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我喜欢你很久了 »  第五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九章

小说:我喜欢你很久了作者:夜蔓
返回目录

    有些感情只适合藏在心里回忆,至少它的味道还是甜的。

    她依旧和以前一眼,在这座城市打拼着。偶尔会和郗清远发发信息,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有时候她还会和他抱怨一下,为什么相亲那么难呢?

    郗清远回复信息不会那么准时,有的时候她第一天发,他第二天才回。

    邹瑶想想做医生的女朋友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没有发生医闹那件事,她以为她和医生这辈子都没有更深的交集了。

    邹瑶去医院给母亲买药,正好有时间,她便去了郗清远那层楼,带了一些水果,给相熟的医生护士。

    许朵和她关系还不错,看到她无奈地一笑,“你知道?”

    邹瑶疑惑,她知道什么了。

    “昨天下午请了军总的主任过来做的手术,这会儿他妹妹在里面。”

    邹瑶的心被拧了一下,大脑短暂的空白,“谁?”

    “你不知道?”许朵皱起了眉,“是郗医生,有人来医院闹事,他被人砍伤了手。”

    邹瑶脸色瞬间就白了,手指一送,袋子落地,苹果橘子四处滚着。“郗医生受伤了?他现在哪里我去看看。”

    许朵报了房号,邹瑶转身就跑了。“邹瑶,苹果——”她弯腰一一捡起水果,心里有了想法。

    邹瑶来到病房外,一直徘徊不前。一直有人来看郗清远,她就躲在一旁,假装看风景,偶尔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她听见有人在说话,声音很轻,听不到在说什么。

    这时候有人突然过来,“你这是?”

    邹瑶一抬头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那个——郗医生在这里吗?”

    “是啊。你来看他吗?那进去吧。”

    “不了,不了。”邹瑶紧张地说道,“我来的匆忙什么都没有带,我下次再来吧。我先回去了。”说完她就跑了。

    他的家人都在这里,她还是走吧。

    邹瑶在家熬了一锅猪肘汤,第二天中午特意去了医院。到了病房,阮莹刚从病房出来,和护工阿姨说道,“清远要睡一会儿,麻烦你了。”

    等他们走后,邹瑶轻轻打开门走进去。

    病房里安静极了,窗帘也拉上了,光线很暗。她一步一步地走到病床前。郗清远安静地睡着。

    “郗医生——”邹瑶轻轻地喊了一声。

    郗清远没有反应。

    邹瑶放下保温桶,猫着腰站在一旁。

    趁着无人,邹瑶还是第一次打量着郗清远。她也见过形形□□的人,大学时代的校草院草都长得十分帅气。

    郗清远同样也好看,不过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她见到郗清远总有种见师长的感觉。

    其实邹瑶是虚岁28,她的生日在12月28号那天。算起来,她比郗清远差不多小了两岁。

    加上她有些偏瘦,所以郗清远当初才以为她只有20多岁。

    邹瑶蹲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继续敲着。郗医生的皮肤真是不错,干干净净的。他的鼻梁又好。

    邹瑶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的手露在外面,手腕处的伤口清晰可见。不知不觉她的眼睛就湿润了。

    “郗医生你要快点好起来。”她喃喃地低语道。

    “郗医生你长得这么好看,千万不要有事。”

    “郗医生昨天我去庙里帮你求了一支烟,大师以为我是求姻缘的,巴拉巴拉说了一通,结果我说求健康的。你放心好了,你会没事的。”

    邹瑶抬手摸了摸他的手,指尖轻轻滑过,郗清远动了一下。她警觉地抽回来,摒弃呼吸,见他没有醒来,她才呼了一口气。

    她揉了揉眼睛,眼圈发红,心里酸涩。听许朵说,郗医生的手伤有些严重。正在她发憷间,门打开来了。

    是刚刚那个女人。

    邹瑶长着嘴愣愣地站在那儿。

    阮莹一愣,“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她皱了皱眉,知道医院有些人对清远有些心思,这样贸贸然地过来她有些不高兴。

    “大姐,喔,伯母——我是来看郗医生的,我是他的病人。”她紧张的解释着,“不是,我母亲是他的病人。”

    阮莹走进,大量着她,“我在哪见过你吗?”

    邹瑶垂着头,大概这两天她常常出现在这里撞见过。

    “清远——”阮莹轻声叫着,“醒醒——”

    郗清远睁开眼,他坐起来,眸光看向邹瑶,若有所思。

    邹瑶咽了咽喉咙,“郗医生,听说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你。我给你带了猪肘汤。”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谢谢。”郗清远抿抿嘴角,望着她,眉宇沉静,嘴角微微一动。

    阮莹拉开窗帘,“清远,你爸一会儿就过来,他把他的老同学请来给你看看。”

    “阮姨,我的手没事的。等休息一段时间,你们不要太担心了。”他低吟道。

    阮莹拿了一个枕头让他靠着,“你的手可不能有事,你爸已经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

    郗清远神色一敛,却没有再说什么,他转头对邹瑶说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邹瑶有些不自在,也不敢看着他的眼睛,她张了张嘴,“挺好的。”

    阮莹这时候开口道,“清远刚刚睡着了吗?”

    邹瑶心一紧。

    郗清远淡淡地回道,“还好。”

    “我这一开门看到小姑娘在里面吓了一跳。”

    邹瑶双颊胀的通红,“那个,郗医生、伯母,我要去上班了。再见。”

    阮莹不由一笑,“这孩子怎么慌慌张张的。”她开了保温桶,骨头汤的味道飘满了屋子。“手艺不错,比唯一好多了。我盛一点你尝一尝。”

    晚上,郗清远一个人,他看着那道黄色的符,微微出神。晕黄的灯影趁着他眉目更加地清俊。

    他暗暗动了动手,不觉得失笑。

    连着两天邹瑶都没有再来看他。他计划后天出院。

    许朵过来给他处理伤口,闲扯了几句。“郗医生你不知道你受伤我们有多紧张。还有邹瑶,那天她过来一听到消息,脸色惨白惨白的。”

    郗清远勾了勾嘴角,“她胆子小。”

    “是啊。邹瑶对在乎的人都是那样。”许朵笑着说道。

    郗清远心里却是百转千回。他突然想到邹母做手术的那天,她一个人孤单单地站在手术室外,不言不语。

    晚上郗清远竟然做梦了,一夜梦断断续续的。第二天起床,天气出奇的好,阳光肆意的倾洒在每一个角落,只是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真是奇怪,竟然梦到了邹瑶。

    郗清远失笑,看到桌上摆着的保温桶他微微思索。

    是个新的保温桶。

    那天邹瑶是中午来医院的,在楼下踟蹰了好久,才上去。

    病房门开着,她抬脚进去,发现床被子整整齐齐的。郗清远坐在一边,“你来了。”

    “郗医生,你这是要出院了吗?”

    “嗯。”郗清远站起来,“没什么问题了。”

    “你的手好了吗?”她关切地问道。

    郗清远看着她,她认真的时候,五官灵动,眼珠就像墨玉一般耀人。

    郗清远晃了晃右手,“现在不能有剧烈运动。”

    邹瑶低声说了一句,“幸好我今天来了,不然你就走了。”

    郗清远眸光瞥向那个保温桶,“邹瑶,我等了你一上午。”

    “啥?”邹瑶下意识地问道。

    郗清远浅浅一笑,看着她,他往前一步,立马挡住了邹瑶眼前的光线。

    他的眼神依旧既往清亮有神。

    邹瑶有些他今天有些不一样,可是是哪里不一样,她就说不出来了。

    “邹瑶,如果我说对你有感觉,那种感觉应该是喜欢。”他婉转地说道。

    邹瑶暗吸一口气,她慢慢消化着他的话,“郗——郗医生——”

    “我在。”

    “那个我来拿我的保温桶。”邹瑶愣愣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把保温桶交到她手上,“嗯。”

    “那我先回去了。”邹瑶转身加快步伐赶紧出了病房。她一连跑了几层楼,最后气喘吁吁地靠在墙壁上,大脑一片茫然。

    他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

    他在对自己表白?

    他没有弄错人吧?

    他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