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4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刚刚在想自己的事情,虽然身体在大街上走着,但精神还处于神游物外的状态里,眼前的拳头回来,他下意识后退两步,脚后跟撞上街边人家卖橘子的小筐,当下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往后栽。

    此时有人伸手拽住他的腰带往旁边一带,唐泛被动地被推往旁边,堪堪避了过去。

    “你没事罢?”

    听见这个声音,唐泛回过头,才发现原来是隋州。

    对方一身官袍,估计是刚从北镇抚司回来,又或者即将去北镇抚司的路上。

    “没事。”唐泛摆摆手,他虽然不像隋州或汪直那样勇猛,说到底毕竟还是个大男人,岂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吓到,只不过刚刚没有防备,所以猝不及防而已。

    眼下回过神,他才发现那拳头其实也没有多大威力,对方也不是故意冲着他来的,而是两个路人在打架,他因为走路没看路,不慎被卷了进去。

    那两人一边扭打一边吵架,热闹得很,旁边还一路围观了不少人。

    唐泛稍微一听就明白来龙去脉了。

    眼下将近年关,遇上适合祭拜上香的初一十五,京城街道更是接踵摩肩,拥挤异常。

    这打架的两个人,一个在前面走,一个在后面走。

    结果前面那个人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腰间好像被抹了一下,心里一个激灵,赶忙摸了一阵,发现果然是自己放银钱的袋子不见了。

    再往后一瞧,自己身后正好跟了个人,正冲着他笑呢。

    被偷了钱的那个人当即就不干了,揪住自己后面那个人,非说他是小偷。

    后面那人也不甘示弱,非说他冤枉人。

    两人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前面那人说要带他去见官,后面那人不肯去,越发就被对方认为是心虚。

    只听见被偷钱那人骂道:“看你这穷酸样,还说没有偷,现在不敢跟我去见官,不是心虚是什么!”

    跟他扭打在一起的人也骂:“你这张嘴是刚从大粪坑里捞出来罢,怎么张口就骂人呢!我都没有偷,干嘛跟你去见官,我才不去!”

    旁边的人围了一圈,跟了一路,大多是看热闹的,还有出口劝的,唐泛一个没留神,居然也身陷包围圈里,再看两个当事人,也没注意到刚才差点殃及唐泛,还顾着吵架呢。

    两人吵得正起劲,就听见有人道:“两位,两位,你们听我一言成不?”

    理所当然没有人听,不过当两人眼前寒光一闪,各自都不由自主被推开往后踉跄两步时,定睛一看,发现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个锦衣卫,这才赶紧消停下来。

    一个赶紧喊冤:“大人啊,您来得正好,还请给小的主持主持公道啊,这人偷了我的东西,还不承认呢!”

    另一个也道:“大人,您甭听他胡说!我好端端走在街上,他就揪着我的衣服不算,非说我是小偷,还有比这更冤枉的事情吗!”

    隋州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唐泛。

    “你说他偷了你什么?”他对其中一人。

    对方就说:“银袋,我的钱都在里头,本来是用来买年货的,这下可都没了!”

    另一人就气愤地拍着身上:“你的钱不见了关我什么事,我身上也没你要的!”

    甲冷笑道:“将你抓到衙门里,是不是就分晓了,就算你不是小偷,那也肯定是他的同党!要不然怎么正好我转过头的时候你就冲我笑了?”

    乙嚷嚷起来:“你别上下嘴唇一碰,就胡乱冤枉人!”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唐泛打断他们,对甲道:“他没骗你,他确实不是小偷。”

    甲一脸不服气,唐泛也不理他,直接拱手问乙:“这位老哥,敢问高姓大名?”

    对方见唐泛谈吐有礼,不似常人,又有锦衣卫在旁,忙拱手回礼道:“不敢当,鄙姓于,单名浩。”

    唐泛笑道:“原来是于老哥。”

    他又问甲:“这位老哥又如何称呼?”

    甲道:“好说,认识的人都喊我罗员外。”

    他浑身打扮阔绰,身材圆胖,倒也担得起这声员外。

    唐泛一笑,对他道:“罗员外且看他胸口挂着的玉牌,和腰上挂的玉佩上面,分别都刻着什么?”

    不仅是罗员外,围观众人忙凝目看去。

    这年头识字的人不算多,但是也有些人认出来了,这个于浩胸口挂着的玉牌上面,刻了沅湘二字,他腰间的玉牌,则单有一个于字。

    罗员外虽然号称员外,却不识字,他的脸上就有点讪讪。

    唐泛看了出来,对他念了这几个字,又解释道:“楚辞有云,浩浩沅湘,他的字号是能互相对上的,这说明玉佩和玉牌都是他的东西无误,一个小偷怎么会将这些东西带在身上?再说他在自报姓名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可见并没有说谎,所以他不会是偷你钱袋的人。”

    罗员外一听就不高兴了,碍于隋州在旁边,他也没敢造次,只是不服道:“阁下又是何人啊,左右我们都要去见官,他是不是盗贼,你说了也不算啊!”

    唐泛倏地沉下脸色:“我乃顺天府推官,这种小事情还是可以帮忙断一断的,也免得你们去给父母官添麻烦,若我没有猜错,你心里应该也知道这于浩不是偷你东西的人,只不过东西不见了心里恼火,又见他冲着你笑,就想找个人赖上,是也不是?”

    罗员外心虚道:“你,你别胡说!”

    唐泛淡淡道:“既然你这么想见官,那我们就去见官好了,到时候你诬告于浩,东西没能找回来,反倒被打板子,你可想好了?”

    罗员外连连摆手:“我不要他赔了,我不计较了还不行么!”

    说罢后退几步,扭头拨开人群就跑,也顾不上刚刚还揪着对方不妨了。

    本来就是小事一桩,既然已经化解了,隋州当然也懒得追上去揪着那个罗员外不放。

    那个被冤枉的于浩赶忙道谢,旁边围观的人也都为唐泛的机智和细心叫好。

    唐泛和隋州二人挤出人群,又走了好一段路,耳根才总算清静下来。

    “你这是要去北镇抚司?”唐泛问。

    隋州嗯了一声:“今日没什么事,就是去点个卯。你心里不痛快?”

    唐泛挑眉:“怎么看出来的?”

    隋州道:“干锦衣卫这一行,与你们推官有些异曲同工,都要细心观察,不过论急智,我不如你,你天生就该是吃断狱这碗饭的。”

    唐泛负着手走路,一边叹道:“是啊,今日和府尹大人去见了我们老师,略起了一些争执,老师不能理解我,连我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他又问隋州:“广川,有些话我不知当问不当问,锦衣卫主掌缉捕,不必事先通过朝廷就可自行行事,诏狱之中更有许多见不得光的酷刑,你经历得多了,难道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动摇吗?”

    隋州略一点头:“有。”

    见唐泛好奇,他便道:“你知道我兄长虽然袭了锦衣卫的职衔,却一直想着考读书科举出人头地的事情罢?”

    唐泛嗯了一声:“是,你对我说过。”

    隋州道:“其实小时候,我也存过这样的念想,也能理解我兄长的想法,他不想因为外戚和武官的身份令人看不起,所以想依靠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但区别在于,我很早就认清了现实,但我兄长没有。”

    唐泛有点唏嘘,科举科举,三年一回,听起来好像不值钱,但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年,江山代有人才出,科举这种事,不光要有天赋,有毅力,还要有运气,不是单靠勤奋就能成功的。

    每三年,全国有多少人才参加考试,能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都要有两把刷子才行。唐泛见过隋州的兄长,一看就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他能安于现状,有自知之明,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又或者学弟弟那样出来办差,也不至于蹉跎岁月,偏偏看不清状况,那就是悲剧了。

    又听隋州道:“刚入北镇抚司的时候,我经手了一个案子,有个言官上疏弹劾万贵妃姐弟把持后宫与锦衣卫,大骂万贵妃与万通姐弟,万通恼羞成怒,将他抓了起来,关进诏狱,又罗织罪名将他全家老幼流放。彼时我不过刚入锦衣卫,又因有太后关系,奉命押送的苦差轮不上我,我知他们一家本来无辜,又佩服那言官铮铮傲骨,敢言人之所不敢言,就主动将这个差事讨过来,亲自护送他们到达当地,又自己出钱,让当地看守犯官家眷的官差多照顾他们一些。准备等这阵风波过后,去向陛下求情,赦免他们。”

    唐泛早知隋州外冷内热,对手底下兄弟很是照顾,却没想到他还会做这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心中一热,钦佩道:“如果你当时去求情,不啻在打万通的耳光,等到事情过去,他说不定也不记得这些人了,到时候你去请求陛下,应该是可行的。”

    但隋州脸上却殊无笑意,他凝重道:“然而等我回到京城,才发现那个言官已经在诏狱里被折磨死了,就连他的家人,过了两个月,我也得到消息,说他们一家都在当地急病暴毙了。”

    唐泛也没了笑容:“万通派人下手的?”

    隋州道:“不知道。但在自那件事之后,万通俨然说一不二,再没有人敢冒着赔上全家的风险,上疏弹劾他和万贵妃了,我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做法何其幼稚,根本于事无补。”

    唐泛道:“这不是你的错。”

    隋州点头:“自那之后,我就收敛起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不会再有离开北镇抚司的念头,因为我知道,假如我能够在锦衣卫里说得上话,哪怕是能够制衡万通,也许那一家人就不必有那样的下场了。”

    唐泛问:“这就是你一直留在北镇抚司的缘由?”

    隋州道:“锦衣卫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同样可以为大明做事,用得不好了,就像如今这般。许多事物本来没有对错,要看做的人怎么想,怎么去做。”

    两人虽已是好友,却成日各忙各的,很少能像今天这样并肩闲走谈心。

    周围热闹喧哗,唐泛反而逐渐平静下来。

    他笑叹道:“广川,旁人道你冷面冷心,也以为像你这样的武职,只会奉命行事,天生比文官低了一等,却不知你内心看得比谁都要清楚明白,我不如你啊!”

    隋州摇摇头,目光柔和下来:“你不是不如我,你只是一时困惑而已。觉得自己没有错,那就坚持下去,你老师或其他人的话并不要紧,只要你心中有大道,就无事不可行。”

    唐泛哈哈一笑,豁然开朗:“好一个心中有大道,无事不可行!那你呢,你会不会赞同我的看法?”

    隋州冷静道:“国朝久安,我也觉得早该要打一仗来警醒警醒,但汪直此人行事张扬,并非长久之道,树大招风,看他不顺眼的人越多,他一旦失去帝心,就会从高处跌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与汪直来往无妨,但要小心被他拖入泥沼才好,我不希望你被他所连累。”

    他平日寡言少语,但唐泛从未小看他的政治智慧,如今一番推心置腹,唐泛才真正见识到隋州内敛外表下的的眼光和胸襟。

    难怪皇帝会将他比作孙继宗,在唐泛看来,假以时日,隋州的成就只怕会比孙继宗还要高。

    想及此,唐大人那股不正经的劲儿又犯了,开玩笑道:“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广川一席话,令我心中快慰明朗许多,是不是该向你行个礼,喊你一声老师才好?”

    隋百户悠悠道:“你若愿意,我也不介意。”

    左右今天唐泛又是告了假的,不用去衙门,隋州也只是过去应个景,也不急着赶路,两人说说笑笑,一路缓步前行。

    天气已经由秋转冬,逐渐步入了寒冷的时节,北京的冬天来得快,眼看前阵子街上的人都还穿着薄袍,现在就都裹得厚厚的了。

    唐泛刚刚病好,穿得多,但他心中熨烫,却不是来自衣服,而是来自朋友的关怀和开解。

    眼看街边有人在卖糖葫芦,隋州伸手买了两串,递给唐泛。

    “小阿冬可吃不了那么多,我来帮她解决一串罢。”唐泛笑道,接过来咔擦咔擦就开吃。

    隋州默默无语,心想知道你嘴馋,吃就吃罢,还找那么多借口。

    结果他一个没留神,再侧过头的时候,发现唐泛手上居然都空了。

    隋州:“……”

    唐大人有点不好意思,扯着他往回走:“走走,再回去买一串,刚才那串长虫子,我给扔了。”

    隋州:“……”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手上有两根竹签。

    唐大人仗着隋州不会揭穿他,也就厚着脸皮笑眯眯地睁眼说瞎话。

    等重新买了糖葫芦,唐泛哎呀一声:“给忘了个事儿!”

    隋州侧眼看他,露出疑惑的眼神——刚才说了太多话,现在能不说就不说了。

    唐泛将上次跟汪直打赌的事情与他说了,末了道:“他这还欠了我一顿仙云馆的席面,上次过来的时候提也没提,该不会是准备赖账了罢?”

    隋州:……你成天就想着这个吗?

    他沉下声:“方才我与你说的话,你不会是忘了罢?”

    唐泛讪笑:“没忘,没忘,与他保持距离嘛,我知道的,不过能不能等这顿饭兑现了,怎么说也值不少银两……”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心虚,最后直接闪人了:“我先把糖葫芦给那丫头带回去,免得糖霜划掉了,你忙你的,告辞告辞!”

    说罢带着糖葫芦一溜烟走没影了。

    隋州摇摇头,心中有些无奈。

    唐泛的病好得差不多了,病号自然也泡不下去了,就算他师兄是顺天府尹,该上的班还是得上,于是又恢复了“顺天府——家”这种两点一线的日常生活。

    丘濬一家出京那天,他也去送行了。

    吵架归吵架,分歧归分歧,师生名分和情分摆在那里,总不能因为怕被甩脸色就不去了。

    丘濬也没想到前几日才跟唐泛这个学生不欢而散,送行的时候他还会过来。

    他在京中的学生和朋友不多,能来送行的更少。

    正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也不是因为丘濬的人缘太糟糕,而是大家都很识时务。

    潘宾借故避嫌了,虽说是因为要坐衙来不了,但实际上他也是怕得罪皇帝。

    丘濬并不怪他,身在官场,总有许多不得已,再说那天潘宾已经上过一回门了,也算尽了弟子的心意。

    但唐泛和谢迁等人却来了。

    他们是跟唐泛同一年中进士的,跟唐泛这种后来另外又收作入室弟子的人不同,丘濬只能算作他们的座师。

    这使得丘濬有些感动,对唐泛的脸色也不像那天那么难看了,还拍着他的肩膀勉励了一番。

    丘濬道:“你那日的话,我仔细想过了,虽说与我意见不同,但也可以看出你是用心想过的,我自己做官不行,也不会强求学生要与我一样不识时务,但凡你心中有国家百姓,做事不要光想着自己,就算是不负我所望了。”

    唐泛也没想到平素固执的老师这次竟然会如此开通,也许是被贬出京的事情让他看开了,老头儿今日并不那么顽固了,反倒有几分开明。

    他的授业恩师不止一位,但丘濬是他十分敬重的一位,自然不愿意因为政见不同而坏了师生情分,闻言就朝丘濬长揖道:“学生谨遵老师教诲。”

    几人又说了几句,眼看天色不早,丘濬就在丘家人的催促下上了马车。

    丘濬历年治学,家中称不上大富大贵,几辆马车除了装人就是装书。

    鞭子抽在马背上,车夫一声吆喝,马车辘辘前行,逐渐在唐泛等人的视线中远去。

    潘宾虽为顺天府尹,但这个官职在京城里其实算不上什么,也照拂不了唐泛,像上次汪直伸一伸手指,他就吓得半死,还要将唐泛推出去应付汪直。

    而丘濬看似官职不显,但其实他文声显赫,在官场上也素有清名,人的名,树的影,他一日在北京,也能充当唐泛他们的背景,如今他这一走,他们可就真正算是无依无靠了。

    眼看别人的授业恩师和座师,要么入内阁,要么在六部当尚书侍郎,谢迁唐泛他们这一科,还真称得上命途多舛。

    等到马车彻底消失在视线内,唐泛他们才开始往回走。

    谢迁拍拍他的肩膀:“要不等京察之后,你找找门路,申请调回翰林院罢?咱们翰林院自从少了你,真别说,每天还怪冷清的。”

    “就是啊,”王鏊也跟着笑道,“原本还挺高兴的,起码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少了一个罪爱吃的,觉得总算可以吃多点了,没想到没了你的调剂当佐料,吃酒也没味道了!”

    唐泛斜睨了这帮家伙一眼:“你们就跟着挤兑我罢!”

    谢迁道:“济之可没说大话,现在确实如此,尤其是刘戬那家伙,成日里满腔怨言,说我们不晓得还要在翰林院熬多少年,倒有些羡慕你这个走出去的人了!”

    天气一冷,天色就跟着晦暗起来,这阵子都很少再看见阳光灿烂的日子。

    送走了老师,耳边听着谢迁他们一边抱怨着翰林院的清苦郁闷,唐泛却没有想象中的低落。

    只因先前跟隋州的一席长谈,让他实在获益匪浅。

    信念一旦坚定下来,自然也就不会再跟着动摇迟疑了。

    他的嘴角微微噙着笑意。

    日子一天天过去,过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

    距离东宫案已经有一段时间,汪直早已离开京城,前往北边,他之前许诺的,给唐泛提一提品级的事情也一直没有消息,仿佛已经被所有人遗忘了,但唐泛并不在意,每日依旧为了顺天府的公务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这样的忙碌中,衙门封印了。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唐泛他们正式迎来了年假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天啦噜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前面有的章节将薛凌写成薛冰了!σ°△°a︴

    可是123言情后台很奇葩,有时候修改要再多一百多字才能被通过,所以就修改不了了,知会大家一下,以后以薛凌为准喔~~

    原谅辣么蠢的作者吧,今天给你们捏脸,请自由地……t___t

    关于大人这个称呼,明代其实就已经有用了,除此之外,当时流行的百姓称呼官员的还可以是老爷,长官等等,在不知道对方什么身份和官职的前提下,就是一个泛称,不过因为这两个称呼都有点别扭,所以就还是沿用大家熟悉的大人~

    小剧场:

    作者菌:隋百户,有人喊你是锦衣卫草,你怎么看?

    隋州:那他们喊汪直什么?

    作者菌:汪公公呗,咋了?

    隋州:我觉得跟润青喊同一个称呼就可以了。

    作者菌:你让读者喊汪公吗,没想到你原来这么尊重汪公公啊!

    隋州冷静地:不是,叫他汪攻,时时提醒他的缺憾。

    作者菌:……好毒,最毒莫若面瘫啊

    蟹蟹辣么萌辣么可爱的小萌物们~~~~

    一树樱桃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2621:07:36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21:19:21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621:20:19

    一只子非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621:55:15

    木头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00:15:37

    唬烂企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01:03:59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702:29:49

    无尾熊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2705:45:29

    暗黑破坏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09:09:39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4:53:18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4:53:56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4:54:13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5:39:31

    冰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6:54:47

    小熊发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2719:34:3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