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3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4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孙太医指着刚才从韩早拔出细针来的位置道:“此处有一穴位,名曰水分穴。北宋《铜人》早有云:若水病灸之大良,或灸七壮至百壮止。禁不可刺,针,水尽即毙。故有可灸不可针之说,其实并非不可针,只是有些人学艺不精,很容易刺入太深,酿成大祸。”

    唐泛等人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但凡人体穴位,必是有用处的,像这个水分穴,用手指按摩或者艾灸,可以治疗水肿腹泻等症状,但事有两面,反过来它也与百会穴、太阳穴一样,都是人体的重要穴位,如果治疗不当,对身体同样也有损害。

    孙太医道:“水分穴属任脉,与卤门骨正好一脉相承,是以针入水分,卤门上会出现血晕,往常我只听我师父说过,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断断不会相信竟然真有人会想出这种法子来害人!此人必然熟读医书经典,指不定自己还是大夫,只是如此本事不用在救人上,反倒用来害人,实在是令人气愤!”

    孙太医为凶手害人而犹自愤愤,唐泛等人却都面色凝重起来。

    他们原本以为韩早是中毒而死,没想到最后却是被针刺入要穴,这种死法何等隐蔽,如果不是今日孙太医在场,看出卤门骨与水分穴之间的奥妙联系,只怕他们别说把韩早剃光头发,就是把他的身体开肠剖肚,也未必发现得了问题,因为那截针是如此细小,而他们先前却是将重点放在中毒上,到时候就算解剖尸体,也只会奔着喉管和胸口去看,未必会去注意水分穴这个位置。

    唐泛问:“若是韩早体内有断针,把脉能把出来吗?”

    孙太医明白他要问什么,摇头道:“不可能维持那么久,前几日我给韩早把脉时,确认他是无碍的。也就是说,发作时间是很快的,就算这根针极细极短,但因为这个穴位特殊,所以如果出问题,那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天半天。”

    唐泛不解:“也就是说,韩早的针,是在当天被刺入的,但若如此,韩早也不是不会说话的小儿,怎会在针扎入时毫无察觉呢?”

    孙太医道:“一来,这断针比毫针还要再细,这样一根细如牛毫的针刺入体内,人未必会有很明显的感觉。二来,这是一根断针,如果完全没入体内,韩早又不能发现问题的话,旁人只会以为是寻常腹痛,他这个死法大出意料,很少会人会联想到那上头去。”

    隋州在旁边回应了孙太医的说法:“以我为例,我确实可以轻而易举将这根断针透过衣服刺入对方体内,而不被他察觉,若此人是懵懂孩童,警觉性低,也就更容易了。”

    唐泛听了他们的话,蹙眉道:“如此说来,问题就集中在谁在韩早身死的当天内与他有过近身接触,此人八成会是韩早认识的人,否则一般不可能通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将断针送入他体内。”

    这就不是孙太医擅长的领域了,而且此事涉及面广,更有可能牵扯到某位宫中人士,唐泛不想让他为难,就先让边裕派人将孙太医送回去。

    唐泛对隋州道:“我记得,韩早是早晨卯时入的宫,辰时一刻左右,周太后差人送来冬笋饼,辰时二刻,万贵妃送来绿豆百合汤,辰时四刻左右,韩早言道腹痛,然后就暴毙。也就是说,要从卯时开始算起,期间一共一个时辰外加四刻钟左右。”

    隋州:“不,要将他晨起出门前也算进去。”

    唐泛想了想:“你的意思是,韩家的人也有嫌疑?”

    隋州道:“我先前办过不少案子,往往最后都出在最不起眼的那个人身上,这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增加一个可能性。”

    唐泛点点头:“一般来说都是寅时起床洗漱进宫,孙老也说过,水分穴被刺,随着身体走动而破入更深,发作时间很快,两个时辰外加四刻,左右不会更长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来了东宫的人,说是太子殿下想见唐大人。

    唐泛并不意外,就算太子不找他,他也是要找太子的。

    有了昨夜的经历,再入宫时已经不会有太多的感触了,更何况唐泛现在满脑子都是东宫案的线索,也顾不上去多看几眼宫殿风景。

    太子昨夜也见过了,不过白天来看,自然多了一份清晰。

    他今年刚满八岁,但从小为了躲开万贵妃的耳目,在宫中东躲西藏,吃的也都是宫女宦官们省下来的口粮,身体发育偏于瘦弱,看上去倒像才五六岁的样子,一身东宫袍服穿在身上,也有些空荡荡的令人心疼。

    不过虽然没有一出生却锦衣玉食,却看得出他十分用功努力,礼仪举止也都是进退有据,挑不出错误,当唐泛行完礼之后,太子便马上道:“来人,给唐推官搬个凳子来,赐座,上茶。”

    唐泛推辞道:“多谢殿下、体恤,臣站着便行了。”

    太子道:“唐推官是为父皇办案,身负皇差,不必客气的。”

    唐泛便也不再客套,道了谢坐下。

    太子问:“这桩案子,唐推官可有什么发现?”

    他本来也只是随口问问,这才不过一天,能够什么发现,谁知道唐泛却道:“确实有些发现。”

    唐泛将韩早死因说了一下,太子听得睁大眼睛,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来:“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小早好惨!”

    他再勤奋克制,毕竟也还只是一个八岁稚童,虽然从小就经历了各种磨难,但在听说朝夕相处的小伙伴惨死时,仍旧忍不住泪眼汪汪。

    “唐推官,究竟是谁要害小早的,你查出来了吗?”

    太子在说话的时候,唐泛也在仔细观察他。

    一个人的言行举止虽然不能作为实质的证据,却可以作为参考补充。

    太子幼年时遭遇的苦难,可能比一个普通人还多,他随时要面临死亡威胁,所以不得不在宫中跟着忠心的宫女内侍们到处转移阵地,避开万贵妃的迫害,这放在话本传奇之中可能还略显狗血的情节,在成化朝却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他的生母纪氏,在三年前,他刚刚被封为太子的同年就暴毙了,当时可没有人跳出来喊着要深究彻查到底,大家都很有默契地将此事揭了过去,都以为太子年幼,不会放在心上。

    但一个早熟的小孩,如何会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经历了什么,整座宫廷的流言蜚语,怎么可能不从他耳边流过?

    然而遭遇过这么多的坎坷,太子整个人却没有因此变得阴沉,反而散发着一股安静柔和的生气,眼神也澄澈见底,并未被世事的险恶复杂所污染。

    唐泛自问也经历过不少世事人心,以他的观察,从太子对韩早的真情流露上,对方应该是跟此案没有关系的,最起码也不会像万贵妃怀疑的那样,为了报复她而故意栽赃。

    所以小人看君子,永远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不会知道君子在想什么,更不会理解君子的想法。

    他摇摇头:“目前仅仅查出死因而已,即使太子不来找臣,臣也准备过来请见太子的。臣想知道,从韩早入宫到他倒毙的这段时间里,他究竟做过什么,与什么人见过面?”

    太子眨了一眨眼,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摇摇头:“没有,他就一直和我在这里读书,哪里也没有去过。”

    唐泛又好气又好笑,这位太子殿下一看就不擅长说谎。“殿下此言当真?此事事关重大,若对方并不单单只是为了针对韩早,而是别有它意,只怕殿下也会有危险的。”

    太子沉默下来。

    唐泛决定逼一逼他:“若是殿下不肯说实话,臣只好去请陛下出面了。”

    他说罢起身拱了拱手,就要往外走。

    太子连忙喊住他,甚至失态地追上来:“别走,别走!你等等!”

    唐泛转过身。

    太子咬住下唇:“我可以告诉你,可是那个人绝对不会害我的,更不会害小早,你须得答应我千万不能向父皇说。”

    唐泛点头道:“只要与本案无关,与凶手无关,臣自然不会深究。”

    太子不吭声,站在那里犹豫,唐泛也拢袖等着,没有催促。

    好一会儿,太子屏退了左右宫人,对唐泛道:“小早卯时入宫之后,我们便在一处读书,中途我让他去一处地方看一个人,来回也只有小半个时辰,而且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害小早,更不会害我的!”

    唐泛问:“那人是谁?”

    太子道:“吴娘娘。”

    唐泛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位吴娘娘?”

    太子道:“就是父皇的第一位吴皇后呀。”

    喔,是那位吴皇后。

    唐泛想起来了,这位吴后因为杖责万贵妃,而被当今天子废弃,逐入西宫,在那之后,宫廷内外就很少听起那位的名字,这个女人仿佛被彻底遗忘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太子道:“吴娘娘住在西宫,那里经常缺衣少食,我不方便亲往,只有小早年纪小,身份特殊,不会惹人盘问,所以我有时候会让小早送些东西过去。”

    唐泛何等聪明的人,稍微一点拨就明白了:“吴后可是曾经帮助过殿下?”

    太子没有说话,黝黑的眼珠子一错不错地瞅着他。

    唐泛温声道:“殿下放心,与本案无关的事情,臣一个字也不会往外吐,这件事臣会当做没有听过的,不过西宫那边,臣还是要去一趟。”

    太子着急起来:“不行,到时候父皇知道你过去的事情,贵妃肯定也会知道,他们要是问起你为什么会去找她,当年的事情就又会被提起来,到时候贵妃不会放过吴娘娘的!”

    唐泛道:“那就说是韩早贪玩,趁着中途休息的机会溜出去玩了,臣必须将他可能跑到的路线都查问一遍,到时候不单是西宫,那附近臣都会去,如果吴后与此事无关,万贵妃自然也就不会怀疑当年她抚育帮助殿下的事情了,如何?”

    太子微微将嘴巴张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一个臣子会当面跟自己商量欺君罔上的事情。

    唐泛微微一笑:“这也不算欺君,只是稍微将事情变通一下,臣为殿下着想,也请殿下为臣保密才是。”

    太子道:“你不怕得罪贵妃吗?如今满朝上下,没有人敢得罪贵妃,你为何不怕?”

    唐泛道:“臣不是不怕,只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吴后帮助殿下的善举,与本案并无关系,原本该是秘密,这世上本来就不应该有人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而得到恶报。臣查案也是为了找出凶手,不能打着大义名义而使好人受到伤害。当然,若是吴后与本案有关,到时候还请殿下恕臣不能徇私。”

    太子连连点头:“吴娘娘是好人,她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不过吴娘娘在西宫待了很久,神智有些恍惚,有时候会有癫狂之举,请唐推官不要和她计较。”

    唐泛拱手道:“殿下放心,那臣这就先告退了。”

    他退了几步,转身欲出。

    “等等!”太子喊住他,又快步追上来。

    唐泛转身,不明所以。

    太子对他道:“唐推官,你方才说,这世上本来就不应该有人做了一件好事而得到恶报。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也很喜欢这句话,你以后还会有机会进宫吗,我想多与你聊聊天。”

    唐泛一笑:“这可不是微臣能够作主的,不过殿□边英才荟萃,都是比微臣有才的大学问之士,臣这微末之身,实在入不得殿下法眼。”

    太子也露出小小的笑容,清秀的面容不太像成化帝,唐泛猜测他应该更像那位早逝的生母:“唐推官,你太谦虚啦,我听说过你的,成化十一年的传胪,对不对,我还拜读过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呢!”

    唐泛道:“多谢殿下夸赞,以后若有机会,臣定还能来拜见殿下的。”

    太子点点头:“好,我等着,还请唐推官一定要找出凶手,以告慰小早的在天之灵。”

    唐泛拱了拱手:“臣定当尽力而为!”

    他不再耽误时间,从慈庆宫这边出来,便匆匆去觐见成化帝。

    皇帝陛下对朝政大事得过且过,但是这桩案子关系重大,幕后真凶目的未明,而且韩早死因诡异,还真就勾起了他不小的兴趣,听说案情有进展,便很快同意召见唐泛。

    虽然如此,但唐泛仍旧在外头等了老半天才得以进入。

    一见面,唐泛也没有一副小官难得见到天颜,激动得顾着拍马屁的模样,而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韩早的死因,在他过来觐见太子那会儿,西厂的人肯定就已经上报成化帝了,所以唐泛只是略提一嘴,就直接跳过去,将自己的分析一说,并请求开放宫中一些地方,让他逐一去查问。

    实际上他只是为了去找吴废后问话,但碍于万贵妃对吴氏的仇恨,如果她知道了当年吴后帮助太子,而太子现在还不时派人偷偷去探望吴后的话,一定会对吴后采取报复措施,唐泛既然答应了太子不将吴氏暴露出来,就只能迂回着来。

    成化帝被当年李道士窥探内宫,企图刺杀自己的事情搞怕了,听到韩早的死,第一反应就联想到凶手要对付的可能是太子甚至自己,倒也没有多作犹豫,就同意了唐泛的请求,不过鉴于唐泛是外臣,成化帝要求他在宫中行走的时候,必须得有内宦陪同,也不能随意离开既定的地方,跑到没有事先禀报的地方去。

    唐泛自然一一应承下来,这一番周折,等他从宫中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傍晚了,可怜唐大人一天下来尽是奔波,连口饭都没能吃上,他官位低,虽然奉了差事,可也没有个留饭的待遇,若现在换了内阁大学士或是六部尚书在干活,肯定就不是这个待遇了。

    可尽管这样,他跑得嘴上起泡,却仍旧没有溜号去找吃的,而是先去了西厂,因为他上午离开的时候,韩早的尸身还在那里搁着呢。

    听说他回来,边裕很快就过来了。

    唐泛问他:“隋百户什么时候走的?”

    边裕道:“您走了之后不久,他也走了,后来派了人过来,让我转告您,北镇抚司那边临时有差事,隋百户要出一趟远门,约莫要数日到半月,让您不必等他。”

    唐泛叹了口气:“他走得可真不是时候,这让我一时半会上哪去找个合作默契的老伙计来帮忙?”

    “这不还有我嘛。”

    伴随着说话声,大明西缉事厂提督汪直汪公公从门口走了进来。

    唐泛简直无语,这真是阴魂不散了。

    “汪公日理万机,何必专程过来陪我啊?”

    “哟呵,我看你还挺不乐意?你不是要进宫调查吗,那是陛下让我看着你,免得你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你以为隋广川能跟你一道在宫中转来转去啊?那是什么地方,他就是太后的亲戚,也没这么大的脸面!”

    汪直哂笑,一反在皇帝跟前的小心恭谨,对着唐泛说话,他当然用不着客气。

    “怎么着,有我陪着你,还不满意?是你求都求不来的幸事,多少人想见我还见不上呢!”

    不像上次在仙云馆时的青衣小帽,汪直此时穿着那身御赐的麒麟服曳撒,制式与锦衣卫的飞鱼服很像,只是图案不同,代表的级别和贵重程度也不一样,这身衣服华丽无比,汪公公负着手在唐泛面前晃来晃去,跟只花孔雀似的。

    “从今儿起,到案子了结之前,我都跟着你,有什么事要办呢,我一声吩咐下去,西厂的效率可比隋广川那劳什子锦衣卫高多了,更何况他还仅仅只是一名百户,你也甭担心,我不会碍着你的事儿,既然此案交由你作主,那就全权由你作主。”

    话都让汪直说完了,唐泛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无奈道:“如今宫门将闭,要查也不急于一时,只能留待明日了。”

    汪直嗯了一声。

    唐泛见他还不走,奇怪道:“汪公可曾用了饭?”

    汪直:“吃了,干嘛,还想让我请你?没门。”

    唐泛:“……我两顿没吃了,若汪公不弃,就跟着我再去吃一顿罢。”

    唐泛本以为自己这样说,汪直肯定甩甩袖子走了,结果这位厂公竟然还真的就换了身衣服,又给了他一身常服,让他也换上,然后跟着唐泛从西厂走到城北的馄饨摊子。

    直到汪直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唐泛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并不是畏惧汪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堂堂一个西厂提督,平时对着六部内阁也是颐指气使的人物,现在竟然有闲情跟着他在这里吃馄饨,还赶也赶不走。

    汪公公今儿个是吃错什么药了?

    而且,表示跟汪直并不熟的唐大人也觉得被一个太监这么跟着很别扭,他本来还想顺道拐去书坊看看最近有什么新出的话本,结果现在这样,让他怎么去嘛?

    跟着太监手拉手到书坊看风月话本,这个世界是不是太玄幻了一点?

    “你看着我作甚,不舍得请我吃饭?别忘了上回我还请你们吃仙云馆,光是那里一盘菜的价格,就够你在这里吃上一百回馄饨了!”汪公公道。

    唐泛无奈:“请请请,汪公先吃什么就点什么,下官乐意之至。”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这也没什么好点的啊,吃来吃去还不都是馄饨!”汪直嫌弃道。

    “那汪公可就真猜错了,这里的老板做馄饨是出了名的,不过汤面也不错,尤其是那老火熬出来的骨头汤,真是一绝了,仙客楼也未必有这份用心。他们开的是夫妻店,老板娘负责擀面拉面,老板负责包馄饨,不过现在这么晚了,面估计是卖完了,馄饨可能还有得剩,到时候骨汤馄饨撒上香菜芝麻,您可真要尝尝了!”说到吃,唐大人那必然是如数家珍的。

    这摊子的生意确实很火爆,他们刚刚坐下,老板娘才过来擦桌子收拾之前客人留下的残羹,这还是看在唐大人是熟客的份上。

    “唐大人,要老样子吗?这位客人要什么?”老板娘笑着招呼。

    唐泛笑道:“于娘你可真不厚道了,明明就剩下馄饨,还问我们要什么。”

    老板娘哎哟一声:“那您可就冤枉我了,今日面多,还有得剩,又新炸了油饼,怎么,要不要来上几份?”

    唐泛忙道:“要要,油饼来四个!”

    他又转头问汪直:“您要馄饨还是面条?”

    汪直微微一愣:“那就馄饨罢!”

    唐泛又对老板娘道:“一碗馄饨,一碗馄饨面条,多放香菜!”

    “行嘞!”老板娘又笑着顺嘴打趣一句:“唐大人,您在北镇抚司的朋友可真多,上上次是薛大人,上次是隋大人,怎么,这回又换新人了?”

    唐泛轻咳一声:“我这不是给你们老两口招徕生意嘛,这位不是锦衣卫,是西厂的汪大人。”

    在皇城根下做生意,谁的消息不是更灵通几分,整个西厂上下,也就一位姓汪的,一听这名头,老板娘先是茫然,然后脸色立马就变了,哆哆嗦嗦喊了声“汪大人”,瞬间跟脚底抹了油似的,拿着抹布飘没影了。

    他们这还没坐稳匀过气来,两碗馄饨汤面外加四个大油饼就端过来了,分量看着都比往日满上两分。

    唐泛不由笑道:“看来汪大人之名威震四海啊,连馄饨摊都吃得开了!”

    汪直闷哼一声:“看来跟你在一起,我要小心你拿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了!”

    别的文官见了他,无不战战兢兢,要么戒备十足,惟有唐泛是个例外,说话风趣,言语诙谐,该调侃就调侃,也谈不上轻慢,却让人感觉分外随和舒服,像汪直这种久居高位的人心里都有点犯贱,别人对他恭恭敬敬,他反而看不大上,若是像唐泛这样的,他却觉得新鲜了。

    唐泛将油饼盘子往他面前一推,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另外一边又来了人,见所有桌子都坐满了,唯独他们这桌还剩下两个座位,便走上前来,问也不问就坐下了。

    汪直一瞪眼:“没长眼了?这还有人坐着呢!”

    对方哟呵一笑:“还挺嚣张,这桌子写了你的名字了,我们就坐不得?知道大爷我们什么人不?”

    完了。

    唐大人低着头喝了一口汤,默默地为对方默哀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韩早的死因,昨天有两位童鞋猜对了,就是水分穴被刺导致的。这种死法来自清朝一个案子,当时还被记录进了清朝的《洗冤录备考》,在宋朝版本的洗冤录是没有写的。那个案子当时是说死者的水分穴被连刺三下而死,但这里改成了针刺入水分穴之后,人体走动,使得针继续深入,导致重要血管破裂出血,跟那个真实案例的原理一样。不过这仅仅是我自己按照常理去推断虚构的,具体能不能实现,如果有专家知道的话,可以现身指点一下~~为聪明细心的六点君和喵啊呜还是喵啊咪?→_→童鞋的推断鼓掌!

    2、吴氏曾经抚养过太子朱佑樘,而且在太子登基之前,万贵妃也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不然吴氏不可能平安在冷宫里活到太子登基,本文会基于这个事实进行虚构和加工。

    蟹蟹可爱的土豪小萌物的霸王票,么么哒你们!

    我很感动,真的,不是因为自己得了多少霸王票,而是因为看到大家的支持和热情,包括留言啊支持啊神马的,你们满满将我淹没了,幸福ing……

    像汐璃酱、卫天宇的小箱、邓子丶邓这些熟面孔就不提了,其实像szy空空,我还记得是在天下里见过你,像两生花,在权杖出现过,毛巾被被应该是山河日月的老盆友了吧?冰玉,在权杖出现过,雨下小蝦,很早就见过你的身影,还有银子妈,我的*和言情小萌物里都出现过你,阡陌、来自热带的鱼等等……  bAnFu-(.*)sheng. com 成化十四年

    还有很多很多人,没法一一列出来了,有些朋友可能以为你们默默投雷,投完感谢完,我就忘了,但其实,我一直都记得你们。

    蟹蟹盟主dodo的浅水炸弹!

    蟹蟹萌主szy空空的各种轰炸!

    蟹蟹杰小卡、豬頭小隊長、两生花、木头饼、几丝愁、昆仑蔷薇、夜行舟、kechonpa、阡陌、来自热带的鱼的手榴弹!

    蟹蟹0大白菜小白菜0、银子妈、哼唧°的火箭炮!

    蟹蟹demeter、piupiu皮、小腐蛇、轻轻、财财、爱你的辰、quesu、梦中人、汐璃酱、lili、菜包花、岚山、allisonjenny、小鱼、gil、毛巾被被、cc、喵罐头、天鸢潋、不是好猫咪、sksk、邓子丶邓、sksk、沙沙2012、我爱喝茶、小丸子姐姐、疀蒽、不醉何如、芝吱的地雷!

    蟹蟹herosly11、果妈、沧浪、阿速、腐视天下、细水长流妍、冰玉、果果木、暮寒公子、绮罗乡、羽中、苍苍、西瓜西瓜、徐桑、娴妮婵语、火燎金刚大白兔、伊尔迷、芬尼、错欧欧、深巷乌衣、山鸣儿、joyce、joyce、letitia、李子、夜弦更生、16045910、见怪就不怪、金荷、雨下小蝦、kathy_lulu、卫天宇的小箱、nanami、情愿荒唐、阿言、demeter、猫咪、分花拂柳、小蝌蚪找mm、肥波、麦子melody、乔乔、surrender、狸狸、destinybones、慢慢、凉风、燕子、十八果子、何处煮酒醉流觞、延麒、柯之杳、珠沙、bushuyel、青鸟、fox、vivi616、商羽、彩虹尽头的地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