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5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是在一片争吵声中清醒过来的。

    逐渐恢复意识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紧紧捆绑起来,背后是硬邦邦的墙壁,眼睛被蒙住,前方似乎还有两个人在低声说话。

    一个粗豪的声音道:“你们不会在外头弄死他吗,还费那个劲儿弄进来作甚?”

    另一个低沉的声音回道:“刘大个,你傻啊!没听小六子说么,那几个人被他诓得跑山上去了,他还为此废了两根手指,身上中了一刀,好不容易才让他们相信了,如果他们找不到人,肯定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要是发现这家伙死在那里,说不定就会起疑找到这里了,我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不是要引来追兵的!”

    那刘大个郁闷道:“都怪罗瘸子,要不是你没把那几个小鬼的来历弄清楚就绑回来,怎么会整出这么大的事!”

    对方也很郁闷:“其实也怪不得他,那些小鬼出去逛街,身上又没贴着标签,谁知道他们是谁家的孩子,干这种事情要眼明手快,当机立断,罗瘸子看他们衣着精致,长得又好看,就下手了,其实也算不上错……”

    刘大个问:“那现在怎么办啊,锦衣卫和西厂的人都追到这里来了,我们要不要把人送回去?”

    那人道:“听二当家的意思,好像是说不送回去了,将错就错,将这几个小鬼都运到南方去卖掉,那里自然有人出高价接手,要是现在把人送回去,那些朝廷鹰爪说不定会把咱们推出去当替死鬼呢!嘿嘿,你不是也看到这次的货色了么,那个细皮嫩肉呀,一个人起码也能卖上一百两银子上下,那两个长得特别漂亮的,说不定还能卖个几百两呢,到时候咱们每个人能分到手的起码也有这个数!”

    刘大个:“五两?”

    那人嗤笑:“能有点出息不?后面再加个十!”

    刘大个倒抽了口气。

    五十两是什么概念,唐泛一年的俸禄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当然明代官员命太苦,上至宰辅,下到芝麻官,大家工资都很低,否则他也不需要去写什么风月话本贴补家用了,但五十两对一般百姓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一个五口之家一年所需不过三十两左右,像冯清姿那种几千两的赎身价格,那也只有大富大贵的人家才出得起,但饶是如此,依旧有不少人趋之若鹜,去捧冯清姿,可见这真是一个暴利行业,也说明真正的有钱人还是很多的。

    所以眼前这个人会为了五十两的“高回报”去铤而走险,也就不奇怪了。

    刘大个听他描绘,仿佛也看到了银灿灿的银子,跟着嘿嘿笑了起来,无限憧憬道:“辛大哥,你可要提携小弟我啊!我以前在南城帮,都是干一些不入流的小活计,怎能像现在这样,得到二当家的青眼,在他麾下效力,你老是前辈,你说怎么办,我跟在你后头就是了!”

    那辛大哥也是个滑头:“可别!咱都是跟着二当家的,我哪有那个能耐提携你啊!老实告诉你罢,这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了,估计是那姓万的也兜不住咱们,所以一定要派人来找。二当家的意思是,先拖他个十天半个月,朝廷那帮人做事都是一阵一阵的,等这阵子风声过了,搜查的力度也就没那么大了,到时候咱们从天津那边坐船南下,到了南方,海阔天空,就不信他们还能追查到那边去!”

    唐泛闭着眼睛继续装昏迷,希望能听多一些有用的信息。后脑勺传来阵阵抽痛,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一板砖敲出血来了。

    耳边又听刘大个道:“不过辛大哥啊,我看现在九娘子他们几个好像正在说服二当家将那两个最好看的小鬼放回去呢?说那两个小鬼都是官员的家眷,现在外头那些人追得那么紧,也全是因为他们,把人放回去的话,朝廷的人也就不会再追我们了,这样一来,我们要是把其他的人卖了,这趟买卖也还是能赚钱的啊!”

    辛大哥嗤之以鼻:“你傻啊!他们就是胆小,二当家心里敞亮着呢!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可不是把人还回去就没事了,姓万的那边正缺替死鬼去担责任背黑锅呢!与其这样,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人捏在手里,也好跟那些鹰爪谈条件!”

    刘大个赞不绝口:“辛大哥,你可真是聪明,将二当家的心思都揣摩得透透的,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还要继续藏在这里吗,还是趁着那些人上山,赶紧走算了?”

    听到这里,前方忽然就没了声音,唐泛正有些奇怪,自己的小腿上就挨了重重一脚,疼得他忍不住□□出声!

    “还装睡呢!”对方一声冷笑。

    紧接着,蒙眼的布条被扯落下来,唐泛眯起眼,却见屋子里只点着一盏烛火,光线微弱,并不妨碍他察看四周,屋子上下左右都是泥壁,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挖的密室,里面只有一把椅子,地上铺着一床被子,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

    唐泛还注意到,这个窑洞的屋顶上方四角分别挖了四个圆圆的洞口,比男人巴掌略小一点,似乎是用来通风透气的。

    他心中一动,但也来不及多想,小腿又被重重踢了一脚,唐泛发出闷痛的声音,疼得直抽搐,奈何双手被缚在身后,连伸手去揉一揉都没办法。

    “看什么呢,贼眉鼠眼的!”那个姓辛的喝道:“甭看了,进来就别想出去了!”

    唐泛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用贼眉鼠眼来称呼,而且称呼的人还是一伙子人贩贼匪,实在是有种啼笑皆非的荒谬感。

    他清清嗓子道:“两位大哥是不是误会了?想必你们也知道外头正有不少人在找寻你们,其实我是奉了万指挥使的密令而来的,我想见见你们二当家,将万指挥使的话传递给他。”

    姓辛的冷笑:“还装呢,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明明是顺天府的推官,跟那拨来追我们的人是一伙的!我不妨告诉你罢,你现在的小命就捏在我们手里,杀不杀也由我们说了算,别使那些小聪明小伎俩,到时候非但救不了自己,反倒搭上小命!”

    唐泛心下一沉,顿时凉了半截。

    不是因为对方威胁自己的性命,而是敌暗我明,他们竟然已经将自己的来历底细摸得清清楚楚,而自己对他们的了解,除了从汪直口中得知的那些之外,一无所知。

    姓辛的见唐泛一时无语,不由得意地笑了:“老实在这里待着,别想着耍什么花样,说不定还能多活一时半刻!”

    他又对刘大个说:“这小子醒了,我去向二当家禀报,你好好在这里盯着!”

    刘大个应了一声,姓辛的就匆匆走了。

    刘大个人如其名,人高马大,这里的屋顶很低,像刘大个这样站着都还得微微弯腰,他颇感憋气,只能坐在椅子上,那椅子本来就已经摇摇晃晃,被他一屁股坐下去,哗啦一声全散了架,刘大个也跟着哎哟一声,整个人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墩。

    唐泛想笑又不能笑,生怕招来对方迁怒,就使劲绷着脸,一脸关切道:“小兄弟,你没事罢?别是摔到骨头,要不擦点药酒罢?”

    刘大个狠狠瞪了他一眼:“荒山野岭哪来的药酒,你给我闭嘴,不然我把这条椅子腿塞你嘴巴里去!”

    唐泛叹息道:“小兄弟,刚才我听那位大哥称呼你姓刘是么,那我就喊你刘兄弟罢。刘兄弟啊,我看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比我这瘦不伶仃的竹竿可强多了,想必身手也好得很,要是你肯效力官府,现在说不得已经当上巡捕班头了,何必将大好之躯浪费在这里呢?”

    他摆出一副语重心长跟人谈心的样子,乃是看出在先前的对话中,这刘大个明显是脑子有点不够用的那种人,是以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能多套点内情。

    如果换成刚才那个姓辛的留在这里,唐泛这样做,估计只会招来另一顿拳打脚踢而已。

    果不其然,他一番奉承下来,就算刘大个还是不搭理他,但脸上表情已经微微放松了一点。

    唐泛再接再厉:“在我进来之前,外头已经有锦衣卫和西厂的人在联合搜捕你们,锦衣卫和西厂是什么来头,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罢?那些人手段狠辣,毫无顾忌,可不是我这种顺天府的一般官员可比的,你们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什么弹琵琶,十指不沾阳春水,轮番酷刑上阵,到时候就生不如死了,现在你又没有闹出人命,只不过是拐了几个孩童而已,事情完全还有商榷的余地,大可没必要闹到这种程度的。照我说,你要是肯弃暗投明,帮我一道出去,我能担保你毫发无损,不仅如此,还能在顺天府里当个巡捕,那可不是要比东躲西藏的日子威风多了?”

    他在那里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冷不防刘大个忽然问:“那什么顺天府的巡捕,一年下来有多少薪俸?”

    唐泛劝得正起劲,没奈何一不留神实话实说:“十几两罢。”

    “我只要在二当家手下做事,一年就不止五十两,干嘛跟着你去赚那十几两?”刘大个一脸“你有病”地看着他,“你就别蒙我了,辛大哥说你们这些当官的,一年顶了天也才几十两,我又不能当官,那有个屁用?我看你还不如加入我们算了,二当家会带你吃香喝辣的!”

    唐泛:……得,一不留神,被反招降了!

    他定了定神,继续摆出一副坦诚沟通的面孔,用温和的语气降低对方的心防:“说起来,我怎么总听你说二当家二当家的,你们大当家丁一目,那也是鼎鼎大名的英雄人物啊!”

    刘大个正闲得无聊,见有个人愿意和他聊天打发时间,也就顺着他的话道:“是啊,不过我也不知道,自从加入南城帮,我就从来没有见过大当家,在我眼里,二当家就是最厉害的人物了,智比那什么诸……”

    唐泛:“诸葛。”

    刘大个:“对,智比诸葛!我们都服气得很,自我跟着二当家以来,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家里的婆娘也能做上一身绸衫穿穿了!”

    唐泛笑道:“那可真不错,我还穿不上绸衫呢,不过你婆娘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平日里也没少担惊受怕罢?”

    刘大个道:“我没让她知道,她因为我在外头干短工呢!”

    唐泛道:“那你家在京城吗,现在困在这里,你不怕她担心啊?”

    刘大个:“没办法啊,谁让那帮人搜得紧,不过这里离我家也不远,要是可以回去的话,一个时辰也就绰绰有余了!”

    唐泛道:“刘兄弟,你我虽然立场不同,不过我跟你一见如故,彼此都谈得来,我也不忍看着你夫妻离散,容我冒昧问一句,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之后,西厂肯定会调动全京城搜捕你们,到时候就算这里是荒郊野外,他们也未必找不到啊,你们就算想走,只怕也走不了!”

    刘大个挠挠脑袋:“那也没办法啊,富贵险中求,二当家都不怕,我们自然也不怕了,不过他们很难找到这里来的,二当家说了,这里虽然跟上面只有一尺之遥,但只要我们不出去,他们就找不到这里来,让我们安心哩!”

    唐泛心头一喜,他从刘大个口中得到两个很重要的信息:一是他们现在很可能还在那个荒村里,二是这里很可能位于地下,南城帮借着荒村有利的地形和环境,在这里挖了几个足以容身的地窖,用作藏身之处。

    以隋州他们的警醒,如果山上找不到人,他们一定会下山返回来找自己。

    也就是说,他只要能够出去报信,又或者可以向地面上传递消息,说不定就可以将这里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了。

    唐泛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啊,不过你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罢?”

    刘大个防备道:“你问那么多作甚,是不是想知道出口在哪,我不会告诉你的!”

    唐泛无语。

    你说这人聪明罢,他三下两下就让唐泛套了话,说他笨罢,人家又挺警惕的,关键时刻绝不含糊。

    唐泛都有点摸不清他是装傻还是真傻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嘿嘿一声:“你这厮挺有能耐啊,还想套刘大个的话!跟我走罢,咱们二当家听说你醒了,想见你!”

    那个姓辛的去而复返,大步走了过来,粗鲁地揪住唐泛的肩膀,将他一把提起来。

    唐泛双手被绑,又在地上坐得久了,身体失去重心,被他一拽,就不由自主往他身上倒去。

    姓辛的一脸嫌恶地推开他:“看你细皮嫩肉的,该不是个玩□□花的罢,老子不好这口,死开点!”

    唐泛:“……”

    他也想爆粗口了,奈何人在屋檐下,小命捏在别人手里,还是老实点好。

    唐大人挤出抱歉的笑容,做低伏小道:“对不住,对不住!脚麻了,不是故意的!”

    他又一脸讨好地问道:“我现在小命捏在你们手里,哪里还敢妄动啊!敢问辛大哥,不知你们二当家找我有什么事?”

    姓辛的看了他一眼,嫌弃地微嗤一声:“我怎么知道!像你这种贪生怕死的软骨头,果然上不了台面,若不是二当家还说要见你一面,我老早就送你上路了,哪里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啰嗦!”

    他这一瞥,唐泛便瞧见他眼里一掠而过的嗜血光芒,立时明白这是一个与刘大个截然不同的人物,对方肯定见过血,而且手上说不定还沾了不少条人命。

    跟这种亡命之徒,自然就不能用和刘大个那种方式去交流了,说再多也没用。

    唐泛索性就闭上嘴,准备看看自己到底身处什么地方,好记住道路。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姓辛的又捡起刚刚丢在地上的布条,将他的双眼蒙了起来,然后推着他往前走。

    唐泛没有办法,只得一边走,一边凭着感觉数步子。

    他感觉自己往前走了十来步左右,又被推着往右拐,然后又走了两三步左右,就隐隐听见孩童稚嫩的声音,不过他们似乎被堵着嘴巴,所以也只能发出微弱的□□,随即又有人低喝“老实点,再出声明天不给你们饭吃”之类的话。

    唐泛心中一动,不过没来得及多想,他就又被推着往左拐,走了五六步,又往右拐,终于被按着肩膀停下来。

    “二当家,人带来了!”姓辛的道。

    “把他带进来。”唐泛听见一个人如是道。

    他正忙着记方位,冷不防被那姓辛的用力推了进去,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地,狼狈得很。

    边上便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埋怨道:“辛石头,他跟你有杀父之仇啊,作什么这么狠?”

    辛石头嘿嘿一笑:“九娘子,你这就心疼了?敢情你是看上了这小子,才不让二当家杀他的,这小子弱不禁风的,难道还能伺候得你舒服吗,真不若让兄弟来呢!”

    九娘子沉下声音,娇喝道:“邓秀才,你就是这么管理手下的?任由他们对我这般无礼吗!”

    唐泛听见方才让他进去的那个声音道:“石头,还不向九娘子赔罪!”

    声音斯斯文文,想必就是众人口中的南城帮二当家邓秀才了。

    辛石头只得瓮声瓮气地向九娘子赔了罪。

    又听邓秀才道:“这位想必就是顺天府唐大人了?久仰大名啊。”

    唐泛一笑:“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推官,哪来什么大名,二当家真是过誉了,不过我这眼睛方才被绑得太紧了,勒得生疼,二当家能不能先帮我摘下来?”

    邓秀才笑道:“不就是想看看我们是何模样么,何必拐弯抹角?石头,帮唐大人解了眼睛,给他张椅子坐。”

    布条被抽下来,唐泛吁了口气,顺道打量起眼前一切。

    这同样是一间狭窄逼仄的内室,但不同的是,这里的摆设可就要比唐泛刚刚待的地方要舒服多了。

    旁的不说,那几个人坐着的椅子,起码就不会摇摇欲坠。

    坐在唐泛面前的有三个人,最左边的是一个老者,刚才一直没开口,中间就是邓秀才,右边则是刚才娇滴滴的九娘子。

    除了辛石头之外,邓秀才和九娘子身后还各站着一个人,看模样应该是贴身保护的随从侍卫。

    邓秀才人如其名,斯斯文文,三十上下年纪,唇上颌下生着修剪整齐的胡须。

    从汪直口中,唐泛得知,这位邓秀才,虽然是南城帮的二当家,权力却大得很,由于帮主丁一目近年来不常露面,邓秀才反倒成了实权人物,帮众往往只知道邓秀才,而不知有帮主。

    南城帮除了贩卖人口之外,还开青楼赌馆,放高利贷,样样都是暴利勾当,肥得流油,又因打通了官面上的关系,这些年无往不利,势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肆无忌惮,这才干出了连太子太傅家的女儿也有胆子下手的事来,只是没想到这次事情闹大了,万通也保不住他们,西厂更是摆出坚决追查到底的架势,他们没有办法,这才不得不跑到这里来。

    如今见到邓秀才真人,唐泛心下便有了判断:甭看人家长相斯文,这肯定也是以为心狠手辣的主儿。

    然而等到将视线移到旁边的九娘子身上时,唐泛一下子就愣住了。

    九娘子看见他的神情,咯咯一笑:“唐大人何故如此吃惊,难道以前曾经见过我?”

    唐泛很快恢复了常态,同样笑了起来:“不瞒姑娘,你的样貌与我见过的一位故人有些相像,我确实差点认错人了。”

    九娘子捂着嘴越发笑得花枝乱颤,又朝他抛了个媚眼:“你猜得没错,我与你见过的那位故人确实长得很像,不止如此,我们还是姐妹呢!”

    唐泛淡定自若道:“原来是陈姑娘,如此看来,我见过的那位故人,应该就是令姐了?”

    九娘子也没否认:“你眼力倒好。”

    不错,眼前这位九娘子,正是唐泛先前在李家见过的那位李漫的妾室陈氏的妹妹。

    当时李家案发,陈氏随即不知去向,他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陈氏的妹妹。

    难怪自己的身份会曝光,敢情是拜这位九娘子所赐。

    等他们二人对话告一段落,邓秀才终于慢条斯理地开口:“九娘子倒是好兴致,都快大难临头了,还能在这里叙旧。”

    九娘子瞟了他一眼:“二当家这话就不对了,这事可是你惹下来的,要不是你绑了那两个烫手山芋,如今怎么会惹得官家的人纠缠不休?

    她又笑吟吟地对唐泛道:“唐大人明鉴,此事也非我们有意为之,你看要怎么办才好呀?”

    唐泛不知道这女人在帮里究竟是什么身份,却见邓秀才脸上的怒意一闪而逝,便顺着她的话道:“此事也好办,我知道诸位不是有意要与朝廷作对,只稍将这些孩童都放回去,这次的事情我们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邓秀才阴恻恻道:“只怕唐大人说了不算罢?”

    唐泛笑道:“二当家有所不知,如今负责搜捕你们的,无非是西厂和锦衣卫。我与西厂提督还有几分私交,西厂如今逼你们逼得紧,无非是因为这批孩童里头有官眷,此事惊动了陛下,是以才要求彻查,若是诸位肯退一步,让我们将人交回去,自然也就大事化小了。至于锦衣卫那边,那就更好办了,听说贵帮与万指挥使私交不错,想必你们一句话,比我十句话还要管用。”

    邓秀才还没有说话,九娘子就娇滴滴道:“二当家,我就说唐大人是最明理不过的,你还不相信呢,那帮小孩子资质再好,等卖出去了,全部价值也不过千两上下,那些西厂番子却能要了我们的命,现在他们奉了皇帝的命令,一定会像疯狗一样咬住我们不放,我们有必要为了一千两银子搭上性命吗?”

    邓秀才缓缓道:“九娘子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上头现在对银钱看得极重,若少了这一千两,我今年的任务便完成不了。再说了,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万通担心被牵连,一定会找一个担责任的倒霉鬼,我若现在将孩童还回去,便是活生生的倒霉鬼,你这么聪明,不会想不到这点罢?还是说你就是故意想将我邓某人往火坑里推啊?”

    听到这里,唐泛有些明白了。

    当初陈氏失踪的客栈里,曾经留下白莲教的印记,九娘子若是陈氏的妹妹,那么她肯定也与白莲教有关联,这样说来,邓秀才口中的“上头”,很有可能就是白莲教。

    而从两人的对话来看,不难看出这位邓秀才跟九娘子之间是有点矛盾的,他们观点不合,但这位九娘子很可能不是南城帮的人,而是白莲教派下来的客卿,所以邓秀才虽然跟她不对路,却发作不得。

    九娘子的意思是让他与官家的人讲和,把孩童交出去,但邓秀才的意见却恰好相反,所以两人就有了分歧。

    想到这里,唐泛不由暗暗心惊,如果邓秀才一意南逃,那自己岂不是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但九娘子既然是白莲教的人,为何却又要处处维护自己呢?

    女人的心思果然难猜得很。

    九娘子笑道:“二当家言重了,你可是南城帮数一数二的人物,你若出事了,丁一目又无力支撑大局,南城帮还不是顷刻就散了?我只是觉得,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跟官家的人不死不休,于你,于本教大局,都没有什么好处,若是你因此坏了本教的大事,到时候也不需要你被官家的人追责了,你就会直接被教规处理了,你信不信?”

    这些话里透露的信息太多,唐泛已经快要接收不过来了,他的手心背脊都沁出了一些冷汗,此刻他知道得越多,反倒越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邓秀才脸色一沉,目光扫过旁边的唐泛:“九娘子莫不是又犯了看见俊俏男人就走不动路的毛病?当着这小子的面竟然说了这么多,看来这小子是留不得了,今日我就代劳帮你除去罢,也免得日后给你招祸!”

    说罢他的袖中银光一闪,亮出一把匕首,直接就向唐泛刺过来!

    唐泛双手被缚,又坐在椅子上,哪里来得及逃跑,当下只能反射性地往后一仰,然而对方动作迅若闪电,转眼却已经到了跟前。

    那匕首寒光闪闪,锋刃堪堪刺破他胸口的衣裳,眼看就要刺入皮肤!

    却听九娘子娇喝一声:“你敢在我面前杀人!”

    话音方落,一条鞭影席卷而至,打的却不是人,而是将那匕首一卷一扯,从邓秀才手中夺去!

    这场变故不过瞬息之间,所有人都看呆了。

    等两人的手下想起要护主的时候,双方却已经停下交锋。

    九娘子冷声道:“我有两全其美的法子,二当家听不听?”

    邓秀才冷哼:“什么两全其美,当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就是想让这小子当你的姘头吗!”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字数还差那么一点点?⊙o⊙

    哈哈哈,唐大人工资确实很少,唐大人确实很穷!

    因为明代发的是禄米,开国的时候,一石米可以换一两白银,但到了本文的成化年间,一石米只值十四五文钱。官员发米一石,当作基本工资,其它的用布匹和大明宝钞来折算。

    想想就好了,开国到现在都多少年了,物价一直在涨,官员的工资一直是那么少,那个什么大明宝钞就更坑爹了,少了就印,想印多少就印多少,从来不回收,百姓们后来不用了,但官员们没办法,因为朝廷就拿那个当凭证,让你去换米换钱。

    正常人拿着国家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不吃肉的素食生活,大家都需要灰色收入,有很多人不是像严嵩父子那种巨贪,他们只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像唐大人,如果不收贿赂,那也只能写风月话本赚外块了,很惨的。

    所以南城帮提出的条件是非常具有诱惑性的啊~

    另外还有人问cp,特此说明:

    1、文案写啥就是啥,从来不做变更。

    2、本文除了文案所写cp之外不会有第二对cp。

    3、按照一贯风格,都是讲故事为主,文案也说了,主要讲唐大人破案当官的,没空就让机油死一边。

    4、请大家不要再质问是不是会变更cp之类的了,也请不要把别的作者犯的错误套在我身上,那关我什么事啊?真是比窦娥还冤,你们这么冤枉作者,作者会很受伤的,受伤的作者就不萌萌哒了。

    蟹蟹亲亲小萌物们,么么哒!

    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121:37:23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121:49:48

    joyc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02:19:14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0205:39:48

    西瓜西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07:55:41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09:28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12:13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47:29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48:21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49:58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0:51:16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1:06:39

    夜弦更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1:10:41

    yuan00ke0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1:22:32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3:30:57

    柯之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15:25:05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0219:23:5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