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却说阿夏心事重重地回到李家主母居住的院落,正巧阿春掀了帘子从里头走出来,看见她便嗔道:“你怎么送个点心也那么久,太太正等着你回话呢!”

    李家太太姓张,年过五旬,保养得也还可以,起码比起普遍早衰的同龄人来说已经不错了,可脸上眼角难以避免还是爬上了许多皱纹,身体微微发福,面目倒是慈祥,见了阿夏走进来,就笑问:“点心送过去了?”

    阿夏福了福身:“是,唐大人很欢喜,说太太费心了,让我谢谢您。”

    张氏笑道:“唐大人也帮了我们不少,我们平日只是送些吃食,又怎么算得上费心,阿夏,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阿夏忙走过去,见张氏一直看着自己,有些惴惴不安,低声道:“太太有何吩咐?”

    张氏噙着笑:“别紧张,我问你,你是不是对隔壁唐大人心怀倾慕之意?”

    阿夏心头一跳,结结巴巴道:“太,太太?”

    张氏:“你老实说便是了,我总不会害你的,是或不是?”

    阿夏声如蚊呐:“是……”

    张氏笑道:“这便好,唐大人单身在京城为官,身边也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着,你如今也十七了,早该成亲嫁人了,我知道你对唐大人有意,不过以你的身份,想要嫁与他当正妻怕是有些勉强,若是为妾,应当就没什么问题,不过你生得好,这些年跟在我身边也学了不少,若将卖身契放还给你,你出去嫁个小户人家做当家奶奶,也是够格的。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以将你唤来问一问,你是愿意伺候唐大人呢,还是愿意出去嫁人?”

    阿夏想起自己方才被拒绝的事情,脸色涨红道:“婢子,婢子方才没羞没臊,已经主动向唐大人表明了心迹!”

    张氏吃了一惊:“你这丫头,有什么好害臊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自幼便是我看着长大的,不光是你,还有阿春,阿秋他们,我都是乐见你们找到一个好归宿的,快快起来,唐大人是怎么说的?”

    阿夏跪了下来,强忍的泪水流了出来,抱住张氏的腿泣道:“太太,唐大人看不上我,我……我不活了!”

    张氏将她扶起来:“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唐大人是如何说的?”

    阿夏抽抽噎噎,将方才经过都说了一遍。

    张氏听罢,叹了口气:“看来唐大人是真没有那想法,照说以你的品貌,唐大人本不该不愿意的,但世间男人,并非所有都是贪财好色之徒,总有例外的,也罢,我会为你另觅良缘的,这府里头有哪个你看中了,也由得你挑罢!”

    阿夏低声道:“婢子无状,斗胆恳求太太出面,帮我在唐大人面前说,说上一二……”

    张氏摇摇头:“这真是前世的冤孽,罢了罢了,听说这几日唐大人早出晚归,忙碌得很,待过了这阵子,我便让人将他请过来罢。”

    阿夏破涕为笑:“婢子多谢太太,您的大恩大德,阿夏一辈子都记得!”

    ………………

    一双小脚轻轻地踩在绣楼的走廊上。

    繁丽精致的裙摆本已将脚密密实实地盖住,又因走路的缘故,裙摆轻轻摇荡,不时露出下面的绣鞋,诱人遐思。

    仿佛她脚下踩的仿佛不是台阶,而是云朵。

    她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举手敲门。

    “谁?”里头传来声音。

    “鲁妈妈,是我。”她道,声音轻轻柔柔,带着一股江南女儿家的绵软,便是生气听上去也像在撒娇,寻常男人听了,骨头也要酥上半边。

    里面的人并没有像寻常一样立马过来开门,然后笑容满面,而是悉悉索索,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等等,来了!”

    隔着窗棱的糊纸,隐约看到人影由远及近,然后咿呀一声打开门:“是清姿啊,快进来!”

    清姿奇怪道:“妈妈这是生病了?脸色有些不好看呢。”

    老鸨勉强一笑:“没有的事,来,进来坐罢!”

    她又探头朝外面喊:“小六子,上茶!”

    清姿阻止了她:“不用麻烦了,鲁妈妈,这次来,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老鸨哎哟一声:“有事就说嘛,干嘛那么严肃,平常你有哪件事我是没答应你的,说罢说罢!”

    清姿斟酌片刻,似乎终于下定决心:“我要自赎。”

    老鸨菊花般的笑容消失了:“你说什么?”

    清姿叹了口气,语调却更为坚定:“我要自赎。”

    老鸨再也没了之前的淡定,一蹦三尺高:“不行,我不同意!”

    清姿定定地看着她:“鲁妈妈,之前我们说好的,若是我能凑足五千两,便让我赎身的。”她从怀中摸出一张票据,“这是五千两的银票,汇通钱庄开的,如假包换。”

    老鸨缓和了语气:“清姿啊,别说妈妈言而无信,妈妈也不知道你从哪个公子哥手里拿到的这五千两,只是五千两不是小数目,这笔钱对你来说已经是全部了罢,你都拿了出来,往后就算赎了身,又要靠什么生活,还不如多待几年。”

    “再说了,我见过不少姑娘,从这欢意楼出去之后,很快就把银钱花光了,还不得不重操旧业,但到时候身价就降了许多了,就算重新出来挂牌子,也卖不到原来那种身价了。清姿啊,鲁妈妈可不会坑你,与其自己给自己赎身,还不如嫁给哪位对你有意的公子作妾室,那样才是正正经经的日子呢!”

    清姿:“鲁妈妈,来青楼的男人能有几个是好的?这话你何必拿来哄我呢,我如今已经十九了,再做也做没几年了,我们相处这么久,没有情分也有缘分,鲁妈妈何必扣着我不放呢,就让我去过几天清清静静的日子不行吗?”

    老鸨见她十分坚决,脸色变得很难看,嘴唇阖动两下,似乎想要放什么狠话,但眼珠子转了转,最终还是换上一副笑脸:“罢了罢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妈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你自小就跟着我,我总怕你在外面吃苦受罪,这样罢,五千两我只收四千,其余那一千两,你自个儿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清姿大感意外,万万没想到平日嗜钱如命的鲁妈妈竟然如此好说话,不仅肯轻易放她走人,而且还肯退还自己的钱,她也有些感动,朝老鸨福了福身:“这么多年来,有赖妈妈的教导,清姿感激不尽,无以回报,这五千两,妈妈还请收下罢,清姿还有些小体己,一时半会也饿不死的。”

    “清姿啊,”老鸨拉着她的手坐下来,压低了声音:“你老实告诉妈妈,这银票是不是先前郑公子给你的?如今他人已经死了,听说事情还闹得很大,这些钱不会惹什么麻烦罢?”

    清姿:“鲁妈妈,你想到哪儿去了,这些银子不是郑公子给我的,他一个纨绔子弟,就算手头有些花用,也不可能一口气就拿出五千两帮我赎身,这些钱都是正经来路,妈妈不必担心。”

    老鸨:“你不与我说个明白,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要知道郑公子死前一天可是歇在我们欢意楼的,这事说起来就不清不楚,万一那些贵人要是想做点什么文章,拿我们开刀,也是轻而易举的。”

    清姿:“这案子不是结案了么,据说凶手是武安侯府的二公子,对方跟郑公子的姨娘勾结起来,暗害郑公子,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老鸨强笑:“话虽这样说,可我听说,北镇抚司的人还在调查,说是案件还有疑点,也不知道是什么疑点,平日你的花销都是我在掌管,怎么一口气就能拿出五千两,我也不是要强留你,可此事你得给我交个底,免得到时候这钱惹了麻烦,咱们谁都跑不掉!”

    清姿沉默片刻:“这钱的来历我也不能说,总之是某位恩客给的,他对清姿有意,曾想娶我进门,只是碍于家中有位母大虫坐镇,所以成不了事。”

    老鸨眼珠转了转:“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等着你给我解解惑。”

    清姿:“妈妈有话不妨直说。”

    老鸨露出笑容:“清姿啊,我听说你在外头置了宅子,可有此事?”

    清姿脸色一变:“妈妈这是何意,你找人去查我?!”

    老鸨也沉下脸色:“你是我的女儿,难道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我问问又有何妨?你老实说罢,这宅子是哪里来的?”

    清姿腾地起身,冷笑:“看来今日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了,妈妈既然不肯放句痛快话,那我改日再来就是,只盼你到时候不要后悔!”

    然而还没等她拂袖而去,屋子里就响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清姿姑娘如果不将宅子和银钱的事情交代清楚,今日只怕是走不了了。”

    却见那屏风后面转出两个人,一人手提兵刃,高大冷峻,一人则着竹青色直裰,文质彬彬。

    清姿脸色大变,待要往门口退去,门口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堵上两个兵丁。

    清姿:“你们是何人!”

    唐泛看到她半掩在衣袖下紧紧握着的拳头,这是内心相当紧张的一种表现。

    “顺天府唐泛,关于武安侯府案,还有些问题,想请清姿姑娘解答。”

    清姿:“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唐泛摇摇头:“还未结案,因为我们发现此案还有一个凶手,清姿姑娘想知道吗?”

    清姿:“那关我什么事!”

    唐泛:“郑诚怎么说也与姑娘有过露水姻缘,一夜夫妻百夜恩,姑娘何必绝情至此,冲着你与郑诚的情分上,听一听也好罢?”

    清姿神色紧绷,腰板却挺得直直的:“听唐大人言下之意,是暗示我跟郑诚的死有关了?”

    唐泛:“郑诚的死因有两个:一是他吃的壮阳药里,被擅自加入的柴胡,这味药使得他元气下脱以致脱阳而死,二是他头顶的百会穴处,被人数次敲击,以至于颅中经脉破裂。改药方的人已经抓到了,想必清姿姑娘也有耳闻,正是武安侯府的二公子郑志及郑诚妾室蕙娘。但我们在审问郑志和蕙娘时,却发现他们对百会穴一事一无所知,而不管是蕙娘或者郑志,都没有在郑诚昏睡不醒的情况下不停敲击其穴道的条件,此人必然要跟郑诚同床共枕过一段时间。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三个,你,郑诚的妾室玉娘,还有郑诚的外室赵氏。”

    清姿:“那大人为何不去找她们,而要来找我?”

    唐泛:“自从发现这个疑点之后,我就一直派人埋伏在欢意楼外,武安侯府外面,以及郑诚外宅那里,盯着你们三个。但凡杀人,必然要有动机,也必然会有目的。这半个多月来,玉娘和赵氏那里都平静,她们并未与什么可疑人物往来,也未有大笔银钱出入。唯有你,虽然身为欢意楼头牌,但恩客所给银钱一直掌握在老鸨手中,却忽然有钱让婢女在外头偷偷购置宅子,还拿得出钱给自己赎身。”

    他话刚说完,外头又进来两个衙役:“大人,在她屋子里搜到这些!”

    唐泛颔首:“我看看,在哪里发现的?”

    衙役:“床褥下面,她藏在床板和床褥之间的角落。”

    清姿看见对方手上的香囊,原本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的神情再一次慌乱起来。

    唐泛将香囊解开来,闻了闻,又递给隋州,然后对清姿道:“我猜这里面就是让郑诚能够昏睡不醒,任你施为的关键所在了罢?里面的粉末很少,应该早被你倒掉了,但没倒干净,还有一些残留,你为什么不索性将整个香囊都丢掉或烧掉呢?这样还能更不留痕迹一些。”

    清姿冷冷道:“唐大人一看就是不解风情之人,女人亲手绣的香囊,要么是送给心上人的,要么就是留给自己最亲近的亲人,怎么会说扔就扔呢?”

    唐泛想起阿夏那个被自己拒绝了的荷包,摸了摸鼻子:“这么说,清姿姑娘承认自己是凶手了?”

    清姿:“不错,确实是我将郑诚迷昏了之后又敲打他的百会穴,如此一月左右,人就会死得不留痕迹,早知道还有别人想要郑诚死,我也用不着动手了。”

    唐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清姿:“这有什么为什么,唐大人不是抓到凶手就可以去邀功了吗,难道还要寻根问底?郑诚这人可恨得很,还总喜欢在床上玩些新花样,我早被他折磨得受不了,既能从他身上坑点钱,又能让他彻底消失,何乐而不为?”

    她的眼睛一转,看向老鸨,恨声道:“这个毒婆娘从小到大不知道坑害了我多少,我本想在离开之前把她也弄死,没想到却被你们坏了好事!”

    老鸨早被她的自白吓呆了,见她望住自己,不由往唐泛身后躲去。

    结果才堪堪抓住唐泛的衣袖,旁边的隋州衣袖一振,人就不由自主地被推开,往后撞翻了一张椅子又跌倒在地,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

    隋州自然没兴趣听她继续说下去,冷冷道:“带走,回去再审。”

    左右随即上前,将她押了下去。

    隋州对充斥鼻间的浓郁脂粉味表达了充分的厌恶,但仍是亲自跟唐泛到清姿的屋子里搜了一圈,将一些可疑的东西拿上,二人这才离开欢意楼。

    唐泛叹道:“一开始发现蕙娘的时候,我以为我们就已经算是找到真凶了,没想到最后竟然有两拨人不约而同想要郑诚死,他真是不死都不行了!”

    隋州:“那女人除了让婢女出去购置宅子之外,还和谁有往来?”

    唐泛摇摇头:“没有了,她……不对!” ㊣:㊣\\、//㊣

    他倏然顿住脚步。

    隋州也停下来,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

    唐泛顾不上和他多说:“得快点把清姿追回来,我们刚才漏了一个问题!”

    隋州也不多问,直接提纵身形往前掠去,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等唐泛气喘吁吁赶到顺天府大牢时,就看见清姿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隋州则站在旁边,盘问那几个衙役。

    衙役们说,他们将清姿押走的时候,因为她很配合,又见她一个弱质女子,也就没有搜身,谁知道就在此时,她忽然从身上摸出一把短小的匕首,直接就往自己胸口捅,转眼就不行了。

    唐泛抱着一丝希望蹲下身去按清姿的脉搏,却发现已经回天乏力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