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7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自巩县回来几日有余,朝廷迟迟没有下旨进行嘉奖封赏。

    唐泛此时还不知道隋州今日进宫一趟,就挣了个伯爵回来,他依旧像往常那样卯时就到了衙门。

    这阵子刑部各司的事不多,陆同光甚至有事没事就过来串门,见唐泛手里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情,不由好奇地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唐泛便将自己有意将《大明律》里的疏漏之处整理出来,另外制定一套《问刑条例》,可以作为《大明律》的参考补充的事对他说了一下。

    陆同光听罢,目瞪口呆之余,摇摇头道:“润青,你这是何苦呢?咱们不过是小小的五品郎中罢了,即便像你这般前程无量,等升到部堂高官去,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再说你瞧瞧现如今上头那些人,就算当上阁老尚书又如何,照样还不是尸位素餐。你有上进心自然是好事,只不过就算做成了,只怕也得不到重视呐!”

    唐泛笑了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来做。”

    陆同光坐近了些,压低声音道:“尹元化死了,梁侍郎没找你麻烦吗?”

    唐泛:“暂时没有,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陆同光摇首:“没有。”

    又道:“你在刑部的时间不长,可能还不晓得,梁侍郎对他这个学生可真谈得上关怀备至,估计比对自己亲生儿子还好,现在出了这种事,他却毫无反应,这才反而蹊跷。”

    这年头,学生若是背叛老师,那是要受千夫所指,背一世骂名的,老师提携学生,不仅充当自己的助力,也是在为子孙后代作打算,称得上互利双赢。而且若是父亲提拔儿子,肯定会为人诟病,但老师照顾学生,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以在大明官场上,师生关系不啻父子,甚至比父子还要亲密牢固。

    唐泛闻言苦笑:“梁侍郎早就将我当成张尚书的人了,就算尹元化还活着,梁侍郎也不会给我好脸色看的。”

    陆同光感叹:“是啊,若是张尚书不走就好了,他这一走,刑部就成了梁文华的一言堂了!”

    张蓥原先在刑部虽然不怎么管事,但他终归是尚书,有他坐镇,梁文华再强势,也不敢太过分,但现在张蓥一走,那些原先不肯投靠梁文华,又或者保持中立的官员,自然就要开始担心自己的以后了。

    像陆同光倒也罢了,他在刑部的存在感原本就不强,也没惹过梁文华,只要乖乖听话,别跟上司唱反调,人家自然不会对他怎么样。

    相比之下唐泛就没有这样好运了。

    自他从巩县回来之后,所到之处接收到的目光,全都是夹带着同情又或者幸灾乐祸的,上回唐泛离开之前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人脉关系,随着张蓥的调任,又一次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如果说上次大家看他是新来的而心生排挤的话,那么这一次,他们纯粹就是因为觉得唐泛已经把梁侍郎往死里得罪了,下场肯定会很凄惨,所以不敢跟他走得太近。

    就算是彭逸春和陆同光,当着梁文华的面,也不敢表现得与唐泛过于熟稔。

    确切地说,如今唐大人额头上,仿佛就贴着两个字:倒霉。

    二人正说着话,外头有司员敲门进来,对他们道:“两位大人,梁部堂请各司郎中、员外郎前去议事。”

    陆同光与唐泛相望一眼,前者问:“你可知道是为了何事?”

    司员道:“属下不知。”

    他与陆同光相熟,又多说了句:“不过瞧着梁部堂仿佛刚从内阁那边回来,许是内阁有什么公文要下发罢?”

    陆同光心下觉得没这么简单,但也不好多问,便笑着对他道谢。

    那司员还要去向其它各司传达消息,就匆匆走了。

    陆同光自嘲道:“该不会是又来了什么棘手的案子要咱们去忙活罢?别部要么就是为了科举,要么就是为了京察,全都风风光光,来送礼求情的一溜儿排到外面去,唯独咱们刑部,鬼神都不愿意进!”

    唐泛呵呵一笑:“说不定真有什么好事呢!”

    二人说说笑笑来到刑部的议事厅,却惊讶地发现往常本该姗姗来迟的梁侍郎,此刻早已坐在那里。

    他们忙敛了笑容,上前行礼。

    梁侍郎也是出乎寻常地和蔼:“不必多礼,先坐罢,等等其他人。”

    那目光落在唐泛身上,都快柔出水来了。

    连陆同光见了,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心说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没让他们等久,各司郎中与员外郎陆续到来,大家看到梁侍郎如此早到,都像唐泛他们一样,赶紧停止说笑,静悄悄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尹元化死了,他的位置还没有人递补上来,所以河南清吏司只来了唐泛一个,其它各司都无一缺席,最后一个来的是右侍郎彭逸春,他看见这场面,显然也有些意外,没有多话,便走到右首坐下。

    梁侍郎见人来弃了,清了清嗓子,道:“今日让诸位来此,是为了巩县之事。”

    齐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在唐泛身上。

    梁侍郎仿佛没有注意到大伙的反应,继续道:“前阵子唐郎中奉命前往巩县,查清宋帝陵被盗,并村民无故枉死一案,如今已经水落石出。只因宋陵之下又有一墓,经查明乃是春秋时巩侯墓穴,只因白莲教妖徒作祟,致使墓中异兽被放出,肆虐地方,为祸百姓,幸好得以铲除,又剿灭白莲教徒若干,此乃大功一件,以陛下和内阁原本的意思,唐郎中作为此行钦差,理应得到重赏。”

    此言一出,落在唐泛身上的视线,顿时又多了几分灼热。

    但也有些心思活泛的,及时捕捉到了梁侍郎话中的那两个字:原本。

    果不其然,只听得梁侍郎话锋一转:“然而刑部与锦衣卫协同办案,当时刑部派出的是四人,回来却只有三人,河南清吏司员外郎尹元化不幸殒命其中,唐泛身为钦差正使,却不能不为此负责。”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彭逸春与陆同光等人恍然,他们从一开始就觉得梁文华不可能放过唐泛的,敢情先前他只是准备等到内阁那边的消息,再狠狠坑唐泛一把。

    想及此,他们都不由为唐泛暗暗捏了把汗,也不知道梁文华接下来要说什么。

    梁文华道:“功是功,过是过,朝廷向来赏罚分明,断不会因功废过,更不会因为官员的过错而无视他的功劳,唐泛功过相抵,罢免其刑部河南清吏司郎中之职,着其冠带闲住,另赠白银五十两,以作还乡之资。”

    他的目光扫过所有人怔愣的表情,落在唐泛脸上,道:“免职手令想必今日便会由吏部那边发过来了,你且等等。”

    跟所有人相比,唐泛反倒是最冷静的。

    冷静到几乎没有表情了。

    唐泛啊了一声,一脸好像刚刚回过神来的样子。

    梁文华面皮抽搐了一下:“……唐泛,方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按照他的想法,最好是直接将唐泛削职为民。

    先前梁文华从内阁打听到的消息,似乎是皇帝也同意了这个处置,但后来不知怎么的,皇帝又改变了主意,将削职为民改为冠带闲住。

    虽然同样都是免职,但这里面是有差别的。

    前者是将官员的身份革去,直接一撸到底,贬为庶民。

    后者是保留官员的待遇,让你回家凉快去,以后如果随时要起复,还是可以起复的。

    当然削职为民也不是不能复出当官的,但肯定要比“冠带闲住”难上百倍。

    但虽然两者有差别,实际上也就一线之差,就算冠带闲住,一辈子得不到起复的机会,那有什么用,还不是跟白身一样?只不过听起来好听一些罢了。

    梁文华想来想去,只能归结于皇帝心软,捏着鼻子认了。

    若唐泛现在是宰辅大臣,被冠带闲住,皇帝想起他的几率可能还会大很多,但他现在只不过是区区五品郎中,如无意外,基本上想也不用想了。

    所以梁侍郎对于这个结果,还是基本满意的。

    反正只要将唐泛踢出刑部,让他不能再当官,爱干嘛就干嘛去,没了官职,他也就跟去了南京的张老头一样,都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了。

    那头唐泛听了梁文华的话,想了想,刚才他虽然在走神,不过确实也还留着一边耳朵在听,现在一回想,就想起梁文华说过的话了。

    他迎上梁文华的视线,点点头:“都听见了。”

    对自己的结局,他也早就有所料想,但现在这个场面,已经比唐泛预料的要好上许多了。

    梁文华微微颔首:“接下来我们还有些事要议,你且避开罢。”

    虽然梁文华提前公布唐泛的任免,但吏部的公文一天还没发过来,严格意义上唐泛就还是朝廷命官,此时让他避嫌的话,不过是为了让唐泛难堪罢了。

    官场上的人向来将面子看得比命大,若换了别人被这样羞辱,即使是彭逸春陆同光他们这样的好性子,也会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偏偏唐泛一脸平静,跟没事人似的,对着梁文华点点头,又朝在座众人拱了拱手,甚至还露出笑容:“自在下进了刑部以后,承蒙诸位多般照顾,唐泛感激不尽,如今走得匆忙,怕是来不及请诸位吃一顿饯别酒了,暂且记下,以后有机会再补上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梁文华听得暗自冷笑不已,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呢!怎么着,还想着有朝一日回来报仇呢?只怕你这辈子都再无翻身之日了,我要让你的余生都在后悔与我作对!

    在梁文华看来,尹元化就是死于唐泛之手的,他之所以不急着报复,正是要等唐泛罢官,到时候还不是任他搓圆捏扁,想如何就如何?只要稍稍对地方官暗示一下,保准能折腾得唐泛生不如死。

    虽然心中早就千回百转,但梁侍郎面上却很平静:“你先回自己的值房收拾东西,吏部那边来了人,就会直接过去找你的,若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是早些走的好。”

    若说先前看梁侍郎与唐泛斗法,大家还抱着看戏的心态的话,此时此刻却忽然涌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心情,望着唐泛的眼神也有些变化。

    唐泛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平静地听梁文华说完,他便微微一笑,走了出去。

    乍一看,步履竟然还有些轻快。

    当然不会有人觉得唐泛真的很开心,别人只会觉得他在故作轻松,强颜欢笑。

    任谁寒窗苦读十余载,终于以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姿态考上进士,结果这官刚当了没几年就要卷铺盖走人,心里肯定会愤怒难以接受。

    唐泛也不例外,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比较想得开的人,而不是一个圣人,常人该有的情绪他都有。

    只是再不平也无助于改变事实,若是痛哭流涕,忿忿不平,反倒只会让那些落井下石的人看笑话罢了,既然如此,又何必作那些依依不舍的小儿女之态呢,索性倒不如豁达些。

    当官有当官的好处,不当官也有不当官的自由,唐泛不是官迷,在梁文华公布他的下场的时候,在愤怒的那一瞬间过后,他首先感到的,却是如释重负的解脱。

    若是想当个庸官贪官昏官自然容易,但如果还想带着良心当官,为官一日,便如身负一石,如今没了官职,可不正像彻底卸下包袱么?

    唐泛甚至想到了自己罢官之后,终于可以有时间去探望多年不见的姐姐了。

    他倒是越想越美,脚下步履自然也就轻快了几分。

    梁文华目送着唐泛离开议事厅,正想让外头的司员将门关上。

    却见他堪堪走到门口时便停了下来,转过头,又一只脚踏入里间,脸上带着纯粹的疑惑:“部堂,您方才说,陛下赐我银子五十两,敢问何时能兑现?”

    梁文华:“……”

    他为官多年,也见过不少人被削职罢官的,反应激烈一点的,当场就嚎啕大哭,状若疯癫,好一点的,那也是面色苍白,失魂落魄。

    官都没得做了,谁还去管那点银子?

    这人当真是脑子有病么,竟然还有心思问这种问题?

    他像当初唐泛他们看见那只镇墓兽一样地看着唐泛,嘴角抽了抽:“你自去户部领罢。”

    唐泛无辜道:“但陛下赐银,应该是从内库出罢,难道宫中没有来人么?”

    梁文华黑了脸:“唐润清,你是在故意捣乱吗!刑部已经不是你的衙门了,你爱去哪就去哪,你的任免也非本部堂说了算,来问我有何用!”

    梁侍郎这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不知道对于唐大人来说,“五十两”就等于“可以买许多好吃的”了。

    唐泛见他态度恶劣,只好带着一脸“你真是无理取闹”的表情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留下梁侍郎被他那个表情噎得直翻白眼,底下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为唐泛惋惜,还是对他临走前还狠狠气了梁文华一下表示佩服。

    天地良心,唐泛真不是故意的。

    幸好皇帝还是比较讲信用的,在吏部的手令下达没多久,宫里头就来了人,给唐泛送上那五十两银子,还额外赐了两匹绸缎。

    估计成化帝也是瞧见那两箱从巩侯墓里挖出来的财物之后又想起唐泛丢官弃职的事情,觉得有点良心不安,用绸缎来安抚一下唐大人受伤的心灵。

    两匹贡缎的颜色太花哨,不适合男人,但可以给家里的女眷穿,唐泛自然不收白不收,抱着布和钱回家去了。

    回去之后,他才发现隋州先他一步已经回来了,正与阿冬在说话。

    阿冬见唐泛抱着两匹布,惊叹一声好漂亮,便迎上来接手,一边笑嘻嘻道:“大哥,隋大哥升官了!”

    回来路上唐泛早就想过,自己虽然会得咎,但是凭着隋州带进宫去的那两箱宝藏,锦衣卫不仅没事,反而肯定会个个高升,是以他听到阿冬这句话也不觉得意外,笑着问:“升了什么官,总不会是一跃成为实权指挥使罢?”

    阿冬不知道该不该说,先扭头去看隋州。

    隋州摇头:“不是。”

    唐泛让阿冬拿出其中一匹布送到隋家去,给隋家小姑娘,另外一匹她自己留着裁衣服,阿冬抱着布,说要把两匹都带到隋家去,让阿碧先挑,便欢欢喜喜地走了。

    唐泛净了手,回到小院子里坐下,顺便拈起一枚糖渍桑葚放入口中。

    这桑葚还是从他们自家栽种的桑葚树上采的,晚春初夏时节桑葚成熟,采摘洗净之后以砂糖熬煮,等到糖味渗入桑葚就可以起锅了,放凉之后装入瓮中密封,放在地窖里,一坛可以放上半个月左右,想吃的时候先泡在井水里,再舀出来,在夏日里最是冰甜沁凉了。

    唐泛:“来,给我说道说道,你到底升了什么官?庞齐严礼他们也都升了?”

    隋州:“他们各升一级。如你所说,陛下有意撤换袁彬。”

    唐泛:“让万通回来?”

    隋州颔首:“陛下还是很看重万通的。”

    唐泛叹道:“陛下多情,这本不是坏事,承平之君心肠软,总比严酷来得好。”

    只可惜皇帝喜欢的人,大多数当不起他的喜欢,反倒利用了君王的喜欢,拼命为自己谋利。

    万通这人背靠着万贵妃这棵大树,实际上能力却只是平庸而已,捅下的篓子也不止一桩两桩了,之前皇帝还压着,直到孩童拐卖案发,胆敢拐走朝廷大臣的南城帮背后竟然跟万通有牵连,事情闹大发了,皇帝这才不得不将他撤职。

    现在时过境迁,万贵妃肯定平时没少为弟弟求情,加上皇帝肯定觉得万通比袁彬更亲近,所以锦衣卫还是掌握在万通手里比较可靠。

    唐泛道:“陛下对你的信任不比对万通少,只是你现在资历尚浅,贸然上位只怕人心不服,而且万通文武不通,总不可能去东西厂,最适合他的位置也确实只有锦衣卫了,所以陛下可能会想着先委屈你几年,以后再弥补罢?”

    他在人心揣摩上实在令人不能不服气,隋州回想皇帝对他的表现,可不正是这样?

    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轻易得了一个爵位。

    成化帝在对待亲近之人上,确实是没得说的。

    隋州静默了片刻,道:“陛下封我为定安伯。”

    唐泛先是一愣,而后惊喜道:“不错,不错!那可真是意外之喜了!恭喜你啊,广川!”

    隋州微微笑着摇头:“只是流爵而已,不算什么喜事。”

    唐泛拍拍他的肩膀,哈哈笑道:“行了,谦虚过头就是虚伪了!还流爵而已,你到街上去随便给我找个流爵试试?以后咱可就要喊你当伯爷了!你和家里说了吗,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隋州道:“明日我再过去说罢。”

    唐泛点点头,真心为他高兴,连带自己罢官一事都抛到脑后去了,还不忘叮嘱道:“有这样的喜事,你可要记得请饭!”

    隋州无奈:“就算没有这样的事,难道你还不是三不五时让我请吗?”

    唐大人听了这句话,比城墙还厚的脸皮难得也红了红。

    却听隋州问道:“那你呢?”

    唐泛若无其事地笑:“我什么?”

    隋州:“你的封赏也该下来了罢?”

    唐泛心想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刚刚被免职的事情,好好的喜庆氛围肯定要荡然无存,便道:“我没有升官,不过陛下赏了我银两和布匹。”

    隋州微微皱眉,虽觉得有些不满意,但他也知道文官升迁没有他那样容易,便没有再多问。

    那头唐泛道:“这银两我是预备着给我姐姐送过去的,你且不能扣下一半了。”

    隋州啼笑皆非,顺便也将刚才的疑虑放下:“你若是不乱花,我为何要扣?”

    大明异姓爵位分两种,世袭与流爵,像隋州这种流爵,虽然没有宅第,但也不至于人数泛滥,想封就封,拿出去当金字招牌还是很好用的,寻常人见了都要尊称一声伯爷,便连万通,即使他重新回来执掌锦衣卫,也得对隋州忌惮三分。

    要知道以万通的受宠,尚且还没有爵位呢。

    阿冬将布匹拿到隋家的时候,顺道就向隋家人说了这个好消息。

    只是隋家人的反应却有些奇怪。

    隋州的大哥隋安,当时的表情就闷闷的,好像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就代我向他道一声恭喜了。”

    隋安的妻子焦氏酸酸道:“小叔子可真是一出息,连带架子也大了,封爵这么大一个事,他也不亲自回来禀报一声,只派个小姑娘过来!”

    阿冬往来隋家不少回,对隋家那点内部矛盾也有所了解,闻言忙道:“隋大哥,隋大嫂,你们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过来找阿碧玩儿的,想着这是天大的喜事,要先让二老知道,这才嘴快先说了一声,你们可别埋怨隋二哥,这和他没关系!他那样稳重的人,必是想着等圣旨下来了再说的!”

    她在隋州面前喊隋大哥,到了隋家,由于上头还有个隋安,称呼自然也就改了,以免混淆。

    如今阿冬年纪渐长,说话做事也都跟着稳重起来,只是不管她说得再好,在带了偏见的人听来,总有几分刺耳。

    焦氏撇撇嘴笑道:“他早就分家出去过了,就算有圣旨也不会传到这里来罢?”

    阿冬心说你这样尖酸刻薄,难怪他不愿意来,也不再吱声。

    隋碧连忙打圆场:“娘,我先与阿冬出去玩啦!”

    跟着在那里坐了半天不出声的吴氏点点头:“去罢。”

    隋碧暗叹一声,牵了阿冬的手出去,也不管嫂嫂还在那里嘀嘀咕咕。

    在她看来,父母老实过头了,大哥却娶了这么一位彪悍的大嫂,无风也要生起三尺浪,好端端地非要闹得大家不安生,二哥受不了,自然要搬出去,如今虽说父母健在,不讲究分家,但若父母同意,照样也还是可以分的。

    她这爹娘又偏爱长子,如今二儿子封了爵位,他们担心大儿子心里难过,反倒不敢露出半点欣喜。

    隋碧摇摇头,对阿冬道:“咱们上街一趟罢,二哥封了爵,我理当去买点礼物相送的。”

    阿冬叹了口气:“希望隋二哥不要因此伤心才是!”

    隋碧也跟着她叹了口气。

    不必两个小姑娘操心,隋州想来也早已料到自家人的反应,是以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稍晚的时候,借着顺道回家给父母请安的机会将事情略提了一下。

    倒是翌日回北镇抚司,封爵的事情早已传遍,北镇抚司上下都觉得分外长脸,纷纷过来恭贺他,又一嘴一个伯爷,比过年还要高兴几分。

    薛凌留守北镇抚司,没机会跟着一道去巩县,眼见跟去的人全都官升一级,又有那般刺激惊险的经历,早就摩拳擦掌,向隋州请命道:“大哥,下回可无论如何要带上我,我在这里待了一个月,天天跟东厂那班龟孙子周旋,早就烦腻了!”

    庞齐说风凉话:“老薛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在前方出生入死,这是将安逸的日子留给你啊,你不理解大哥的苦心啊!”

    “去去去!一边待着去!”薛凌踹了他一脚。

    庞齐坏笑着躲开,又叹道:“可惜唐大人这次摊上尹元化的事情,倒白白被连累了,现在连官都当不成!”

    隋州手上的动作一顿:“什么当不成?”

    庞齐奇道:“大哥你还不晓得么,唐大人被免职了?”

    隋州原是走入值房,低头解刀,听了他的话,当即扭头去看他,那沉冷的目光看得庞齐心里直发憷。

    隋州:“怎么回事?”

    庞齐忙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时隔一日,唐泛罢官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任谁都得说他倒霉。

    明明立了功,转眼却连官都没当成,不是倒霉是什么?

    隋州听罢一言不发,刀也不解了,转身就往外走。

    庞齐忙道:“大哥,你做什么去?”

    隋州只抛下两个字:“入宫。”

    然而入宫的隋州却没能见到成化帝。

    他在宫外等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等到小黄门的一句话:“隋大人,陛下说了,若您是来为唐泛求情的,就回去罢,若是为了其它事,陛下才会见您。”

    皇帝虽然昏庸,但不蠢笨,他知晓隋州与那个唐泛交情不错,此番进宫必是为了说情而来,自己不待见唐泛,给他一个冠带闲住,而非直接削职为民,就已经看在他立功的份上,和隋州的面子上从轻发落了。

    帝王之尊一言九鼎,怎能一改再改?

    但他视隋州如子侄,却不想当面给他难堪,索性一句话将隋州的意图给堵死了。

    可在隋州看来,唐泛明明立了功,却生生被发落革职,令人费解。

    他捏紧了藏在袖中的手,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小黄门。

    那内侍被他看得不由得后退两步,生怕他忽然暴起打人。

    但隋州却只是在那里站了半晌,转身就走了。

    内侍瞧着他的背影,长吁了口气,拍拍胸口,小声嘟囔:“还挺吓人的呢!”

    庞齐等人听说隋州进宫,生怕他出言不慎得罪皇帝,都眼巴巴地等着,此事见他出来,便赶紧围上前,七嘴八舌地询问。

    “大哥,你见到陛下了,怎么说的?”

    “大哥,瞧你这脸色,该不会是惹怒了陛下罢?”

    “是啊,大哥,我知道你与唐大人交情好,我等与他交情也不差,不过这事儿,咱们还真插不上手,如今袁指挥使交接在即,万通又要回来了,这时候可不能让他抓住把柄啊,要是你也不在北镇抚司了,咱们兄弟可不愿意跟着万通混!”

    “大哥……”

    隋州被他们烦得头晕,不由皱起眉头,周围的人察言观色,立马都安静下来。

    “陛下没有见我。”他道。

    几人啊了一声,都有些诧异。

    回来的路上,隋州已经想清楚了,唐泛被免职,这件事的根源在梁文华身上。

    但单凭梁文华一人,根本不可能说动皇帝,这其中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的帮忙,除非皇帝自己改变主意。

    然而皇帝连见都不愿意见他,可见心里对唐泛的坏印象已经根深蒂固,短时间内是改变不了的了。

    其实反过来想想,如今唐泛没了张蓥的庇护,就算回到刑部,同样也要受到梁文华的压制,除非换一个部门重新开始,所以唐泛休息一段时间,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等到风头过了,皇帝对他的印象淡化了,自己再出面说情,效果会比现在要好许多。

    不过梁文华将唐泛陷害至此,这口气,就算唐泛咽得下,他也咽不下。

    见薛凌庞齐他们都紧张地看着自己,隋州淡淡道:“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毫无弱点的,身为锦衣卫,我们自然更要明察秋毫,以备圣上垂询。听说梁文华最近就要升任刑部尚书,若是犯了过错,只怕也配不上六部堂官之职。”

    庞齐等人一听就明白了,几人眼睛一亮,都嘿嘿坏笑:“放心罢大哥,这事就交给我们了,保管连他老爹几岁尿裤子,都他娘的给挖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祝rarely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对不起呀,我是很想双更的,可是这章的字数写下来已经好累,双更怕跟不上质量,明天我尽量写多点吧,预告下,汪公出场,然后开始姐姐那边的地图副本~

    有读者提出疑问,说五品官被撸为平民不合理。

    答:

    这个其实放在明代背景的话,是合理的呀。

    1、明代连首辅都直接可以被撸掉官职举个栗子,高拱,何况唐大人只是个五品官,上面想要整他的话,不用很费事,只是因为这次尹元化的事情正好闹到皇帝面前,尹元化虽然是随官,但严格来说也是钦差的身份,上面只要给唐大人扣一个“公报私仇陷害下属致死”的罪名,就足够毁掉他的前途了。

    2、因为唐大人毕竟还立了功,所以不可能获罪,最严重的就是削职为民,这样梁文华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万安就给他定了一个最严重的罪名。这样后来就算皇帝心软,稍稍从轻一些,判他一个“冠带闲住”,也觉得自己很公正了。万安用的是一种讨价还价的策略,【打个比方,东西成本30,店主开到100,再让你还价到70,这样你就会觉得自己买得很值】。文里没有明说,因为说太多显得啰嗦,真就变成官场权斗文了。

    3、被免职之后也是可以起复的,其中“冠带闲住”重新起复会容易点,也体面一点,如果削职为民,要起复就很难了。但,难也不是不可能,这全都取决于上面的人想不想让你回来而已。再说作为皇帝,手底下有的是人用,他又不强求要当明君,为啥要去明察秋毫呢,是不是?就连绝顶聪明的嘉靖帝,都曾经在墙壁上写下“徐阶小人,永不叙用”呢,把人家贬到天涯海角去,后来还不是又把他启用了,徐阶还一路当上首辅呢,所以皇帝这种生物……

    所以很多情节,我都是考虑过在当时在环境背景下有可能发生的,虽然是娱乐小白文,不过这点常识作者喵还是有的,大家不用纠结,么么哒~

    大家说看到上一章很生气,其实我感觉还挺开心的读者:为毛!你是变态!

    因为这样就说明大家代入了那个环境,也算是一种成功了~

    唐大人当然是主角,也当然不会有悲剧,但生活本来就是有起有伏,故事也要跌宕起伏才精彩嘛*^__^*

    谢谢投霸王票,以及浇灌营养液的小萌物们~~~

    1541450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19:56:58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20:20:50

    秦怀昔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21:37:40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23:38:33

    欢勒个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123:51:02

    易爻_叉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00:01:50

    墨墨蛋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00:06:57

    欢勒个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00:15:01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08:29:46 ㊣:㊣\\、//㊣

    笑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10:59:19

    赤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13:25:31

    蹦蹦哒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2213:43:41

    蹦蹦哒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13:44:29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15:28:28

    田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216:02:00

    三千繁华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2218:03:31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