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4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4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这一病,就足足病了半个月。

    隋州也由此见识了他的人缘。

    那些与唐泛同一年考中进士的同年就不说了,他们之中大多数已经外放,还有少数名列前茅,现在还待在翰林院熬资历——能够在这种部门熬资历是一种荣耀,不是每个人都像唐泛那样“傻”得从翰林院外调的。

    在这半个月里头,陆陆续续过来看唐泛的同年就有四五个,其中还包括当年的状元谢迁等人。

    这个人数已经挺多的了,毕竟唐泛又不是万人迷,不可能人见人爱,而且京官清贫,那些跟唐泛不是很熟的,上门探望总要带礼物,买不起礼物的,自然索性就不来了,送个帖子问候一声,也算是尽到了心意。

    还有唐泛所任职的顺天府里,通判魏玉和检校杜疆也过来看了他一遭,小坐片刻,还带来了府尹大人和衙役老王等若干人的问候。

    北镇抚司里,跟唐泛相熟的薛凌也来了,带着庞齐。

    当然,这两人更多的应该是看在唐泛跟隋州的交情上,跟老大的好朋友交好就等于间接讨好了老大,这其中的联系很好理解。

    不过老薛这人挺幽默,话又多,跟他顶头上司完全不像,他在这里坐了半天,唐泛屋里的笑声就没断过,只是唐大人的嗓子因为生病而变哑,又边笑边咳嗽,听起来就像鸭子在嘎嘎叫,实在有伤市容,再加上隋州在旁边一直冷眼瞅着他们,活像他们是在妨碍唐泛养病,最后薛冰实在坐不住了,把礼物一丢,拎着庞齐跑了。

    然后不得不提的,自然就是西厂汪公公了。

    汪公公最近估计正忙着跟朝廷大臣们因为北征的事情掐架,又要忙着搜查上次东宫案里头可能跟福如勾结的幕后内应,实在分、身乏术,不过那并不妨碍他三不五时派手底下的人过来。

    假如唐泛现在是六部尚书或内阁阁老,又或者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那么一生病就络绎不绝有人过来探病,倒也不稀奇,但问题是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从六品推官,大家过来探望他,充其量也就是想结个好人缘,跟唐泛联络联络感情,又或者尽尽朋友的本分,而不是想从他身上图点什么。

    这就可以看出唐泛的人缘有多么不错了。

    西厂的人名义上是奉厂公之命前来探望唐泛,每次也都提着礼物,但唐泛从隋州那冷得可以的脸色上来看,总觉得汪公公是故意来膈应隋州的。

    但想来想去,貌似这两人也没什么旧怨啊,难道是西厂跟锦衣卫天生就互看不顺眼?

    唐泛看在眼里,找了个机会对隋州说:“要不等我病好了,就找房子搬出去罢?”

    隋州没料到他会提出这一茬,眉头一皱:“为何?”

    唐泛道:“虽然咱俩交情好,你也免费让我和阿冬住着,可说到底,这里毕竟是你的地方,我那些朋友同僚总是出出入入的,不是很好,也打扰了你的休息……”

    隋州道:“不打扰。”

    唐泛还想再说什么,被隋州阻止了,他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汪直对你来说,是朋友还是同僚?”

    唐泛微愣:“都不是罢?”

    隋州有点意外:“怎么说?”

    唐泛一笑:“朋友是要坦诚相待,肝胆相照,两肋插刀,我和汪直之间,若说是朋友,还少了那么点火候,你看我现在住你家,都快鸠占鹊巢了,你让我去住汪直家试试?我定是不会去的。”

    本朝宦官与大臣交往不是新鲜事,但也要顾忌影响,如果是怀恩那样的也就罢了,汪直这种亦正亦邪的,很容易影响到跟他交往的人的名声,到时候名声一坏,官声前途也就完了,隋州正是因为上次看到他们俩过从甚密的模样,才会有此一问。

    此时见唐泛神智清明,对个中玄妙都一清二楚,便满意地点点头:“那就不要再提搬出去的事情了,以后也不必提了。”

    唐大人迟疑道:“可是……”

    隋州:“你若愿意,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

    唐泛微微动容。

    隋州拍拍他的肩膀:“你我虽认识不久,但交情深浅从来都不是以时间长短来计算的,彼此心意相知,方为朋友。你这人生来是要做大事的,对小节不甚在意。就算搬了出去,说不定哪天又要为房租或其它什么问题而烦恼,倒不如直接安安生生在这里住着。几年之内,我暂且都不会成婚的,你不必有所顾虑,再说以我的身份,也没什么宵小敢闯空门,你在这里住,我也放心些。”

    其实隋百户一点都不笨口拙舌,他平时只是不乐意多说罢了,一旦真说起来,那效果绝对比平时口灿莲花的人还要强上百倍。

    唐大人果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向来口齿玲珑的他却忽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趁着这个时候,隋州将手里的药递过去,唐大人正满腔的豪气干云,兄弟情义,想也不想接过来,当成白开水似的仰头便灌。

    结果他的脸完全扭曲了。

    这都是什么鬼……隋广川你趁人之危啊!

    看到他控诉的表情,隋州眼里浮现出淡淡笑意,将空碗拿起来,像安抚小动物似的把一块桂花糖喂了过去。

    唐大人气哼哼地撇过脸,表示不领情。

    隋州也不在意,直接抬起手,桂花糖就送入自己嘴里了。

    唐泛:“……”

    隋州刚走,阿冬后脚就进来了。

    “大哥,外头又有人来探望你了。”

    唐泛这几天忙于应付前来探病的人,自觉比平时去上班还累,闻言就道:“你出去说,就说我喝了药已经睡下了,让他留下名字,改天我会上门致谢的。”

    阿冬答应一声,正想往外走,那客人已经等不及自己走进来了。

    不悦的声音随之传来:“润青啊,你也忒不厚道了,明明就没在睡觉嘛!”

    唐泛:“…………”

    大人,你怎么能不照规矩来啊!哪有不请而入自己跑进别人屋里的呢!

    潘宾身上还穿着一件官服,瞧见唐泛纠结古怪的脸色,摆摆手:“行了行了,我今天来,是有事和你说!”

    唐泛无奈道:“师兄,我过两日便可以去衙门了,有什么事不能等那会儿再说啊,你都派魏玉他们过来探望过我了,何必还亲自来一趟呢?阿冬,快给大人上茶,这位是顺天府尹潘宾潘大人,咱们的父母官!”

    阿冬是典型的小老百姓心理,面对权势熏天的汪公公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反倒是一听到父母官,就连连咋舌,像看稀奇动物似的打量了潘宾好一会儿,这才蹬蹬蹬地跑出去煮茶。

    潘宾压根就没顾得上搭理阿冬,他在床边的椅子坐下,急急就道:“润青啊,咱们老师恐怕闯祸了!”

    唐泛一愣,忙问:“此话怎讲?”

    他们的老师便是丘濬,目前在国子监任祭酒。

    潘宾道:“前些日子汪直上疏请求收复河套,这事儿你知道罢?”

    唐泛点点头,何止知道,汪直还找他商量过呢。

    潘宾又道:“听说朝廷上都反对得很,连十分宠信他的陛下也都驳回了他的提议,但汪直不死心,前两天,正好北边鞑靼人犯边的消息传来,汪直又上疏主战,还自请前往。”

    这时候正好有人端茶进来,递至潘宾跟前。

    潘宾看也没看,端过来喝了一口,不经意瞥了一眼,差点没把茶都喷出来!

    给他送茶的竟然不是刚才见过的小丫头,而是一身锦衣卫服饰的隋州!

    隋百户身着秋香色团绣飞鱼曳撒,腰间别着绣春刀,往房间里一站,潘宾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头皮发麻,哪里还坐得稳。

    纵然他官职明明比隋州高得多,也连忙站起来,干笑道:“是隋老弟罢?我听润青说过你好几回了,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啊!”

    隋州点点头,将茶具放下:“你们聊,我有事先回北镇抚司。”

    照说他这样有点不把潘宾当回事,但在那股气场之下,潘宾竟也觉得理所当然,并没有感到哪里不妥,只连连道:“好好,你忙去罢!”

    但见隋州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潘宾道:“大人,润青刚喝了药,等会儿怕是会早睡。”

    言下之意,你们别聊得太晚了。

    潘宾还能说什么,只能僵着脸说好好好。

    隋州一走,潘宾总算松了口气,方才回转过神来,觉得自己刚刚的表现有点丢脸。

    但眼前还有更要紧的事情,他道:“刚才说到哪里了?”

    唐泛提醒道:“汪直上疏主战。”

    潘宾:“对对,但是朝中大多数人都不主张开战,但也有支持汪直的,结果两边就掐起来了,这其实也不干咱们的事,不过眼看着陛下的态度有所松动,似乎要同意汪直出征了,结果这个时候,就有一拨人上奏弹劾汪直,说他好大喜功,为了一己私欲,又要穷兵黩武,非得把大明国库败光了才干净,还说汪直身为宦官,却意图染指兵权,实有重蹈当年王振覆辙之嫌……”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还没说出个重点来,唐泛也不打断他。

    因为从潘宾的话里头,也可以看出一些政局来。

    汪直掌握西厂,又得皇帝和贵妃宠信,跟螃蟹似的,怎么横就怎么来,朝廷官员都被他弄下去一拨,还借着武安侯府案把手插、进勋贵的圈子里搅和,看起来简直无敌了。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无敌,他还要受到不少辖制。

    这种辖制首先就来自于皇帝。

    大明立国以来,成化朝是一个比较奇葩的朝代。

    为什么呢?

    因为皇帝不想干活,而底下的内阁宰辅们也没有强势到想抛开皇帝独当一面,撑起这个国家,大家都想着抱紧皇帝和贵妃的大腿,得过且过。

    那么这个时候,说到底朝政就还是皇帝在作主。

    皇帝就是皇帝,他也有帝王心术,会扶植出汪直尚铭万通这些人去跟文臣对抗,搞一些历代帝王都喜欢搞的平衡策略。

    但是这位成化帝又不是那么强势的人,所以他的主意就总会左右摇摆。

    就像这一次,他一开始是不愿意大动干戈的,所以驳回了汪直收复河套的建议。

    底下的大臣们也都看准了风向标,跟着起来反对汪直。

    但随着汪直说的次数多了,皇帝也会开始幻想起打胜仗的情形,哪个皇帝不愿意开疆拓土呢?

    所以他的主意就开始动摇了。

    这时候那些跟紧皇帝脚步的大臣们,有一部分反应过来了,开始赞同汪直,有一部分还没有,所以继续反对。

    再加上本朝自英宗皇帝被俘之后,早就没有早年的底气,朝中“守险”的意见占了上风,很多人都宁愿主和,不愿开战。

    说到底,大家还是习惯了安逸的日子,担心激怒鞑靼人之后,重演土木堡之变的悲剧。

    当然也还有一部分正直之士,不愿意看到汪直这样的宦官掌权,或者本身就反对打仗的,也跟着上疏反对。

    这一部分正直之士里,也有唐泛潘宾他们的老师丘濬。

    丘濬虽然不是言官,但也有上奏的权力,他也上疏反对这次出征开战,尤其反对汪直前往,觉得汪直纯粹只是想要捞军功,才会一直怂恿皇帝打仗。

    汪直还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前两天,皇帝终于同意汪直的提议,任命都察院左都御史以兵部尚书衔提督军务,保国公朱永为副帅,汪直监军,率兵前往河套地区,监察敌情,若遇犯境者,可酌情击之。

    “监察敌情”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温柔了,实际上就是同意汪直去打仗的。

    反正到了那边,天高皇帝远,王越也是磨刀霍霍的主战派,到时候还不是跟汪直串通一气,任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问题来了,眼看皇帝已经改变主意,反对的人见劝阻无效,渐渐也就偃旗息鼓了,只有丘濬还坚持不懈地上奏,言辞还越来越激烈,甚至对汪直颇有辱骂之辞,结果终于激怒了皇帝,挥挥手,让他老人家收拾收拾包袱,去南京上任罢。

    潘宾说到这里,唉声叹气:“你说咱们这老师,真是不消停,他又不是言官,这里头有他什么事,安安分分在国子监当祭酒不行吗?现在好了,去南京当官,说得好听,还是户部右侍郎,整整升了一整级呢,可谁不知道,南京就是个养老的地方,去了那里,还能指望有回京的一天?”

    永乐天子迁都北京,把朝廷班子也搬到了北京,但是南京依旧还留着一整套六部,当作陪都,但问题是,从此以后南京就没有任何财政权或七品以上官吏任命权,都是摆着好看的花架子。

    所以一般被打发到南京去的官员,要么年高德劭,皇帝舍不得让他退休,又不好让他过于劳累,就让人家去南京养老,要么就是像丘老先生这样,得罪了皇帝,去那里喂蚊子。

    反正就是领薪水不干活,也没权力,坐着冷衙门,就当你提前内退了。

    去了那里就等于可以跟自己的政治生命说拜拜了,能够被皇帝重新起用的几率微乎其微。

    要不潘宾怎么会急吼吼地跑过来找唐泛呢。

    唐泛却有些心虚。

    这事说到底,还是他鼓励汪直去向皇帝提议的,就算不是“罪魁祸首”也是“帮凶”,谁知道到头来却把自家老师给坑了。

    “要不你去劝劝老师,让他重新上一封奏折,给陛下认个错,陛下素来心软,肯定会原谅老师的。你最受老师看重,你的话最管用了!”潘宾对唐泛道。

    唐泛摇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师的性子,他若是那等会逢迎上意的人,以他的学识,怎么会到现在还是个国子监祭酒啊?”

    潘宾听了,越发愁容满面,官场上师生如父子,本来就该当老师的来照拂门生,结果到他们身上却反过来了。

    他心里头不免埋怨丘老头多事,但不管怎么说终归还是师生,能帮的话肯定要帮的。

    唐泛心里也有些愧疚,他完全没想到这事到最后会绕到自己老师身上。

    “要不这样,明日我就去老师那里,劝劝他,看能不能让他回心转意?”他说着不抱希望的话。

    “也好啊,我与你一道去罢,总不能看着老师就这么被明升暗贬罢。”潘宾道。

    丘濬在学术上颇有成就,学生也不少。

    有些是他主考会试时的门生,比如潘宾,有些是因为仰慕他学问而上门拜师的人,还有个别,是他自己见猎心喜,主动提出要收为弟子的,比如唐泛。

    那么多学生里头,如今最有成就的,就要算是潘宾和唐泛两个人了。

    只是这师生三人的脾性完全是截然相反。

    丘濬性情刚烈偏狭,容易过刚易折。

    潘宾圆滑世故,却又世故过头,容易向世事妥协。

    只有唐泛,心中既有一定原则,却也愿意在世人面前表现得随波逐流一些,恰好符合了君子中正平和,外方内圆的作派。

    丘濬自己性格不太完美,却也自己知道自己的缺点,对小弟子的性格很是欣赏,当初会主动提出收唐泛为学生,也是由他的书法和文章里看出了他的为人用心。

    而唐泛上回之所以能够从小太子的文字中推测出他的为人,也正是学了老师的这一招。

    唐泛品级太低,给老师上疏求情也没人搭理,潘宾上疏了,人家还是四品大员呢,但他的奏疏却被淹没在茫茫一片奏疏里,完全没了下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内阁的人拿去垫桌脚了。

    但归根结底还在丘老头自己,学生们给他求情了也没用,万一丘老头又抽风了跑去反对,那求再多的情也白搭。

    两人说定了这件事,隔天一大早,就相约出门,前往丘濬府上。

    丘家的人正在收拾行李,为前往南京做准备,虽说是去劝说,但潘宾和唐泛心里都知道以丘老头的倔强,是很难改变主意的。

    眼看就快要入冬了,北地寒冷干燥,南方温暖湿润,潘宾提了两瓶有祛除风湿功效的药酒给老师,唐泛则带了一些糕点,给丘家小孩子解馋,又买了些常用现成的药丸,以备他们路上不时之需。

    丘濬看见他们来了自然很高兴,忙让人备茶,一边招呼他们坐下。

    只是在听见他们的来意之后,丘老头就便得有些兴致寥寥了。

    他摆摆手道:“此事不必多言了,我不会改变主意了,一个宦官本来就不懂得兵事,带着兵到北边乱打一气,到时候就随便砍点人头冒领功劳,这也不是新鲜事了,土木之变还历历在目呢,陛下这就忘了先帝的教训了,哼!难不成非得再来一次北京保卫战才甘心么?”

    一个人学问成就如何,跟他的人品是没有关系的,同样,跟性格也没有太大关系。

    丘濬学问很好,但这并不妨碍他脾气急躁,一旦打定了主意,谁也劝不了。

    潘宾对唐泛使了个眼色。

    唐泛慢腾腾道:“老师,学生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丘濬瞪了他一眼,笑骂道:“在我跟前还装什么老实,有话就说罢!”

    唐泛先是笑了笑,而后正容道:“自太、祖皇帝起便重用宦官,郑和,侯显这些人暂且不说了,如今的怀恩,也能算得上忠义之士,皇帝任用宦官已成定制,纵是出了一个王振,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皇帝对于宦官的信任,确实比外臣为甚。此其一。”

    “就拿太子殿下来说,当年他能够辗转宫廷,侥幸存活,也是全赖内宫的宫人们保全,等他登基之后,肯定也会对宦官更加信任的,这是人之常情。”

    “既然宦官掌权不可避免,此事非你我能够改变,那么就算不是汪直,也会是其他人,虽说汪直掌管西厂之后,抓了不少官员下狱,不过细论起来,这些人里,却没有一个平头百姓,这比东厂已经算是要好许多了,有西厂制衡,东厂也不敢过于猖狂,这也算是汪直的一桩好处。”

    “还有,自从土木之变后,大明国力日渐下降,从前还敢主动出击,如今却连人家打上门来了也不敢出手,长此以往,龟缩不战,必然助长敌方嚣张气焰,让周围异族都以为我大明软弱可欺。”

    “所以学生以为,这次汪直北征,其实也是有所必要的,老师就不要为此气坏身体了。”

    他本以为一席话说出来,有理有据,丘濬就是不赞同,起码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激动了。

    谁知道丘濬脸色越来越沉,等他说完,就摇摇头,冷声道:“润青,你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你就算不敢上书力争,起码也不会反对我的观点,谁知道你竟然还站在汪直那一边,你到底还有没有身为文官的风骨?不错,国朝宦官掌权确实是常事,太、祖皇帝也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可你看看近些年来,跟宦官过从甚密的,最后有什么好下场?就算是跟怀恩交好的余子俊,也不敢这样公然帮怀恩宣传造势呢!你真是青出于蓝了,越发出息了!”

    他越说越生气:“你也知道如今国力不济,仗不是想打就能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一切都是银钱堆叠出来的,国库如今有这么多钱吗?打仗打仗,你说得轻巧,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旦把汪直放出去了,他不杀几个平民百姓的人头来冒充功劳就不错了!”

    潘宾没想到把小师弟喊来,非但不能把老师劝消气,反倒火上加油了,忙道:“您消消气,消消气!”

    丘濬意犹未尽:“润青啊,你这性子,若能静下心来好好做学问,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代名家,可你偏偏要离开翰林院那个清静地方,在外头摸爬滚打,我听说上回宫里出了事情,还把你牵扯进去了?你现在跟汪直搅和在一起了?”

    潘宾使劲朝唐泛递眼色,让他别再说什么惹老头生气的。

    唐泛苦笑:“没有的事,只是上次查一个案子的时候,正好阴差阳错跟汪直认识了,他知道我是顺天府推官,所以让我过去帮忙打个下手而已。”

    发生在东宫那件事,因为涉及宫闱,大家也只知道是韩方死了小儿子,凶手竟然还是他的大儿子,很是唏嘘了一阵,万贵妃的嫌疑被洗清,那碗绿豆百合汤自然也无人提起了,至于其它传闻,虽说外头隐隐绰绰地传,可终归没有经过证实,都是谣言。

    唐泛破案有功,在皇帝和贵妃面前都留下了印象,但在外头反而功劳不显。

    尤其是万贵妃,虽然那天她对唐泛当着众人的面问她是不是凶手这件事很恼怒,事后还气冲冲地对皇帝说此人轻浮不堪大任,但后来唐泛不仅破了案子,还洗刷了她的嫌疑,这似乎又证明唐泛是一个有胆色,而且有能力的官员。

    万贵妃跋扈已久,轻易不会把别人的讨好放在眼里,这次却欠下唐泛一份大人情。

    若是她还记得这份人情的话,唐泛的升迁也指日可待了。

    幸好丘濬不知内情,否则要是知道自己的学生阴差阳错得了万贵妃和汪直的赏识,估计能呕血三升。

    唐泛自然也不敢跟他提起自己跟汪直建议北征的事情,要不估计连师徒也做不成了。

    但就是这样,师生见面还是闹得不欢而散。

    丘濬对唐泛和潘宾二人很失望,觉得他们在官场上久了,连做人的基本原则也失去了,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唯唯诺诺,只知道随波逐流。

    从丘府出来的时候,潘宾抱怨道:“刚才你就不应该跟老师争执,他说什么就由他说去,忍忍不就过去了!”

    唐泛无奈:“我也不想的,不知道老师竟然一句也听不进去。”

    潘宾又道:“老师也是的,为何那般古板顽固,但凡稍稍圆融一些,以他的资历和学问,现在也不该只是国子监祭酒了。”

    唐泛默默无语。

    老实说这次跟丘濬的见面对他打击挺大的。

    像丘濬这样坚持认为不能开战的官员不少,不仅仅只是为了附和皇帝。

    他们都被土木之变吓怕了,也已经失去了大明建立之初的锐气,长此以往,朝廷上都是这么一群官员来,国家会是怎样一个未来?

    他本来以为以老师的学识,应该能够理解他的看法。

    没想到丘濬竟然不仅不赞同,也不理解。

    两人出了街口便分道扬镳,潘宾不忘嘱咐他明日该去衙门里上班了,唐泛则一个人默默地走在长街上,眼前繁华热闹皆不能入他的眼。

    他在想,其实自己是不是专心办案,少掺合朝廷大事会更好一些?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从六品小官,这些事情都离他太遥远了,压根没必要为了这个跟自己老师过不去,管得也太宽。

    但另外一个声音又在告诉他,其实他的观点并没有错,要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要因为跟老是意见不合就轻易退却,古人也说了,位卑不敢忘忧国。

    他心不在焉地走着走着,不知何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和争吵。

    唐泛茫然地回过头,冷不防迎面一个拳头就砸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历史上汪直北征3次左右,但年份与具体内容都有所变动虚构了。

    今天身体好多啦,谢谢大家关心,么么哒~~

    我发现123言情它不仅吞评,它还吞楼啊!一个高高的评论楼,我去回的时候就变成15l了,前面全不见了⊙o⊙这是史上最大豆腐渣工程……没有之一!

    小剧场:

    隋州:听说有人上次说我是从茅坑里捞出来的?

    作者菌不假思索:唐大人说的!

    隋州:哦,那就算了。

    唐泛:……

    辣么明天见啦,萌萌们!

    蟹蟹肤白貌美水当当的小萌物们~~~

    u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0:19:33

    杰小卡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0:22:29

    唬烂企鹅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520:54:33

    1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21:12

    西瓜西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27:29

    不是好猫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28:11

    不是好猫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28:25

    不是好猫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28:40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521:32:15

    ques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1:32:35

    h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2:41:50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522:57:06

    哼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523:01:36

    lanre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00:58:56

    yiy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01:34:28

    慢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07:00:11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09:13:01

    哼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15:37:42

    果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16:12:11

    lil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19:19:3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