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7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0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润青啊,来,坐坐!”

    梁侍郎虽然没起身,不过还是朝唐泛招招手,示意他坐下。

    唐泛不知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仍是先恭谨行了礼,然后才徐徐坐下。

    这下级见上级,臣下见皇帝,坐也是有讲究的,不能一屁股就这么坐下,而只能沾半边,以防皇帝或上级要问话的时候,可以随时站起来回答。

    梁侍郎见唐泛举止得体,嘴边的笑容就更深了:“听说你们这次去巩县,还在宋帝陵下边发现了春秋时的巩侯墓?”

    大概经过,唐泛他们在回京之前,就已经写了详细的条陈,让人快马送回京城,上呈内阁阅览,内阁给皇帝汇报之后,又下发到刑部和锦衣卫那边,也就是唐泛和隋州的直属上司,让他们了解这回事。

    所以梁侍郎对唐泛他们此行的经过,也算有所了解。

    唐泛道:“正是,此行下官等人还发现了白莲教的河南分坛,并将一干妖徒抓捕归案,坛主李漫在与我等周旋时意外身亡,其小妾陈氏已经押解入京,暂由北镇抚司看管,只等从她口中撬出白莲教余党的信息,另有白莲教爪牙若干,正由锦衣卫河南府卫所暂管,稍晚些才能进京。”

    梁侍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他的关注点似乎并不在这上头,听唐泛说完,也没有太多表示,只是问起另一件事:“我听说你们从白莲教徒手中缴获了大量宝藏?”

    唐泛道:“其实也并不多,俱都是各色金银玉珠,下官已经命人清点造册,今日正是要为部堂大人送名册过来的。”

    梁侍郎眼睛一亮,看着一直攥在唐泛手中的册子:“那便是巩侯墓的宝藏名册?”

    唐泛将册子呈上:“正是,请部堂过目。”

    梁侍郎接过册子,当即就翻了起来,越往后翻,眼睛就越亮。

    也不怪他有如此反应,巩侯墓里宝藏甚多,但有些经过岁月侵蚀风化,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了,像一些贴在漆器上的金箔,早就已经失去了原来的色彩,但是保存完好的也不是没有,这些真正有价值的,都被李漫他们转移的时候顺便清点了出来,后来唐泛让程文他们再次清点,只是想要确定这批东西的价值,零零总总算下来,这批宝藏估摸价值十万两左右,约合今年大明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尤其还是一笔飞来横财,根本不用付出任何成本,大家全都虎视眈眈,尤其是梁侍郎,更指望着这笔财物在内阁和皇帝面前好好露一露脸呢。

    说不定皇帝一高兴,他正式升任尚书的日子就有着落了。

    唐泛何等聪明之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从对方要册子的时候,他就明白梁侍郎为何会一反常态,对自己这么客气了。

    敢情他不是忘了学生的死,而只是觉得功劳比学生重要罢了。

    唐泛心下好笑,便听见梁侍郎高兴道:“好!好!你们此行收获不小,我当上禀陛下,为你等表功,那批财物呢,应该也拉到京城里来了罢?”

    唐泛:“是,财物已经分装两箱,押送入京了。”

    梁侍郎:“那两个箱子呢,如今可在刑部外面?”

    唐泛:“下官入京时,为防宵小觊觎,将箱子交由隋镇抚使,此时想必隋镇抚使已经入宫禀报此事了。”

    梁侍郎脸色微变,他盯着唐泛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想从对方那张脸上看出故意为之的端倪来。

    很可惜,他失望了,唐泛依旧恭谦有礼,说话的时候也站了起来,双手拢袖,正微垂着脑袋等候上官发话。

    梁侍郎还能说什么?

    难道他能说你不能送入宫,应该先交到刑部来,再由我去送吗?这笔财物本来就不算在税赋里的,唐泛若先拉到刑部来,那是他知情识趣,没有的话也是合情合理,梁侍郎根本不能以此来苛责他。

    “你做得不错,很不错。”梁侍郎看了他半晌,慢慢道,斯斯文文的话里听不出半点火气。

    但唐泛知道,越是这样,就越表示他气狠了。

    果不其然,过了片刻,梁侍郎道:“尹元化身为五品员外郎,却死在巩侯墓中,连尸首都没有带出来,此事你身为钦差正使,可有何交代?”

    唐泛道:“部堂容禀,当时情况危急,那镇墓妖兽异常凶狠,下官与隋镇抚使等人正与之周旋搏斗,未曾料到尹员外郎会忽然往外跑,而未曾料到门外还有一只镇墓兽,这才使得尹员外郎不幸殒命,而且后来白莲教妖徒早已在墓中安置火药,将巩侯墓连同宋陵地宫一并炸毁,我等千辛万苦才逃了出来,那下面的道路已经完全堵塞,连同几名锦衣卫也葬身在那里,无法寻找尸首。”

    梁侍郎道:“你说的这些,我在条陈里已经看过了。但其中颇多可疑之处,无论如何也说不通。譬如你说的那妖兽,便闻所未闻,异常荒谬,别说我不信,内阁更不会相信。你身为钦差正使,自有保护属下之责,却任由他们在那里殒身,又作何解释?”

    唐泛还能作何解释,只能请罪:“下官确有保护不周的过失。”

    不管尹元化如何作死,梁侍郎有一点是没有说错的,唐泛是此行的长官,所有人都是听他的命令,无论有什么理由,一旦出了事,唐泛就要负责。

    说句难听的,这次他正是——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梁侍郎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你此行辛苦了,先回去好好歇息罢,明日再回来办差也不迟。”

    唐泛恭谨道:“多谢部堂体恤,下官告退。”

    二人客客气气说了些话,完全没有出现唐泛想象中那种剑拔弩张的场面,但唐泛却很明白,自己将进献财物的功劳让给隋州,又“害死”尹元化的性命,梁侍郎什么好处都没捞着,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出了梁侍郎的值房,唐泛就看见彭逸春的脑袋从隔壁的值房里探出来,朝他招招手。

    堂堂刑部右侍郎做出这等鬼鬼祟祟的举动,实在有些滑稽。

    唐泛心下好笑,朝那边走了过去。

    一进值房,他就被彭侍郎拉了进去。

    “如何了?”彭逸春问。

    “只怕不如何。”唐泛摇头笑叹一声,将两人的谈话略略说了一遍。

    “哎!”彭逸春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怎么如此糊涂!你明明知道他就等着这笔财物去表功,难道不能将财物拉到刑部来吗,为何要便宜了锦衣卫那边!”

    唐泛苦笑:“部堂,你觉得梁侍郎就算得了这笔财物,难道会以此为刑部谋福么?只怕不会罢,他肯定会先去内阁向首辅表功,而后与首辅一道入宫,将这笔财物献给陛下。”

    彭逸春语塞。

    唐泛道:“所以我才不能这么做。这次的功劳,若我得二分,锦衣卫便当得剩下得那八分,那笔财物全是他们拿命换来的,怎能让人将功劳夺去?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得罪梁侍郎,然后让锦衣卫的弟兄们在陛下面前露回脸。”

    他又诚挚道:“下官知道部堂乃是一片好意,不愿见我在部内被排挤,不过这次出了尹元化的事情,以梁侍郎的为人,必然怀恨在心,就算这回不发作,他也肯定会找机会发作的。”

    彭逸春摇摇头:“你都把话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原先张尚书走之前,说你是可造之材,让我多照顾你一些,现在可好,你一回来就把梁侍郎往死里得罪了,以后的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他摸出一封信,递给唐泛:“这是张尚书临走前让我转交给你的。”

    唐泛有点意外,没想到张尚书竟然还会留信给他。

    在外人看来,唐泛身上已经打上了张蓥的标签,但实际上他与张尚书之前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两人唯一还称得上深入的交往,也就是在唐泛前往巩县之前的一次长谈。

    告辞彭逸春,唐泛一踏出刑部大门,就忍不住拆开了那封信。

    信上是张蓥的笔迹,他告诉唐泛,说自己之所以前往南京,是因为得罪了首辅万安的缘故,他这一走,刑部尚书肯定会由梁文华递补,让他尽量不要得罪梁文华,韬光养晦,保存实力,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将来还大有作为,不必急着跟梁文华起冲突。让他不要因为现在公道埋没,寸步难行,就认为大明官场没有希望,正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只要做对得起天地良心的事情,就无愧于自己当官的初衷。

    张蓥还以自己为例,说自己当初就是一步走错,以至于十数年来庸庸碌碌而过,幸好现在幡然悔悟,为时不晚,劝诫唐泛要引以为鉴,守身持正,当一个经世济民的好官。

    唐泛不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但看着这封信,他的眼睛却有点湿润。

    他与张蓥的相交不深,在那之前,他也曾有一度认为张蓥如同外人所说的那样,是个碌碌无为的庸官,然而现在他仿佛能够透过这封信,窥见一个老人的内心。

    张蓥看似在劝解勉励唐泛,其实何尝不是对自己曾经埋没了的岁月感到后悔,后悔自己为了官位向现实低头。

    但不同的是,许多人在心里忏悔一下就算了,该向现实低头还是继续向现实低头。

    张蓥却以自己的行为去弥补,这份勇气不是人人都拥有的。

    不管外人如何评价这位“泥塑尚书”,此时此刻,唐泛对他唯有肃然起敬。

    他抬头望向南方。

    这个时候,张蓥应该也抵达南京了罢。

    唐泛深吸了口气,收起信件,大步朝家里走去。

    ——————

    自打唐泛在公文中呈明那笔价值十万两的财物之后,内阁与刑部就都睁大眼睛等着,万万没想到唐泛先斩后奏,让隋州直接就将东西交到皇帝那里去了。

    这里要说一下,大明有内库与国库,国库的钱是朝廷的,皇帝基本别想用,内库的钱才是皇帝的私房钱。由于太、祖皇帝将财政权下放,导致每年中央收上来的钱很少,分到六部里就更少,所以一旦皇帝要将手伸向国库,大家就会死命劝谏,皇帝嫌麻烦,一般想要修造宫殿啦,炼丹啦,打赏宫妃啦,给宦官宫女们支付俸禄啦,都只从内库里拿。

    这些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一般情况下皇帝还是比较自觉的,但是如今几位阁老都不是强势之人,彼此还勾心斗角,就需要皇帝为他们撑腰,所以他们要巴结讨好皇帝,有时候皇帝内库的钱不够用了,万首辅还会从国库里拨钱给皇帝。

    这一次,万首辅同样想要将唐泛他们得来的这价值十万两的财物献给皇帝,以此讨皇帝的欢心,而且这笔钱不是来自国家财政收入,送给皇帝也不会招来百官的骂声。

    结果人家压根就没经过他,直接就送入宫了!

    好吧,谁让隋州除了是钦差之外,还有另外两重身份,人家是锦衣卫,不受内阁管辖,人家还是周太后的亲戚,进宫比首辅还要方便一些。

    万安只好捏着鼻子认下来,心里早就把隋州骂翻了天。

    但皇帝不需要照顾他的心情,对皇帝来说,只要有钱拿,那就是好事。

    他将万安叫过来,只是因为乍得了一大笔财物,心里很高兴,想要跟首辅分享一下快乐,顺便聊聊对唐泛隋州他们的封赏问题。

    万安今年六十有三,按照规定,官员六十以上就应该退休了,不过事情总有例外。

    能够留下的,年龄不成问题,不能留下的,年龄只是借口。

    成化帝让内侍搬来凳子给万安赐座,又寒暄了两句,便道:“先前刑部与锦衣卫一并前往巩县办案的事情,元翁也听说了罢?”

    万安道:“臣也听说了。”

    成化帝笑道:“此行可真是惊心动魄啊,连广川那等不擅言语的人,也能说得朕心惊胆战,可见他们出生入死,才立下这赫赫功劳啊!”

    什么赫赫功劳,不就是给皇帝送了一大笔钱么?

    万安腹诽道,一面露出感慨的神色:“可不是么,他们送来的公文,臣也看了,确实惊险万分,不过那镇墓兽,臣却闻所未闻,只不知天下之大,何处有这等惊世骇俗的妖兽?”

    他原是想不动声色告唐泛和隋州一状的,但此时站在皇帝身后的梁芳对他递了个眼色,他又听见皇帝亲密地称呼起隋州的表字,便想到皇帝对那个隋州颇为看重,随即话锋一转,顺着皇帝的喜好,聊起了镇墓兽。

    成化帝呵呵一笑:“枉你身为内阁首辅,成日看遍奏章,对这种志怪野闻也难怪不了解。朕听广川说了之后,便去翻阅那些古籍志异,《山海经》、《搜神记》、《太平广记》全都不见记载,后来还是怀恩提醒了朕。”

    他有意停了停,像是想卖个关子。

    作为一个合格的首辅,万安连忙露出“我非常想知道”的表情:“老臣孤陋寡闻,敢问陛下,那妖兽的出处是?”

    成化帝吊足了胃口,便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是在南朝梁任昉所著的《述异记》里,此物名为虺,似蛇非蛇,有鳞而无角,乃是蛟的前身!”

    万安啊了一声,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脸上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此物,听陛下这一说,老臣倒也觉得确实还真像呢!”

    成化帝兴奋起来:“什么像,本来就是!先前广善国师与朕说,这天下无奇不有,既有妖怪,也有神佛,更有那凡人勤修不辍,终成正果,白日飞升的,朕原先还半信半疑,如今既然证明了世上有虺,自然也就有蛟,有龙,那神仙志怪之事想必也都是真的了!”

    万安这才知道皇帝的兴奋点出在哪里了,敢情他觉得虺的存在间接证明了神仙的存在,对吃丹修炼的事情也就有动力了。

    想及此,万安便笑道:“陛下当趣闻听听便也罢了,大可不必深究。”

    他先把自己撇清,免得这些话传出去,那些言官又要说自己怂恿皇帝不干正事了。

    纸糊阁老也就算了,只要一想起坊间给他起的另外一个外号“洗*相公”,万安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成化帝哈哈一笑:“好了,朕也不为难你,这次他们办下这么大一份差事,理应得到封赏,那个唐泛,朕也有些印象,先前韩家出事,牵连到贵妃身上,多亏他查清了真相,还贵妃一个清白,着实是个干吏,依元翁看,这次要如何拔擢他才好?朕记得都察院那边还有个位置,将他提为左佥都御使如何?”

    这可是正四品的位置,自己当年像唐泛这般年轻的时候,也还在芝麻小官任上熬着资历呢!

    万安不免暗暗嫉妒了一下,面上却很平静,起身拱手道:“老臣原是不打算用这种小事来打扰陛下的,但既然陛下垂询,老臣也就有话直说了。”

    “讲,讲,朕什么时候不让元翁说话了!”成化帝对亲近喜欢的臣下是十分随和的,很少拿皇帝的架子去压他们,对几位阁老,更是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万安从袖中摸出一道奏疏,呈了上去:“这是刑科右给事中傅延弹劾唐泛的奏章。”

    皇帝身后的梁芳走上前来,接过他手中的奏疏,又拿回去呈给皇帝。

    成化帝翻完那奏疏,惊讶道:“他弹劾唐泛草菅人命,累下属身死?这事我看过内阁呈上来的公文了,不是说这件事是意外吗?若那妖兽果真是水虺的话,也怪不得唐泛他们救不了人啊!”

    万安沉声道:“陛下,尹元化本来就是文官,唐泛明知这一点,还让下属身犯险境,此其一。其二,他作为此行的钦差正使,就该有责任保护下属,若是不予惩治,反而嘉奖,就会助长此等风气。其三,老臣听说,这次死的那名员外郎,在刑部的时候,与唐泛有些私怨。”

    成化帝皱眉:“元翁的意思是,唐泛在公报私仇?”

    万安摇摇头:“老臣没有亲眼看到,不能下此定论,只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若真是正人君子,又怎会传出这种谣言?”

    这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强,连成化帝听了之后也是一阵沉吟。

    成化帝转头问:“梁芳,你干儿子尚铭不是管着东厂么,他有没有对你说起这个唐泛啊?”

    宦官不得干政,这是太、祖皇帝立下的规矩,但若是皇帝主动问询,自然就算不得干政了。

    梁芳原是站在旁边当木头人的,皇帝不问,他也不会开口,此时便上前一步,轻声笑道:“这唐泛不过是个五品官,也不是何等重要人物,尚铭如何会对奴婢提起!”

    成化帝失笑:“那倒也是!”

    “只不过,”这时梁芳却又来了句,“上回唐泛立了功之后,贵妃娘娘甚为欣赏他,陛下也对此人赞誉有加,奴婢便稍稍对他留心了一下,以备陛下垂询。只是奴婢一打听,才发现这唐泛自入了刑部之后,与部中同僚关系平平。”

    一个告黑状的高手不需要直接说某人如何如何不好,就像现在,梁芳不过是轻描淡写一句话,甚至都没有正面回答皇帝的问题,却能够让皇帝听明白其中隐含的信息。

    皇帝会想,如果跟一个人关系不好,那有可能是对方的问题,但如果跟所有人关系都不好,那就肯定是你的问题。

    既然唐泛人品上有瑕疵,正好应了万安刚才的话,尹元化的死说不定是跟他有关的。

    这样的人,当然不能重用。

    在皇帝身边待久了,见多了杀人不用刀的高手,梁芳自然也身手非凡。

    可梁公公又不认识唐泛,为什么会跟他过不去呢?

    因为他的干儿子尚铭是东厂厂公,跟西厂汪直水火不容,而这个唐泛又跟汪直关系不错,听说还常常给他出主意,这样的人,能顺便除掉当然是最好了。

    更何况梁公公也不是白干活,梁侍郎通过万首辅,提前给梁公公送了五百两。

    一句话顶五百两,这买卖真是值了。

    成化帝果然皱起眉头:“若果真如此,这唐泛确实是用不得了。依元翁看,此人应该如何处置?”

    万安道:“不可否认,唐泛这次为陛下进献了一大笔财物,功不可没,但他确实也必须为尹元化的死负上责任,功过相抵,臣以为,可将他削职为民。”

    成化帝迟疑:“会不会太重了?”

    万安道:“有一便有二,只要他官职仍在,旁人就会以为这种坑害同僚的行为也不失为升迁之道,久而久之,便容易带坏风气。更何况此人人品也不足以为官,陛下若是过意不去,可罢免他的官职,再另赐金银,以示嘉勉,如此便功过持平了。”

    成化帝颔首:“也罢,元翁这是老成持国之言,就按你的意思办罢!”

    他本来也只是被这个案子挑起兴趣,兼之上回东宫案里,唐泛表现出色,使得成化帝对他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但现在这个还不错的印象已经被万安和梁芳的一席话破坏了,皇帝不会对一个五品官员的去留投注过多的关切。

    寥寥数语便揭过这篇,他又与万安说起别的事情。

    万安将一些内阁票拟出来的奏章呈上,给皇帝汇报了一下,君臣二人沟通一番,皇帝随即将政事抛在一旁,问起自己更加感兴趣的事情,比如说,如何以丹药助兴房中事。

    按照正常观念,身为一国宰相,此时便当挺身而出,大义凛然地劝谏皇帝不要沉迷这种淫邪方术。

    但万安却居然兴致勃勃地跟皇帝交流起来,两人志趣相投,聊了许久,离开的时候甚至还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就连梁芳冷眼旁观,都觉得万安这个首辅当得实在是太不得体了。

    今日君臣交流的时间有些短,不过才半个时辰,皇帝便说累了,让万安先行告退。

    像往常那样,梁芳奉皇帝的命令,送万安出了乾清宫。

    二人脚步放得有些慢,万安对梁芳笑道:“今日之事,多谢公公了。”

    梁芳轻笑一声,倒是直白:“货银两讫,元翁不必客气。”

    万安见前方迎面走来的一人,有点意外:“这人怎么又入宫了?”

    梁芳笑道:“瞧您这话说的,陛下素来看重镇抚使,这两天又对巩侯墓那下面好奇得很呢,这不,昨天问得不过瘾,今日继续呢!”

    难怪皇帝急着撵自己走,万安心想,不过他与隋州没什么来往,之前对唐泛下手,只是受了梁侍郎之托。

    不过一会儿,隋州就已经跟着领路的内侍来到两人跟前。

    “见过首辅大人,梁公公。”隋州拱手道。

    他穿着一身华丽绣纹的飞鱼服,在阳光下,金丝银线闪闪发亮,配上那副冷峻的表情,饶是万安也仿佛被他压了一头。

    万安下意识退了两步,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堂堂宰辅,竟然在一个五品千户面前后退,传出去不得笑死人?

    见隋州和梁芳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万安轻咳一声,露出微微的笑容:“原来是隋镇抚使,这是准备陛见呢?”

    隋州:“是。”

    言简意赅,绝无半句废话。

    万安顿觉无趣,他最讨厌跟这种不知情识趣的木头人打交道,便笑道:“那就快进去罢,别让陛下等久了!”

    隋州朝二人点点头,便大步朝乾清宫走去。

    那头成化帝看到隋州来了,竟比看到万安还要高兴几分,原因无它,皇帝乃是个大孝子,周太后喜欢隋州,皇帝自然也跟着爱屋及乌,将隋州视作娘家人。

    “来来,广川啊,坐!昨日听你说了那镇墓兽之后,朕就去翻阅典籍,还真就找到了你说的那种妖兽,它的名字叫水虺,对不对?”成化帝笑道。

    隋州道:“臣对此知之不详,不过唐大人也是如此猜测的。”

    听到唐泛的名字,成化帝似乎想起刚刚还跟万安讨论的事情,笑容微微一敛。

    “广川,这次你立了大功,有没有想过要什么奖赏啊?”

    隋州道:“臣没有想过,单凭陛下作主。”

    正所谓喜欢一个人,就看他哪哪都顺眼,成化帝现在就是这样,隋州的寡言少语,并不被他视为无礼,满朝上下溜须拍马的人多了去了,要是需要一个马屁精,成化帝何必对隋州另眼相看呢,他喜欢的正是隋州这一份干脆果决。

    成化帝就笑道:“你在镇抚司干得不错,回头朕与袁彬说一说,不要再让你挂千户衔了,直接升任镇抚使罢,不过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算不上奖赏,这样罢,再封你一个伯爵,如何?”

    隋州这才露出吃惊的神色,起身道:“请陛下收回成命,臣万万当不起!”

    成化帝:“你如何担不起了?国库如今没钱,朕正愁着不知道要上哪去弄炼丹的钱呢,你送来的那笔财物,正好解了朕的燃眉之急,可谓是立了大功!”

    隋州嘴角一抽,他把巩侯墓的财物送过来,可不是为了给皇帝炼丹的。

    可皇帝想要拿去干嘛,他又如何阻止得了?

    又听成化帝道:“你也不必惶恐,朕现在封给你的这个爵位呢,是流爵,没有铁券,若是想要挣个世袭爵位,你日后就要努力了,太后与朕都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隋州见成化帝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知道皇帝主意已定,当下便也不再拒绝,先谢了恩,又道:“其实此行臣仅为副使,所做有限,许多事情多亏了唐郎中居中调度,若论功劳,当是唐郎中居首功才是。”

    成化帝摆摆手:“唐泛的事,朕已经知道了,你不必多言,朕自有主意。朕另有一事要问你。”

    隋州还不知道在此之前成化帝已经对唐泛的去向做出了决定,听了这话自然不好再追问下去,便道:“臣知无不言。”

    成化帝:“袁彬年事已高,朕有意让万通回去重掌锦衣卫,你觉得如何?”

    隋州想起唐泛先前说的话,不由暗叹他的先见之明,一边道:“陛下圣明,臣有个不情之请。”

    成化帝:“你说。”

    隋州:“袁指挥使历经两朝,忠心可嘉,臣甚为钦佩其为人。如今虽然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但他先前坐镇锦衣卫两年有余,将上下打理妥当,纵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臣斗胆请陛下下旨,对袁指挥使有所慰勉。”

    成化帝叹道:“你说得不错,袁彬确实忠心,反倒是父皇欠他良多!”

    他议论先帝,隋州只能沉默,却听皇帝道:“你说得不错,朕确实应该对他有所表示,也当是这些年来对他的补偿。”

    隋州拱手:“陛下英明。”

    成化帝笑道:“都说人走茶凉,你与袁彬相处不过两年,如今他就要走了,你却肯为他说这番话,着实难得!”

    隋州回道:“臣感佩袁大人对先帝一片赤诚,愿效仿之,以袁文质事先帝之心事陛下!”

    成化帝闻言极为感动,走过来亲自扶起他,哈哈笑道:“好一个隋广川,朕是对你寄予厚望的,以你的能力,将来也必然会比袁彬做得更好!你的封号朕也想好了,原先还想叫固宁伯的,如今便叫定安伯罢!愿你心怀忠义,安邦定国!”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大家肯定都没料到吧~

    一个罢官,一个得爵,以后叫家属要叫伯爷啦~

    不过隋伯爷还不知道前脚走掉的万首辅在皇帝面前狠狠阴了唐大人一把,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会追上去一把neng死他吧……

    萌萌的读者“荆歌”童鞋写了一首超好玩的打油诗哦,复制过来给大家欣赏下~

    西厂汪~东厂喵~

    一只吃货在中央~

    锦衣吱吱走四方~

    窝为女神打广告~

    来留言吧小傲娇~

    小傲娇们,你们还在等神马~\≧▽≦/~

    谢谢傲娇小萌物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哦~~~~

    恭喜dodo成为终极萌主!

    恭喜新任萌主szy空空出炉!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0:23:22

    ques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1:03:15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2021:54:44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2:05:54

    htaut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2:24:13

    其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2:54:28

    szy空空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4-11-2023:27:20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023:47:41

    dodo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4-11-2106:35:59 成化十四年: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09:55:00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2110:00:07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12:34:47

    围围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1-2117:32:36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18:30:1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18:30:49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18:32:22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