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五十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四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邹瑶请了假在医院照顾母亲,每日给母亲擦洗。隔壁床的阿姨看在心里,“你家闺女真是好啊。我住院半个月了,儿子儿媳妇只来了五回。”

    邹母笑着,“大姐,我也巴不得她不来才好,现在孩子白天要上班,再过来照顾我,我舍不得。”邹瑶这断时间已经瘦了很多。

    那阿姨叹了气,“没事没事,都会好的。你这闺女是你的福气,这孩子以后肯定会有出息的。”

    “我不求她多大的出息,只愿她能有个幸福的家庭,以后一家人快快乐乐的。”

    “会的,妹子你好生养着,以后给闺女带孩子。”

    这一聊就聊到邹瑶身上了,阿姨听说邹瑶28了还没有男朋友,热心地说要给她介绍,邹母满心感激。

    以前不是没有人要给邹瑶介绍对象的,可人家一听,单亲家庭,母亲身体不好,也都望而却步了。这也是邹母心中一件大事,她总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女儿,有时候甚至希望自己走了算了。

    邹瑶这几年赚的钱都给她交医疗费了,这孩子什么都没有。

    阳光正好,邹瑶打了热水给母亲擦身体,她早已经习惯了做这些事,又给邹母换上了清爽的衣物。等忙完来了,她才坐下来,给邹母修剪指甲。

    医生过来查房,她连忙站起来,和他们打着招呼。郗清远走在中间,邹瑶悄悄地对他笑了笑。

    郗清远淡淡地点点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等他们走后,中间床的阿姨又说道,“这几个医生啊就属郗医生最好看了,家世又好,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女朋友。”

    邹瑶眨眨眼,“其实找男医生当老公挺没有安全感的,你们看医院里有多少护士虎视眈眈啊。”

    邹母拍了她一下,“这孩子又胡说了,有本事你给我找个去。”

    阿姨笑着,“瑶瑶说的也没有错,不过这也看人的。我看郗医生就是人品不错。”

    邹瑶想了想点头应道,“我也觉得。”没要我的红包,又请我吃了一碗面条,还要给我介绍工作。多好的一个人啊。

    搁古代,郗医生肯定会悬壶济世的。

    “瑶瑶,回头你买些水果谢谢郗医生,人家帮了我们很多,又没——”

    “妈,我知道,我都准备好了,一面锦旗,你出院那天我就给送过去。”

    “那就好。”

    邹瑶拿到上个月的工资,终于舒了一个气,还好她上个月做成一笔单子,多拿一点奖金。她捧着手机咧着嘴笑着。

    不过又得去缴费了,交完费,她叹了一口气,“我都没有摸到钱。”

    在邹瑶过得水生火热时,她莫名地又收到一条信息,说是高中同学聚会,高中多少年了,十年吧,她能联系的同学就一根指头。

    感情原本就浅薄那会儿班上五十多人,她能把名字和脸对上号的,十个不超过。

    她没打算去。

    邹瑶买了一袋苹果回来,在走廊看到郗清远,她加快步伐跑过去,“郗医生——”

    郗清远合上记事本,“怎么了?”

    “郗医生请你吃苹果。”邹瑶把袋子递出去,“我妈让我送给你的,你不收下,我不好向我妈交差。”

    郗清远目光落在那红扑扑的苹果上,拿了一个出来。

    “你不用给我留一个。我刚吃过了,很甜。”

    “好了,快回去了,这个我收下了。”郗清远拿着苹果往前走去。

    护士长打趣道,“邹瑶倒是个好姑娘,可惜28了还没有对象。”

    “她28了?”郗清远问道。

    “你不知道?是啊,28了,她妈手术第二天是她生日。”

    郗清远恍然想到那天,她为什么坚持吃面条了,原来是生日。

    “郗医生?”护士长喊道。

    “我以为她二十四五样子。”郗清远一直都没有怎么关注过女性的年龄,看不出来也实属正常。

    第二天,郗清远来查房时把邹瑶叫到门外,递给她一张纸。

    “我同学的电话,你有时间可以联系他。”

    邹瑶两眼放光,“郗医生太感谢你了,等我以后发财了我一定请你吃大餐。”她的眼底透着清亮的光泽。

    “好,我等你。”

    “会的。郗医生,我不打扰您工作了。”

    邹瑶真心感谢眼前的人,也许是他本性如此,也许是他出于对她的同情,不管怎样,她感激他。

    邹瑶捏着薄薄的纸片,失神地看着他的背影。

    邹母无意间接了邹瑶的电话,知道她有高中聚会,便耳提面命让她一定要去。

    “妈,我和那些同学都没有话题,去了也尴尬。”邹瑶收拾衣物。

    “你这孩子,你同学都打了几个电话来了,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邹母有些生气。

    “妈,您别生气,你刚动完手术。”

    邹母转过脸不说话。

    “我去还不行吗。我去。”

    “真的?”

    “嗯。”

    邹母拉过她的手,“瑶瑶,好好放松一下。”

    “好了,你安心吧。”

    周六下午,邹瑶坐车来到班长订的酒店,城中五星级酒店。她都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也不知道大家现在的发展成什么样,不过能把聚会地点挑在这里,肯定有人混的不差。

    她在大厅转悠了很久,一直没有上去。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她的手机响起来。

    “邹瑶,你在哪呢?还来不来了?”

    “我就不去了,我有事。”

    “别啊,快来吧。在d市同学不多,难得大家能聚在一起。”

    邹瑶垂着看着地面,“我还得回医院照顾我妈,我就不去了啊——”她慌乱地转身想要逃跑,走到酒店旋转大门时,一个年轻男子从外面迎面而来。

    邹瑶脚步一顿,根本无处遁形。

    男子也看到了她,眼睛先是一愣,随即闪过一丝怒意。

    邹瑶暗暗吸了一口气,心想,他可能也认不出自己了,自己现在变化挺大的。当年的脸有些婴儿肥,现在又尖又瘦。

    她低着头稳着步子往前走,终于和男子擦肩而过。

    她从玻璃上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勾了一抹凉凉的笑意。曾经的同桌终于有一天变成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她一步一步往前走着,眼圈有些酸。

    “邹瑶!你站着!”身后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邹瑶身子一僵,快速的抬手擦了擦眼角。

    明珩慢慢靠近她,“邹瑶,多年不见了,和同桌都不打个招呼。”

    邹瑶抬首望着他,他比自己高大半个头,“是你啊,我没戴眼镜,刚刚没有注意到。”

    明珩打量着她,静默着,眼底闪过很多情绪,“是吗。”他显然不相信她的话,“是没知道聚会的包间要走吗?”

    邹瑶咬咬牙,“那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既然遇上了明珩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他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这么不给我面子。”

    周围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他用力地扯着她,邹瑶蹙着眉,手臂一阵炽热,“你放手,我自己会去。”她压着声音说道,语气冷漠。

    明珩一点一点松开时掌心。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包厢,已经来了一桌人了,大家坐在那儿。

    “明珩你总算来了。呦,这不是——”那人一时间叫上不邹瑶的名字。

    邹瑶笑笑,扫过众人,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今天自己又是来娱乐大众了,不过想开了她也就淡然了。

    大家就座时不知道怎么就让她和明珩坐一起了。

    不过两人坐过一学期的同桌,现在坐一两个小时而已,邹瑶安静地吃着东西。

    明珩端着酒杯,大家的敬酒他都来之不拒。

    “邹瑶,好多年没见了,你变漂亮了。”

    她抬起眼,微微一笑,“谢谢。”

    “哎,你结婚了吗?”

    “没,没呢。”邹瑶回道,嘴里涩涩的,也不知道刚刚吃了什么。

    “那你现在做什么呢?”

    “我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上班。”

    大家似乎没有多大兴趣了。邹瑶当年是班上的好学生,成绩一直在前几名,可是高考发挥的并不是很好,只上了省内普通大学。

    邹瑶也不介意,这几年她一直做销售,脸皮也练出来了。余光不自觉地看向一边,明珩靠在椅子上,姿态闲适,可却给人一种傲人的气势。

    他夹菜时手肘不小心碰到了她,“抱歉。”他低声说了两个字。

    邹瑶一怔。记得那时候两人刚刚成了同桌,他上课睡觉,总是占据很大的位置。邹瑶只能守着小小的一隅之地。

    那时候的她胆小又自卑,两人做了一个月同桌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在班上也没有什么朋友,别人下课叽叽喳喳聊天,她就坐在那儿看着书发呆。

    有一次,邹瑶被他挤得不行,她实在受不了,这个人根本不学习的,他为什么要来上晚自习?她很早就想调座位了,可是她不敢和老师说。

    邹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站起来,又突然间弯下腰,用力抽走了他的凳子。

    明珩嘭的一下摔倒了地上。

    真是晚自习时间,教室安静地只有翻书声。

    “怎么了?怎么了?”他惊醒过来。

    前后的人发现他摔倒哄笑起来。

    明珩看着邹瑶紧张地看着自己,脸涨的通红。

    “你毛病啊!”明珩一脸的烦躁,脸上还有睡觉时被压出来的印子。

    邹瑶不敢看他,低着头小声说道,“你超过线了。”

    “什么线?我超什么线了?”明珩气冲冲地瞪着她。

    邹瑶抬手指了指,“三八线。”

    明珩一脸的无语,大力地扯过凳子坐下来。

    邹瑶也坐下来,继续做题目。

    那以后明珩还是会跃过那道“三八线”,不过不再占据大位置了。

    邹瑶见他也没有怎么样,也放宽了心。

    期中考试成绩下来,邹瑶化学单科第一,总成绩排名班上第三。老师在课堂上直接说道,“明珩你多和邹瑶同学学习。”

    明珩漫不经心地喔了一声,转眼看向邹瑶时,竟然发现她的脸竟然在一点一点的变红。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喂,你的脸化学反应了,在变色。”

    邹瑶压根没理他,埋着头看试卷。

    明珩怀疑,她的头是不是在身体结构中最重,所以她除了上课,几乎很少抬头。

    下课后,明珩也不出去吹风了。

    “邹瑶同学,老师的话你听到了吗?老师让我向你学习。”明珩叽叽喳喳说了很多。

    “喂,邹瑶,你这人怎么回事?上回把我凳子拿走害我跌了一跤,你知道吗?我屁股疼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没打球。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我找老师去了,说你不肯教我。你这人太自私了,一点都不友爱同学。”

    他起身,她急的转身,“你哪里不会?”声音比蚊子还小。

    明珩眯着眼,“这是我试卷你给我看看,我去上个厕所,等我回来再说。”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不算美好,可却让人忍不住去回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