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8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4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韦家本是香河县首富,其主人韦策经商有方,妻妾融洽,如今又老来得子,堪称和美,岂知韦家主母柴氏及其表兄,贪图韦家的家财,打算对韦策不利。

    不料韦家小女儿韦朱娘因与家中姐妹捉迷藏路过,柴氏兄妹自以为被她所知,生怕消息走漏,因而痛下杀手。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嬷嬷胡氏利用韦家出了人命的混乱机会,杀害韦家小儿,制造出另一桩命案,利用柴氏兄妹来混淆视线,令人误以为是同一个人所为。

    却没想到为了给外甥洗清嫌疑的唐泛从中作梗,先是帮助翁县令找出杀害韦朱娘的真凶,而后又从韦策身上发现破绽,翻出二十多年前的旧案,从而确定凶手就是韦家小儿的嬷嬷胡氏。

    事情发展到这里,虽然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但尚且不能称为奇案,直到胡氏口口声声喊冤,将二十多年前那桩案子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这才令人觉得事情层层推进,实在不能不感叹一声离奇曲折。

    假若胡氏所说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韦策如今那层为富好仁的面孔,就成了十足伪善了。

    但是要翻案又谈何容易?

    这不是上下嘴皮一碰就能完成的事情。

    首先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当年的证据早已湮灭。

    如果张氏是中毒而死,尚且可以从骨殖中窥见一二线索,但她是被裁纸刀刺死的,尸身早已腐化为骨头,一般来说,唐泛没有办法沿用之前在武安侯府案中的办法,从郑诚的尸体里去寻找线索。

    所以在死者身上找到翻案线索的条件根本不存在。

    其次,就算真像胡氏说的那样,韦策是个伪君子,借着拜胡翰音为义父的机会,将张氏的死嫁祸给他,再侵吞胡家的家产,那么这人肯定是个心思深沉之辈。二十多年的时间,也足以让他打通大名府那边的关节,唐泛他们现在再去查,应该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而韦策如果真能做下这样的事情,肯定也不会被唐泛他们一质问,就吓得什么都和盘托出。

    然后,这件案子里,另外一名当事人,即“□□”张氏的胡翰音,也早就被砍了头,想给自己喊冤辩解也没办法了,胡氏就算是女儿,毕竟也只是听了胡翰音的片面之词,她当时又不在现场,许多细节无从得知。

    所以这样一桩陈年旧案,还想再翻案,那真是难上加难。

    想及此,翁县令就觉得一阵为难。

    选择相信胡氏的话呢,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俗称没事找事。

    选择不相信胡氏的话呢,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但良心上过不去。

    唐泛和隋州毕竟只是过来给他助阵的,不能替他决定,翁县令也不能把事情推给人家一了百了,便用探询的语气问道:“不知二位大人几时要回京?”

    “你很想赶我们走啊?”唐泛笑道。

    “不不不!”翁县令忙道,“下官是怕二位大人为此事所困扰,也怕给你们找麻烦!”

    “那你打算怎么做?”唐泛问。

    翁县令皱眉想了半天,咬咬牙道:“继续查下去!”

    唐泛眉头一舒,赞许道:“有担当!”

    翁县令苦笑,有担当顶什么用,不会逢迎拍马,没有深厚背景,都四十岁了还在当七品小官。

    唐泛笑道:“子墨,若是此案能够办得圆满,等我回京之后,便会上疏为你表功。”

    人往高处走,谁不愿意平步青云?这跟当个好官并不矛盾。

    翁县令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喜动颜色。

    更重要的是,唐泛喊了他的表字,这是表示亲近之意啊。

    话锋一转,唐泛又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就像我们方才说的,想要翻案,不仅棘手,而且千难万难。难就难在时隔多年,人都差不多死光了,只剩下一个韦策,但如果韦策真的如同胡氏所说阴险狡诈,从他身上是很难找到破绽的。就像那一日我们上门,要不是他犹豫了一下,至今都还不会被发现破绽。”

    翁县令点点头:“下官尽力去查,不过事涉两地,县衙的人不顶事,到时候可能需要请隋大人派出得力手下襄助一二……”

    说罢他瞟了隋州一眼,那怯生生的表情令唐泛有点好笑,心想大家都相处这么些天了,翁县令也该知道隋州不是仗势欺人之辈,怎还表现得如此胆小。

    不过唐泛却忘了,他自己认为隋州好相处,那是建立在他与隋州同生共死,且相处日久的基础上。

    对于别人来说,隋州的寡言少语是高深莫测,他的面无表情是城府深沉,锦衣卫镇抚使更是凶名赫赫,令人止步于前,即便隋州的内心是一只小白兔,翁县令也不敢造次,更何况这根本就是一只看似温顺的猛虎。

    那头隋州听了他的话,果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问道:“你打算先从哪里查起?”

    翁县令忙道:“先从韦策昔年的财产查起罢,胡氏说他原先家境不好,才会去投靠胡家,胡翰音死了之后,他就离开大名府,然后凭着做生意而暴富。试想韦策明明已经是秀才了,何能忽然放弃考取功名的机会,转而经商?若胡氏所言是真,这其中必然是有巨大的诱惑,使得他宁愿放弃科举,当起商人,所以可以查一查当年胡翰音死了之后,胡家的财产到底流向何处。”

    这个思路还是比较正确的,虽然很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隋州望向唐泛,那意思是让他定夺,决定是否要派出这个人手。

    唐泛想了想:“还是照翁县令的话派人去看看吧,说不定真能查到什么。子墨,那桩案子的卷宗是否在你这里?先给我,我要拿回去瞧瞧,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翁县令道:“下官这就去取来。”

    在某些事情上,唐泛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

    以眼前来说,这桩案子明明不关他的事情,他也完全可以丢给翁县令去做,可就因为他们眼前出现了难题,唐泛反而来了兴趣,大有非要将真相查出来才肯罢休之势。

    这不,带着卷宗回到客栈之后,他便关在自己的房间里,连晚饭也勾引不了他出来了,还非隋州进去将人给抓出来,才肯老老实实坐在下面吃。

    可这饭也吃得不安生,他吃吃停停,还一边在那里自言自语地念叨:“胡翰音从当铺回到家中,当时是白天,就算他真对张氏心怀歹意,也不可能这么猴急……据胡氏所说,胡家宅子是三进,胡翰音与韦策虽然为父子,但为了避嫌,韦策夫妻俩也不可能住得离胡翰音太近,就算胡翰音真对张氏起了歹意,他怎么可能把张氏大老远扯进自己书房而又没人看见……”

    为了帮翁县令查清胡家当年被查抄的家产下落,严礼和公孙彦还在大名府那边没回来,唐瑜母子也不在这里,钱三儿不堪魔音灌耳,苦着脸毅然决绝地抛弃了他们,独自跑到另一桌去吃饭了。

    剩下隋州不离不弃,坚守这一桌吃饭。

    不过他也终于忍不住道:“那是酱油,不是醋,你把一整个饺子都泡在酱油里,是要咸死吗?”

    “啊?”唐泛一脸茫然地看他,明显只是因为“旁边发出声音而下意识转头”,而非听见隋州在说什么。

    隋州没有办法,只好将醋碟子推到他面前,然后握着他的手将筷子上夹的饺子挪进醋里翻了翻,再递到唐泛自己嘴边。

    被醋味一熏,唐泛终于回过味,脸色因为醋和酱油浸泡过的饺子的奇怪味道而挤成一团。

    “这什么味道,他们家的醋怎么这么咸!”

    “唐氏特制醋酱,别无分号。”隋州老神在在道,心想他下次再这样,就把醋换成朝天椒好了。

    不过他也知道,唐泛的性格就这样,一碰上重要的事情就会格外专心,谁也动摇不了,以前是这样,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果不其然,用完心不在焉的一顿饭,唐大人起身回客栈继续思考去了。

    床榻和桌子上到处散落着当年有关那桩案子的卷宗,还有韦策的户帖誊抄版本等等。

    甚至还有胡氏当年为父亲伸冤写的状纸誊抄版本——不得不说这女人很细心,因为胡翰音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对她也是悉心教导,胡氏当年也是富贵娇养大的,自然不同于连字都不认识的一般妇人。

    当初她四处奔走的时候,就特意留了个心眼,让人将状纸抄写一式两份,还有从前与父亲的书信往来,都被她妥善收藏起来,呈给翁县令。

    也许这些东西看上去没有什么用,但唐泛一直相信一个道理:

    一个人做了一件事情,不管好事坏事,总会留下痕迹,这世上不存在天衣无缝的说法。

    人心多变,而人与人之间更是不同,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行为。

    所以即使张氏已死,胡翰音已死,种种证据湮灭大半,但蛛丝马迹依旧存在,只看他们能不能从中发现罢了。

    要在这些卷宗文书里逐字逐句地琢磨,从中挑出毛病和破绽,这个过程无疑是很枯燥的,没比唐泛当年背八股文范文好多少。

    不过他这人向来秉持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原则,在微弱烛火的映照下,他看得十分仔细,身体几乎趴到了桌子上,时而蹙眉,时而喃喃自语,有时候还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隋州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情景。

    见他一心一意扑在卷宗上,他不由皱起眉头,自己原想着既然帮不上忙,就别打扰他,免得干扰了对方的思路,现在看来唐泛要是没人看着,估计只会这样没日没夜地熬下去。

    “你还不睡?”想是这么想,隋州却没有表露出来。

    “什么时辰了?”唐泛抬起头,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露出片刻松懈。

    隋州走上前,为他捏着肩膀,轻重适中的力道令唐泛舒服得忍不住□□出声。

    “快子时了,别看了,睡罢,明日再说。”

    “这么晚了?”唐泛一惊,又看了一下高几上的沙漏。“那你怎么还不去睡?”

    “等你。”他言简意赅。

    “真是好兄弟!”唐泛感动极了,“对对,就是这里,酸疼得很,再往上一点也是!”

    隋州发现对方的发丝既浓密且滑顺,束起来之后的头发在昏黄的烛光下泛着近乎青黛色的光泽,越发衬得发髻下的后颈白腻如羊脂美玉,令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摸,看看触感究竟如何。

    他是这样想的,也就这样做了。

    而且被摸的人还表现出很舒服的模样,主动要求多捏一下。

    “再捏一下,那两边都要!”

    隋州的嘴角微微勾起,如君所愿。

    忽然间,唐泛像是发现了什么,咦了一声:“广川,我发现你用左手捏我脖子,和用右手,似乎没有轻重之别?”

    按照常理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用惯的一只手,通常用惯右手的人居多,所以就算是捏脖子,肯定也会因为手边习惯不同而轻重不同。

    隋州点点头,又想起自己站在他身后,点了头对方也瞧不见,便改为回答:“是,因为我专门练过,像我们这样的人,有时候要与别人交手,顷刻便能断出生死,我不想因为我的疏忽而露出破绽。”

    唐泛早就知道他冰冷的外表下面是一颗极为缜密的心,闻言不仅不觉得意外,反倒极为佩服,正想说两句夸奖的话,却冷不防想到一个问题:“那你能用左手写字吗?”

    隋州道:“可以是可以,但没有右手那么熟练。”

    唐泛问:“若是让你用左右手各自书写一个字,要求达到让人辨认不出你是左手还是右手写的,有没有这种可能?”

    隋州认真想了想,然后道:“或许可以达到几乎相同的程度,但因为左右手着力方向不同,如果仔细看,肯定是能看出来的,不可能完全一样。”

    唐泛倏地起身,从桌上翻找出一张泛黄的信纸,递给隋州。

    “那你看看这个!”

    隋州拿到灯下仔细看了一阵。

    “怎么样?是不是左手写的?”唐泛问。

    “是。”半晌之后,隋州终于确定。

    “那就对了!”唐泛一拍桌子。

    “你看这里,卷宗上写得很明白,当初仵作给张氏检查尸身时,发现她是裁纸刀捅入身体,致使脾脏破裂失血而死。假如胡翰音真的□□张氏不成,进而杀死她,那么当时张氏一定是奋力挣扎,而胡翰音是惯用左手的,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隋州点点头,明白了他的话意:“人在危急时刻做出的反应肯定是不必经过思考的习惯动作,就算人真的是胡翰音杀的,他用左手,又与张氏面对面,所刺的地方,也只会是张氏身体右侧,而不会是位于左侧的脾脏。”

    唐泛露出笑容:“所以胡翰音确实是没有杀人的!”

    隋州见他面色疲倦,忍不住道:“你去歇息罢,明天再做也不迟。”

    唐泛摇摇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既然已经有了眉目,再将线索整理成文就不难了,我这就写,很快便好,你先去歇息罢,不必管我的。”

    隋州道:“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原本满目疲倦的某人登时眼睛一亮:“阳春面!傍晚的时候我瞧见厨子在灶房里揉面团了。”

    这简直赶得上火眼金睛了,除了唐泛,只怕也没谁会住个客栈还成天去偷窥厨房的罢?

    隋州的嘴角禁不住抽了一抽:“好。”

    等他将面条下好端过来的时候,便瞧见那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润青?”

    没反应。

    “毛毛?”

    依旧没反应,估计也是一整天都耗神耗力,又突然松懈下来,就睡过去了。

    隋州走过去,把面条放下,将人轻轻摇了一下。

    唐泛模糊地唔了一声,身体略略一动,继续睡。

    隋州没办法,只好将人打横抱了起来,安置在床上。

    客观来说,唐大人的睡相还是挺不错的,没有一般男人都有的打呼噜等毛病,也不会一沾床就立马睡得四仰八叉,而是很乖地双手交叉平放在腹部,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隋州凝望许久,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

    烛光下,墙上映照出两道人影。

    立着的那个人弯下腰,朝躺着的那个人缓缓靠近。

    一点一点,两人的影子几乎重叠在一起。

    然而事实上,姿势也仅仅是暧昧而已。

    就在他的嘴唇即将碰上对方时……

    唐泛翻了个身,手往旁边胡乱一摸,摸到被子之后又滚了两滚,直接把自己卷成条状,裹在被子里,面向墙壁,继续酣睡。

    隋州:“……”

    他到底是醒没醒着的?

    隋州伸手戳了戳唐泛的脸。

    他现在全身也只有脑袋还露在外面了。

    对方毫无动静。

    他又挠了一下对方的耳垂。

    唐泛似乎觉得有点痒,奈何双手被自己裹进被子了,一时动弹不得,只能微微皱眉,露出略显纠结的表情。

    如果是装睡的话,现在也早该醒了。

    看来是真睡。

    隋州无声地叹了口气,为他吹熄烛火,关好窗户,然后端着面离开。

    隔日一大早唐泛醒来,吸了吸鼻子,就闻到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阳春面味道。

    他先是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想起来。

    昨晚……

    好像……

    隋州给他做了一碗阳春面来着?

    ……那面呢?

    他记得他自己没吃上啊。

    唐大人揉揉眼睛,叫来伙计打水,洗漱干净之后就踱步到隔壁去敲门。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

    隋州出现在他眼前。

    甫照面,唐泛就大吃一惊:“你昨晚没睡好?”

    这对于隋州来说可是极为罕有的事情。

    但对方眼睛下面那两抹黑色又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隋州嗯了一声,转身进去洗脸。

    唐泛跟进去,一边笑道:“这是怎么了,说来听听,我帮你排解排解!”

    隋州:“吃撑了。”

    唐泛:“……啊?”

    隋州看了他一眼:“给你做了阳春面,你没吃,睡了,我自己吃了。”

    唐泛恍然大悟,可算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他一脸讪笑:“对不住啊,昨晚我累过头,坐着坐着就睡着了,给忘了这回事。”

    隋州心想,嗯,睡着了还会自己把自己卷起来呢。

    隋州:“我吃了面之后就胃疼,一晚上没睡好。”

    唐泛这下可真是愧疚了:“那我陪你去看大夫去!”

    去看大夫不就露馅了?

    隋州不动声色:“不用了,我躺躺就好。”

    他越是云淡风轻,唐泛就越发内疚。

    隋州是为了他才会大半夜地去厨房做面,结果自己不吃,浪费了他一番心血不说,还害得人家胃疼一夜没睡好。

    瞧瞧,这作的都是什么孽啊!

    唐大人的愧疚之心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

    “不成,还是先去看看大夫再说罢,你还能走吗,要不要我扶你?”唐泛面露担忧。

    “不必,我不想去了,我躺会就好。”隋州道。

    “好罢,那你快躺下,我去跟伙计要点水来,再让他准备点白粥和小菜,你现在胃不好就该吃那个。”

    唐泛说完,直接将隋州拉到床边躺下,又给他盖上被子,末了又转身出去张罗吃的,很快就把稀饭给端了上来。

    隋州作势要起来,唐泛忙道:“你躺着别动,我喂你罢!”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隋州就想起那一次从巩侯墓里出来,唐泛给他喂药,喂得整个碗都倒扣在他脸上的事情。

    隋州:“……”

    阴影至今未散。

    最难消受美人恩,古人诚不欺我。

    隋州:“算了,我自己来罢,你坐这里就好。”

    唐大人显然也想起上次喂药的事情了,不过他脸皮厚,只是嘿嘿一笑,便将粥碗递给隋州。

    隋州浅尝一口,温度正好,速度便逐渐快了起来,像平时那样,三下两下就把粥喝完了。

    末了对上唐泛讶异的表情。

    唐泛:“你不是胃疼么,吃这么快没事?”

    隋州:“……”

    好像一不小心又露馅了。

    “没事。”他不动声色地放下碗,“胃里有东西垫着就舒服很多。”

    他提起另一个话题:“既然现在案子的关键线索已经找到了,我们还是要尽快回京才好,你现在毕竟不是刑部的人了,又还未去都察院报到,这种案子按理是无权过问的,别刚上任就给别人攻讦你的理由。”

    唐泛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点头道:“我会将事情交给翁县令,有了这条线索,胡翰音案就可以水落石出。不过虽然没有找到韦策杀妻的证据,但韦家的名声肯定也会因此受到影响的,他与贺家有姻亲关系,希望贺家不要误以为我是为了贺霖的事情有意针对他们才好。不管如何,姐姐现在名义上还是贺家的人。”

    隋州摇摇头:“不会,他们现在讨好你还来不及,不敢得罪你的。”

    唐泛想想也是,贺老爷子不像贺霖,他是个很会权衡利弊的人,就算对唐泛有所不满,也绝不会表现出来。再说韦策的事情与韦氏无关,她也许会受人非议,但有贺英在,他一定不会允许贺轩休弃韦氏,否则贺家便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二人说话间,钱三儿就来了,说是翁县令在外面求见。

    唐泛便请他到楼下大厅说话,又对隋州说:“你还胃疼,就不要下去了,在这里好好睡一觉罢,回头我让钱三儿把午饭送上来。”

    隋州点点头:“去罢。”

    唐泛下楼去见翁县令。

    后者正因找不到证据而愁眉不展:“大人,严礼他们传了消息过来了,说是当年胡家被抄没后,财产悉数充公,后来大名府知府以韦策是胡家义子,妻子又被胡翰音所杀为由,将一部分财产归还于他。这便是韦策能够发财的第一笔财富,钱财也是过了明路了,找不到治他的证据。”

    唐泛便把昨夜悟出来的那一番左手右手的论断讲述给他听。

    翁县令听罢,登时脸上放光,颓丧一扫而空:“大人英明!有了这条证据,就不怕韦策那厮抵赖了!”

    唐泛却没有他那样乐观:“这样充其量只能证明人不是胡氏她父亲杀的,不能证明张氏的死与韦策有关。胡氏杀韦家小儿的事实依旧存在,她父亲可以翻案,她却不能。虽然我们都知道张氏的死很可能与韦策逃不开干系,但是他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翁县令想想也是,便叹了口气:“能够为她父亲昭雪,胡氏应该也满足了,毕竟我们已经尽力了。只是从这件事,更可看出韦策此人外忠内奸,不是好物!”

    唐泛道:“此事经你呈奏,我再声援,应该很快能够引起朝廷的重视,到时候胡翰音便可翻案,他生前既然做了不少善事,又是如此而死,理当得到褒奖,我会奏请此事的。”

    翁县令迟疑道:“这会不会闹得太大了?”

    唐泛摇摇头:“一点也不大,非如此不足以震慑人心,那些糊涂断案的官员是该好好看看,以此为鉴了。”

    他说的助阵,不是真的光说说而已,唐泛现在的职责是御史,这个职位就是无风也要掀起三尺浪,成天没事挑着人家毛病弹劾的,更何况是韦策这种。

    如果翁县令将二十多年前那桩案子的内情揭露出来,到时候唐泛只要在朝中再上一疏,为翁县令声援,可以想象这桩离奇曲折的案中案,一定会引起朝中那帮成天吃饱了没事干的御史言官们的兴趣。

    因为胡氏为父报仇的作为,尽管唐泛认为她不应该杀死无辜的韦家小儿,但是按照时下的观点,那可是足以列入孝女的女子了,这一点足以为她增加光彩,也能间接促使胡父顺利洗刷冤屈。

    “此案一出,必然震惊天下,你也必然因此名声大噪,”唐泛对翁县令强调:“但你需要牢牢记住一点。”

    来到香河县之后,唐泛处处和蔼,不以身份自居,像今天这样摆出训话姿态还是头一遭。

    翁县令连忙肃容以对:“大人请讲。”

    唐泛道:“虽然胡氏其情可悯,然则韦家小儿也是无辜的,不能因为要给胡父昭雪,就忽略胡氏作过的恶,这两者并不矛盾。那些言官们因为事不关己,大可胡乱指责,百姓们也因为不明真相,会倾向于哪一边,但你身为父母官,却需要秉持公正立场,不能有所偏颇,韦策虽可恶,也需要有确凿的证据方能将其定罪,二十多年前,正是因为大名知府糊涂,才使得胡父含冤而死,你切不可重蹈其覆辙!”

    翁县令忙恭恭敬敬地应道:“下官定当秉公处理,绝不偏颇。”

    唐泛这才露出笑容,拍拍他的肩膀:“子墨,你虽前半生官运不济,不过我相信那只是上天对你的考验,这世上多的是大器晚成之人,还望你不要泄气,总有一日能够拨开云雾,得见青天的!”

    翁县令也笑道:“那下官就谢谢大人的吉言了!”

    案件到此为止,已经没有唐泛能够帮忙的地方了,接下来的事情,以翁县令的能力是不成问题的,他再留在香河县,也只会给翁县令添乱而已。

    果不其然,翁县令设法找到了当年服侍过胡翰音的仆人,证实了胡翰音确实是有用左手写字干活的习惯,而且因为他身患痹症,右手乃至右肩都没有力气,所以按理说是不可能持刀伤人的,那么也就证明了唐泛与翁县令的猜测是成立的,一个惯用左手的人,在杀人的时候,下意识刺的,肯定是最顺手的位置。

    也就是说,胡氏之父,确确实实是被冤枉的。

    他并没有杀张氏,也没有□□儿媳的情节,仅仅只是因为张氏死在他的房间,再加上凶器是他的裁纸刀,便被当年的糊涂知府稀里糊涂断了案,又恰逢京城政局动荡,上官无心理事,故而才酿成这出冤案。

    胡氏在得知此事之后,不由得大哭了一场,直呼父亲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哭声之悲戚,那真是闻者动容,见者落泪。

    在听翁县令说是唐泛为此案找出关键线索之后,胡氏又对着唐泛所在的方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并对翁县令道她自知死罪难逃,二位大人为父伸冤之恩德无以为报,只能来世再寻报答,便也安安静静在牢中等候发落,任凭儿子几番来探望询问,也不发一言。

    翁县令怜她遭遇,特意嘱咐狱卒不要多加为难,在朝廷的处置发落下来之前,让胡氏过段安生日子。

    唐泛那边,他与隋州商量一番,又询问了唐瑜的意见,便找了个日子向贺老爷子道别,然后带着姐姐和外甥,跟隋州他们一道回京。

    唐瑜和贺澄的离开,对外的说法是回娘家小住一阵,不过因为贺霖夫妻不和的事情早有传闻,大家心知肚明,贺霖的朋友对其又是一番嘲笑,弄得贺霖大发雷霆,竟然索性与这些狐朋狗友特地断了联系,镇日在家闭门不出。

    不过他对唐泛这个小舅子显然还抱着不小的成见,离别那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贺家人都出来相送,唯独贺霖不见人影,唐泛和唐瑜倒也不甚在意,反倒是贺老爷子有些尴尬,主动找到唐泛致歉。

    韦家的案子已经传遍了香河县上下,连邻县都有所耳闻,这阵子官绅也好,百姓也罢,如今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这桩离奇的案中案。

    严格来说,其实是三桩案子,先是韦策的继室及其表兄杀害了庶女,而后又有韦家小儿之死,本以为这就完事了,谁知道最后还引出二十多年前的旧案,原本看上去扑朔迷离,毫无头绪的事情,唐御史竟然从书信中看出端倪,由此为胡氏之父昭雪。

    如此一波三折,实在是市井坊间的八卦最爱,从今以后,茶楼酒馆里的说书段子又多了新的素材:韦府儿女遭横死,疑因厉鬼来索魂,烈女喊冤为父仇,唐公智破案中案。

    作者有话要说:

    唐大人,你终于以断案出名了,可喜可贺啊!

    老隋,要亲近美色就要历尽艰难险阻,过99八十一关啊【拜拜】~

    前文出了个bug,胡氏应该是嬷嬷,不是乳母,但是123言情后台根本改不了,总说我的字数少于原来的字数,哎,123言情贱受抽风起来,真是地球人都挡不住~tot

    所以只能在这里给大家说明一下,改在我自己的文档里,到时候出书版是正确的,么么哒~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哦~~~

    十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420:21:46

    牛奶布丁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420:53:19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421:07:47【好吃~~砸吧嘴~】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422:06:56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422:39:05

    车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500:24:34

    zhun_g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502:02:52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513:01:17

    小风雨人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2-0517:34:25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518:25:35

    读者“小蝌蚪找mm”,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8:11:20

    读者“小蝌蚪找mm”,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8:11:10

    读者“小蝌蚪找mm”,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8:08:52

    读者“落华凝”,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8:02:37

    读者“alisa”,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5:15:08

    读者“hh”,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4:13:36

    读者“hh”,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4:13:36

    读者“恶趣味”,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1:18:33

    读者“恶趣味”,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1:18:13

    读者“nanami”,灌溉营养液12014-12-0510:21:13

    读者“落华凝”,灌溉营养液12014-12-0423:15:36

    读者“罒ω罒”,灌溉营养液12014-12-0419:42:40【这表情萌的,让我偷一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