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8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看着那一屋子的乌烟瘴气,唐泛他们简直都惊呆了。

    “这是在作甚?”唐泛困难道。

    “驱邪!”丁容在旁边神秘兮兮小声说道。

    “……”

    这么多人前来,动静不小,屋里的人很快也看到了他们。

    王越神情尴尬,一脸“我是被逼的”,汪直倒还淡定自若。

    连同屋里那个道士也注意到他们,道士手里捏着半死不活的公鸡,那场景着实滑稽。

    双方大眼瞪小眼,直到唐泛轻咳一声:“几位要不要先去换过衣服?”

    王越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

    他朝唐泛等人拱手道:“失礼了,且容我先去更衣!”

    说罢带着一身鸡血匆匆离开,他估计是没注意到自己头发上还沾着根鸡毛,看得庞齐等人想笑又没好意思,憋得很是辛苦。

    在他之后,汪直也从里边施施然走了出来。

    唐泛忍笑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汪公别来无恙啊?”

    汪直阴着脸:“何止有恙,简直快要沉疴不起了!”

    旁人看见他这表情,只怕会被唬了一跳,反省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但唐泛依旧笑吟吟的,根本没被吓到:“可我看你气色不错啊!”

    汪直哼了一声,目光直接越过他落在隋州身上,拱起手道:“承情了。”

    这句话没头没尾,但隋州知道他说的是上次言官们上疏请罢西厂的事情,汪直远在大同,鞭长莫及,隋州在西厂轰然倒塌之前接收了他的亲信,有那些人在,汪直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这份人情自然大得很。

    隋州也回了一礼:“守望相助,不必客气。”

    汪直的脸色稍稍一霁:“诸位且到偏厅稍坐,少陪片刻。”

    汪公公这一身鸡血,自然也是要去更衣的,他已经瞧见庞齐等人忍笑忍得辛苦的模样,不由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去。

    丁容则引着众人到偏厅落座,又吩咐下人上茶。

    过了一会儿,从外头第一个进来的,不是王越或汪直,反倒是那个道士。

    他也换了一身干净衣裳,面容也不像方才那样披头散发,凌乱不整了,看上去确有几分仙风道骨。

    对方见隋州和庞齐等人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便主动向唐泛打招呼:“贫道出云子,来自龙虎山白云观。”

    听到龙虎山三个字,唐泛的眉毛微微一挑,也起身含笑道:“左佥都御史唐泛。阁下原来是龙虎山的真人,失敬失敬!”

    自张道陵之后,龙虎山便成为道教重要一支,及至本朝开国,朝廷依旧按照宋元习惯,封龙虎山掌教真人为天师,张天师之名,自然如雷贯耳,别人一听龙虎山,就会想到张天师。

    成化帝这两年对仙家道术很是痴迷,否则李孜省这种人也不可能得到宠信,原本皇帝是希望能请到张天师入京讲道的,但张天师以闭关为由婉拒了皇帝的邀请。

    这些名门正派能传承千年,自然有自己的生存智慧,他们很清楚,现在出山,固然能够风光一时,但等到皇帝驾崩,朝廷大臣们肯定要蜂拥而上,将唆使皇帝干坏事的罪名扣在自己身上,所以龙虎山绝对不会去凑这个热闹。

    不过龙虎山不去,不代表别人也瞧不上这泼天富贵,这不,李孜省这种人就冒出头了。

    见唐泛表现得很客气,出云子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贫道虽然在龙虎山修道,可并非天师教正统,乃是旁支所出,当不得真人之称!”

    这人倒也实诚,唐泛便换了称呼:“道长是受了王总兵还是汪公公之邀而来的?”

    出云子面不改色:“贫道云游至此,见大同城上空黑气纷涌,怕是有妖人作祟,掐指一算,便知此地近日定有一劫,故上门求见,王总兵与汪公公正愁眉不展,一见贫道就大喜过望,忙求着贫道帮忙解围,出家人慈悲为怀,这个忙,贫道无论如何也得帮。”

    唐泛:“……”

    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但唐泛本身就是舌灿莲花的大家,自然听得出来,这位出云道长滔滔不绝说了半天,重点其实只有一个:他是毛遂自荐上门的。

    “那个,道长……”唐泛欲言又止。

    “唐御史若有何困惑,直讲无妨。”出云子肃然。

    “出家人慈悲为怀这句话,好像是佛家才说的?”唐泛轻咳一声。

    噗嗤!

    客厅里接连响起好几声闷笑,定是庞齐他们忍不住了。

    隋州倒是定力非凡,依旧神色如常地举茶浅尝。

    出云子走南闯北,脸皮定力都非同凡响,听得唐泛所言,也不脸红,只笑道:“无论修佛修道,皆为了直指本心,渡人向善,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是我执着了。”唐泛含笑,能说出这种话,说明这人还是有点道行的。

    二人又聊了两句,王越和汪直就一前一后走进来。

    大家彼此见礼,重新落座。

    王越就道:“听说唐御史和隋指挥使在入城时受了一些为难,此间实是别有缘由,我在这里代那些不长眼的兔崽子给你们赔罪了!”

    说罢便站起来拱手。

    他是二品总兵,领兵部尚书衔,又是景泰二年的进士,唐泛与隋州如何敢托大,当下也跟着起身回礼。

    唐泛道:“王总兵不必如此,下官如何担当得起?来龙去脉我们在来路上已经听丁容说过了,也觉得可以理解,若是让贼人借着官家身份混入城去,后果不堪设想!”

    王越苦笑:“其实在此之前,我们也没想到那些妖徒会如此大胆,竟敢以官眷的身份大摇大摆进城,在那之后,便不得不小心,分毫不敢大意了!”

    以王越的资历和威望,他本不必对唐泛他们解释这么多,而且如此客气的。但他离京已久,唐泛他们又是皇帝派来的,他肯定也担心对方心中有芥蒂,回京后去告状,让自己吃不完兜着走,所以打好关系是必须的。

    汪直听他们寒暄来寒暄去,有点不耐烦,插口道:“你们初来乍到,先由我来说说现在的情况罢。”

    唐泛:“正有此意,汪公请讲。”

    汪直说起来,自然要比丁容更详尽一些。

    先前唐泛他们听丁容描述,还是有许多不甚了了的地方,被汪直一顺,就都清晰了。

    明朝自太、祖立国以来,北边就一直不太平,后来永乐天子不顾一干大臣的反对,将帝都直接迁往北京,除了他自己不适应南方气候之外,也有让子孙后代亲眼盯着北边的威胁,亲自守卫国门的意思,但是土木之变后,京师三大营覆没,惶惶大明更是被打怕了。

    等瓦剌人式微,鞑靼人又崛起了,同样还是明朝北面巨大的威胁,举朝上下没有人相信明军能够打赢他们。

    但王越说服了汪直,一同向皇帝请命,终于让皇帝同意出兵,这一打就是两年多。

    他们两个人离开京城来到这里经营,从无到有,期间秣马厉兵,日夜操练,终于扭转了局势,将不可一世的鞑靼人打到害怕了,从一年来上十几二十回,跟进自己家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到现在一年他们也只敢来上几回,这样的战绩不能不说是骄人的。

    不过这种情况,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发生了改变。

    一向直来直往,打完就跑,讲究硬实力的鞑靼人好像一夜之间学会了玩阴的,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又是派细作,又是诱敌深入,又是狡兔三窟,弄得明军一愣一愣的。

    不过战场上还好说,有孙武孙膑这样的用计老祖宗,明军将领就算上了一两回当,也总会学乖的,但是战场下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每回明军有所动向,鞑靼那边总会提前得知,然后做好准备,好几次甚至绕过了明军重点布置的区域,专门针对防守薄弱的地方下手,令人防不胜防。

    有鉴于此,王越下令在大同府全境搜查,结果还真就揪出了几拨细作,其中一拨,就是在唐泛他们来之前被发现的,对方伪装成平阳府那边致仕官员的家眷,守城门的士兵一个不察,还真就被他们忽悠过去,后来还是在大搜查的时候被查出来的。

    然而即使如此,也没有遏制住这股趋势,整个大同府不可能全部封闭起来,百姓进进出出,难保其中就混杂细作,而且战前议事,必定是要召集全军将领,就算这些人对作战计划守口如瓶,他们在吩咐下去的时候,若是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被细作传出去,鞑靼人同样还是能够得到消息。

    为此王越和汪直好几次大规模的搜查,都没能将这股源头给彻底掐灭。

    不过最头疼的事情还不止于此。

    从前两个月开始到现在,鞑靼人来了五次,皆被明军击退,但有三拨明军均在追击敌人的过程中失踪,第三拨最后被找回了七个人,就像丁容先前说的那样,那些最后能够幸存回来的士兵十分害怕,纷纷说他们是误入了鬼蜮作祟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走得慢,落在队伍后面,估计也回不来了。

    听到这里,或许有人要问,都说穷寇莫追,怎么明军还屡屡上当?

    若是问这样的话,那意味着这人不谙军事。

    虽然穷寇莫追,可还有一句话,叫乘胜追击,作为富有军事经验的将领,王越自然是在对方仓皇逃跑,判断可以追击的情况下才会下令去追的。

    发生这种情况,只能说完全不在计划和意料之中。

    战事不利的零星消息还是接二连三传到京城,这才给了政敌攻讦的机会。

    原先的大同巡抚被替换回去,新任的大同巡抚郭镗,比唐泛他们来早了半个月,就已经因为跟王越和汪直意见不合而吵了几回,估计他也没少往京城那边告黑状,弄得王越他们现在的局面很被动。

    王越听说汪直与唐泛的关系还不错,也知道他们跟万安那一党不和,就盼望他们早点过来,最起码也要遏制住郭镗的气焰,免得皇帝对大同这边的误会越来越深,还以为王越和汪直怯战不出呢。

    不过大同这边,士兵失踪的事情终究瞒不住,很快就有不少流言蜚语,说鞑靼人得了鬼神之助,学了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事,能把活人一下子变没了,对军心造成很大的动摇,连汪直也觉得很邪,正好出云子上门,在查明对方的来历并无可疑之后,就让他过来作法驱邪。

    于是就有了先前唐泛他们先前看到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听完汪直的话,唐泛就问:“郭巡抚现在人呢?”

    汪直凉凉道:“他看不上出云子在这里作法,说这是旁门左道,不屑与我等为伍呢,拂袖而走了!”

    出云子在一旁道:“道术一门博大精深,只要心存正气,行善利人,自然是正道,郭巡抚的见解太过偏狭了!”

    唐泛摇摇头,对汪直道:“你就不怕他回头上疏向陛下告状,说你们正事不干么?”

    汪直:“你莫忘了,陛下新近对道术也推崇得很,他若是这样告状,反倒帮了我们一把。”

    唐泛无语了,敢情他们是想故意恶心郭镗的。

    王越笑叹:“先前这郭镗在这里,我们就变得束手束脚,他的奏疏一封封发往京城,也没个帮我们说话的人,幸而陛下圣明,知道兼听则明,二位一来,我这心里总算轻松一些了!”

    他这些日子既要指挥战事,又要严查敌方细作走漏消息,还要防备郭镗时不时就告黑状,内外三重压力,也真是身心俱疲。

    虽然嘴上说着两个人,但王越说话的重点对象主要还是隋州。

    因为只有隋州这种锦衣卫所禀报的事情,才可以直达天听,而不需要经过通政司与内阁,也不会被中途扣押,这一点,唐泛纵然是御史,也是做不到的。

    否则大家为何会对锦衣卫又敬又怕呢,为的就是这份绝无仅有的特殊性。

    面对对方的灼灼目光,隋州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一切所查,自会据实奏报。”

    王越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脸上的笑容更热情了一些。

    正事告一段落,唐泛他们风尘仆仆来到这里,王越汪直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为其洗尘的,当下便在总兵府摆了一桌,也没去叫郭镗,几个人围坐一席,庞齐他们另开一桌,上的是骨头汤底的鲜锅子,边上是嫩嫩的小羊羔肉片和各种羊杂,以及豆腐菌菇等各色素菜。

    大家都饿得狠了,各个甩开腮帮子吃,出云子也跟所有人一样吃得不亦乐乎,见唐泛不时注意他,便解释道:“贫道修的是正一道,而非全真道,不必戒荤腥的,我看唐御史对道家也颇有见地与慧根,要不要拜入贫道门下?”

    末了他还补充一句:“正一道不妨碍娶妻生子的哟!”

    唐大人那个汗呀,不由抽了抽嘴角:“……多谢道长好意,我事情繁杂,怕是没法专心修炼。”

    说完这句话,不知怎的视线就与对面的隋州对上。

    对方似笑非笑,瞅得唐泛一阵莫名心虚,赶紧移开目光。

    用完饭,才是说正事的时候,出云子知机地告退,庞齐等人也齐齐退下。

    王越将隋州请到书房密谈,汪直与唐泛则留在偏厅。

    唐泛就问:“那出云子果真是龙虎山下来的?”

    汪直:“我怎知道?”

    唐泛:“……那你怎么还将他留下来,还听了这么多话?”

    汪直:“正是故意要将他留下来的,他听得越多越好。”

    唐泛恍然:“你早就怀疑他,所以故作试探?”

    汪直起身,背着手在厅中踱步:“不确定,因为在他出现之前,鞑靼人那边已经提前得知几回了,不过此人的确有些可疑,与其放任他在外头乱晃,还不如留在身边,就近监视!”

    唐泛笑道:“没想到汪公来大同短短两年,竟也对疑兵之计运用自如了,佩服佩服!”

    汪直冷道:“那顶个球用!西厂还不一样被人连锅端了!我就知道尚铭那龟儿子一倒向万通那边,肯定是要借着万通的势力对我下手的!”

    他看上去冷静,其实心里对这件事还是在意得很,否则也不会提起尚铭两个字就咬牙切齿。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的。

    抛开西厂好坏不论,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势力,短短几年就能与历史悠久的东厂分庭抗礼,甚至还要压过东厂几分,结果转眼间就被铲除了。

    换了谁,谁心里都会气不顺。

    偏偏唐泛还火上浇油:“其实西厂没了也好。”

    他无视汪直射过来的眼刀,喝了口茶,这才慢慢道:“你别急,先听我讲完。”

    “西厂且不论,自东厂成立以来,但凡经手那地方的,有几个能得善终?若是有,你不妨数给我听听。远的不说,先说近的,你看怀恩也好,梁芳也罢,那些老狐狸一般的人物,谁曾沾手过东厂的事务?一个也没有罢,正是因为他们深谙这其中的兴衰变化,所以宁愿缩在宫里,也不肯去碰东厂这块烫手山芋。”

    “你别看尚铭现在上蹿下跳蹦得欢,又是执掌东厂,又是与万党结盟,然而他与万党的关系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并不牢固,一旦出什么状况,万通他们头一个要抛出去当替罪羊的,必然是尚铭。”

    “我知道你一手建立西厂,舍不得它就此作罢,不过它的存在,如今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没就没了,等到此间事了,你向陛下上奏时,不妨将西厂的事情也写入奏疏中,陛下心软,见你这样说,肯定就会恩准你回京了。”

    这些道理,汪直未必不明白,可他就是过不下心里那道坎,放不下原本滔天的权势,等这边战事一了,他能回到京城又有什么用?

    到时候他还不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阉人,树倒猴狲散,谁能瞧得起自己?

    “说得头头是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也跟那帮文臣一样,希望西厂倒闭么!”汪直哂笑。

    “不错,我早就不觉得西厂有存在的必要。”唐泛倒也实诚,直接坦坦荡荡地承认。

    汪直瞪了他半天,发现对方根本不疼不痒,还朝着他笑,不由泄气。

    唐泛笑了笑:“你我相交数载,你也知道,我这话不是针对你。不单是西厂,就连东厂,锦衣卫,但凡了解他们成立初衷的人,都不会觉得它们是应该存在的。试想秦汉唐宋,但凡盛世,何曾需要通过监控百官动向来掌握人心?若说锦衣卫还是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那东厂当真就是半点好处也没有了,我们这些文官,做梦都希望它能灰飞烟灭。”

    汪直阴恻恻道:“唐润青,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太、祖皇帝与永乐天子立下的规矩都敢非议?!”

    唐泛无辜道:“我这是把汪公当成自己人,才会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怎么是非议了?”

    汪直没搭理他。

    唐泛继续道:“所以西厂没了的事情,你也不能全部怪在万通尚铭那帮人身上,连我都不希望它存在,更何况是朝中其他官员呢?东厂因为成立时间太久,根深蒂固,所以大家动不了,但西厂根基尚浅,为了避免它以后变成像东厂一样的庞然巨物,就算没有尚铭,万安,也会有其他人上疏请罢的。”

    汪直听得他一副乐见其成的语气,不由勃然大怒。

    他好不容易才勉强按捺下怒意,便冷笑连连:“所以现在不就如了你的意了?”

    唐泛淡然一笑,假作没听见他阴阳怪气的语气:“这就回到之前我说的话了。古人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有时候看起来是好事,未必是好事,看起来是坏事,也未必真的就是坏事。你瞧,像怀恩,梁芳那样久经世故的人,都不会想去沾手东厂的,如今西厂没了,对你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我知道,你一直追求建功立业,男子汉大丈夫生于世长于斯,自当如此,但你的身份,必然使得你要做到这一点,会比常人更加困难十倍或百倍不止。但你不同于怀恩,更与尚铭之辈不同,并没有将眼光放在宫里或京城,反而是在千里之外的边陲,这份雄心壮志,着实令人钦佩。容我妄自揣度一下,汪公心中仰慕的,可是三宝太监?”

    汪直告诫自己不要再搭理他的花言巧语,但听到这里的时候,仍旧忍不住问:“你怎会知道?”

    唐泛含笑道:“三宝太监随永乐天子南征北战,立下赫赫功劳,比所有靖难功臣都不遑多让,若他不是宦官,只怕当时就已经封爵拜相了。然而即使是如此,他七下西洋,使得万国来朝的功绩也不可磨灭,此间事迹,令后人读来心向往之,恨不能与他同生一世,以便瞻仰三宝太监的风采!”

    听了他的话,汪直微微一动,脸色有所转变。

    其实时人对郑和下西洋的评价并不那么好,大家普遍都认为这七下西洋,造船远航,耗费了大明国库数不尽的钱财,只是天子好大喜功的产物,尤其是在海禁之后,这种观点更是甚嚣尘上。

    然而唐泛的看法却与时下许多人都不同。

    他的话终于打动了对郑和一生推崇备至的汪直。

    汪直沉默半晌:“你说得不错,我确实将三宝太监视为平生唯一景仰的对象,只恨自己生得晚,未能如他一样追随永乐天子南征北战,如今这世道,连对鞑靼开战都要犹豫再三,便是打了胜仗,还会被小人攻讦一番,若永乐帝还在世,何至于此!”

    说到最后,他颇有些恨恨的意味。

    唐泛摇摇头:“汪公偏激了,你若想效仿三宝太监,何须专注于战功一途?七下西洋,同样名垂史册。”

    汪直皱眉:“这分明是劳民伤财之举,如何能效仿之?”

    唐泛笑道:“劳民伤财是自然的,但也并非全无好处。”

    虽然太、祖皇帝严禁下海,但唐泛曾经游历到南方,亲眼看见许多海民因为海禁而活不下去,不得不私自出逃,这个数目在官府的公文上逐年攀升,所以禁海令其实是名存实亡的,禁得了遵纪守法的良民,却禁不了那些为了生计孤注一掷的“刁民”,到了近年来,沿海已经有不少海商私下与番国往来贸易,甚至还有更过分的,直接勾结倭寇回来反过来抢掠沿海的百姓。

    郑和下西洋,因为出的是官船,不是民船,所以不算违背太、祖的禁令,但实际上伴随着郑和的出航,民间的禁海令也随之逐渐松弛,只是现在没有人去捅破那一层窗纸罢了。

    反倒是官方规模的出海,在郑和之后根本就绝迹了,因为朝廷许多人固守成规,认为那只是劳民伤财之举,根本就不觉得官方出海可以为朝廷或国家带来什么好处。

    但唐泛亲眼所见,海商自远方满载而归,船上俱是将大明货物运往邻近番国售卖之后所得的财物,自然知道这种陈旧的观点极端错误!

    只因为朝廷禁海,这些海商往来都属于违法走私,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征收商税,反倒使得这些钱每年白白地流失掉,朝廷见天喊着没钱赈灾,却放着这样合法而又不扰民的征税手段于不顾,实在是令唐泛扼腕不已。

    听罢唐泛的解释,汪直恍然大悟:“你想撺掇我去想圣上建言开海禁,然后出海?你也知道现在不是永乐年间了,再说现在也没有造船厂,那几艘宝船全是永乐年间的旧船,别说已经出不了海,就算可以,那些人一听到下西洋就想到劳民伤财,估计又要将罪名扣在我头上,若只是让民船出海,又有违祖宗成法,那些人更要跳脚,你这是要帮我还是要害我?”

    唐泛微微一笑:“官船只是一个名义,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不必只把眼光放在一处,你想要立不世功业,就要有开阔的眼光。”

    汪直狐疑:“你有什么办法?”

    唐泛道:“先前我说向海商征收商税,能令国库增加收入,这点你并不反对罢?”

    汪直点点头。

    唐泛又道:“现在的难题是,如果只出官船,不出民船,朝廷负担不起,而且没有好处,而不出官船,只出民船,又违背了祖宗成法,对罢?”

    汪直又点点头。

    唐泛笑道:“这就不难办了,朝廷大可成立专司海运征税的衙门,每年设置几个出海名额,以类似路引的方式,让那些想要出海的海商前来购买,购买之后就可以让他们以官方的名义出海贸易。所得货物由朝廷征收税收,那些没能得到官方名额,又私自出海的商队,自然要严厉打击。”

    “而所征收到的商税,可以以□□的形式分拨,六成归国库,四成归内库,这样一来,朝廷与陛下俱有所得,而且既然是以官方名义出海,自然也就不算违背太、祖的禁令了,纵有反对声,也不会太大。”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若办成了,以后你就可以坐镇海运衙门,手里捏着这一笔钱,帮陛下与朝廷收钱,地位毋庸置疑,陛下也离不开你,这难道不是一举数得的大好事吗?”

    偏厅之内一时寂静,只能听见汪直的呼吸声。

    而以他的武功和身手,本来不应该发出如此粗重的声音的。

    只见他瞪着唐泛半晌说不出话,良久之后,才道:“你不去当奸商,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唐泛:“……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怎么听着不像好话?”

    汪直挥挥手:“那你就当是好话罢!”

    他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些,来来回回几趟,其实是在思考消化唐泛刚才说的那些话。

    等到完全将那些话理解之后,他便发现唐泛所说的,其实未尝不可行。

    想要开海禁,必然会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但如果按照唐泛的法子,阻力虽然依旧存在,却小了很多,而且若是完全没有阻力,早就一堆人蜂拥而上了,怎么还会轮到自己?

    然而唐泛这番话更大的意义,是为汪直打开一扇全新的大门,让他去思考之前从未思考过的问题,看见之前从未看见过的世界。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山穷水尽,却没想到唐泛一番指点,不说拨云见月,柳暗花明,但起码也令他心中顿时为之一亮,仿佛镜台一角从前沾满尘埃,如今被尽数拂去一般,明澈敞亮,迷津雾散。

    随着时间的流失,兴奋感逐渐消失,汪直也慢慢恢复之前的冷静,他还想到了不少问题:“万党断然不会坐视我东山再起,而且就算海禁能开,他们万般阻挠不成,肯定也要过来分一杯羹,到时候就不是我说了算的。”

    唐泛点点头:“不错,所以不会是现在。而且若要驱逐那些私下与倭寇勾结的海商,朝廷也需要建立一支强有力的水军,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将大同的事情解决,打赢这场收官仗,然后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回到京城。”

    汪直抹了把脸,提振起精神:“你说得对,眼前才是最重要的,那帮龟孙子不想让我回去,我就偏要回去!”

    唐泛画了一个大饼,成功地挑起了他的好胜心,让汪直将之前一切不合时宜的灰心丧气都抹去。

    汪直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此刻他心中已经不再惦记西厂的事情,他更关心的,是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局。

    唐泛道:“先与我说一下情况罢,方才出云子在,我看你们有许多话都不方便细讲。”

    汪直道:“鞑靼细作的事情有些棘手,我怀疑我们当中有对方的人。”

    唐泛闻言不由坐直了身体:“怎么说?”

    作者有话要说:

    唐大人简直是汪公公的心灵导师啊,指引着迷惘少年前行的方向,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当当当~~~

    战争时间不是按历史来的,略有打乱,大家不用依照原来历史的轨迹去看,汪公公也不是原来那个结局,会有所改变~

    汪公公的偶像是郑和,这是作者喵根据他的生平进行的揣测,不过大家仔细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这是很有可能的,嘿嘿→_→

    唐大人认识到海禁的危害了,但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明代人,所以不可能认识到开海禁就相当于“开眼看世界”,因为现在大明人普遍还是天朝上国的心理,但他对开海禁抱着积极的态度,这已经相当具有先见之明了,历史正在随之悄然发生变化哦~

    亲亲们,明天见吧~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0:05:55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1:03:28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1:22:21

    小鬼寻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1:51:52

    易爻_叉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2:22:35

    易爻_叉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2:22:49

    焱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2:25:08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2:47:05

    白茅纯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0923:50:22

    南柯一梦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005:43:03

    bigcak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015:21:01

    汐璃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017:22:39

    小蝌蚪找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019:02:38

    读者“山涧小溪”,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6:40:39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4:47:29

    读者“ahyunjiew”,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4:19:33

    读者“ahyunjiew”,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4:19:28

    读者“ahyunjiew”,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4:19:22

    读者“知了”,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3:59:19

    读者“非路”,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3:25:43

    读者“木方方”,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3:04:39

    读者“猫师太”,灌溉营养液52014-12-1013:00:23【我是喵道长!师太,我家秃驴呢?】

    读者“大橙子”,灌溉营养液12014-12-1012:57:29

    读者“clove”,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9:33

    读者“clove”,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9:32

    读者“小黑无常”,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6:12

    读者“小黑无常”,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6:05

    读者“小黑无常”,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5:53

    读者“小小一颗葱”,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2:34

    读者“小小一颗葱”,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2:26

    读者“小小一颗葱”,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9:12:15

    读者“rosie”,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8:55:22

    读者“rosie”,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8:55:17

    读者“破釜沉舟”,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6:49:06

    读者“南柯一梦”,灌溉营养液172014-12-1005:38:59

    读者“倾止”,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2:08:53

    读者“小f”,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1:25:01

    读者“小f”,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1:24:55

    读者“雁瑶”,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1:16:18

    读者“罹懓”,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10:05

    读者“丁九”,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08:32

    读者“洛汀”,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08:25

    读者“丁九”,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08:20

    读者“丁九”,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08:12

    读者“丁九”,灌溉营养液12014-12-1000:08:06

    读者“吴昭萦”,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3:09:37

    读者“tempt”,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3:02:18

    读者“tempt”,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3:01:39

    读者“amherstcollege1”,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3:01:39

    读者“libraty”,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2:54:49

    读者“奈何落落”,灌溉营养液162014-12-0922:39:44

    读者“lx”,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2:22:14

    读者“圈圈”,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2:19:47

    读者“端木村上”,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2:03:14

    读者“小鬼寻道”,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50:06

    读者“小鬼寻道”,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50:01

    读者“小鬼寻道”,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49:58

    读者“兰色的林”,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21:08

    读者“我的学号是007”,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19:32

    读者“辰”,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1:17:48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读者“微语”,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43:24

    读者“施施尔然”,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33:29

    读者“nana果冻”,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22:13

    读者“nana果冻”,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22:12

    读者“落华凝”,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16:22

    读者“辉飞妖灭~”,灌溉营养液12014-12-0920:07:36

    读者“多多”,灌溉营养液62014-12-0920:02:07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