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面对清姿的尸体,唐泛不由得苦笑,对隋州道:“我们太大意了!”

    隋州皱着眉头:“她在代人受过,隐瞒真凶。”

    唐泛点点头:“方才她承认得太痛快了,我就觉得有蹊跷,本想将她带回来之后再细细审问,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决绝,转眼就自杀了!”

    隋州:“你方才想到什么?”

    唐泛:“东厂!就算是清姿自己起意想要杀死郑诚,且不说她如何从郑诚身上弄来的钱财,还有她如何熟谙穴道之事,只说她一介青楼女子,为何能够使得东厂插手,从你们北镇抚司手里抢走尸体,这就大有可疑了!”

    隋州点点头,很明显他刚刚也想到了这一点。

    两人在许多思路上同步,这使得他们在查案时难得多了一份有别于他人的默契。

    隋州道:“东厂那边我去查。”

    唐泛会意:“清姿这边我也会继续查的。”

    隋州微微颔首,也不多话,随即就离开了。

    唐泛看着躺在地上的清姿,此时的她美貌依旧,却没了当花魁时艳冠群芳的气质,胸口深深插着一柄匕首,血已经慢慢地凝固了,身体也开始僵硬。

    人死如灯灭,一脚踏入阴阳河,就什么都没有了,钱财再多,貌美无双,也是枉然。

    清姿会自杀,分明是怕进了大牢之后被审问出什么,再扯出背后的真凶,但千古艰难惟一死,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决绝的举动,说明肯定有什么人或事,促使清姿一定要为真凶掩护。

    但她一死,唐泛他们真的就断了线索,追查不下去了吗?

    显然不是。

    清姿再有魄力,终究只是一个青楼女子,眼力有限,也不可能想得太长远,只以为自己一死了之,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唐泛开始从别的角度来揣测。

    她在外面购置宅子,又要赎身出去,不是为了自己,就是为了别人,如果是为了自己,那她就不可能自杀,因为贪生怕死的人,只要有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就不会放过,那么她就肯定是为了别人。

    正因为知道自己已经被查出来,无论如何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语气挨不住受刑吐露实情,还不如干脆自杀,这样才可以保住背后的人。

    背后的人……

    唐泛站起来:“老王。”

    老王:“唐大人?”

    唐泛:“你之前说过清姿让她身边一个婢女帮自己购置宅子,现在那婢女在何处?”

    老王:“大人,那婢女今日不在欢意楼,想必是被支开了,不过我们跟踪了她多日,知道清姿姑娘把宅子买在何处,我还让老高在那宅子外头守着呢!”

    唐泛点头赞赏:“现在你去那里盯着,把老高换过来,我有些话要问他,还有,这位清姿姑娘的尸体,让人过来好生收殓下葬了。”

    老王应是,匆匆离去。

    老高很快就过来了,他将这些日子自己跟踪盯梢的成果一一向唐泛汇报:“大人,那宅子是在外城城东孝壁街那一处,我向附近的人打听了,那里的宅子都不贵,不过有一点很奇怪,那个宅子自从被买下之后,就没有人入住过。”

    唐泛:“可有人进出?”

    老高:“除了那个婢女雇人进去里里外外地收拾打扫之外,也没有看见有人进去过。”

    唐泛沉吟片刻:“这样罢,你跟我走一趟,我要亲自去看看。”

    老高忙道:“大人,那里既脏又乱,怕是要玷污了您这样的贵人啊!”

    唐泛失笑:“我怎么就算是贵人了,有些事情让你问也问不清楚,还得我去了才能了解情况。”

    老高眼见拦不住,只好跟在他后面一并出去。

    等到了地头,唐泛才知道老高为啥会这么说。

    所谓的城南孝壁街,其实就是贫民区。

    因为靠近城郊乱葬岗的缘故,稍微有条件的人,肯定都不乐意住在这里,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三教九流的汇聚之所,不远处还立着一座破落的道观,近处污水横流,蝇虫乱飞,许多人的穿着都是缝缝补补,相比内城各大官署林立的体面,这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相比之下,干干净净,白皙俊雅,又没有穿官服的唐泛站在这里就如同另类,瞬间吸引了许许多多不同的眼光,其中不乏夹带恶意者。

    不过老高穿着衙役的服饰挎刀跟在他身后,倒也无人敢乱来。

    两人来到一座陈旧的宅子面前。

    “大人,这就是清姿让人买下的宅子。”

    唐泛身处这样的环境里,就知道清姿买下这座宅子,绝对不可能是为了自己住进去,她连五千两赎身的银子都能拿得出来,怎么会屈就在这里,再说以她的姿色,真要住在这里,只怕还不如在欢意楼来得安全。

    宅子上了锁,但老高身手灵活,自有一套方法,三下两下便将锁打开。

    唐泛推门而入,虽然这里头已经被重新装潢打理了一遍,但依然可以闻出一股陈朽的味道,看上去曾经尘封过许多年。

    老高跟在唐泛后面,心里有点凉凉的:“大人,这宅子阴森森的,怕是没有人住啊!”

    唐泛打趣:“你老高不是还曾经跑到郊外乱葬岗去过夜么,怎么这就害怕了?”

    老高嘿嘿地笑:“瞧您说的,这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那会儿不懂事呢,还在人家坟头上撒尿,现在再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了!”

    院子里空荡荡的很萧条,几棵老树无精打采,要死不活地枯立着,井边放着个木桶,不过看上去就跟这个院子一样破旧,底下还漏水,绳子也都腐朽了。

    唐泛举步往里面走,一推开主屋的门,却好是愣了一下。

    这间不大的主屋里,没有安置任何椅子与茶几,只有正中一张条案,上面摆着一些鲜果,后面则是整整齐齐四个牌位,正中两个牌位垫高了,稍低一些还有两个。

    唐泛近前一看,这些鲜果放了也有一些时日了,按上去有些绵软,从时间上来看,跟前段时间清姿雇人过来打扫的时间是能对上的。

    四个牌位,自然就是四个人。

    先考冯氏迈渐公之灵位。

    先妣冯秦氏之灵位。

    二妹冯氏清安之灵位。

    四弟冯氏清宁之灵位。

    从牌位上的名字不难推测,清姿在进青楼之前,很可能就是姓冯,而且这些人真是她的家人。

    父母早逝,家破人亡,确实令人唏嘘。

    但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她在青楼那么多年,接过的恩客不知凡几,唐泛不相信她会仅仅因为忍受不了郑诚,就下手杀了他,从而背上人命。

    父,母,二妹,四弟。

    清姿从前在家里是排行第几呢?

    如果是长女,那么冯家老三又去了哪里?

    唐泛沉吟片刻:“老高!”

    老高:“诶,大人有何吩咐?”

    唐泛:“你之前不是跟左邻右舍打听过这户人家吗,有没有问出这座宅子以前的主人?”

    老高:“问过了,但这块地方几年前一场大火曾经烧了个精光,许多原先的住户要么被烧死,要么都迁走了,只有一个老人还有点印象,说是十数年前,这里有户人家姓冯的,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事,一夜之间官府的人就上门了,家中男丁都被充军了,女的则病的病,死的死,惨得很,这个宅子也被查封了,他也不敢打听,后来都说这宅子闹鬼,也没人敢去住!”

    唐泛皱眉:“具体是十几年前?”

    老高忙道:“他都不记得了,估摸着应该是十三四年前,因为他们说清姿被卖进青楼那年才六岁,她今年十九,可不正好就对上了?”

    唐泛沉吟半晌,忽然道:“走,回顺天府去!”

    老高:“啊?您不看了?”

    唐泛:“不用看了,有头绪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疾步往外走,老高回头看了看阴暗的屋子和那些牌位,不由打了个寒战,连忙加快脚步跟出去。

    唐泛一回到顺天府,立马就去找十三年前的卷宗。

    身在顺天府有个好处,作为掌管京畿地区的最高行政机构,不管大大小小所有事件,全部都会分门别类地归纳出来。

    唐泛将关注点集中放在十三年前的大案要案上,但很可惜,他翻查了一夜,也没有找到冯氏一家犯案的信息。

    眼看天将蒙蒙亮,他这才感觉到眼睛无比酸涩,脑袋也沉甸甸的。

    难道自己寻找的方向错了?

    十三年前,正是成化元年,当今皇帝登基那年。 成化十四年:

    唐泛撑着脑袋努力回想,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事?

    父母去世之后,他只身出外游学,对于天下大事也都有所了解,并不仅仅是那些只会死读书的书呆子,像冯家这样全家男丁都被充军流放的情况,必然是犯了极重的罪,如果不是自己犯案,那就是被连累的。

    连累……连坐?

    唐泛在白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几个字。

    成化元年,冯。

    “大人,”检校杜疆站在门口禀报,“北镇抚司隋总旗来了,正在外头请见。”

    唐泛不由露出笑容,坐直了身子:“快请他进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