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8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7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即使万通说的是邻居家的事,可谁不知道,谁又听不出他意有所指?

    当今陛下如今有五个儿子,自从太子朱佑樘被册立,万贵妃破罐子破摔,不再禁止后宫女子生育,所以在太子之后,其他四位皇子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

    太子今年十二岁不到,紧接着是二皇子朱佑杬,五岁,最小的两个,今年才两岁不到,可见皇帝原来不是不能生,他还挺能生的,只不过以前有万贵妃在,后宫女子接二连三地堕胎小产,若不是朱佑樘被保护起来,今日指不定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不过万贵妃与太子素来不对盘,就算她自己不能生,也绝对不想看到太子登基当上皇帝,她更属意的是如今邵宸妃所出的二皇子朱佑杬,所以几次三番在皇帝面前提起,希望能改立太子,这其中也少不了弟弟万通和李孜省一干人的撺掇。

    谁都知道太子不与他们这些人亲近,将来皇帝驾崩,他们哪里还会有立锥之地,自然都想着换一个好说话好拿捏的皇帝,可以继续自己逍遥快活的风光日子。

    上回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怂恿,使得皇帝与太子生了罅隙,最后还是唐泛出的主意,让太子自己到皇帝面前动之以情,这才暂时度过了危机。

    此事中间经过了汪直和怀恩之手,极为隐秘,万通也不知道唐泛插了手,他只是因为南城帮的事情对唐泛耿耿于怀,又见他方才帮老师解围,便有意当众刁难他,看他如何作答。

    万通就真不信了,这唐泛单枪匹马的,还敢当众得罪自己?

    能坐在这里的,自然没有一个蠢货,心里都明白得很。

    众人便都目光灼灼地望向唐泛,幸灾乐祸的有之,替他担心的有之,看好戏的也有之。

    隋州虽然还像方才那样坐在位置上,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背绷得很直,面色比之前也要冷上许多,他的视线从万通那里收回来,又落在唐泛身上。

    此时此刻,他自然可以像方才唐泛为老师解围一样,挺身而出,帮唐泛说话。

    但那样就等于不信任唐泛的能力,对方也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男人。

    这种场合,唐泛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抱着这样的想法,隋州的拳头慢慢放松,但是在心里,他已经给万通记下了一笔账。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隋州那样全心全意相信唐泛一定会有法子。

    丘濬眼下就十分气愤。

    他气愤万通一党竟然厚颜无耻到敢公然问出这种令人浮想联翩的问题,也气愤他们为难自己的学生。

    丘濬很明白,假若不是唐泛刚才为他说话,也就不会有眼下这一出了。

    想及此,丘老先生花白的眉毛一扬,就想站起来帮学生说话,但他的袖子却被人狠狠一扯。

    丘濬扭过头,便见常致远按着他,小声道:“先听听润青这么说,他未必应对不来。”

    言下之意,你这样急急忙忙帮唐泛出头,反倒可能是帮了倒忙。

    丘濬狠狠一皱眉,只好勉强按捺下来,静观其变。

    与他一样的人不是没有,像王鏊也禁不住想站起来为唐泛抱不平,却也被稍微冷静一些的谢迁给按住了。

    却见唐泛不慌不忙,面色如常,仿佛没有听出万通的话有什么弦外之音。

    “敢问万指挥使,你说长子不孝不贤,不孝是如何个不孝法,不贤又是如何不贤法?幼子聪明伶俐,又是如何聪明法?”

    万通道:“那长子生母早逝,但凡接触过他的亲人,无一例外都没有好下场,连他父亲如今亦形神虚弱,克父克母,自然不孝,而左邻右舍,众口一词,也都说那长子不贤。至于幼子,他年方五岁,读书已经不比长子差,也更比长子讨父亲喜欢,在经商上更有出众的天赋,教导他的先生都说,幼子将来会比长子有出息。”

    众人一听,心想这分明是在赤、裸、裸地影射当今太子与二皇子啊!

    也只有万贵妃的弟弟,才敢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唐泛挑眉:“国朝律法中有十恶之罪,不孝便是其一,若那长子果真不孝,确实不应该继承家产。”

    可还没等万通露出得意的笑容,又听得他继续道:“对祖父母及父母等尊长进行咒骂侮辱,对其奉养不周,又或者尊长有丧,犹自嫁娶作乐,不举哀,又或父母未死,诈称父母死者,是为不孝。但是这克父克母,实乃民间愚夫愚妇以讹传讹,从未见诸律法有载。若说父病母死便是克父克母,那本朝太、祖皇帝起家时,父母皆丧,敢问万指挥使,这又作何说法?”

    “大胆,你敢说太、祖皇帝克父克母!”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万通狠狠地循声瞪向那个蠢货。

    就算对方得本意是要给自己帮腔,可万通知道这句话一出,反倒落了唐泛的下怀。

    果不其然,唐泛一笑:“我从未说过太、祖皇帝克父克母,太、祖皇帝英明神武,天授奇才,幼年遭遇不过是天将降大任之前对其磨砺,岂能以愚夫愚妇之言来形容?既然如此,万指挥使邻居家那位长子,虽然比不得太、祖皇帝,也肯定不能用克父克母来推断他的不孝了。”

    “至于那个幼子,既然今年不过五岁,年纪尚小,如今便说他能继承家业,未免也太早了。岂不闻宋时王荆公曾有伤仲永之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千古名言也。”

    万通的脸色岂止不好看,简直可以称得上难看了。

    想他自从姐姐当上贵妃以来,便春风得意,不说皇后娘家都不如他,连内阁宰辅也要对他礼遇有加,何曾遇到过今日这样被当众堵得下不来台的局面?

    他想起方才彭华在他耳边说的话,心想这个龟孙子肯定早就知道唐泛辩才了得,所以当起缩头乌龟,故意让我来出面,这下好了,害老子丢了这么大的面子!

    “话说回来,”唐泛没有给万通思考回应的机会,他微微一笑,将话题扯开,“这家业该怎么分,不是旁人说了算,也不是由那两个儿子的父亲说了算,大明律对家产分配早有规定,若是决断不下,自可上告官府裁决,咱们这些外人,大可不必操些不必要的心了。”

    万通明明在暗示太子之位,唐泛却偏偏按照他字面上的话意去解释,说得好像万通邻居家真要分家产似的,令万通无言以对,只能干瞪着眼。

    幸好其他人也没有光坐在那里看着他倒霉,李孜省便道:“唐御史,这不过是茶余饭后一个消遣罢了,何故如此认真?”

    唐泛笑吟吟道:“不知不觉便认真起来,见笑了,见笑了!”

    万通哈哈一笑,也顺势下了台阶:“唐御史这一说,当真是令我豁然开朗啊,我回头便去告诉我那邻居,免得他对大明律一窍不通,到头来还闹出笑话来!好了,大家继续吃酒,来,为咱们大明万世永昌,为天子龙体康健,干一杯!”

    “干一杯!”

    “干一杯!”

    他这一说,众人自然执起酒杯纷纷站起来道,微微僵凝的气氛登时又活络起来。

    唐泛那一桌的人,都对他敢于当众驳万通面子的胆色表示佩服。

    王鏊更是对他低声赞了一个好字。

    谢迁也道:“这万通仗着他姐姐,由来嚣张,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还总连同其他人撺掇着陛下废太子,他今日这番话,摆明是在暗示太子与二皇子的事情,借此刁难你,幸好你随机应变,没有中了他的圈套,反倒又大大出了一回名了!”

    唐泛微微苦笑:“人怕出名猪怕壮,这种名我宁可不要啊!”

    谢迁拍拍他的肩膀:“祸兮福所倚,想想也不失为好事,你上次因香河县案一事出名,许多人都说你是侥幸,如今你敢于公然表明自己的态度,没有怯懦退缩,足以表明你的胆魄,日后非议你的声音必然少了许多!”

    王鏊也跟着调笑道:“不错,润青,往后官场上,说不定就流传起‘剑胆琴心唐御史’的美名了!”

    唐泛被挤兑得忍不住白了他们一眼,啥话也不说了,直接执筷吃菜。

    左右都得罪万通了,还不赶紧大吃一顿,怎么弥补得上这一趟的身心劳损呢?

    万通虽然当场表现得很豁达,可等到酒宴一散,客人走尽,他让人将门一关,禁不住就发火了:“那小子以为他是哪根葱呢!一个区区左佥都御史,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他还当自己办了点鸡毛蒜皮的案子,就天下闻名,谁也动不了了?!”

    不过在场留下来的人,都是万通的死党,肯定跟他一个鼻孔出气,而不会反过来指责他的。

    李孜省笑道:“万公不必为了这等人生气,依我看,这个唐泛就跟其他言官一样,好博虚名,方才那种场合,反倒是给了他发挥的余地,可他也只长了一张利嘴罢了,回头我让人寻他点毛病,将他赶出京城,给万公出出气也就是了!”

    尚铭便道:“那个唐泛可不是一般的小官,他有隋州帮他说话,汪直与他关系也不错,自己是御史,还有个当右都御使的老师。御史是干甚的?还不是想咬谁就咬谁?他的官小,却不好轻视,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反咬一口,虽不致命,可也疼啊!”

    他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听得万通更是火冒三丈。

    一想到原本高高兴兴的寿宴被丘濬唐泛师生二人败了兴,万通就觉得腻歪得不行。

    他也不想想,明明是自己先去为难人家的。

    彭华拈须道:“尚厂督所言甚是,小小一个唐泛,纵然牙尖嘴利些,也不足为虑,若是能由他身上找出什么把柄,顺道将西厂也给扳倒,那才是大功一件。”

    尚铭虽然做梦都想着把老冤家汪直扳倒,闻言却摇摇头:“可惜陛下对汪直终归还是有几分香火情的,饶是我们在他面前几次三番地说汪直的坏话,汪直至今也还好好地!”

    李孜省不解道:“陛□边伺候的人那么多,这汪直都快两年没在陛下跟前了,怎么陛下还不冷落他?”

    万通与彭华听到这句话,俱都看了他一眼,心里骂了声草包,没吱声。

    李孜省以道术幸进,不单是在丘濬这样的大臣心目中是个佞幸之徒,连万通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其实不大瞧得上李孜省和继晓这种装神弄鬼之辈,只不过皇帝对这两个人信任有加,万通等人觉得这一点可以被自己利用罢了。

    这就是小人与君子的区别。

    像丘濬和怀恩等人,就算知道李孜省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也不屑于通过这种人来巩固太子的地位。

    但万通他们就不同了,但凡能够达到目的,手段是什么并不重要。

    尚铭是宦官,对李孜省倒没什么歧视,就笑着与他解释:“李大人在京时日不多,不了解也是正常的,这汪直自小在宫中长大,伺候陛下与娘娘的时间比我还长,算是陛下与娘娘看着他长大的,是以陛下才对他多几分宠爱。”

    万通闻言就哼了一声:“那有什么用!吃里扒外的畜生!我姐姐对他恩重如山,他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我!早日除掉也好,免得夜长梦多!”

    只要一想起南城帮被捣毁这件事,他心里头就恨得牙痒痒的。

    尚铭则对汪直向来比他受宠这件事一直酸溜溜的,逮着机会就要黑老对手一把:“不过他自作孽,好端端地自请驻边,结果出去容易回来难,眼看陛下已经逐渐对他不喜,只要首辅肯上疏请罢西厂,树倒猴狲散,他的死期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万通摇摇头:“不必指望那个老狐狸了,没好处的事情,他跑得比谁都快。方才寿宴刚散,我便想让他留下来与我们共商大事,谁知他借口家中有事提前溜了,如果能够确定陛下的心意,他肯定乐于锦上添花,但如果陛下还对汪直有所信任,他一定不肯蹚浑水的!”

    彭华问:“尚公,我听说汪直近来与怀恩眉来眼去,此事可是真的?”

    尚铭道:“我没亲眼见过,不过听我在宫中的孩儿们说,他们确实见过汪直与怀恩碰头过几回,两人每次交谈的时间都很短,他们离得也远,不知道那两人究竟在谈些什么。”

    彭华奇道:“先前不是听说怀恩与汪直不和么,他们是什么时候搭上线的?”

    万通阴着脸:“什么时候搭上线不重要,怀恩那老家伙一心向着太子,若是汪直再倒向他们,那太子可真是如虎添翼了!大同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咱们必须得想个法子了,等他又立了军功回来,还有西厂在手,只怕更难对付!”

    他说罢,又望向在座诸人:“不知诸位有何高见?”

    彭华想了想:“听说这些日子,大同战事颇有些不顺,他估计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如找两个言官上疏列数西厂之罪,先罢了西厂,断他一条臂膀!”

    这在场众人,要说最讨厌汪直,巴不得他死的,除了万通之外,还有一个人。

    只见尚铭阴阴一笑:“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法子,直接一箭三雕,把万公看不顺眼的人,通通除了去!”

    另外一边,唐泛自然不知道有人正酝酿着一场很可能波及到他的阴谋。

    宴会散了之后,连着几天他去都察院上班,都听见同僚在谈论这场寿宴,而唐泛在筵席上,先是为老师解围,而后又机智地应对了万通故意刁难他的问题,果然如同谢迁所说,又扬了一回名,连带着都察院里同僚们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大家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对万通这种人,大都是不以为然的,唐泛做到了他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他们对唐泛自然也多了几分佩服。

    再加上唐泛的老师也坐镇着都察院,所以唐泛如今在都察院的待遇,那与在刑部时,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了,这种始料不及的待遇,令他很是啼笑皆非。

    抛开这些朝堂上的纷纷扰扰,唐泛的生活较之以前,不仅规律了许多,而且悠然惬意。

    唐瑜母子安顿下来之后,贺澄的读书问题也被提上了日程。

    唐泛自己就是金榜传胪,拿来教外甥当然绰绰有余,可问题是他有官职在身,没那个时间,只好从外面请了一位先生。

    对方是个落第举子,功名比贺霖还高,却没有贺霖的清高,他准备在京城住到下回会试,肯定就需要银子,能够到大户人家里教子弟念书,算是十分体面的工作了。

    唐泛与唐瑜商量了一下,便将这位柯先生留下来,奉以丰厚的束脩,让他教贺澄与阿冬一道念书。

    贺澄是个性格温顺柔和的孩子,本来就很喜欢念书,但对阿冬来说,读书可就是一个苦差事了,先前没有贺澄在,没个对比,她也得过且过,能识文断字便算过关了,如今贺澄一来,又有了先生,还有长姐监督,自然不容得她再逃避。

    所幸唐泛与唐瑜对她要求也不高,只要能够写写调理通顺的文章便可,不像贺澄那样将来是要考功名的,自然要比阿冬严格十倍来要求。

    不过为了改掉贺澄在贺家养成的性子,免得他长大成人以后变得优柔寡断,唐泛便与隋州说了一声,每十日就将他送到北镇抚司的校场,跟着那帮锦衣卫一道扎马步,俯卧撑。

    贺澄哪里受得了,一开始就□□练得泪眼汪汪,甭提多可怜了,唐瑜见了心疼不已,私底下还悄悄问唐泛能否让他免了这样的折磨。

    唐泛理解姐姐的慈母心肠,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对姐姐讲了一番道理,又拿姐夫贺霖出来作比较,说贺霖就是自小过得太平顺,缺乏磋磨,以至于乍然受挫就一蹶不振。

    听了这话,唐瑜沉思半晌,狠下心决定不再过问。

    对阿冬这种喜欢练武的小姑娘而言,北镇抚司校场却是个再合适不过的地方,她虽然因为年纪太小,终究无法与成年人一道操练,饶是如此,她的练习强度也已经比贺澄高得多。

    有了这位小姨母的比较和榜样,贺澄的好胜心也被激发出来,有时候没去校场,晨起也会在院子里打一套拳法,日复一日下来,不仅身体蹭蹭地抽条,连带气色精神也比之前在贺家时不知好了多少。

    唐瑜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越发觉得自己将姐姐与他一并带出来,是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要说唐瑜在京城,除了忙生意之外,其实也不寂寞,在唐泛他们回到京城之后不久,严礼很快就准备好三书六聘,将贺家八姑娘给迎娶进门,过上了和和□□的小日子。

    贺八姑娘在京城除了唐瑜之外,也没有别的亲人了,原本关系平平的姑嫂二人反倒走得近起来,唐瑜发现以往很少来往得贺八其实也是一个很有趣的姑娘,譬如说她虽然在贺家父亲与嫡母面前作出一副娇羞柔顺的模样,私底下却泼辣直爽,又驭夫有道,这一嫁入严家,便将严礼驯得服服帖帖,听话无比。

    家里有个女人打理,生活终究是不一样的,正如贺八之于严礼,正如唐瑜之于唐泛。

    虽然没跟隋州唐泛他们住在一起,不过两家紧挨着,近得不能再近了,唐瑜便雇了两个丫鬟,让她们帮忙干点杂活,每日也定点过去隔壁打扫。

    她又亲自给唐泛做衣裳做鞋袜,当然也没忘了给隋州和阿冬的,唐姐姐女红做得极好,唐泛三人从此也穿上了蕴含着姐姐浓浓心意的新衣裳,而阿冬在唐姐姐的□□下,手艺也越来越好。

    在唐泛看来,比起出风头,又或者斗赢了谁,他更喜欢过这样平静宁和的日子。

    虽然简单,却足够温馨幸福。

    面对家人的时候,他完全不必斟酌言辞,想着如何应对,如何算计人心变化,只有待在他们身边,他才能完完全全地放松下来。

    而这种感觉,世上只有这几个人能够给他。

    这一日正值休沐,唐泛白天出去访友,顺道在朋友家用了晚饭,回来已是明月高悬。

    由于吃得太撑,他一时半会也没有睡意,见月色皎洁,便背着手在院子里转起圈圈消食。

    这阵子因为店铺的事情很忙,钱三儿每天都要早起,索性就宿在店铺后头,反正那里也有床铺被子,并不狭窄。

    少了他那张嘴在耳边聒噪,隋州又还没有回来,唐泛便觉着有些无聊,心想不如回去睡觉算了。

    他正转身打算往里走,便听见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

    紧接着院门被推开,三个人走了进来。

    准确地说,是两个人扶着一个人。

    中间那人歪着头,脚步踉跄,可不正是隋州隋伯爷?

    因为隋州还没回来,院子里的门就没有上闩,唐泛回过头,见状吃了一惊,连忙上前帮忙搀扶,又见送他回来的两人面目陌生,不由问道:“多谢二位送他回来,不知广川这是?”

    那两人相视一眼,显然也没想到隋州家里还有这么个人,又见唐泛看起来不像个下人,可能是隋州的兄弟之类,便道:“大人在酒席上喝多了,指挥使大人让我们送他回来。”

    说话间,隋州似乎想要继续往前走,没料想脚下一软,直接往前倒去,唐泛连忙以肩膀支撑住他的身形,但两人的气力本身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反而被他带得也往旁边歪了歪。

    却见隋州直接将唐泛抱住,满身酒气迎面扑来,他用鼻子和嘴巴径自往对方身上又闻又蹭,嘴里还一边喊着“青娘”“青娘”,一副酒气上涌的急色模样,与平日冷淡自持的为人大相径庭。

    唐泛一边茫然着那“青娘”到底是何方神圣,一边按住他,免得他在两个属下面前出丑。

    “青娘,走,我们回房去,你白天还应了我的,我要……”暧昧而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边,也不知是酒气还是热气,激得唐泛耳朵微微发热,他不由后退一步,却推不开对方如铁箍般的力道,依旧被牢牢环抱住。

    那两个人见状,心道这隋镇抚使平时在人前装得冷漠无比,没想到私底下也是个好色的,这会儿喝了酒就原形毕露,想必那“青娘”定然是他家的美妾了,只是眼下他却逮着自家兄弟乱喊,实在可笑。

    二人互相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暧昧眼神,而后便对唐泛道:“时辰不早了,我等也不打扰大人休息,这就先告辞了。”

    唐泛挣不开隋州的怀抱,便苦笑着与他们说了几句客气话,目送着二人离开,又拖着一个“大包袱”过去关门上闩,这才扶着人往里屋走。

    进了隋州的房间,唐泛扶着人正要往床上坐,没想到对方臂力一个使劲,他直接就被仰面压倒了。

    唐大人叹了口气:“你还要装到几时?”

    身上的人动作一顿:“怎么看出来的?”

    唐泛笑道:“自然是出于对你的了解,不过方才是怎么回事?”

    隋州道:“自从万通回来之后,就一直想重整旗鼓,南镇抚司的镇抚使已经换上了他的人,奈何北镇抚司这边,他之前的势力被袁老大人打得七零八散,一时动不得我,便只好暂时放□段,希望能以怀柔手段,徐徐图之。今日他宴请南北镇抚司的人,希望从我口中试探我对废立太子的目的,我不想与他周旋,便佯作喝醉,先回来了。”

    唐泛知道这回事,隋州本质上不属于朝廷大臣那一拨,他谁都不靠,保持中立,这也是成化帝能对他信任有加的原因,万通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如果隋州能够支持他,那么万通不仅能够收回自己原本在锦衣卫里丢失的势力,而且还能争取到隋州这样一个强援。

    “他想必给你许了不少好处罢?”唐泛笑道。

    “那些所谓的好处,我并不放在眼里。”隋州不以为意。

    唐泛虚咳一声,推了推他:“行了,伯爷,人都走了,不必做戏了,去找你的青娘罢。”

    隋州发出一下轻笑:“你道青娘是谁?”

    他方才虽然是装醉,但他今晚确实喝了不少酒,如今一笑,便带了几分醉意。

    唐泛:“我怎知是谁。”

    隋州:“润青者,单取最后一字,可不就是青娘?”

    唐泛:“……”

    老实说,其实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想到这一节的,但不知为何,方才他竟一直没有想到。

    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不太合理啊。

    唐大人禁不住走神了片刻,等到感觉压在身上的重量又稍稍增加的时候,他才重新回过神来。

    便见二人的距离越发近了,几乎是鼻尖对着鼻尖,连气息都彼此交缠。

    在对方这样专注而无声的凝视下,唐大人成功地,脸红了……

    “你……”

    他只说了一个字,对方的脑袋就慢慢地往下垂,然后直接挨在他的颈窝上,睡过去了。

    唐泛:“……”

    作者有话要说:

    萌萌们都好聪明!!没错啦,万通用心险恶,明着说邻居,实则说太子和二皇子呐~~

    哼哼,强抱了……

    这个案子不是指寿宴,寿宴只是前情,真正的案子是从明天开始滴,有了这段寿宴,才能引入案子哦~~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o∩_∩o

    soph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0:12:13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1:22:18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1:25:46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3:13:55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723:47:33

    白茅纯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01:25:24

    筏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04:47:21

    休闲时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06:55:45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07:16:21

    sophi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2-0808:29:20

    踢阿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09:08:49

    啊啊啊啊啊啊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12:58:43

    就是想改用户昵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813:20:52

    读者“daisy”,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8:14:28

    读者“759847650”,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4:58:01

    读者“759847650”,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4:57:59

    读者“就是想改用户昵称”,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3:20:42

    读者“啊啊啊啊啊啊园”,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2:58:53

    读者“鸽哨声声”,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49:11

    读者“鸽哨声声”,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49:08

    读者“鸽哨声声”,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49:04

    读者“rigbell”,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43:17

    读者“蜗牛”,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24:03

    读者“la”,灌溉营养液12014-12-0811:22:23

    读者“鼠猫联手天下无忧”,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9:26:16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9:33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9:23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9:11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9:02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8:55

    读者“筱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48:47

    读者“辉飞妖灭~”,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8:23:58

    读者“90449”,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7:52:17

    读者“chris”,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7:26:05

    读者“aki”,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7:16:33

    读者“休闲时光”,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6:55:34

    读者“龙王爷”,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5:13:24

    读者“筏子”,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4:47:35

    读者“雁瑶”,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1:53:18

    读者“颜小飘”,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20:56

    读者“颜小飘”,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20:51

    读者“木头饼”,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20:20

    读者“报答平生未展眉”,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15:51

    读者“报答平生未展眉”,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15:42

    读者“报答平生未展眉”,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15:37

    读者“长夏”,灌溉营养液12014-12-0800:09:57

    读者“阿辞”,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3:55:57

    读者“乌兰波克”,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3:33:33

    读者“乌兰波克”,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3:32:54

    读者“柳惜夕”,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3:29:12

    读者“柳惜夕”,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3:29:11

    读者“吴昭萦”,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2:21:46

    读者“lyh”,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48:52

    读者“lyh”,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48:49

    读者“lyh”,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48:43

    读者“流光飞舞”,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30:51

    读者“我神马也不知道”,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27:50

    读者“江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25:09

    读者“夏野_彻”,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1:24:18

    读者“南瓜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9:40

    读者“南瓜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9:33

    读者“南瓜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9:24

    读者“南瓜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9:23

    读者“南瓜花”,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9:16

    读者“辰”,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48:43

    读者“loy”,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34:53

    读者“loy”,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34:45

    读者“loy”,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34:35

    读者“loy”,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34:20

    读者“酱油君”,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13:54

    读者“xiaoliu”,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12:32

    读者“xiaoliu”,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12:28

    读者“xiaoliu”,灌溉营养液12014-12-0720:12:24

    读者“momo”,灌溉营养液12014-12-0719:11:2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