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6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尹元化捂着额头爬起来,想骂又不敢骂,那一脸憋屈的样子,若是换了在地面上,早就招来一干锦衣卫的大声嘲笑了。

    不过眼下却没有人顾得上搭理他。

    “这里就是上层,”刘村长道,“往这边走,上回俺们就是从那边下去的。”

    他在前面带路,庞齐等人将火折子点起来,周围瞬间明亮了不少,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按理说应该是地宫里宫门左侧的耳室,朽木散落一地,还有不少箱子,瓷器碎片,早就被半掩在尘土之中,饱受岁月的侵袭,永厚陵,不愧是已经被盗成了筛子的帝陵,这一眼望去,几乎就没有齐全的器具。

    这里作为宋英宗死后安寝的宫殿,曾经也有无数金银财宝,珍贵瓷器陪葬,但现在,只剩下拱门和石壁左右上方那些精美的花纹和青砖,才能证明这里也曾辉煌过。

    尤为可惜的是,许多盗墓贼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往往只会盗走金银财宝,对那些瓷器陶俑则弃若敝履,甚至在盗墓过程中破坏殆尽,以致于现在满地疮痍,甚至比地面上还要残破。

    但此时此刻,很少有人有心情去关心这种细节,唐泛弯着腰,从地上捡起一枚白色的东西。

    他拂去尘土,发现上面还沾着一点干涸的血迹。

    “这是什么?”隋州命刘村长先不要往外走,又让众人在四周仔细查看,他见唐泛正对着手里的东西发呆,就走过来问。

    “玉蚕,这不是宋陵里的东西,而且这血色看着不像年代久远,应该就是之前钱三儿的师父那帮人逃出来的时候太过慌忙,不慎掉落的。”唐泛道。

    听见他的话,人们都围上来看。

    钱三儿道:“对对,我师父和卢胖子都说在第二层再往下走,就能看见好多宝贝!”

    唐泛沉吟道:“我心中有些猜测,不过还得再往下走才能知道,这宋帝陵下头,兴许隐藏着一个秘密。”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他说的秘密是什么。

    庞齐啊了一声:“那尸体呢?如果他们逃到这里来了,应该会有尸体留下才是!”

    他望向钱三儿,好像希望他给出一个解释,后者被他瞪得后退两步,结结巴巴道:“小,小人不知啊,我师父他们就只是说一路逃出来,中途把宝贝都掉光了,可能,可能这是他们掉的罢?”

    唐泛道:“继续往前走罢。”

    隋州颔首:“大家小心些。”

    一行人出了耳室,其实前面也就只有一条道路,钱三儿那伙人挑的盗洞角度确实很刁钻,这地方附近并没有盗洞的痕迹,不过那不代表这里就少被盗墓贼糟蹋了,可以说整个宋帝陵,现在除了残垣断瓦,朽木碎瓷,就算有宝贝,也应该早就被这一百多年来的人盗挖一空了。

    所以当他们又一次在前路上发现零碎散落的金兽和金耳坠等物时,都十分惊奇,不止如此,脚下偶尔还能踩到圆溜溜的金珠,又或者珊瑚玉璜,云纹玉带钩等,不说钱三儿忍不住弯腰去捡,连尹元化这等自恃清高的人,唐泛也瞧见他忍不住悄悄将一颗金珠收入怀中。

    相比起来,锦衣卫们倒还能克制得住,唐泛手里拈着一件刚刚在脚下发现的,镶着绿松石和蚌片,又贴着金箔的银手钏,心中的猜测已经渐渐成形。

    他们出了耳室,顺着通道走向大殿之中的地下碑亭,却见刘村长三步并作两步绕到碑亭后面,惊喜道:“就是这里!上回我们就是从这里下去的!”

    这座地下碑亭建得蔚为壮观,比地面上寻常的碑亭还要大出一倍,中间立着三块石碑,上面记述的是宋英宗一生的功绩,当然,英宗当皇帝也才三年,功绩再多也不可能比得上仁宗太宗,所以字数不够废话凑,洋洋洒洒皆是溢美之词,华丽的辞藻不要钱似的往上面刻着,唐泛只是略略看了几行便移开视线,望向刘村长所指的入口。

    地宫下层是用于安放皇帝棺椁的,也是地宫的中心,这个入口同样也是后天挖掘的,并非地宫原本的入口,据说因为原本的入口会有不少机关防盗的手段,所以后世许多盗墓贼就挖了一个另外的入口进去,经过一百多年来前仆后继的尝试,从他们在上层畅通无阻的情况来看,下层机关恐怕也所剩无几了。

    隋州让大家小心,然后还是由刘村长先下去,这并不是隋州要让他当炮灰,而是刘村长是唯一来过这里的人,相较其他人,他已经算是最熟悉道路的了。

    庞齐等人带的火折子数量足够,并不担心会有用完的时候,等所有人都踩在地宫下层的青砖上时,他们手上的火光足以照亮周围一整片空间。

    “这里有血迹!”严礼低声道。

    所有人心头一跳,循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但见地上一滩暗红近乎黑,已经干涸了的痕迹,上面还有好几块同样被血染黑的金箔片。

    一名锦衣卫弯下腰,捡起那些金箔片,递给隋州。

    隋州拿过来看了看,道:“这里肯定经过一场恶战,但尸身全都没有了,有可能是被怪物吞掉了,所以大家都要小心些,尽量不要走散,一听到怪声就围聚起来,准备用火铳。”

    不必他说,所有人也都感觉到这里的古怪了,尤其是钱三儿,他是亲眼看着李葵那一伙人下去的,出来的时候却只有他师父和卢胖子两个,第二次下去的时候甚至连他俩都折在这里头,没有再上去过,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里的凶险肯定远远超过原先的预期和想象,连李葵等人都没能逃过,如果是自己这种半吊子的摊上……

    钱三儿不敢再想下去,他甚至连眼前地上四散的财物也没了兴趣,忽然很想一口气跑回地面上去,被那温暖的日头晒上一晒。

    可惜这里由不得他作主,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唐泛接过隋州手里的金箔片,看了好一会儿,道:“这上头刻的是金文。”

    众人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隋州问:“什么是金文?”

    唐泛:“金文又叫钟鼎文,春秋战国以前一般流行于铭刻在青铜礼器上的,但有时候别的陪葬器具也会出现,这些金箔应该原先是被贴在某些器具上面,被剥落下来的。”

    隋州与他的默契已经到了一定程度,闻弦歌而知雅意,当即就会意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财物,都不是来自宋帝陵,而是来自永厚陵下的?”

    唐泛点点头:“钱三儿的师父和刘村长都说下面还有一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叠穴,永厚陵好巧不巧,选址正好就在另外一个墓穴上方,宋代皇帝奉行‘天子七月而葬’,死后才开始选址,不排除因为永厚陵下的这座墓穴葬得太深,而英宗皇帝选址下葬时又过于匆忙,所以才没有发现两墓相叠。”

    说到这里,他也没有卖关子,而是继续道:“巩县在春秋时,曾是周天子敕封巩国的封地,上面那几个金文虽然有点难以辨认,但从随葬品来看,下面应该是一位君侯的墓穴。”

    钱三儿恍然大悟:“难怪我师父说下面有一大堆宝贝,那会儿我们还奇怪呢,说宋陵早就被盗光了,哪里还有宝贝,我师父他们还疑心是自己除了幻觉,原来是这样!”

    唐泛道:“是与不是,还得下去了才能确认,先秦时贵族随葬一般都有车马坑,规格制式也与后世陵墓大不相同,很好区别。”

    一行人说着话,一面随着刘村长穿过一道拱门,而后在宫门后面的内侧凹陷处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上回我们就在这里发现了入口。”刘村长指着那个黑漆漆的洞穴入口道,“但是因为当时我们火折子快用完了,而且那个洞很深,我们下去走了一段,就没敢再下去。”

    唐泛蹲下、身子,又抬头看了看,发现这个洞口最早应该是墙上石壁脱落下来之后砸出来的小坑,后来这里又遭遇过火焚,被金兵一阵翻天覆地的搜刮,地上铺垫的青砖早就一层层被掀起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发现了下面的蹊跷,层层深挖,这才有了脚下这条通往不知名处的地道。

    照理说,钱三儿师父那一伙人行色匆匆,是绝对不可能在两个多时辰内发现并挖掘出这样一条通道的,所以这条通道肯定是在之前就有的,那么就算里面有珍宝,为何还能等到钱三儿师父他们下去之后发现呢?

    若说是幻觉的话,也是说不通的,因为一路他们走过来,已经捡了不少值钱的财物,这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也不会是宋帝陵原本有的东西,这又作何解释?

    唐泛将自己的想法与众人一说,隋州道:“不管如何,我们此行的目的便是剿杀那头危害地方的怪物,其它的还是其次,大家不可见财起意,误了正事。”

    一众锦衣卫皆应下了,尹元化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若是能发现这些财物并运出去,那对朝廷来说才是大功一件,届时若自己能够私藏一点,那也一生受用不尽了,至于那头虚无缥缈的怪物,如今连影子都没见着,却说得跟真的似的,实际上他仍然认为很可能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利用河神或怪物的名头,震慑村民不敢靠近,借此藏匿珍宝。

    隋州等人没有急着下去,而是带着人在地宫下层仔细转了一圈。

    永厚陵可以称得上北宋帝陵里规模最小的一座,而且经过兵火和盗贼的洗礼,基本上已经是空墓一座,连安放着英宗皇帝尸身的阴沉木棺椁,也早就被拆卸下来,只剩下几块零散的边角料,估计还是前边的人来了之后因为东西太多带不走才留下的,连皇帝尸骨都不知所踪,更不必说他身上佩戴的龙袍玉石了。

    原本这个场面还挺令人唏嘘的,但因为唐泛的话,大家越发对下面那一层起了好奇心,是以在这里匆匆转了一圈,在发现没有任何可疑场景的时候,便准备往下面去。

    钱三儿因为师父的经历,对这里始终存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恐惧感,又见下来之后,许多人对这里懵懂不知,唯有唐泛能够说出下面的来历,不由对他敬佩得很,有意无意跟在唐泛身边,寸步不离须臾。

    此时见唐泛还蹲在棺椁旁边,便忍不住走过去,跟着弯下腰,伸长了脖子探看。

    唐泛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也没有责备他,只是将手下的堆积起来的尘土慢慢地抹开。

    钱三儿睁大了眼睛,这见这些木屑和灰土被抹开之后,下面便露出一大滩黑乎乎的东西。

    “这,这是……”他忍不住失声道。

    “血。”唐泛低声替他补上。

    钱三儿的牙齿忍不住上下打颤,唐泛却笑了:“别怕。”

    他笑完,起身就走开了。

    钱三儿却依旧呆呆地看着那一大滩血迹,那上面似乎还沾着一点碎肉或碎骨头,还有一些夹杂在尘土里头,细想就让人胆寒。

    别看他从小颠沛流离,但一直做的也就是小偷小摸,从没干过那些杀人放火的勾当,这次跟着过来挖帝陵,也因为经验不足,没有被获准进去,由此捡了一条小命,但钱三儿觉得自己这条小命,说不定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抱着这种不祥的预感,他哭丧着脸站起来,恍恍惚惚地跟在众人后边,下了那个在他眼里顿时变得越发可怕的洞口。

    行至此处,别说阳光,连呼吸都感觉比地面上来得窒闷。

    地宫虽然不大,可也说不上小,除了隋州他们一行人之外,这里再无人气,说话脚步都带着一股空荡荡的回音,浸染着数百年来的空寂。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曾经遭遇过火劫的缘故,鼻息间仿佛还能感受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焦土味,再加上这些时不时可以发现的血迹,所有人心头都有些沉甸甸的。

    锦衣卫倒也就罢了,这种场面还吓不倒他们,但尹元化虽然立功心切,可到了这种地方,也就剩下脸色苍白的份了,如果说刚刚在地宫上层的时候他还有心思弯腰捡金珠的话,此刻却变得紧张起来,也不敢低头去细看了,比犹有研究细节的唐泛大大不如,看在其他人眼里,难免又是暗自嘲笑。

    那些锦衣卫原本就不大瞧得上他,见他紧张成这样,严礼有心吓唬他,故意悄悄绕到他身后,猛地一拍他的肩膀。

    “啊!”尹元化吓得跳了起来,等定睛发现是严礼时,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好大胆子,胆敢吓唬上官!”

    严礼无辜道:“尹大人,我只是看你脚底下好似踩到了不该踩的东西,好心想提醒你而已。”

    尹元化慌忙低头一看,自己刚才站的那地方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什么东西?

    他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不由怒道:“你等着,如此嚣张,等回去之后我定要上疏弹劾你!”

    “噤声!”出声的却不是严礼,也不是隋州,而是唐泛。

    唐泛说完这句话,脸上露出侧耳倾听的神色。

    众人见他凝重,也连忙跟着竖起耳朵,听了半天……什么也没听到。

    “……”尹元化完全有理由怀疑唐泛存心跟自己过不去,所以故意别人面前落自己的面子。

    他心里对唐泛越发记恨了,却知道眼下这里不是由自己说了算,形势比人强,还是先忍下这口气。

    看我回去如何对付你!尹元化恨恨地想着。

    唐泛还真不是有意在耍着尹元化玩儿,刚刚在尹元化大声说话的时候,他确实听到了一个微弱而细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就像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地上拖着前进一般,但等到静下心来仔细倾听的时候,这个声音又消失了,仿佛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在将这一层地宫搜索一遍,确认没有发现之后,由刘村长带头从那个地洞下去。

    就像刘村长所说,这条通道确实有点长,几乎跟他们刚才从上面下到地宫上层差不多了,估计也正因为如此,帝陵在选址的时候才没有发现这个隐藏在深处的先秦君侯墓。

    “到了。”伴随着刘村长的声音,众人陆续到达下面。

    脚底凹凸不平,踩上去能明显感觉到地面没有像地宫那样用青砖铺地,而只是普通的土坑底层。

    在火光的照耀下,四周不大的空间立时呈现出来。

    钱三儿咦了一声:“我师父说过,他们就是在这里下来的时候看见许多宝贝的!”

    然而众人视线所及,哪里有什么珍宝财物?

    除了四面土壁之外,什么也没有。

    不,周边连同地面,只要稍加留心,就可以看见一滩一滩的暗红色血迹,凝固之后深入壁层,看上去一块一块的深深浅浅,莫名诡异。

    尹元化阴沉着脸:“我就说这种小蟊贼不可信!”

    钱三儿被锦衣卫带回县城之后,着实吃了一番苦头,一听这话,连忙就辩白道:“我师父真是这么说的,大人,小的都被到这里来了,还怎么敢骗你们!”

    刘村长怯怯道:“会不会,会不会是给那怪物吃掉了?”

    怪物吃人不吐骨头也就罢了,吃那些金银财宝做什么,还当是貔貅呢?

    这话一出,众人都觉得好笑,可又没人笑得出来。

    逼仄阴暗的环境,不翼而飞的财宝,前方莫测的危险,不知道潜伏在何处的怪物,都禁不住让所有人的心高高悬了起来。

    但这个耳室也并非封闭的,因为在他们前方就立着一道石门,方才庞齐走过去试了一下,石门下面似乎是安置着滚珠,用力一推就可以推开。

    门缓缓推开一半,外面似乎是一条狭长的甬道,黑暗无边,没有烛火的照耀,也看不出有多深。

    “大哥?”庞齐忍不住轻声询问,所有人都看向隋州。

    这个时候,隋州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庞齐,你带两个人出去探路,不必走太远,确认前方暂时没有危险,就可以回转,严礼,你留守在这里接应,若是遇到什么不测的情况就往上跑,不必管我们!”隋州沉声道。

    庞齐应了一声,点上两名手下,推开石门往外走。

    石门若是没有阻挡,就会自动关上,隋州让人将石门挡住,以免它关上,一面又在石门外面作下记号。

    不一会儿,庞齐便带着人回来了。

    “大哥,甬道尽头有两条路,一条往左,一条往右,我们没有再往前走了。”

    隋州嗯了一声:“出发罢。”

    他留下严礼在此,便带着众人出去。

    唐泛与尹元化走在最后,却听到前面忽然有个锦衣卫大喝一声:“前面有东西!”

    话刚说完,又有人喊起来:“好像是人影!”

    众人吃了一惊,隋州沉声道:“不要追!”

    在毫不熟悉的环境里,贸然追上去只会令己方也陷入危险之中,在所有人都下意识想要追上去一看究竟的时候,隋州的冷静无疑给他们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饶是如此,大家的脚步依旧快了几分。

    这时尹元化忽然哎哟一声,像是踩到什么东西,脚下绊了一下,身体随着往前扑倒,唐泛伸手去拉他,被他带得也跟着微微往旁边歪去,赶紧扶住墙才站好。

    “我的娘呀!”尹元化拿着火折子低头一朝,这才发现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头盖骨。

    他嫌晦气,赶紧将头盖骨往旁边踢了踢,又见唐泛一直没反应,便抬头去看他。

    这一抬头,他就不由失声道:“其他人呢?他们怎么走得这么快!”

    唐泛皱着眉头,他刚刚被尹元化那一跤吸引了注意力,片刻的功夫,前边的人就已经走得不见踪影了,连脚步声都消失无踪。

    他往前走了几步,微弱的火光照出前面的道路,不远处就是尽头了,但却没有庞齐所说的往左往右两条路,只有一条往左拐的甬道。

    尹元化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声音也有点哆嗦起来:“他……们人呢?”

    唐泛没有作答,他举着火折子就要往前走,尹元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连忙扯住他的衣角:“别丢下我!”

    唐大人有点无语,但此时此刻也顾不上调侃对方了,他没有往左边那条路走,而是站在原地,摸着前方那片土石砌成的墙壁,沉吟不语。

    “到底是怎么回事?”尹元化与他一样看了又看,却看不出什么问题。

    尹元化已经有点后悔来到这里了:“要不,咱们还是去跟严礼集合,等着隋镇抚使他们回来罢?”

    唐泛道:“只怕是回不去了。”

    尹元化:“什么意思?”

    唐泛:“你往回走试试。”

    尹元化半信半疑举着烛火往回走了一段,忽然失声道:“那个耳室的门呢??怎么什么都没了!”

    却见他空着的另一只手胡乱摸着前方的土壁,试图找出之前他们做的那个记号。

    “严礼!严礼!”尹元化拍着土壁大声喊道。

    “别喊了,”唐泛叹了口气,“我们应该是遇到鬼打墙了。”

    “鬼……”尹元化脸色又是一白。

    唐泛解释:“不是真正的鬼,这只是墓室里一种机关的运用,为了防止盗墓者擅入,我也只是在古籍上看过,没有亲眼见过。刚才你摔了一跤的时候,我们很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入了岔路,导致跟他们失散了,否则他们也不至于走那么快,完全不等我们的,你看你现在连身后那间耳室都找不到,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了。”

    尹元化颤抖着问:“那怎么办?”

    唐泛叹了口气:“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墓主人,仔细找找罢,总有出路的,先别急着往前走。”

    虽然跟尹元化一道困在这里,但是看见对方惊慌失措的脸,唐大人还是有种想笑的感觉。

    不得不说,他的心理素质已经达到一定境界了,若是尹元化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只怕是捏死他的心都有了。

    唐泛还没说话,左前方的甬道里就遥遥传出声音:“唐大人!唐大人!你们在哪儿——”

    尹元化不由大喜:“是刘村长吗!我们在这里!”

    一点亮光由远及近,片刻之后,刘村长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他脸上也是又惊又喜:“唐大人,原来你们在这里!”

    尹元化迫不及待地问:“他们呢,他们去哪里了!”

    刘村长喘了口气,满头大汗道:“刚才我们走了一段路,发现没看到你们,隋大人就让我回来找,他们发现了那个藏着财宝的地方了,两位大人快跟我来罢!”

    尹元化不疑有它,直接就想跟上去,唐泛却拉住他:“等等!”

    就是这一句话的功夫,尹元化转过头看唐泛,而原本走在他前面的刘村长却突然提起手中的斧头,朝他们当头劈了下来!

    因为角度问题,尹元化没有瞧见,但唐泛却是瞧见了。

    他将尹元化往后一拽,自己正好顺势一倒,脑袋跟斧头堪堪掠过,只差一点!

    而刘村长因为用力过度,斧刃狠狠砸下来,深深地嵌进土壁里,一时半会还拔不出来。

    趁着这个机会,唐泛拽起尹元化就跑,刘村长气急败坏的声音在甬道里回荡,喊的却不是给我站住,而是——“还不抓住他们!”

    前方不知从何处钻出两个人,直接挡住唐泛和尹元化的去路,对方朝他们肩膀抓了过来,唐泛想也不想,抬起膝盖就朝面前那人的□□顶去。

    不过这一招对付寻常人或许有用,对付身怀功夫的人就毫无用处的,对方另一只手直接往他膝盖处一拍,唐泛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人的反应力顿时迟钝了一下。

    就是在那片刻之间,人已经被擒住了,对方恶狠狠地将他的胳膊往后拧,一边骂道:“你娘的,竟然还想踢老子的命根子!”

    尹元化被这一连串变故早已弄懵了,胡乱挣扎了一下,同样也被抓住。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你们知不知道我等是朝廷钦差!这是要犯上作乱吗!放开我!放开我——唔!”

    他嘴里被塞了一条臭气熏天的汗巾,顿时噎得直翻白眼。

    刘村长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没有搭理聒噪不休的尹元化,而是抬起手,二话不说先给了唐泛一巴掌!

    凶狠的力道掴得唐泛的脑袋当即就不由自主偏向一边,耳边嗡嗡直响,口腔里慢慢地涌出一股血腥味。

    他勉强忍住那股晕眩感,看着笑容狰狞的刘村长,缓缓道:“难为你装了这么久,我还在想你何时才肯露出真面目。”

    刘村长本准备抽出匕首一刀了解了唐泛,听他这么一说,反倒来了兴趣:“你早知道我是假的?”

    唐泛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一个在洛河村土生土长的农户,从小用惯了各种农活把式,不可能连斧头怎么用都不知道,你刚才那个动作如此生疏,连力度都掌握不好,很难让人相信你就是真正的刘村长啊!”

    刘村长闻言居然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在火折子的映照下显得有点扭曲,尹元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但对方理也没有理他,注意力依旧放在唐泛身上。

    “知道了也没用,既然你们已经下来了,就要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

    他拔、出袖中匕首,对着唐泛的心口就准备刺下去!

    忽然之间,远处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

    “呜——呜————”

    那声音幽怨而凄厉,像是蕴含着无尽的悲楚,所有人一听,脸色都变了。

    “坛,坛主,那东西不是被关在外面么,怎,怎么会进来的?”抓着尹元化的那人哆哆嗦嗦道。

    “走!”刘村长咬了咬牙,也顾不上杀唐泛了,让手下抓着他们两个就往前跑。

    一行人撞撞跌跌跑了一阵,刘村长似乎对这里的路很熟,七弯八绕,终于拐入一个石室,又将石门推上,直到那个哭声暂时听不见了,这才松了口气。

    这间石室明显是墓穴的中枢,地方要比之前他们到过的耳室大得多,四周昏暗,只有中间一副棺椁上点着一盏蜡烛,微微发光,也不知道里头的尸身还在不在。

    唐泛道:“我劝你们眼下还是先别杀了我们的好,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怪物闻血而动,若我们死在这里,那血腥味就会将怪物引过来,到时候你们也出不去,岂不是白搭?”

    刘村长喘着气,他虽然假扮了身份,本身却还是娇生惯养的人,明显没有习惯这种剧烈的奔跑,否则也不会刚刚一斧头砍下去失了准头。

    他冷笑道:“唐大人,你向来聪明得很,既然知道我是假冒,那为何不再猜猜我是谁?”

    唐泛看着他,他也看着唐泛,原先憨厚的面容此刻怎么看怎么阴狠。

    “其实你扮得不错,连当地口音都学下来了,但不管怎么惟妙惟肖,一个赝品总会在言行举止间暴露出痕迹的。”

    唐泛慢条斯理地说完这段话,在刘村长即将发火之前,他又道:“我们之前进来的时候,从地宫上层开始,就陆续发现玉石和金珠等各种财物,你还记得罢?”

    刘村长:“不错,那些都是上次那帮蠢货死在这里之后散落的,我特意让人不要收拾,那又如何?”

    唐泛:“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我们进来之后,先不说钱三儿和其他人,就连尹元化都忍不住偷偷捡了一颗金珠藏起来,而你,你却一直在前边带路,即使看见了也毫不动心。若你现在是坐拥万贯家财的富贾,又或者已经见惯了富贵的世家子弟,我也不觉得出奇。”

    他对刘村长笑了笑:“偏偏你只是一名肩负了全家生计的农户。你弟弟说过,你媳妇早死,因为家境缘故,你至今还未续娶,也没有子息,这样的人,会看见满地财宝而不动心?那分明是你当时急着想要将我们引入彀,所以根本没有去注意过这个细节罢?”

    “还有,我记得老村长临死前的那个晚上说的那一番话,最后他一直在说到处都有鬼,起初我以为他也只是惊吓之后产生的癔症,但后来仔细想想,他那番话也许是另有所指。因为当时在他身边的,除了我与隋州他们,就只有你了。”

    “让我来推测一下,老村长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不是他儿子?你担心我们的到来会使得你的身份提前暴露,所以就以老村长家人的安危来威胁他,逼迫老村长自杀?不过老村长为什么不敢向我们坦承,你是不是拿捏了他什么弱点?”

    刘村长对他露出森森一笑:“没错,他们还以为他的孙子,我那二弟的儿子在县里的书塾念书,实际上早就被我让人抓起来了,这个秘密只有老村长知道,我告诉他,如果胆敢将我的身份暴露出去,在我倒霉之前,他的孙子肯定会比我先倒霉,为了他唯一的孙子的性命,他自然要对我唯命是从。”

    唐泛疑惑道:“这倒也说得通,但我不明白的是,老村长是刘大牛的父亲,他能看穿你的伪装并不出奇,但刘大牛的母亲,弟弟,为何都没有怀疑?”

    刘村长冷哼:“你也说了,我的装扮惟妙惟肖,他老娘年老力衰,眼睛不好使,至于他弟弟,那不过是个蠢货,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那一家子里,除了那老头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刘大牛,呵呵,更何况那老头为了自己孙子的性命,反过来还要主动帮我隐瞒呢!”

    唐泛点点头:“那就对了。李漫,好久不见,想来这段时日你应该过得还不错罢?”

    冷不防被他点破身份,对方愣了好一会儿,伸手揪住他的衣襟,阴恻恻道:“你还记得我?”

    唐泛被他勒得有点呼吸不畅,身后双手又被人绑住,姿势有点狼狈,也就没法摆出淡定的风范了,忍不住咳了两声,他道:“怎么会不记得,你在狱中跟李麟互换身份,亲手将自己的儿子置于死地……”

    李漫冷笑:“若不是你,我儿子又怎么会死!若不是你,我如今还好端端地当着我的李家老爷,又怎会被你弄到如今这等境地,被迫流浪天涯!”

    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不仅完全看不出昔日的模样,甚至连声音都完全改变了。

    这世上总有一种人,自己失败了,非但不反省自己的过错,却总要将错误往别人身上推,总认为自己的失败是别人造成的。

    唐泛道:“若不是你狠下心杀害发妻,根本就不会有今日之境地!”

    李漫冷冷道:“她与我结发夫妻,有些事情,总是避不过她,她知道得实在是太多了,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唐泛怒道:“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杀了她,从前说的那些要和离她却不答应的话,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李漫冷笑:“是借口又怎样?唐大人,你这样生气,若不是张氏已经年逾五十,我还以为她与你有私情呢!”

    唐泛质问:“那李麟呢,他是你的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你都能忍心下得了手!”

    李漫悠悠道:“若我不用他来换,现在我根本就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也亏得他从小被他母亲教得一副迂腐模样,读书都读傻了,竟然会任由我摆布。不过话说回来,陈氏已经为我生下了儿子,我李家已经有了香火传承,那种朽木不可雕的儿子,不要也罢。”

    唐泛觉得跟这种人渣讲良心那简直就是一种奢侈,若说之前在李家宅第里,他还对张氏的死有所懊悔的话,那么如今再度重逢之后,唐泛从他身上看到的就只有泯灭人性的邪恶了。

    又或者说,在他心目中,现在只有陈氏母子才是他看重的,至于张氏母子,早就被他丢弃到九霄云外去了。

    唐泛没有说话,李漫反倒问:“你还没有说,你是从哪里认出我的身份?”

    “很简单,我们出发前,你对刘家老二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不?”

    见李漫歪着头思索,唐泛好心提醒道:“你跟他说:等俺回来,弄一锅炖肉等俺回来,下点雪雪白的大白菜!”

    李漫皱眉:“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唐泛笑了笑:“这句话没什么问题,不过雪雪白这个词,却明显不是来自洛河村本地的口音,就我所知,江南苏州一带,就很喜欢用这个词,你千防万防,也没想到自己在口音上露陷罢?李家虽然长居京城,祖上却是江南人士,很不巧,我老家也在江南,所以一听就听出来了。”

    李漫自忖那头已经将隋州他们困住,便过来杀唐泛他们,因时间充裕,正好他心中又还有所疑问,这才与唐泛两人一问一答,此时听到这里,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你们既然早就有所怀疑,为何还要跟我下来!”

    唐泛面色古怪:“光抓你一个人有什么用,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早在唐泛脸色露出奇怪神色的时候,李漫就有所警觉了。

    下一刻,抓着唐泛与尹元化的两名手下惊叫出声:“坛主!”

    却听得身后凌厉风声挟着杀气汹涌而至,李漫想也不想,伸手抓住唐泛的肩膀,一拽一转,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作者有话要说:

    两更合一,洗发护发二合一,肥肥的!

    幕后的人出场,先将刘村长的身份问题给解决掉~~

    很多人都猜对了,刘村长就是有问题的,哈哈~

    努力地写,努力地写,写,写……

    因为字数太多了,作者喵自己也检查得头晕眼花,有些错句和屏蔽字可能被漏看了,大家发现的话就说一声哦~~

    小剧场:

    作者:当你们被打了一巴掌,会作何反应?

    唐泛:先忍下来,找机会打回去。

    隋州:把那人剁碎。

    汪直:把作者剁碎。

    作者:……

    蟹蟹糖醋排骨小萌物们~~

    蟹蟹大家给我浇灌的营养液づ ̄3 ̄づ╭~

    归去来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0:09:14

    西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0:11:03

    阿零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0:13:09

    远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0:37:31

    cerel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1:08:07

    西瓜西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2:16:46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522:35:59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02:18:14

    soph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09:32:1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19:23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1:00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2:42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3:46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4:54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6:28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7:37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28:46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30:36

    梦yin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1-1610:32:1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33:18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0:34:25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17:10:33

    梦yin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1618:33:18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