯一点头。

    宋轻扬拍拍她的肩,缓缓吐了两个字,“忍着。”

    八点过后,阮莹赶到病房,一脸倦容。“医生怎么说?”

    宋轻扬一一交代,阮莹点头,“小手术不打紧的,不要害怕。”

    褚父站在一旁,阮莹和他点点头,“回来了?”

    “回来了。”褚父沉声回道,顿了一刻才又开口,“刚下班吗?”

    “嗯,才忙完。”阮莹看着前夫,好像从他们离婚后,他们就鲜少再见面了。居然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这着话,还当着孩子的面。

    褚唯一和宋轻扬交换着眼神。

    褚父说道,“注意身体,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你也是。”阮莹转开话题,“有时间我们聚聚,上次唯一带轻扬回来吃饭,你也不在。”

    宋轻扬赶紧开口,“叔叔阿姨,我爸我妈一直在希望大家能抽个时间一起吃顿饭,将我和唯一的事定下来。”

    阮莹笑着,“是啊,我们两家人也该见面了。”

    画风瞬间就变了。

    褚唯一思维还没有跟的上,仿佛没她的事似的,三人谈笑如常。

    等褚父、阮莹离去,褚唯一感慨道,“我爸还是没有放下,他和我妈说话都握着手。”

    “后面聊的不是很好吗。”宋轻扬噙着笑意,笑意盈盈。他往床上一坐,大床微微晃了晃。

    褚唯一推推他,“你不回家休息吗?”

    他反问,“你觉得我一个人回去能睡得着吗?”说话间他已经躺在一旁了。

    褚唯一也躺下来,两人并排靠着,暖意流动着。他闭着眼,不知道是在酝酿着睡意还是思考什么。

    “眼睛还疼不疼?”他问。

    褚唯一眨了眨眼,“有些难受。”她侧头,“来的路上,我怕过。”

    “嗯?”宋轻扬尾音上扬。

    褚唯一侧过身子,“我怕我的眼睛真的出了问题,我怕我真的看不见了。”

    宋轻扬的身子蓦地一僵,“不会的。”

    屋里只留了一盏壁灯,零星的光芒从窗外打进来,一室安宁。

    “可我怕啊,我怕以后都看不到你了。闭上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都不能想起你的样子。”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宋轻扬动了动身子,两人面对面,他的手揽住她,“等你眼睛好累,我不介意你每天多看我几眼。”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

    “轻扬,如果我真的看不见了呢?”

    “没有如果。”

    “假如呢?”

    久久沉默。褚唯一以为他不会回答她这个无聊的问题时,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那我就做的眼睛,我会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一点一点描述,牵着你的手带你出去散步。”

    她靠在他的肩头,宋轻扬个子高,肩膀宽厚,靠着很舒服,给人满满的安全感。人就像置身于云端,轻柔舒缓。

    褚唯一的手一点一点地摸着他的脸。

    宋轻扬不满,“褚同学,我不想在这时候趁人之危。”

    褚唯一回击,“我可能一周都不能看见你。”

    宋轻扬的呼吸变了,他拉下她的手,硬硬地说道,“睡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