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3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一行人疾驰而来,夜风迎面刮过,衣袍猎猎作响。

    这个时辰,宫门早就落了锁,但西厂奉的是皇命,谁也不敢拦着,军士查看了一下番子们的腰牌便即刻放行,对于唐泛,则多盘问了几句,不过带唐泛入宫的那人开口闭口都是汪公公说,整得那几个禁卫军脸色大变,最后挥挥手,赶紧让他们进去。

    入了宫门则要下马,这是铁律,没有谁能违反,那些内阁阁老,顾命大臣,顶多就是一顶小轿抬行,像汪直尚铭这等权宦进了宫,尚且没有那等特殊待遇,全都要下马步行,唐泛他们自然更加不可能例外。

    只是带唐泛进来的那些内厂番子着急得很,脚下步履飞快,他们是武夫,唐泛跟了一阵便有些跟不上,气喘吁吁地,为首那人心里着急,忍不住让左右手下挟住唐泛两边肩膀和手臂,将人给半抬起来,快步往前走,这下好了,唐泛自己还不用使力,双脚只有脚尖跟着在青石板上踩,像瞬间学会了轻功似的。

    他也乐得轻松,嘴里还会说好听话:“在下、体力不济,拖累了诸位,倒让诸位费心了!”

    紫禁城中一片黑暗,远远的只有前方一些宫殿里还亮着微弱的烛火,除此之外就是偶尔路过执勤的兵士手中提着的灯笼,以及他们这一行人手中赖以照明的几个灯笼。

    皇帝固然富有四海,但若是让这偌大宫城处处明亮,灯火通明,那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根本承担不起,唐泛倒还没见过晚上的紫禁城,反正现在又不需要他自己看路,借着分神的当口,他遥遥观望了一下这座雄伟辽阔的宫城,心中浮现的不是膜拜景仰,而是在黑暗的掩盖下,宫城里头这一座座宫殿一个个房间里头,也不知道上演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恩怨情仇,人间悲喜。

    要不是担心犯禁,这可真是写话本的好材料啊!

    在烛火摇曳不定的照耀下,唐泛的侧面却显得异常平静,既没有被深夜召见入宫的惊慌,也没有跟西厂打交道的害怕。

    虽然为首那个内厂番子也不知道汪公为何会忽然让他将这小官给叫进宫来,但唐泛的这番表现,无疑让对方有些另眼相看。

    幸好他不知道唐大人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要不然非得崩溃不可。

    加上这次,唐泛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上一次还是三年多前,宣布殿试名次的时候,他与众多同年一道入宫,在庄严肃穆的氛围下,跟着文武百官一道拜见天子。

    遥想当初,天子的风采,那可真是,咳……离太远了,看不清。

    唐大人毕竟不是几百年之后的人,不可能知道紫禁城的布局,要知道作为天子居所,为了防止有心人的窥伺,这种皇宫舆图肯定是要严格保密的,等将来有朝一日,如果唐泛能够身居六部高官,经常入宫参政议政,久而久之自然也会熟悉起来。

    所以眼下,唐泛并不知道他们要将自己带往何处,只能身不由己地跟着。

    一行人约莫疾走了两刻钟左右,穿过一座又一座的宫门,见过一道又一道的宫墙,他们的脚步终于缓了下来,不远处一座宫殿人影幢幢,烛火通明,大门敞开,宫殿门口乃至外围还有好些人在来回走动巡逻,守卫很是森严。

    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了,唐泛知道。

    番役们终于将他给放了下来,脚底踩上略显粗糙的石板,唐泛顿时有种脚踏实地的安心感。

    人轿虽然快捷,可也不是能拿来享受的,眼下他的两条胳膊就隐隐生疼。

    “走。”直到现在,为首那内厂番子才终于吐出这么一个字。

    唐泛不由低声问:“敢问阁下,那里头是?”

    “进去就知道了。”对方一句也不肯多说。

    唐泛本是想让自己有些心理准备,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心底倒是有了计较,便也不再多问,跟着那些人走上台阶,接受门口卫兵的搜身和盘问,好半天之后才被放了进去。

    带他进去的却不是刚刚一路带他入宫的那个内厂番子了,而是换成一个面目陌生的年轻宦官。

    对方想来是经常在这里值守的,先和唐泛说了一声“等着”就进去了,过了好半天之后才出来,又说了句“跟我来”,便再次转身入内。

    进了里头,看到殿中种种摆设,唐泛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已经有些底了。

    等被领到内殿正堂,眼见正殿之中或坐或站,正中更坐着一名黄色绫罗圆领袍的中年男人,他没有怔愣失礼,直接就下跪行礼道:“臣唐泛,参见陛下。”

    “免礼。”成化帝道,声音是万年不变的懒洋洋,但他不是故作慵懒,而是真懒。

    唐泛起身谢礼,肃手而立,并未抬头东张西望,面色依旧平稳。

    成化帝对这个小人物的到来并不在意,他也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在三年前还夸过对方“清隽丰采”的。他已经很疲倦了,只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这不,连内阁三位阁老都还在这里,没有离宫,所以皇帝也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

    他望向汪直:“汪内臣,人是你推荐入宫的,由你来说罢。”

    “是。”汪直恭谨应道,全无在宫外时唐泛所见到的跋扈飞扬。

    “唐泛。”汪直道。

    “臣在。”唐泛还是保持着微微垂首的姿势,一般来说,如果没有得到许可,臣下是不能随意直视圣颜的,这显得不敬,但他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飞快地将在场所有人都收纳入眼底了。

    皇帝,太子都在。

    万安,刘珝,刘吉,赫赫有名的纸糊三阁老们也在。

    这些大佬已经等于掌握帝国大权的巅峰级人物了。

    还有其他一些仆从宫婢,禁卫军士,自不必提。

    人虽多,却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除此之外,唯有殿中烛火不时噼啪作响。

    不过唐泛眼力所及,发现就在皇帝身后的屏风后面,似乎还藏着一个隐隐绰绰的人影。

    那隐而不露的人身份为何,似乎呼之欲出。

    那头汪直已经开始说起召见他进来的原因。

    如今这位东宫太子朱佑樘,虽是长于皇宫之中,却直到三年前才刚刚被立为太子,身世堪称坎坷。

    但既然名分已定,读书习字,一切就要按照储君的规格来培养。

    太子的老师班底很强大,但除了老师之外,还要有伴读。

    而太子伴读一般都是从宫内的宦官里选,不过有时候也会从大臣的子侄里挑选,当今太子的其中一位伴读叫韩早,其父韩方,是成化帝当太子时的老师之一。

    韩方因为身体不好,早两年就准备辞官了,但皇帝顾念老师的情谊,就赠了韩方太子少师的虚衔,又让韩方的儿子韩早进宫当太子伴读。

    这不是那种太子做不好作业就要代罚受罪的那种奴婢,而是实打实的伴读加玩伴,韩早跟太子年龄相当,成日在一起读书,感情也很融洽。

    但就在今天,太子他们正在上课的时候,韩早忽然喊着肚子痛,结果还没等太医过来,韩早就忽然往地上一栽,没气了。

    这还得了!

    东宫顿时就沸腾了,太医火速赶来,左看右看,都看不出韩早到底是为什么死的。

    好巧不巧,就在韩早喊着肚子疼之前不久,万贵妃曾经差人送来两碗绿豆百合汤。

    太子没喝,韩早喝了。

    结果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谁都知道,万贵妃当初也是有儿子的,还是皇长子,只是生下来没多久就夭折了,后来贤妃柏氏又生了一个,被立为太子,结果没过两年又死了,自那之后,后宫里就再没有皇嗣诞生过,大家都说是万贵妃不准除了她之外的后宫女子诞下子嗣的缘故。

    以万氏的雌威,如今这位太子能够重见天日,其中经历的种种波折,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好了,说到这里,韩早为什么会死,似乎已经非常明了,审也不用审。

    作为皇帝最心爱的女人,别说太子没死,就算死了,万贵妃很可能也不会被怎样,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赶紧大事化小,随便找个借口掩饰过去,大家继续保持表面上的和平。

    但问题来了,万贵妃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极其震惊,哭天喊地,当即就跑到皇帝面前闹,指天誓日地说这件事绝非自己所为,坚决要求皇帝彻查到底,查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正因为如此,事情涉及了太子,万贵妃等人,其中还有成化帝老师的儿子,成化帝头疼之余,不得不将宰辅们召入宫商量对策。

    宰辅的职责是治理国家,虽然现在内阁为首的三位阁老都是在混日子,国家治理得很不行,可也并不代表他们就该行破案断案了。

    首辅万安从政治和大局的角度考虑,建议皇帝将此事轻轻揭过算了,反正太子殿下万幸无事,至于韩早,朝廷可以下旨对韩家加以厚恤,这样皆大欢喜。

    但万贵妃不干了,不管大家心里信不信,她都再三坚持自己在这件事里是完全无辜的。

    她很明白,所有人都知道她讨厌太子,欲除之而后快,所以她在这件事里的嫌疑是最大的,如果皇帝真的将此事含糊过去,那她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心爱女人的坚持下,成化帝没有办法,只得一面让人去请阁老们进宫,一面去通知韩家人。

    两碗绿豆百合汤,太子没喝,他那碗给了韩早,剩下的那一碗让旁边一个小内侍给喝了。

    内侍没事,韩早却死了。

    在唐泛进宫之前,已经有人检查过了,那锅糖水已经没剩了,查不出里头是否放了东西,但碗和勺子本身都是没有抹毒的。

    如果绿豆百合汤有事,为何侍从喝了却无事?

    难道只有韩早喝的那一碗有事?

    送汤过来的是万贵妃宫里的宫婢,无论如何也不承认是自己下了毒。

    再说韩早不过一个幼童,哪里会有什么仇人,就算要害,害的也是太子,谁又看太子不顺眼?

    宫中上下,也不过就是那个人。

    不过这些事情却不好说,也不能明说,所以首辅万安的提议在被万贵妃否决之后,他就干脆不开口了,免得得罪了万贵妃。

    万首辅跟万贵妃都姓万,但两人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只是他知道万贵妃深受成化帝宠爱,所以借着大家都姓万,千方百计跟万贵妃攀上亲戚,所以首辅位置坐得很稳。

    这点很为其他人不耻,大家私底下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万岁阁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内阁宰辅们各种搞笑的绰号,比如说三辅刘吉,就被叫做刘棉花,因为他脸皮很厚,不怕弹,所以大家背地里喊人,直接就喊刘棉花如何如何。

    言归正传,汤和碗都没有问题,太医不可能给死人把脉,也证明不了韩早是不是本来就有病,但是根据内宦和太子所言,韩早原本是好端端的,往日里身体也没出过什么毛病。

    假如真是有人下毒,那谁也不会相信单单是冲着韩早这一个小伴读去的,大家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场蓄意杀人下毒案,而目标就是当今太子殿下。

    如果彻查起来,内宫之中也不晓得又要掀起多少风雨,冤死多少人,成化帝不是不疼爱太子,但这种疼爱是有限的,太子从小就没有在他身边长大,现在为了国本立了太子,该给他的,成化帝都不吝啬,但他不愿意为了此事再兴风浪,更何况在他心里,也觉得这件事可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万贵妃有关。

    太子本人也很懂事,他虽然伤心伴读的死,却没有哭着喊着要为自己的小伴读报仇,当皇帝问到他的时候,他也只是说遵从父皇的意思。

    大家都希望大事化小,只有万贵妃不愿意。

    皇帝陛下非常无奈,又不愿拂逆了心爱女人的意思,事情就此僵持在那里,在唐泛来之前,他已经将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宦官,东厂的尚铭和西厂的汪直都找了过来。

    尚铭为了揽功,马上就主动请愿交由东厂来查办,但汪直却很明白皇帝的意思,他们既想知道真相,但又不想大肆声张,在皇帝看来,偷偷地去查,万一发现跟万贵妃有关,也好作遮掩。

    所以他向皇帝推荐了一个人,唐泛。

    汪直推荐唐泛的理由是:唐泛人很聪明,目前在顺天府任推官,职业挺对口,在先前武安侯府案里也有出色的表现,可以让他来调查。

    皇帝同意了,于是就有了唐泛的进宫。

    旁人还奇怪唐泛什么时候跟汪公公搭上线了,唐泛自己听完来龙去脉,却只想苦笑:汪直这是在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呢,谁愿意沾这种棘手的事情啊!

    这位汪太监果然是年轻气盛,任性之极,想一出是一出,这也不要紧,却将唐泛拖下了水。

    “唐泛,现在事情你知道了,对于此案你可有什么看法?”汪直问。

    唐泛对汪直这种身居高位就喜欢自作主张,不把自己当回事的行为相当反感。

    但他不是一个会抱怨的人,事到如今,既然已经被架上了火堆,当着皇帝内阁的面,也没有他任何拒绝的权利,唐泛的怒意仅仅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就被他压到心底,转而开始思索起解决之道。

    他想了想便道:“下官能力有限,当着陛下与诸位宰辅的面,更不敢随口胡说。如今更只是听了个大概,既未见到韩早的尸体,也未曾询问过所有与案件有涉的人员,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可说的。”

    成化帝闻言有些失望,他本来也没打算让唐泛一上来就能立马揭开真相,真有这能力,那比神仙还厉害了。

    但听他这样说,成化帝仍然忍不住对汪直抱怨:“汪内臣,你方才还说得这人如何厉害,依朕看来,也就是跟外头那些言官御史一样,嘴上功夫天下无敌罢了!”

    唐泛眼观鼻,鼻观心,装死,好像皇帝说得不是他一样。

    汪直暗暗觉得唐泛不识抬举,没有赶紧表忠心,还在杵在一边跟木头人似的,忙道:“陛下容禀,如今许多事情如同一团乱麻,确实也很难立时发现什么,不如请陛下宽限一些时日,好让唐泛慢慢去查。好教陛下知道,成化十一年金殿提名,唐泛得中二甲第一,当时还蒙陛下亲口夸过呢!”

    他为了证明自己眼光不错,将陈年往事搬了出来,成化帝掀了掀眼皮,依稀记得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对唐泛的印象略略有了一些好转。

    “既是如此,唐泛,这桩案子就交由你负责罢,不过……”皇帝看了汪直一眼。

    汪直会意,随即道:“此案事关重大,切不可对外乱说,否则当重重惩之。”

    众目睽睽之下,唐泛终于出声,一开口却是石破天惊:“臣不敢奉命。”

    什么?!

    这人疯了不成?!

    他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

    这种场合,也是能耍脾气的?

    所有人,包括那些充当背景的宫婢侍卫,个个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都瞪着唐泛。

    首辅万安抢在所有人面前大声叱喝:“大胆唐泛,岂敢不尊圣意,目无尊上!”

    汪直心里更是恼怒,他知道唐泛对这桩差事,很可能心里有嘀咕,但汪直也有自己的打算,就算唐泛再不乐意,眼下也只有乖乖听命的份,怎由得他喧宾夺主?一个小小的从六品推官,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皇帝金口玉言,他竟然还说“不敢奉命”,这是要打皇帝的脸不成?

    “唐泛,你是失心疯了吗,这是什么场合,由得你在这里放肆!若敢有二话,项忠、商辂便是你的前车之鉴!”

    项忠和商辂,一个是前兵部尚书,一个是前首辅,两个人都曾因为反对汪公公而下台,一个被革职为民,一个自己辞职跑路了,汪直拿他们出来,显然是要威胁唐泛,你若还敢说三说四,那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万安暗暗摇头,心想汪公公也是怒火攻心,口不择言了,要知道唐泛现在也只是一个从六品推官,你拿项忠他们两个来举例,那不反而是在抬举唐泛吗?

    成化帝则皱起眉头,盯着唐泛,面露不悦。

    他不是一个喜欢杀人的皇帝,这是他好的一方面,但如果对一个人看不顺眼,他挥挥小手,要么将人罢官,要么将人贬职发配,那也足够让对方喝一壶了。

    太子朱佑樘同样不发一言,只是好奇地看着唐泛。

    案子事发至今已经过了大半天,眼下本该是就寝的时辰,但因为事情与自己有关,他却仍然不能去休息,但太子并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虽然有些累,却依旧站在父亲身边,恭谨如初。

    等到疾风骤雨般的斥骂告一段落,唐泛这才拱了拱手,缓缓道:“陛下容禀。臣身为推官,推的是死人,推不了活人,此案粗粗一看,只怕复杂程度远超想象,故而若陛下将此重担交由臣,臣不敢不接,但有些事情却不能不事先问清楚的,还请陛下恕臣无罪。”

    成化帝道:“你只管问,恕你无罪。”

    唐泛点点头:“那臣就斗胆问了。陛下可敢担保,此案的的确确与万贵妃无关?”

    此话一出,四下惊诧更胜方才。

    所有人都觉得唐泛不仅是失心疯,还是一个愣头青。

    这种疑问放在心里也就罢了,那是可以直接说出来的?

    就连首辅万安也是一愣,然后才禁不住暗自摇头,他想的却与旁人不同:不得了,真不得了,唐泛明知那位在场,故意有此一问,为的是先声夺人,将案子摊开来说,免得日后自己遭了暗算。

    万安自然也还记得,三年前,正是自己一句话,使得这个年轻人原本应该到手的状元之位,转眼成了煮熟的鸭子,飞了。

    果不其然,就在万安这么想的时候,屏风后面一道人影,已经按捺不住,怒气冲冲地转了出来。

    “若此事是我所为,我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若非我所为,你便天打雷劈全家死光!”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的订阅会扑街,这也是早在写之前就料到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会惨烈到这种程度,名次上升得极其缓慢,还时时有被爆菊花的危险。

    今天没力气卖萌了,先这样吧~

    谢谢以下朋友的霸王票: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18:58:30

    杰小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20:50:40

    沧浪扔了一个地雷投

    投掷时间:2014-10-1421:05:02

    依依然然扔了一个地雷 百度@半(.*浮)生 —成化十四年

    投掷时间:2014-10-1422:00:47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22:30:33

    letiti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23:48:17

    深巷乌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500:22:4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