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6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3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腾地起身,平素温文尔雅,笑容可掬的面容忽然之间完全阴沉下来,让赵县丞看了就害怕。

    “怎么死的,昨晚不还好端端的吗!”但唐泛惊怒归惊怒,也没有失去理智迁怒于对方。

    赵县丞定了定神,赶紧道:“是自杀,他上吊死的,家里人正哭得厉害呢!庞百户也带人在那守着,要不您去瞧瞧?”

    唐泛当然要去瞧,他和隋州也顾不上吃早饭了,当下放下碗筷就跟着赵县丞往老村长家里赶。

    不过一会儿,老村长的死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村长家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但因为有锦衣卫把守,也没人敢为了看热闹不要命,都怯怯地伸着脖子张望,既害怕,又禁不住好奇心。

    百姓虽然无知,可也不傻,昨晚那个诡异的哭声响起的时候,村民们大都听见了,虽然当时肯定没人敢出来看,但一大早就传来老村长死了的消息,再结合老村长之前从帝陵那里回来就神神叨叨的,大家不由得就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都说是老村长他们上次触怒惊扰了河神,惹来河神的报复。

    唐泛与隋州赶到的时候,刘家人正哭作一团,悲痛欲绝。

    刘家老太太已经昏厥过去,由女眷们在偏屋照料着,刘家的两个儿子则被赵县丞叫到厅堂,等候唐泛的问话,这两个中年汉子同样也是虎目含泪。

    唐泛先说了两句慰勉的话,然后就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老村长死去的?”

    刘村长道:“昨夜各位老爷走了之后,俺爹就一直不太痛快,问什么话也不说,就在那里神神叨叨,俺们只好先将他扶回去歇息,结果没想到早上起来,人就,就吊在横梁上了……”

    唐泛:“你娘没与你爹同住一屋?为何会不知道他上吊?”

    刘村长摇头:“没有,自从俺爹不好了之后,有时候睡觉也会忽然对身边的人拳打脚踢,俺们只好让俺爹自个儿睡,谁知道,谁知道……”

    他说着说着,忍不住悲从中来,淌着眼泪不说话,刘家老二看到大哥这样,也跟着大声号泣,谁能想到老爹昨夜还好端端的,今天起来就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身呢,这事放谁身上都得崩溃。

    唐泛:“昨夜我们走后,你爹还说了什么吗?”

    刘村长哽咽道:“没有了,他一直就是那样,有时候跟以前一样,有时候又自己跟自己说话,村子里头的人都说,说是他们那天晚上冲撞了河神老爷,所以河神老爷才会降下惩罚……”

    这种就纯属无稽之谈了,唐泛就算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原先的看法大为颠覆,可也绝不会认为这里头会跟什么河神有关。

    他也没听刘村长再说下去,就让守在外头的庞齐,带着刘村长去认尸。

    认的自然不是刘村长他老爹,而是昨夜他们带回来的那具尸体。

    这个村子不大,是不是本村人,刘村长自然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昨夜那两个人都不是本村人,那他们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那头唐泛又与隋州入内,查看老村长的尸体。

    二人也算是久历刑名了,在尸身上查看一阵,就都发现老村长确确实实是自缢死的,不是他杀,也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但这恰恰让唐泛他们越发疑窦丛生。

    旁人都说,老村长自从回来之后就疯疯癫癫,神神叨叨的,然而那顶多只能骗骗寻常百姓,像唐泛与隋州这样成天跟一帮人精打交道,又观察入微的人,自然能够发现老村长言谈之中总有几分闪烁,说话内容也未必属实,他们原本还打算今天再过来问个清楚,无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从老村长口中套出实情。

    结果好巧不巧,唐泛他们还来不及问,老村长就死了。

    若说死因可疑,那倒还说得通,偏偏还是自杀,这就越发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这时候庞齐走进来,对唐泛二人道:“大人,刘村长说了,那个人不是他们村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属下又询问了几个村民,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唐泛与隋州对视一眼,如今他们之间的默契又更上一层,有时候不必言语,也能知道彼此要表达的意思。

    像此时此刻,两人心里想的就都是同一件事:既然那两个人不是本村的,三更半夜还会从盗洞里爬出来,那就必然是盗墓贼无疑了。

    结合先前村民们三番两次在帝陵发现的盗洞,不难得出一个结论:这一伙想要来盗挖帝陵的人,绝对不止昨夜他们看到的那两个人,像昨夜老村长就说过,他们正是因为追赶几个盗墓贼,才会在河边遭遇变故的。

    不过那些人现在已经掀不起什么波澜了,他们很有可能全都死在那个盗洞下面,这也间接说明了在那个盗洞之下,永厚陵之中,很可能确实隐藏着一些不可思议而又恐怖的存在。

    更有甚者,如果那个哭声与昨夜杀人的怪物有关,而永厚陵与洛河之间又有通道相连的话,那么怪物很可能在水底与陵墓之间来去自如,所以有时会潜藏于水下,将村民拖下水吃掉,有时又会在陵墓里栖息,那伙倒霉的盗墓贼正好撞上,自然就有去无回,有死无生了。

    但这样的假设也有问题,若真有怪物存在,为何之前那么多年,村子里从未有过洛河“河神”吃人的传闻呢?要知道这些事情最早也才发生于一年前。

    时间再往前推,这里一直都是平静祥和,毫不出奇的小村庄,除了矗立着北宋帝陵之外,洛河村跟其它地方并没有什么区别。

    事情到这里,似乎转入了一条死胡同。

    唐泛对隋州道:“按照我们昨晚说的做罢,劳烦你了。”

    隋州略一点头。

    刘家两兄弟正站在外头,还有那些闻讯赶来看热闹的村民,将刘家院子外头堵了个结结实实,尹元化和程文等人正站在屋子厅堂门口,见唐泛他们走出来,忙凑上前来。

    他们昨夜同居一屋,要说完全没有听到鬼哭声是不可能的,只是三个人没胆子出去一看究竟,索性就装作睡得死沉,没想到今天早上起来,他们就听说唐泛他们昨晚亲自去看了,而自己作为下属,却还在屋里睡觉,不免都有些讪讪。

    程文和田宣自不必说了,心中惴惴不安,生怕唐泛追究他们的责任,连尹元化这等跟唐泛过不去的,也觉得有些理亏。

    所幸唐泛却没有心情与他们计较,只让他们跟着庞齐等人在村子和帝陵附近搜索,看看昨晚那伙想要盗墓的贼匪还有没有活口留下来。

    钦差歇在这里,何县令当然不能一回城就高枕无忧了,天一亮,他就带着人匆匆忙忙赶过来,一听说昨夜又出事了,尤其是在看见那两句残缺不全的尸身时,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抖抖索索地过来给唐泛请罪,也不知道是害怕自己乌纱帽掉了,还是担心怪物冒出来把自己也给吃了。

    这头他还在战战兢兢向唐泛汇报请罪,另外一头,庞齐带人来回报,说是还真抓到一个人,昨晚本来是盗墓贼里的一员,负责在外头把风的,就躲在帝陵附近的草丛,昨晚因为出了那件事,唐泛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那个盗洞上,那人才得以趁机溜走了,但他也实在又累又饿,溜走之后就忍不住跑到村庄来偷东西吃,又因为官兵在大肆搜查,也不敢出去,结果就被瓮中捉鳖,逮个正着。

    庞齐将人带到唐泛他们跟前时,那人已经快要抖成一个筛子了,连连告饶,又说不关自己的事。

    话说相由心生,这句话还确实是有道理的,这人长得就有些贼眉鼠眼,连哭泣求饶的时候,表情都透着那么一股猥琐,实在令人同情不起来。

    见唐泛微微皱眉,庞齐就朝那人后脑勺拍了一巴掌:“谁让你哭了,好好回大人的话!”

    “是是是!”那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大人问什么,小的就说什么!”

    根本就不用怎么问,那人就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部倒出来了。

    他叫钱三儿,小时候就被人贩子拐卖,偷蒙拐骗,无所不作,后来跟着师父加入了现在这个帮派。

    帮派叫黄河帮,别看听起来很大气似的,其实也就几十个流氓地痞凑在一块儿,做些坑蒙拐骗的事情,盗墓这种零成本,风险高,收益大的行业,自然也在钱三儿他们的业务范畴内。

    论规模,河南境内最大的陵寝,莫过于北宋帝陵了,而北宋帝陵里最好下手的,又莫过于宋英宗赵曙的永厚陵。

    永厚陵好下手,人人都知道,因为北宋李孜的著作里就详细记载皇陵的方位和地下布置,倒霉催的宋英宗不仅是个短命鬼,只当了三年皇帝,死后睡觉的地方还被人挖了又挖,也堪称宋朝皇帝之最了。

    所以自从南宋起,就有数不尽的盗墓贼前仆后继地以永厚陵为目标,尤其是在元朝那个盗墓合法的朝代,朝廷更是直接派人过来盗挖坟墓,这股风气直到大明开国才稍稍有所遏制,正因为如此,永厚陵的宝贝早就被人挖得七七八八了。

    带领钱三儿他们过来盗挖帝陵的人叫李葵,是河南帮的一个小头目,他们此行真正的目标是永厚陵旁边的皇后陵,因为北宋的皇帝与皇后是分开安葬的,永厚陵虽然已经被无数人光顾过,但皇后陵总算好一些,兴许还能留下什么宝贝。

    李葵的想法是,先从永厚陵这里下手,摸清地宫的布置,再去后陵,这样就不至于走太多冤枉路,效率也会更高,如果他们能在永厚陵里发现一条前人从未发现过,再挖点被前辈们遗漏了的宝贝,那就更好了。

    于是一行人说干就干,先是在洛河村附近摸清地形,然后趁着夜色就偷偷跑过来了。

    在此之前,洛河边已经有了河神吃人的传闻,夜里也不时从河边传来诡异的哭声,不过陵墓离河边还有一点距离,钱三儿等人起初还有些害怕,但潜伏了几个夜晚,见没发生什么事,也就没放在心上。

    他们没有用盗墓前辈们挖好的盗洞,而是自己另外挖了一条盗洞,方位也是李葵选的,这人在盗贼里称得上奇葩,居然识文断字,而且还看过北宋李孜写的那本《宋朝纪事》,对永厚陵事先做过不少功课。

    据李葵说,他们选的那个位置既好下手,而且保证角度刁钻,从前也没人挖过。

    老大既然这么说了,小弟们肯定是要照办的,大家昼伏夜出,花了不少时间,越挖越深,轮番上阵,足足挖了一个多月,总算挖出了一个通往陵寝的盗洞,钱三儿因为经验不足,刚刚加入这一行,所以没能得到进去挖宝的机会,只能在外头放风。

    洛河村的村民虽然有看守之责,但他们毕竟是农户,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不可能天天守着帝陵什么也不干,再说又不是本朝皇帝的帝陵,朝廷不会派专人过来守陵,这使得钱三儿他们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避开村民的注意,肆无忌惮地进行着自己的勾当。

    盗洞挖好之后,李葵他们挑了个日子就下墓。

    那天晚上,钱三儿的师父也下去了,钱三儿则依照李葵的吩咐守在外头,手里边拿着个白天刚从县城里买来的,里边装着酥油鸡的油纸包。

    虽然鸡肉已经冷了,但并不妨碍钱三儿还觉得很美味,尤其是在那样一个晚上,外头的冷风呼呼地吹着,他一手酥油鸡,一手揣着个小酒壶,躲在石刻后面的草丛里,瞧着天上的月亮,也不算难熬。

    钱三儿还记得当他慢吞吞地将油纸包里的鸡肉啃得只剩鸡骨头时,估摸着差不多也两个时辰过去了,盗洞里忽然传来了一股若有似无的奇怪哭声,就跟他们之前听到的,从河里发出的哭声一样。

    哭声诡异而恐怖,钱三儿想到自己的同伴们还在下面,就不由担心起来,但他又不敢违背李葵的命令,只好依旧在上面蹲守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那声音一直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清晰,仿佛随时都有东西从盗洞下头冒出来似的。

    他死死地盯着那个盗洞,正当他紧张得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来的时候,盗洞里忽然钻出了一个人!

    钱三儿嗷呜一声,吓得整个人都蹦起来,转身就要跑。

    身后却传来他师父的声音:“三儿,还不快来扶我一把!”

    钱三儿这才意识到出来的是人不是鬼,赶紧回过神,跑上前将他师父拽出来。

    在他师父后面,又有一个人爬了出来,钱三儿定睛一看,是之前跟在李葵身边的卢胖子。

    “师父,到底怎么回事啊?”钱三儿问。

    他师父二话不说将他拽起来就跑,钱三儿不明所以,也得跟着跑,卢胖子跟在后面,三个人一前一后,拼了老命地往前跑,一直逃离那个盗洞大老远,都快到永昭陵的地界上了,这才堪堪停下来。

    钱三儿跑得半条小命都快没了,手里捏着的酒壶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他师父跟卢胖子两个人惊魂未定,满身狼狈,这才跟钱三儿说起他们在下头的经历。

    原来李葵他们一行人下了盗洞之后,很快就到达了永厚陵的地宫。

    正如先前所料,永厚陵上下两层地宫并不大,也早就被人偷盗一空,连根宝贝的毛都没剩下,就算先前有什么机关暗道也都被人破光了,总之就是空空如也。

    所有人在里头转了一圈,大失所望,正准备离开,李葵却在他们原先挖的入口附近,发现一条更加隐蔽的暗道,连着地宫下层,也不知道通往何处。

    出于贼不空手的心理,大家一致决定顺着这条暗道再往下走,看看有什么发现。

    这条通道十分曲折,而且并不长,当所有人还没看到到达出口的时候,就已经瞧见从下面隐隐透出来的宝气光泽,大家都不由兴奋起来,觉得自己很可能是发现真正的宝贝了,便又加快了脚步。

    等他们到达出口时,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呈现在李葵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并不大的耳室。

    而这个耳室里,堆满了如小山谷一般数之不尽的金银财宝,目力所及,这里头光是夜明珠,起码就有几百颗,照得整间耳室如同白昼,差点没闪瞎李葵他们的狗眼。

    李葵他们那个兴奋啊,本来以为自己要空手而回了,没想到居然误打误撞,还有这样的奇遇,当下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纵身一跃,跳入那宝山里头,尽情地将宝物装入自己的衣兜里,有些人甚至身上装不下了,拿了颗夜明珠就往自己嘴里塞,准备出去之后再吐出来。

    这些人也不想想,如果真有这么多的宝贝,又有一条现成的通道,为何之前偏偏就没人发现,非要等他们来拿?

    财帛动人心,在巨大的财富之下,贪欲早已淹没了他们的理智。

    就在所有人欢呼雀跃,在李葵的催促下,终于依依不舍准备离开之际,噩梦降临了。

    从师父和卢胖子语无伦次的描述中,钱三儿只能听出一个大概。

    听起来像是他们的动静引来了某种怪物,而李葵他们又从来没见过那么可怕的怪物,那怪物不知道从哪里被引过来,一进来就用将他们一个同伴连脑袋带上半身都给咬了进去。

    那同伴连挣扎叫喊都来不及,身体瞬间变成两端,一端成为怪物的腹中餐,另外的下半身喷着鲜血,倒在成堆的宝贝上。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不少人来不及反应,当即就被撕碎了身体,钱三儿的师父和卢胖子离暗道最近,反应也算快,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不管后面的哀嚎声,将身体挤入暗道里,拼了命地要逃离这里。

    而两个人跑出来之后,发现除了他们俩,就再也没有别人出来了。

    钱三儿惊恐地听他们说完,忙不迭地要求赶紧逃离这里,但他师父和卢胖子回过神后,都有些不甘心,因为他们身上装的财物,在他们不管不顾,一心逃跑的过程中,已经全部掉了个干净,只要一想想那里头数不胜数的宝贝,两个人就觉得扼腕不已。

    回来之后,里面那段经历的阴影渐渐褪去,三个人合计了半天,卢胖子和钱三儿的师父最终还是决定再下去一趟。

    一来他们实在舍不得那一大笔财宝,就算能带上颗夜明珠出来,估计也足够他们吃喝想用不尽了,只要想想那里头那么多的宝贝,将来有可能被被人夺去,这种惋惜就足以盖过他们对死亡的恐惧。

    二来李葵他们一帮人都折在里面,就卢胖子两个人跑出来,他们回去实在没法交代,说不定黄河帮的人还会以为是卢胖子他们见财起意,杀人夺宝呢,到时候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以卢胖子他们想要下去拿两件宝物出来,也好对帮里有个交代。

    钱三儿没见过那么多宝贝,虽然他也听着也馋,可只要一想想李葵他们再也没能出来,就从心底觉得害怕,所以他力劝师父他们不要下去。

    不过他说了不算,最终钱三儿还是被留在地面上把风,他师父和卢胖子都觉得他们只要小心一点,发现危险就逃跑,应该不至于丢掉性命。

    为了保险起见,两人还又多带了两把匕首。

    钱三儿劝不动他们,只好继续呆在上面。

    事实证明,但凡心存侥幸的人,最后十有八、九都会遭遇不测。

    唐泛他们昨晚遇到的那两个人,就是卢胖子,和钱三儿的师父。

    听完钱三儿交代的前因后果,事情已经变得明朗很多。

    唐泛的猜测并没有错误,那地底的陵墓与洛河之间,必然是有通道相连的,所以怪物可以在河里与盗洞下出现,那哭声肯定也是怪物发出来的,只要铲除了怪物,一切就太平了。

    但唐泛他们的心情非但没有轻松起来,反而变得愈发沉重。

    因为根据钱三儿的描述,那地底下的危险,恐怕是言语难以诉说的,否则李葵一行人多势众,拢共十几个人,又带着武器,虽然比不上锦衣卫这等一等一的高手,但肯定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秧子,然而这么多人,还不是说没就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要去看星际穿越,所以先更新,明天还是老时间8点更新!

    大家想象力好丰富,连墓穴里住着娃娃的猜测都出来了,而且还圆得有头有尾,有理有据,哈哈,脑洞比萌萌的作者大多了→_→

    劳烦大家一下,顺便点文章目录上面那个“灌溉营养液”的选项,给成化灌溉几瓶营养液吧*^__^*

    不需要花钱,买了v的盆友就都有营养液的~

    蟹蟹脆皮牛腩小萌物们~~

    szy空空扔了一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4-11-1321:41:12  [ban^fusheng]. 首发

    szy空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321:50:07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321:58:31

    黄叽烦烦烦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322:43:29

    憨豆是只熊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1400:21:24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02:30:33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11:25:49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16:35:4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