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薛凌暗暗叫苦,他离开的时候,隋州刚被千户大人找过去说话,随口就吩咐他去请唐泛,薛凌跟着隋州也有不短时间了,自然明白这样的命令并不是非常紧急的,谁知道隋老大会坐在这里等呢?

    他忙道:“大哥,唐大人来了,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隋州嗯了一声,薛凌如获大赦,忙不迭闪人,临走前还不忘丢给唐泛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唐泛轻咳一下:“还未多谢隋总旗赠药,用了三次之后,痕迹全消,十分管用。”

    隋州的目光扫过对方衣领上方那抹恢复如初的白皙,说了句“跟我来”,就起身往外走。

    唐泛跟在他后头,穿越院落,来到另外一所房子前面,进去之后又通过阶梯一路往下走,随着越往下走,周围的温度也要比地面低上许多。

    因为常年不见天日的缘故,周围环境十分阴暗,却并不潮湿,两边烛火摇曳,似乎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这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把守,两人踩在台阶上,脚步声空远回荡,令人不由自主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地方本来是被用来安放北镇抚司的一些刑具武器,不过现在又多了一具尸体。

    为了存放尸体,隋州命人将不少冰块搬过来,堆积在尸身周围。

    硝石制冰起源于唐末,到了明代,制冰技术已经十分发达,每到夏日,小贩们会在街头售卖冷饮冷食,大户人家也会用冰块来消暑纳凉,北镇抚司财大气粗,就更不必说了。

    “郑诚?!”当唐泛看见那具尸体时,他不掩惊讶,又有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这倒不是唐泛心理变态,对郑诚这个纨绔子弟的尸体别有兴趣,而是他本以为东厂起火,郑诚尸身被焚毁殆尽,却没想到隋州早有防备,竟将郑诚尸体转移出来了。

    唐泛道:“隋总旗先见之明,唐某佩服得很。”

    虽然能想到这一招的人不少,但敢这么做的人实在不多。

    如果东厂知道当初自己带走的是一具“假郑诚”,肯定少不了来找隋州的麻烦。

    不过以隋州的背景,想来也是不必担心的。

    但隋州听了他的夸赞,脸上殊无得意之色:“我们在他身上毫无发现。”

    唐泛的视线落在郑诚身上,这个生前拈花惹草,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眼下已经变成一具不言不语的尸体,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剥了精光,静静地躺在这里,因为用冰块降温保存的缘故,尸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青白色,不过大体上还算完好,并没有腐烂。

    实际上在他刚死的那天晚上,唐泛就已经仔细检查过一遍了,当时仵作也说没有什么发现,后来隋州他们检查不出什么也是正常的,要不是因为疑点太多,给他安上一个“纵欲过度脱阳而死”的死因也挺合乎情理的。

    唐泛的目光在郑诚的尸身上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检查程序比那天晚上更为详尽。

    隋州见他不避其秽亲自上手,神色不由微微一动。

    随着国朝基础日趋稳固,武官的重要性进一步降低,偌大国家等于是文官集团在治理,这就使得绝大多数像唐泛这样以科举晋身的官员,骨子里天生就有股优越感,他们寒窗苦读数十载,一朝当上父母官,能够不盘剥百姓的,就能称之为好官了,更不要说专精业务,做一行爱一行,把职务当成专业去研究。

    隋州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见过太多跟唐泛差不多职位的官员,别说亲自上手去检查尸体了,连看到尸体都会皱起眉头,避得远远的,所有工作,不过都是依赖底下的属官小吏们,更因为自己不熟悉,所以他们说什么也不生疑,导致最后被蒙在鼓里,欺上瞒下的情况尤为严重。

    相比之下,唐润青可谓是一名实干型的官员了,先别说他对尸检是否了解,单是这份愿意亲自上手的精神,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了。

    那头唐泛已经将尸体再次检查了一遍,连手掌心和脚底都没有放过,他的目光在郑诚身上一寸寸慢慢移动,从肚脐往上,掠过胸口,脖颈,下巴,鼻梁,额头,最终落在头顶。

    郑诚死的时候披散着头发,现在却是束成像平时一样的发髻。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再加上之前揣测的死因,让人更多地将注意力集中在脖子以下,却忽略了头顶。

    “他的头发是谁梳的?”唐泛问。

    “从武安侯府带回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隋州道。

    唐泛没再说什么,他伸手解开郑诚的发髻,将手指插入对方头发间,慢慢地摸索起来。

    忽然间,唐泛的手一顿,脸色变得有点古怪。

    隋州立时发现了:“怎么?”

    唐泛:“你来摸这里,头顶,百会穴。”

    隋州按照他说的伸手过去,摸索片刻,眉头深深锁起。

    “百会穴处,略有凹陷。”他道。

    唐泛略懂医理,沉吟道:“我记得,若针灸百会穴,有醒脑开窍,安神定志之功。”

    隋州是学武之人,这方面懂的比唐泛多:“因百会穴乃奇经三阳百脉之会,故有此名,重击百会穴能致人重伤昏迷而死。”

    唐泛:“但事发当夜只有婢女阿林在,她一个弱质女子,郑诚又是清醒状态,不可能会任由重击而死,再者阿林本身有意勾引郑诚,说明两人关系实属你情我愿,说不得半分勉强,她也没有必要拼死反抗。”

    隋州颔首:“还有一种情况,不必重击,只要熟谙此穴,以适度的力道日日敲击,被敲击者,一时半会不会马上昏迷死亡,但是日久天长,却会经脉紊乱破裂致死。”

    如此说来,跟郑诚朝夕相处的枕边人,才是最有可能成为凶手的。

    唐泛摇摇头:“难怪,头顶因为有头发遮蔽,原本就不易发现,郑诚的死因更令人不会马上往这方面去想。”

    隋州:“你见过郑诚的女眷?”

    唐泛:“不错,我在来此的路上,还发现了另一件事,正好与你说。”

    隋州:“?”

    唐泛:“我刚刚撞到画像上那个去买柴胡的人,也想起来曾在哪里见过了。”

    隋州目光一凝。

    唐泛:“他是武安侯府的人。”

    隋州:“你确定?”

    唐泛颔首:“我不会认错,事发当夜,武安侯府一片混乱,当时的人太多,以至于我之前只是觉得眼熟,刚刚再次看到人之后,我才想起来,就是那天晚上在武安侯府的仆役里见过此人。”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两人离开冰窖,隋州让人去将郑福带过来,唐泛则去净手。

    刚才上手摸尸体是工作所需,逼不得已,好洁的唐大人差点没把手洗脱一层皮才罢休。

    郑诚的小厮郑福一直是被扣留在北镇抚司的,当下很快就被找过来,锦衣卫虽然以诏狱而闻名,可那是需要一定级别的人才有的待遇,对付这样的小人物,还用不着锦衣卫上诸般手段,只是郑福在郑诚死后,又一直被关着,精神上极度紧张,整个人迅速憔悴下来,跟唐泛最初见到他的那副机灵模样,简直如同两个人似的。

    郑福原本看到画像还懵懵懂懂,听唐泛说自己在武安侯府见过此人,便啊了一声:“小的想起来了,这人确实是在侯府里!”

    隋州沉下脸色:“你先前怎么不说?”

    郑福连连磕头:“侯府里人多,小的虽然跟在少爷身边,也未必能认全,再说这人也不算侯府里的,他是过来投奔慧姨娘的娘家远房亲戚,向来住在外院,小的也只是见过一两面……”

    隋州:“他在府里住了有多久了?”

    郑福:“约莫有半年了,听少爷说,倒是正经亲戚,那会儿蕙姨娘过来求少爷,说她娘家的人都死绝了,就剩这么一个表叔,希望在侯府里谋个差事,混口饭吃,少爷也就答应了,把这人打发去马厩那边帮忙。少爷很少骑马,出行都是坐轿子,小的也就很少见过这个人,不过听说人还老实,也没惹过什么事,要不是唐大人提醒,小的还真想不起来!”

    隋州不再多言,当下就让人将郑福带下去,又命薛凌等人准备前往武安侯府。

    一直坐在旁边没吱声,看着他询问郑福的唐泛却忽然开口:“且慢!”

    这一声,不仅薛凌顿住了脚步,连隋州也望了过来。

    唐泛对隋州道:“此去的后果,隋总旗可想好了?”

    隋州反应再快,听了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唐泛道:“郑福这一说,我们就都知道,蕙姨娘那个亲戚会去买柴胡谋害郑诚,肯定跟蕙姨娘脱不开关系,但蕙姨娘一介深宅妇人,连字都不识得,如何知道富阳春里加柴胡能夺人性命?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教唆筹谋之故,这一牵扯,说不定会扯出武安侯府内的秘辛。武安侯郑英虽无实权在身,可毕竟也是靖难功臣之后,此事闹大,对你并无好处。”

    隋州脸色一冷:“唐大人若是怕,自可随意,我并不勉强。”

    薛凌也嚷起来:“事情都查到这份上了,眼看凶手也要被揪出来了,怎么可能半途而废!我说唐大人,你这胆儿未免太小,也就只能跟潘大人混混了!”

    唐泛摇摇头:“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怕,只是劝你们先想清楚,这事说到底,还是顺天府最初办案不力惹出来的,事后如果有功劳,我绝不与北镇抚司抢,但如果需要担责任,还请算上我一份。”

    这话一出,薛凌先是一愣,而后哈哈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好啊,唐大人你是条汉子,我老薛喜欢!”

    之前一碗馄饨,他跟唐泛初步建立了交情,不过这种交情并不牢固,此时听了唐泛一番有所担当的话,薛凌才算是对这个斯斯文文的官员有了一丝钦佩。

    这年头揽功劳抢功劳的人不少,愿意担责任的却少之又少。  bAnFu-(.*)sheng. com 成化十四年

    隋州脸色也缓和下来:“此事我自有计较,不必担心。”

    隋州的背景,之前潘斌已经讲过,既然对方能这么说,那想必是无碍的。

    锦衣卫横行霸道惯了,的确也不需要看那些无权勋贵的脸色。

    想及此,唐泛点点头,不再多言。

    这番话他是一定要讲的,至于别人领不领情,那就是别人的事了。

    不过他这种态度,却赢得了隋州和薛凌的好感。

    隋州起身:“走罢,去武安侯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