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6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4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问钱三儿:“那怪物究竟是何模样,你师父他们看清楚了没有?”

    钱三儿摇摇头:“师父就说那怪物浑身黑乎乎的,好像是大蟒蛇,又比蛇大很多,而且还有脚,立起来都比我们还要高,两只眼睛红乎乎的,可吓人,小人的师父他们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跑,要是多看几眼,那得留下了……”

    唐泛:“难道是鳄鱼?”

    钱三儿茫然:“什么是鳄鱼?”

    唐泛:“……当本官没问。”

    可就算能跑出来又怎样,跑得了一次,跑不了第二次,他们第一回逃出生天之后,非但没有就此罢手,反而还因为舍不得里面的宝藏重新进去,结果白白葬送了性命。

    不过这些贼人本来就是心怀歹意,冲着帝陵而去,死得其所,也没什么冤枉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隋州站在旁边,忽然问道:“你师父去的那条暗道,确定是永厚陵里的?”

    钱三儿怯怯地道:“说是下了地宫第二层再往下,但是不是永厚陵的,他们没说,小人也不晓得。”

    老村长的死是最大的疑点,但唐泛和隋州两个人都亲自上手查验过了,他确实是自杀,并无外力所致。

    钱三儿也被盘问过了,但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一伙人都是避过村人耳目进行盗墓的,根本不认识里屋那个死去的老者,姑且不论他是否说谎,唐泛都让人将他带回城去,经由庞齐的手,再仔细盘问。

    唐泛对刘村长道:“先将你爹好生安葬,我们准备回县城,过两日再回来,你先不要将那盗洞填上,我们或许还有用处,还有,让村民百姓没事莫要靠近河边,特别是夜晚时分,也不准弄些活人来祭祀,本官会留人在此把守,若是违令,便头一个要拿你是问。”

    刘村长连连点头:“小的记下了!”

    他顿了顿,又问:“大人,您是不是打算带人下那个洞?”

    唐泛不置可否:“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刘村长长揖道:“若是的话,求大人带上小人罢,小人还能帮忙指个路!”

    “大哥,你疯了!”旁边的刘家老二嚷嚷起来。

    庞齐呵斥:“大人说话,岂有你插嘴的份!”

    唐泛有些意外地看着刘村长:“你明知道里面危险,还要进去?”

    刘村长虎目含泪:“好教大人知道,小人虽然鲁钝,也知道俺爹的死肯定跟那里有关,自他从里边出来,便跟换了个人似的,俺想给俺爹报仇!”

    何县令在旁边补充:“大人,下官头一回发赏金让人下去探路的时候,下去的人里头,就有他。”

    唐泛挑眉:“你下去过?”

    刘村长点点头:“当时俺和另外一个人走了快半个时辰,那会儿已经到了第二层的宫室了,也看到还能再往下的路,俺们又走了一阵,觉得心里瘆得慌,实在不敢走了,才重新上来的。”

    唐泛在心里计算了一下,钱三儿说当时他在外面守了两个多时辰,他师父他们才出来,照这个说法,刘村长所用的时间,差不多也正好快到第三层。

    如此说来,两人的时间正好是对得上的,也都没有破绽。

    唐泛就道:“你孝心可嘉,值得称许,不过此事未有定论,本官还须考虑一二,村夫村妇无知愚昧,你身为村长,当令他们勿要惊慌,切不可胡乱散布谣言。”

    刘村长:“是,小人记得了。”

    唐泛又交代了两句,就准备带人离开,却听得一人朗声道:“慢着!”

    尹元化走了过来:“敢问大人,这老头的死疑点重重,怎可允许他下葬?”

    唐泛:“尹兄有何高见?”

    尹元化道:“此案如今已经很明了了,分明是这老头与那伙盗墓贼勾结在一起,默许他们在此盗墓,因为被人发现,就装神弄鬼,捏造出河神来糊弄愚夫愚妇,如今事情败露,这老头就一死了之,以此来庇护家人!”

    他指着诚惶诚恐的刘村长道:“说不定刘家这一家子人全都有帮凶之嫌,应该通通抓回牢里去严加审问才是,怎可轻易放过!”

    尹元化跟着唐泛他们一路来到这里,又是晕车吐个半死,又是在小破村子里夜宿,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眼看唐泛主导全局,向来跋扈的锦衣卫竟也心甘情愿任其驱使,他不免老大不服,心想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跟过来还有什么意义。

    唐泛闻言也没生气,只问道:“不知尹兄昨夜可曾听到那个怪声?”

    尹元化老脸一红:“睡得有些沉,不曾听见。”

    唐泛道:“昨夜我与隋镇抚使等人闻声而出,追踪到帝陵附近,亲眼看见那两个人死于非命,那两具尸身你也瞧见了,你觉得哪个人杀人灭口,是将对方下半身给咬下来的?”

    尹元化一时无语,唐泛又道:“你若不信,这也好办,今夜继续宿在村里便是,等半夜听见那声音了,再到河边去看看,说不定尹兄你运气好,也能碰见那河神降临,一并捉了回来,我等就可以交差。”

    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气得尹元化牙根痒痒:“唐大人如此草率办案,下官自会向上峰禀告的!”

    唐泛微哂:“请便。”

    当日一行人就先回了县城。

    眼下老村长死了,怪物不见踪影,他们这样匆匆回来,看起来好似虎头蛇尾,实则唐泛和隋州是在做两手准备。

    隋州到了县城,并没有多作停留,直接就带人前往河南府,去锦衣卫河南府卫所借来火铳。

    唐泛则回到官驿写条陈,将他们来到此地之后探明的情况一一汇报,并向上面请示。

    其实唐泛和隋州两个人早就私底下商量过,想要弄明白这件事情的真相,最后必然是要下地底一趟的,只是他们不能就这么下去,必要做好万全准备。

    与此同时,尹元化也在写汇报,不过他自然不是写给张尚书,而是写给自己老师梁侍郎的。

    如果说尹元化和唐泛之间的斗法,最开始只是源于唐泛这个空降的郎中抢了尹元化原本的位置,而引起他的反弹的话,现在已经变成了他们两人背后的人——张尚书和梁侍郎的斗法。

    张尚书入内阁无望,梁侍郎对尚书的位置又虎视眈眈,张尚书岂容他觊觎?

    这次这桩案子,张尚书对唐泛是全力支持的,不仅如此,唐泛钦差正使的位置,也是张尚书帮他争取来的,否则的话,此行本来是轮不到唐泛作主的。

    梁侍郎之所以同意学生跟着唐泛过来,不仅仅让尹元化去抓唐泛的把柄,还想借此来证明张尚书没有识人之明,正好最近首辅万安对张尚书有所不满,觉得这老头还不够听话,有意换上更听话的梁侍郎,唐泛办案无能,张尚书也同样会受牵连。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就算这样一桩看起来跟京城没有任何关系的案子,背后牵动的其实也是各方利益之争。

    张蓥既然支持唐泛,唐泛就不能让他失望,不管怎么说,这老头总算还有些做人的原则和底线,让他当这个尚书,肯定比梁侍郎要好得多,起码自己不用整天担心被穿小鞋。

    唐泛和尹元化的条陈分别快马送回京城。

    京城那边肯定不可能在两日之内就有回复,但隋州的动作却很快,隔天就带着四条火铳回来了。

    火铳一到,如虎添翼,唐泛也不耽误工夫,直接就把程文他们叫过来,道:“我已将此地情况汇报京城,但这一来一回,再快怎么也得五六日才有消息,洛河村那边的事情却耽误不得。既然锦衣卫那边已经将火铳借到了,我准备与隋镇抚使一道到那个盗洞底下去看看,也好将那吃人的怪物擒住,解决一大祸患。那底下危险莫测,你们又都是文官,就不必跟着我去冒险了,不如留在官驿里,充作联系人,若是京城那边有回信,也好及时帮我作出回复。”

    程文和田宣面面相觑,那天钱三儿和刘村长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能不用去涉险,他们当然很高兴,但唐泛这个钦差正使都下去了,他们这些打下手的反而在旁边看热闹,到时候若出了什么事,他们同样也免不了责罚的。

    程文便劝道:“大人,您身为此行正使,居中指挥便可,何必亲身涉险?”

    唐泛反问:“隋镇抚使也是钦差,难道他也不下去?人人都顾惜自身,这样岂不人人都不必下去了?”

    见程文语塞,田宣忙道:“那不如等朝廷那边有了回复再说?”

    唐泛摇摇头,他心中其实另有计较,但有些话不能现在对他们明说,只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说了,若是我与隋镇抚使有个万一,你们就负责将剩下的人带回京城,如实禀报,再派人下来,务必将此地隐患彻底解决。”

    二人听他说得郑重,都有些无措,只得唯唯应是。

    尹元化却道:“下官愿意随行,还请大人准许!”

    程文和田宣不敢下去,自然是爱惜小命的缘故,但尹元化却有另外的想法。

    甭管地底下有什么怪物,他对锦衣卫手上那四条火铳都有无比的信心,再说了,锦衣卫的身手也不是那群乌合之众的盗墓贼可比的。

    这等深入敌穴的事情虽然危险,可若是能够找到钱三儿口中所说的那间全是宝贝的耳室,同样也是天大的功劳,尹元化辛辛苦苦来到这里,怎么甘心让唐泛将果实全部摘走?

    唐泛皱眉:“那怪物不知是何来历,嗜杀凶残,此行极险,你最好留在这里。”

    尹元化梗着脖子:“莫非大人担心下官与你抢功劳不成?”

    这等好歹不分之人,如果真的不让他下去,他再往上告状,给唐泛扣个跋扈嚣张,独断专横之类的罪名,也够唐泛喝一壶的。

    想及此,唐泛也懒得与他周旋了,淡淡道:“你愿往便往罢,只是一条,须得听从命令,不得任意妄为。”

    在他的眼神压迫之下,尹元化不得不拱手道:“下官谨遵大人之命。”

    借来了火铳,唐泛与隋州一合计,二人也没有多作耽搁,隔天直接就带了庞齐等人又直奔洛河村。

    何县令虽然有意讨好上官,可不像赵县丞那样豁得出去,还很爱惜小命,只能向唐泛说了一大堆奉承话来表示忠心,反倒是赵县丞主动向唐泛请命,说愿为前驱,又带了从衙门里征调的两名捕快,都是身手不错,又主动愿意前往的。

    洛河村的人看见他们去而复返,都很惊讶,唐泛先让其他人前往帝陵盗洞那里,自己则带着赵县丞去刘家找刘村长。

    不巧,刘村长不在,出来接待他们的是刘家老二。

    刘家老二道:“俺大哥出门了,说是去县城里买把得用的斧子,好跟你们一起下去的时候有个趁手的防身武器!”

    唐泛便问:“你大哥什么时候出的门?”

    刘家老二道:“昨晚出的门,因为太晚了,就在县城里过一晚,今早兴许就回来了。大人,能不能别让大哥去,小人愿与你们下去!”

    赵县丞没好气:“你当这是买菜啊?还挑挑拣拣的,前日明明是你大哥自己要求跟我们下去的,那地方他下去过,也熟悉,你去了有什么用!”

    刘家老二唯唯诺诺,不敢应声。

    唐泛阻止赵县丞继续恐吓他,问道:“你为何想要跟下去,难道不知底下危险么?”

    刘家老二结结巴巴道:“俺,俺不想让他去送死!”

    赵县丞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唐泛在旁边,他还真想给这憨货一个大耳刮子,什么叫去送死,难道他们全都是准备去送死么!

    唐泛却温言笑道:“你倒是很有手足之情,为了你大哥宁愿自己去危险的地方。”

    刘家老二点点头:“是啊,大哥过得太苦了,他媳妇早死,为了给我娶媳妇,自己也没再娶,至今都没有个娃儿,俺爹出事之后,他既要当村长,还要担起这个家,俺,俺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唐泛却冷不防问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老村长会不会在下面发现了什么,才被迫自杀?”

    刘家老二一脸茫然:“啊?”

    他明显完全听不懂唐泛在说什么。

    先前唐泛跟尹元化的想法差不多,都认为老村长的死跟那伙盗墓贼之间肯定是有些联系的,但后来钱三儿的证词又推翻了他的猜测:钱三儿这伙人,跟老村长,乃至洛河村村民都是毫不相关的,他们确确实实是听说此地的帝陵好下手之后,才过来埋伏设点的。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老村长又要自杀呢,他的自杀,明显是为了掩盖某些真相。

    但他到底要掩盖什么事情,如果和钱三儿他们无关,那又会与什么有关?

    这才有了他刚刚设套询问刘家老二的一幕。

    但从刘家老二的反应上来看,他明显对自己老爹的死是不知内情的。

    因为一个人掩饰得再好,因为心里有鬼,下意识总会露出些许端倪,刘家老二却没有眼神闪烁,语气停顿等等心虚的表现。

    唐泛微微一笑,换了个话题:“你爹的死,你大哥伤心吗?”

    刘家老二点点头:“俺哥可伤心了,俺劝他不要和你们下去,但他不听,说就算下面有怪物,也要去杀了那怪物,为俺们爹报仇,大哥,真的不能让俺代替俺哥下去么?”

    唐泛心想,难道自己的推断从头到尾就错了,老村长真的只是惊吓过度才自杀的?

    他正想说话,却听见刘家老二眼前一亮:“大哥回来了!”

    刘村长大步走过来,手里提了一把崭新锋利的斧头,他疑惑又惊喜地看着唐泛和赵县丞他们:“大人,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咱们今日就要下去?”

    唐泛颔首:“人全到齐了,就等你一个了。”

    刘村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憨憨笑道:“还好俺回来得早,那咱们这就走罢!”

    刘家老二连忙扯住他:“哥,让我一起去罢!”

    刘村长虎着脸:“胡闹!你还要照顾俺们娘呢,赶紧回去,我要是回不来,你就跟乡亲们说一声,重新推举个村长,知道不?”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刘家老二就更难过了:“大哥……”

    刘村长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少废话,等俺回来,弄一锅炖肉等俺回来,下点雪雪白的大白菜!”

    刘家老二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点点头。

    兄弟二人别过,刘村长便跟着唐泛往帝陵而去。

    隋州带着庞齐他们早就等在那里了,钱三儿自然也在,虽然他从未下去过,但是作为亲耳听到自己师傅和卢胖子描述的人,他对里面的环境怎么都要比唐泛他们来得熟悉,唐泛当然不可能把他留在上面。

    仁慈是要给应该给的人,而不是滥用在不需要的人身上,不熟悉唐泛的人会觉得他脾气温和好说话,实际上他心中自有一条标准,该强硬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他们出来得早,眼下也不过是辰时刚过,按照钱三儿他师父下去再上来的时间,满打满算一天也足够了,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傍晚就可以出来了,如果不顺利的话……

    唐大人忽然觉得自己离开京城前,好像还没来得及对阿冬交代遗言,这要是他和隋州两个人都回不去了,那小阿冬估计又得成孤儿了。

    唉,为了阿冬,勉为其难为了不丢掉小命而努力罢!

    这些人里边,隋州和庞齐等人是最冷静的,对于锦衣卫这种常常需要出外差的职业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随时要面对危险与不测的情况,唯一不同的是,这次面对的可能不是人而已。

    但有了火铳在手,原本对那天晚上的场景还有些疑虑的庞齐他们早就淡定下来。元代时,火铳就已经得到战场上的充分运用,到了元末明初,在太、祖皇帝逐鹿天下的争霸之途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京师三大营里就有单独的神机营这种专门的火器部队。

    一铳在手,别无所求,所以庞齐等人很淡定。

    钱三儿虽然没下去过,但是有了师父和卢胖子的前车之鉴,他如今虽然也眼馋那下面的宝贝,却更看重自己这条小命,偏偏又不能逃跑,只得一脸如丧考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去跟自家师父作伴了。

    他这种心情显然也影响到了尹元化,虽然后者是主动自愿提出要下去的,但他终究是一个文官,没有庞齐那等的心理素质,只要一想到那两具尸体的情状,腿肚子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转。

    唐泛让赵县丞带着两个捕快留在上面接应,又看了尹元化一眼,道:“你现在若是后悔还来得及。”

    “下官不后悔。”尹元化咬咬牙,坚持道。

    唐泛懒得再劝,又对其他人道:“此行本官虽为正使,但因下面情况莫测,所有人,包括本官在内,都要听从隋镇抚使的指挥,任何人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

    这就统一了指挥权。

    庞齐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异议,相反还很乐意,比起听一个从没合作过的文官指挥,他们当然更乐意听从隋州的,唐泛也不想出现指挥混乱,最后葬送了所有人小命的情况,索性将大权全部交给隋州。

    隋州还是面瘫脸,在外人面前,他的话向来很少,但每回都能说到点子上。

    见庞齐等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隋州冷冷吐出两个字:“出发。”

    众人:“……”

    隋州当先就走到盗洞前面,准备下去,回头见其他人都还愣在那里,不由露出疑惑询问的眼神。

    大伙这才回过神,赶紧跟上去,他们还以为头儿起码也要训话鼓励一下士气军心之类的……

    那个盗洞很窄,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下去,据刘村长所说,他们上次在下到地宫二层的时候,一路都十分顺利,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鉴于那天晚上那两个人死状的凄惨,所有人还是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一路向前。

    刘村长下来过,是负责带路的,自然要走在最前面,后面紧跟着隋州等锦衣卫,然后是钱三儿,尹元化,唐泛他们,庞齐殿后。

    盗洞挖得弯弯曲曲,十分曲折,下去的时候只能脚朝下,人朝上这样一步步地踩下去,两边扶着盗洞四周土壁。

    外头是大白天,刚下去的时候视线还算清晰,但越是往下,光线就越昏暗,习惯了外头明晃晃的感觉,乍一到黑暗逼仄的环境,眼睛反而越难适应,所以大家都走得很慢。

    盗洞起初还有些狭窄,不过越往下,就越宽敞,到后来已经足以容纳两个人下去了,大家不得不将身体紧紧贴着岩壁,以免坡度太大而使得整个人都滑下去。

    唐泛扶着土块石壁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些地方黏腻腻的,还带着股淡淡的腥味,像是尸体被撕碎着四溅沾上的鲜血和碎块……打住!不能再想下去了!

    唐大人自问虽然没有太大的洁癖,但这种情形细想起来,也很令人作呕。

    “到了!”前面传来刘村长的声音。

    很快,等前面的人一个个跳下去,唐泛跟着纵身一跃,顿时脚踏实地。

    但他忘了,自己后面还有一个尹元化……

    尹元化跳下来的时候似乎是崴到了脚,他哎哟一声,直接就倒在前面那个倒霉鬼身上!

    “倒霉鬼”唐大人只觉得背上传来一阵剧痛,连眼前什么景象都没看清,人就被压趴了。

    走在前面一个叫严礼的锦衣卫总旗正跟着隋州在勘察眼前的环境,冷不防后者身形一闪。

    再定睛一看的时候,自家老大已经将尹元化掀到了一边,任由他身不由己地往旁边车轱辘似地滚了好几圈,又小心翼翼地扶起唐大人,低声询问。

    尹元化虽然不敢得罪锦衣卫,但他也放不□段去主动结交,总还端着自己文官的架子,当然,严礼一帮人同样看他不顺眼。

    面对此情此景,严礼只想说一声:老大,干得漂亮!

    作者有话要说: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有双更!!!

    我会努力将惊险的一口气写完,争取不吊胃口~~

    嘎嘎嘎,给努力的作者喵点32个赞!【等等,自己给自己点赞是怎么回事……】

    昨晚去看了星际穿越,前半部分有点拖沓,时间全用来解释物理概念了,不过耐心看下去,后面会有惊喜的,总体还是有些bug,但诚意非常足,虽然导演略啰嗦……值得一看哦~

    蟹蟹朗姆酒蓝莓冰淇淋蛋糕小萌物们~~~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1418:17:53

    隋广州给自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21:07:51【等等,这名字是怎么回事σ°△°a唐大人,你家家属跑出来啦!唐泛:作者你眼瘸了,我家属叫广川。……话说我想起之前我玩网游的时候,有个人恶作剧起了名字叫“你爹临死前”,然后就给了别的玩家一文钱,于是当前频道就显示:你爹临死前给了你一文钱……】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21:28:17

    love大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21:46:28 :(.*)☆\\/☆=

    隋广州给自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22:04:17

    玉楼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422:38:04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00:17:34

    指尖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15:31:35

    shinwelle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16:19:24

    px18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17:37:47

    蟹蟹萌萌们浇灌的营养液,因为太多了怕浪费手机看文萌萌的流量,就不一一复制出来了,么么哒你们~明天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