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82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2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唐泛。

    听见对方的诘问,唐泛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贺霖见他居然还笑得出来,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奈何旁边还有人坐在那里,绣春刀的刀柄就被他抓在手里,正冷幽幽地盯着自己,令贺霖硬生生忍下这股气,不敢造次。

    贺霖从牙缝里迸出字眼:“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泛摇摇头:“姐夫,不是我想怎么样,你要问你自己想怎么样。”

    老实说,唐泛聪明归聪明,但还真想不出这种坑贺霖赌博欠钱的缺德主意。

    当时隋州一口揽下这件事,唐泛也挺放心,他知道隋州肯定会有办法的。

    没想到过了几日隋州将他带到赌坊里来,说要让他看一场好戏。

    结果看到眼前的贺霖,唐泛就全明白了。

    啼笑皆非之余,他不得不说,隋州这个主意,出得真是绝了。

    贺霖怒道:“什么我想要怎么样?你们不就想从我这里讹钱吗!”

    唐泛觉得这姐夫真是一心扑在科举上,不通庶务,也难怪会轻易掉入圈套里。

    他微微一笑:“姐夫,你我亲戚一场,我怎么会讹诈你呢?咱们还是先来说说我姐姐和外甥的事情罢。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你同意析产别居,这件事咱们就一笔勾销,赌坊的钱我来帮你还,如何?”

    贺霖终于明白他们的打算了,他冷笑一声:“我不答应又怎样?”

    唐泛不紧不慢:“你不答应,那欠条就会送到贺老爷子面前,到时候贺家上下都会知道你贺二老爷去外头赌钱欠了五千两,不仅贺家,连整个香河县都会知道。姐夫你如此爱惜羽毛,应该不会乐意见到这种事情发生罢?”

    贺霖气得将拳头攥得紧紧的:“你真是卑鄙无耻,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娶了你们唐家的女儿呢!”

    唐泛的笑容转淡:“这种话说了你也不亏心?若不是你对姐姐和外甥不好,我又何必坚持让他们离开?我爹将女儿嫁入你们家,可不是为了让你来糟蹋的,当初我姐姐若不是信守两家父辈婚姻承诺,嫁个小门小户的人家,岂不要比现在快活许多?”

    贺霖犹自辩解:“我怎么对他们不好了,贺家是短了他们吃的,还是短了他们穿的!”

    唐泛挑眉:“贺家是你的吗,他们吃穿是你给的?”

    贺霖被噎个半死。

    唐泛却不想再与他争辩下去了,这种话题说赢了又有何意义呢?

    “是男人就爽快点罢,析产别居,同不同意?不同意的话,我就亲自去找贺老爷子好了。”

    贺霖将牙齿咬得格格响,可他发现自己就算将对方往死里瞪,对方也没有半点感觉。

    沉默半晌,他颓然道:“我同意。”

    唐泛点点头:“那好,那就劳烦姐夫去跟贺老爷子说一声罢,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我去说也不如你管用。”

    这就是贺老爷子看到儿子前来,主动同意析产别居的来龙去脉。

    贺霖自然不会跟贺老爷子说是自己输了五千两还不起的缘故,而是挑着好听话说:“既然她想出去,就让她出去好了,反正没有和离,七郎也还是姓贺。如今唐泛升了官,又在京城,就怕我不答应,他会怀恨在心,对大哥动什么手脚,为了咱们贺家上下的太平,爹就应了他们罢。”

    贺老爷子气笑了:“你还能想到你大哥那上面去,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深明大义过啊?”

    这话贺霖就不乐意听了,他沉下脸色:“爹你偏爱大哥,娘偏爱三弟,自小我这个老二就是夹在中间,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如今我为大哥他们着想,您倒反过来怀疑我的居心了?”

    贺老爷子:“那你说说,析产别居,要怎么个析产法,你们二房的钱,不都是你媳妇的嫁妆吗,你自己还有什么私产可以贴补给她的吗?难道你能让她带着孙子两手空空地走吗?到时候外边的人会怎么看待我们贺家?”

    贺霖不吱声了。

    跟唐泛这种穷京官不同,贺老爷子在外当官数十年,挣下了不少家业,贺家在本地也是世族,本县十之一二的田地都是贺家的,又或者挂在贺家名下耕种的。

    但这些是贺家的恒产,不是贺霖的,他虽然不愁吃穿,但是要说私产,除了那一屋子的书之外,还真是半点都没有,若他不是生在贺家,而是平民出身的话,估计早就穷困潦倒了。

    贺老爷子见他这副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像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行了,你出去罢,等我好好考虑一番!”

    贺霖忍不住道:“要尽快,唐泛他们很快就要回京了!”

    贺老爷子:“……”

    见老爹面色黑如锅底,贺霖终于有点发憷,赶紧起身准备往外走。

    果不其然,身后随即就传来贺老爷子理智绷断,不顾斯文的咆哮声:“尽快你个鸟啊!当初不是你自己死赖着说不肯的吗,现在又来催着尽快了!给老子滚出去,老子不想看见你!”

    看着儿子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内滚蛋,贺老爷子终于停住声音,被气得飘起来的胡子还没来得及抚平下去,正随着主人胸膛的剧烈起伏而一颤一颤的。

    方才那父子俩说到一半时,许氏就已经来了,为了避免中途插入反倒搅和了两人的对话,她便等到贺霖走了,才从后面转出来,嗔怪道:“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保养么,动不动就发火!”

    贺老爷子顺了顺胸口,又喝了口茶,才感觉好一些:“你儿子这是要把我气死啊!”

    许氏不悦:“难道不是你儿子?”

    贺老爷子无奈:“也不知道唐泛用了什么法子说服老二,看来析产别居是势在必行了!”

    许氏道:“既然她想走,就让她走,左佥都御史又怎么了,不过是个正四品,老爷你当初可是从三品呢!”

    贺老爷子没好气:“我六十岁从三品上致仕难道很光荣么?你看他现在才几岁,二十多岁就是个四品,还是京官,若是运气不错,将来当到六部尚书也是正常的,跟这样的人,就算不能结亲,也不要结仇啊!老大还在当官,老三将来也要进官场的,不能因为老二自己作死就把他们给连累了!”

    许氏:“那怎生是好?都到这一步了,总不能不让唐氏走罢?”

    贺老爷子:“当然不能,再不让她走,可真是要结仇了,析产别居,总比和离好罢,总归还是咱们贺家人,如果老二自己能幡然悔悟,以后夫妻也不是没有和好的可能,不过照这孽畜的德行,我看也不用指望了……”

    他自己絮絮叨叨说了一大段,又对许氏道:“你回头从账房里提五千两给老二媳妇送过去。”

    许氏一惊:“这么多?”

    贺老爷子叹了口气:“析产别居,别居前面还有个析产啊,老二又没有私产,怎么析产?这些年老二媳妇往里贴的嫁妆也不少,总不能让外人说咱们贺家私吞媳妇的嫁妆罢?他贺霖丢得起这个脸,老夫可丢不起!”

    五千两不是小数目,许氏未免心疼:“那也不用一给就给五千两罢,她这些年贴进去的,顶多也就几百两……”

    贺老爷子打断她:“别说了,你当我不心疼?但我们这是要结善缘,不是要结冤家!”

    他缓了口气:“还有件事,要与你说一说,让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许氏抚着胸口:“你就一口气说罢,别再吞吞吐吐了,总不会是老二又闯什么祸了罢?”

    贺老爷子露出一丝笑意:“那倒不是,与他无关,是隋伯爷向我提亲。”

    许氏诧异:“他看上谁了?贺家的嫡女早已出嫁,适龄的也就八儿,可她是庶出……”

    贺老爷子知道她想岔了,便道:“隋州是天子近臣,如何会看得上八儿?是他手下一名叫严礼的总旗,想要娉八儿为妻,估计是在竹院出入的时候,无意中瞧见八儿,所以上了心。”

    许氏迟疑道:“老爷,八儿虽不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可自小也是由我抚养长大,我对她视如己出,她能有个好姻缘,我这当母亲的自然也为她高兴,可锦衣卫毕竟是武职,咱们世代书香,怎能与武人结亲?”

    贺英耐心地给她解释:“总旗是正七品,与县太爷一样,虽说近年来国朝重文轻武,使得武官的七品不值钱,可隋州既能为他出面,这就说明两人关系不错,你想想他与唐泛交情那么好,就能从京城跑来为唐泛出头,如今严礼有这样一个上司,若是他自己上进,将来的成就未必会低。退一万步说,我倒是不想贬低自己的儿子,可你看看老二,嫁谁都比嫁他这种人好罢?”

    贺英也真是被儿子气糊涂了,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许夫人不由白了他一眼。

    她并非听不进意见的人,闻言想了想,便点点头:“也罢,若是他存心求娶,这桩婚事也不是不可,我回头先问问八儿,好让她自己也琢磨琢磨,说到底是她嫁人,不是我们嫁人,总不能让她嫁得不情不愿。”

    贺英叹道:“你说得是,得先问问她,别跟老二那样平添一对怨侣!如果能成,那是最好的了,这样一来,隋州和唐泛都要承咱们的情,两家还能保持往来,就算出了老二这档子事,也不至于彻底撕破脸。”

    要说贺老爷子夫妇其实在大事上也不算糊涂,生了三个儿子,老大让父母骄傲,老三让父母贴心,偏偏是老二让人不省心,而也偏偏是唐瑜摊上了这么一个老二。

    像贺老爷子,纵然有妻有妾,可他因为对嫡妻足够敬重,凡事都与她商量,也将内宅大权一并交予她管,任她怎么处置,一般都不过问,所以夫妻感情融洽,这么多年都没有红过脸。

    这天底下所有因为三妻四妾而家宅不宁的男人,估计都要向贺老爷子致敬。

    反观贺霖,房里连个小妾也没有,还闹得鸡飞狗跳,那真是让老父丢足了脸。贺老爷子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欠了二儿子多少钱,让他今世要过来追债。

    接下来出乎意料地顺利。

    许氏找上贺八姑娘,将事情一说,她本以为八姑娘自小心思细腻,会更喜欢嫁给文人,谁知八姑娘虽然羞羞涩涩,却没有表示反对,许氏一追问,这才知道原来那两人在竹院外头早就打过照面,互相看对了眼,不单是严礼对人家上心,女方也已经芳心暗许。

    既然双方都有意,事情就好办了,不过还得等严礼回去禀明父母之后,再带着婚书过来走流程,不是一时半会立马就能将人娶回去的。

    饶是如此,在得知消息之后,严礼依旧乐得跟什么似的,接下来好几天里都傻咧着嘴,要不是怕吓坏人家姑娘,估计他连爬墙头去诉衷情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了。

    另一边,在贺霖与贺老爷子相继点头之后,唐瑜便开始着手收拾东西,准备带着儿子与唐泛一道去京城,唐泛倚在门口,见她脸上带着笑容的模样,不由调侃道:“姐,你这是要跟贺二分家,好歹装出一个悲伤的样子呀,不知道的见了还以为你要嫁人呢!”

    唐瑜瞪了他一眼,作势要来打他,后者笑嘻嘻地躲过了。

    实际上唐泛也知道,唐瑜这是压抑久了之后终于能够得到解脱的高兴,也是因为以后能够过上全新日子的高兴。

    唐瑜道:“从前你还没来的时候,我就只想着这样一天天得过且过,忍一天是一天,忍到七郎长大成人,我也就解脱了,可自从在韦家,他当着众人的面,想要打七郎之后,我便知道这样忍下去是不行的,我可以忍,但七郎忍不得,若他长大也变成他父亲这样的性子,自怨自艾,那我的忍耐又有什么意义?幸好还有你在,要是没有你帮忙,姐姐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摆脱他,离开贺家……”

    唐泛帮她擦掉眼泪:“姐,你以后就不用再忍了,广川已经帮我在京城买好了宅子,你与七郎去了之后马上就能安顿下来,那里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唐瑜欣慰道:“可那宅子是你买的,姐姐不能白住,贺家给了我五千两,到时候我在京城买一座宅子也足够了……”

    唐泛道:“姐,我倒是有个盘算,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唐瑜一笑:“你说说看,咱们家毛毛这么聪明,你的盘算肯定也是极好的。”

    唐泛对自己被姐姐喊小名这件事实在是无力反抗,只好屈从地假装听不见,直接跳到正事上:“与其把钱拿去买宅子,不如盘下一个铺子,到时候你若是不想做营生,就租出去,若是想做,就做点买卖,也不需要自己出面,到时候可以雇个可靠的管事,你只要把账册管好就行了,我记得你在唐家的时候可是管着家中上下的账簿的,这件事对你来说肯定不在话下。”

    唐瑜听得很仔细,唐泛得话仿佛为她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大门,从前她就跟这时间大部分女子一样,循规蹈矩地成亲嫁人,生儿育女,从未想过在那之外,还有可供选择的余地。

    “你是说,让我自己做营生?”

    唐泛点点头,一面仔细观察她的神色:“也不必抛头露面,在后头掌舵把握着大方向便好,若是你不喜欢,咱们再从长计议。”

    这个时代,已经不乏有像韦策这种有了功名还去做生意的人,大户人家的进项除了田地收租之外,也会在外头经营一些铺子,当然这些都不需要主人家亲自出面打理,就像唐泛所说的那样,仅仅只是在幕后掌控大局。

    但不管再怎么说,士农工商这四个字毕竟深植于人心,许多人听到经商,心里总会有所抵触,像唐瑜这样的大家闺秀,若不愿意,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唐泛显然还是低估了他这位姐姐的接受能力。

    唐瑜听了他的话,反倒露出喜色:“你说得极是,七郎将来处处都要用到钱,这银子看着虽多,总会坐吃山空的,还不如做点小营生,谢谢你,毛毛,若是没有你,姐姐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唐泛道:“那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呗!”

    唐瑜疑惑:“嗯?”

    唐泛咳了一声:“以后别叫我这个小名了罢,自从广川听见你喊我这名字之后,就瞅着没人的时候专门对着我喊!”

    唐瑜想想隋州端着那副不苟言笑的面容喊毛毛的情景,忍不住噗嗤一笑,对上弟弟幽怨的眼睛,忙道:“不可能罢,隋大人那么严肃的人,估计是连玩笑都不开的,怎么会干这种事,肯定是你不愿意让我喊,就故意冤枉人家。毛毛呀,如今爹娘都不在了,能喊你这个名字的人,肯定就是你的亲近之人,我每回这么喊你,我就想起爹娘……”

    “行行行,你叫罢叫罢,喜欢什么时候叫就什么时候叫!”

    面对姐姐泫然欲泣的神情,唐大人直接落荒而逃。

    及至从贺家出来,唐泛瞧见隋州等在外头,就想起自己与他约好了一并去韦家的事情,便走上前去:“广川,我们走罢。”

    隋州:“好,毛毛。”

    唐泛:“……”

    姐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看错人了,他就专爱干这种事!

    二人来到韦家门口,便遇上早就等候在外头的翁县令。

    翁县令旁边还站着韦家的管家和一些下人。

    “等久了罢?”唐泛笑道。

    “没有没有,下官也才刚来一会儿!”翁县令忙道。

    韦家人瞧见县太爷前来,就连忙请他入内,无论如何也没有让县令在门口站着的道理,但唐泛没来,翁县令怎好先进去,便执意在外头等着,韦家管家也只好陪他等着。

    唐泛扫了一眼便发现不对。

    这种场合,于情于理,韦家主人也肯定要在这里陪着的,然而现在却只有一个管家,按照韦策八面玲珑的性子,本是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的。

    韦家管家也是机灵,马上就看出唐泛的疑惑,连忙道:“大人恕罪,我家老爷病得起不来的,大夫说不能见风,还请几位大人见谅!”

    唐泛看了翁县令一眼。

    翁县令会意,点点头道:“下官也听说他病了,不过不知道病情如何。”

    言下之意也颇有不悦。

    韦家管家知道自家主人没有出来相迎必然是不妥的,可他也没别的办法,只得苦笑着连连请罪:“几位大人,我家老爷不是不出来,而是真的起不了床,您几位随小的进去看看就晓得了!”

    不管韦策是真病还是装病,唐泛与翁县令今日都是要进去看看的,闻言便走了进去。

    管家连忙在前头引路,将几位大人迎入后面主院内室之中。

    韦策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冷汗津津,听说唐御史和翁县令等几位大人前来,连忙挣扎着就要起身,谁知道扶着他的丫鬟力气太小,一个没防备,反倒两个人一齐跌倒在地,摔得韦策七荤八素,更加爬不起来。

    管家大惊失色,赶紧跑上前搀扶,与过来帮忙的丫鬟一齐,才将体形臃肿的韦策给扶起来。

    唐泛见他病容不似作伪,便道:“不必多礼,你躺床上罢,我们就过来问两句话。”

    韦策也顾不上客气,苦笑着说“多谢大人体恤”,便又躺回床上去,丫鬟给他盖上厚厚的被子。

    管家听说几位大人要问话,又忙着搬来椅子请他们上座,奉上茶水。

    翁县令也没什么心思喝茶,他就是觉得有些奇怪,他前两天看见韦策的时候,对方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不过两天就病成这样了?

    “大夫说这是什么病?”他问道。

    管家道:“大夫说老爷的身体本来就有些外强内虚,这一次邪风入体,风寒加重,就成这样了,要好好将养着,昨夜里老爷身上还起热,可凶险了,还是听了大夫的话,三碗药连灌下去,这才退了热。”

    翁县令点点头:“那就好生养着罢。”

    唐泛道:“韦策,照理说,你病成这样,我们本来也不该来打扰你,不过你幼子被杀一案,尚且有些疑点,我们需要求证。”

    韦策虚弱道:“大人请问,在下知无不言。”

    唐泛道:“韦家妻妾可有不和?你儿子的生母与你其他妻妾的关系又如何?”

    韦策苦笑:“平日里看着还好,就连在下那正妻柴氏,也是处事公允,对其他妾室一碗水端平,并没有苛待之处,在下万万没想到她会与表兄勾结,做出这等事来。”

    唐泛又问:“听说你那妻子柴氏是继室?”

    韦策道:“是。”

    唐泛问:“那你的原配是什么时候死的?”

    韦策道:“二十多年前,生下大女儿之后便病故了。”

    唐泛点点头,顿了顿,忽然换了个话题:“这阵子关于韦家闹鬼的流言,你可有耳闻?”

    韦策道:“在下也有所耳闻。”

    唐泛道:“那你怎么看?”

    韦策似乎对他的问题感到困惑,茫然地摇摇头:“在下不知大人所言何意?”

    唐泛道:“我的意思,闹鬼的流言,与你家发生的案子之间,或许有某种关联,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在外面得罪过什么人?”

    韦策沉思了好一会儿,但他终究精力不济,很快就露出疲态:“在下自问做人谨慎,但在外头行商,难免会发生龃龉,一时也很难想到具体的人选。”

    唐泛唔了一声:“那你好好休息罢,让你的管家带我们到韦家四处转转,我们或许还需要问问其他人。”

    韦策应是,又道:“等在下病好之后再亲自登门向几位大人赔罪。”

    唐泛摆摆手,让他不必起身,然后与隋州和翁县令他们一并离开。

    在管家的带领下,三人在韦家转了一圈,因为这个家里接连发生的变故,使得所有下人脸上都少有笑容,行止之间小心翼翼。

    唐泛又让管家将韦策其他那几名小妾,包括韦朱娘的生母杨氏,和韦家小儿的生母李氏,都分别叫过来一一询问。

    实际上在此之前,翁县令就已经从内宅矛盾,因为嫉妒李氏生了儿子便出手杀人的角度出发,对除了李氏之外的韦策妾室做了一番调查,但最后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表明凶手就在她们中间。

    对此,翁县令也已经向唐泛作出详细的汇报,唐泛之所以不厌其烦又把人叫过来,只不过是为了从她们身上确认自己的疑惑。

    不过翁县令并不解其意,他只以为唐泛不太信任他所做的工作,等到三人离开韦家的时候,他便惴惴地询问唐泛:“不知下官的做法是否出了什么差错?还请大人指点迷津。”

    唐泛不答反问:“方才我跟韦策对话的时候,问他有没有听过外头关于韦家闹鬼的传闻,你们注意到他们的表情了吗?”

    翁县令道:“惭愧,下官没有注意。”

    隋州却道:“迟疑。”

    唐泛点头:“不错,正是迟疑,虽然只有短短一瞬。”

    翁县令奇道:“迟疑什么?”

    唐泛一笑:“我猜他在迟疑,到底是要对我们说听过好,还是说没听过好。”

    见翁县令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唐泛便道:“然后我又询问了韦家的其他人,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听说过那些传闻。事实证明韦家人都是听说过的,而且他们也没有表露出什么异样,只有丫鬟和下人因为闹鬼的事情而有些不安罢了。”

    翁县令闻言,就顺着这条思路推敲起来:“假如是这样的话,起码说明,韦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唐泛道:“对,而且他所隐瞒的内容,很可能与流言有关。”

    隋州来晚几天,却也对那几则流言有所耳闻,闻言便道:“韦策可是本县人?”

    翁县令想了想:“好像不是,但具体下官也不记得了,还要回去查阅一番。”

    唐泛道:“尽快查,末了我会让锦衣卫连同你的人,一起到韦策的祖籍地去查证。”

    翁县令不解:“大人这是怀疑?”

    唐泛颔首,对他解释道:“这几天关于韦家闹鬼,冤魂索命的谣言,或许有假,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不管是辜负"qing ren"也好,夺人财产也罢,这些流言大部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曾经有人因韦策而死,再结合韦策方才的异样,我怀疑韦策这个病,根本不是什么风寒,而是生生被吓病的!”

    翁县令明白了:“您的意思是,韦策做贼心虚,将那些流言当真了?”

    唐泛道:“是的,冤魂索命未必是真,但后人报仇却可能有,韦策不是本地人,而且从很多年前就搬来本地,先从韦策的祖籍查起,然后还要去韦策的老家,查一查那几则流言的真假。”

    翁县令叹服道:“先前下官一直没往流言上揣测,觉得那只不过是无稽之谈,没想到却让大人发现了端倪!”

    唐泛哈哈一笑:“你也别忙着夸我,要不是今天往韦家走一遭,我同样当那些流言是市井无聊之人编出来的,可没比你高明到哪里去!”

    不管如何,有了线索,翁县令立时振奋很多,向唐泛隋州告辞之后,便匆匆赶往县衙,去吩咐手下做这件事了。

    送走翁县令,隋州对几步之外的唐泛招招手。

    唐泛不明其意,便走过去。

    却听隋州道:“毛毛,晚上想吃什么?”

    唐大人瞬间垮下脸,哪里还有半分方才侃侃而谈的风采:“哎哟喂,我的隋伯爷,您能不叫这个名字么,让人听见多不好啊,你说要是回去说溜了嘴,让阿冬知道了,那死丫头还不天天围着我叫毛毛哥啊!”

    隋州表情缺缺,谁也无法看透他心中所想:“所以我才招手让你过来叫,免得被别人听见。”

    唐泛嘟囔:“……那你可以不叫啊!”

    隋州似乎没听见他说啥:“红烧鸡翅,清蒸鲈鱼,还是粉蒸肉?”

    唐泛立马涎着笑容:“都要!都要!”

    隋州:“毛毛?”

    唐泛:“诶!”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贺老爷子妻妾双全调教得好的那段,是贺老爷子自己的心理活动,不代表作者喵的观点,嘿嘿~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哦~~~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0:20:53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0:41:43

    scarlett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10:39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44:39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44:33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44:53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51:05

    冼冼8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2:14:42

    就是想改用户昵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300:48:05

    c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301:55:53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221:44:34

    玉楼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312:33:29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