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5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虽说武职的升迁与文官不大一样,而且像锦衣卫这种部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圣眷和功劳,但是像隋州这样,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总旗升到千户,并兼领北镇抚司,还是很抢眼的。

    当初北镇抚司的头头被袁彬拿下的时候,底下几个千户都眼巴巴盯着这个位置,结果却是让隋州后来居上,这让大家怎么都有点不服气,在他上任之后,就明里暗里给他下绊子,譬如本该完成的任务,就阳奉阴违,拖拖拉拉等,更有人见隋州成天冷着一张脸,觉得他这种人对属下肯定很苛刻,便让人变着法子去接近薛凌他们套话,想看能不能挖点把柄出来,好向上边告状,把他从位置上拉下来。

    瞧瞧,别以为锦衣卫不是文官,就没那么多七弯八拐的心思,官场上从来就不缺落井下石,偷袭埋伏这些手段,像锦衣卫这种干惯了侦讯的特务部门,干这些活儿更是手到擒来。

    有暗地里设陷阱的,也就有背后看笑话的,还有上赶着巴结逢迎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放到哪里都管用。

    不出几天,就有人将状告到袁彬那里去,说隋州新上任没多久,就逼着他们训练,增加了许多从前没有的训练计划,这是要把整个北镇抚司都折磨死的节奏啊,您再不管管,只怕大家就受不了了。

    袁彬今年七十八岁,什么场面没见过,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居高临下,他自然把各色人心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既没有对隋州的困境伸出援手,也没有因为手下告状就将隋州叫过来训斥,他只是在静观其变。

    如果隋州连这些困难都解决不了,那他也配不上坐那个位置了。

    果不其然,很快,所有人都消停了。

    锦衣卫本质上也是武将,平日里他们也要例行操练的,但伴随着距离开国时间越来越长,许多人难免越来越懈怠,这项日常操练也就形同虚设。连京营都成了战场上的花架子,锦衣卫虽然也还执行“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的功能,但已经不像刚开国时那样剽悍凶猛,指哪打哪了。

    再加上东厂的压制,西厂的横空出世,分走了锦衣卫越来越多的权柄,使得他们越来越憋屈,也越来越无能,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在追查白莲教的事情上,锦衣卫始终收获甚少的缘由。

    隋州执掌北镇抚司之后,第一个要改变的就是这种风气,所以他下了死命令,每月月初开始,每三天一次,早上寅时,除了当值和在外办差的之外,所有人必须到校场集合训练两个时辰,一切训练标准比照京营,隋州还额外加了一些训练项目。

    对于许多早就习惯了不当差就睡到日上三竿,夜里流连青楼赌馆的人来说当然受不了,大家纷纷叫苦连天,甚至跑到袁彬那里去告状,说这位隋千户官职不大,威风不小,为了逞官威,就将大伙的命不当回事,虐待下属,毫无人性云云。

    原本像这样大规模的告状,袁彬是不能坐视不理的,但谁也不知道,隋州早就与他打过招呼了。

    在训练之前,隋州就已经找上袁彬,将自己的计划一一汇报,讲明目的和缘由,正好袁彬也看不惯锦衣卫被万通败坏成这般模样,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跑来告隋州的状,袁彬却不为所动的原因。

    凡事要先争取上司的理解和谅解,在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时候,下属的意见就不那么重要了,任何改变现状的行为都会遇到阻力,但如果因为害怕阻力就什么也不去做的话,隋州就等着被人架空吧……

    见告状没有用,大家只能按照隋州的命令,无可奈何地来到校场训练。

    第一次,寅时过了一刻钟,还有将近一般的人没到,这些人通通被拉去打板子,每人十大板,完了还要接着训练,如果下次还迟到,再加十杖,下下次,以此类推。

    所有人见隋州来真格的,第二次就都没人敢迟到了。

    不过对于他所列出来的训练计划,包括头顶上放着一碗水,站在大太阳底下蹲了半个时辰的马步,两手还要分别拿上十斤重的秤砣,水若是洒落下来,那就算是违反规定,要继续延长半个时辰,却有不少人提出异议,认为太苦太累,早已娇生惯养的锦衣卫纷纷表示受不了,根本不可能在两个时辰内完成云云。

    隋州二话不说,亲自上场示范了一遍,所有人亲眼看见半个时辰下来,别说他头顶上的碗没有掉落下来,连带碗里的水,也没有洒落一滴,这才彻底心服口服。

    薛凌那些人自不必说了,他们向来是跟着隋州的脚步走的,隋州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绝无二话,其他的人见这位新任老大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告状没用,偷懒没用,只能死了心,跟着一板一眼地训练起来。

    不过隋州也没有一味地严格要求,每个月底,他都会请大伙吃饭,表现优异者还会有额外的奖励赏赐,当然这笔钱都是从公款里出,不过以前万通在的时候,南北镇抚司都是他的人在管,这笔钱经常都被公款私用,拿去乱花,下边的人是甭想沾手的,大家没有福利,自然只能再向下面伸手。

    隋州上任之后就命人重新做账,每笔支出都要记录清楚,这样就多出一笔银钱可以支取,用来安抚人心,自然皆大欢喜。

    如此过了三个月,当大家渐渐习惯了这种严酷的训练之后,抱怨就变少了,整个北镇抚司的风气不说焕然一新,起码比之前也有了一些改变,这种改变当然是好的,别的不说,光是本月的办案效率都提高了许多。

    一个以身作则,赏罚分明的的上司,当然比一个只知道吃喝嫖赌,又成天将好处只往自己身上揽的老大要好得多,虽然隋州比起原来的镇抚使要严格许多,但严格也有严格的好处,起码那些跟原来老大关系好的人,就没法再偷奸耍滑了,而原来那些抱不上老大大腿的属下,也不用再担心被穿小鞋了……

    不知不觉之间,隋州的位置越来越稳,而他也逐渐往这些人身上,打下属于自己的烙印。

    这一日唐泛从吏部衙门里出来,人逢喜事精神爽,连带脚下走路都轻快了几分,眼看时辰还早,他就拐了个方向,没有朝家里走,而是前往北镇抚司。

    自从隋州升职,他就没有来过这里了,以往松松垮垮的门禁,现在都严格了不少,当值的人并不认识他,见一个六品文官跑到这里来,都有些奇怪,就把他拦下来,听说他要见隋州,表情就更古怪了。

    “你是何人?找镇抚使大人有何贵干?”值守的锦衣卫盘问道,态度有些不是很好,要不是唐泛穿着官服,他都怀疑对方是没事上门来寻自己开心的了。

    这也难怪他会这么想。

    文官大都爱惜羽毛爱惜名声,一般上门,都是不情不愿被“请”过来的,很少有像唐泛这种自觉自愿找上门的。

    唐泛道:“本人唐泛,是你家镇抚使的朋友,劳烦通传一声,若他已经下衙了,就请他出来一趟。”

    严格来说,隋州现在还不能被称为镇抚使,因为他只是暂代这个职位,但是官场上历来都会把人往高里抬,像副千户,别人直接就称呼千户,去掉副字,听的人也舒心爽快。

    当值的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打从心底不相信像自家新任北镇抚使那样的人居然会有朋友,再说这人的品级也低,心想该不会是此人随口胡夸想要高攀镇抚使的罢?

    唐泛看出他的疑虑,便笑道:“劳烦这位兄台通禀一声,他若不见,我就打道回府。”

    对方倒也不是故意刁难,只是近来规矩严格了许多,若是贸贸然进去打扰,而眼前这人的分量又不是那么重的话,搞不好自己就要挨板子了。

    所以那人板着脸道:“镇抚使大人有要事在身,你改日再来罢!”

    唐泛喔了一声:“那我就问一句,他是还在里头,还是已经回家了?”

    对方道:“还在里头。”

    唐泛点点头:“那我就在这里等他罢。”

    说罢直接一撩官袍,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下,又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当值的锦衣卫一瞪眼:“北镇抚司门口,岂容放肆!”

    开什么玩笑,威名赫赫铁血无情的被镇抚司门前坐了一个看书的人,怎么都让人害怕不起来了好不好?

    唐泛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让你通报你又不肯,我在这里看书等人,总不会碍着你的事了罢,再说我也没有堵着大门口啊,这不就在边上沾了沾屁股呢!”

    值守的那人无语了,还想说点什么,同样守在门口的同伴朝他使了个眼色,凑过来小声道:“你傻不傻,进去通报一声又怎么样,如果他是镇抚使的朋友,咱们也不得罪人,如果不是,正好把他给赶出去!”

    那人白了他一眼:“你可真能说,那你自己怎么不去?”

    同伴嘿嘿一笑:“去就去,待会我得了镇抚使的夸赞,你可别眼热!”

    那人很是不信,结果同伴一转身,还真就进去通报了。

    没过一会儿,他就看见同伴从里头匆匆出来,对着唐泛笑容满面道:“这位大人,镇抚使现在正忙着,不过他请您先进去等他!”

    他张大了嘴巴,看着同伴殷勤地将唐泛引进去,好一会儿才折返回来,连忙问道:“这人谁啊?”

    同伴道:“镇抚使的好友啊,你不认识?他刚才也说了,叫唐泛,听说他还借住在镇抚使家里的。”

    那人倒抽了口凉气:“交情这么好?”

    同伴道:“那可不?”

    那人顿足郁闷道:“你怎么不早说!”

    同伴嘲笑:“怪你自己眼拙,我都提醒过你了,你还不去通报,到时候镇抚使要是怪罪下来,我总不能被你害得一起被训斥罢!”

    那人郁闷无语,心想自己又错过了一次在老大面前露脸的机会。

    先不管那两个锦衣卫是如何想的,唐泛在那当值的人的指引下来到校场,还没看见人影,就听见远远传来一片喊杀声,等到近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校场上正在比武。

    场地中央两条人影忽起忽落,刀光纵横交错,拼的不是令人耳眩目迷的花哨招式,而是毫不留情招招致命的杀招,再仔细一看,其中一人可不正是隋州么!

    他与另一人在场中比拼,边上又围了一圈人,个个都在起哄叫好。

    唐泛扫了一圈,在人群中发现薛凌的身影,便走过去,冷不防往人家肩膀上一拍。

    薛凌吓了一跳,正待发怒,回过神一看,却是转怒为喜:“你怎么来了?”

    唐泛嘿嘿一笑:“闲人一个,四处闲逛来着,你们这是在比试?怎么连镇抚使都要上场了?”

    薛凌笑道:“先前大哥定了个规矩,每月月底都要举行比试,比试者可以向任何人发起挑战,最后赢的人有重赏。许多人先前被大哥训得狠,就都憋着一股气,对他下战书,结果一个个全都被大哥打趴下了,嘿嘿嘿,那些人还不知道大哥的厉害,我能不知道?我老薛就不去自找没趣!”

    说话间,场上已经分出了胜负,与隋州比试的那个人原以为觑准对方的空子,提着绣春刀便从后面扫过去,企图来个偷袭,没想到对方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足尖点地腾空而起,在半空翻了个身,将对手踹飞出去,在自己身体堪堪摔在地上的时候,借着着地的力道,一个鲤鱼打挺重又稳稳站立在地。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利落之极,又充满力量的美感,围观的人纷纷叫好,喝彩声此起彼伏!

    站在场中的隋州仅着一条长裤,上半身赤、裸着,汗水顺着额头和脖颈各处流下来,又滑落在身上,浑身*的,隆起的肌肉在阳光下泛着光泽,看得出这般健硕身材同样也是日日不辍刻苦磨练而来,并不因骤然身居高位便有丝毫懈怠。

    他盯着被自己踢翻在地的对手,反手将手中绣春刀插在地上,冷冷道:“不服再来。”

    此时隋州已经全副心神悉数沉浸在打斗之中,对他来说没有切磋与决斗之分,既然已经上了场,就要全力以赴,认真对待,这既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对手的尊重。

    被他盯住的对手感觉自己如同被一头凶猛的野兽锁住了身形一般,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再也激不起任何战意了,连忙收了刀,拱手道:“不来了!不来了!大人身手高强,属下甘拜下风!”

    周围的人一阵哄笑,这人本已连续两个月都打赢北镇抚司内所有的人,估计他自己也有些得意,便提出向隋州挑战,先前已经有不少人被隋州打败过,他以为自己肯定会是例外的那一个,没想到最后还是认输收场,实在有点狼狈。

    对方一认输,隋州周身凌厉的气势倏地柔和下来,他走过去,亲手将那下属拉了起来,又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已经很不错了,袁大人有意让我们与京营来一场切磋,以鼓舞士气,届时为我们北镇抚司争光就全靠你了!”

    那下属原本还有些讪讪,一听这句话,立时又有些心潮纷涌起来,激动道:“大人放心,我定会全力以赴,一定不给我们北镇抚司丢脸的!”

    这一番又打又拉的手段,真是令人不得不服气。

    唐泛负着手,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场面,并没有急着上前,等隋州激励完下属,宣布结束,众人四散之后,他才不紧不慢地走过去:“镇抚使好大威风啊,看来正位指日可待了!”

    隋州不是没有注意到唐泛,只是之前不方便说话,此时人皆散尽,唯有他笑吟吟地瞧着自己,想到自己如今上身未着寸缕,冷脸反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窘迫。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若无急事,且等我沐浴更衣。”

    唐泛笑道:“你自换去,我也不急,今儿个请你吃饭,仙客楼,去不去?”

    隋州本是往后头置换衣物的屋子走,闻言不由停住脚步,扬起眉头:“哪来的钱?”

    唐大人现在财务不自由了,每月自己花一半,由隋州保管一半,为的就是防止他大手大脚乱花钱,自己手头的那一半用完就没了,若是要花保管在隋州那里的钱,基本没门。

    唐泛哈哈一笑:“天上掉下来的!”

    见他卖关子不说,隋州也不着急,自去洗澡换了衣裳,这才在他自己的值房里找到正在品茗的唐泛。

    “走走走,吃饭去!”唐泛见他来了,起身道。

    隋州先是摇摇头,而后又问:“你这是升官了?”

    唐泛早就料到他能猜到,闻言也不惊讶,爽快地点点头:“对!”

    隋州:“什么职位?”

    唐泛:“刑部河南清吏司郎中,先母诰赠五品安人,另赐银一百两。”

    以上三项,就算是对唐泛在东宫案与孩童拐卖案中优异表现的迟来封赏了。

    隋州眉头一动,顿时舒展开来,嘴角也微微扬起:“这倒是好事,确实值得庆祝一番!”

    唐泛笑道:“我虽然不强求一定要高官厚禄,但是做了事,得到应有的回报,也算是一件高兴事,这回你总不会不让我请饭了罢?”

    隋州点点头,却道:“不必去外头吃了,明天让阿冬多买些食材,我在家里头下厨罢。”

    唐泛一听,两只眼睛登时闪闪发亮,隋州可以保证他绝对看见了那双眼睛里露出来的光芒,不由啼笑皆非:“你喜欢我做的饭菜多过于仙客楼的?”

    唐泛嘿嘿地笑,飘逸文雅之风范顿时荡然无存:“那是自然,隋广川亲手做出来的菜肴,岂能比仙客楼出品的差?”

    他毫不吝啬的夸奖令隋州禁不住嘴角上扬弧度又大了一些。

    一家之主心情好,另外两个人自然就有福了。

    当天晚上隋州难得下厨,亲手做了鱼香肉丝,糖醋小排,红烧狮子头,阿冬也包了唐泛念念不忘的鸡毛菜饺子,再加上一盅在红泥小火垆上煨过的青梅酒——因为阿冬年纪小,被获准喝的也就这种酸酸甜甜的酒了。

    开饭前,阿冬先给唐泛隋州二人满上酒,又主动端起杯子,对他们道:“恭喜大哥升官,恭喜隋大哥升官!”

    二人自然笑着一饮而尽,唐泛这才道:“其实三年京察未满,论理说我还没到升迁的时候,只是刑部河南清吏司周郎中急病殁了,那边正好空出一个位置,这才让我先去递补上。”

    隋州颔首:“官场上素来僧多粥少,你那衙门虽然算不上肥差,但好不容易空出一个位置来,肯定也有很多人抢破头,你指不定是夺了谁的饭碗,少不了被人眼红嫉妒,刚去的时候还是小心些好。”

    其实也用不着他嘱咐,唐泛这人看着洒脱,实则并不缺乏圆滑谨慎,但好友一番好意,他自然是要心领的,便郑重答应下来。

    阿冬好奇道:“大哥,那你现在是几品啊?”

    唐泛道:“我先前是从六品,如今是正五品,算是升了一级半。”

    阿冬喜滋滋道:“等再过几年,大哥估计就能做到一品了罢?”

    唐泛没好气:“你当皇帝是我爹,大明官场是我家开的啊!”

    阿冬捂着嘴笑:“你想让皇帝当你爹,皇帝还不乐意呢!”

    唐泛心想,老子要是有这么个爹,那得多悲催!一面举起手作势要揍她,阿冬自从被绑架回来之后,越发努力用心跟着隋州学功夫,唐泛哪里打得到她,只能干瞪眼了。

    所以说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事情。

    像阿冬读书不灵光,但在学武上的天赋却是别人所不及的,而唐泛会读书会当官,但在学武这上头,就怎么努力都不行了,同样是经历了南城帮的事情之后,他也想学两招借以傍身,结果在跟阿冬一道扎了半个时辰的马步之后,人家小阿冬虽然汗流浃背,却还咬着牙稳稳地站在原地,唐大人却早就东倒西歪,口吐白沫宣布放弃了。

    他决定,与其等学了功夫防身,还是以后少干点危险的事吧。

    拿了吏部批文之后,自然就可以到新部门去报道了,但在那之前,唐泛还要登门拜访老上司兼师兄潘宾,感谢他这两年来的栽培。

    潘宾得知唐泛即将升入刑部的消息之后,那是既欣慰又失落。

    欣慰的是他与唐泛都是同门师兄弟,彼此有了这一层关系,以后在官场上可以互相照拂,这个小师弟有前途,对自己来说也没有坏处。

    失落的是唐泛今年二十五,就已经是正五品官员了,从翰林院出来,虽说中途进了顺天府,但现在又回到了六部,走的正是历任内阁宰辅的正统升迁路子,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反观自己,当年虽然中了进士,却因为名次不靠前,没能入选庶吉士,就比唐泛少了一层资历,如今年过四十,当了个顺天府尹,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看来好似很了不得,但实际上他自己心里明白,想要再往上升实在有些难度了,因为他在朝中既没有背景,本身也没有过硬的本事和资历。

    看着唐泛,潘宾难免涌起一股“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自伤自怜。

    不管如何,他也不能摆出一副哭丧脸来面对唐泛,人家又不欠他的钱,所以潘宾仍旧打叠起精神,拿出师兄的身份,先恭贺了唐泛一番,然后殷殷嘱咐他要戒骄戒躁,不能因此就自满自大,在官场上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这些都是经验之谈,唐泛自然虚心受教,末了还留在潘宾家里吃了顿便饭,左右师兄弟两人都还在京城,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可不必弄得像生离死别似的。

    再说等唐泛交接好顺天府那边的差事,去刑部报到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初夏时节了。

    这一年,是成化十五年。

    而刚进刑部没两天,唐泛就发现,他居然莫名其妙地被孤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赐银一百两在明朝已经是很多的了~知足吧唐大人~

    唐大人正式从唐推官变成了唐郎中螳螂中……这神马玩意儿

    这两章会讲隋州和唐大人如何分别收服自己的手下,成为名符其实的老大。

    唐大人:以后咱也是有小弟的人啦!

    谢谢和水果糖一样q的小萌物们~~~

    tunnykiss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0:15:53

    小丸子姐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0:17:57【章鱼小丸子的姐姐还是樱桃小丸子的姐姐?~】

    苍苍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1:37:38

    人语青苔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2:49:08

    喜多见薄荷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3:18:32

    指尖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523:38:32【貌似又看到一个老盆友啦】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607:47:33

    围围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0617:18:58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0617:33:19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