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2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阿冬是个馋货,跟唐泛一模一样的,当初在李家的时候,她便日日去李家厨子那里打转拿吃的,人家厨子做糕点给太太少爷们吃,装盘之后还多出一两块,常常就便宜了阿冬,以至于她如今已经八岁了,身形半分未见少女的苗条,反倒逐渐有向圆滚滚发展的趋势。

    不过在厨房的日子不是白待的,起码阿冬也从李家厨子那里偷师偷了那么一两手,能够充分满足自家吃货大哥的各种需求,譬如这槐叶淘,她听唐泛描绘之后也有些嘴馋,兄妹俩一个爬树,一个捣汁和面,最后还真就生生给他们鼓捣出来。

    白玉一样的碗里装着被擀得又薄又细的槐叶汁面条,然后淋上蒜末香油和醋,霎时醋香四溢,唐泛和阿冬不约而同闭着眼睛作陶醉状,说他们是半路认来的兄妹还真没人信。

    “来来,快吃吃看!”唐泛亲手给隋州盛了一碗,笑吟吟地将调料和勺子往他那边推了推。

    隋州也不言语,低头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不错,这新鲜采摘下来的槐叶还带着草木清香,捣汁之后又渗入面条里头,连带面条吃起来也有一股槐香,清新可口,夏日最佳,难怪唐泛会念念不忘。

    见他点点头,唐泛眼睛一亮:“那下回咱们再试试黄金鸡好了!”

    隋州还未说话,旁边阿冬已经叫了起来:“大哥,别忘了你早上爬树的时候手就划伤了,下次再去捉鸡,那得被鸡啄了罢?”

    唐泛瞪了她一眼:“我也是久未爬树,记忆生疏了而已,再来几次就熟练了。”

    阿冬哀嚎:“还来啊,早上我在下头照应着你,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生怕你掉下来呢,后来果然掉下来了,可别再有下次了,我怕我会吓死!”

    唐泛伸手要去揪她的耳朵:“小丫头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成天唠唠叨叨,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别看阿冬白白圆圆的,动作倒是出奇敏捷,蹦起来一闪身就躲到隋州后面去了,对着唐泛笑嘻嘻地扮鬼脸。

    隋州问:“你受伤了?”

    唐泛摇头:“别听阿冬那丫头胡说,就是被树枝划了一道口子而已。”

    隋州点点头,没再说话。

    槐叶淘,凉拌黄瓜,酱牛肉,一荤二素,且都是清爽好下口又开胃的菜肴,便是原本满身燥热,吃完之后也觉得畅快。

    隋州往常一个人住,就算会烧饭,也都因为忙碌,许多时候都是讲究着应付,要么就是在衙门里随便解决,往往都是一边翻卷宗,一边就着下饭,连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鲜少有能像如今这样,三两个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聊天,饭菜里同样也可以吃出精心准备的味道。

    起初他觉得公干到很晚还要回来吃饭有些没必要,只是碍于唐泛的坚持,所以才会这么做,但现在习惯了之后,却无论多晚都要赶回来。

    不知不觉,潜移默化。

    吃完饭,阿冬去收拾碗筷,隋州则对唐泛道:“跟我来。”

    他带着唐泛来到书房。

    “袖子。”隋州道。

    他说话素来都是言简意赅,能不说话就不说话,非说话不可的时候能精简字句就精简字句。

    唐大人心想,也亏得自己聪明,否则绝难从这没头没尾的话里领会到他的意思。

    等他挽起袖子,便见右手臂外侧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口子不深,但估计先前血流了不少,现在止住之后上头一道血疤,看着有点骇人。

    隋州看了一眼,从桌上的瓶瓶罐罐里拿出其中一瓶膏药,用手指沾了一点,均匀地涂抹在唐泛的伤口上。

    伤口火辣辣地疼,只不过那疼还能忍住,唐大人也没有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不过那膏药抹上去之后,伤口处立时传来一股舒服的清凉感,似乎连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你这药可真管用,以后我再摔着可就不愁了。”

    唐泛开玩笑道,结果被隋州一记冷眼瞥过来,立时闭嘴。

    隋州:“还想有下次?”

    唐泛:“……”

    唐大人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可那槐叶淘真的挺好吃的,你不觉得吗?”

    腔调委委屈屈的,隋百户忍不住嘴角微扬,却是正好转过身去了,没让唐大人瞧见。

    “往后若还想吃,与我说一声。”半晌之后,只听得隋州如是道。

    唐泛眉开眼笑:“果然是好兄弟啊!”

    因为愿意爬树摘叶子就被冠以“好兄弟”头衔的隋百户很无奈:“你不是要说李家的事情吗?”

    唐大人哦哦两声,记起正事,随即由吃货模式调整到正经严肃状。

    他将自己所有的猜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道:“我曾经听老李讲过,他说李漫当年放弃科举,改行经商之初,曾经因为经验不足吃了不少亏,将老本也赔了进去,李家欠债累累,濒临绝境,后来不知道因为做成了什么生意,李家一夜之间就好转起来,老李只是管家,所以也知之不详,但现在想来,说不定李漫之所以能够绝处逢生,恐怕也有白莲教的从中助力,双方早有勾结,否则以李漫如今妻贤子孝,家产万贯的情形,又如何会被蛊惑到杀妻灭子的地步?”

    隋州点点头:“此事我会上报,继续追查李漫和陈氏的下落,近些年来白莲教越发猖狂,十数年前土木堡之变中,就少不了他们勾结瓦剌人的影子。”

    他一提起几十年前那场巨变,唐泛叹了口气。

    当年发生这件震惊天下的大事时,他还未出生,可也并不妨碍他对这件事情的了解,不单是他,只怕全天下的人提起这件事,都要像唐泛一样先叹口气。

    因为皇帝的任性和无知,导致数十万人殒身其中,其中不乏文武百官,功臣世勋,更有京师三大营几乎全军覆没,后人为尊者讳,将英宗皇帝后期的仁政拿出来说了又说。

    但唐泛觉得,如果一个人的成长需要用数十万人的性命来堆积,那未免也太惨烈了,做过就是做过,再多修饰,也掩盖不了他曾经犯下的错误,皇帝为人所掳,成为举国耻辱,当时瓦剌人长驱直入,京师毫无防守,如果不是于谦挺身而出,力排众议,坚持不迁都,还立了新天子,身先士卒发起保卫战,北京城现在会如何,大明现在会如何,那还难说得很呢。

    唐泛提醒道:“从土木堡的事就可以看出,白莲教所图甚大,只怕李漫的事情也只是冰山一角。”

    一牵涉到白莲教,那就不是唐泛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事情了,北镇抚司在这方面经验更加丰富,交给他们去追查显然才是更合适的。

    隋州颔首,又冷冷道:“以李漫其人的心性,便是没有那陈氏,没有白莲教的怂恿蛊惑,估计也会做出那种事。”

    他摆明对这种杀妻灭子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唐泛道:“这天下间像李漫那样的人不在少数,是以才有了白莲教的可趁之机。”

    他又见隋州面露疲色,就问:“可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隋州摇摇头:“也就是上回和你说过的,白莲教妖徒借着风月话本,从中夹杂谣言,借以横行魅惑世人,近来无非都在查封书籍罢了。”

    唐大人啊了一声,笑得有点谄媚:“广川啊,咱们能打个商量不,你们要是瞧见了一本叫《梨花缘记》的,要是翻阅之后没有问题,能不能别查封,还有一本叫《飞剑记》的……”

    他的声音在对方面无表情的注视下越来越小,最终露出心虚的表情。

    隋州道:“上头有命令,但凡风月话本,一律查封。那些去查的人仅仅只是随意翻阅,很难发现里头是否出了问题,所以宁可杀过,不能放过。”

    “而且,”他顿了顿,看着唐泛,冷峻的表情终于浮现出一丝无奈,“你一个朝廷命官,跑去匿名写那种话本,万一被发现了,只怕名声不保。”

    唐泛嘿嘿一笑:“那有什么,其实不光是我,朝中有不少人,都在干这种事,反正用了笔名,谁也认不得谁,否则光靠俸禄,怎么足够养家呢,若是不想贪腐,也就只能另辟蹊径了。不妨告诉你罢,刑部何侍郎你认识罢,那本《潮声弄月》便是他匿名写的,还有我一个同年,原先同为翰林编修的,不过如今已经外放了,他也曾为了生计写过一两本话本,因为行文比我放得开,内容香艳,深受书商欢迎,润笔费也比我多呢,还有礼部的人,每回会试完毕,都会将名次高者的答卷卖给书坊,以从中赚取费用,自有想要高中的学子们前仆后继去买了来参考揣摩,那可比我们写话本的好赚多了!”

    隋州听对方如数家珍,木然着一张脸。

    他自然记得唐泛说的刑部何侍郎,那可是以刚正严肃出名的一个老头儿,隋州很难想象何老头会在私底下写这种风月话本,而且以锦衣卫的侦讯手段,竟然还会不知道这种事情,看来也需要反省一二了。

    又听唐泛在那里长吁短叹,博取同情:“所以啊,你看我们这些文官,看着威风八面,实际上寒窗苦读数十载,一朝当了官,礼尚往来,没钱寸步难行,上官做宴,你不送礼,等于得罪了人,以后再难寸进,如果要送,又没钱,就只能去下面搜刮,百姓因此苦矣,说到底也不能全怪他们。不过我并非为他们开拓,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像我这样聪明机智,写得出本子拿得到润笔费嘛……”

    隋州:“我有俸禄。”

    唐泛还在继续:“你说是不是啊,广川……啊?你刚说什么?”

    隋州:“我有俸禄,不必担心。”

    锦衣卫跟文官不太一样,他们有月粮和行粮。

    月粮跟文官一样,就是每个月的俸禄,行粮就是出差补助,像北镇抚司这种经常要出外差办案的,差旅费就不会少,更不必说到了地方,还会有各种孝敬和灰色收入,而且锦衣卫最初的职责是御前仪仗,随时都要保持光鲜亮丽,再加上锦衣卫这帮大爷们凶神恶煞,人见人怕,所以就算有时候朝廷吃紧,户部一时开不出钱粮,也绝对不敢克扣锦衣卫的钱粮,大家都知道,柿子要捡软的捏嘛。

    唐泛一个人住,又不用养活全家,再加上一个阿冬也吃不了多少钱,但他自己好美食,所以有时候总往外跑,最后也省不下多少。

    反观隋州,那才是勤俭节约的好典范,因他也是一个人住,却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甚至不像唐大人那样对美食有出乎寻常的热爱,每日除了在衙门就是回家,生活简单得堪比苦行僧,按照规矩逢年过节给家里和上官送过年礼,一年下来竟还有不少节余,完全把唐大人甩出八条街。

    唐泛听了他的话,愕然半晌,然后狂笑起来,最后不得不扶着隋州的肩膀稳住身形,一边揉肚子:“哎哟喂,那我兄妹二人以后就赖上隋百户了,等我真把俸禄花光了,你可要接济我啊!”

    隋州:“嗯。”

    唐泛还是忍不住想笑,却也有些感动,他知道,不是谁都有资格让对方说出这样一番话的。

    “广川,老实说,从前我对锦衣卫的印象平平而已,但自认识你之后才知道,锦衣卫之中,竟也有你这般值得结交,引以为知己的真汉子!”

    隋州冷冷淡淡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暖意,虽然依旧还是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

    “过两日,我外祖母做寿,你可愿一同前往?”他问道。

    隋州的外祖母姓周,身份可不一般,正是当今周太后的姐姐。

    周氏原本出身平凡,明代有规矩,后宫女子一概选自民间良家,不要高官显宦,以免后宫外戚联合起来乱政,周氏从一介后宫女子得封贵妃,最后又以皇帝之母的身份成为太后,周家自然也跟着鸡犬升天,飞黄腾达。除了周太后的父亲得到追封之外,兄弟也都各自封了侯伯,因为周氏的缘故,隋州的外祖父也得封了一个锦衣卫指挥使。

    锦衣卫指挥使是锦衣卫的最高官职,但不是只有一个人能当,像万贵妃的弟弟万通,现在也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但他是实打实的掌权派,另外还有一位指挥使叫袁彬,他曾经救过先帝的命,在锦衣卫里影响力也很大,同样是实权派。

    除了这两个人之外,锦衣卫指挥使还有很多,大部分都是皇帝封赏的虚职,挂着名,光拿钱不用做事,当然也就没有实权。

    这种外戚爵位属于暴发户行列,跟武安侯那种因功世袭的勋爵还不能比,一点实权都没有,就叫着好听罢了,每年有钱粮领,仅此而已。

    隋家托周太后的福,隋州的父兄也在锦衣卫里挂了一个虚职,这种虚职光拿钱不做事,同样很招人眼,他们又还不是周太后的直属亲戚,也不姓周,彼此更隔了一层,所以隋州进锦衣卫后,也只能从一个小旗做起,慢慢升迁。

    既无实权,又是外戚,一般文官都不愿意跟隋家交往,一是为了避嫌,二是不想自降身份。

    不过唐泛听了他的话,却想也不想就道:“兄弟一场,你外祖母自然也就是我外祖母了,过两日你喊上我,一道前往便是。”

    隋州心头微暖,嗯了一声。

    因与白莲教有关,对李家的事情,经由隋州上报,北镇抚司对其十分重视,但正如唐泛所预料的那样,李漫与陈氏既是早有图谋,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当北镇抚司的人在保定府境内追上疑似李家人的马车时,却发现里头仅仅剩下阿秋和其他几名李家仆人。

    根据阿秋等人的说法,身为主人的“李麟”,在一出京城后,并没有像原先说好的那样举家迁往南京,而是立马给每个下人分了一些银钱,将所有人就地遣散,让他们往不同的方向走,自己则坐着马车只身往北,不知所踪。

    而阿秋他们,至今也不知道他们所看到的“李少爷”,内里很可能早就换了个人。

    事到如今,寻找“李麟”和陈氏已非一日之功,也不在顺天府的职权范围内了,隋州将此事交接给同僚之后,唐泛也就可以甩手不管了,但他每回看到阿冬的时候,仍旧偶尔会想起张氏和阿夏等人,心中不免感慨造化弄人。

    有了隋州出面作证,又加上事情种种可疑之处,这桩案子就成了悬案,弹劾唐泛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潘宾特地派老王他们过来找唐泛回去复职,这位府尹师兄虽然常常给唐泛制造各种麻烦,但心地并不坏,也还有同门之谊,若非如此,当初唐泛也不会肯放弃翰林院编修的清贵官职,到他师兄的麾下来。

    过得两日,周老太太做寿那天,唐泛便带上阿冬,随着隋州一道上隋家,为他的外祖母庆生。

    周老太太只生了一儿一女,女儿便是隋州的母亲。

    隋母嫁给了隋父之后,生三个孩子,隋州排行第二,上头还有个长兄隋安,下边还有个幼妹隋碧。

    虽然跟周太后沾了亲戚,可隋家说到底也是普通人家,并没有像武安侯府和李家那样三妻四妾,乌烟瘴气,隋州的父亲只有隋母一个妻子,而隋州的祖父祖母也都过世了。

    周老太太的儿子一家在外地当小官,只有女儿一家还留在京城,兄妹二人两相合计之下,为了不让老母亲舟车劳顿跟着到外地过晚年,就决定依旧让周老太太住在京城,隋家则买下老太太隔壁的宅子,搬过来与老太太比邻而居,这样既可以照顾到老太太,又不至于让人说闲话。

    在听了隋家的亲属辈分之后,唐泛就有些奇怪:“如此说来,你家倒是人口简单,何以你还要单独搬出来居住?”

    隋州淡淡道:“我的兄长荫封百户,但只是虚职,他在锦衣卫里当差当不惯,还想着靠读书出人头地,不过如今仍未中举,而我虽然比他低,如今却也算有一官半职,所以我那嫂子看我有些别扭,与其成日在家龃龉不断,倒不如搬出来清静。”

    唐泛这下明白了,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隋安是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所以父母肯定会偏心看重几分,照隋州的性格,必然不耐烦在这些家居琐事上啰嗦的,便索性搬了出来,也避开矛盾,免得兄弟阋墙。

    周老太太的大寿,儿子一家在外地赶不回来,自然由女儿为其操办,本来以周老太太和周太后的关系,隋家也不敢慢待,不过老太太自己不想大办,她说自己出身寻常人家,沾了太后的光才有今日富贵,更应该惜福,所以与其大肆操办,浪费钱财,叫一堆不认识的人到跟前来贺寿,还不如将自家儿孙叫在一块,热热闹闹吃顿饭也就罢了。

    寿宴是在周家老宅办的,隋州他们一家只需要从隔壁过去给老太太贺寿,倒也方便。

    等唐泛到了周家,才发现除了他和阿冬之后,其他的都是隋家自己人。

    周老太太年逾六旬,满头白发,慈眉善目,见到隋州就笑眯了眼,伸手来拉他:“我的乖孙孙来看我了,快快,过来,过来!”

    饶是隋州常年习惯冷肃着脸,瞧见周老太太,也不由得柔和下来,先给周老太太行礼拜寿,然后又呈上礼物,恭恭敬敬地喊上一声外祖母。

    “好,好,好!”周老太太一连说了三个好,见站在隋州旁边的唐泛和阿冬,又笑道:“阿州,这是你朋友吗?”

    没等隋州回答,旁边就有人道:“二弟,今日是家宴,老太太说了不要带外人来的,你怎么还将不认识的外人带来,这里还有女眷在呢,也不是通家之好,未免太不讲究了!”

    发话的人隋州兄长隋安的妻子焦氏。

    已婚的兄弟不和,十有八、九都是因为妯娌的矛盾,隋州还未成亲,不过既然焦氏看他不顺眼,成日在丈夫面前吹枕头风,久而久之,兄弟关系确实也会受影响。

    更何况隋州自小在周老太太跟前长大,父母偏爱长子,周老太太却偏爱隋州,锦衣卫是热门大肥缺,隋州是二子,又不姓周,世袭荫封原本是没有他的份的,可周老太太在周太后面前说了话,隋州立马就变成比虚职还抢手的实职,这份差别待遇,也难怪焦氏会眼红。

    但她忘了,隋州可不是她能随意捏圆搓扁的人物。

    她这头话刚说完,隋州便淡淡接道:“从今往后,就是通家之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真实历史上,周太后没有姐姐。

    2、一般女眷不见外男,但通家之好就没有顾忌。

    3、古代没有版税一说的,更加没有知识产权,一样盗版满天飞,出书只有微薄的润笔费哟~

    上章里,有些盆友在问,为什么李漫跟李麟父子俩年纪差距大,还能互换身份?

    今晚先不卖萌了,我把这条线索给大家理顺一下。

    【注意:里面涉及剧透,不喜欢被剧透的建议跳过不要看!】

    1、前文提过,顺天府去搜查陈氏住过的客栈时,发现白莲教印记,这说明陈氏跟白莲教有关,李漫和陈氏勾搭在一起,肯定也和白莲教有关。

    2、为什么李漫一个读书人改行经商,那么顺利就能赚到钱,这个问题大家有木有想过?难道他是经商奇才吗?但如果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帮他,那么就不难了。组织发展需要金钱,李漫做生意则需要组织,两者之间的关系,相信大家也能想象到了,这些是还未交代的暗线。

    3、前面交代了,管家老李作为李家的老人,是可以看出问题,也不会被迷惑的,所以他被灭口了,其余的李家下人,他们就算有怀疑,凭什么去质疑,他们没有那个权利,更不会蠢到去多事。

    4、前面两次提过妖道李子龙,大家还记得吧,这是历史上的真事,他的势力已经伸到宫里去了,所以当时成化帝才会害怕,因此直接促成西厂的成立。野史也有记载,这个李子龙是跟白莲教有关的。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道士为什么会被称为妖道?为什么他前期能发展那么大的势力?

    作为妖道,肯定应该有什么迷惑人心的手段,易容也好,幻术也罢,那么李漫是不是也可能同样学会一点皮毛呢?这些都是可以顺理成章推出来的,只不过很多人忽略了妖道李子龙和妖狐事件,所以只把关注点放在李漫本人保养身上【汗】~

    这个情节本来都是后面要交代的,之前我以为大家可以猜测到一些,就留个悬念,没有明说。

    5、第4点就解释了李漫为什么要烧尸体,因为不管是易容或幻术,都只能起到短暂的欺骗作用,如果有人起疑,跑去挖李麟的尸体,那很快就能发现问题,所以李漫才要毁尸灭迹。这样就算唐泛现在把事情串连起来,充其量也都是他自己的猜测,而没有实质的证据。

    6、为什么李漫假扮李麟之后,言行还那么高调?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类似的话:有时候一个人想做一件不可告人的事情,如果偷偷摸摸进行,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反而比高调行事大。前面大家也都觉得李麟是白眼狼,所以不会想到他的身份有问题这点上去,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掩饰手法。

    综上所述,李漫的办法是可行的,而且也解释了上章里,为什么唐泛会觉得李漫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因为对手每一步都是有原因的,高智商的神经病很可怕嘛。

    唐大人能够基本联想到接近真相,已经很厉害了,但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不能指望他当时就揭穿。

    然后,还有两个问题:

    1、为什么李麟甘心代父死?

    这点我本来以为不用解释的,因为古人的观念和我们不一样啊,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大明律里还有不孝罪呢,父杀子却可以逃脱制裁的,更何况李麟是饱读圣贤书的人,所以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不要用现代的观点去看古代。

    2、李漫进监狱的时候为啥没戴脚镣,能跟李麟互换身份?

    首先李麟能进到监狱里面去,那肯定是已经塞了钱的,这是人治社会,不是法治社会。古代监狱里面,狱卒要你死,都会有很多种不同的办法呢。真要较真的话,其实李漫夫杀妻,在古代未必一定要死的,只要运作得当,是可以逃脱法律制裁的。

    因为在大明律里,妻妾故意杀夫,明确规定要凌迟处死,但夫杀妾是无罪的,至于夫杀妻,要按照情况来区分,像徐渭杀妻,只判了7年,现代人看来是因为他有精神病免责,但在古代,其实是因为他有秀才功名,而且文名太盛,许多人为他奔走开脱。

    所以本文里头李漫其实没有必要杀子,只要唐泛这人不存在,不要揪着他不放,他贿赂疏通一下,然后等着父祖的朝中故旧帮他找个理由开脱就好了,比如说老婆出轨与人*之类的。

    但这样情节就不好看了对不对?所以我文案上就说了,故事情节是有许多虚构的,这文也本来就是半架空,包青天不是虚构得更离谱么,一考据全是历史错误了,so一些细节不必太过较真的~

    废话太多,无非是为了解开大家的疑惑~

    好了,明晚见,么么哒!

    霸王票明天再感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