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3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6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元良此人,唐泛是知道的,在太子那里的时候,他就已经问过韩早从入宫到死亡时身边可能出现的人。

    韩早入宫的时候,是韩家人送他到宫门口,然后由那个叫元良的内侍带他到东宫,中间走路进宫的过程,元良不大可能有机会专门给韩早找准穴道进行谋害,而且据太子说,元良是他还未封太子的时候就已经跟着他了,忠诚度很高,也不可能无端端去谋害韩早。

    而韩早中途离开东宫,受太子暗中托付前往西宫去探望吴氏的过程中,也只有元良全程跟着,别人下手的可能性不大,唯有在西宫这里,元良在外头帮忙望风,韩早则单独跟吴氏她们待上一小段时间,转达太子的问候和近况。

    本来以吴氏的境遇,她有充分的动机和条件去筹划这桩案子,嫁祸给万贵妃,唐泛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坚持要来西宫查探,有时候光问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当面对质,对方的神态变化,表情动作,也是很好的补充证据。

    不过现在看来,吴氏的嫌疑确实可以排除了。

    既然如此,也就是说,杀害韩早的人,很可能不是出自宫内。

    从西宫那边出来,唐泛一直在脑海里整理思路,重新将韩早在宫中的经历整理了一遍,确认凶手的来处,才方便进行下一步。

    汪直从方才在西宫便一反常态没有出声,唐泛与吴氏等人对话时,他也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此时却忽然嘿嘿笑了起来:“唐润青,你与废后默契无间,演的好一出戏啊!”

    唐泛道:“汪公在说什么,下官不太明白。”

    汪直冷笑:“还跟我装糊涂?吴氏与太子之间明明一直有联系的!让我来猜猜,韩早就是他们之间的中间人罢?东宫的人确实是够忠心的,竟然瞒得滴水不漏,连我都被瞒在鼓里,你说贵妃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样?”

    唐泛叹了口气:“汪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汪直没理他,径自道:“吴氏因为被废,心中怨恨,她毕竟是废后,身边依旧有人愿意供其差遣驱使也不出奇,所以设计趁贵妃送汤的时机,将贪玩离开东宫的韩早引至西宫,杀死韩早,借以嫁祸给贵妃。案子这样破,陛下的难题解决了,贵妃的嫌疑解除了,也牵扯不到太子身上,皆大欢喜,就这样报上去,不错罢?”

    唐泛还真怕他会这样去做,忙道:“到时候贵妃肯定不会满足于只杀废后,而会趁机再掀起一场清洗,将后宫那些她看不顺眼的人通通铲除,太子肯定也会被波及,汪公何必做这样有伤天和的事情呢?更何况废后明明就与此事无关。”

    汪直冷哼:“你既然知道害怕,就别想着隐瞒,将太子与吴氏之间的联系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能够身居高位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聪明人,就连内阁那些看似无所事事的阁老们,也都是十足十厉害精明的人物,唐泛不会因为他们不干实事,就不把他们当回事。

    但他发现自己仍然低估了这位西厂提督,对方的洞察力实在是一等一的敏锐,唐泛自认他与废后和那宫女说话的时候,已经尽量小心,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却没想到仍是让汪直看出了端倪来。

    事到如今,唐泛自然没法再瞒着汪直了,他将太子当年落难时,得蒙废后照料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道:“太子孝心可嘉,吴氏虽非其生母,可他却因为这份恩情,即使当上太子也未曾忘记。记仇不难,难得的是记恩,一个没有忘记别人恩情的人,将来一定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如果善加引导,更有可能成为一代明君。汪公虽得陛下与贵妃知遇之恩,但人总要为以后考虑。对下面的人来说,一个宽容的太子,总比一个锱铢必较,心思阴暗的储君好,对不对?”

    汪直哼了一声:“你也不必害怕,我既然着意要结下这份善缘,就不会出尔反尔!若不恫吓一下你,你怎么会知道害怕,对我吐露实情?”

    唐泛心道我真是要被你吓死了,你要是把事情去向万贵妃一说,吴氏要玩完,太子也要受牵连,他这个小卒更不必说。面上却仍是苦笑道:“汪公见谅,此事是太子让我保密的,毕竟知道的人越少,就越没有外传的危险。”

    汪直眯起眼,盯住他:“既然要合作,就得讲究诚意,我也不妨告诉你,太子那边呢,我是不会出卖的,吴氏,我也可以放过她,不过往后你与太子之间有什么往来,我必须知情!”

    唐泛笑道:“这是自然的,汪公开诚布公,我也愿意坦诚相待。”

    汪直看了他半晌,方才道:“那么,这件案子,确实与吴氏无关?”

    唐泛将自己方才关于吴氏的推断一说,然后道:“确实与她无关,兴许要换个方向,从韩家那边查起。”

    汪直道:“关于韩早的死因,确定是水分穴的缘故了?”

    唐泛道:“确定了。”

    汪直道:“韩家那边听到消息之后,就到陛下面前陈情,想要回韩早的尸身去入殓下葬,你知道,韩方曾是陛下的老师,陛下又是个心软的人,却不过他们的请求,已经同意了。如果韩早的死与韩家那边的人有关,我们可以顺水推舟,说不定凶手会自己按捺不住对韩早的尸身做些什么,到时候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怎么样?”

    唐泛心说不怎么样,但此时他跟汪公公刚刚打成停火合作协议,万万不能再刺激对方了,不然他一个恼羞成怒,头脑一热,真跑到万贵妃面前告状,那可就不妙了。所以唐大人连忙竖起大拇指,顺着汪公公的毛捋,表现了自己的赞同:“高!这招真是高!汪公不愧是汪公!”

    汪直嘿嘿冷笑:“假!太假了!”

    唐泛:“……”

    汪直斜眼看他:“你知道外头的人要拍我马屁,是如何个拍法么?”

    唐大人谦虚好学:“愿闻其详。”

    汪直负手傲然道:“我去岁曾奉命出京办事,地方上率众迎接,当地那县官看见我风尘仆仆而至,鞋履沾尘,又因他们过来迎接时只备了酒水,没有其它,便先让我坐下来,然后亲自脱下我的靴子,亲自低头将我靴子上的灰尘舔干净,又亲自帮我穿上。唐润青,你能得他一分真传否?”

    以汪直的圣眷和权柄,地方官为了讨好他而无所不用其极地放低姿态,虽然听上去骇人听闻,但是若能就此抱上汪公公的大腿,说来也是值得的。

    唐大人的反射弧有点长,过了片刻才啊了一声:“口水啊!”

    汪直:“……”

    唐泛道:“那靴子沾了口水,汪公当时就穿了一路么,虽然牛皮挺厚,不过要是对方有点肺痨什么的病,那口水连着黄痰挂在靴子上,又因为靴子是黑色的瞧不大出来……”

    他一本正经地分析着,关注重点早就歪到九霄云外去了。

    汪直禁不住怒喝一声:“唐润青,你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唐大人眨着纯洁无辜的眼神回望。

    汪直本想炫耀别人对自己的巴结,顺便敲打敲打唐泛,结果被他一说,也没来由地恶心起来。

    “跟你说话可真晦气!”汪公公怒气冲冲地道,拂袖便走,直接把唐泛甩在后头,也没管他跟不跟得上。

    唐大人在后头慢悠悠地喊:“哎呀,汪公别走那么快,我老胳膊老腿的,跟不上呐!”

    这件案子事发于东宫,干系重大,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就连天子也关注异常,唐泛虽说身负皇命,可他的品级毕竟摆在那里,不是想陛见就能陛见的,这时候汪直就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虽然不是主要查案的人,却在皇帝和万贵妃那里都说得上话,也能随时觐见,等于充当了皇帝和唐泛之间的联系人,案子每进行到一个阶段,有了什么进展,汪直都需要事无巨细地往上汇报。

    现在初步查明可能与宫中没有太大关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皇帝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既牵扯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需要掀起一场宫廷风暴,虽然有些对不住自己的老师,但这样确实是最好的结果了。

    皇帝很痛快便答应了韩家的请求,让汪直将韩早的尸身给他们送回去,太子那边,则由唐泛去汇报结果,在听说与吴氏无关之后,太子也很高兴,亲自向唐泛道谢。

    唐泛苦笑:“殿下莫要急着道谢,此案到现在,凶手仍未露出端倪,也尙且疑点重重,一切真相不明,我只能说可能与宫中无关,不能说一定无关。”

    太子露出羞涩的笑容:“我知道,这件事,唐推官那边肯定承受了不小的压力,而且若真能找出杀害小早的凶手,我自然要向唐推官道谢的!”

    他年纪虽然小,看人看事却有种超乎年龄的透彻。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太子当然不是穷人家的孩子,可他幼年数次遭遇磨难,险死还生,却比寻常穷人家的孩子还要艰难,当初柏贤妃的儿子也曾被立为太子,没过两年,就莫名其妙地死亡,人人都知道凶手可能是谁,可人人都不敢说,所以如今朱佑樘虽然被立为太子,但他在宫中的境遇,仍然是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的。

    唐泛道:“细论起来,汪太监奉命协查此案,同样尽心尽力为之奔走,比之微臣也不遑多让,此番韩早出事,贵妃对东宫有所疑虑,也多亏汪太监在陛下和贵妃面前极力澄清!”

    汪直尽心尽力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让自己也能在太子心中留下好印象?

    既然如此,唐泛很乐意在太子面前做个顺水人情。

    汪直没想到唐泛如此上道,心中欣喜之余,连忙对太子行礼道:“臣不敢妄称辛苦,无非是为了告慰死者,查出真相,让陛下,殿下都安心罢了!”

    一般来说,宦官宫女是要自称奴婢的,但到了汪直尚铭他们这种地位,已经不是身份低贱,任人呼来喝去的宫婢可比了,连皇帝都要称呼他们一声内臣,他们自然也就可以跟外头的朝廷大臣一样自称为臣了。

    太子知道汪直是万贵妃那边的人,万贵妃很讨厌自己,他也是知道的。

    韩早出事,很多人都觉得是万贵妃干的,而万贵妃也怀疑是太子故意栽赃自己,这个时候汪直能在万贵妃面前解释几句,让万贵妃解除对太子的疑虑,这个人情可就大了。

    太子惊讶之余,连忙道:“汪内臣过谦了,你尽忠职守,我也是常听父皇提起的,这桩案子,还有赖你多多费心了!”

    汪直郑重道:“殿下所托,臣焉敢怠慢,自当尽力耳!”

    出了东宫,汪直脸上这才有了笑影:“行啊,润青,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够仗义!”

    瞧,之前生气的时候就连名带姓地喊,现在又亲亲热热地喊表字了,汪公公这翻脸可比翻书快多了。

    唐泛意有所指地调侃:“汪公你瞧天上,方才还是乌云密布呢,怎么这会儿就放晴了,这真是六月天,说变就变啊!”

    汪直呵呵一笑,手指点了点他:“本公大度,不跟你计较,你试试这话去跟尚铭说去,保管他怀恨在心,整得你哭爹喊娘!”

    唐泛道:“要不我怎么跟汪公合得来,而不是跟尚铭凑一块呢?这就叫人以群分啊!”

    汪直简直拿他没办法了,这还有人变着法儿夸自己的?

    你说唐泛说话不经大脑吧,人家的话句句都是有深意的,还风趣诙谐,看似得罪人,又没真得罪,连汪直也是有时候又气又恼又忍不住去招惹他,别的人他都看不上,就愿意跟唐泛拌嘴。

    他成日里跟人来往,要么得谨言慎行,要么得时时防着别人算计,或者得去算计别人。这样一来,能和唐泛唇枪舌剑几句,倒是放松心情,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二人也没有耽误工夫,离开皇宫之后,便直接去了韩府。

    韩家人经过皇帝的许可,刚刚从西厂那边领回韩早的尸身,正准备给他办丧事。

    汪直身份摆在那里,又有皇命在身,谁也不敢拿大怠慢,韩起率领全家开中门出来迎接,但身为韩早的父母,韩方和林氏却都不在,代表二房的是韩方的养子韩晖。

    韩晖年方弱冠,十几年前,林氏刚嫁给韩方没几年,因为无子,韩方又不肯休妻或纳妾,周氏便让韩方和林氏认了同族的韩晖为养子。

    韩起一边小心翼翼地向汪直他们致歉,一边苦笑道:“犬子夫妇听说阿早的事情之后,大受刺激,都卧床不起,昨日韩早的尸身送回来之后,林氏又强自起床,不顾劝阻一定要给他守夜,结果今天一早就再次病倒了,还请汪公与唐推官稍坐片刻,我这就去让他们过来见礼。”

    长房韩玉如今在外地为官,韩起如今六十开外,官运不如两个儿子,先前只当到了一个小小的六部主事,眼见年纪大了,升官无望,索性就辞职赋闲在家颐养天年了。

    虽然两个儿子都有官职在身,二儿子韩方还曾经是皇帝的老师,但那也是曾经的事情了,而且别说是皇帝的老师,就算儿子现在是实权尚书,韩起也万万不敢得罪汪直。

    汪直摆摆手:“不必了,查案要紧,若有需要,我们会亲自过去问话的,还请他们二位节哀顺变。我们此番前来吊唁,就顺便在府中走走,还请找个人在左右带路即可,也请事先通知家中女眷一声,免得不明何故被惊扰。”

    他年纪虽轻,却颇有威严,一身华丽的麒麟服穿在身上,举手投足皆是说一不二,阴柔顿时就化作凌厉,在这位手握大权的汪厂公面前,韩家人连呼吸不由也放慢了几分。

    相比之下,唐泛纯粹就是个添头,坐在那里成了陪衬。

    不过唐泛自然是无所谓的,相反还乐得清闲,偶尔跟着附和两句,大部分时间只看汪公公与韩家人应酬便可。

    对于汪直的话,韩家人自然赶紧唯唯应是,然后就将韩晖派了出来,又吩咐韩家上下要配合调查,不得冲撞了汪直和唐泛他们。

    汪公公不耐烦跟韩起多寒暄,韩起对着汪公公也觉得不自在,有了韩晖出面,韩起借故避开,彼此都更加自在。

    韩早属于年幼早夭,跟郑诚又有所不同,丧事是不宜大肆操办的,除了韩晖和二房的下人满面愁容之外,对韩起和周氏等人倒没有什么影响,由此也可见二房与父母和长房兄弟那边的关系都是平平。

    他问唐泛他们:“二位大人想从哪里看起,我都可以带二位前去。”

    韩晖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身量不高,说话举止都很柔和有礼,他听说幼弟早夭之后,就从国子监请假赶了回来,如今韩方和林氏都不能视事,里里外外的丧事事宜,基本都是他在仆从的帮助下料理的,一天下来也是面容憔悴,两眼通红。

    唐泛就问:“韩早是韩家幼孙,本该金贵无比,怎么我看令祖父祖母脸上却殊少悲戚之色?”

    韩晖苦笑:“儿孙不言长辈之过,这话本不该由我来说,既然大人问起,我也只好如实相告。祖父与祖母他们不喜欢我母亲,所以连带的对小早颇为冷淡,相比之下,他们更疼爱的,是我大伯父那边所出的堂弟。”

    唐泛道:“你祖父祖母与你父亲关系如何?”

    韩晖犹豫道:“据我观察,似乎也是平平而已。”

    唐泛转而问道:“韩早当日出发去宫里的时候,是谁负责护送的?”

    韩晖悔恨道:“我在国子监走读,平日里多是由我送小早入宫,但那一日正好要旬考,所以我前一晚就没有回家,直接宿在国子监,由小早的书童送他入宫。说起来都怪我,若是我那一日像往常一样送他入宫,说不定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唐泛道:“你与韩早的感情很好罢?”

    韩晖难过道:“是,我比小早大了十来岁,他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平日里因为府里其他人都不大喜欢小早,他总喜欢缠着我一个……”

    唐泛打断他:“谁不喜欢他?”

    韩晖道:“我祖父祖母,长房那边的人都不大喜欢小早,我母亲虽然对小早溺爱异常,可是她……”

    韩晖没有再说下去,只摇摇头苦笑。

    唐泛道:“韩早的书童可在?”

    韩晖点点头,道:“在的,只是小早出事之后,他就被我母亲命人关到柴房,不让给吃的,还是我偷偷给他送了一些,不然他早就饿死了。不过他现在被我母亲的人看守着,二位若想见他,能否先去见见我母亲,否则若是我母亲怪罪下来,我怕我担当不起。”

    汪公公做事,什么时候还要问过不相干的人,若说是韩方,他还要给几分面子,毕竟人家曾经担任过成化帝的老师,但对于林氏,他却没有那么多的好脸色了:“无知妇人,我等奉命查案,岂容她说三道四,不必见了,你直接去将那书童提过来见我们就是!”

    唐泛却道:“汪公稍安,林氏乃韩早之母,又是韩少傅的夫人,我们去拜会一下也是应当的。”

    汪直白了他一眼,没有表示反对。

    韩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两位大人,汪太监身份更高,但查案的时候,却是以唐泛为主。

    他对唐泛感激地笑了笑:“那二位请随我来。”

    在韩晖的带领下,唐泛和汪直来到二房住的正屋,韩方听说他们来了,抱病起床接待了两人,他也确实面色苍白,带着病容。

    “我儿惨死,圣上天恩,下令调查,二位辛苦了,我实在感激不尽!”

    他们跟着寒暄客气两句,唐泛就问起书童被林氏下令关起来的事情。

    韩方苦笑道:“说来惭愧,拙荆当年嫁给我之后,吃了不少苦头,我那时候成日忙碌不休,也顾不上关心内宅之事,等到发觉她郁郁寡欢,以至于性情偏激时,已经有些晚了,幸好后来有了君吉,又生了阿早,拙荆这才渐渐好了许多。是我有负于她!”

    君吉就是韩晖的字。

    唐泛道:“如此说来,尊夫人与家中女眷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韩方叹了口气:“是,因为往年恩怨,拙荆与我母亲和兄嫂皆有些龃龉。”

    看来之前汪直所说的,关于韩家的事情全都是对的,从韩方和韩晖的话里,唐泛不难勾勒出一个性情偏狭的妇人形象,清官难断家务事,正因为跟林氏有怨的人实在太多,所以若是其中有人为了报复她,对韩早下手,那也是不奇怪的。

    唐泛就道:“我们想先见见那个书童。”

    韩方道:“拙荆就在后面堂屋养病,待我先去与她说一声,二位稍等。”

    一件小事,他本来自己可以做决定的,却说还要先问过妻子,爱之深怕之切,林氏虽然跟韩家其他人关系不好,却得韩方真心相待,至今也未纳妾,也算是有舍有得了。

    唐泛道:“既然已经来了,我们便与韩少傅一道去探望一下尊夫人罢。”

    韩方道:“也好。”

    几人来到后面的屋子,韩方问外头的婢女:“夫人可在?”

    婢女应道:“夫人正在里面歇息。”

    话刚说完,里头便传来一声询问:“谁在外面?”

    婢女忙掀起帘子往里头说话:“嬷嬷,是老爷来了,还有几位大人,说是要问问早少爷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里头回应道:“请进。”

    唐泛他们跟在韩方后面走了进去,绕过屏风,就看到一名中年妇人半躺在床上,正要掀被下床,旁边还有一名老妇在服侍。

    韩方连忙上前阻止道:“你身子不好,就躺着罢。这位是西厂汪公,与顺天府唐推官,他们奉陛下之命前来调查阿早死亡的案子,想见见阿早的书童。”

    唐泛也道:“夫人若是身体不适,就不必起身了,我等只是过来问候一声。”

    林氏虽然三十多岁了,却还风韵犹存,姿色容貌皆是上上之选,也难怪这些年来韩方对她一直倾心不移,只是面色略显病黄,眉间有股阴郁之色萦绕不去。

    “为了我儿的事情,有劳二位大人奔波,实在过意不去……”林氏说道,言语还算温和得体,却见她忽然看见了站在韩方身后的韩晖,面色倏地一变。

    “谁让你进来的!”林氏对着韩晖厉声喝道。

    韩方:“萱娘……”

    林氏理也不理他,只死死盯住韩晖,怨恨地道:“出去,听见没有!你害死你弟弟还不够,又想来害我了?!”

    韩晖手足无措:“娘……”

    林氏尖声道:“我没你这种儿子!那天你明明可以送小早进宫的,为何没送!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想着让小早死了,你就是二房名正言顺唯一的儿子了!我告诉你,你别想得太美!我没生过你,你找那老虔婆去,是她让你来韩家的,你去给他当儿子去!”

    韩方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喝了一声:“萱娘!”

    林氏喘着粗气,情绪瞬间崩溃,捶着胸口又哭又叫:“小早!小早!娘的心肝啊!你死得好惨!谁那么狠心要害你!是周氏还是王氏,你给娘托个梦啊!等娘给你报了仇,娘就下去陪你!我的儿!”

    妇人那尖利的哭喊声直刺耳膜,令唐泛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汪公公更是早就受不了了,直接丢下一句“不知所谓”,转身就甩袖出去了。

    韩晖连忙跟在他后面避让出去,唐泛没办法,看着韩方在那里细声劝着妻子,慢慢地将她劝得消停下来,也没有再问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唐泛出了里屋,就看见汪直等人都站在院子里,韩晖正在给他又是作揖又是赔礼,见了唐泛出来,韩晖冲着他就是一阵苦笑:“还请大人见谅,自从几年前开始,我那母亲的精神便有些不太好,有时候忽然之间受到刺激,就会发作起来,六亲不认!”

    从他的笑容可以看出来,韩晖平时一定也受了不少罪,而且刚才林氏说的那番话实在是戳人心得很,虽说是受到刺激口不择言,但那些话总会包含几分下意识的真心吧?养母竟然是这样看待自己的,韩晖心中真不知作何滋味,连唐泛听了都忍不住为韩晖感到不平呢。

    唐泛他们自然不知道后世对林氏这种症状有一个很形象的描述,叫被害妄想症,就是说她成天幻想着有人要害自己,觉得四面八方皆是敌人,周氏,王氏,韩晖,通通被她列入了假想敌。

    从方才林氏房中那些婢女嬷嬷小心翼翼的表现来看,平时林氏估计也没少这样发作,脾性极差,动辄摔打东西。如果唐泛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林氏嫁入韩家之后,日夜压抑,才生出来的病症,韩方觉得有愧于妻子,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让着她。

    他问韩晖:“她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果不其然,韩晖道:“我也不大记得了,从我小时候记事起就这样了,母亲觉得我是祖母强塞给她的,所以很不喜欢我,直到小早出世,这种情况才好了许多,不过前几年,因为姑姑的事情……”

    他迟疑了一下,看了唐泛他们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唐泛:“怎么不说了?”

    韩晖苦笑道:“这其实也是我那母亲在捕风捉影……我祖母的侄女,也就是我父亲的表妹,守寡之后便来京投靠我们,客居在韩家,我祖母曾经想让我父亲休了母亲,然后娶她为妻,不过我父亲拒绝了。”

    唐泛点点头,这事他已经听汪直说过了:“然后呢?”

    韩晖道:“我父亲不愿纳妾,我那位周姑姑也不愿意委身当妾室,所以这事就没人再提起了,可不知怎的被我母亲知道了,结果到周姑姑那里好一通闹,闹得周姑姑当时羞愤交加,差点寻死。因为那件事,我母亲的性情越发偏狭,对小早也多有约束,因为周姑姑对小早挺好的,小早也愿意和她玩,但我母亲知道之后,就严令禁止小早去找周姑姑,也不准他去我大伯他们那边的院子……”

    这说起来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家事,韩晖也越说越不好意思,尤其这些谈论的对象又都是他的长辈。

    “……大致便是这样。总而言之,你们也看到了,我母亲如今越发受不得半点刺激,总觉得别人对她不怀好意,现在小早一死,她就更加……”

    韩晖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

    唐泛拍拍他的肩膀:“难为你了!”

    韩晖摇摇头:“没什么,二位大人不是要见小早的书童吗,我带你们过去罢。”

    作者有话要说:啊,今天又是八千,好累,真的真的不想被爆菊花了……

    写得整个人都萌萌哒,我整张脸感觉都大了一圈

    就像=____________________=这样

    可是竟然还有人说要更一万才能被表扬,桑心,要是日更一万……

    那我一定会变成-____________________-这样

    【你们看出区别了吗!】

    好吧,那萌萌们,我们就明晚见了,码字码得脖子好疼,我要出去走走~

    蟹蟹可爱的土豪小萌物们!

    包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19:26:15【什么馅的?】

    几丝愁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1819:50:33

    陌子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0:19:52

    细雪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1820:35:16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0:40:15

    好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2:09:26

    电饭锅小超人扔了一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4-10-1822:44:03

    电饭锅小超人扔了一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4-10-1822:47:03

    南枝扔了一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4-10-1823:04:47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3:07:38

    omo123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3:14:32

    小梓溪萌萌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823:56:52【萌萌哒就忍不住想戳】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0:28:08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0:30:57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0:35:04

    lil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0:47:51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0:55:36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1:14:19【很久前看到这个名字,就觉得有点邪恶……】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1:29:42

    耗子大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1:48:20

    耗子大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1:49:36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1:58:22

    joyc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06:14:00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35【哎呀山河日月的老盆友吧?】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40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44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48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53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8:57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9:01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9:05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9:08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0:59:12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1910:59:20

    毛巾被被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1910:59:29

    穿马甲的黑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1:19:34

    雨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1:43:37 ㊣:㊣\\、//㊣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2:40:01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2:41:10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4:57:27

    易爻_叉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5:19:42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6:21:38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6:35:25

    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1917:32:00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