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2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上吊和被勒死的尸体是不一样的,后者的脖子后面会出现交叉的绳勒痕迹,而且但凡是被勒死的人,死前肯定会有过剧烈挣扎,就算脖子上没有被指甲抓破的痕迹,身上肯定也会有其它挣扎撞伤的淤痕,这点早在北宋的《洗冤集录》里就说得明明白白了。

    以一个普通仵作的水平,要辨别是自杀还是勒死不难,熟读《洗冤录》就可以了。

    对于这个结果,唐泛并不是很意外,因为在他看来,李家太太张氏是个和善人,性格无害,这种性格的人一般忍耐顺从,将世俗礼教视如常事,并且下意识去遵守。在将那个美貌妇人带回来之前,李漫就已经有两个妾室了,也没见张氏对她们怎么样,她就算愤怒伤心,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跑去上吊自杀。

    换了性情激烈极端一点的,倒是有可能,又或者像郑孙氏那种,直接对丈夫下手。

    所以张氏自杀的可能性就不是很大了。

    既然不是自杀,那么就要找寻凶手,这件事也再由不得李家人自己作主了。

    唐泛就住在李家隔壁,于情于理都要过去看看。

    不过这次他没有像早上那样孤身过去,而是点了衙门里老王等几个衙役,连同检校杜疆,与自己一道前往。

    张氏的尸身就停放在李家厅堂正中,宛平县的县丞和主簿俱在,旁边还有县里的仵作。

    宛平县直属顺天府,他们也是认识唐泛的,见唐泛过来,便都齐齐迎上来见礼。

    唐泛问:“二位不必多礼,事情进展如何?”

    宛平县丞道:“李家人都说那天晚上没有看见可疑的人进入他们主母的房间,只有那两名婢女是在外头守夜的,如今我们已经将她们抓了起来,大人可要问问?”

    唐泛道:“她们呢?”

    宛平县丞让人将两人押过来,阿春与阿夏俱是柔弱女子,身后有人看着,也用不着捆绑,只是她们神色萎靡不振,比早上看到时还要差。

    宛平县丞将自己盘问的内容简单说了一下,其实同样的内容,唐泛早就问过一遍,此时听来也没什么新意。

    李漫冷眼旁观半天,终于忍不住上前,愤然道:“唐大人这般逞官威,将我家弄得一团混乱,心中可是得意得很?既然查不出什么,何不让我等先为拙荆操办丧事,也好让她早日入土为安!”

    宛平县丞喝道:“小民休得无礼,如今既然出了命案,就不再是你家的事情,张氏的尸身当由官府接管,直到真相大白为止!”

    李漫冷笑:“内人惨遭横死,我亦悲痛万分,只是拦着不让办丧事又是怎么回事!诸位大人这是欺我李家无人不成,想我祖父也曾为三品侍郎,朝中如今仍有一二故旧前辈,若是我因此告上去,只怕诸位大人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宛平县丞和主簿都为一个商人敢威胁他们感到不满,但他们又拿捏不定李漫所说是真是假,是以全都望向唐泛,毕竟三人之中,唐泛官职最高,自然要唯他马首是瞻。

    唐泛呵呵一笑:“不知你说的故旧前辈是哪位大人,不妨说来听听,说不定本官恰好也认识呢!”

    李漫顿了顿,又软下语调相求:“大人,小人并非故意闹事,只是如今天气炎热,尸身存放不易,内人帮我操持家务数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查案是大人们的事,与小人无关,我只是希望她能早日入土为安,免得九泉之下还死不瞑目,死者为大,这也是应有之义,几位大人想必也能体谅罢?”

    未等唐泛应声,他又道:“小人有内情通禀,还请唐大人借一步说话。”

    李漫殷殷期盼地看着唐泛,后者点点头:“可以,带路罢。”

    李漫将唐泛带到隔壁内室,二话不说,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关于拙荆身死,其实别有隐情,此处有状纸呈上,请大人一阅!”

    他双手呈上叠好的纸张。

    唐泛接过来,却觉得手中沉甸甸的,再打开一看,层层叠叠的白纸中间,竟然夹着十数张汇通号的银票,有些一百两,有些五十两,这总数合起来起码也有两千两左右了。

    要知道此时一两银子便可购买两石多的大米,两千两就相当于可以买四千多石的大米,而像六部尚书那样的正二品官员,每个月也就六十一石。

    但有穷人就有富人,对于李漫这种还算成功的商人来说,两千两并不是无法负担的数字,之前冯清姿想要赎身,就得要五千两,欢意楼的老鸨并不是狮子大开口,对真正的富人而言,五千两也是小意思。

    不过相对于俸禄很低的朝廷命官,这两千多两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数目。

    唐泛拿着银票,似笑非笑:“怎么,你这是要行贿?”

    “岂敢岂敢!”李漫忙拱手道,“我听老李说,李家多年来蒙唐大人照顾,在下感激涕零,无以为报,所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大人笑纳。”

    唐泛掂了掂银票:“你是希望这个案子不要再查下去?”

    李漫苦笑道:“拙荆的死,在下同样伤心欲绝,大人要查案,在下自然不敢相拦,只是希望我们一家能过上几天安生日子,若是几位大人三天两头地上门,不光丧事办不成,只怕那些下人也都心中惶惶,无心做事了!”

    唐泛点点头,将银票纳入怀中:“你的意思,本官明白了。”

    说罢转身当先走了出去。

    李漫见他收下银票,自然知道事情这是成了,不由大喜,连忙跟了上去。

    却说唐泛二人回到厅堂,宛平县丞与主簿俱都迎了上来,询问他的意见:“大人,这案子查还是不查?”

    唐泛奇怪地反问:“查呀,为何不查?连凶手都有了,你们打算任凭真凶逍遥法外不成?”

    宛平县丞与主簿二人皆大吃一惊:“真凶在何处?”

    唐泛指着李漫道:“这不就是真凶吗?”

    没等李漫说话,他又喝道:“来人,将他绑起来!”

    他自己从顺天府带了人,倒也不劳烦宛平县丞他们动手,老王他们听得唐泛号令,当即就应诺一声,大步上前,将李漫双手往后一拽,绳子一绕牢牢捆了起来。

    “你!你怎敢冤枉好人,草菅人命,我要告你!我要去告你!”李漫完全没想到唐泛说翻脸就翻脸,他又惊又怒,拼命挣扎起来。

    唐泛挑眉:“冤枉好人?未必罢,你连发妻都下得了手,怎么还叫好人呢?若是不服,倒也无妨,稍安勿躁,且由我为你一一道来。”

    他转头问阿春:“那日我交给你的玉石耳坠可还在?”

    阿春道:“在的,我将其放回太太的妆奁盒了。”

    唐泛:“你去拿出来。”

    阿春应是,起身去将整个妆奁盒捧过来:“唐大人,就在最后一个格子里。”

    唐泛打开最后一格,果然发现里头的莲花玉石耳坠。

    他示意阿春放下盒子,又从怀中摸出一只一模一样的耳坠。

    阿春惊呼一声:“大人找到了另外一只?”

    唐泛点点头,将那玉石耳坠举高:“这另外一枚坠子,是在你们太太房间的床底下找到的。”

    唐泛问:“平日里,你等在你们太太的屋里,可曾追逐嬉戏?”

    阿春道:“自然是不曾的,太太虽然心善,可毕竟主仆有别,规矩摆在那里,我等不可能放肆。”

    唐泛又问:“那你们太太平时睡觉时可会有手舞足蹈或者起来夜游的习惯。”

    阿春回道:“那就更不曾了,太太睡相再好不过,有时候一整夜连翻身都不曾的。”

    唐泛道:“我再问你,先前你说,半夜时,你曾经进过屋子去关窗,是也不是?”

    阿春道:“是的。”

    唐泛问:“当时你进过里屋去吗?”

    阿春道:“没有,当时我只在外头关窗,里屋是阿夏去查看的。”

    唐泛又问阿夏:“那么你进里屋的时候,可曾见过什么异状?”

    阿夏道:“没,没有,当时太太背对着我,身上盖着被子,看上去睡得很沉,我便没有走近去看,生怕惊动了她。”

    唐泛问:“你可曾往床底下看一眼?”

    阿夏摇摇头:“床上有床单盖着,一般只有在打扫的时候才会掀开去清扫床底。”

    唐泛道:“一个女人在自己的闺房里睡觉,又是睡相极好,便是不小心将坠子遗落在枕头边,又如何会无端端掉到床底深处去?那就只有两个解释,你们太太这对耳环,并不是自己不小心遗落的,而是被人勒住脖子的过程中,因为剧烈挣扎,以致坠子从耳朵上甩脱出来,掉到地上,又被凶手不小心踢到床底下去!”

    阿春面色发白:“难道那凶手,当时就在床底下?”

    唐泛:“不,你们进去关窗的时候,凶手正好跳窗逃走,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当时只顾着往窗外远处看,却忘了瞧一瞧窗户下面的树丛?”

    阿春道:“是,是,当时我就往花园里瞅了一眼,又听见猫叫,便以为是先前忘了关窗,导致野猫跑进来……”

    李漫大喊起来:“我与拙荆夫妻数十载,鹣鲽情深,她贤良淑德,我为何要杀她?!你这庸官,就凭着这些子虚乌有的猜测,就随口断定我是凶手,我定要上告刑部与大理寺伸冤,你莫要欺我李家无人!”

    唐泛淡淡道:“你虽与张氏数十载夫妻,原本确实鹣鲽情深,只因时过境迁,由浓转淡,便开始后悔当年为她散尽家财,放弃科举前程,娶了这么一个不会生养的妻子,又有年轻美貌的妾室从旁怂恿,本想着将她休了,另娶新人。可是因为张氏娘家有人做官,你生怕休妻不成,反倒跟张家结仇,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恶念顿生,直接先下手为强,将她杀死,是也不是?”

    李漫冷笑道:“不是!当然不是!你血口喷人!张氏死的时候,我明明身在外地,今日才赶回来,既然不在,如何杀人?”

    唐泛冷冷看着他:“有胆子做,就不要没胆子承认,你还不知道吗,你右脚的鞋底已经暴露了你。”

    他这一说,引得所有人都不由望向李漫的鞋子,连他自己也不由自主低头往下看。

    老王弯下腰,直接将李漫右脚的鞋子脱了下来,递给唐泛。

    唐泛将鞋子翻过来:“你说对了一点,你确实是从外地回来的,只不过不是今天才赶回来,应该提前了几天,为的就是制造不在场证据,借以躲过杀妻的嫌疑,但这双鞋子却出卖了你。”

    没等李漫说话,他又道:“你生怕偷潜回家杀人时留下痕迹或脚印,特意事先将鞋子擦得干干净净,可惜这样反而不对!千里迢迢赶路,鞋底本该肮脏不已,你的却为什么会干干净净呢?难道说你赶了那么多天路,好不容易回到家,却不急着回家,反倒先找个地方擦鞋子吗?!”

    唐泛微微一哂:“还有,你跳窗逃跑时,不慎弄出声音,又担心阿春她们进去察看被发现,情急之下跳窗,结果鞋后跟在窗台的墙壁上狠狠摩擦了一下,我已去看过那道痕迹,跟你鞋子上这一处磨损,正好是一模一样的!”

    他将鞋子往地上一扔,人往椅子上一坐,指着张氏的棺椁道:“说罢!当着你发妻的面,说说你为何要这么做。她嫁与你数十载,就算不能生养,可也已经极尽贤淑之能事,不仅为你操持家务,也不禁你纳妾生子,对庶子视如己出,虽说世俗对女子约束甚多,可世间真正能做到如你妻子那份上的少之又少!”

    唐泛脸色一沉,厉声道:“你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竟要到了杀妻的地步?!你还是人吗!”

    事到如今,抵赖也无用,李漫木然着脸,过了半晌,终于开口:“你以为我想吗?她嫁与我的时候,她十八,我二十,两人性情相投,举案齐眉,是旁人羡都羡不来的好姻缘。”

    “三十岁那年,她娘家遭难,需要一大笔银钱,她家中兄弟姐妹三人,却无一人能靠得上,当时我还在寒窗苦读,家中积蓄皆是祖产,为了帮她娘家度过难关,我咬咬牙变卖了家产,将钱给了她,我自己则不得不为此放弃了科举,将剩下的积蓄用作本钱,改为经商,这才令家境渐渐好转。”

    “此时,我二人已经成亲十载,却仍然膝下无子,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张氏才松口同意纳妾,如今李麟便是这么来的。我外出经商,时常需要与人交际应酬,张氏却目不识丁,没法跟着我出门,她看上去贤惠,实际上给我纳的那两门妾室,不是貌若无盐,就是和她一样不谙文字,唯独我现在的妾室陈氏,温柔贤惠不说,又长袖善舞,在我忙于经商之时,还能帮我与官商女眷交际应酬,近来有几笔大买卖,都少不了她的功劳。”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蟹蟹豪气干云的土豪小萌物们,么么哒!

    田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619:41:07

    allisonjenn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621:17:03

    指尖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621:21:42

    bigcak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621:57:01

    梦中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623:16:52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23:27:14

    dodo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4-10-0706:38:33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712:21:45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712:42:24

    远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714:39:48

    aol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719:05:33

    新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719:53:50

    深巷乌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11:14:54

    罒ω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16:45:35

    乔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817:29:49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