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2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仙客楼的出名,可不仅仅是靠吹出来的,自英宗皇帝起,这间酒楼就在京城声名鹊起,这主要是因为仙客楼的东家很有生意头脑,花重金特地请了两位分别擅长北地菜与江南菜的两位大厨来掌厨,又买下仙客楼后面的私宅,另外辟了一处地方,称为仙云馆。

    客人们要请客吃饭的话,若不讲究那么多的,便在前面的仙客楼,价格也亲民许多,若是达官贵人喜好个清静的,那便到后头的仙云馆,装潢自然也比前头高档许多。

    两处虽然挨在一起,却各自有各自的门户独立开来,互不干扰。

    汪直请潘宾吃饭,便是在仙客楼后面的仙云馆里。

    两相约好了时辰,潘宾还特意提前了一刻钟,结果他带着唐泛在伙计的带领下来到其中一个包间时,却发现那位汪厂公已经坐在席上。

    对方今天虽然青衣小帽,与外头的寻常客人无异,但底下那张脸阴柔俊秀,年轻得令人惊讶,却又带着一股睥睨众人的锐意,潘宾丝毫不敢怠慢,连忙上前笑道:“汪公来得好早,失礼了,失礼了!”

    汪直依旧坐在原位,只抬手一引:“是我来早了,潘大人请入座。”

    他眼睛一扫,落在唐泛身上:“这位想必就是丘大人的另一位高足,唐泛唐大人了罢?”

    唐泛拱了拱手:“在下乡野出身,没见过大场面,听闻厂公宴请我师兄,便想跟着过来看看眼界,不请自来,还请厂公恕罪。”

    汪直摆摆手:“无妨,坐。”

    实际上,汪直的年纪比在场二人都小,可能还未满二十,但他身居高位,举手投足都有些居高临下,潘宾也不敢有什么异议。

    汪直道:“既然人已经来齐了,那就让他上菜罢。”

    说罢他拉了拉饭桌旁边垂下来的引绳,不一会儿,外头就有人推门进来,手中扶着托盘,陆续上菜。

    汪直道:“不知道你们喜欢北菜还是南菜,今夜叫了南北各半,正好各得其所。”

    潘宾道:“汪公费心了,不知汪公……”

    他本想询问汪直请自己吃饭的用意,没奈何刚开口就被汪直摆手打断了。

    汪直提箸道:“吃完再说,吃完再说。”

    潘宾只好闭嘴。

    在仙云馆请客,一顿饭没有百来两是下不来的,作为西厂提督,汪直更是不落人后。

    杏仁佛手,龙井虾仁,凤尾鱼翅,金丝酥雀,绣球干贝,奶汁鱼片,二龙戏珠,翡翠荷叶羹……

    一道道菜肴如流水般地端上来,令人目不暇接,潘宾身为三品大员,平日交际应酬也算见过不少世面了,但见偌大桌面瞬间被摆得满满当当,也不由得咋舌不已。

    既然没法开口,那就只好闷声吃饭了。

    于是桌边三人,皆都默默低头品菜,一时之间,氛围竟有些古怪。

    潘宾心中忐忑不安,再美味的东西在他嘴里自然也失了味道,他一边吃还要一边琢磨汪直的用意,结果吃饭的速度就比另外两人慢上许多,等他刚刚第三次伸出筷子的时候,那头汪直已经放下筷子,抹了抹嘴,表示告一段落。

    潘宾只好也跟着放下筷子,结果眼角一扫,唐泛却还在继续吃菜,虽然动作慢条斯理,并不显得粗俗,但是这会儿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突兀。

    潘大人嘴角抽了抽,连忙朝自家师弟使眼色,结果唐泛也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装作没看到,竟然还伸筷子夹菜。

    反倒是汪直哈哈一笑,露出颇为欣赏的表情,甚至还击节叫好:“好!吃饭就图个自在!唐大人这才是性情中人所为啊,老潘,相比之下你未免就太拘束了!”

    好嘛,自己明明比汪直还大个二十来岁,倒被他一声老潘给叫没了。

    潘宾说不出地别扭,又不敢纠正汪直,只好扭曲着脸笑了笑:“年轻人总要更活泼一些,我老了,我老了!”

    他心里觉得这个年轻得过分的西厂厂公就跟外头传闻的一样,好名,喜军功,性情与众不同。

    所谓的与众不同,正确地说,应该是跟别的宦官不一样。

    假如一个正常男人现在拍着腿说唐泛这样不要拘束才好,潘宾一点都不会意外,偏偏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宦官说出这番故作老成又豪气干云的话,就怎么看怎么奇怪了。

    唐泛喝完碗里的汤,终于放下筷子,向汪直告罪:“厂公恕罪,只怪这里菜肴风味绝佳,我一时忍不住,就多吃了几口。”

    虽然他的表情举止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没见过世面”这个特征,但汪直仍旧听得很高兴:“唐大人要是喜欢,下次我再请你来嘛!”

    唐泛笑道:“好菜要久久吃一次,才会回味无穷,若是轻易吃到,反倒失去珍贵了。”

    既是婉拒,又不着痕迹地捧了汪直一下。

    对方果然没有生气,反倒露出很受用的表情。

    从这一点来看,唐泛面对汪直,反倒比潘宾放得更开,并不像潘宾那样因为忌惮汪直的身份权势就束手束脚。

    汪直敲了敲桌面,总算不再吊潘宾的胃口:“今日请潘大人前来,却是有件事相求。”

    潘宾忙道:“汪公言重,何至于求字!”

    汪直道:“我丢了一件东西,想请顺天府帮忙找回来。”

    潘宾吃了一惊,小心翼翼问:“不知汪公丢的是?”

    汪直道:“一只白玉雕成的骏马,约莫半尺来高。”

    潘宾问:“可有模样,是如何丢失的?”

    汪直将放在旁边高几上的卷轴拿了过来,递给潘宾:“就是这般模样,我将其放在家中观赏,某日忽然丢失,也许是内贼偷了出去发卖,流落不知去向,至今也未能找到。”

    潘宾打开画轴,上面画着一匹玉骏马,画功一般般,不过也足以让人记住它的模样了。

    潘宾道:“那么汪公可有什么线索?”

    汪直似笑非笑:“我若是有线索,又何必找你来?”

    潘宾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忙道:“在下会争取尽快破案,帮汪公找回那尊白玉骏马的。”

    汪直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劳烦潘大人了。”

    目的既已道出,汪直自然不会再浪费时间陪两个小人物枯坐,当即就借口自己有事先行一步。

    坐到他这个位置,许多事情都与皇帝有关,潘宾不能问也不能打听,汪直要走,他与唐泛二人便将人送到门口。

    汪直摆摆手:“二位可以继续叫菜吃,钱我已经让掌柜记在帐下了。”

    宫中宦官得高位者,比如他,比如尚铭,都会得到皇帝钦此的蟒服,飞鱼服,这与锦衣卫是差不多的,不过两者之间一眼望去还是很好区分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宦官身上既无绣春刀,也不会蓄胡子。

    今夜汪直便装出行,青衣小帽不引人注目,但兴许是他穿惯了华丽的飞鱼服的缘故,转身离去时衣袖一拂,竟有几分大太监出行时的威风凛凛,仿佛还在西厂。

    唐泛看得忍不住好笑,却是忍下了,等汪直走远,这才问潘宾:“师兄,接下来我们是继续吃,还是回去?”

    汪直一走,潘宾的脸就拉得老长,气鼓鼓一拂袖:“回去!”

    仙云馆里的包间是汪直定的,潘宾有所顾忌,等到两人离开老远,他才忍不住开始抱怨:“一个靠宠妃起家的宦官,气魄竟装得比内阁首辅还要大,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家里丢了一个摆件,也有脸特意让我们过去,真当顺天府是他家后花园了,难不成我们还是他的私仆,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吗?!”

    其实明朝也出过不少好的宦官,譬如永乐年间的郑和,阮安,譬如如今在宫中的怀恩,这些人自小入宫,都是在内书堂里读着岳武穆精忠报国的故事长大的,其忠义廉洁,有时候连朝中大臣也比不上,跟朝中大臣关系也很好。

    但这毕竟是少数,宦官的立场与文官天然对立,又因为总有那么些宦官,靠着幸进上位,拥有的权利力却比寒窗苦读的官员们还大,而且皇帝还更听他们的话,最重要的是,他们少了那么一样东西,根本就算不上男人,文官集团自然对他们严防死守,即使当面不敢得罪,私心里也不大瞧得起他们。

    这就是潘大人此刻心情的最好写照。

    唐泛等他发泄够了,才道:“大人以前可见过汪直?”

    潘宾犹自气哼哼地,他虽然在京城官场算不上大人物,但怎么也能称为三品大员了,结果汪直对他的态度就跟对自己手底下的人一样,这让他心里很别扭。

    “见过,不过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打过交道!”

    唐泛问:“那大人瞧汪直为人如何?”

    潘宾想也不想就道:“跋扈!嚣张!目中无人!”

    唐泛一边回忆方才的情形,一边点点头:“他少年得志,确实也有嚣张跋扈的本钱,不过我觉得,汪直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把玩观赏的摆件,就将您叫过去,说不定其中有什么缘故。”

    潘宾没好气:“还会有什么缘故,偌大京城,要找那么个东西,无异于大海捞针,若是被人弄到当铺里也就罢了,凭着西厂的能力,怎么可能找不到,无非是那白玉骏马已经被摔碎了,汪直让我们去找一件根本不可能找到的东西,要么就是那东西在汪直也没法去要的地方,说不定已经流入哪个权贵人家了!”

    他虽然诸多缺点,不过能坐到如今顺天府尹的位置上,却必然是有几分能耐的,所以寥寥几句话便将汪直的用心点了出来。

    唐泛道:“大人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他?”

    潘宾摇头:“怎么可能,我根本没与他打过多少交道,也就是上次武安侯府……”

    他一顿,有些惊疑不定:“难道是上次武安侯府的事情得罪了他?可是后来真相水落石出,他借此立威的目的不也达到了吗,为什么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关我们什么事?就算要找,也应该找锦衣卫罢?”

    唐泛道:“应该不是这件事,也许有别的什么缘故。”

    潘宾冥思苦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结果:“这样罢,要不明天你去北镇抚司找那位隋总旗问问。”

    唐泛:“…………”

    喂,大人,你醒醒,堂堂北镇抚司不是咱们顺天府的后花园啊!

    他无奈道:“隋总旗出外差去了,还未回来,上次我请他们帮忙打听汪直请我们吃饭的事情,他们也打听不出什么结果,只怕是爱莫能助。”

    潘宾感叹:“如果太、祖皇帝还在,瞧见锦衣卫被宦官欺压得如此无用,只怕会暴跳如雷罢?”

    唐泛为自家师兄丰富的想象力抽了抽嘴角,如果太、祖皇帝还在,知道两个朝廷命官跟一个太监在外面吃吃喝喝的话,明天他们三个人就可以一起去菜市口相见欢了。

    他只好提了个建议:“依下官看,不如大人明天先派出人手寻找,我再去打听一下消息,东西二厂的吏员大都是锦衣卫调拨出去的人手,说不定他们会听到什么风声。这样可好?”

    潘宾满意地摸着下颌胡须:“这样甚好,润青,那就辛苦你了。”

    其实唐泛觉得每次一有事就去找薛凌他们,实在是挺不好意思的,一来显得顺天府无能,二来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现在三番四次麻烦人家,等到有朝一日人家想让你做什么为难的事情,就很难推脱了,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马上去找薛凌,而是先等等老王他们的消息。

    不过很可惜,一连好几天过去,老王他们寻遍了京城各处当铺,都找不到那尊白玉骏马,当铺掌柜也都说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东西。

    唐泛没有办法,只好再次找上薛凌。

    薛凌倒是豪爽得很,拍拍胸脯就答应下来,说一定会帮他去打听的。

    那边唐泛又碰上了一件麻烦事。

    不是别的,他快要没地方住了。

    他住的地方,本来就是租用隔壁李家单独隔出来的院子,独门独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只住得也挺不错,但是因为李家出了变故,李家两个主人,一个死了,一个被关进大牢,李漫杀妻罪证确凿,由宛平县确认之后层层上报,现在卷宗还压在刑部那里。

    古来律法轻男重女,妻杀夫要凌迟,夫杀妻则要分情况,不过像李漫这种无端杀妻的情况,无可辩驳。如无意外,自然还是要斩首的,不过并没有这么简单,李漫的案子要经过三司会审,由刑部最终核定之后才能判下来。

    李家没了男女主人,日子还是要过的,李家少爷李麟就成了新的主人。

    李麟今年十五岁,因镇日埋头读书,不通庶务,乍然接手李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管家老李没有办法,他资格虽老,但毕竟是下人,又是外人,只好请来李漫的一位堂亲暂时帮忙料理张氏的丧事。

    那位李家堂亲家在南京,千里迢迢赶来京城,难免水土不服,他倒也不是贪图李家财产,只是见李麟一个半大少年,被养得什么事也不懂,只知道读书,觉得有些不妥,便建议李麟和老李他们跟自己迁到南京去住,大家都是亲戚,互相之间也有个照应。

    嫡母被生父所杀,这样的事情也使得李麟本人受了不小的刺激,他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间充满心理阴影的宅第里了,就跟老李商量了一番,决定答应那位堂亲的建议,举家迁往南京,离开这个伤心地。

    不过李漫现在毕竟还在牢里,为人子不能抛下父亲就走,起码也要等到案子判下来再说,但是一些东西却可以先发卖掉了,宅子也可以先托人估价代售,到时候连同唐泛现在住的这个小院子,也会一并被卖掉。

    京城房价高,唐大人家道中落,他一个从六品官员也是没钱把宅子买下来的,所以只能搬走,另觅住处,好在李麟他们也不是马上就走,还有一段缓冲的时间,可以让唐泛去物色宅子。

    不过这房子实在是不好找,地段好的,租金高,地段不好的,离衙门远,牙行的行老带着唐泛看了几处地方,唐泛都不是很满意,一边还要兼顾衙门里的差事,以及汪厂公的那尊白玉骏马的下落,简直称得上焦头烂额。

    就在这个时候,阿冬小姑娘哭哭啼啼地找上门来,二话不说跪在唐泛跟前:“唐大人,你收了我罢!”

    吓?!

    唐泛吓了老大一跳,以为又来一个阿夏,还好阿冬的下句话让他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唐大人,你可不可以去和管家说,将我要到你这里来啊,我会做蛋炒饭给您吃,还会帮您打扫屋子,我不想去南京。”

    阿冬小姑娘仰着头期待地问,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唐泛将她扶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李家签了死契的奴婢罢,能离开李家吗?”

    阿冬吸了吸鼻涕:“是签了死契的,但阿春姐姐说只要您去跟少爷要,少爷应该会给的。”

    唐泛听糊涂了:“你从小在李家长大,不是对李家很熟悉吗,怎么突然之间想要到我这边来?”

    阿冬难过道:“太太死了,李家不是那个李家了,少爷跟阿春姐姐说,等丧期过了,想纳她为妾,阿春姐姐不愿意,不过没有办法,由不得她做主。阿春姐姐还对我说,少爷虽然人不算太坏,但耳根子软,读书读得有些呆气,如果让他当家,李家只怕不会比从前更好。”

    唐泛问:“那其他人呢,除了你和阿春之外,李家其他人要如何处置?”

    “李管家要陪着少爷一道南下,家中到时候没有签死契的奴婢都会提前打发走人,签了死契的,也要发卖一部分,阿春姐姐说如果我不想去南京,可以趁这个机会找个出路。”

    她咬着手指,可怜兮兮地瞅着唐泛:“唐大人,你可不可以收留我,我会很勤快的,不给你添麻烦,我不想去南京,我跟少爷不熟!”

    唐泛啼笑皆非:“你愿意给我当厨娘,我倒乐得轻松,可问题是李家少爷愿意放你走吗?”

    阿冬听他口气松动,顿时兴奋起来:“愿意的,愿意的,我听管家说,李家现在人口太多了,以后用不着那么多人,他们巴不得裁少一些呢,我那么能吃,干的活儿又不多,他们肯定愿意放我走,让我去祸害别人家!”

    唐泛:“……”你这么直白真的好吗?

    阿冬吐吐舌头:“说错了,说错了!都怪我太高兴了,唐大人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其实我很好的!您就装作听不见我方才的话好了!”

    唐泛看她这么高兴,也笑了:“好罢好罢,那我就权且去问一问,不过咱们先说好,来了我家,我的伙食可就由你包下了?”

    阿冬点头如捣蒜,她虽然从小就在李家长大,但现在张氏已经不在了,上头春夏秋三位最亲近的姐姐,阿春劝她离开,阿夏胁从杀人,阿秋则很有可能跟随南下,一夜之间,如家人般的氛围支离破碎,阿冬对南下这件事打从心底抗拒,相比之下,自然是唐泛这边更自在,更好相处。

    她信心满满地保证:“放心罢,唐大人,我一定会把您喂养得白白胖胖,像猪一样的!”

    唐泛:“……”

    他开始怀疑阿春是不是怕她这张缺根筋的嘴在李家很容易得罪人,才忙不迭将她打发出来的。

    不过当唐泛去向李家要人的时候,却并不顺利。

    管家老李听了他的来意,虽然没有一口拒绝,也是面露难色:“唐大人,阿冬是签了卖身契的,眼下李家并不由我作主,不如让我去问问少爷?”

    唐泛自然点头:“现在李家少爷当家,这是应当的。”

    老李请他在客厅稍坐,便去请示李麟,少顷,李麟出来了。

    “唐大人是要给阿冬赎身?”李麟问。

    他长得与李漫其实很相似,连身量都差不多,只是李麟看上去更加年轻一些。

    家中变故使得李麟脸上褪去了原本的青涩,变得有点阴沉,倒更像他父亲了。

    唐泛颔首:“我听说当时李家买阿冬,花了五两银子,如今你们要举家南下,阿冬年纪不大,恐怕带着她也不甚方便,我愿意出十两银子,不知可否将阿冬的卖身契转让?”

    李麟对唐泛的观感有些复杂,对方既是帮忙找出杀害自家嫡母真凶的人,可又是亲自将自己父亲送入牢狱的人,自己本该感谢他,可又有些恨他。李麟甚至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不是唐泛,那自己现在也就不用失母又失父了。

    他冷冷淡淡道:“阿冬是我李家的奴婢,恕难从命,还有,我听老李说,契约原本约定的租期将至,我们这座宅子要卖掉,也就不打算续约了,所以还请唐大人尽快从我们隔壁搬离罢!”

    作者有话要说:这字数,萌萌的作者尽力了……情节实在是太多了,家属还是没能排到期,又被挤到下章了!

    隋州:再不让我出现就neng第四声死你!

    梦梦:你的台词让阿冬抢了,怎么办?

    隋州:先弄死阿冬。

    好吧,萌萌们,咱们明晚见!

    家属,明晚见……

    蟹蟹萌萌的土豪小萌物们!づ ̄3 ̄づ╭

    不是好猫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19:35:40

    杰小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0819:48:15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0:18:07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0:35:05

    小丸子姐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0:36:05

    0大白菜小白菜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1:05:35

    远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1:12:45

    s要改名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1:31:31

    ques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1:47:48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7:59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8:21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8:36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8:54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9:06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9:15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9:45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39:59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0:06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0:33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1:28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2:39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3:00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3:25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2:43:51

    夜弦更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823:25:02

    kathy_lul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0912:57:41

    【看了上面的名单我惊呆了,你们这是要屠版咩?还有上上次忘了特别感谢的dodo和南柯一梦小童鞋的原子弹哦不,是浅水炸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