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3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8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腊梅面露骇然之色,看着唐泛的表情就如同看见了鬼。

    不光是她,其他人听到这句话,都十分震惊意外。

    汪直何其精明,一看腊梅的神色,就知道唐泛说对了。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腊梅的肚子,又问唐泛:“真的假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泛没顾得上回答汪直的问题,依旧紧紧盯着腊梅的神色变化:“你与小周氏主仆多年,如果不是事出有因,本不可能背叛嫁祸她的,是不是为了护着你背后那个人?他是谁?你孩子的父亲吗?”

    腊梅几曾见过这等场面,被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逼问得走投无路,只能不断摇头,想要辩解,又不知道从何辩起,她本来就是不善言辞之人,先前她沉默寡言,正好起了不引人注目的作用,但现在被唐泛说破之后,别人仔细一想,就觉得腊梅身上还真有不少疑点。

    见腊梅低头不语,似乎铁了心想要隐瞒到底,汪直微微一抬下巴。

    西厂番子立时会意,作势就要将用随身刀柄去捅腊梅的肚子。

    汪直淡淡道:“这一击下去,你腹中孩儿必然不保,若医治不及时,还有可能一尸两命。”

    对付这种人,西厂自然是手到擒来。

    果不其然,腊梅听了这话,脸色完全变成惨白一片,整个人瑟瑟发抖起来,咬着下唇,泪如雨下。

    唐泛和汪直还有耐心等着她自己心理崩溃,林氏却早已按捺不住,直接扑上去,扬起手左右开弓,直接几巴掌就把她打得口角流血,两颊肿起一片,一边开骂:“你不是已经和前院管事的儿子订了亲事吗,这野种是他的吗?是不是周氏让你干的?说!说啊!”

    儿子横死这件事令她悲痛欲绝,歇斯底里。

    只是为了问出凶手,林氏死死憋着一口气,不至于像先前那样神智迷失。

    唐泛和汪直二人微微皱起眉头,没等他们发话,韩方已经上前强自将人扶开。

    “萱娘,萱娘!你冷静些,等她自己说!”

    “老爷,我的心好痛!阿早那么可爱懂事,那些人怎么忍心!怎么忍心!”林氏哭倒在韩方怀里。

    “我知道,我知道!”韩方也是一脸悲痛,一边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慰,一边与林氏的婢女一道将人扶到一边去。

    唐泛看着怔怔无语的腊梅,忽然问道:“是韩晖?”

    腊梅微微一震。

    唐泛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你腹中孩儿的父亲是韩晖。”

    汪直反应更快,一听唐泛的话,再见腊梅神色,便直接下令:“马上去将韩晖带过来!”

    “是!”西厂的人领命匆匆而去。

    汪直又问唐泛:“你如何推断腊梅与韩晖二人有苟且之事?”

    唐泛这才道:“上回我们来韩家的时候,见到韩早的书童,他说的第一句话,你可还记得?”

    汪直莫名其妙:“我怎么可能记得,他说什么了?”

    唐泛叹了口气:“当时,韩早的书童一看见我们和韩晖,就说了一句话:大少爷您可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在此之前,韩晖并没有跟韩早的书童见过面,而这恰恰是最大的破绽!要知道韩晖他自己也说了,他跟韩早兄弟情深,从小看着他长大,结果现在弟弟死了,原因不明,当天还是韩早的书童与他一道出发去宫里的,韩晖竟会因为林氏将他关起来,就不去盘问弟弟的死因,这不是不合常理吗?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韩晖对于韩早的死心知肚明,也不想多事露出破绽,正好林氏将人囚禁起来,他也就故作不知了。”

    “还有,韩晖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就将话题往林氏那里引,又借着见林氏的机会,让我们亲眼看到林氏的性情反复,以此来证明林氏脾气不好,在韩家处处皆是敌人,这样一来,有人因为不满林氏而对韩早下手,也就很正常了。于是我们一开始,难免会觉得韩早之死,是跟内宅的妇人矛盾有关,尤其还有小周氏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她跟林氏本来就有不小的仇怨,先夫又是大夫,各种条件都具备了。”

    “但我早就说过,世上许多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不做就不错,多做就错多,露出的痕迹也就越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韩晖将小周氏所有犯案的证据都准备得整整齐齐,连那根银针都主动放到我们眼皮底下让我们去发现,天底下哪有这样完美的事情?”

    “然后我们上次来的时候,我屡屡看到腊梅有个小动作,她不时会用手抚摸自己的小腹。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动作?如果胃部不适,会时常以手抚之,若是头部不适,也会时常以手按之,那么小腹呢,难道腊梅是肚子疼么?可她当时神色分明一切如常,只是看到小周氏被带走,也不敢上来拦阻,好像生怕被推撞到一样,若细心观察,不难有所联想。”

    什么叫不难有所联想?汪直对唐泛这句看似谦虚的话暗自撇撇嘴。

    他自认为观察力也算十分厉害的了,可偏偏当时就没有去注意到这些细节。

    又或者说,有些人注定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汪直绝不承认自己会对唐泛表示佩服。

    那头唐泛说完这一切,重新望住腊梅:“是与不是,找个医婆过来把一把脉就知道了。”

    汪直在一边凉凉补充道:“那就顺便把孩子也打掉了罢。”

    腊梅这才真正害怕起来,她不停落泪,似乎想要扑过来,却又被西厂的人死死按住,故而只能望住唐泛,苦苦哀求道:“不要,大人,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的孩子罢,他是无辜的!”

    唐泛盯着她,又问了一遍:“是不是韩晖?”

    “……是。”说完这个字,她好像全身失去了力气一般瘫软下来。

    唐泛道:“若想得到从宽处理,就将一切原原本本地交代出来。”

    已经走出第一步,接下来就没什么好为难纠结的了。

    腊梅擦干眼泪,开始讲述她与韩晖认识的过程。

    小周氏丧夫,腊梅跟着小周氏北上,此时她不过是一个从小门小户出来,什么也不懂的小丫鬟,与小周氏一道在韩家寄人篱下,虽然再也不用担心年轻寡妇被人欺负,可韩家家大势大,内部同样有不少矛盾。

    韩家二房的少爷韩晖,知书达理,脾气温和,偏偏遇上了林氏这样的养母,对他诸多挑剔,更觉得他是婆婆派来监视自己的,母子关系十分不谐。

    腊梅看多了韩少爷在养母面前低声下气,战战兢兢的模样,未免对他心生同情,偶尔因缘际会,两人也会说上两句话,腊梅情窦初开,韩晖也对这个眉清目秀的丫鬟生出好感。

    久而久之,两人就有了男女之情,不过当时小周氏听了姑母的话,便作主将腊梅与前院管事的儿子订了亲,小周氏自认为这对腊梅来说也是一桩好亲事,却没料到腊梅早已芳心别许,所托另有其人。

    腊梅知道之后晴天霹雳,就去找韩晖。

    韩晖倒不是有意玩弄腊梅,他是想将腊梅正正经经纳为妾室的,腊梅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当正妻,她也有自知之明,能给韩晖当妾室,也算不负芳心了。

    谁知道上头忽然要将腊梅许配他人,两人登时都懵了,这种事情,韩晖是不能去找林氏的,因为他知道养母非但不会帮他作主出头,说不定还会因为腊梅是小周氏婢女的身份而厌恶辱骂,而韩方虽然对韩晖还算疼爱,可他毕竟是男人,这种内宅之事不好插手,所以韩晖直接就去找了家中主母,也就是韩起的妻子,小周氏的姑母周氏。

    周氏不喜欢二房的人,当然也不会答应韩晖提出要纳腊梅为妾的请求,韩晖因心中有所顾虑,一时也没说出自己已经跟腊梅暗通款曲这种话来。

    好了,闲话休提,且不论这一对小男女心中如何波折,又如何想着去解决问题,总而言之,腊梅跟韩晖已经有了很深的关系。

    这段时间,腊梅在偷偷跟韩晖幽会的时候,就发现韩晖的状态有些不对,再三追问之下,韩晖也不肯说,腊梅只当他又被养母无故训斥了,还好生安慰了他一番。

    当时韩晖就问了她一些关于人体穴道上的事情,腊梅不疑有他,不仅手把手教他认了一些穴位,还仔细说明了其中一些禁忌,韩晖聪明,基本上一学就会,又学得非常仔细,连入针几寸,都问得清清楚楚。当时腊梅问他学这些做什么,他的回答是母亲林氏身体不好,想要学一些针灸,到时候可以讨好她,也少些斥责。

    结果又过了一些时日,腊梅惊觉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来天癸,小周氏从前的丈夫是坐堂大夫,小周氏自己就识得医理,腊梅成天跟在小周氏身边,耳濡目染之下,对寻常病症甚至还会开方子了,自然也就知道自己这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

    就在这个时候,韩晖忽然找到她,让她帮忙将一根银针藏在小周氏那里。

    腊梅虽然见识少,可并不是蠢笨,韩晖这样做,她必然是要追问的。

    韩晖一开始还不肯告诉她,腊梅便只好跟他说了孩子的事情。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韩晖才终于将事情与她略略一说,不过也未全盘告知,只说韩早这般死因,朝廷正派了人在调查,说不定很快就要查到韩家这边,让她一定要帮这个忙。

    一边是自己的主人,一边是孩儿的父亲,腊梅左右为难,最终决定按照韩晖的话去做。

    这就是为什么唐泛他们在小周氏的房间里会发现那根断了一截的银针。

    小周氏这里是女眷的院落,别说韩晖,就是韩早这样的小孩儿,也不好常常进进出出,只有腊梅这种同样在院子里居住的人,才能随心所欲赶在唐泛他们上门之前放置银针。

    前因后果经由腊梅之口串连起来,终于真相大白。

    此时那几个先前那奉汪直之命去抓捕韩晖的人回来了一个,对汪直道:“厂公,属下等去国子监抓人的时候,那小子提前得了风声先跑了,现在其他几个人已经追上去了,属下先回来向厂公禀报一声!”

    汪直的脸色沉了下来:“真是废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也能抓不到,要是没把人追回来,你们也用不着回来了!”

    对方被汪公公训得灰头土脸,不敢开口。

    那边林氏忽然挣脱了韩方的搀扶,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大声道:“你看,你看,当初你母亲说让我们收养韩晖的时候,我就不同意,现在好了,养了一只白眼狼,还将阿早的性命搭了进去!你去问问你母亲,她现在看着我们家破人亡,可还满意?!”

    韩方:“萱娘……”

    林氏一边哭泣一边冷笑:“我的阿早何其无辜!他将韩晖当成了亲哥哥那样看待,谁知道亲哥哥却想着害死他!还有我这疯病,若不是当日受你母亲和大嫂的磋磨,又如何会这样!你们韩家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害死了我的阿早!!”

    她说罢,又扑上去想要打腊梅,却被西厂的人拦住,对方又不敢如何用力,只能任由她在那里纠缠着,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闹够了没有!”唐泛大喝一声,声音直接盖过现场的喧闹。

    林氏也不由得停下动作,循声望了过来。

    唐泛对林氏道:“韩夫人,虽说现在凶手已经找到,我的职责也算告一段落,剩下的都是你们韩家的家事,我本不该多事掺合,但是你口口声声说韩早将韩晖当作亲哥哥,那你自己呢,你可有将韩晖当成亲生儿子?!”

    唐泛深吸了口气:“世间万物,有因必有果。韩晖当年被你们收养的时候,也不过是刚会走路的稚儿,难道那个时候他已经学会分辨善恶好歹了吗?如果不是你因为你婆婆的缘故就对他心存偏见,不肯好好教导,遇事一味怪责,甚至出言辱骂,后来有了韩早,又对韩早一味溺爱,两相对比,你让韩晖心气如何能平?让他心里如何会没有想法?心中不满,日积月累,变成埋怨甚至仇恨,乃至于一时鬼迷心窍向弟弟下手,这自然是他做错了,杀人犯法,自有国法制裁,但难道韩夫人你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了?之所以造成今日的局面,你扪心自问,假如当初你对韩晖与韩早一视同仁,又会如何?”

    林氏愣愣地看着他,手举在半空,维持着方才想要掌掴腊梅的动作,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她脸上神色变幻,迷茫,痛恨,懊悔等种种情绪一一浮现,又交织出更为复杂的表情。

    人心隔肚皮,唐泛无法得知她心中是否真的对自己以往的作为有一丝丝的懊悔,只看见林氏缓缓地将手臂放下来,双手掩面,发出低低的哭泣。

    韩方叹了口气,将她拥入怀中,悲痛道:“今日之事,我亦有责任!”

    韩方当然也有责任,但他是皇帝的先生,唐泛也不好过多指责,此时汪直对他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往外走。

    出了外头,汪直笑道:“既然已经证实小周氏无辜,回头我便让人将她放了,不过腊梅要带回去问话,还有韩晖那边,等找到了人,事情也就算是圆满了。此番事情,你果真不负所望,迅速利落地解决,等一拿到韩晖的口供,我就上表为你请功,到时候别的不说,官升一级应该是没问题的。”

    唐泛脸上却没有笑意,他反问道:“汪公真觉得事情圆满了?”

    汪直敛了笑容,冷冷盯着他,一字一顿道:“不错,凶手找到了,案子告破,已经圆满了。”

    唐泛叹道:“汪公何必自欺欺人?韩晖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刚好就知道他谋害韩早那天,刚好会有贵妃送汤的事情,还有,既然韩晖不是宫里的人,他甚至不可能进皇宫,那么他必然需要一个内应居中联络,这个宫中人又会是谁?汪公不觉得此事疑点重重,还应继续追查下去吗?”

    汪直颔首:“此事我会追查的,不过之后就是西厂的事情了,你也不必管了,安心等着你升官的旨意到来就是。”

    唐泛明白,汪直这分明是想把他撇开,万一查到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也方便遮掩。

    汪直见他没有说话,又道:“唐润青,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知道太多,这官才能做得长久,我看你这人还算顺眼,别学那些文官的臭毛病!”

    唐泛摊手:“既然如此,汪公一开始就不该让我来查。如果我没推测错误,太子身边那个内侍元良,以及万贵妃身边的侍女福如,都有问题。汪公执意要自己去查,你能确保最后的结果是被你所掌控的吗?万一万贵妃知道了这件事,从元良推想到太子身上,认为太子想要借韩早的死嫁祸她,到时候往陛下跟前一闹,这些后果,汪公可想过?”

    汪直怒道:“我怎么没想过,别说得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在替太子着想似的!你一个外臣掺合进来,贵妃不知道也难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先在宫里秘密让人查!”

    唐泛无辜道:“我又没说我要掺合,汪公这么激动作甚?”

    汪直没好气:“没有最好!”

    唐泛道:“此事应与太子无关,但难保有心人知道之后会刻意往太子身上扯,还请汪公小心。”

    汪直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你一个小小推官,这些事情轮不到你来操心!若我想对太子不利,一开始又何必推荐你去查案!”

    对方既然心中有数,唐泛也就不再多言了。

    汪直先前之所以想要大事化小,是怕幕后跟贵妃或太子有所牵扯,这两方,一方是他的旧主,一方是太子,两边他都不想得罪,但如果证实跟这两边都没有关系,唐泛相信对方应当是能够秉公处理的。

    去追赶韩晖的西厂番子很快就把人抓回来了,韩晖原本被追急了,还打算跳河的,结果被抓捕他的人一个后踹,直接给踹下水,韩晖不会凫水,在水里扑腾半天,才让西厂番子给捞上来,算是彻底消停下来。

    有了腊梅的佐证,韩晖自然也无从抵赖,他的交代其实与唐泛推测的差不多。

    一开始,是太子身边的内侍,元良先与他联系的,韩晖虽然不能进宫,但是他送韩晖入宫,在宫门口的时候必然会与前来接元良有一个碰面的机会,元良从韩早口中得知林氏对韩晖很不好,就以此来诱惑韩晖,让他对韩早下手,并说凭自己在宫里的关系,可以为他遮掩。

    韩晖起初自然震惊万分,而且坚决不答应,元良也没有逼他,倒是韩晖自己回去之后惴惴不安了好几天,见元良没有再提起过此事,心中非但没有平静,反而蠢蠢欲动起来。

    此时因为腊梅的事情,韩晖不敢去对林氏说,但林氏有几回见过他和腊梅在一起说话,便又训斥辱骂了他好几次,韩晖多年怨愤终于积累爆发出来,主动找上元良,答应了这个计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元良与韩晖事先沟通,说好在哪一天动手,韩晖就在前一晚去了韩早房中,要跟韩早一起睡,韩早与韩晖虽非一母同胞,却对这位兄长十分尊敬,否则也不会因为自己母亲对兄长不好,就忍不住在元良面前抱怨,从而让元良知道了韩家的恩怨。

    却说韩早听说韩晖要跟自己一起睡之后,自然很高兴地答应了,他们兄弟岁数相差虽然大了点,但平日两人感情不错,韩晖偶尔也会过来跟韩早聊天同眠,倒无人会多想,却万万没料到韩晖会借着这个机会,算好韩早即将起床的时辰,在他的水分穴刺入断针。

    那针极细又短,就算进了水分穴也一时停留在皮肤表层上,但随着韩早起床穿衣服走动,针难免就逐渐深入体内,终于酿成惨祸。

    不过韩晖也只是按照元良所说的时间下手,至于韩早入宫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元良又如何利用机会为他遮掩开脱,韩晖就一概不知了。

    韩晖因一时鬼迷心窍,怨毒攻心,从而犯下弑弟的罪行,大明律那么多条,总有一条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但就像唐泛所说的那样,事情还远远没有完结,元良为何要跟韩晖勾结在一起,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什么人在他背后授意?元良又如何得知那天贵妃正好要送绿豆百合汤过来,这其中是否又有宫女福如的插手?福如又是为了什么?

    许多谜团尚待解决,但唐泛已经有心无力了,因为按照之前说的,汪直不会让他有插手这些事情的机会,之前凶手没有浮出水面的时候,他还可以借着查案的名义进出宫廷,如今汪直不肯陪他再进宫,除非皇帝下令,否则以他区区一个顺天府推官的官职,是绝对不可能随意进出宫禁的。

    别人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视作圆满完成任务了,但唐泛总有一种半途而废的感觉,不过这也由不得他作主了,在从西厂那边回来之后,唐泛就直接往家里走。

    这些天来回奔波,饭都没顾得上好好吃几口,一旦放松下来就会觉得特别疲惫,唐泛也不例外,尤其是当回到家里,发现阿冬不在,隋州也还没回来的时候,那股失落感就更重了。

    隋州没回来是正常的,据说他到江西去了,具体是去办什么案子,他走得匆忙,唐泛也没细问。

    但阿冬这小丫头,自从在这里住习惯,又认识了左邻右舍之后,心就玩野了,只因邻居家里也有两三个与她同龄的小姑娘,阿冬跟她们玩熟了,对方长辈也会邀请她到自家去吃饭作客,还有隋州的妹妹隋碧,跟阿冬也很是要好,这小丫头似乎天生就有好人缘,这一点倒是挺像她大哥唐泛的——当然,最后一句话是唐大人自己不要脸地加上去的。

    唐泛这阵子经常不着家,三餐也不定时,白天阿冬一个人在空荡荡的三进院子里也是寂寞,肯定会忍不住跑出去找小伙伴玩,结果今天他正好回来早了,就找不到人做饭了。

    看着没有炊烟袅袅升起的灶房,唐大人真是倍感失落。

    从前自己一个人住,倒也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习惯了有家人的感觉,忽然之间再回到单身汉生涯,就倍感失落。

    唐泛一边感叹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边走向后厨,想看看阿冬留下了什么吃食。

    左右翻了一圈,还好,翻出一碟白白嫩嫩的糯米糍,还是绿豆芝麻馅。

    虽然已经冷掉了,不过糕点本来也没什么关系,唐泛懒得自己下厨了,当然,真让他做,他也做不出来,于是将就着边喝白开水边吃糯米糍。

    他本来就空着肚子,又吃糯米这样难消化的东西,还边喝水,使得糯米在胃里膨胀起来,结果不一会儿就开始闹胃疼,唐大人疼得无语凝噎,坐在那里纠结自己到底是出门看大夫好,还是随便忍忍让这真疼过去就算了。

    这时候,外头院门被人敲了起来。

    唐泛不得不站起来,一边捂着胃部去开门。

    他本以为是阿冬,结果一开门,外头却是两个面生的少女。

    为首的那个敲门的是个小丫鬟,后头那位女郎应该则是出身殷实人家,上身穿着粉红色的窄袖对襟褙子,□则是桃红色的马面裙,俏生生地站在那儿。

    他有些惊讶,那两人则更惊讶。

    小丫鬟后退两步,抬头看了看门牌,又喃喃自语:“没走错啊……”

    唐泛问:“两位是要找谁?”

    小丫鬟道:“我们找隋百户,他不住在这儿了吗?”

    唐泛哦了一声:“他还住这儿的,不过他最近出外差去了,我是与他同住的朋友,若是要找他,过些时日再来罢。”

    小丫鬟还挺活泼,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你是他的什么朋友,我们怎么没听过?”

    唐泛一身浅天蓝色棉布深衣,腰间系着丝绦,不过他懒,回家换上常服之后,也没有像时下流行的那样用一块玉佩挂着压衣之类的,再加上因为胃疼而愁眉苦脸,看上去就像一个屡试不第的落魄书生,很难让人把他跟朝廷官员联系在一起。

    很明显,这个小丫鬟,对唐泛自称为隋州朋友的表白,是抱着怀疑的。

    她身后那个女郎,更是微微蹙起眉头,似乎把唐泛当成趁着主人不在而闯进去的小贼了,道:“请问阁下姓甚名谁,我表哥生性就爱独来独往,怎么会邀你同住呢?”

    唐大人有点无奈,他虽然算不上人见人爱,可也从未遇到过这种被嫌弃的情形。

    再说了,谁天生是喜欢独来独往的,要不是隋家那种情形,估计隋州也不会搬出来罢,冲着这句话就可以知道隋州这位小表妹并不了解他。

    唐泛道:“我叫唐泛,在顺天府任职,因为找不到房子住,多赖你表哥接济,所以暂且寄居在他这里。”

    见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女郎这才疑色稍释:“那我们就先回去,等过几天表哥回来了,劳烦你告诉他一声,就说我来找过他。”

    唐泛道:“姑娘可是姓周?”

    女郎点点头。

    唐泛知道隋州的外祖母除了隋州的母亲之外,还有一个儿子,因为在外地,所以举家都搬了过去,现在却出现在这里,也不知是回京探望长辈,还是准备回来定居。

    不过眼下显然不适合他多打听,唐泛就道:“姑娘放心罢,等广川回来,我就转告于他。”

    女郎先是嗯了一声,然后又有些惊讶:“你叫表哥的字号?他肯让你这么叫?”

    唐泛奇怪:“表字起着不就是为了让同辈叫的么,这有何出奇?”

    女郎眨眨眼:“表哥性僻,我也很少看见他跟什么朋友有来往呢,看来你与他关系很好呀!”

    唐泛笑了笑,不欲多说:“还行罢。”

    就他所见,隋州的交游虽然谈不上广阔,可也绝不孤僻,别的不说,但是他在北镇抚司的那一票手下,就被他驯得服服帖帖的,这要是真正性子孤僻,是绝不可能做到的,隋州充其量也就是寡言少语,做事干净狠厉,看上去仿佛有些冷罢了。

    女郎仿佛满怀好奇,又问了关于隋州的不少问题,唐泛胃疼得很,根本没工夫应付他,也就没了往常如沐春风的笑容和言语。

    对方看出唐泛的敷衍,终于有些不快起来,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了。

    小丫鬟急急追在后头,也不忘扭头瞪了唐泛一眼。

    唐泛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也顾不上其它了,就在刚才说话的间隙,胃越来越疼。

    疼得他忍不住扶着门框弯下腰,直接坐在门槛上。

    前方匆匆传来脚步声,唐泛抬头一看,却是几个西厂的人。

    “不管你们现在有什么急事,我都走不动路了。”唐大人有气无力道。

    他发誓下次再也不空着肚子吃糯米糍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对了,今天又是8000!

    快给勤快的大萌物【梦溪石】点32个赞吧嘎嘎嘎嘎~真不要脸……

    【系统:恭喜你,由于连续4天日更8000以上,你自动点亮了大脸技能,脸又大了一圈。】

    关于凶手的破绽,唐大人基本都说了,我就不重复啦,不过这里头最重要的一条,就像唐大人说过的,书童见到韩晖时的第一句话,让他彻底暴露了,一个真正跟兄弟感情好的人,不可能看到弟弟死了,书童被囚禁,却问都不去问一声,只让人送吃的。

    看到好多盆友把脑洞开得比我还大,佩服佩服→_→

    果然就像我说的那样,案子本身是一棵树,可以分出好多枝桠,也就有各种不同的猜测,哈哈哈~

    家属掉茅坑里了,正在努力捞,很快就能捞上来了……

    蟹蟹活泼可爱勇猛无敌……的土豪小萌物们!

    两生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0:26:09

    杰小卡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0:32:14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1:25:07

    唐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1:38:12

    1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2:28:54

    腊月二十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2:52:04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2:52:57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3:33:29 ㊣:㊣\\、//㊣

    lil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023:39:36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100:28:58

    深巷乌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100:32:23

    过家家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2107:41:46

    1262708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115:20:37

    大猫蔚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116:33:53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118:32:49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