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3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3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汪公公现在不能不摆出好脸色啊,他昨夜推荐唐泛之后,就已经将唐泛绑上了自己的船,要是唐泛给他整出点什么状况,那他这个推荐人,免不了得一起担上责任,要知道尚铭还在旁边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西厂刚成立没多久,比不上东厂那样有历史底蕴,却也是不折不扣的香饽饽,谁不想过上跟东厂平起平坐,底下又有无数小弟,前呼后拥,大权在握的日子?就连梁芳等中官也都对西厂虎视眈眈,垂涎三尺,就算有万贵妃当后台,汪直也不得不谨慎三分。

    这件案子刚出,万贵妃召汪直入宫奏对,问他如何是好时,他立马就想到了唐泛。

    汪公公认识的官员不少,手下也多的是愿意为他鞍前马后效劳的人,但论起判案断狱,在他认识的人里边,好像也就唐泛比较靠谱了,从唐泛通过潘宾为他出主意的事情来看,他断定这个人比较聪明,会做事,圆滑又识时务,应该是一个类似内阁三辅刘吉那样的人物。

    当时事态紧急,仓促之间,汪直也来不及跟唐泛先通好气,就直接推荐了他,心想以唐泛的聪明,想必很快就能领会这件案子的个中玄妙,也不至于出什么差错的。

    谁知道这家伙看似圆滑,实则刚硬,先是在皇帝和贵妃面前欲扬先抑,把汪直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又跟汪直说了那样一番话,使得汪公公回去之后一夜都睡不好,心里那个后悔呀,觉得自己完全是看错了人。

    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再跑到皇帝面前说自己推荐错了人,要重新换个,只能放□段,过来跟唐泛打声招呼,探听探听风声,免得到时候唐泛一个犯浑,把自己一块给拉下水。

    汪直无视一旁的边裕连眼珠子都快凸出来的表情,直接拍上唐泛的肩膀,笑容可掬道:“我自然睡得也不错!”

    一边说着,他一边揽住唐泛的肩膀往前走。

    唐泛心道这汪公公的力气着实不小,都快赶得上隋州了,这一拉一扯,他就身不由己了。

    汪直一背过边裕他们,脸色就沉了下来:“唐润清,本公好心告诫你,此事事关重大,你若有什么发现,都要随时与我通气,切勿擅作主张,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陛下虽然心软不爱杀人,可也不是没有例外的。”

    唐泛笑道:“汪公公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小推官,如何能左右大局,更何况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事实究竟是如何,还难说得很,汪公公既然已经说了此事非贵妃所为,又何必如此紧张?”

    汪直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你少装蒜!若不是为了你那句跟东宫结下善缘的话,我又何必让你过来?总而言之,我给你把话撂这里了,凶手必然不能是贵妃,更不能是东宫!”

    唐泛摇摇头:“汪公不必杞人忧天了,以我之见,东宫应与此事无关。”

    汪直狐疑地看他:“当真?”

    唐泛耐心道:“在翰林院时,我曾见过太子所做的一篇文章,其时太子不过刚刚进学,文笔稚嫩,不值一哂,但正所谓文如其人,太子年幼,不善掩饰,若心怀险恶,必会忍不住在字里行间流露,可就我看来,不管是文章也好,临摹字贴也好,一笔一划,皆流露自然,中正平稳,又略带柔和,可见太子其人同样心肠柔软,心性光明,并未因幼年坎坷便怨天尤人,心怀叵测。这样的人,不大可能会以同伴性命去栽赃陷害贵妃,万贵妃实在是想太多了。”

    汪直不由舒了口气:“若你所言属实,那就最好了。”

    唐泛失笑:“我骗了你有何好处?国有明君,乃天下大幸,若非如此,我又怎么会建议汪公去与东宫结下善缘呢?”

    在大明朝,大多数文官,即使不得不跟宦官打交道,但实际上内心都不大看得起他们,就算是名声很好的宦官,在史书上的篇幅也未必比一个混得普普通通的文官多,文官们对宦官的要求,更加比自己还高,稍有权柄在握,任性妄为的举动,就要被冠上权宦、奸宦这样的头衔。

    不过唐泛却稍稍有不同的看法。

    身在官场,想当贪官庸官不难,有机会就捞上一把,但别捞得太过分,关键时刻站对立场,别跟皇帝对着干,坚持这条路线,就能混到光荣退休,颐养天年。

    想当个清官直臣也不难,怎么大义凛然就怎么来,谁也不买账,看谁有把柄就骂上一嘴,连皇帝也不放过,最好能骂到被流放,进诏狱,那就千古留名了。

    但想当一个做点实事的官员,却难之又难,上下左右大部分都是无所作为的同僚,能够怎么办呢,无非只有团结能够团结的人,不要把好人与坏人的界限分得那么明确,只要能够做事,或者能够帮助自己做事的,那就是可以拉拢结交的。

    按照这个标准,其实汪直并不是那么坏,他同样也想做事,也并不那么坏,只是宦官的身份限制了许多,又因为生性跋扈,掌握着西厂,被他拉下马的官员着实不少,导致他的名声不是很好。

    所以唐泛上次给汪直出了那个主意,就是希望能够引导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多做点有用的事情,别整天跟尚铭似的把心思都放在排除异己和勾心斗角上面。

    宦官也应该有宦官的追求嘛。

    令人高兴的是,汪直将他的话听了进去。

    不幸的是,汪直把主意打到了唐泛头上。

    自作孽,不可活,唐泛无奈之余,被汪公公缠得没办法,只得将自己先前对太子的判断分析给他听。

    汪直终于满意了,在发现唐泛没有跟他对着干的意思之后,他的脸色多云转晴:“那你觉得凶手会是谁?”

    唐泛无奈道:“现在案子还没开始调查,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就连方才那段话,也仅仅是出于我个人的判断罢了,充其量只能作为案情的补充,许多事情都要有凭有据才行。”

    汪直呵呵一笑:“你若能顺利查出此案的真相,我保证会在陛下与贵妃面前为你美言,到时候你的品级肯定还能提上一提!”

    唐泛叹气:“品级提不提的还在其次,我只求汪公手下留情,下回莫要二话不说便将事情摊派到我头上。”

    汪直点点头:“好,那下回我先知会你一声。”

    唐泛:“……”

    汪直心情大畅,阴柔秀美的脸庞因此看上去更像一名少女了,只是领教过他力气的唐泛,无论如何也不会将他视如那些娘娘腔的宦官。

    鉴于这件案子的特殊性,本来是不能过于声张的,不过眼下汪公公看了隋州一眼,也未刁难他的锦衣卫身份,反倒意味深长地扬起一抹笑容:“听说你与隋百户交情好,还同住一屋,传言果然不差啊,如今连办差都要一道了!”

    等等,什么叫同住一屋?

    唐泛越听越不对,连忙澄清道:“京城房租贵,正巧隋兄那里独住一宅,便邀我与舍妹搬过去同住。如今案件棘手,顺天府的差役指望不上,我便厚颜请求隋兄援手,也亏得隋兄仗义,没有推辞,这份恩情,我实在感激不尽!”

    汪直喔了一声,语调拖得长长的,一脸暧昧,唐泛也不知道对方在暧昧个啥,便听汪公公道:“我在京城中也有空置的宅第,若润青不弃,可以搬过去住,这样就不必劳烦隋百户了。”

    唐泛当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多谢汪公厚爱,我生性惫懒,也懒得搬来搬去,就不必劳烦了。”

    开玩笑,与太监结交是一回事,住太监的房子,那可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了。

    汪直笑眯眯地道了一声可惜,也没有坚持,又对边裕道:“这阵子你与你手底下的人就听凭唐大人差遣罢,有什么需要尽可满足,若是你权限不及的,来通报我一声也就是了。”

    这边裕可不是一般的差役,西厂与东厂职位雷同,厂公之下,按照子丑寅卯十二时辰设十二掌班,边裕就是卯班的掌班,可以直接跟汪直汇报情况的。

    先前虽说汪直已经吩咐过一次,但现在当着唐泛的面又说一遍,意义自然更加不同。

    边裕可不知道汪直和唐泛私底下说了什么,他只看见谁都不买账的汪直对唐泛的态度亲切和蔼,两人交情好得很,他心里头自然也跟着云翻浪滚,汪直一走,边裕对唐泛的热情程度登时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大有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架势。

    唐泛也不客气,当即就让边裕带他们去见那名送汤的宫女。

    因为是万贵妃的人,那宫女并没有受什么折磨,只是被幽禁在一个小房间里,管吃管住,但心理上的折磨就够她喝一壶的了,在得知韩早喝了自己送过去的甜汤就死掉的消息之后,那宫女一直处于惶惶不安的状态之中,此时一见唐泛他们,立时就痛哭流涕地跪下来,大喊冤枉。

    “别哭!”旁边的番役一声断喝,那宫女像是喉咙被捏住了一样,顿时没了声息,只睁着一双大眼睛瞅着他们,可怜兮兮。

    唐泛道:“别紧张,我奉命调查此案,若你无辜,自然会还你清白,现在我要问你几句话,你要如实答来,可晓得?”

    宫女连连点头。

    唐泛问:“你叫何名?”

    宫女道:“福如,奴婢叫福如。”

    唐泛:“福如,我问你,那两碗绿豆百合汤,是你奉万贵妃之命送过去给太子的吗?”

    福如:“是。”

    唐泛:“在此之前,万贵妃给太子送过吃食吗?”

    福如:“没有。”

    唐泛:“既然之前没有,为何忽然会送?详细情形,前因后果,你且一一道来,若有隐瞒,我也帮不了你了。”

    福如定了定神,组织了一下措辞,道:“是这样的,贵妃听说周太后那边日日给太子送吃食,又听说太子喜欢喝绿豆百合汤,便也差人送了一份过去。当时我还劝阻贵妃,不过贵妃依旧坚持要送。”

    唐泛问:“当时你与贵妃是如何说的?”

    福如道:“我与贵妃说,太子已经记事,只怕尚未忘记生母,反正他与您也不亲,您又何必去招人嫌疑,若是太子有什么差池,只怕大家就要怪责您了。但贵妃说,他立了太子,别人都上赶着巴结,唯独我不搭理他,陛下昨儿还与我说过一遍,让我不要与太子疏远,哼,我只当是为了陛下罢了,免得说我这当贵妃的容不得人!”

    唐泛:“然后呢?”

    福如:“然后贵妃就让膳房做了两碗绿豆百合汤,差我送过去。做汤的是贵妃宫中的小膳房,并非宫中众人所用的膳房,贵妃饮食皆出自小膳房,那些汤又是由我亲自送去的,一路未曾假他人之手,所以定然是没有问题的。”

    唐泛没有再问什么,安慰了福如两句,便与隋州边裕他们一道离开。

    边裕主动道:“韩早的尸身也在这里,唐大人可要去看一看?”

    唐泛先望向隋州:“广川,劳烦你跟边兄先去查看一下,我进宫一趟,将当日给韩早把脉和查验的太医带来。”

    隋州颔首:“去罢。”

    以唐泛的品级和身份,平时是绝对不可能随意出入宫禁的,不过昨夜受到成化帝召见之后,汪直那边就给了他一块令牌,权作调查方便之用,否则每回进宫都要层层通报,那就太浪费时间了。

    正巧,唐泛到了太医院一问,当日给周太后和太子请平安脉时,顺道也给韩早把脉的孙太医,正好跟韩早死时赶到现场查验的太医是同一个人,而且今日也是他当值,这就省了唐泛来回跑的工夫。

    孙太医听说唐泛的来意,叹息道:“实在是让人没想到啊,先时我给韩小公子把脉的时候,他的身体明明很健壮,一丝毛病都没有的,谁能想到会这样死了!当日我赶过去时,他还有一丝气息,可惜为时已晚,一时半会根本很难对症下药,而我毕竟不是仵作,更不会给死人把脉,所以也看不出什么蹊跷。”

    唐泛道:“无论如何,还得劳烦您跑一趟,毕竟您是最早到的,说不得有些细节我们未曾发现的,还需要您帮着掌掌眼。”

    孙太医倒也爽快:“这是应当的,我虽未能救回韩小公子,可若能略尽绵薄之力,也能稍慰良心。”

    唐泛带着孙太医出了宫,孙太医年纪大,路途不耐久走,二人便雇了轿子,直接从宫门外赶往西厂。

    那头隋州正带着西厂的仵作在查验尸体,见他们到来,只是略略抬眼,说了一句:“没有发现。”

    唐泛有些失望,但仍旧问了一声:“都检查过了吗?”

    那仵作解说道:“韩小公子身上既无外伤,也无淤血,便不是钝器击伤致死。”

    唐泛便问:“若是中毒呢?”

    仵作问:“敢问毒性是立时发作,还是经年累月的毒?”

    孙太医接口:“若是中毒,应该也是急性剧毒。”

    当时韩早喊着肚子疼倒地的时候,东宫的内侍跑去太医院喊人,孙太医赶过去,但韩早随后就死了。从韩早倒地到孙太医到场这段时间,至多不过小半个时辰,所以孙太医才会这么判断。

    仵作摇摇头:“那就更说不通了,如果生前中毒骤死,纵然没有外伤,也必会有留痕,譬如全身青黑,又或者指甲淤血,眼睛外耸等等。但是从韩小公子的尸身来看,确实没有这方面的迹象。”

    伴随着仵作的话,唐泛仔仔细细地查看着韩早的尸体,确实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仵作这一行讲究经验和师傅徒弟手把手地传承,而且西厂仵作的水平肯定要比顺天府的高一大截,唐泛不会怀疑他这个结论的真实性。

    说验不出来就是验不出来。

    既然不是急病,又看不出中毒痕迹,那只能更加说明了凶手的狡猾和高明超乎了想象。

    这种案子向来是当官的最头疼的,放在地方最后估计也就是个悬案,又或者为了履历考察不得不随便抓个人交差,但现在因为所有当事人的身份都非同一般,就算毫无头绪,也非得找出一条线索来,就算没有路,也非得踩出一条路来。

    隋州忽然道:“将头发剃掉看看,再不行就解剖。”

    唐泛明白他的意思,隋州肯定是想到了上回武安侯府案里的经验,当时他们正是在郑诚的头顶上找到了一个凹痕,而一般人很少会去注意到头发覆盖下的地方。

    解剖尸体是小事,东厂的手段向来不少,只是考虑到当事人的身份,旁边的边裕迟疑道:“这不大好罢,万一韩家人不愿意……”

    唐泛想了想:“先剃头发罢,事到如今,目标只有一个,其余都是可以商榷的,韩家那边我担着。”

    有了他这句话,边裕也不再说什么,直接让人拿来剃刀,仵作亲自上手,那剃刀真心锋利,三下两下,一缕缕头发掉下来,韩早就成了光头一个。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即使人死了,这样总归不好,孙太医看着隋州和唐泛两个人直接上手,在韩早头上摸来摸去,抽了抽嘴角,有些不忍目睹地扭过头去。

    这时,他却听见唐泛咦了一声,忍不住又扭回头来看,便看见唐泛弯腰凑过去,指着韩早头上卤门骨处问道:“这里好像有些红,是方才剃刀不小心磨到了吗?”

    仵作道:“没有,小的剃得很小心,而且韩小公子已经死了……”

    他也凑近去看,有些奇怪道:“这里怎么好像有些血晕?”

    又上手摸了摸:“可是并没有伤痕啊!”

    孙太医忽然道:“等等,都别动!”

    他的声音大了些,以至于大家齐齐回头看他。

    孙太医有些不好意思,忙走过去,顾不上洁癖了,先摸了一阵,又眯着老花眼在那里仔细端详。

    “有血晕,有血晕……”

    他反复唠叨着,唐泛忍不住问:“孙老可有什么发现?”

    孙太医点点头,又摇摇头:“等一等,等一等。”

    见他如此,其他人也都停下动作,看着他在又是摸索又是思考的。

    只见孙太医的手沿着韩早卤门处往下,一路摸过面门,下颌,脖颈,胸骨,最后在脐上一寸停住。

    然后,所有人都看着孙太医弯着腰在那里仔细端详,手一边缓缓抚摸,表情从严肃凝重到吃惊愤怒,变幻不定,嘴里还一边喃喃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唐泛问:“孙老有何发现?”

    孙太医朝他招手:“唐大人,你过来看。”

    唐泛走过去,孙太医又让出手,让他按照自己刚才摸索的位置,也依样画葫芦。

    唐泛不明所以,却仍是照做了,韩早死了一天一夜,尸身已经慢慢僵硬病失去弹性了,但也正是如此,唐泛按了一下,就感觉到不对劲。

    底下有东西!

    他望向孙太医,孙太医点点头:“我摸着好像是半截针,但还要取出来看看才能知道。”

    仵作接手摸了摸孙太医说的位置,然后拿来锋利小刀,小心翼翼地划下去。

    皮肤随之破开,不过没有鲜血流出来,仵作很快用镊子从中取出异物。

    众人仔细一看,不由骇然。

    那是一截不到半寸,可以称得上只有毫厘的银针。

    银针细如毫毛,又那么短,丢在地上也很难被看见。

    但这样一截银针,会出现在韩早的肚子里,那就太不正常了。

    孙太医叹了口气:“歹毒啊,太歹毒了,医者父母心,怎会有人如此歹毒,想出这样的法子来害人呢!”

    唐泛忙问:“孙老,这里头可有什么说法么?”

    一般来说,一截如此细又如此短的银针插入人的身体里,他们说不定都不会有什么感觉,顶多只会觉得有点细微的疼痛,何至于就到了谋害性命的地步呢?

    而这截银针与韩早卤门处的血晕又有何关系,何以孙太医能从血晕看出异样,又顺藤摸瓜找出这截银针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确实有点被打击到了,可是没想到大家会那么热情地安慰和鼓励我,小心肝立马就被治愈了,大家的留言,我一条条都仔细看了,可是毕竟没有办法一一回复,看到有些盆友说,从我还是“古镜”的时候就看我的文,还有盆友热情地出主意让我改个吸引眼球的文名【腹黑锦衣卫俏书生什么的,哈哈哈你们真的够了】,我真是一边笑一边感动着看完留言的。

    回想从04年到现在,我竟然不知不觉写了整整10年有余。虽然不是读者最多的作者,也不是写得最好的作者,但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有一群最可爱的小萌物!

    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和支持,多得你们不离不弃,我才能一直走到现在。

    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忍不住唱了起来……

    面对大家的深情,俺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神马的,人太多,许不过来,咱就只好豁出去加更了~~~

    所以今天双更一万一,字数还满意吧?*^__^*y

    —————— 成化十四年:

    下面是与文有关的一些释疑:

    1、关于这章里韩早的死法,是确实有出处的,但略有变动和虚构,不必当真。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下那个死因的出处,懒虫的就等明天揭晓啦~

    2、这次的案子略有跳脱,可能不是那么好猜,但只要猜测有理有据的,照样还是会送红包的~

    3、前边有盆友提问,李家案子里的,问李漫为什么不换个鞋子,要擦干净等唐大人发现鞋子的痕迹?这个其实又是在用现代的观点在看古代了。古代外面卖的鞋子,没有像我们这样码数分明放在那里等着人家去选购的,都是提供材料,要自己家里人做的,要不咱们看古装剧怎么总看到古代女人在纳鞋底呢?一来顾客省钱,二来如果卖不出去,店家也不会亏太多,原料可以放,但鞋子做出来如果没人买,那店家就亏大了。成衣和成鞋是有的,但一般比较少,也不会刚好合身或合脚,如果李漫忽然换了一身不合脚的新鞋回家,那反而更惹人怀疑。

    4、关于万贵妃的性格,有些盆友觉得她不会下毒,因为那太蠢,而且她没有儿子,也没那个必要之类。但其实很多事情不能从理智的角度来考虑,否则万贵妃也不会在朱佑樘被立了太子之后,还谋杀了他的生母纪氏了。不过这并不是说这个案子是她做的,我只是从一些事迹上尽量还原本人的性格,当然因为这是小说,肯定会有一些夸张和虚构化的。

    5、有人觉得这文日常太多,希望增加破案篇幅的问题,实际上破案确实是唐大人的事业线,但唐大人不可能成天都在破案,这样会给人一种他全年无休……的感觉。唐大人的个人生活也会描写到,以及这个时代许多人的性格面貌等等,我会尽可能呈现,而这些人物对于唐大人的事业,以及文章的主线,都会有相互贯穿的作用,所以如果想看纯粹破案文不加任何东西的朋友,可能会失望,因为这文不是非常纯粹的破案文,只能说以破案为主而已。

    今天废话不小心又多了,霸王票明天再感谢吧,么么哒,明天见!【大家不用一直给我投霸王了,我很感动,但总觉得像撒娇要糖吃,有些不好意思呢,脸红挠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