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8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隋州这趟差事属于半公半私,所以孤身一人住在客栈,没有带手下。

    唐泛一搬,严礼他们自然也要跟着搬进来。

    虽然离京城近,但毕竟不是京城,客栈里多的是空房间,唐泛也用不着像以前那样跟隋州挤一间房了,那床本来就不大,睡上两个大男人实在有些憋屈,若是能一人单独住一间,自然是最理想的选择。

    不过为了方便与隋州秉烛夜谈,唐泛还是挑了在他隔壁的一间。

    随从与主人的区别,就是钱三儿在帮忙收拾房间和行李的时候,唐大人可以名正言顺地偷懒,端着一盘吃食,过来找隋州聊天。

    即使被敕封伯爵,隋州依旧保持自己的起居习惯,能简则简,以实用为上,从不将时间过多花费在外表修饰上,如今京城时下流行的用玉石串起发带来系发髻的装束,在隋州身上也没瞧见。

    这房间里最华丽最值钱的东西,估计就算是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把鲨皮鞘的绣春刀了。

    此时隋州正一身湿气地从屏风后面转出来,便见到唐泛一手捏着油汪汪的肉饼,一手摸着他那把饮血无数的绣春刀,好奇地研究上头的花纹。

    这把刀曾经伴他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在生死边缘徘徊,隋州对其有很深的感情,虽然不至于到“人在刀在,人亡刀亡”的地步,不过要是换了别人这样一边吃东西一边把玩这把刀,隋伯爷是绝对会翻脸的。

    当然也有一个人例外。

    隋州看了他在吃的东西一眼:“这么晚了,还吃这样油腻的东西,不怕闹肚子吗?”

    唐泛摆摆手:“没事儿,我让伙计送壶热茶上来解腻了。”

    隋州有点无奈:“喝了茶睡不着,就又要来闹我。”

    唐泛笑道:“睡不着就秉烛夜谈,看到你来,我挺高兴,就算不喝茶,今晚八成也是睡不着了。”

    虽然明知道他是开玩笑,但隋州依旧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愉悦从心底蔓延开来。

    唐泛将盘子往他跟前一推:“试试这个罢,据说是香河县特产的肉饼,我觉得味道不错,那伙计刚让厨子做的,还热着。”

    隋州原本不是贪嘴的人,但跟这人相处久了,每回听到他推荐,也就习惯性会跟着多吃点什么。

    这香河肉饼被煎得两面金黄,入口还有点脆,可见面皮擀得很薄,不过里头的馅料却很足,一口咬下去满满全是夹杂葱粒的鲜嫩肉馅。

    在唐泛看来,这间客栈的肉饼做得比贺家厨子还要好,也不枉他大晚上的搬过来住了。

    很快,伙计将沏好的茶也送了过来,茶叶是唐泛在外头买的,小客栈里自然没有什么好茶。

    一杯热茶下肚,再吃上一口脆皮嫩馅的肉饼的,大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的感慨。

    当然,像贺霖这样的人,就算让他过上一辈子这样的日子,他也不愿意。

    二人吃着肉饼,就着烛火聊天,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唐泛就有些奇怪:“上回我罢官时,陛下对我的印象必然是十分恶劣的,怎会短短半个月,反倒升了我的官呢,汪直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隋州道:“因为你那幅画。”

    原来汪直回到京城之后,先去找了怀恩,将唐泛所说的话转述一遍,又把唐泛的画作转交给怀恩,请他找机会拿出这幅画,为唐泛在皇帝面前博个好印象。

    论世上是谁最了解皇帝?

    不是皇帝他娘周太后,而是万贵妃,否则万贵妃也不可能将皇帝的心抓得牢牢的。

    但除了万贵妃之外,就要数这些成日里待在皇帝身边的宦官了。

    也不需要汪直多说,怀恩很快就明白他的想法,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尽力。

    汪直将这件事交给怀恩之后,就离开京城,直奔大同,继续他的监军生涯。

    在经过与唐泛的长谈之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能在外面待太久,还是得早日回到京城,不然他那苦心经营的一亩三分地,就要拱手让人了。

    可是京城也不是他想回就能回的,起码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提出来。

    眼下他还得继续在大同吃沙子。

    话分两头,太子听了怀恩的劝告,便找了一个机会去向皇帝负荆请罪,表示自己不应该在皇宫私设香案祭奠母亲,虽然说这样做是出于孝道,但是违反了宫中的规矩,理应受到惩罚。

    他又回忆起当初第一回见到父亲的情景,说到动情处,不由潸然泪下,皇帝也被他勾起昔日自己因为多年渴盼子嗣而不得的心情,父子俩抱头痛哭一番,这事就算是雨过天晴,揭过去了。

    不管旁人怎么看,太子总算暂时度过了眼下的危机。

    那些盼着太子倒霉的人,在旁边虎视眈眈的人,原本都以为太子这次要完蛋了,但没想到一个大家没留意,太子竟然又保住自己摇摇欲坠的地位。

    大巧若拙,看似最笨拙的法子,其实反倒最能够触动皇帝的柔肠。

    唐泛有一点说对了,成化帝不是一个坏人,相反,他的心肠很软。

    这样一个人,能够打动他的,也只有情感。

    万贵妃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不管太子身边有多少人为他求情,都比不上太子自己去找皇帝。

    当汪直将唐泛的话转告时,怀恩本来就没想到汪直的办法当真管用,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让太子按照唐泛的话去做。

    如今果然奏效,作为回报,他当然也要履行之前的承诺。

    趁着某日皇帝心情不错,挥毫作画的时候,怀恩闲聊般地说起自己也有个画友,他的画作谈不上寓意高远,但总有股盎然生趣在里头,自己喜欢得紧。

    别看成化帝万事不上心,在朝政上又碌碌无为,实际上他是名符其实的书画大家,在登基之初就曾画下寄寓君臣同心的《一团和气图》,在书画上的造诣是大臣们所公认的,假若有朝一日他不当皇帝的话,估计还可以去卖画谋生。

    成化帝被怀恩的话勾起好奇心,连忙问他那人是谁,怀恩卖了半天关子,才告诉他这个人叫唐泛。

    就算再健忘,皇帝对这个名字也还有些印象,想了一会儿,就问是不是上次被罢免官职的那个人。

    怀恩说是,又连忙请罪,说自己知道内官不能与外臣交往的规矩,以前自己也只是欣赏对方的画作而已,如今知道他没了官职,这才放心来往的。

    成化帝没有怪罪怀恩,反而连连要求他把唐泛的画作带来给自己看。

    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又出身官宦人家,怀恩的眼光那是一等一的,能被怀恩夸奖的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皇帝平日爱好不多,这作画就是其中一桩,听说唐泛画画好,当即就心痒难耐,连忙催怀恩把收藏的唐泛新作拿来给他品评一番。

    怀恩这才回去拿出那幅《母鸡顾雏图》,上呈给皇帝。

    因为当时唐泛作画时间有限,下笔有些匆忙,在精细程度上肯定有些欠缺,但是上面不管用色也好,寓意也罢,却恰如怀恩所说,呈现出一副勃勃生机,令人见之而心生温暖,正合了皇帝的胃口。

    这种时候就看出汪直的高明之处了。

    他当初不让唐泛画凌霜傲雪一类的画作,正是因为那些风格的画作虽然寓意高远,但梅花菊花,那都是文人寄怀自喻,表达自己志向高远,不同凡俗的景物。

    皇帝要是看到这样的内容,肯定会以为唐泛还对自己被罢官一事心怀愤懑。

    但这样一幅《母鸡顾雏图》就不一样了。

    颜色清新的紫藤生机勃勃,母鸡虽然走得有些远,可它依旧不时停下来,频频回顾,仿佛担心小鸡跟不上自己的脚步。而小鸡呢,却仰起脑袋看着头顶上垂下来的紫藤花,努力地想去啄一啄,似乎要尝尝味道如何,其憨态可掬,令人忍俊不禁。

    此时怀恩便在一边感叹道:“奴婢之所以见了这画就格外喜欢,不为别的,为的正是这里头那份母鸡顾盼眷恋之情,这又何尝不是陛下对太子的殷殷期盼!”

    他见皇帝神色微动,知道对方是听进去了,便笑道:“奴婢虽然没当过父亲,可小时候也是在双亲的教导下长大的,那时候还曾因逃学,挨了父亲的棍子呢!”

    成化帝来了兴趣:“你小时候还逃学?”

    怀恩笑道:“是,那会儿我们老家每逢初一就有大戏,奴婢跟几个小伙伴约好了去看戏,就装病逃学,结果回家的时候被父亲抓了个正着,很是挨了一顿好打,三个月都下不来床!”

    怀恩的父亲曾任正三品太仆卿,族叔为河南知府,族兄为兵部侍郎,可谓官宦世家。但就是因为他的族兄经常劝谏当时的宣宗不要荒废学问,为宣宗皇帝所恶,导致皇帝怀恨在心,亲自审问他,要他向自己认错。

    结果这怀恩的族兄也是硬骨头,当着皇帝的面,还坚持自己没有错,说皇帝就是不应该为了游猎而废弃文事,宣宗大怒,当即就让人对怀恩的族兄施以廷棍,将他活活打死。

    宣宗皇帝这还不解恨,就将戴家一族全部抄没入贱籍。

    怀恩当年因为年纪太小,就直接被充入宫中,阉割当了宦官。

    成化帝是知道他这段往事的,也很为他唏嘘:“若是没有你族兄那出事,你也根本就不用入宫了,说起来,那件事确实是祖父做得有些过了!”

    皇帝是很少会说自己错的,就算有错也是没错。

    更何况是说祖先的过错,那更是罕有。

    可成化帝却偏偏迥异于历代先皇,说话做事都更像个寻常人。

    是以虽然他身上有种种缺点,可作为看着他长大的人,怀恩却更喜欢这位软心肠好说话的皇帝。

    因为在他看来,这位天子有着他父亲和祖父所没有的优点。

    那就是仁慈。

    相比起来,成化帝可能更像他的曾祖父,那位在位不到一年的仁宗皇帝。

    听了这句话,怀恩眼角湿润,面色却淡淡:“往事已矣,奴婢不敢妄论宣宗皇帝,只是想与陛下说,这天底下的父母,都是既盼着孩子好,又怕孩子学坏,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难免有时候就会惩戒得严一些,可说到底,父子终归是父子,就如同这《母鸡顾雏图》一般,不管母鸡走得多远,总会回头看一看小鸡的。”

    成化帝若有所感,不由点点头,叹道:“以画观心,能够画出这样一幅画的人,肯定不会坏到哪里去,看来当初朕免了他的官职,实在是略为草率了。”

    怀恩忙道:“陛下金口玉言,说他错了,他就是错了,哪里有草率之说呢!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一个合格的臣工,不应该只惦记着自己被君王赏赐或责罚,而应该想想自己为朝廷为百姓做了什么。”

    成化帝睨了他一眼:“行了,你这老货,从前还为了给一个叫林什么的员外郎求情,被朕砸了一砚台,现在在朕面前装什么装!拐弯抹角地让朕赏画,不就是为了给那个唐泛求情么?正是因为你这副老好人性格,才使得外边那些人以为你好说话,个个求到你头上来!”

    怀恩赔笑:“陛下误会了,这次不一样,那唐泛真没让奴婢来求情,是奴婢自己心下不忍,就像陛下您说的,见画如见人,奴婢瞧着他的画,虽然不堪与陛下相比,但在志趣上,却都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呢!”

    成化帝也有同感,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得过且过混日子,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强迫去做某件事,若是真能以画观心,这个唐泛在某些地方,还真跟自己有点像。

    皇帝每天要见的人和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唐泛又没做过什么让他恨之入骨的事情,他对这个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不满,如今借着这幅画,皇帝反倒对唐泛生出不少好印象。

    正是因为太过了解皇帝,所以怀恩与汪直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皇帝便问怀恩:“如今那唐泛身在何处?”

    怀恩道:“听说他去探望出嫁的姐姐了,没有在京城。”

    皇帝笑道:“也罢,上回为了那个唐泛,广川还跑到这里来枯等了一上午呢,朕都没好意思见他,如今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了。朕记得都察院上回好像走了不少人罢?”

    怀恩应是:“孟阳旭告老,牧宏伯去了南京,鄢熙被罢黜。”

    跟其它部门不同,都察院因为肩负监察百官,检举不法之职,人员要比其它部门来得多,光是监察御史就达到一百一十人,而且最顶上那几个位置,左、右都御使,左、右副都御使,以及左、右佥都御史都是没有定员的,也就是说不规定人员数量,皇帝可以根据具体需要来定,当然一般情况下都是左右各一位。

    后来由于太、祖皇帝设下科道言官,职能跟都察院有所重叠,但都察院依旧是大明朝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大事奏裁,小事立断,权力很大。

    成化帝就问:“唐泛以前是在哪个衙门,朕记得……他是在刑部办砸了差事,才会被弹劾的?”

    怀恩道:“陛下好记性,确实是刑部的。当时有人弹劾他在办案中害死下属,不过这其中是蓄意还是过失,尚待商榷。”

    成化帝沉吟:“上次还是元翁来给朕提这件事的,那让他再回刑部也不合适,总得给元翁一个面子……就让他去都察院好了,左佥都御史,正四品,总不差了罢?”

    怀恩笑道:“何止不差,简直是他的造化了!”

    成化帝没好气:“朕是给你,也是给广川面子,若是别人来求朕,还真没这等美事呢!朕知道你心软,不过以后自己也要注意注意,别什么人求上门,都给人家帮忙!”

    他并不知道这中间还隔了个一个汪直,又牵扯到太子,怀恩自然也不会节外生枝,只是连连请罪,又哄得皇帝重新露出笑容。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隋州也是两日之后被召进宫才得知消息的。

    他原是准备过阵子皇帝气消了再为唐泛求情,却没想到汪直与怀恩动作如此迅速,不声不响便办成了此事。

    但无论如何,唐泛能有这等际遇,隋州只会为他高兴。

    隋州说罢,对唐泛道:“我知你没有害死尹元化,但有了万安与梁文华等人的抹黑在先,在外人看来,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已经混淆不清,与其再回刑部,不如去都察院,重新开始。”

    唐泛笑道:“我明白,谢谢你,广川,其实我今天这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听到你带来的这个好消息,还因为能见到你,都说人生有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不行,我这就让客栈伙计吩咐厨子做两个小菜,今晚咱们得好好喝两杯才行!”

    隋州看了那个空空如也的盘子一眼:“是你自己想吃东西而已罢?”

    被识穿了的唐大人作出和贺澄一样无辜的表情:“无稽之谈!”

    隋州:“今晚在贺家我就没见你动过几筷子,其实那些菜我吃着也不大合胃口,太咸了些。”

    唐泛总算找到知音了,立马大吐苦水:“你可不知道,我早就习惯了在家的时候你与阿冬给我做宵夜吃,贺家厨子晚上是不开火的,香河县晚上又没有京城那般繁华,酒楼饭庄早早就关门了,让我想吃顿夜宵都没地方吃。”

    他估计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番话说得撒娇多过于抱怨,令隋州无奈之余,又觉得好笑,忍不住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这么晚了,厨子肯定也歇息了,我去给你做两个罢。”

    唐泛被这个动作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又想到自己即将有好东西吃,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这多不好意思啊,你今天才刚到,就得当厨子了,我姐知道了肯定要说我不体贴你了!”

    听着唐大人那虚伪又矫情的客气话,隋伯爷暗暗翻了个白眼,起身往厨房方向走去。

    灶房里食材还剩下不少,隋州让唐泛先烧起柴火,自己则洗菜切菜,打算弄个蒜蓉茄子和宫保鸡丁。唐泛为了能够早点吃上,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庄重来对待烧柴火这件事,也没注意到门外不知何时多了几双鬼鬼祟祟的眼睛。

    见隋州很快回头发现他们,以严礼为首的三个人连忙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大哥,我们晚上也没吃饱!”

    隋州:“……”

    ——————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实际上这好事传得也比什么都快。

    唐泛即将升任左佥都御史的消息很快就传遍香河县,连带隋州的身份也一并曝光,他们住的那间客栈立时变得门庭若市,连翁县令都亲自赶过来。

    唐泛和隋州烦不胜烦,不得不将客栈包了下来,又让严礼和公孙彦二人站在门口充当门神,挡住一切闲杂人等。

    不过唐泛可以拒绝见其他人,却不能不见翁县令。

    因为翁县令不仅仅是来抱大腿的,还为了韦家的案子。

    如今唐泛虽然还未正式上任,但隋州是带了旨意过来的,任命就等于已经生效了。

    韦家的案子毫无进展,翁县令被韦策三天两头询问弄得烦不胜烦,可叹他明明是想要查清真相,看在韦策眼里却只当是他收受了柴家的贿赂,想要包庇凶手,这年头当个明察秋毫的好官也难,翁县令没有办法,只能过来求助唐泛了。

    先前唐泛没有官职,他尚且有所顾忌,如今向上官求助,却不显得丢人。

    唐泛便问他案子进展如何。

    翁县令摇摇头:“那韦家小儿的死,查不出什么来,您说那柴氏兄妹,既然已经承认害死韦朱娘了,即便是再承认杀死韦家小儿,其实也就是一条人命和两条人命的区别,可他们抵死不承认,想来这其中定然是另有蹊跷的,所以下官硬是不肯结案,就是怕那韦策失去耐性,会越过香河县,上禀顺天府!”

    唐泛赞赏道:“你做得很好,案情未明之前,就该如此,不为外力所动摇,才能秉公处理!”

    先前两人还是平辈论交呢,再次见面的时候,翁县令就得自称下官了。

    不过官场就是如此,达者为先,入官场的资历老,不一定官就大,那只能说明你运气差,或者能力差。

    在唐泛看来,翁县令在他见过的人里,能力还算是可以的了,起码也能算中上,原则性也有,偏偏官运忒差,四十岁上了还在当个七品芝麻官。

    翁县令苦笑:“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韦策有秀才功名,他经商多年,在官场上也有些人脉,要是上头追问下来,下官也不好交代,还是得赶快有个线索才好!哎,瞧我这官当的,明明是为了他韦家好,结果他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还催着我结案!”

    唐泛安慰他:“咱们不求他能理解,只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便可以了。你也无需担心,顺天府尹是我师兄,回头我与他说一声,不会追究你的责任的。光远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为官也是如此,可不要因为眼前的困难,就灰心丧气了!”

    翁县令琢磨着眼前这位新任的左佥都御史似乎隐隐透露了要提携自己的意思,不由大喜。

    连忙起身行礼道:“下官得遇大人,可真是三生修来的幸事啊!”

    唐泛含笑扶起他:“何至于此,明珠到了哪里总会发光的,实心任事,上面也总会看在眼里的,你说是不是?”

    翁县令连连点头,脸上不乏激动之色。

    他醒一醒神,总算还没忘了正事,忙道:“大人,这个案子,不知您有何训示?”

    唐泛摇头:“线索太少,神仙也没办法,找个时间再去韦家看看罢,我顺便也与韦策谈谈,让他耐心一些,多体谅体谅你。”

    翁县令感激道:“大人若愿意出面,那是最好的,下官这就派人去知会那韦策一声。”

    两人又约好时间一道去韦家,翁县令便先告辞了。

    客栈伙计眼瞅着翁县令愁眉苦脸而来,兴高采烈而去,不由啧啧称奇。

    再说贺家那边,贺老爷子本是打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主意,还准备亲自带着贺霖去向唐泛赔罪,想着舍下自己这一张老脸,唐泛总该不好意思再提让他姐姐离开贺家的事情了吧。

    谁知道这人还未过去,贺霖就自己过来了,主动提出析产别居。

    贺老爷子惊住了,问他是不是脑子抽风了。

    要知道贺霖之前连和离都不答应的,这忽然一下子就转变了态度,实在有些古怪。

    然而贺霖一声不吭,不管贺老爷子怎么盘问就是不开口,心里别提多屈辱了。

    这事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虽然贺家谁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起唐泛升官的事情,但贺霖又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他总是会出门的,结果就在外人嘴里听说了此事。

    当时他的心情甭提多郁闷了,这头自己失意连连,那头小舅子还要升官。

    人比人,气死人。

    偏偏他那些朋友还在他面前调笑,说他以后就有个当大官的小舅子,就不怕在贺家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贺霖虽然明白,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唐瑜要与自己和离的事,但是每次多听到一句这样的话,就感觉有人往自己脸上扇耳光似的,火辣辣地疼。

    见他闷闷不乐,朋友便说要带他去个地方,可以让他纾解压力。

    贺霖以为他们要带自己去青楼,便皱着眉头拒绝,但朋友却说不是,非拉着他去。

    等到了地方,贺霖才发现,他们将自己带到赌坊来了。

    瞧着这热闹哄哄,有辱斯文的场景,贺霖一开始还颇为不耻。

    但很快,在小赢好几场之后,他就逐渐感受到赌博的刺激了。

    尤其是钱,来得比什么都快,只要多赢几次,他就不用再眼巴巴瞅着每个月发下来的那点银子了。

    只要一想到就算科举不能,能腰缠万贯,从此在家人面前扬眉吐气,贺霖就觉得一阵兴奋,这种感觉不亚于他读通一篇圣贤书。

    但在连赢了上百两银子之后,他的好运气似乎就用光了,贺霖开始输钱。

    已经上了瘾的他当然不甘心,就跟世上所有赌徒一样,每个人都想着要翻本,抱着“我把本钱赢回来就不再下注”了的想法,贺霖将本钱连同赢来的全部都赔了个精光。

    这个时候,赌坊的人主动提出可以借钱给他,还说因为他是贺家公子,而贺家在本县名望颇巨,所以借的前三百两,都不收他的利息。

    贺霖此时已经杀红了眼,犹豫了好一会儿,仍是咬咬牙借了钱。

    结果一借就再也停不下来,赢了还想再赢,输了更要赢回来,不知不觉,等到赌坊的人将一叠总共价值五千两银子的欠条递到他跟前的时候,贺霖彻底傻眼了。

    五千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他自己肯定是没有的。

    但难道让他去跟父亲或妻子要吗?

    贺霖觉得那不如杀了他算了,到时候别说颜面无存,只怕他在香河县都会被传为笑柄。

    结果就在他说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之后,赌坊的东家并没有杀他,更没有揍他,而是将他带到一个人那里。

    看到对方的脸,贺霖先是一愣,而后气恨不已:“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借着宦官的手给皇帝送画就能升官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在成化帝身上,但换了朱元璋啊,朱棣啊,就不太可能发生了,以他们的性格,唐大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剥皮,然后把皮挂出来展览示众……

    喔,朱棣同学可能会温柔一点,人家不剥皮,是凌迟→_→

    好吧,不吓你们了~*^__^*

    咱们明天见啦,么么哒!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哦~~~

    soph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16:40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16:59

    两生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22:33

    111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24:26

    小丸子姐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2:04

    阿零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4:13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5:1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7:01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7:37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7:49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8:38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39:59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43:22

    淡定无理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0:57:08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1:02:17

    包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1:18:33【要个豆沙馅的吧~~】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1:52:26

    就是想改用户昵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2:30:53

    老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122:32:32 :(.*)☆\\/☆=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01:59:09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07:34:22

    清风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09:40:11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12:16:00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12-0212:16:10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14:14:38

    四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16:27:48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