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6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6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说时迟,那时快,凛冽杀意漫天卷来,却又生生收住,只听得前方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估计是对方被迫中途收势,导致反噬到自己身上了。

    李漫正觉得这人质真是好用之极,还没来得及将手掐在唐泛脖子上,冷不防自己后背就传来一阵剧痛,他禁不住惨叫一声,身前被他拿来当作挡箭牌的人已经不见了,自己手腕则被重重一击,登时酸麻得不由自主松开手中匕首。

    顷刻之间,情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漫本来就是商人出身,身手不比唐泛好到哪里去,否则也不至于先前拿个斧头劈人,力道也没掌握好,不过他那两个手下却比他厉害得多,面对锦衣卫的围攻,还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不得不束手就擒。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双手被粗暴地缚在身后,李漫瞪着眼前的人,不可置信道。

    造化弄人,他刚刚才让唐泛尝过的滋味,转眼就用在自己身上了。

    一名锦衣卫走过去,将石门缓缓推开。

    在李漫他们的瞪视下,庞齐带着钱三儿等人大大方方地从外面走进来。

    石门重又合上。

    方才他们所感受到的怪物将近的威胁,仿佛只是幻觉。

    隋州亲手给唐泛松了绑,关切道:“没事?”

    “没事。”唐泛摇摇头,便四下张望起来。

    从布置上来看,他们所在的这个大厅,实际上就是巩侯墓的中心位置,中间那个棺椁,正是安放巩侯尸身的地方,棺椁上面的花纹证明了唐泛之前的猜想,这确实是一个先秦君侯的墓穴。

    不过因为这个正殿空间比较大,左右还有模仿墓主人生前居住的配殿,而李漫他们又只点了一根烛火,以至于这里除了烛火周围的一小圈区域,其它地方都很暗。

    身处其中,趋明避暗,人很容易下意识地朝有烛火的地方去看,这样当眼睛看向其它地方的时候,就会出现短暂的失明。

    隋州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事先藏匿在配殿之中,屏住呼吸,趁着李漫防备松懈的时候,一击得中。

    李漫虽然也想通了这一点,但他仍旧感觉到无法相信,他总自负于自己的安排,可似乎屡屡都栽在唐泛手上。

    “这不可能,我们的人明明引开了你们!你们是怎么从那边跑到这里来的!”

    隋州没有搭理他,反而先望向唐泛。

    唐泛玩笑道:“因为隋镇抚使英明神武,非尔等凡人所能揣摩!”

    隋州眼中露出一丝好笑,但当他再转向李漫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冰冷无波的神情:“这座墓穴的布局,我们在下来之前,就已经差不多知道了……”

    没等他说完,李漫就叫了起来:“不可能!”

    他说不可能,自然是有理由的。

    贵族下葬,为了防止盗墓,不说不能留下任何传世的资料,有时候还会杀掉帮忙修建陵墓的工匠,甚至像曹操,还会弄出什么七十二疑冢来,为的就是起到迷惑后人,彻底防盗的作用。

    虽然这样做不一定有效果,但反正从古至今大家就是这么干的,小心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

    这座墓穴位于永厚陵底下,知道的人都寥寥无几,更别说事先知道它的布局了。

    面对李漫一脸“我有文化你少骗我”的表情,唐泛耐心地给他解释:“我为官之前,曾游学天下,到过陕西一带,那里有不少墓坑,据说是从前周王室的陵墓,里面的东西早就被当地人盗挖一空,但葬坑与遗址仍旧在,我观察之下,发现那些葬坑的规制皆是大同小异。”

    “永厚陵只有上下两层地宫,这是前人明明白白写着的,宋英宗下葬仓促,也不可能再弄出什么暗道来。你虽然不是真正的刘大牛,但为了引我们下来这里,可谓煞费苦心。”

    “你说的话,自然不能全是假的,起码要半假半真,而钱三儿又没有说谎,那么结合你二人的话,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你们口中所谓的地宫三层,必然是另外一座王侯墓穴。”

    “于是我便暗中留了心,翻阅县志之后,发现此地乃先前巩国旧址,属于周天子王畿之地,周室卿采邑国,这样一个小国,一切规制肯定是模仿周王室而来的,连墓穴也不会例外。”

    李漫接上他的话:“所以你便将自己在陕西看见的那些周朝墓穴的布局照搬过来。”

    唐泛颔首:“不错,但我毕竟只是照猫画虎,每一座墓穴都不可能一模一样,就算知道大致的布局,其间肯定也会有差错,譬如这墓穴中的那些机关,我们就不可能事先知道。但这个时候,你们帮了我们一个忙。”

    李漫声音沙哑:“什么忙?”

    唐泛:“我们下来之后,发现这里只有散落的金银珠宝,却没有尸身,若说怪物连肉带骨头一起吞下,那还可以理解。但从钱三儿的描述里,我们可以知道,李葵他们一行人下来,又与怪物搏斗,这中间必然经过一场恶战,所以我们经过的地方,断不可能收拾得如此干净,怪物再如何凶猛,总会留下一两节残肢躯干,事有反常即为妖,这里必然是曾经被人刻意收拾过,为的就是引我们下来。”

    李漫:“很合理,还有呢?”

    唐泛:“既然是有意引我们来此,那么你们自己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总不能在这里先被那些机关暗算了罢,所以我与隋州二人才会放心带人下来。”

    李漫皱眉:“我记得刚才我要杀你的时候,那怪物就叫了起来。”

    唐泛唔了一声:“钱三儿。”

    钱三儿被叫到名字,忙不迭从黑暗中走出来,狗腿地朝唐泛讨好一笑,然后将手放在嘴边。

    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正是方才他们听见的鬼哭声!

    李漫和他两名手下睁大了眼睛。

    钱三儿挺起胸膛,颇有几分得意洋洋:“不才区区也不是只会偷鸡摸狗!”

    要知道他的口技在黄河帮也是一绝,否则也不会被师父带过来帮忙望风,虽说大忙帮不上,但关键时刻也不是不能派上用场的,这不,李漫他们就被骗了。

    事情其实很简单,李漫设计将隋州一行人引开,准备逐个下手,先杀了唐泛和尹元化。没想到隋州他们早有准备,将计就计,通过那个想要引开他们的白莲教徒,反而摸清了这里的机关设置。

    加上原先唐泛所做的准备,他们下来前就对这里的环境布局有所了解,只要稍微走一走,就不会再被那些障眼法的机关所迷惑。

    此时,隋州他们已经发现跟在后面的唐泛和尹元化不见了。

    正如唐泛了解隋州,隋州也同样了解唐泛,他知道唐泛肯定会想尽办法拖延时间等待他们前去救援,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要如何相遇。

    所以隋州就让钱三儿以口技模拟怪物的叫声,一路将李漫他们引入大殿。

    于是就有了先前的一幕。

    李漫哈哈大笑起来:“我曾听老李说你聪明过人,断案如青天,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先前我栽在你手里,也算输得不冤枉了!”

    他口中的老李,便是从前李家的管家,与唐泛关系也不错,可惜后来却被活活烧死在了李宅里。

    唐泛摇摇头:“被你夸赞,本官一点也不觉得荣幸。”

    李漫哂笑:“可惜你猜错了,这里不是白莲教的大本营,充其量只是分坛罢了,想借此来升官发财,恐怕你要失望了!”

    唐泛:“失望倒未必,来而不往非礼也,方才我已经将来龙去脉向你坦承,现在该轮到你了罢?”

    “问罢,我知无不言。”李漫倒也干脆,在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反抗之后就变得很痛快,锦衣卫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一点也不想尝试他们的手段。

    唐泛也不想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诸如此类的废话,那些都可以留待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问题是——

    “这里究竟藏匿了多少白莲教徒,除了你们几个之外,其他人在何处?还有,那怪物是不是你们放进来的?”

    李漫道:“我们本来有三十几个人,不过在偶然发现这里之后,也在与那怪物的较量中损失大半,如今只余五人,三人在这里,还有两个在外面,正是他们方才将你们引走的。”

    “至于那怪物,”他看了唐泛他们一眼,慢吞吞道:“是这里的镇墓兽。”

    从李漫的讲述中,唐泛他们才知道,这座墓穴与洛河之间果然是有通道相连的,中间一道石门,以机关开启或关闭。

    每当洛河水位下降时,石门开启,镇墓兽从墓穴回到洛河,石门关闭。

    而洛河水位上涨时,石门又会再开启一次,此时镇墓兽就会从河里回到墓中。

    当然,镇墓兽本来就不是镇墓兽,估计是从黄河游入洛河的一种水中猛兽,只不过被两千年前的古人利用作为镇守此墓,防止盗墓的镇墓兽罢了。

    李漫他们一行人本想盗墓发财,却无意间在这里发现了这座巩国墓穴。

    虽然大家被镇墓兽折腾得人仰马翻,损失惨重,但是这里头却有极其丰富的陪葬品,抛去那些他们认为没有价值的青铜器不说,光是金银珠宝,集合起来能整整堆满一个耳室!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白莲教没了南城帮那个财源之后,正需要大笔金钱补充,李漫等人立功心切,在折损了那么多人马之后,他们总算摸清了镇墓兽的出现规律,又设法将那些宝物聚集到一起,准备偷偷运走。

    然而镇墓兽的凶性已然被他们唤醒,是以从一年前开始,洛河村的人总时不时能听到那阵诡异的哭声,那哭声正是镇墓兽发出来的。

    先前唐泛他们早就知道,为了弄清哭声的来源,洛河村一共出动了两批人,第一批六个人有去无回,大家都以为是河神作怪,但实际上他们却是因为发现了李漫等人的动静,进而被杀人灭口的。

    第二批去的人里头有县城里的捕快,也有洛河村的村长,那些人被引入了盗洞里,原本李漫想将他们作为镇墓兽的食物,但又怕这些人有去无回,更加引起官府的注意,所以就特意放了一个已经疯疯癫癫的捕快,和洛河村老村长回去。

    又以老村长的儿子威胁他,让他装疯卖傻来告诉世人,那河里有河神的存在,借以转移世人的注意力,使他们不会去注意到盗洞下面,这样李漫等人就有更多的时间来转移财物。

    但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钱三儿师父那一伙盗墓贼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挖坟,又开了另外一个入口进宋帝陵,从而发现帝陵下的巩国墓。

    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李漫等人用同样的手法杀了盗墓贼们,却忘了外头还有钱三儿那个漏网之鱼,结果唐泛等人又从钱三儿身上挖出不少线索,亲自下墓来杀镇墓兽。

    这些事情,都是李漫没有想到的。

    如果唐泛等人再晚两天过来,李漫等人就可以顺利将财物转移顺便逃走,唐泛他们下来之后,就只能遇到凶残的镇墓兽了。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李漫就算再算无遗策,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一些细节上的疏忽,成为今日失败的诱因。

    他没想到朝廷派来的钦差正是“老熟人”唐泛。

    他也没想到有前面那一大堆死人,唐泛等人还会甘愿冒险下墓,悍不畏死。

    他更没想到唐泛他们早就做足了准备,下来之前就连墓穴的布局摸得七七八八了。

    背上挨了那一刀,失血的感觉让李漫眼前一阵阵发黑,说完这些话,他更是口干舌燥,浑身乏力。

    突然,尹元化抬起脚,狠狠地将他一踹,厉声问:“那些财物呢,都被你们藏到哪里去了!”

    李漫双手被绑,冷不防被踹倒在地,他也不怒,只是喘着粗气道:“如果我说了,你们能放过我的性命吗?”

    尹元化记恨他们刚刚将自己五花大绑的事情,闻言冷笑道:“你们意图谋反,祸乱天下,没有诛九族就不错了,还想保命,若是不说,今日就等着丧命于此罢!”

    李漫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伤口上的疼痛使得他的笑容越发扭曲。

    “你笑什么!”尹元化被他笑得胆寒,还想再踹一脚,却被隋州拦住了。

    李漫笑不可抑,连眼泪花都冒出来了,对着尹元化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笑你太蠢!我说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我活得更久一点,这样你们的死期就到了!”

    像是为了呼应李漫,他刚说完这句话,从石门外面,就遥遥传来一个诡异的哭声。

    所有人脸色微变。

    李漫大笑:“我早就说过,那镇墓兽闻血而动,对血腥味最是敏感,我的血引来了他,你们知道这一切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要死在这里!”

    石门外面传来砰砰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外力在撞击着,起初只是试探性的力道,伴随着对方发现石门坚固,便越发用力了起来,石门连带着里面这间正殿甚至被撞得微微颤动,扑簌簌地落下来许多灰。

    李漫还在笑:“这里的秘密永远都会被掩盖,你们全都跑不出去的!”

    他的后脑勺被庞齐重重地抽了一下:“你自己还不是要死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快想办法!”

    李漫狞笑:“圣教对我恩重如山,没有它,就没有家财万贯的李漫,现在我报恩的时候终于到了,能有你们这么多人陪葬,我也死得不亏了!”

    说话间,石门又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这道门原本是依靠巧劲才能打开的,对人来说并不是难事,但对猛兽来说,石门就是横在眼前的障碍,不过外面那头镇墓兽明显是有些智慧的,在发现连续撞击没有用之后,它就逐渐停下攻势,转而进行其它的各种尝试。

    身处石室里的人们原本以为他们虽然暂时出不去,但外面的镇墓兽也进不来,只要耐心等待些时间,它失去耐心后就会自动离开,然而当他们看见外面的石门从外面被缓缓推开的时候,不由都有些心惊胆战了。

    一只尖利如同鸟爪,却比普通鸟爪还要大上好几倍的黑色爪子从门缝里探了进来。

    以这怪物在外面的力道,被这样一只爪子抓下来,估计脑袋当场就得开花。

    想到这里,众人的心都是狠狠一颤。

    隋州喝道:“上去按住门!”

    其实也不需要他说,许多人早已扑上去,用身体将那石门死死堵住。

    然而外面那道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众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是堪堪将门推回去。

    还没等他们松一口气,石门又是被狠狠一撞!

    许多人还贴在门上,当场就被震得四肢发麻,没了力气。

    外面又是一撞!

    一下!

    再一下!

    隋州沉声道:“火铳准备!”

    被这一声提醒,许多人才想起他们还有火铳傍身,带着火铳的锦衣卫连忙往里头填充上火药,万分紧张地瞄准石门处,只等着这道石门一旦撑不住倒塌……

    然而坏事似乎总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还没等他们准备好,那石门就已经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冲撞力,轰得一声碎成两块,往后倒塌下来,有些人躲闪不及,当时就被压住。

    伴随着石门彻底作毁,一阵腥风扑面而来,熏得众人差点就吐了出来!

    殿中唯一的蜡烛也随之彻底熄灭。

    不过幸好在那之前,隋州已经命人点了四五个火折子分别丢在各个角落,所以此时此刻,一道黑影伴随着腥风扑了进来,他们也终于得以看见李漫口中这只镇墓兽的这面目。

    实际上这怪物并不高,却长得很粗壮,脖颈很长,整个身体约莫有壮年男子的三四倍大,浑身布满黑色的鳞片,白森森的牙齿和巨大的嘴巴向众人昭示着它的咬合力,高高仰起的脑袋上嵌着两颗血红的眼珠子,正缓缓转动,怨毒地盯着殿中所有的人,仿佛已经将他们当作了盘中餐。

    有鳞而无角,四肢却有爪,像蛇非蛇,也比鳄鱼大了数倍有余,唐泛脑海中忽然掠过一个名字,但那原本只是记载于南北朝的一本志异上,在那之后数百年来未曾有人亲眼见过,却没想到今日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他现在可一点也没有见到传说的兴奋感,殿中已经因为这怪物的出现而乱作一团。

    它的身体死死堵在门口,只消动动脑袋和尾巴,便已经将所有人搅和得不得安宁。

    锋利的绣春刀砍在那黑色的鳞片上,鳞片毫发无伤,能用来砍柴的绣春刀竟然却微微卷刃。

    怪物的尾巴一扫,一名锦衣卫瞬间被卷飞,又重重落地,生死不知。

    隋州趁着那怪物在应付其他人的时候,纵身一跃跳上它的背部,怪物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张嘴发出凄厉的叫声,却不是兽吼,而是唐泛他们听过无数次的鬼哭声。

    那声音石室之中来回贯穿,令人耳膜嗡嗡作响,毛骨悚然。

    伴随着沉闷的巨响,四只火铳里的火药被点燃,火光喷射而出,悉数击在怪物身上。

    然而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那怪物却仅仅只是发出更为尖利的叫声,越发被激怒了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其中一个手持火铳的锦衣卫探了过来,张开腥臭的嘴巴。

    “啊——!”那锦衣卫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他的一只手臂连带半边肩膀全部被撕咬下来,鲜血霎时间狂喷出来,溅了旁边猝不及防的同伴一头一脸。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样恐怖的攻击力,只怕大伙全上,也不会是它的对手啊!

    先前他们听到李漫说折损了二十多个人的时候还心存轻慢,现在看来对方的说法却是丝毫不夸张的。

    “上火铳!”隋州厉声一喊,喊醒还在怔愣的人们。

    庞齐抢过旁边一名手下的火铳,对着他吼道:“填药!”

    下一刻,怪物的尾巴横扫过来,他们不得不抱着火铳侧身一滚,狼狈避开。

    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像唐泛和尹元化这等毫无功夫傍身的人只能四处躲避,尽量不给隋州他们添乱,否则若是自己也身陷险境的话,连累的人就更多了。

    唐泛见四下的火折子将要熄灭,还抽空又点了几个丢过去。

    另外一边,火铳再一次开火放炮,正好重重地击在怪物的尾巴上。

    火光冲天,又是一声闷响!

    虽然怪物有鳞片相助,不惧火器,但是这股冲击力依旧使得它庞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直在怪物身上努力稳固身形的隋州跃至怪物身上,绣春刀高高举起,一把插、入它其中一只眼珠子里!

    “咿——!!!”如同女人嚎哭般凄厉的叫声响起,暴怒的怪物一把将隋州甩了下来。

    “攻击它的腹部!”隋州喝道。

    庞齐等人提着刀纵身上前,趁怪物一只眼睛瞎了而剧痛难耐,动作紊乱之际,将刀锋砍向它全身上下最柔软的腹部。

    受了伤的怪物虽然敏捷度大不如前,力气却比之前更大,在它的疯狂摆动下,庞齐他们根本无法靠近,甚至有不少人被怪物的爪子踩中或扫中,吐血断骨。

    两者的力量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即使己方人多势众,形势也相当危险。

    虽然他们来到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消灭怪物,为此隋州还特地带上火铳。

    在这个时代,有了火器在手,基本上就等于所向披靡,连蒙古人的骑兵都不在话下。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即使是火铳,在这只怪物面前也完全行不通。

    对方浑身有鳞甲保护,唯一的弱点不过是腹部和眼睛,而它的身形既大又不失敏捷,攻击力还那样强悍,他们要找一个下手的机会也很难,好不容易才废掉它一只眼珠子。

    不过既然知道了弱点,接下来的总算有了希望。

    只见那怪物睁着剩下一只比之前还要充血狰狞的眼珠,在殿中疯狂地咆哮,挥舞着尾巴和爪子,像镰刀一样收割着所到之处的生灵。

    尹元化正靠着墙边发抖,冷不防那怪物的爪子扫了过来,他脸色煞白,眼睁睁地瞧着,连反应都忘记了。

    这时候还是旁边唐泛伸出一只手一把将他拽了过去。

    尹元化一个踉跄,险险躲过那只爪子,锐利的爪峰划过墙壁,留下三道深深的划痕。

    如果他还在那里,那么此刻那里就要多了一具开膛剖肚的尸体了。

    尹元化怔怔地靠在墙壁上喘气,似乎不敢置信自己刚刚逃过一劫。

    “到配殿里去!”唐泛喝道,一反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他刚刚为了拽尹元化,也下了很大力气,此时脸色不比对方好看多少。

    但下一刻,危险再一次降临。

    那镇墓兽似乎注意到这里还有两个更好对付的人,脑袋一转,大嘴一张,森森白牙近在咫尺。

    从唐泛救尹元化,到怪物扭头过来,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在眨眼工夫!

    镇墓兽没有办法一次咬下两个人,它的目标首先是尹元化。

    尹元化的面色依旧苍白,但他这一次的反应似乎比上次要快些。

    逃开已经来不及了,怪物的身形比他们大得多,早就将他们的退路都挡住。

    这一回尹元化终于有了反应。

    他选择一边拽过唐泛,一边朝他身后躲去,准备将唐泛当作挡箭牌,先缓住怪物的来势,然后再图谋离开。

    电光火石之间,谁也没有料到他会这样做!

    唐泛已经躲闪不及!

    眼看他的肩膀就要如同之前那个锦衣卫一般被怪物咬下来,唐泛眼前刀光一闪,怪物的牙齿却正好咬在一把绣春刀上!

    是隋州!

    千钧一发之际,隋州赶了过来,生生以一臂之力,用手中的绣春刀挡住怪物的来势!

    刀口令怪物柔软的口腔染血,它狂怒地咬住刀锋,狠狠一甩,顿时将隋州撞飞在墙壁上。

    后者重重地摔下来,又吐了一大口血。

    “广川!”唐泛扑过去扶起他,目眦欲裂。

    隋州面如金纸,双目紧闭,只怕已经伤了内腑,一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怀里温热的躯体靠得如此近,但那一瞬间,唐泛却有种即将失去他的惊恐和彷徨。

    自己的前半生,父母早逝,长姐远嫁,他自以为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潇洒不羁,自以为即使不做官,顶多也就是挂冠离去,这辈子兴许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无法放下。

    却只有在这个时候,唐泛才意识到,这个人在自己心中占的分量有多重。

    重到他根本无法承受失去对方的事实。

    此时尹元化见那怪物已经离开门口的位置,不由大喜,忙不迭朝门外跑去。

    庞齐见状就喊:“这妖物太厉害了,我们先撤罢,回头寻了人马再……”

    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是尹元化!

    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个脑袋从外面横飞进来,骨碌碌在地上滚了圈。

    正是死不瞑目的尹元化。

    “外面还有一只!”庞齐厉声喝道。

    外头笼罩着浓厚黑暗的甬道里,似乎也埋藏着未知的危险。

    这里光是一只就够难对付了,外面还有一只?

    那怪物竟然如此狡猾,一只在里面扫荡,另外一只守在外面,将他们死死困在这里,无路可逃。

    所有人的心头顿时都升起一丝阴影。

    是啊,李漫只说有镇墓兽,压根就没说有几只!

    唐泛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他太小看李漫了,因为上次对方栽在自己手里,就真把对方当成一般人物,殊不知对方看似示弱的“坦承”背后,根本就隐瞒了许多事情。

    若白莲教的实力当真只有那么弱的话,朝廷又怎会为了彻底剿灭他们而头疼?

    只怕李漫早就料到了这一幕,正等着他们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呢!

    而李漫呢?

    此时的李漫趁着场面一团混乱,所有人都无暇注意他的时候,跑到了大殿里那副棺椁旁边,企图以上半身用力地去推上面的棺盖。

    作者有话要说:

    呼呼,一口气到这里,觉得总算不那么吊大家胃口了~~

    其实反派智商也不是很低的吧,像李漫其实就是留了一手的,嘿嘿~

    之前说的本卷唯一的玄幻点就是这个镇墓兽了,但因为这个案子里面,基本也都是人心在算计,怪物只不过充当了一个工具而已,所以也不算很玄幻嘛~怪物虽然略玄幻但是有确切出处的,有兴趣可以猜猜哦,不是鳄鱼不是娃娃鱼~~~我个人觉得山川江河里面什么生物都有,所以古籍里面记载的未必就是假的,我们没见过的也未必就不存在

    大家发现这章的重点了咩,暧昧要从量变到质变是需要一个契机的喔*^__^*

    么么哒,明天见!

    蟹蟹鲜肉月饼小萌物们~~

    蟹蟹萌萌们的营养液~~

    沧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20:31:27

    阿零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20:33:45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21:04:06

    xiaoxia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23:04:07 -成化十四年

    htaut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623:35:20

    柯之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00:05:37

    lul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01:10:25

    幽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01:11:41

    瑞典的流浪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03:10:52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12:15:16

    每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1716:31:41【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