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5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2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九娘子抚了抚鬓边的秀发,恢复娇滴滴的笑颜:“这个办法有什么不好吗?你担心他泄密,那让他加入本教,不就一劳永逸了?”

    邓秀才嗤笑:“你莫不是做梦没醒?他可是朝廷命官,这种人平素最是自命清高,怎肯与你我这等贼匪为伍?”

    九娘子笑道:“这话可就错了,再自命清高的圣人,也要吃饭睡觉的罢?敢问唐大人,你一年年俸是多少呀?”

    怎么又来一个问这问题的?

    唐泛摇摇头:“说来惭愧,按照□□订下的规矩,像我这等从六品官员,一年九十六石,不过其中大多折合成布匹和宝钞,宝钞如同废纸一般,也未必能够兑换多少银两,总之一个字,穷啊,都快喝西北风了!”

    九娘子捂嘴笑道:“那你平日岂不连肉都吃不起了?”

    唐泛干笑:“可不,还得写点风月话本补贴家用呢,这等丢脸的事情就别提了。”

    九娘子道:“现在我有份厚礼要送与唐大人,不知道你敢不敢收。”

    她从怀中摸出犹带体香的几张银票,让自己手下拿过去给唐泛看。

    唐泛一瞧,好家伙,一张一百两面额,一共十张,整整一千两,汇通钱庄的票子,童叟无欺。

    一千两可以做什么?可以买下一座隋州现在住的那种宅子,还有剩余。

    这还是因为京城房价贵的缘故,若是放在别的地方,当个不愁吃喝的地主是绰绰有余的。

    九娘子笑吟吟道:“这只是我送与你的见面礼,若你愿意加入本教,自还有数不尽的金银在等着你。”

    邓秀才在旁边阴□□:“九娘子真是好阔绰,有这么多的银钱,不如帮小弟渡渡难关如何?”

    九娘子斜睨他一眼:“二当家也不用酸了,这些年你攒下的家业,岂止百倍?这些都是我的私房钱,只不过看见唐大人这般人才,心中欢喜,是以先替本教招揽人才罢了。你也知道本教素来最缺足智多谋的人士,我久在总教,便常听教主说,要多招揽一些像二当家这样的人来光大本教,若是教主知道唐大人愿意加入,只怕给的还不止这个数呢!”

    唐泛虚咳一声,道:“多谢九娘子的抬举,可我身为朝廷命官,身受皇恩,万不能沦为贼匪。”

    九娘子轻笑:“你不要怕,我不是让你辞官,你大可依旧当你的大官去,只是暗中加入本教罢了,届时若有需要,还请你在某些世上通融一二,也就行了,本教自然也不会亏待于你。这样一来,你既可以继续当官,又能有额外的收入,岂不两全其美?”

    唐泛问道:“若是我答应了,便算是加入了?”

    九娘子还未回答,邓秀才便呵呵一笑:“你想得倒美,若是答应加入,自然要在身上烙上本教的烙印,以防你反悔背叛。”

    唐泛见九娘子没有反对,便知道邓秀才说的是真的了。

    他看着那些银两,脸上露出既有点心动,又纠结不已的神色:“你们让我考虑考虑,可以么?”

    九娘子笑道:“自然可以,不过不要考虑太久了,我们时间有限呢。你好好想想罢,若你答应了,我们即刻就可以将这些孩童送还回去,而且是由你出面,给你送上这样一桩大功劳。”

    邓秀才闷哼:“我好像还没答应罢?”

    九娘子笑道:“你若肯答应,我自会向上面美言,免了你今年一成的任务,如此一来,我有荐人之功,你有成人之美,兼且省了钱,本教又多了一位人才,岂非一举四得?”

    邓秀才不再说话,九娘子含情脉脉地看了唐泛一眼,这才命人将他送回去。

    这回照例还是蒙着眼睛,但是唐泛来回两趟,已经暗暗记下路线。

    他曾暗自将这里的布局与地面一对应,再加上先前刘大个的话,不难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所身处的场所,应该是南城帮的人将荒村里那些人家的地窖串连而成的,这些人家相距很近,在地窖与地窖之间挖通连接上并不困难,而且这里少有人至,更给了他们任意施为的充分条件。

    也难怪之前刘大个会说这里很安全,如果将地窖原来的入口封上,而外面的人又找不到新入口的话,确实进不来。

    只不过待在这里面实在受罪,比唐泛他们之前走过的那条暗道也没好上多少,所以这里肯定只能当作暂时的栖居之所,是没法长期居住的。

    邓秀才他们因为事情闹大,马车又因为载了太多人而坏掉,不得不先藏在这里避风头,但他们心里肯定急着想要离开这里,回到地面上去。

    假如唐泛现在能够脱困,刚好西厂或锦衣卫的人又在外头,就能将这伙人全都一网打尽,但是现在明显没有这么美好的事。

    事实是他被困在这里,性命都快难保了,除非加入他们的团伙,还要烙上那劳什子烙印来充当投名状。

    这烙印要是真烙上去,那他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因为九娘子表示出想要招揽他的态度,回来的路上,那个辛石头就稍稍收敛了一点,没有像之前那样不客气了。

    唐泛回到原先那个地窖之后,刘大个却已经不在那里了,估计是被叫去做什么事。

    他趁机对辛石头笑道:“辛大哥,你看我就快成你们自己人了,能不能帮我松绑啊,这绳子勒得我实在是难受,反正我一个书生,跑也跑不了!”

    辛石头哪里肯,直接就道:“那你得问二当家去,我做不了主!”

    唐泛便笑道:“方才九娘子给我的那一千两,我心下觉着,如果我答应了她,那以后咱们也是自己人了,你与刘大个都是最先把我弄来这里的,也算不打不相识了,我看着你们就觉得比其他人亲切,劳烦辛大哥自己动手,在我怀里拿出五百两,你与刘大个分了罢,以后可别对我见外。”

    辛石头的眼睛一亮,神情顿时缓和了些许,却还矫情推辞:“这不好罢,毕竟是九娘子给你的。”

    唐泛板起脸:“辛大哥不收就是跟我见外了!”

    辛石头这才有了笑脸:“本来就是自己人了,唐大人何必见外,若是入了教,你立马就是总教的人了,地位比小弟高得多多,到时候可要对小弟多多照拂才是啊!”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帮唐泛松了绑。

    此时唐泛的手腕已经被磨得出血了,轻轻一碰便生疼,他却顾不上这些,直接就主动掏出那叠银票,分给辛石头五张:“好说,辛大哥也别叫什么唐大人了,以后都是自己人!你资历老,我得拜托你多指点我才是!”

    辛石头接过银票,不露声色地纳入怀中,这才叹了口气:“说什么指点,我跟了二当家六年,如今还在南城帮混呢,连总教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还是见了九娘子之后,才知道咱们南城帮还跟总教有关系。”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有了银票开路,关系好像一下子拉近许多,辛石头道:“我还要去巡视出口,免得被人发现来处,你最好还是待在这里,不然若是被二当家知道,我就不好交代了。”

    唐泛微笑着点点头:“我明白,辛大哥你自去忙罢,不过能否给我一碗水喝,我口渴得很呢!”

    果然是钱能通神,辛石头爽快道:“这又何难?”

    便去要了一碗水过来给唐泛,然后又匆匆走了。

    辛石头一走,他就敛了笑容。

    刚刚来回虽然都蒙着眼睛,但沿途总能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据保守估计,邓秀才带来这里的手下,不会少于十几二十个人,这恐怕还是考虑到这里地方不宽敞,容纳不了那么多人,才带了这么少,否则南城帮那么大的家业,以邓秀才的地位,肯定不会只有这么一点手下。

    现在一回想,其实邓秀才他们的故布疑阵不是全无破绽的,只是因为当时唐泛他们太心急了,担心再晚就被这帮人给逃了,所以来不及细想,听了那人的招供,就急急忙忙地照他说的往山上去,否则如果仔细在荒村里搜查,未必不能发现这个地下暗道的入口。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隋州他们现在到了山上,发现有诈,又折返回来,似乎也没什么用,敌众我寡,到时候这些贼匪只要把刀子架在孩童脖子上,他们就束手无策了,除非汪直也能及时赶过来。

    发愁归发愁,唐泛也不是坐困愁城的人。

    他将那碗水倒在角落里,然后脱下外裳裹住碗,狠狠往地上一掼。

    并没有发出什么沉闷的声响,但当他将衣裳解开来时,里头的碗已经碎成几大瓣了。

    唐泛将那些碎片收起来,然后施施然离开了囚禁自己的那个地窖,朝自己记忆之中关押着阿冬她们的房间走去。

    那里头有两个人在把守,一看到唐泛,立马就站了起来,凶神恶煞道:“什么人!”

    唐泛拱手笑道:“二位大哥,我是你们二当家请来的客人,过来看看这些孩子。”

    借着说话的机会,他已经瞧见了里头的情形。

    十来个孩子被捆住手脚堵住嘴巴丢在角落里,个个眼神里透露着惊惧惶恐,全都缩在角落里,肩膀挨着肩膀,仿佛这样才能有一点安全感。

    而唐泛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胖胖的小姑娘,脸颊一边微微红肿,正巴巴地看着他,神色激动极了,如果不是嘴巴堵住,怕是立马就能喊起来。

    唐泛向她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阿冬也看明白了,很快就安静下来,没有再发出声音。

    那两个人自然不肯让唐泛进去,就在那里大声呵斥,推推搡搡。

    “怎么回事?”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唐泛不用回头,也立马就知道是什么人了。

    “九娘子。”那两名看守连忙行礼。

    “九娘子好。”唐泛也拱手道,“好教九娘子知道,这里头被抓来的孩童中有我的妹妹,我这次跟着过来,也正是因为她。”

    九娘子微微一笑:“原来如此,难怪唐大人敢以身犯险,实在是令奴家佩服得很!”

    唐泛苦笑:“可不是么,若不是自家妹子被抓过来,我吃饱了撑的会跟你们过不去?”

    九娘子道:“既然如此,我若不同意,岂不是不近人情了,唐大人只管进去探望罢,一刻钟后记得到先前你在的那房间去找我。”

    收到她抛过来的媚眼,唐泛脸色一红,像是想要多看她几眼又不太敢的样子。

    九娘子被他逗得咯咯直笑,转身一摇三摆地走了。

    还真别说,她这般风情万种,对男人的吸引力还真大,单从那两个看守眼睛都看直了的样子就知道了。

    有了九娘子的许可,唐泛自然得以顺利地进去。

    这些孩童的脸蛋和衣服都脏兮兮的,不过仍然可以看出他们姣好的面容,和身上不错的布料。

    唐泛注意到,这其中有一个女孩和男孩,容貌尤其好看,过几年长开之后想必更加出众,估计就是让众人找翻了天的朱永幼女和耿侍郎的孙子,这般容貌,也难怪人贩子会见猎心喜,惹上大麻烦。

    再看其他孩子,也都是出身家境优渥,养得眉清目秀。

    这里头最不起眼的,反倒要数阿冬了,不过兴许是因为她生来就白白嫩嫩,所以那些人贩本着没鱼虾也好,有一个是一个的心理,将她一并掳了过来。

    唐泛顾不上其他人,他在阿冬面前蹲下,摸了摸她的脑袋,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我说,你听,不要出声。”

    阿冬点点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唐泛。

    唐泛抽出她嘴里的布团:“我知道你懂事,大哥想请你帮忙看着这些弟弟妹妹们,如果到时候有人冲进来救你们,这些坏人一定会拼死反抗,你们更不能因为害怕就乱跑乱动,要乖乖待在这里等我们来救,知道吗?”

    阿冬点头,也用微如蚊呐的声音道:“大哥,你放心罢,我会听你的话,照看他们的。”

    唐泛很欣慰,他最担心的不是这些孩童的性命危险,要知道他们都是邓秀才的摇钱树,不到万不得已,邓秀才是绝对不会抛弃他们的,否则也不会为了他们躲到这里来。

    他担心的是,到时候如果隋州他们真能找到这里来,免不了一场恶战,这些小孩子不懂事的,肯定会惊慌失措,四处乱跑,万一被不长眼的刀兵伤到,那他们此行的目的就白费了。

    两人也没能说上多悄悄少话,一刻钟转瞬即至,唐泛深知九娘子看似好说话,实际上也是狡猾人物,只因她与邓秀才有矛盾,才显得好像比较容易突破似的。

    他并没有多耽搁,匆匆交代完阿冬,就起身离开。

    阿冬嘴巴上的布团被唐泛拿掉,但她没有大吵大闹,反倒去劝其他孩童安静下来,她的年纪在那些孩童里比较大,又因之前为朱永幼女朱乐萍挨了一巴掌,大家潜意识里就比较信任她,也肯听她的话,虽然还抽抽噎噎,但总算逐渐安静下来。

    那两个看守的人见她镇得住其他人,乐得自己耳根清净,也就没有重新将布团塞回她的嘴巴。

    反正在他们眼里,这只是一群无论如何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小孩儿。

    不过就在他们看不到的角度,阿冬手里多了一块锋利的大瓷片。

    却说唐泛回到自己原先那个房间里,就看到九娘子坐在那里,身姿袅袅,绰约有致,比她那姐姐陈氏,也就是李漫的妾室,还要美貌几分。

    可惜美则美矣,却是一条美女蛇。

    九娘子见到唐泛,便抿唇一笑:“你回来啦?”

    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活像妻子跟归家的丈夫说话似的。

    唐泛神色不变,假装没听见,拱拱手:“有劳九娘子久候,方才看到舍妹,心中激荡,是以耽误了些许时间。”

    九娘子笑道:“兄妹相见,这是人之常情,不过咱们都这么熟了,唐郎就不必唤九娘子了,喊我阿菡罢,这是我的小名。”

    我啥时候成螳螂了……?

    唐泛郁闷地想道,面上却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这,这不大好罢?”

    九娘子笑道:“哪里不好?这名字不好听么?”

    唐泛摇头:“自然不是,菡萏香清画舸浮,使君宁复忆扬州。想想也觉得美,怎么会不好呢?”

    九娘子露出心醉神驰的神色:“虽然我不大懂,可这诗词听起来真美,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出口成章,连奉承话都说得这么好听。”

    唐泛呵呵一笑:“我虽是读书人,可也不能颠倒是非黑白,九娘子确实美貌如菡萏,人如其名,难道我要非说不美不成?”

    没有女人不愿意被人称赞美貌的,唐泛这张嘴更是能将天上的麻雀也哄下来,九娘子自然被他说得眉开眼笑,娇嗔道:“怎么还叫人家九娘子?”

    唐泛从善如流:“阿菡。”

    九娘子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伸手便要拉唐泛坐下。

    不待她碰上自己,唐泛就已经坐下来,没有挨着对方,不过也没坐得太远。

    九娘子勉勉强强表示满意,含情脉脉地看了唐泛一眼:“唐郎,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么?”

    唐泛露出非常吃惊的神色:“危险?这怎么说来?你,你不是说那什么教要招徕我?”

    九娘子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是我白莲圣教。不错,可那只是我的想法,老实与你说罢,邓秀才想杀你。”

    唐泛啊了一声,适时透露出一些反应。

    这其中的分寸要把握得刚刚好:不能反应太过恐惧懦弱,这会让九娘子瞧不起他,因为对方本来就是要招揽唐泛的,所以唐泛不能表现得太脓包;反应太过平淡也不行,这显得太假了。

    “阿菡,这我就不明白了,杀了我,对他有何好处呀?”

    九娘子被他这句阿菡叫得通体舒畅,先是微微一笑,而后面色凝重道:“先前我主张让唐郎你归附本教,再放那些孩童回去,反正官府的人本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如此正可与官府的人讲和,方才你在场的时候,也听到了。”

    见唐泛点点头,她又叹道:“可惜邓秀才坚决不同意,他想将人一并带走,那些孩童还好说,起码能让他卖出高价,有一大笔收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杀掉他们,至于唐郎你,他既然不想向官面上的人低头,自然觉得留着你就是累赘了。”

    唐泛疑惑道:“阿菡,有些事情,我心里奇怪得紧,也不知道当不当问。”

    九娘子将手放在他大腿上揉捏了一把,娇嗔道:“你问啊,还假客气作甚!”

    唐泛对她这副作派着实吃不消,险些鸡皮疙瘩爬了一身,忍住将她的手拍开的冲动,竭力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只手上,问道:“先前我听你说你是总教派下来的,照理说应该比邓秀才的地位高才是,为何反倒要听他的话呢?”

    九娘子道:“谁说我要听他的话啦?只是他现在手下的人多,我不好与他公然对着干,再说南城帮是他一手创立的……”

    唐泛打断她:“不还有个大当家丁一目么?”

    九娘子道:“你傻呀,那丁一目不过是捏造出来欺哄外人的幌子傀儡罢了,邓秀才才是真正的帮主!”

    原来如此,唐泛恍然,又问:“实不相瞒,先前我跟着那帮锦衣卫一起追踪而来,如今他们虽然被引到山上去了,但如果找不到人,只怕很快就会回转,到时候若在荒村里掘地三尺,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咱们的所在,要是照你那个法子,自然两全其美,但如果邓秀才不肯投降,他又有何办法逃走?”

    九娘子道:“亏你还是读书人,怎么没听过狡兔三窟?从此处去山里有一处山寨,是邓秀才的另一处据点,要不是马车中途坏掉,他也不会被困在这里,现在迟迟还未走,正是在等山寨里的手下过来接应呢,免得一出去就被锦衣卫的人撞上。”

    唐泛低声道:“那等他出去之后,我岂不就要被杀了?”

    九娘子道:“要不我来找你作甚?你若想要保命呀,就得加入我教,到时候莲花印记一烙在你身上,就是我圣教中人了,教中有规矩,杀害同教教友,是要被教众追杀,千刀万剐的,到了那时,邓秀才就不敢对你动手了。冤家,我可是在救你哩,快快把衣服脱了,我来给你刺上那烙印罢!”

    唐泛当然不愿意被刺什么烙印,他跟九娘子虚与委蛇,也不过是为了多探听一点情报。

    如今他已经触摸到这只庞然大兽,也逐渐了解到白莲教的势力有多么庞大,上买通朝廷官员,下勾结黑帮势力,也难怪当年一个妖道李子龙,就能搅和得京师不得安宁,难怪锦衣卫一直搜查,也没能彻底将这股势力掐灭。

    他没有回答九娘子的话,反倒露出微微的向往之色:“阿菡,不瞒你说,我这从六品官当得实在窝囊,俸禄低不说,还处处受气,虽说是进士翰林出身,可如今都不值钱了,也不知道你们那教主是何等人物,竟能凭着一己之躯搅动大明风雨,实在是我辈所不及,不知道我加入圣教之后,可有幸拜会他老人家?”

    九娘子道:“机会自然多得是,可也要你入了教才行。”

    唐泛本想刺探白莲教总部所在,奈何这九娘子也是个机警人物,左右就是不透露实情,一心非要他入教,想来她的放、荡风情也只是表面伪装,只因她与邓秀才不和,这才有了唐泛苟且偷生的间隙。

    想及此,他便叹道:“昔日李道长将皇宫大内也视如家中一般,想进就进,据说他还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真如神人一般,只可惜后来被砍头了,让我也未能一睹他的风采。”

    九娘子诡秘一笑:“你都说他如神人一般了,又怎会轻易丧命于朝廷鹰爪之手?”

    唐泛闻言大吃一惊,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是真是假,便惊喜道:“难道李道长未死?”

    九娘子笑而不语,又不回答唐泛了,真可谓将吊胃口的功夫做到了极致。

    “冤家,老实告诉你罢,教中如今急需人才,像你这样的朝廷命官,官职虽然小了点,但如果有圣教暗中支持,想要高升还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到时候若圣教有需要,你也可以施以援手,这可不正是两相合意,两全其美的事情么?再说了,你一年就那么点俸禄,若是加入圣教,自然是荣华富贵滚滚而来,难道这世上还有人宁肯穷死,也不要这前途无量的泼天富贵么?”

    说白了,九娘子的意思,就是要唐泛当白莲教在朝廷里的一个钉子。

    唐泛露出心动又犹豫的神色:“你说得没错,这的确是两全其美的事情,我只是担心那个印记,毕竟我是个朝廷命官,若被人发现身上有白莲教的印记,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如这样,我答应加入,但是先不烙上印记,行不行呢?”

    九娘子笑眯眯:“当然不行,唐郎,你不拿出一点诚意,我如何敢将那些孩童交给你呢?”

    唐泛苦笑:“可就算我入了教,邓秀才也不会让我将他的摇钱树带走的罢?”

    九娘子挨近了他,低声笑道:“不瞒你说,我身上有总教的令牌,除非邓秀才想背叛总教,否则不敢违抗我的话。”

    唐泛心头一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一只纤纤素手忽然摸上他的肩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唐泛的外衣扯落一半!

    “好唐郎,做大事可不能瞻前顾后,不若我来帮你下决定好了,我会将烙印纹在你的后腰,定不让任何人发现的!”

    唐大人大惊失色,却不是因为险些被非礼,而是担心被对方发现他藏在怀里的碎瓷片。

    “莫乱来,莫乱来,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他连连道,一边想要扯回自己的衣裳。

    九娘子咯咯直笑,却似乎不愿再浪费时间,直接攀了过来,一边从怀中摸出纹印的锥子。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成了唐泛的救星:“我道九娘子去了哪里,原来是在这里与这小子调、情!”

    邓秀才站在通道入口,面色阴沉地道:“我们立马就要出发了,这小子是累赘,容我杀了他,你要小白脸,等出去之后,要多少有多少!”

    九娘子也站起来:“别的小白脸有像他一样的官身吗?我若能拉拢他入教,到时候就是大功一件!这样罢,你我各退一步,那些孩子里有唐泛的妹妹,你留下她,其余的你自带走,出了这里,大家各走各的路,各自发财,如何?”

    邓秀才断然道:“不行!他知道得太多,绝对不能放过!”

    九娘子也冷了脸,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见此牌如见教主,你敢抗命?!”

    邓秀才的面色阴晴不定,半晌倏地伸手朝她手中的令牌抓过去,一边冷笑:“贱、人,我忍你够久了,成天拿着鸡毛当令箭,处处与我过不去!今日不如在此解决了你,到时候就嫁祸给官家的人好了!”

    九娘子大惊,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胆大包天若斯!

    她反应慢了一些,手中令牌差点被邓秀才夺过去,又见邓秀才抽出长刀朝她劈过来,急急忙忙往旁边一躲,也抓住缠在腰间的软鞭朝前一挡,二人立时战作一团!

    唐泛也没有想到两人积怨已久,竟然会在此时此地起了内讧。

    本来他就是再聪明,面对眼前困境,一出不去,二四面楚歌,实在别无他法,只能尽力拖延时间,希望等到援兵到来。

    结果援兵还没到,邓秀才和九娘子二人却先厮杀了起来。

    房间之内刀光鞭影纵横交错,唐泛险险被扫到,他觑了个机会,朝旁边一滚,趁机闪身窜入通道里,不是朝关押阿冬他们的地方奔去,而是去给九娘子找援兵。

    作者有话要说:

    看这字数,萌萌的作者尽力了……明天隋老总和汪公公就出来了,事情也会圆满解决,看我真诚的大眼睛!⊙o⊙

    聪明的萌萌们应该知道唐大人为啥要去给九娘子搬救兵吧?不知道滴就下回见啦~

    瞧唐大人多不容易,斗智斗勇不止,还要牺牲色相,每年就拿那几十两银子的俸禄,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啊……

    蟹蟹萌得不能再萌的小萌物们~~

    wel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20:08:50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20:20:13

    寒小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222:42:46【啊,好有聊斋味道的名字啊,正好我下篇文就是现代聊斋题材,哈哈】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308:47:06

    不化骨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0315:51:42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318:05:2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