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73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3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在热孝期间亲热生孩子,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谨慎一点的,在孩子的出生日期上作作假,也就过去了,大大咧咧一点的,连假也不用作,只要没有人告,这就不算个事儿。

    梁侍郎是够谨慎的了,儿子出生之后,他在户籍上做了手脚,这样就算有人往前推算,也算不出毛病来,但这招也只能哄哄平常人,锦衣卫和东西厂若想查出点什么,估计连他家老娘几岁会说话都能查出来,更不必说这种把柄了。

    作为朝廷官员,讲究的就是个名声,甭管名声真好假好,只要没有人弹劾就没事,一旦有人弹劾,就得引咎在家,等候发落,这也是规矩。

    唐泛好不容易顺过气,问:“你干的?”

    汪直幽幽道:“我倒是想干,可惜被人抢了先,是隋州那厮派人去查的。”

    从唐泛通过潘宾给他出主意开始,他就欠了唐泛不少人情,虽然对方不过是个五品小官,但屡屡帮了自己的忙,汪直虽然不是什么仁厚之辈,但他心高气傲,不愿白白受他人的恩惠。

    正所谓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还,谁知道对唐泛,他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回报,如今虽然暂时没办法帮唐泛官复原职,但以汪直的能力,报复一下梁文华,还是绰绰有余的。

    结果这又被人抢先一步。

    这怎能令汪公公不幽怨?

    唐泛喔了一声,心头暖暖的。

    他知道隋州肯定是因为自己被罢黜的事情向梁文华报复,不过隋州与唐泛交情不错,却要避嫌,不能直接呈报,所以才要通过监察御史上官咏去弹劾。

    唐泛没在衙门,消息自然也不那么灵通了,闻言就道:“据我所知,上官咏与锦衣卫并无交情,他怎会愿意去做?”

    汪直只说了一句话:“上官咏乃松江府华亭人。”

    唐泛立马恍然大悟,原因无它,被首辅万安踢到南京去的张尚书,就是松江府华亭人啊!

    敢情上官咏是在给张蓥报仇呢!

    汪直道:“上官咏是张蓥的同乡,又是后进晚辈,平日与张蓥时有往来,上官咏不敢对万安发难,但弹劾梁文华的胆气还是有的。看不出来啊,隋广川竟然也学会借刀杀人了!”

    唐泛问:“那梁文华呢,他总该在家反省了罢?”

    汪直哈哈一笑:“你还别说,这几天可热闹了!梁文华那家伙死皮赖脸的,非但没有待在家里,还坚持每天去衙门。但他越是这样,别人对他的非议越大,那些御史都是成天闲着没事干,跟一群钻盯鸡蛋缝的苍蝇似的,看见这样的情形,焉肯放过?便一拥而上,对着梁文华一通弹劾,最后连陛下也惊动了。万安没有办法,只能将他暂时外调。”

    唐泛见他一脸幸灾乐祸,忍不住猜测:“调往南京了?”

    汪直抚掌大笑:“可不!这下刚好去跟张老头作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人指不定会怎么打起来呢!”

    唐泛摇摇头,心想那样一来可真是热闹了。

    不过再热闹自己也见不着,有了这么一桩事,最起码梁文华的尚书梦肯定是没有指望的了。

    汪直与尚铭有隙,尚铭如今又投靠了万安,汪直自然也就看万安一派不大顺眼,梁文华乃是万安手下一大助力,如今他被除去了,汪直跟着看个热闹,也觉得心情挺舒爽。

    但唐泛忍不住提醒他:“汪公,你如今的处境可有些模糊啊!”

    汪直莫名其妙:“什么模糊?”

    唐泛调侃道:“你看,在别人眼里,你是万贵妃的人,万安又攀附万贵妃,结果现在梁文华被贬,照理说你本该感同身受才对,却反而幸灾乐祸,这样不大好罢?”

    汪直白了他一眼,没吱声。

    但唐泛接下来的话可就不是开玩笑了:“万安因为跟万贵妃同姓,就去跟她攀亲戚,说白了,他这个首辅位置能坐得稳,也没少是靠抱大腿抱来的,如今尚铭又与万安结盟,这就等于说,目前他们都是一派的了。那么你呢?你既跟尚铭有仇,又看万安不顺眼,却也没有站到怀恩那一边,而贵妃对你的亲近之感又大不如前,你的处境,便有如四个字。”

    孤、家、寡、人!

    不需要唐泛提醒,汪直心中已经浮现出这四个字来了。

    他悚然一惊,冷傲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淡定起来。

    若说之前唐泛那一通分析,只是让汪直觉得颇有道理,并且打算执行的话,那么刚刚顺着梁文华的事情一说下来,他的危机感顿时就比刚才强上一百倍。

    简直到了如坐针毡,恨不得立马就入宫的地步!

    可是入了宫又能如何?

    万贵妃借故不见他,这就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了。

    汪直紧紧皱起眉头,手指掐着扶手,面沉如水,少顷,他起身朝唐泛郑重一揖:“请先生教我。”

    得,从直呼其名直接上升到先生了,这待遇简直不得了!

    但也反映出汪直这人不是不会放□段,只是要看对方值不值得他这么做而已。

    ——典型的实用主义者。

    唐泛自然也要起身相扶,温言道:“汪公不必如此,我能赴约而来,就已经表明态度了,而且事情现在也没有到无可转圜的地步。”

    汪直也只是做做样子,将唐泛吃这一套,立马顺着台阶下:“那你就赶紧给我说道说道罢。”

    如果说两人之前因为身份不平等,汪直言行之间总还端着些架子的话,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正视起唐泛这么一个人,将他放在与自己对等的位置上来看待。

    因为事实证明,唐泛压根就不需要通过依附他来上位,就算没了官职要报仇,他也有隋州这个助力在,以隋州的能力和被皇帝看重的程度,执掌锦衣卫只是迟早的事情。

    反倒是自己几次来找唐泛问计,还欠了他不少人情,人家不仅没有要求兑现,每次还基本都是有约必到,有求必现,光是这份义气,也是旁人比不得的。

    汪直不是不识好歹,没有眼力的人,只是一直以来,年纪轻轻就登上高位的履历使得他有点忘乎所以了,加上这两年在边事上又屡立功劳,他有点唯我独尊的飘飘然。

    不过现在这份自得已经被唐泛一点点击溃,现在只剩下满腔的凝重了。

    唐泛:“该如何做,方才我已为汪公一一剖析过了。但是汪公自己心里该有个底。”

    汪直:“愿闻其详。”

    唐泛:“我知道,你看不惯万安与尚铭那帮人,但又因为被贵妃提携,不能不站在她那边,因为在朝臣眼里,你就是昭德宫的人。”

    昭德宫乃万贵妃受封的宫室,朝臣有时便以昭德宫代称。

    汪直也不讳言:“对,实不相瞒,如今我的立场甚是为难,几方都不靠,也几方都不信任我。”

    唐泛说得很明白:“万贵妃也好,万安也罢,他们都是依附陛下而生,你只要效忠陛下一人足可。除此之外,就像我刚才说的,西厂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了,它会给你带来丰厚的回报。”

    汪直:“我还有一事要问你。”

    唐泛:“请讲。”

    汪直:“上回东宫案之后,太子殿下知道我从中为他转圜,很念我的好,曾经还转托过怀恩向我致谢,连怀恩那老家伙对我的态度,也比以前好了一点。”

    唐泛知道他要说的肯定不止这些,就没有插话,听他继续说下去。

    汪直:“但太子终归是太子,只要一日未登大宝,名分上就是储君。而贵妃一直瞧太子不顺眼,只是苦于太子一直做得不错,没有机会下手罢了。”

    唐泛轻轻颔首:“从东宫案就可以看出来了,贵妃与太子之间的矛盾,迟早有一天会爆发。”

    万贵妃杀了太子的亲娘,她能不心虚吗,以己度人,她会相信太子真的没有报复之心吗?哪怕太子表现得多么仁厚温和,她的心里也始终横了一根刺,如果可以换个太子,起码她能睡得更安心一点。

    东宫案就像是导火索,将两方之间的隔阂彻底摆上台面。

    汪直一字一顿道:“那么有朝一日,陛下的决议对太子不利,你认为我该站在陛下一边,还是站在太子一边?”

    这问题太诛心了,想来汪直也是酝酿已久,才会将这个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疑虑问出来。

    这个问题,也正是他迟迟没有站好立场的根本原因。

    此刻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说完之后,汪直仍旧感觉到一阵阵的后悔。

    万一唐泛要是不值得信任,将今日的话传于第三人之耳,那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完了。

    唐泛:“我且不说那些天理良心的话,汪公不妨想想,如果按照昭德宫那位的想法另立了太子,将来继位为新君,对你来说有好处么,那位新君会念你的好么?簇拥在万贵妃身边的人现在已经够多了,不差你一个,而如今的太子仁厚诚爱,谁在他落难的时候伸出援手,他必然会记住这份恩情。对你来说,孰优孰劣,不难选择。”

    汪直沉吟片刻,显是听进去了,不过这样重大的事情,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也不可能将结果告诉唐泛的,只是道:“你说得轻巧,你是没有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根本就体验不到什么叫如履薄冰。”

    唐泛笑道:“所谓能者多劳,要不怎么汪公的权势会比我大,官位比我高呢?权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汪直:“罢了,闲话休提,你既然要离京,今日这顿酒席,就当是为你践行罢。”

    唐泛:“我告诉你个秘密。”

    汪直:“?”

    唐泛:“其实我当初在翰林院被授以官职之后,还曾与同年偷偷去过那秦楼楚馆吃过一回花酒。”

    汪直简直莫名其妙:“你告诉我这个作甚?”

    唐泛微微一笑:“用秘密换秘密啊,免得你不放心我,总怕我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汪直:“……”

    其实相交这么久,他心里还是比较相信唐泛的人品的,否则也不会在这里和他谈论这种深层次的话题,但唐泛的不着调实在令他深感无力。

    不过伴随着唐泛这句话,满屋的凝重氛围也随之烟消云散。

    唐泛从仙云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二更天了。

    出了仙云馆所在的那条街,一切喧嚣顿时被抛在身后,两边都是静悄悄的民户,少许还有从窗户里透出一点光亮的人家,估计是读书郎在挑灯夜读,又或者女眷正在为亲人赶制一双冬天穿的棉鞋。

    唐泛虽然已经没有官职,不过仍旧有官身在,所以宵禁也禁不到他头上。

    酒喝多了,难免有几分醉意,不过脑子倒还清醒,他便慢慢地往回走,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由想起几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好像也是因为吃酒回家晚了,结果路上遇到一个装神弄鬼的白莲教妖人,最后还是隋州及时出现。

    任由思绪天马行空地乱跑,他不知不觉就看到那条熟悉的小巷了。

    与来时的路一样,周围都是一片昏暗。

    但不同的是,巷口似乎站着个人,手里还提着一盏灯笼。

    那道熟悉的身影令他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走上前去。

    果然是隋州。

    他大半夜地站在这里,自然不是为了喂蚊子。

    “怕你回来晚了,看不见路。”他对唐泛道。

    唐泛出来时,手里也有灯笼,但走了这一路,烛火早就昏昏欲灭,比不上隋州手里的明亮。

    明亮的烛火仿佛也照暖了人心。

    唐泛微微一笑:“谢谢。”

    这一声谢,谢的不仅是隋州出来接他。

    至于谢什么,两人心知肚明,很多事情不必说明白。

    说得太明白,就没有意思了。

    一阵风吹来,唐泛手里那盏灯笼垂死挣扎了一下,终于彻底熄灭。

    周围唯一的光源就剩隋州手里的灯笼了。

    昏黄柔和的微光沿着唐泛的下巴轮廓蜿蜒而上,当真是清隽俊朗,无以描绘。

    正可谓灯下看美人,不外如是。

    “走罢,回家。”

    ——————

    要去探望姐姐,当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唐瑜嫁过去的贺家是一大家子,三代同堂,还有那些三姑六婆的亲戚,唐泛上门,代表的就是唐瑜娘家的脸面,礼物必然是要备足的。

    好在京城天子脚下,应有尽有,唐泛买了好几天,总算将东西都买齐了。

    但经过这么一顿搜刮,唐大人的积蓄水平起码倒退好几年。

    本来他还打算购置一处宅子的,毕竟随着阿冬一天天长大,让她跟隋州同处一个屋檐下已经不合适,这当然不是说隋州对阿冬有非分之想什么的。但在外人看来,男女有别,阿冬的名声也要考虑,再者唐泛脸皮再厚,总不能在别人家里赖一辈子罢。

    以这几年隋州帮忙攒下的钱,按说在京城购置一处便宜一点的房产也该够了,不过隋州希望他们能住得近一些,当然最好就在周围,这样彼此有个照应,唐泛也是这么想的,可惜隋州家附近的房价太贵,一时半会还拿不下来。

    正好隋州隔壁家外调为官,没有个三五年都别想回来了,男主人便想卖了在京城的宅第,要价虽然高了点,不过唐泛若是把积蓄全拿出来,再卖掉一方好墨,还是刚刚好的。

    结果现在为了给贺家买礼物,凑好的钱又出现缺口了。

    唐大人的心伴随着长着翅膀飞走了的银子在滴血……

    滴血归滴血,礼物还是要买的,买好了礼物,唐泛便告别隋州和阿冬,带着钱三儿离京了。

    临走前他将买房之事托付给了隋州,让他随便拿主意,至于钱的问题,就只能先跟隋州借了,反正既然感情这么好,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钱债这玩意,欠着欠着,也就习惯了……

    随行人员中还有两名锦衣卫,其中一人便是跟着唐泛他们一道去巩县的锦衣卫总旗严礼。

    唐泛如今没有官职,总旗却是正七品,人家锦衣卫威名赫赫,来给自己一个闲人当保镖,未免太委屈了点,不过他也没办法,因为隋州很坚持,给了他两个选择——

    要么带上,要么别去了。

    唐大人无奈,只得屈从于“淫威”了。

    当然,他不会觉得隋州是为了监视自己,这无非是隋镇抚使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罢了。

    一路上马车辘辘,车轮滚滚,上面装的不是人,全是礼物,由钱三儿驾车。

    唐泛与严礼等三人骑着马,前者在经过巩县一通奔波之后,也已经习惯了骑马这种方式,一路缓行前进,更与之前快马加鞭赶路不同,累了就停下来歇歇,想走再继续走,十分富有闲情逸致,当然也就谈不上累。

    “老严,真是对不住了,这回还要劳烦你跟着我跑一趟!”唐泛歉然道。

    严礼爽朗一笑:“唐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也难得有这个偷懒的机会,还得多谢唐大人你呢!”

    唐泛:“我已经不是什么大人了,你要是不嫌弃,就唤我的表字润青罢。”

    严礼虽是武夫,却粗中有细:“那不行,你是我们伯爷的至交好友,我还是唤公子罢!”

    唐泛拗不过他:“随你。”

    严礼看着唐泛带的那一车礼物,好奇道:“贺家有那么多人么,公子带的礼物会不会太多了?”

    唐泛摇头:“一点也不多,我还怕不够分。香河县虽小,贺家却是地道的官宦人家。如今的贺家老爷子贺英,曾官至浙江布政使司左参政,如今已经致仕。长子贺益,进士出身,如今外放为官。”

    这年头出个进士很不容易,父子两代都为官的更是千难万难,像贺家这样的,确实可以成为官宦世家了,更何况贺英的父亲也是官员,不过早就去世,而且年代太过久远,就不必提了。

    严礼恍然:“贺英这名字,我是有些印象的,如此说来,莫非令姐的夫君便是贺益了?”

    唐泛:“不,我姐夫叫贺霖,是贺家二子。”

    严礼:“喔,那如今在哪里为官?”

    唐泛:“他没当官。”

    严礼:“那是举人老爷?”

    唐泛轻咳一声:“也未中举……”

    严礼:“……”

    他不敢再问下去了,这问题太得罪人了。

    唐泛自己揭开了谜底:“我那姐夫天资聪颖,幼时便有神童之名,也许是运道不好,屡考屡败,如今……还只是秀才。”

    严礼的脸色有点古怪。

    秀才乃是读书人里最低一等的功名,连秀才都不是的,就叫童生。科举竞争激烈,许多读书人一辈子也未必能当上秀才,而有秀才功名的,就算考不上举人,回乡起码也能当个教书先生,所以放眼大明朝,秀才功名也是很难得的。

    但那是对一般人而言。

    问题是贺家这样的三代官宦人家,老子当到了三品大员,大哥也是进士出身,贺霖却连举人都考不上,只是个秀才,这也太孬种了一点。

    尤其是严礼这样的京城人士,每天跟各色各样的官员打交道,连内阁宰辅也不知道见过几打,一个秀才在他眼里,还真不够看的。

    不过为免让唐泛太难堪,他仍是安慰道:“令姐夫还年轻,想必只是一时运道不佳,等到运气一来,挡都挡不住的。”

    唐泛呵呵一笑:“除了我姐夫的兄长在外地之外,我姐夫还有个弟弟,几年前听说也是秀才,不知如今中举了没有。另外贺家还有诸多女眷,以及贺老爷子的兄弟等等,贺家族人十有□□都住在香河县上,平日多有走动,所以我这礼物备的,其实一点也不多。”

    严礼巴不得他岔开话题,闻言就顺着点头:“是啊是啊!”

    他们一行人路上闲聊,走走停停,因为行程慢,唐泛又体谅姐姐为人媳妇不易,便没有事先写信通知她何时到,想着等到了再上门就是。

    那边香河县城里,却有一户人家正在摆宴。

    因为今年秋闱刚刚发榜不久,家中有子弟中了举,老爷子高兴之下,就下令摆宴庆祝。

    这摆宴的人家可不一般,这帖子一下,县上有头有脸的人家全都来了,连县太爷也亲自过来祝贺。

    那些没收到帖子的,也要想尽办法混进去吃个饭,要是能借此认识上主人家,又或者当地的父母官,那可就赚大发了。

    不用说,这户人家姓贺,正是唐泛长姐唐瑜嫁入的那个贺家。

    至于中举的,却不是唐泛的姐夫贺霖,而是贺霖的弟弟,也就是贺家幼子贺轩。

    长子是用来撑门面的,幼子是用来疼的,家中老幺中了举人,贺家长辈自然高兴得很,贺家上下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前来捧场的宾客也很多,门子收红包收得手都软了,眼看来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没收到请柬的也想进来浑水摸鱼,连忙拦住不让进。

    里头从正厅到院子,足足摆了十几桌,厅堂里坐的,自然都是县上的大人物,县太爷,县丞,主簿等等逐个往下,还有不少有头有脸的士绅,贺家的世交,姻亲等等,按照地位的逐个往外排,不那么重要的就分配到院子里的位置。

    灶房里忙得热火朝天,菜一道道流水似地上,据说厨子还是从京城请来的,色香味俱全。

    宾客盈门,高朋满座,来的自然不止是男宾,肯定还要携带家眷,后面便是女眷的活动场所,同样也摆了十几桌,贺家的女眷分列各桌,以便招呼到每一桌的客人,免得有客人会生出被怠慢的感觉。

    “贺三老爷今儿个高中举人,明年春闱想必也能一路畅通无阻,一门二进士,届时可真是光宗耀祖了!”作为今日主角的妻子,韦氏也在这一桌上,客人自然是要挑好听的话来说了。

    韦氏果然听得眉开眼笑,嘴巴明明已经快咧到耳朵边了,还要谦虚道:“这可不能乱说,天下人才济济,我家老爷侥幸中了举,也不能下此定论,传出去了,未免要说我们家太狂妄!”

    一名与她相熟的女客就笑道:“你也不必过谦了,想你家老爷今年不过二十五岁,便已经是举人老爷,放眼大明朝已经算是少年早达的了,天底下那些七八十岁还是老秀才的,可曾少了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听这番话,众人的视线便不由自主往隔壁桌上瞟。

    原因无它,隔壁桌负责招呼客人的,正是贺家二奶奶唐瑜。

    按照时下的观念,外人应该称为贺唐氏。

    韦氏看了唐瑜一眼,后者面色如常,脸上带着淡淡而得体的笑意,一边在给旁边的女眷介绍菜色,也不知道听到这些话没有。

    她便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像我家二伯,才学是有的,可惜运道不好,这才会屡考不中!”

    旁边有一名女眷撇撇嘴:“这都三十多岁了罢,还考不中,只怕也没什么指望了。”

    又有一人小声道:“偏生还迂腐又清高,听说成天闷在家里读死书,亏得贺家家大业大,才养得下这等闲人,否则还不早就倾家荡产了?”

    韦氏也不接她们的话,径自低着头吃菜,一边微笑倾听,脸上那股春风得意自然是怎么都掩不住的。

    当年贺家老大贺益中进士的时候是二十七,若明年贺轩能得中,那也只是二十六,到时候又会成为贺家上下的骄傲,也难怪韦氏会与有荣焉,夫妻一体,自然是妻凭夫贵。

    那边有个丫鬟脚步匆匆,径自往唐瑜那桌走去,一直走到唐瑜身旁,弯腰附耳与她说了什么。

    却见唐瑜脸色微微一变,旋即起身,将韦氏请到一旁,轻声对她说:“弟妹,你二伯身体有些不适,如今回房歇息了,我先过去看看他,这里就拜托你照看一下了。”

    韦氏露出讶异的神色:“二伯身体可要紧?不若去请大夫过来罢!”

    唐瑜忙道:“不必兴师动众了,想来是酒吃多了,歇会儿便好,那这里就劳烦你了。”

    韦氏道:“那嫂嫂快去罢!”

    唐瑜向她道了谢便跟着丫鬟走了。

    见她匆匆离席,大伙都有些奇怪,见韦氏重新坐下,便都问她。

    韦氏笑道:“说是我那二伯酒吃多了,身体不适。”

    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其中玄机,一人就笑道:“怕不是酒喝多了,是醋灌多了罢?”

    醋灌多了,心里头就泛酸。

    唐瑜不在,其他人更加没了顾忌。

    另一人道:“要我说,这贺二也真是丢人现眼,自己没本事,连弟弟的庆功宴,都如此甩脸子,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

    还有人道:“贺二奶奶也真是可怜,才貌双全,却嫁给贺二这样的人!”

    又有人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贺二奶奶娘家父母双亡,家道早就中落了,亏得是贺老爷子信守承诺,才让她嫁入贺家,她怎么也该知足了。”

    唐瑜一心挂念着丈夫,也听不见旁人对她的议论,一路穿过喧嚣的酒席,来到自家卧房门前,敲了两声不见有人应,便推门进去。

    “不准进来!”房中传出这样一个声音。

    音量不大,但话语里满是厌烦。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事就喊先生,没事就骂瓜娃子,汪公你前倨后恭好意思伐?

    好了,新副本开启~

    因为作者喵智商有限,这文的案子基本都不会复杂到哪里去的*^__^*

    么么哒,明天见!

    谢谢投霸王票的小可爱们,以及浇灌营养液呵护作者喵成长的小萌萌们~~~~

    易爻_叉子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1-2320:24:30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0:31:37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0:31:58

    minigree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0:41:06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0:58:31

    卫天宇的小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1:00:5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1:05:28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4-11-2322:25:42【好好吃的样子!众:为什么你就注意到这个……】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2:52:32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2:52:36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2:52:51

    欢勒个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3:08:47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323:20:16

    亚拉那一卡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1-2401:52:08

    影无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1-2418:42:41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