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4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2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且不说两人的赌约如何,唐泛从汪直那里出来,眼瞅着时辰也差不多了,直接就往家里走去。

    近来因为要查东宫案,在皇宫和西厂两头跑,有时候还要去韩家,顺天府那边也没法正常上班了,潘大人很痛快地就放了他的假,让他这段时间不必天天到衙门去报到,可以等案子结束了再回去。

    虽然同样是查案,但每天按时去那里坐衙,和上班时间自由,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唐大人虽然不是那种混日子的官员,但是偶尔能偷偷懒还是挺高兴的。

    眼看案子作结,这种自由自在的日子也要跟着告一段落了,唐大人心底难免还是有点惆怅的,也没有特地绕到那个熟悉的馄饨摊子去吃馄饨了,而是直接回家——

    当然,如果阿冬今天在家做饭就最好了,像上次那样空腹吃了糯米糍然后肚子痛的经历,唐大人是绝对不想再体会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唐泛就依稀瞧见家里厨房的方向有缕缕灶烟冒起,顿时仿佛连饭香都能闻见了,这使得他的心情越发好了起来,嘴里哼着小曲,步履也跟着轻快不少。

    不管到了哪里,还是回家最好啊!

    院门没关,半阖着,他刚走进去,便听见里头传来一阵说笑声,似乎其中隐约还夹杂着熟悉的男人声音。

    隋州回来了?

    唐泛先是一愣,脸上继而泛起笑容。

    只是还没等他往里走几步,就瞧见连着正厅的饭厅门敞开着,里头安置着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小阿冬正从厨房的方向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盘刚做好的,嘴里还一边喊着:“隋大哥,周姐姐,饭菜都齐了,大哥肯定又不回来吃了,我们先开饭罢!”

    厅里的饭桌旁边则立着一男一女。

    男的自然是多日不见的隋州,他看上去似乎瘦了一些,却显得更为精干,想是回来也有些时候了,他没有穿着那身人见人怕的锦衣卫袍服,而是换上了常服,不过更像是一把尚未出鞘的宝剑,常服下面包裹的,是饱饮鲜血的剑光。

    那样一个人,根本不必华服美饰,利刃护身,单是站在那里,就已经令人无法忽视。

    另外一位女郎,却是唐泛前日里见过的周家表妹,当日她上门来隋州,无功而返,今日却正好撞上了。

    也不知她说了什么,隋州那张冷峻的脸上竟也微微可见笑意,她的笑声更是如同银铃一般传得老远,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近不远,恰到好处,手臂仿佛要挨上了,却又好像根本没碰着,落在唐泛眼里,便有种若有似无的暧昧。

    阿冬端着菜蹦蹦跳跳走入厅中,又跟那女郎说了什么,两人便都一起笑了起来,状似亲密。

    这都还认识了多久啊,马上就如胶似漆了,对她比我对我这大哥还亲热呢!

    唐大人心想,绝不承认自己心里头有点酸溜溜的。

    他站的角度正好有棵树挡着,天色又暗,一时半会也没人发现他在那里。

    唐泛见三人分头落座,似乎真的准备不等他就开饭的样子,就没有再往里走,反而神使鬼差地,转身悄悄退了出来。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正是团圆时分,唐大人平时绝不是这样磨磨唧唧,婆婆妈妈之人,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里头那三人言笑晏晏的场面,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余,仿佛对方才是一家人似的,自己现在贸然进去,反而是打搅了人家。

    最可恶的是阿冬,女大不中留啊,这还没大呢,就急着讨好起外人来了!

    唐泛嘀嘀咕咕,也没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语病,跟老头儿似的背着手绕着隋家绕起圈子来,不一会儿就绕到了隋家的后院小门。

    闻着里头传来的阵阵饭香,他摸摸肚子,觉得更饿了,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出去找点吃的再回来,又觉着这几天来回奔波,虽说也有坐轿子的时候,总归不能跟经常需要赶路的人比,这一松懈下来,腿就酸软得厉害,便也懒得动弹了,直接坐在后门的门槛上,看着满天星辰发呆。

    此时将近初秋,入夜之后已经开始有些凉意了。

    不一会儿,唐大人就打了个喷嚏,结果睡意也涌上来了。

    他的脑袋倚着门框,不知不觉,居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人事不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感觉自己身上仿佛一重,唐泛这才睁开眼睛。

    外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过从院子里透出来的光线让他依然马上看出了眼前的人。

    “广川?”唐大人迷迷糊糊道,又看见他旁边的人。“阿冬,你们怎么在这儿呐?”

    他这才发觉刚才觉得身上一沉,是因为隋州拿了件大氅往他身上盖的缘故。

    阿冬叉着腰,叽叽喳喳:“大哥,你还好说呢,我们等来等去,等不到你回来,心里急得要命,隋大哥都要出门去找了呢,谁知道你躲在这里,怎么不进屋呢!”

    唐泛刚醒,两眼茫然,表情空白,还处于半清醒状态。

    见阿冬还想再说,隋州阻止了她,将唐泛搀扶起来。

    坐久了之后双腿发麻,唐泛表情一个扭曲,差点往前栽倒。

    幸好隋州眼明手快,直接将他拦腰扶住。

    “能走吗?”隋州蹙眉,表情大有如果唐泛不能走就要将他抱起来的意思。

    为了男人尊严,唐大人自然赶紧道:“没事,就是坐久了,站一会儿就好了。”

    隋州问:“怎么不进屋?”

    他重复的是刚刚阿冬问过的问题。

    唐泛莫名觉得有点心虚,摸摸鼻子:“刚刚回来的时候有点累,就想着在这里坐一会儿,谁知道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他自己刚说完,就觉得这理由实在是太烂了。

    隋州是什么人,北镇抚司出来的人,侦讯中的好手,能看不出唐泛说的是谎话还是实话?

    在对方默默无言的注视下,唐泛越发心虚了。

    隋州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道:“回去罢,阿冬去煮姜汤。”

    阿冬应了一声,转身跑进去了。

    任何人都不会拒绝被关怀的温暖,唐大人也不例外,刚才那点小小的埋怨早就烟消云散,他笑眯眯地看着阿冬一路小跑到厨房去煮姜汤,觉得自打认了个妹子之后,自己的生活质量就蹭蹭地往上涨。

    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幸福,唐泛回转过头,就瞧见隋州的视线还落在自己身上,不免奇怪:“你看着我作甚?”

    “你瘦了。”隋州瞅了他半晌,说出三个字的结论。

    “没有罢?”唐泛摸了摸脸颊,他自己完全没感觉。

    “嗯,有。”隋州仿佛自问自答,给自己的结论下了注脚。

    他又问:“我没在家的时候,你和阿冬怎么吃的?”

    唐泛笑道:“还能怎么吃,一日三餐也没落下,就是这段时间我忙着查案,有时候难免错过饭点。”

    隋州问:“阿冬呢?”

    小丫头正好端着热腾腾的姜汤走进来,唐泛半是叹气半是调侃:“她可过得比我滋润多了,有时候去你家跟你妹妹玩,就被留饭留夜,有时候又跑到邻家去吃饭,这日子过得,都给家里省粮食了!”

    阿冬吐吐舌头,撅着嘴反驳:“大哥,谁让你总不回来呢,有时候我留了饭,你又不回来吃,结果就浪费了……”

    隋州打断她的抱怨,问唐泛:“你晚饭还没吃罢?”

    唐泛虚咳一声,不答话。

    隋州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没有言语,直接起身就往外走。

    他一离开屋子,唐泛就扯过阿冬:“谁得罪他了,怎么看着像被谁欠了八百贯似的?”

    阿冬撇撇嘴:“还有谁,你欠的呗!”

    唐泛给她白眼:“少糊弄我,关你大哥什么事啊!”

    阿冬道:“怎么不关你的事啦?我们本来做好饭,左等右等你都没回来,隋大哥就让我和周姐姐先吃,他自己也没动筷子呢!你说罢,他都没吃饭了,脸色能好看啊?”

    唐泛一愣:“他也没吃?”

    之前他明明瞧见隋州他们已经坐了下来,准备开饭的。

    阿冬笑嘻嘻:“可不是?隋大哥可够义气了,为了等你回来,就生生看着满桌子饭菜,动也不动!那里头还有隋大哥亲手做的蜜汁烤羊腿和芙蓉蛋呢!当时隋大哥一发话让我们先吃,周姐姐还在那里客气来客气去,我可忍不住,当时口水那个流的呀,直接就上筷子了……”

    可怜唐大人腹中空空,此时听得表情直接就变成“⊙o⊙”了,在阿冬绘声绘色的形容下,跟着流口水。

    哎哟,早知道就进去吃了,要什么面子,唐润青啊唐润青,面子可不能当饭吃啊!

    他忍不住伸手去捏阿冬的脸颊:“你这小丫头忒没义气,也不说给我留点儿!”

    阿冬喊冤:“蜜汁烤羊腿放冷了就不好吃了呀!哎呀大哥你可真别说,隋大哥手艺真好,那羊腿烤得金黄金黄的,上面还流油呢,快好的时候再刷上一层蜜汁,直到烤得焦香为止,我吃的时候还热腾腾的呢,那肉甭提多嫩了,我心想,大哥太可惜了,这么好吃的东西也吃不着,不行,我得帮你多吃点儿,所以我就连着吃了整整四根!肚子都撑了,后面的芙蓉蛋也挺好吃的,就是吃不下了,哎……”

    唐大人内心的悲伤早就逆流成河:别说了……

    “还有啊,周姐姐也做了两道菜,但我觉得不咋的,只吃了一口就没动了,我看周姐姐自己也吃不大下去。大哥,我偷偷跟你说啊,我看周姐姐好像喜欢隋大哥似的,就跟以前咱们阿秋姐姐喜欢你一样,吃饭的时候她还不住地偷瞄隋大哥,隋大哥却装作没看见,那情形好好笑……”阿冬像只小母鸡似的,边说边笑,叽叽咕咕,还连比带划,小手臂一挥差点没把唐大人眼眶打出乌青来。

    唐泛一脸黑线,忍不住戳了戳她,那意思是让她适可而止了。

    可惜小丫头没能领会精神,依旧在那里说着隋州和他家表妹的八卦。

    “还有还有,我还听见周姐姐问隋大哥说:表哥,你还记得咱们两家小时候的约定么?”阿冬模仿着周氏女郎的神情,斜着眼竭力想要表现出羞答答的模样。

    唐泛差点没给她笑喷,虽然很想继续看她表演下去,但本着兄妹仁爱的原则,唐泛还是好心地提醒道:“阿冬。”

    阿冬不耐烦道:“干什么啦,你都没有仔细在听,人家正说到重要的地方呢!”

    唐泛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往后转,示意她看看自己身后。

    只见隋州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听了多少。

    阿冬:“……”

    隋州:“……”

    阿冬继续装出一脸痴呆:“……”

    隋州淡淡瞟了她一眼:“去看柴火,灶上正烧着粥。”

    阿冬如获大赦,飞一般从隋州身边溜走,奔向后厨。

    隋州的目光重新落在唐泛身上。

    唐泛眨了眨眼,露出一脸“我完全不知道她刚才在说什么”的无辜又纯洁的表情。

    隋州缓缓道:“姜汤冷了。”

    唐泛喔了一声,赶紧低头喝汤。

    屋里一时陷入某种微妙而尴尬的氛围之中。

    不过幸好唐大人机智聪明,马上又想到了一个可以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你这次去办的案子怎么样了?”

    隋州拖来一张椅子坐下:“这次我们去了江西,查的是吉安府知府黄景隆案。”

    唐泛坐直身子,关注道:“他犯了何事?”

    隋州道:“江西监察御史上奏,吉安府境自成化十一年起,三年之间,共有囚犯三百多人,被知府黄景隆凌虐致死,却假称病故,以此隐瞒。”

    唐泛悚然动容:“胆大包天!”

    隋州点点头:“是,所以上头有令,命刑部、监察御史会同北镇抚司,到当地查实案情,并将黄景隆逮捕入京,先前我匆匆离京,为的便是此事。”

    唐泛问:“那事情如何,可还顺利?”

    隋州道:“原是还算顺利的,证据确凿,黄景隆也无可辩驳。被他凌虐而死的人本该有四百一十七之数,其中除了三百多囚犯,另有无罪被捕而下狱受其私刑致死者数十人,但我们在清点尸体的时候,发现足足少了十数具,再问黄景隆,他却怎么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唐泛道:“为何?”

    隋州道:“不知,他只说没有那么多人,但四百一十七这个数,是我们详查狱中囚犯,并死者家属告官报案之后统计出来的,论理说并没有错,指不定还不止那么多人。”

    大明自英宗之后,朝廷命官都以进士为入门标准,也就是说,你必须要考中进士,才算有了当官的资格。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举人有门路,又或者运气好,刚好有空缺的话,也能当官,只是官当得再大,到巡抚也就差不多了,没法进中枢或内阁。

    这就是为什么在大明朝,大家挤破了脑袋都要考上进士的原因。

    话又说回来了,辛辛苦苦读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书,一朝当上官,大家志向各异,有的为了报效国家,有的为了施惠百姓,也有的为了多捞点钱,有的则热爱权力,为了往上爬得更高。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还没有听说有人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当上个正四品知府了,结果跑去凌虐囚犯,搞得被检举出来,身败名裂。

    你说你到底图个啥啊?

    难不成这个黄景隆读书读傻了,被逼疯了,产生了逆反心理,要虐待囚犯上来寻求精神上的快感?

    唐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理解了为何这个案子会惊动锦衣卫了。

    “黄景隆没有交代动机和目的吗?”

    隋州摇摇头:“他被抓之后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肯吐露。”

    黄景隆被抓回京之后,任务就算完结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别的人和别的部门去跟进,也就用不着事事都由隋州出面了。

    说话间,阿冬端着碗进来了,香气伴随着门被打开来的轻风拂至唐泛鼻下。

    因为姜汤而暖和起来的胃顿时变得饥肠辘辘。

    “好香!”唐大人忍不住道。

    阿冬将碗放下,狗腿道:“这是隋大哥亲自熬的粥,可香了!里头放了肉末,香菇,芹菜,还有花生碎呢,大哥,隋大哥可真大好人呀,真是大好人呀!”

    这小丫头刚刚还背着隋州编排他那周家表妹,被隋州发现之后,就忙不迭想弥补。

    可惜她年纪太小,想不出什么新鲜词,翻来覆去就只能把“真是大好人呀”念了好几遍。

    唐泛斜睨了她一眼,也没拆穿她,低头舀了一勺滚烫的粥,吹凉之后送入口中。

    粥米已经被小火熬得烂烂的,入口便泛着肉香。

    香菇与花生的存在则将粥的味道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吃到嘴里基本也不用怎么嚼,便已经满口喷香绵软,对于饿了许久肚子的唐大人来说最好消化。

    唐泛也不开口了,直接就埋头苦吃。

    隋州见状,也拿起汤匙吃了起来。

    等两人吃得差不多了,速度慢了下来,隋州才问:“这段时间顺天府的事情很多?”

    唐泛想起他刚才问自己瘦了的言语,摇头道:“不是顺天府的。”

    他将阿冬先遣去睡觉,这才对隋州说起。

    但事涉内宫,多有忌讳,饶是亲近如隋州,也不好多说,知道得多了,有时候是祸非福。

    唐泛便挑了些主要的说了一下,其中颇多未竟之语,也不需要唐泛事无巨细地交代清楚,以隋州的聪明,自然是可以猜到的。

    隋州听罢,沉默半晌,犹如思索,很久之后才道:“此事诸多隐秘未明,汪直身为内宦,未必有碍,但以你的身份,还是不要涉入太深为好。”

    他的意思很明白,汪直是宦官,对于皇帝贵妃来说是自己人,但唐泛是外臣,而且品级还很低,如果知道太多了,上头的人不高兴了,想要收拾他,那是随便挥挥手就能解决的事情。

    唐泛笑道:“你放心,凶手已经伏法,再多的,我管不了,以后那位汪太监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掺合的。”

    饶是唐泛聪明过人,智计百出,也绝对料想不到在那之后,他还将会有无数次与汪太监打交道的机会,并且改变了汪太监本该如流星般一闪即逝的政治生命。

    他将粥喝完,把碗一放,称赞道:“阿冬烧饭已经挺不错了,你这手艺比她还好上一些,相比之下我倒像个四体不勤的庸物了!”

    隋州眼里露出淡淡笑意:“既有我们在,你又何须会?”

    这话说得,要是以后阿冬嫁人,你又娶了妻,那让我可怎么办?

    吃货唐大人并没有因为好朋友的这句话而感到高兴,反而惆怅起来。

    天色已晚,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屋歇息。

    虽然喝了姜汤,但第二日唐泛还是染上风寒。

    这一病,病势就汹汹而来,唐大人毫无例外地被击倒了。

    他躺在床上,咳嗽一声接一声,还有些发热,烧得脸色通红,眼神迷蒙。

    有舍必有得,伴随而来的是,衙门也不用去了,班也不用上了,唐大人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请病假,在家泡病号。

    生病虽然很难受,可是病人的待遇明显是不一样的,饭也有人做好了端到嘴边,洗脸水也不用自己去打了,有人拧着帕子主动帮他擦面。

    但是唐大人还是觉得不幸福。

    就如眼下,他看着眼前的白粥腌菜,只觉得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不由对面前的人哀求道:“能不能来点荤的,哪怕是酱牛肉或水晶肴肉也行嘛!”

    隋州看着唐大人可怜兮兮的表情,心里有点好笑,面上却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不行。”

    唐大人打了个喷嚏,眼泪都快出来了,视线变得朦朦胧胧,鼻子还直发痒,看上去越发可怜了。

    隋百户真个心硬如铁,见状依旧不为所动,只将手里的白粥往唐大人那里一递。

    “自己吃还是我喂?”

    “自己吃,自己吃!”唐大人竖起白旗投降了。

    开玩笑,要是被一勺一勺地喂,传出去他英明神武的形象也没了。

    只是一看到这淡而无味的白粥,和咸得要命的腌菜,他就真是胃口全没了。

    此时救星从天而降。

    阿冬推门进来:“大哥,外头有个人来找你,派头很大,说是西厂的。”

    唐泛如获大赦,闻言就要把手里头的碗放下,被隋州冷眼一瞪,又讪讪地端了起来。

    隋州让阿冬过来监督唐泛无论如何也要把那碗粥吃下去,自己则起身走出去。

    他刚走出房门,便瞧见迎面走来两个人。

    为首那个虽说穿着常服,可负手而走,面色倨傲的模样一看就是大有来头之人,而且隋州还真就认识对方。

    来者正是近来名声鹊起的西厂提督,大有继承前辈王振“奸宦”、“权宦”等名声的汪直汪太监。

    虽说上门拜访,可汪公公没等主人家迎出去,直接就进来了,如入无人之境,果真是气派大得很。

    一边走,还要一边点评:“这院子里花花草草也太多了,又种得杂乱无章,一点也不知道摆弄摆弄,看得别人眼花缭乱,真是没品位!”

    隋州拱了拱手:“不知汪公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他就是这么个性子,跟皇帝太后说话也是这么一副淡淡的死人脸,偏偏隋州办事能力强,又因是太后娘家人,成化帝和周太后反而挺喜欢他,觉得他这样才算是会做事的人,也没有仗着外戚的身份就胡作非为,比起那些个无所事事的功勋外戚可是强太多了。

    所以周太后逢人就爱讲:我们家阿州如何如何。

    成化帝甚至还将隋州比作英宗朝孙太后的兄长孙继宗。

    孙继宗是什么人,那是前朝和本朝的外戚第一人,连着两朝都深得皇帝信赖。上得了马,治得了军,帮英宗皇帝复位,又帮皇帝主持修史书。

    皇帝信任到什么程度?把兵权交给他,连人家想退休都不让,朝中有大事商议的时候,必然以他为首,前几年刚加了太傅,文官弹劾他,说外戚不应该掌兵,皇帝连理都不理。

    当外戚当到这份上,那才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不管隋州是不是真有孙继宗之风,还是天子看在老娘的份上才特意夸奖逗老娘开心,反正有这么一份评价,隋州的地位自然也就跟着与众不同。

    虽然他自己不愿意走后门,现在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锦衣卫百户,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平步青云,有身份的人不难找,有本事的人也不难找,难得的是既有身份又有本事。

    所以汪直虽然得到皇帝和万贵妃的宠信,又执掌大权,但面对这么一个人,倒也勉为其难地稍稍收敛起浑身的嚣张,也对隋州拱了拱手回礼:“我道是谁,原来是此间主人来了,方才妄言点评,还望不要见怪啊!”

    他的语气随意,倒也不像真在请罪,隋州自然也没有跟他计较。

    “汪公客气了。”

    说完这句话,两人忽然都不吭声了,彼此互相打量。

    一个在揣测对方的来意。

    一个在思索唐泛与对方的关系。

    乍看上去,倒像是两个武功高手狭路相逢,正在进行交锋前的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被删了很多啊啊啊!

    我一直在后台点通过,可是前台还是继续吞评论,把好多可爱的评评都吞了,这是为什么啊!!!!╰_╯#

    好累不会爱了……趴~

    黄景隆虐囚那个是真事,我也不知道他图啥,只能说古代的变态也很多,共建和谐社会,唐大人任重而道远→_→

    很多评论回复之后大家根本看不见,在这里集中解答吧:

    1、有些朋友说不是重生和穿越,怕悲剧,事实上唐泛就是历史上不存在的人物,但他已经影响到汪直了,所以历史早就改变了。至于悲剧问题,主角肯定不是悲剧啊,但要说历史悲剧,就算是穿越来的,把明朝再延长个五百年,到底不也还是要覆灭的嘛,有亡才有兴,这个问题就不要纠结了。而且以唐泛将来的官职,同样也会改变历史了。

    2、有的朋友觉得最近破案的少了,讲历史的多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一开始就在文案说啦,这文是讲主角破案和升官的,但他不可能案子一个接一个地破,然后就能步步高升了对不对?在官场上本来就少不了勾心斗角的,而且案子的主线也牵涉到朝政大局,不可能脱离开来。上面第一点也说了,唐泛将来的位置会决定他对历史有所改变,这样就肯定不是破两个案子的事情了。

    3、至于说不想看到太子的,但问题是太子是将来的皇帝啊,他本身就是一个汤姆苏,史料那么写的,不是我把他美化的,唐泛将来要当大官,那就肯定要抱太子的大腿,一个得到未来皇帝信任的大臣,才会有光明的前途啊~~这么说吧,太子对唐泛的印象越好,唐泛将来的前途就越光明~

    4、还有说唐大人是圣人的,因为他在破案的时候,是顺便充当一个教化的角色,如果他偏向哪一边,大家肯定要觉得他不合格,所以双方的责任都会借由他的口说出来,但这并不是说唐大人本身没有感情和偏向,只是他的职位决定他不能放私人感情。这些案子的作用除了推进剧情之外,还会促使他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个后面会写到的,相信我~

    5、有些朋友只想看破案,有些朋友只想看日常,我都能理解啦,但文章必须架构平衡,所以我尽量两边都兼顾,再重申一次,破案是主线,官场和日常是副线哦~

    蟹蟹跟小苹果一样可爱的土豪小萌物们!

    destinybones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318:50:06

    两生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320:38:24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320:55:05

    木木林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321:02:14

    小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321:34:06

    羽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322:41:45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00:28:14

    穿马甲的黑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00:46:50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00:54:26

    沧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01:02:09

    过家家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407:30:35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410:36:25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11:05:41

    月下叽叽咕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12:31:20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12:43:41

    小梓溪萌萌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12:45:45

    田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417:39:4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