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4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一到了那地头,见到那青楼的招牌,汪直就冷笑出声:“原来是这一家,你们南城帮还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那两个带路的人不敢吱声,都低着头装孙子。

    在汪直和隋州的号令之下,西厂和北镇抚司的人早已将这座青楼团团围了起来,头尾包抄,保管连只蚊子也飞不出来。

    听汪公公那熟稔的语气,竟然比在场这些正常男人还要了解的样子,若不是此时情况不对,心情不对,唐泛可能还真会笑出声,但现在他也只是绷着脸问:“这一家有什么问题?”

    只见那正门的门匾上,刻着写意楼三个字,字体飘逸,端的是文采风流,若没有从里头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透出来的暧昧烛火,不知道的还当这里是什么饭庄酒馆呢。

    汪直缓缓道:“这一家青楼,万通也有份。”

    这个信息听起来有点惊人,但仔细想想也不奇怪,既然西厂也能成为仙客楼的幕后东家了,那为什么锦衣卫名下就不能有青楼?而且还可以美其名曰收集情报,打探消息,只因青楼也好,赌场也罢,还有那些酒馆饭庄,都是人流来往最频繁密集的地方,人多的地方消息也就多,正符合这些刑侦情报机构的要求。

    想到这里,唐泛就看了隋州一眼。

    隋州却朝他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自己并不知情。

    看来汪直所说,指的是这间青楼有万通的私人关系在里头了。

    万通有个在宫里当贵妃的姐姐,在京城那是比汪直还要横的人物,因为有锦衣卫指挥使的庇护,青楼的生意自然更加风生水起,也不必再惧怕会三不五时被衙门的人找上门,以各种名目索贿。

    却说汪直他们刚上门准备砸场子,里头就已经有人迎了出来,徐娘半老,笑容满面,自然就是这写意楼的老板了。

    “哎哟,各位老爷,今天是吹的什么风,想过来寻欢作乐,提前说一声就是了,何必整出这么大的阵仗!”对方看见汪直他们人多势众,来者不善,却也没有惊慌失措,可见心中自有底气。

    汪直没有开口,事实上也用不着他开口,站在他身后一名叫计阳的西厂档头就命人将方才那两个人提出来:“废话少说,你认得他们罢?”

    老鸨看了一眼,笑容不变:“没见过!”

    那西厂档头哼笑:“来啊,进去搜!”

    老鸨脸色一沉:“慢着!”

    伴随着她的话音,楼里窜出十余条大汉,个个人高马大,手持棍棒,凶神恶煞地盯着唐泛他们一行人。

    这简直不得了!

    他们这一行人里,唐泛暂且不提,隋州与汪直等人俱是一身官服,那独特的袍服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衙门里出来的,寻常人家见了,躲都躲不及,这老鸨居然还敢公然对抗,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什么?

    计阳喝道:“你这老婆子,失心疯了不成!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老鸨气定神闲:“自然知道,诸位是西厂的,怎么着?要说诸位是过来寻欢作乐的,老身自然欢迎之至,但你们现在摆明了是准备来砸场子的,我要是任由你们进去了,以后这生意还做不做了!西厂是威风,可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人开的?”

    汪直终于出声:“不就是万通名下的产业么?”

    老鸨眯着眼打量了他半晌,见对方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样子,便重展笑颜道:“这位莫非是西厂汪提督?老身这厢有礼了,西厂与锦衣卫亲如一家,汪提督既然知道其中利害,还请看在万指挥使的面上,多加通融才是!”

    汪直是万贵妃的人,万通是万贵妃的弟弟,这在朝野并非秘密,但一个青楼老鸨会有胆子用万通来威胁汪直,可见也不是什么善茬。

    她说罢,一扬手,后头便有人捧着托盘奉上,老鸨掀开覆在上面的帕子一角,霎时露出下面金灿灿闪瞎人眼的金子,从沉甸甸的分量上看,怕不得有三四百两。

    老鸨见所有人都盯着托盘瞧,不由笑眯了眼,重新将帕子盖上,又对汪直道:“这点小小心意,只当是给汪提督和手下人买酒喝,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汪直冷笑一声,手伸出去一掀。

    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那盘子被掀翻在地,所有金子在空中翻了无数个身,又滚落在地上,顿时满地金光闪闪。

    汪直对着目瞪口呆的老鸨道:“你也配行贿我?跟你说两句话已经是抬举你了,别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这老鸨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诚然,这家青楼有万通的份,以万通跟汪直的关系,平日里汪直是该给几分面子,也不适合跟他起冲突,否则传到万贵妃那里,汪直也不好做。

    但问题是现在汪直要找人,这里又证实了跟南城帮有关,说不定还是南城帮的据点之一,要是案子破不了,汪直就得担责任,这时候哪里还理会得上什么香火情,自然是找人第一。

    再说这青楼又不是万通家,抄就抄了,根本算不得什么事,这老鸨错就错在,她竟然以为搬出万通的名头就能镇住汪直,却没成想汪直难道就是好相与的?若连区区一间青楼都不敢下手,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汪公公,还不当他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掀翻了金子还不止,汪直一脚将那老鸨踹翻在地,又对左右道:“搜!”

    “等等,等等!你们不能进去!”老鸨见他软硬不吃,终于脸色大变,因为被踹到了腰,一时爬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嚷嚷:“我这就派人去请万老爷,你们不准进去!”

    汪直冷漠道:“万老爷他老娘来了也没用,还不给我进去搜!”

    左右得令,直接横刀出鞘,那几个把守大门的大汉看着剽悍,却怎么打得过比他们更凶悍的西厂番子,没有几个回合,就全都倒在地上。

    隋州今夜带来的人比较少,薛凌等人都被安排守在青楼后门,并没有在这里,他也没有跟西厂的人抢功,就与唐泛一道,跟在人后面进去。

    那老鸨一看到西厂来人,就觉得搬出万通的名头,今晚就可以大事化小,却万万没想到现在万通也不管用了,汪直连鸟都不鸟她。

    她方才信心百倍,并未疏散里头的人,结果汪直他们这一闯进去,里头惊叫声一片,大堂的客人们惊慌失措,有点身份的,此刻更是准备从后门溜走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别说后门,就是他们现在从窗户里跳出去,外头也有人在等着他们。

    计阳一声喝令,西厂的番子分几个方位包抄上去,瞬间上了二楼三楼,把守住所有通道和包间的门口,又踹门进去,甭管房间里头的人在做什么,一个个都揪出来,这又是一阵阵尖叫声此起彼伏。

    所有人都被带下一楼大厅集中在一块儿,唐泛略略一扫,好家伙,这里头还有几个官员。

    朝廷虽说明令官员不得□□,可男人哪有不偷腥的,只要没人发现,不会被御史弹劾也就罢了,这里头既然有万通的关系,以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能力,大家出来玩的保密性还是有保障的,这也使得写意楼在黑白两道特别吃得开,生意也很好,寻常做买卖的经常会碰上衙门里的小吏借收税之名前去勒索,但在写意楼,因为对方来头太大,竟也无人敢上门捣乱。

    结果没想到,夜路走多了也会碰到鬼,今天竟然有人敢砸写意楼的场子,所有人看着西厂的人冲进来,全都目瞪口呆。

    “汪提督,莫怪老身没有提醒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一瘸一拐的老鸨走进来,厉声道。

    汪直冷漠地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你可知道,今晚有哪家的孩童走失了?”

    老鸨冷笑一声,自恃有后台撑腰,也毫无畏惧地直视:“这老身怎会知道?汪提督未免可笑,若有孩童走失,自去寻找便是,老身这里是开青楼的,又有什么干系!”

    汪直道:“今晚失踪的孩童中,有当朝太子太傅朱永的幼女,还有吏部侍郎的孙女,你有几个胆子,敢为虎作伥,藏匿走失孩童,到时候别说一个万通,就是十个万通,也救不了你!”

    老鸨的脸上抹了厚厚一层粉,脸色有没有变白,旁人也看不出来,只是她那双眼睛里,却因为汪直的话,而流露出一些迟疑和不信,与先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已经有所不同。

    此时西厂番子已经将整座青楼都掀了个底朝天,便见计阳从一楼后厨旁边的杂物间里走出来,对汪直道:“厂公,这边有个地窖,但里头已经没有人了!”

    汪直眼神凌厉地盯住老鸨:“人呢!”

    老鸨强笑道:“人都没找到,那就说明我们是被冤枉的,汪提督不信再找找,可见老身是不说谎的!”

    隋州与唐泛直接就进了杂物间,只见凌乱四散的地面被清理出一块地方,露出黑洞洞的入口。

    唐泛问:“下面没有人?”

    计阳点头道:“我亲自下去查看了一遍,下面地方不大,也没有什么暗道机关,就算原先藏着人,也不可能从那里逃跑的。”

    这里头放的东西很多,有谷物杂粮,也有很多绳索之类的杂物,看上去就是一间很寻常的杂物间,就连下面地窖的存在也不出奇,许多大户人家或者做生意的,都会有这样的地窖,用来存放一些容易坏的食物。

    唐泛并没有因为计阳的话就作罢,他看了隋州一眼,后者立时会意,从墙壁上拿过一盏蜡烛,两人一前一后往下走。

    计阳见状就有些不痛快了,心说我都检查过一遍了,你们还怀疑我的话不成?

    他也没有下去,就站在上面,双手抱胸,等着看他们两个上来时沮丧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上来了,但唐泛神色凝重,第一句话就说:“下面藏过人。”

    计阳狐疑:“你怎么看出来的?”

    唐泛道:“从周围的墙壁来看,那个地窖必然已经建成有一段时日了,不可能完全空置着,但如果用来存放食材,譬如腌菜之类,就一定会残留有味道,也会有存放的痕迹。但是下面现在干净得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可见根本就不是用来放东西的。”

    计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刚刚也觉得这个地窖有古怪,却说不出哪里古怪,原来是自己忘了从味道上去分析。

    他问道:“那人会从哪里出去?难道他们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收到风声了?”

    唐泛摇头:“从我们抓到那两个南城帮的人问供,到来到这里,中间的时间,以及接触过的人,都不太有走漏风声的可能性,他们应该是看到我们到来之后逃跑的。”

    计阳:“但是这里没有别的通道了啊,外头有人把守,他们一出去就会被发现的。”

    此时隋州已经在杂物间里查看起来,他用刀柄将堆放在角落的许多食材挑开,又去戳四周的墙壁,计阳自然能够看出他这是在寻找有没有另外的暗道。

    可惜似乎没有什么发现。

    计阳有点失望,正准备去别的屋子里看看,就听见隋州道:“这里有古怪。”

    他转过头,就见到隋州的刀柄正戳着靠在墙角的一个大麻袋,只是不管他怎么戳,那个麻袋就是不挪动分毫,唐泛上前将麻袋口子解开,里头露出一块块乍一估量估计重逾几千斤,也难怪隋州无论怎么戳都戳不动,估计得两三个人上手搬才行。

    一个放置食材的杂物间,怎么会出现这种石墩?

    这下不需要唐泛说,计阳也能看出其中必有古怪了。

    他与隋州二人合力,便将那麻袋挪开少许。

    只见麻袋之下,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将稻草扫开,便看见一块厚厚的地砖盖在上面,虽然尽量做得与周围地面契合,可毕竟还是会留下些许痕迹,隋州和计阳将那块地砖挖起来,就看见下面果然隐藏着一个入口,看着比那地窖还要深,也不知道通往何处。

    计阳忽然发现,挖这条地道的人真是狡猾之极,弄了一个容易被发现的地窖在这里,一般人看到地窖里没人,肯定下意识会往别的地方去找,就不会再联想到这屋里还会有其它的暗道机关,而且这麻袋就填在上面,乍一看跟周围存放食材的麻袋一模一样,除非像隋州那样一个个去戳,又不嫌费事地解开察看,否则根本不会有所发现。

    到时候那老鸨就更可以大呼冤枉了。

    计阳当下就大步出去,将在这里的发现与汪直一说。

    汪直望向老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老鸨脸色阴晴不定,嘴上依旧硬得很:“这条地道本是建这幢房子初期挖来作沟渠的,后来废弃了,便没有再用,这有何出奇?”

    计阳冷笑:“你他娘的沟渠挖得让人也能走进去,可真是费心啊,是哪家工匠做的,回头我也去雇他!”

    汪直有了实质证据,反倒淡定下来,他对老鸨说:“你口口声声说这里有万通的背景,可万通到现在都不出现,你也知道为什么了罢?你不过是个青楼老鸨,到时候有什么事,就将你推出去作替死鬼,你说你是万指挥使的人,奈何人家不认,有什么办法?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就在这里问罢,慢慢问,你不肯说,就问到你说出来为止!卫茂!”

    一名僵着脸的中年人领命而出,他是西厂的掌刑千户,对逼供问供最是在行,眼下这番差事交给他,自然是得心应手,专业对口。

    卫茂一挥手,左右上前,便将那老鸨紧紧钳制住。

    “先上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罢。”他一边道,一边走上前,让手下将老鸨的手指按在地上。

    卫茂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形状奇怪的镊子,蹲□,便往老鸨指甲上夹,然后再狠狠一掀!

    “啊————!!!!”老鸨的惨叫声冲破云霄。

    楼里的客人和姑娘们已经全部被西厂的人赶到了一楼集中,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全都吓得面容失色,他们平日里听多了东西厂的威名,直到如今才算真正见识这种活生生的受刑场面,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单是听到西厂两个字都会浑身发抖了。

    所谓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名字好听得很,实际上就是将人十根手指的指甲全部生生掀掉,十指连心,可以想象那种滋味会有多痛。

    所有人脸色发白地看着老鸨惨叫嚎哭,顿时觉得自己的指甲也痛得要命。

    唐泛从里屋走出来,便听见汪直对老鸨道:“反正你有十个指甲,慢慢来,手的用完了,还有双脚呢,如果到时候都掀完了,你还能这么硬气,那我就要对你说一声服气了。”

    老鸨的手被紧紧按住,想动都动不了,鼻涕眼泪一起流,之前那张骄横的老脸此时甭提有多可怜了。

    但唐泛自然不会去同情这种人,说句难听的,这老鸨是心肠黑透的人物,就算跟这次的孩童走失案无关,平日里也没少干缺德事,这种人就是将西厂里所有的酷刑都尝一遍,估计也洗清不了她犯下的罪孽。

    卫茂见她还是不肯说话,又用镊子夹住对方的食指指甲,待要动手时,便听见老鸨杀猪似的嚎起来:“别夹!我说,我说!不要夹!放了我!放了我!”

    指甲被生生掀起是什么感觉,旁人可能没法体会到,但老鸨此刻真是生不如死,恨不得能把手指剁了,兴许还不会那样痛苦,她使劲地哀嚎着,身体不断抽搐,但是却摆脱不了那种附骨之疽的疼痛。

    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所有秘密在她脑海里远处,此刻她就只剩下一个想法:停止这种痛苦!

    汪直挥挥手,老鸨随即被提起来,押入杂物间。

    关上门,在场除了老鸨之外,也不过三四个人。

    汪直道:“说。”

    老鸨一边抽泣一边道:“那些孩童没有,没有在这里……”

    汪直扬起眉毛,以为她又要狡辩耍赖:“卫茂,弄点盐水来,撒在她那根手指上。”

    “别别别!我没有说谎!那些人确实不在这里了,他们走了约莫有半个多时辰了!”老鸨尖叫起来,“我这里只是做皮肉生意的,南城帮的人若拐了孩童,有时会暂时藏匿在此处,但很快就会带走的!”

    汪直问:“是不是你看到我们来,通风报信让他们走的?对方有几个人?那些孩童又有几个?朝哪里跑的?这条暗道是通往哪里的?”

    他一下子抛出好几个问题,老鸨看着近在咫尺的镊子,早就被吓怕了,根本不敢不回答。

    “不是不是!我没有通风报信,在你们来之前,那些人就走了,因为之前有人回来说,在城楼附近瞧见你们西厂的人在盘问,觉得事情可能会暴露,就匆匆赶回来,将那些孩童都从地窖里提出来,从暗道里走了!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孩童们有七八个左右,大都在十岁以下……那暗道是通往城外的,好教您知道,我这里就是个中转的地点,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唐泛问:“你在南城帮里是什么地位?那些人又是南城帮的什么人?”

    老鸨哭叫:“我一个青楼老鸨,哪里谈得上什么地位哟,在帮里就是无名小卒而已!那些人口买卖都是二当家在负责的,我哪敢过问!平日里他们有时候会送些细皮嫩肉的孩童过来,据说都是从南方带回来的,让我调、教,我也就照办了,除此之外这里就是作为中转点,再多的,我确实不知晓啊!”

    汪直没有说话,卫茂直接将盐水浇在老鸨那根血手模糊的手指上,后者顿时哭喊哀求,就是再说不出半点有用的信息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这老鸨没有说谎,她知道的恐怕也有限。

    唐泛又问:“那些孩童里,可有一个□□岁年纪的胖丫头?她扎着双髻,头上是红色的丝绦。”

    为了不再受苦,老鸨努力地回想:“好像是有……不不,是确实有!有有!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丫头,当时有个小女孩一直哭,带着他们的人不耐烦,就要揍她,那丫头还护着小女孩,因此被扇了狠狠一耳光呢!”

    唐泛面色铁青,阿冬虽然出身奴婢,可她自从来到唐泛身边,唐泛疼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出手打她,现在听说她被人打了,立时就觉得愤怒得很。

    汪直又问了几个问题,譬如说南城帮其它堂口在哪里,主事的人在何处,带走那些孩童的人的身份等等,老鸨都是一问三不知,用上刑也没用。

    唐泛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看看!”

    隋州点点头:“一起罢。”

    他喊来薛凌等人,连同唐泛在内,一共五个人,带上烛火等物,便弯腰从那暗道进去。

    暗道比较狭窄,仅容一人通过,而且还得半弯着腰前行。

    据那老鸨交代,暗道挖得比较粗糙,没有什么阶梯照明,但也没有机关,就是一条路子通往城外,方便那些人随时可以转移一些见不得光的人和东西。

    隋州薛凌等人身手好,当仁不让走在前面,唐泛则在后头跟着。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因为暗道崎岖不平,忙着适应环境,也没细心,等唐泛走了一小段路,察觉后面还有人跟着,回头一看,竟然是汪直和几个西厂番子。

    “这种地方阴暗难行,实在委屈了汪公,以汪公的地位,何必事事躬亲?”唐泛对他让阿冬去做饵的事情耿耿于怀,忍不住开了一下嘲讽。

    汪公公哼笑一声:“对方在城外必然还有接应的人,我怕你们就这么几个人,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那就贻笑大方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刚刚到家,明天调整一天,估计后天大家就有更加肥厚的字数可以看了~~

    注:此时朱永还没封保国公,也没封太子太傅,头衔先提前借来用一用。

    又是弹琵琶,又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感觉都快成诏狱酷刑展了……其实这文很正能量和阳光,一点也不恐怖的,对吧*^__^*

    小剧场:

    写意楼老鸨:汪提督,您老别动气,我给您讲个笑话解解闷哈~

    汪直:讲。

    老鸨:从前有个太监。

    汪直:?

    老鸨:没了。

    汪直:……关门放狗,给老子上酷刑!

    蟹蟹可爱的土豪小萌物们,为了配合冬天需要,冰凉的作者菌变成了温暖的作者喵,童叟无欺十斤大胖喵,可暖手可作围脖可抱着睡觉!

    dodo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3020:27:50

    月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020:56:45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021:00:04 ㊣:㊣\\、//㊣

    百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021:00:27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022:45:32

    kakadidi5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023:12:28

    阡陌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0-3100:42:03

    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100:49:02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0-3100:56:38

    joyc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0-3102:27:41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