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五十三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三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郗清远三岁时,妈妈告诉她,阮阿姨生了个漂亮的小妹妹。爸爸妈妈买了很多礼物,带着他去医院了。

    妈妈抱着小婴儿,轻柔地哄着。阮莹坐在床上,长发披散着,很累的样子,可是满脸都是笑容,“小远,看看妹妹。”

    妈妈把小婴儿放到他面前,皱巴巴的一团,一点都不好看,还没有头发。“妹妹丑——”

    妈妈却说道,“不丑,你刚出生时也是这样的。来来,抱抱妹妹。”

    他和妈妈一起抱着那个小婴儿,小婴儿在他们的怀里安静地熟睡着,那么小,真是神奇。她竟然像鱼一样吐起了小泡泡。

    “这是唯一妹妹,小远以后要保护妹妹,知道吗?你是哥哥。”

    哥哥,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责任了。

    “嗯。”他保证着。

    郗清远从来没想过那个小婴儿从此和他产生了解不断的交集。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褚唯一和他上了同一所小学。他早已经带上了红领巾。

    “郗清远,小学作业多吗?”她不喜欢喊他哥哥,总是在要他帮忙了才甜甜地喊一声“哥哥”。

    “还好吧,一年级太多。”

    她点点头,“没时间玩了。”她满脸的痛苦。那时候两家父母都很忙,褚唯一一直就留着丸子头,有时候赶不及时间,她用手梳梳头发,她一点都不介意。

    那时候他已经上四年级,放学后会去接她,把她送到褚奶奶那里。

    她的爷爷奶奶对他特别好,会给他准备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褚爷爷会做各种玩具,给他们讲着打仗的故事。

    褚唯一小时候不怎么爱学习,不过仗着小聪明,每次考试前,他都会帮她复习,考试成绩也能稳定在班级前十。

    两人的寒暑假倒是过得潇洒,父母从来不会让他们去参加什么辅导班。郗清远混迹在图书馆和体育馆里,褚唯一就成了他的小跟班。

    夏天时,他会买一根冰棍给她,她吃的像只猫一般,嘴角还沾着奶油。

    冬天时,他带着她去玩溜冰,她摔得直翻跟头,他紧张地扶着她,她却傻乎乎地安慰他,不疼的。

    小学时,母亲意外去世。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走出来。那时候,褚唯一就像个小大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心疼。

    “清远哥哥,以后你也做医生吧,就像叔叔和我妈妈一样,这样就能救很多很多人的。”

    “那你呢?”

    “我不行,我见了针筒就害怕,肯定不敢扎人。”她连连摆手。

    “那好我做医生。”

    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郗清远一直以为他和她会永远在一起,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褚叔叔会和阮阿姨离婚,更没有想到多年来,软阿姨会嫁给他的父亲。

    十六七岁的他们不够成熟,可心底还是清楚地知道,有些事偏离了他们最初的设想。

    我们最初许诺相伴到老的让人,最终还是变了。

    谁都有苦衷,可有的苦也只能生生咽下。

    褚唯一,注定的一辈子是他的妹妹。

    邹瑶是他一位病人的家属,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她对每一个医生和护士都特别的客气。一种客气里也藏着一些无奈的讨好。

    可是他们却不觉得讨厌。

    她母亲刚动完手术,医院建议她请个护工。

    悠长的走廊上,她和许护士站在那儿,她压着声音问道,“护工一天要多少钱?”不知道是眼光照在她脸上的缘故,还是怎样,她有些不自然。

    “邹瑶,我们医院的价格,最低一天要140。”和她熟了,也知道她家里的情况,“你看要不让家里的亲戚过来帮帮忙,顶几天。”

    邹瑶沉默了一刻,摇摇头,“我家亲戚都在外地,赶不过来。”何况她妈妈动手术已经问亲戚戒了不少钱了,换位思考,不是自己的家人,谁会过来帮忙。

    “我去找老板再请一个星期的吧。”邹瑶紧扣着自己的掌心,纤瘦的身影投射在冰凉的地砖上,满是无力。

    她转身,表情木木的,郗清远走过去,她竟还能笑着喊了他一声,“郗医生,你好。”声音不似往常那么有活力。

    “嗯。”郗清远点点头,“你妈妈术后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他突然想安慰一下眼前的人。

    邹瑶连连点头,“我知道,谢谢您,郗医生。”她突然正式地朝他鞠了一躬。

    郗清远和护士都愣了一下。

    “那个会计让我去缴费,我先过去了。”她挥挥手,一路小跑就走了。

    许护士叹了一口气,“听不容易的,她妈妈现在一瓶营养液就要大几百,她没钱请护工。这苦了她了。”

    郗清远没有说什么。

    邹瑶下午回了一趟公司,硬着头皮又请了一周假。

    “小邹,你也清楚,最近公司有多少事,你这几个月请了多少假了?你自己算算。”

    “陆总,我妈妈刚动完手术,等我熬过这段时间回来一定好好工作。”

    领导看着她,“小邹,最后一次,今年你要是再请假,回头自己交辞职报告。”

    邹瑶咬着牙齿,重重地点点头。

    出了公司,她回宿舍收拾了两套换洗衣物,匆匆赶回医院。

    邹母已醒了,只是没有行动能力。邹瑶整了一个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妈,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你现在的情况很好。”

    邹母动了动嘴角,“瑶瑶,坐着休息。”

    “我不累,知道您没事,我现在精神着呢。钱的事你别担心,我们领导借了我一笔钱,不过我以后可得一直跟着他混了。”

    邹母笑了,“以后好好干。”

    “知道。”邹瑶甜甜一笑。“您好好休息。”

    晚上,邹瑶去买了一个方便面,接了热水泡着,端到顶楼天台,搁在一边。她手里拿着笔在本子上算着数字,一笔一笔算起来,脑袋越来越大。

    “哎,把我卖了现在也还不起这笔钱啊。二十八万。”她盯着那个数字,眼睛生疼。她一个月四千块多的收入,不吃不喝,也要六年。

    那页纸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也只有她能看得懂。

    泡面的香味渐渐传开,邹瑶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僵僵地趴在栏杆上,心里盘算着怎么能多赚钱呢。

    郗清远今晚值班,前两天他手里的一位病人走了,他的心情有些压抑。看到邹瑶的背影,他微微驻足,目光落在一旁的泡面上。转身想要离去,却还是停了下来,一步一步走近,就听到念道着,“我要去买彩票,对,买彩票。”

    他没忍住笑了一下。

    邹瑶吓了一跳,失手将泡面打翻了。“郗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郗清远看着泡面杂乱地撒在水泥地上,“抱歉,吓到你了。”他拧了一下眉眼,“你还没有吃晚饭?”

    邹瑶叹了一口气,“吃不下。”她无力地说道。

    “医药费的事吗?”他沉声问道。

    邹瑶点点头,“太贵了。”她小声地说道。

    “慢慢来。”他安慰道,“如果有需要——”

    “不用不用,郗医生你帮了我太多的忙了,你还没有收我的红包——”她有些不好意思。想当初她悄悄去给郗清远送红包的事,她越发的抬不起头了。

    她好像侮辱了他。哎,她到底什么眼神啊!

    “走吧,我请你去吃饭。你妈妈还需要你的照顾,不吃饭怎么行。”他的声音就像清泉一样敲击着她的小心脏。

    明月高高悬在夜空中,夜晚已经来临了。

    邹瑶悄悄地跟着他的身后,看着他的白大褂北风吹起了下摆,翩翩动人。

    那一年,他们相遇时,她穷困窘迫,他清冷优雅。

    那一日,她在不知不觉间过完了二十八岁的生日,陪着她的人,是一个她并不熟悉的医生。

    他带着她出了医院。

    “你想吃什么?”他礼貌地问道。

    邹瑶想了想,“面吧。”

    郗清远微微一笑,“附近有家面馆,味道很不错。”

    “郗医生,你带路。”她乐呵呵的。

    面馆招牌很不起眼,过了七点,这会儿里面的桌子还有大半的人,店里很安静,环境清幽。

    “想吃什么?这里的牛肉还有卤蛋大家都说不错。”

    邹瑶快速地扫了一眼菜单,“我要一碗阳春面。”

    “其他的呢?”他望着她。

    “那再打一个鸡蛋。”邹瑶眼底满是清亮。

    “你还真喜欢吃面。”郗清远说道。

    邹瑶笑笑,小时候每年她过生日,母亲都会为她做一碗面,加一个鸡蛋。她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很快面条上来,青花碗里飘着嫩绿的葱叶,冒着腾腾的热气,她拿着筷子搅拌,汤里有虾仁,还有肉丝,香气诱人。

    “郗医生,我开动了。”

    那一大碗面,邹瑶连着汤都喝的干干净净,她摸了摸肚子,双颊泛着红晕,“我平时吃的没有这么多。”

    郗清远弯着嘴角,“你太瘦了,多吃点没关系的。”

    邹瑶擦了擦鼻尖上的汗珠,刚刚太饿了,在他面前一点顾忌都没有。

    “邹瑶,你上次说你们公司是卖医疗器械的,我有个同学他母亲开了一家医院,你要不要去试试?”郗清远一字一顿地说道。

    邹瑶不自觉睁大了眼睛,老天爷一定是听到了她的祈祷。“郗医生,我可以去试试。我保证我们公司生产的产品绝对安全可靠。”

    郗清远不禁一笑,“嗯,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因为这句话,邹瑶瞬间燃起了斗志。她忍着鼻尖的酸水,“郗医生谢谢你,我会努力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