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91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1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孟存看见隋州之后,便赶紧迎上来:“隋大人,您这是要出城?”

    隋州淡淡道:“不,就到处看看。”

    孟存对他冷淡的态度不以为忤,依旧笑容满面:“那不如让下官带您走走罢?下官正巧今日也要巡视的,又是本地人,对这里熟!”

    隋州道:“也好。”

    孟存的笑容越发殷勤了:“不知隋大人想从哪里开始走?”

    隋州摇头:“我不熟,随你走。”

    孟存:“那就这边请罢,这里是南门,往西走是南寺,往东则是军械库和校场……”

    隋州:“前面呢?”

    孟存:“直走就是鼓楼和关帝庙,关帝庙香火也盛,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那里便有关帝爷显灵的传说,要求功名的读书人都会去上个香,今日是十五,人肯定多,要不咱们就走南寺那一边?”

    隋州:“也好。”

    隋州话很少,跟他在一起的人十有八、九都会觉得闷。

    亏得孟存这人嘴皮子利索,就算隋州一言不发,他也能滔滔不绝地说上小半天。

    “校场附近有个城隍庙,香火也很盛,据说求财保平安的人,不去关帝庙,都要去城隍庙,不过说来也奇怪,本城明明有文昌庙,读书人不去拜文曲星,反倒去拜关公,您说奇怪不奇怪……”

    隋州听了半天都没听到自己想要的内容,不得不出声,将他跑得如同脱缰野马似的话题扯回来:“大同有四个城门?”

    孟存啊了一声:“对对,咱们大同城是四门城楼,四角角楼,凤凰展翅的城池。”

    隋州:“怎么说?”

    见他仿佛有点兴趣,孟存清了清嗓子:“本城东西南北各有四个大门,北门也叫武定门,城外还有真武庙,南门是永泰门,西门是清远门,外面有龙王庙,东门是和阳门,乃是出入要枢,您先前进城时,便是从东门进来的,若要通往南方的话,还是走南门便捷一些。”

    “凤凰展翅说的便是整座大同城的造型,这城是当年中山王驻守时,奉太、祖皇帝他老人家的命令建造的,端的是固若金汤,不过这些年鞑靼人来来去去,将这里弄得不成模样,如今这般,还是总兵大人来了之后才重修的。”

    他口中的中山王就是徐达。

    自明代起,因为屡屡与北方异族对峙,依傍着长城的大同就成为山西的第一道防线,地位无比重要。

    隋州听他介绍完,便问道:“当时从细作身上搜出信件之后,你们可曾关闭四面城门进行搜查?”

    孟存也是机灵,一听他这样问,立马就道:“有是有,不过城门再怎么关,也不可能超过两日,这大同府人口众多,商贸往来频繁,尤其是那些商人。每日出入城门的人,实则不比京城少多少,是不可能关闭太久的,否则粮食补给也供应不上,城中粮价就要涨,一涨就要乱,所以当时总兵大人也只是下令关闭一天。”

    隋州点点头,不再多言。

    按照孟存说的,关起城门捉老鼠这种方法根本不可行,且不论龙蛇混杂,对方稍微隐藏得深一些,官兵就很难找,更不必说城门根本没法关闭太久,只要城门一开,那些细作就总能找到办法混出去。

    所以最好还是从源头抓起,找到那个在己方内部阵营给鞑靼人传递消息的人。

    孟存见他似乎没什么要问了,便笑道:“大人请往这边走罢,临近中午,那边人会多一些,到时候怕冲撞了……”

    话没说完,前面拐角处就突然冒出一个人,手里还抱着个箱子,眨眼便往隋州他们撞上来!

    隋州身形微微一闪,轻易就避过了对方冒冒失失扑上来的身体。

    反倒是那人脚下一崴,连人带箱子往孟存那边歪去。

    孟存可没有隋州那般迅若闪电的好身手,当即就被撞得一个踉跄,与对方双双不由自主地往后倒。

    他怎么说也是个高壮汉子,退了好几步也就稳住身形了。

    反而对方直接后跌在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不过灾难并没有就此结束。

    因为对方在跌倒的时候,箱子从她手上掉下来,正好砸在孟存脚背上,痛得他当场就惨叫出来!

    孟存抱着脚叫骂:“哪个王八犊子……”

    声音戛然而止,他看清了眼前之人,脸色顿时有些尴尬起来,一副想骂又不好骂的憋屈样子。

    “原,原来是杜姑娘啊……”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还不如不笑,打招呼的语气反倒像从牙缝里迸出来似的。

    对方泪眼汪汪地站起来,估计也是被撞得狠了,但这场意外本来就是她自己不小心,别人不怪她就不错了,她还得反过来给人家道歉。

    “原来是孟把总,小女子方才急着赶回药铺,没注意看路,还请孟把总见谅,不如跟我回药铺,让我爹帮忙查看包扎一下罢?”

    那药箱里的药材全散落出来,那姑娘一边道歉,一边弯腰去捡。

    隋州毫发无伤,也低头帮忙去捡,他动作可比对方迅速多了,很快就将那些药材都装回箱子里。

    杜姑娘连忙道谢:“多谢这位先生援手,不知如何称呼?”

    隋州没穿那一身麒麟服出来吓唬人,不过光是那身气度,也不会令人误以为是无名小卒。

    孟存扯着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介绍:“这位是京城来的隋大人,这是仲景堂杜老大夫的女儿杜姑娘,她也是个大夫,仲景堂是给我们提供药材补给的,杜老大夫也常给我们军中将士看病。”

    他知道隋州想听什么,连忙将对方的身份来历都介绍清楚,也间接说明了为何自己被砸到脚之后还没法发火。

    杜姑娘对隋州的身份表现出几分好奇,却并没有追根究底,只是行了个福礼,转而对孟存道:“孟把总,我看您伤得不轻,还是跟我回药铺看看罢?”

    孟存迟疑地看向隋州,心中扼腕不已。

    他本来就是为了给隋州留下一个好印象,这才毛遂自荐过来带路的,谁知道马屁还没拍成,脚就先伤了,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隋州看了孟存的脚一眼:“是伤得不轻,去看看罢。”

    孟存:“那您……?”

    隋州:“我与你同去。”

    孟存扭捏:“那怎么好意思,瞎耽误您的工夫!”

    隋州:“那你一个人走得动?”

    孟存试了一下,差点痛得歪倒在地。

    隋州点明事实:“她也扶不了你。”

    作为罪魁祸首,杜姑娘抱着药箱,在旁边再三道歉。

    孟存还能怎么着,破口大骂?

    他只得哭丧着脸:“那就麻烦隋大人了。”

    想溜须拍马却惨遭飞来横祸,他今天撞的是什么霉运!

    ——————

    镇守太监府那边,主人家正靠在阑干上,微微弯腰,往池塘里撒饲料。

    唐泛缓步走过去,调笑道:“风前无语立须臾,接得双双锦鲤鱼。汪公好是悠闲啊!”

    汪直头也不回:“我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他将手头剩余的饲料悉数丢入池中,然后拍拍手,直起身体。

    “你这条计谋到底管不管用,对方会上当吗?”

    唐泛摊手:“我也不晓得。”

    听了这不负责任的言辞,汪直忍不住扭头,送了他一个白眼。

    今日王汪二人吵架,说到底不过是依照唐泛的计策,合演了一出戏。

    唐泛道:“战事在即,主帅与监军不和,这样大的一个消息,细作肯定坐不住,如果郭镗真是向鞑靼通风报信的那个人,他也肯定会想办法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的。”

    汪直:“若他不是呢?”

    唐泛:“若他不是,自然就有别的人来做这件事了,到时候谁有异动,谁就最有嫌疑。你没将与王越闹翻的内情告诉任何人罢?”

    汪直:“没有,我连丁容都没说。”

    唐泛含笑:“那就得了,诱饵我们已经投下了,现在就看谁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好了。”

    汪直蹙眉:“那要装多久?”

    唐泛:“用不了很久的,等会儿你就让人将消息传出去,说我从总兵府那边离开之后,就过来劝说你与王越讲和,结果反而与你吵起来,你一怒之下将我赶出府,又说如果王越不先向你低头,你就不可能跟他握手言欢。”

    汪直摸着下巴:“现在王越又去了云川卫巡视,鞑靼那边若是得知这个消息,肯定会欣喜若狂,过来攻打大同府的。这法子不错。”

    唐泛呵呵一笑:“其实也不算好,只不过现在要想揪出内贼,只能引蛇出洞,没有别的更好的法子。”

    汪直朝他招招手:“你过来。”

    唐泛莫名其妙:“作甚?”

    汪直笑得和蔼可亲:“跟你说点体己话,过来。”

    唐大人不由警惕:“这里又无旁人,你站在那里说就好了。”

    汪直不耐烦:“你过不过来?”

    唐泛:“……我告辞了。”

    他转身便走,谁知道汪直比他更快,直接从后面抓住他的领子,然后将唐泛一掀,又扭住他的胳膊一扯,又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好是清脆,守在长廊另外一边的下人都禁不住回头张望过来,结果就惊恐地瞧见原本好好说着话的两个人不知怎的闹翻了,而汪公公竟然还上手揍人。

    唐泛被莫名其妙一个巴掌,连胳膊也拉脱臼了,当即又是茫然又是生气:“你作甚!”

    汪直拍拍手:“这样就对了,你不是说要我大发雷霆赶你出府吗,光是吵架怎么足够,按照我的个性,肯定会动手,所以你就被我揍了一顿,看着严重,其实只是听着响,你回去找隋州接上就行了。”

    唐泛怒道:“那你也别打我脸啊!”

    汪直满意地看着他白皙脸颊上的巴掌印,无辜道:“是你说要作戏作全套的,不这样怎么取信于人,大不了等内贼抓出来之后,本公让你打回去?”

    “……”唐大人憋了一肚子脏话骂不出来,只得扭曲着表情怒气冲冲地离开镇守太监府。

    丁容诚惶诚恐地去送唐泛:“唐大人,汪公这两日火气大了些,您前往别与他计较!”

    唐泛还捂着脸,火冒三丈:“我不和他计较,又跟谁计较!”

    丁容赔笑:“您的伤得抹点三七粉,三七活血化瘀的,还有蒲黄粉也成,要不小的陪您到仲景堂去拿点药罢,就在前面往右拐不远,他们家的三七白玉膏是专门治外伤化瘀的,可好用了!”

    “用个屁!”素来温文尔雅的唐大人难得骂了句脏话,直接拂袖便走。

    丁容回过神,赶紧滚去找汪直:“哎哟,我的老祖宗,您怎么把唐大人也给打了,这,这……”

    “这什么这,你跟我了这么久,遇到点事情还慌慌张张,以后怎么成大事!”汪直啧了一声。

    “可唐大人不是跟您很要好吗?您这一打,可别把他给打向郭镗那边去了啊!”丁容苦着脸。

    “打便打了,还要怎么的,他区区一个左佥都御史,还妄想劝我与王越讲和呢!以前我给他几分好脸色,他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想去投靠郭镗就让他去好了,我用不着谁来帮我!”汪直冷笑。

    “可,可是他身后还有锦衣卫镇抚使啊!”丁容劝道,“要不小的这就替您去给唐大人赔礼道歉罢!”

    “锦衣卫镇抚使算个屁!不准去,要去也不是现在去,我前头刚打了他,你后头就去道歉,我的脸往哪儿搁呢!”汪直横了他一眼。

    丁容会意:“那小的等晚上再去,直接去官驿给唐大人赔不是!”

    “随你!”汪直从鼻子里哼出气音,拂袖便走。

    ——————

    话说隋州那边,杜姑娘将他们带回仲景堂,便找了药堂一位专精跌打的大夫过来给孟存看脚。

    她又请隋州在旁边稍坐,亲自泡了茶过来给两人喝。

    仲景堂的正堂很大,差不多相当于旁边两三个铺子了。

    饶是如此,里头依旧排队候着不少病人,也有的站在柜子前边等着拿药的,熙熙攘攘,喧嚣热闹。

    不过两人身份不同,兼之孟存的脚还被杜家姑娘砸伤,他们得以到后堂歇息,一进这里,顿时就感觉清静许多了。

    大夫让孟存脱下鞋袜,又上手摸了摸道:“还好,骨头没断,但有些裂了,要上药,最近也不能使力,最好用上拐杖。”

    听说没断,孟存总算吁了口气,忙问:“那要敷多久的药?”

    大夫道:“伤筋动骨三个月,起码也得两三个月的工夫。”

    孟存大惊失色:“那我还怎么打仗!”

    大夫苦笑:“只能静养了。”

    孟存的脸色难看起来。

    杜老大夫听说女儿砸伤了一位把总,也连忙亲自过来,又听大夫一说,脸上的愧疚之色越发浓郁。

    “孟把总,今日的事真是对不住了,小女莽撞,老夫已经训过她了!往后您在这里看病抓药,只稍报上名字即可,一律免费,您大人有大量,还请千万不要见怪!”

    孟存也挤不出笑容了,不阴不阳地呵呵两声:“那就多谢了。”

    若不是仲景堂提供军中药材所需,杜老大夫在王越面前也有几分情面,他现在早就大发雷霆了。

    杜老大夫明显也知道这一点,不止连连赔罪,还让女儿过来亲自奉茶道歉。

    虽然如此,孟存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最后还是隋州说了句:“我这边需要一个对大同城内熟悉的人,这段时间你就跟着我罢,回头我会去向王总兵说一声。”

    孟存闻言,面色一动,总算带上几分喜色。

    他早已从旁人口中打听到隋州的来历,知道自己眼前这位可是在天子面前说得上话的,能跟着隋州,总比哪里都去不了的好。

    “若大人不嫌弃属下碍手碍脚,属下定会办好差事的!”

    他前后反应对比太过强烈,以至于杜氏父女,连同那个帮孟存看脚的大夫,都忍不住多瞧了隋州几眼,心中不由猜度起对方的来历,可惜愣是没能从那张冷脸上瞧出什么端倪。

    不过孟存没再计较砸伤的事情,杜姑娘总算松了口气。

    她也不好就这么走开,便在旁边陪着说话。

    孟存痛得直冒冷汗,哪里有闲工夫与她聊天,反倒是隋州饶有兴趣地问了她好些与药材有关的问题。

    这杜姑娘在边城长大,又自小跟着父亲行医,不似一般闺中女子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性格也颇为利索,对隋州有问必答,见他对自家给明军提供药材的事情感兴趣,便主动介绍道:“杜家从我祖父起,就在大同军中担任医官,王总兵来到大同之后,让人遍访城中药铺,见仲景堂的药材质量上乘,童叟无欺,就让我们家负责军中所需药材,连王总兵身体有恙,也是派人过来请我父亲去看的。”

    隋州:“连同大同府下辖诸县的药物,也都是仲景堂提供吗?”

    杜姑娘:“是啊,仲景堂在大同府其它县城都开设了分堂,本城是总店,药材也比较齐全,一般分堂缺药,会先到这里来进货。”

    隋州:“那这里的药材又从哪里进?”

    杜姑娘:“两个途径。大宗的从晋商手里买,小宗的则收购临近县城里乡民采集的药材,我爹心善,在价格上比其它药铺给的都要厚上一两成,所以乡民都愿意先将药材送来我们这里。大人,您这是要在京城开药铺么?”

    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隋州,似乎对这位大人会对药材生意感兴趣而不解。

    隋州道:“京城行情想必与此处不同,只是先问问。”

    杜姑娘笑道:“其实也没有多大区别,只是京城那边的药材进货渠道,会比这边多上一些,不过相对来说价格也会贵上一些罢,毕竟是京城,小女子听说那边的宅子,没有一千两上是买不下来的,不知是不是真的?”

    隋州难得笑了一下:“也不一定,要看地段。不过你说错了一点。”

    杜姑娘黝黑的眸子瞅着他:“说错了什么?”

    隋州:“京城那边的药材,只会比大同便宜。”

    杜姑娘啊了一声:“这是为何?”

    隋州只说了三个字:“渠道多。”

    杜姑娘冰雪聪明,被提点一下就明白了:“正因为渠道多,所以竞争也大?为了突出优势,药材价格反倒不会太贵?”

    隋州微露欣赏之意:“不错。”

    他原本是那样冷的一个人,居然片刻功夫,就跟杜姑娘相谈甚欢。

    这不能不说是缘分

    孟存看在眼里,意外之余,心下便生出一个主意。

    “说到药材齐全,在大同杜家要是数第二,还没有人敢说第一的!隋大人若是对药材感兴趣,不如让杜姑娘陪您到后头看看如何?”他笑着建议道。

    杜姑娘闻言便有些脸红起来,似乎听懂了孟存的意思。

    她觑了隋州一眼,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却没有拒绝。

    这位杜姑娘闺名瑰儿,今年十七有余,这等年纪原本早该定亲甚至成亲了,偏偏杜瑰儿自小被父亲手把手教导医术长大,见识不同于寻常女子,容貌在大同城内亦是数得上的。

    这样的女子,骨子里终究有些傲气,自然不甘心成亲生子,困于内宅,平平淡淡度过一生。

    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是婚后也不禁止她行医,不禁止她抛头露面,胸襟宽广,愿意包容理解她的志向的男子。

    不过这年头这样的人终究是有些难找的,寻常男人谁愿意自己妻子成亲之后还不顾着家里,反倒三天两头往外跑的?

    是以杜家很为闺女的亲事犯愁,杜瑰儿自己也觉得她说不定得孤独终老了。

    然而此刻见到隋州,杜瑰儿为对方的气度行止暗自动容的同时,在与对方的交谈中,觉得他说不定就是自己一直寻寻觅觅的那个人。

    隋州却好像没听懂孟存的弦外之意,闻言也只是面色如常地看向杜瑰儿:“会否耽误杜姑娘的时间?”

    杜瑰儿笑了笑:“自然不会,隋大人请。”

    二人刚刚起身,就见外头伙计匆匆跑进喊跌打大夫:“刘大夫,您快来给看看,有人手臂脱臼了!”

    刘大夫还在给孟存包扎,就道:“你先让人等等,我这儿走不开呢!”

    伙计答应一声,正要出去,前头那人却等不及了,直接就走进来:“打扰了,我这疼得实在是受不住,劳烦您先帮我把手给安回去罢!”

    “诶诶,您怎么进来了,这不是您能进的!”伙计连忙拦道。

    刘大夫黑着脸抬头,想说脱臼根本不算什么事,让他先忍忍,却见到眼前人影一闪,明明还在后堂另外一边的隋州不知何时直接走到那人面前,抬起对方的胳膊,轻轻一接,就将脱臼的关节给安了回去。

    “谁伤的?”隋州不复方才的平静,他看着唐泛脸上的巴掌印,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周身黑气浓郁翻滚,愣是让人不敢近前。

    “汪直。”疼痛立止,唐泛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

    “他为何伤你?”隋州摸上他的脸颊,仔细查看一番。“其它地方可有受伤?”

    “没有,回去再说。”唐泛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腕,示意他将杀气收回去。

    因为其他人明显已经被吓住了。

    隋州没搭理旁人,只是皱着眉头,看他脸上那红通通的巴掌印,觉得十分碍眼。

    “为何不去找我?”

    “我怎么知道你去了哪里,自然是先到药铺找个大夫接骨头了。”唐大人有点委屈。

    自己被白白打了一巴掌,不趁机走多点路,怎么让更多人知道汪直把他给揍了?

    隋州见他的巴掌印看着显眼,其实并没有肿得太厉害,总算收敛起周身的气势,回过头问杜瑰儿:“药铺里可有消肿的药膏?”

    北镇抚司原本也有类似效果的药膏,还是大内太医亲手调配,可惜这趟出来的时候庞齐等人只带了内服的药,忘了带上外敷的。

    杜瑰儿一愣,反应过来,忙道:“有有,等会儿!”

    她匆匆跑到前堂,寻了瓶药膏出来:“这里擦上,过一两个时辰就没痕迹了。”

    隋州道了声谢,便打开瓶口,从里头挖出一些,给唐泛抹上。

    刘大夫看得一愣一愣,心说大姑娘,您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竟然这么轻易就把咱们铺子的上好药膏送出去了?

    唐泛见隋州脸色不好看,也乖乖站在那里没有乱动,任他涂抹完了,才对杜瑰儿笑了笑:“这药挺贵的罢,请问要多少银两,我来还。”

    杜瑰儿笑道:“不用不用,方才在路上我伤了他们两位,就当是赔礼了!”

    唐泛还想说什么,却见隋州直接对杜瑰儿道:“我们有事先走一步,明日再过来。”

    他又看向孟存,让他不必起身:“你先上药,明日再到官驿找庞齐便可。”

    孟存只好道:“那二位大人慢走,属下这就不送了。”

    眼见两人匆匆出了药铺,身影消失不见,孟存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

    再扭头一看,不由笑了,敢情失落的还不止自己一个。

    虽然目的各不相同,不过瞧着杜瑰儿惘然若失的神情,孟存轻咳一声:“杜姑娘。”

    杜瑰儿回头看他。

    孟存笑道:“我听说,这位隋大人至今尚未娶妻。”

    杜瑰儿双颊很快染上胭脂颜色,她很想回一句“与我何干”,结果等出口的时候,却神使鬼差换成了:“他年纪也不算小了罢,为何会尚未娶妻?”

    孟存道:“这我就不晓得了,不过听说京城人成亲稍晚,隋大人年纪轻轻便位高权重,因为忙碌而疏忽了终身大事也是有的。”

    杜瑰儿好奇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孟存道:“隋大人乃是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还是天子钦封的定安伯。”

    杜瑰儿果然被这两个头衔镇住了,迟疑地问:“他还是皇亲国戚?”

    孟存解释道:“听说那个爵位是因功受封的。”

    杜瑰儿原本就觉得隋州十分神秘,这下子对方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就越发飘渺遥远了,原本那点旖旎的小心思也随之被镇压到了心底。

    原来他这样厉害。

    心中幽幽地冒出这么一句感叹,也说不上是欣喜还是失落。

    孟存自然不会了解少女心思,还在那头兴致勃勃地介绍:“我先前都打听过了,那位隋大人还是当今太后娘娘那边的亲戚,深受天子倚重,杜姑娘,你若是有意,不如我去帮你再去打听打听?”

    正所谓女追男,隔层纱,如今摆明了女方有意,杜家在大同开药铺,分号无数,家底丰厚,杜家姑娘又是才貌双全,样样出挑,如果这桩婚事能成,于双方都是好事,孟存作为媒人,跟隋州的关系自然也就更上一层。

    因为生了这样的想法,他才如此积极地撮合。

    谁知原本看似对隋州颇有好感的杜大姑娘听了他的话,却反而冷淡下来,交代刘大夫好好帮孟存上药,便转身出去了。

    孟存满头雾水地问刘大夫:“我这是打算帮你们家姑娘牵桥引线呢,她莫不是在害羞?”

    刘大夫到底是过来人,看了他一眼,悠悠道:“兴许是她觉得你方才说的条件太好了,高攀不上呢吧!”

    孟存:“……”

    却说隋州带着唐泛回到官驿的房间,关上门,将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发现确实没有大碍之后,他这才罢了手,冷着脸询问情况。

    唐泛哭笑不得地任他摆弄,一边将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这样一来,虽说我受了点皮肉之苦,不过效果也确实不错,估计明日就会传出汪王二人不和,我去劝和反而被揍的消息了。”

    隋州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摩挲了对方被打的那一边脸。

    药膏已经渗入皮肤,并没有留下什么黏腻的感觉,略带茧子的手指摸上去,唐泛只觉得有些痒痒的,不由抓下他的手,笑道:“我没事,这笔账且先记下,以后再与他算便是。我都消气了,你也别生气了。”

    隋州点点头:“我会找他算账的。”

    又道:“晚上不要在官驿吃了,我问了孟存,知道城中有几处不错的饭庄,带你去尝尝。”

    唐泛失笑:“莫非你将我当成小孩儿来哄了不成?”

    隋州将那药膏拿出来放进箱子里,顺便看了他一眼,那意思是我不哄你哄谁去。

    “有一家做豌豆面和熏鸡出名的,还有一家擅长做羊杂粉汤,据说他们家每天都有新鲜的烤羊羔肉,你想去哪一家?”

    “都去行不行?”唐大人眼睛一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隋州好笑,心道这还说不是小孩儿呢?

    后来二人去了那两家饭庄,所有想吃的都尝个遍。

    隋州也就罢了,唐泛直接吃了个肚皮滚圆,最后只得一步三挪,慢慢走回去,直到下半夜才睡下,结果连隔天早饭都省了。

    唐泛那一巴掌果然不是白挨的。

    隔天,他上门说和,反倒被汪直猛揍一顿,连胳膊都脱臼的消息随即传了出去。

    人人都知道汪直和王越闹翻了,连带从京城刚来的唐御史也卷入其中,如今汪公公是跋扈更胜以往,摆明不将大同总兵放在眼里,逼得王越不得不跑到云川卫暂逼风头。

    没有人怀疑这则传言的真实性,因为汪直和王越吵架,那是郭镗亲眼所见,而唐泛狼狈不堪地从汪家出来,又一路跑到药铺去接胳膊,那更是汪家上下,连同半城百姓都瞧见了。

    据说当天晚上汪直打了人之后又碍于情面,不得不派身边的丁容带着厚礼去官驿向唐泛赔礼,却被连人带礼物全部丢出官驿外头,丁容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这一段尤其传得有鼻有眼,由不得人不信。

    上层不和的消息很快传遍大同官场,许多人都在观望着这场矛盾到底会走向何方,私底下也有不少人开始频频与郭镗接触。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消息正在悄无声息地蔓延:王越离开大同时,将全城一半兵力都带去了云川卫,也就是说,如今大同府辖下,唯有大同与怀仁两地兵力最为薄弱。

    不过唐泛并没有关心这些流言的去向,昨夜因为吃得太撑,很晚才入睡,以至于今日都日上三竿了,他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洗漱吃饭。

    等官驿的伙计送饭进来,他就问:“隋大人起来了吗?”

    伙计道:“起来了,今儿一大早就出去了。”

    唐泛顺口问:“他说去哪儿了吗?”

    伙计道:“说了,说是去城中的仲景堂药铺呢!”

    唐泛一愣。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唐大人:我挨了一巴掌,那家伙还说让我配合他作戏【委屈】

    隋州:毛毛乖,这笔账先记下,回头我揍他【摸头】

    汪直:来啊,指不定谁揍谁【冷笑】

    王越:呵呵,我支持隋镇抚使→_→

    郭镗:呵呵,我也支持隋镇抚使→_→

    汪直:md,这些孙子平时都被我欺负狠了,现在一有机会就造反╰_╯#

    ps,汪公你人缘不行,要多多努力啊……

    这两天留言好少,大家都要考试了咩?⊙o⊙

    祝萌萌们考试顺利,年终奖多多~~

    谢谢小萌萌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づ ̄3 ̄づ╭

    冰玉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2-1113:30:43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13:50:55

    于宝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0:37:36

    邓子丶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1:14:47

    日暮迟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12-1121:36:47

    秦怀昔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2:10:59

    会飞的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3:16:35

    北海道香浓吐司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3:29:16

    梦yi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123:57:32

    白茅纯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200:00:13

    ak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200:34:37

    一木小蜡笔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12-1201:13:18

    读者“yu”,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8:33:42

    读者“阿辞”,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8:10:24

    读者“西草”,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7:58:59

    读者“xiaoliu”,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1:22:06

    读者“邪燮”,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1:21:12

    读者“邪燮”,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1:21:08

    读者“邪燮”,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1:21:05

    读者“rarely”,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49:04

    读者“倾止”,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39:56

    读者“倾止”,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39:52

    读者“淵猀”,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25:13

    读者“淵猀”,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25:05

    读者“淵猀”,灌溉营养液12014-12-1200:24:57

    读者“v猫”,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3:54:20

    读者“v猫”,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3:54:20

    读者“琪”,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3:50:04

    读者“琪”,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3:49:53

    读者“圈圈”,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3:24:34

    读者“七七七”,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2:28:45

    读者“树上的虫”,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2:21:53

    读者“青芜”,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58:46

    读者“青芜”,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58:44

    读者“青芜”,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58:40

    读者“日暮迟归”,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8:12

    读者“日暮迟归”,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8:09

    读者“日暮迟归”,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8:06

    读者“日暮迟归”,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8:03

    读者“日暮迟归”,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8:01

    读者“lx”,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31:35

    读者“辰”,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25:08

    读者“依依然然”,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1:16:06

    读者“落英缤纷”,灌溉营养液12014-12-1120:28:57

    读者“chris”,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8:42:51

    读者“letitia”,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6:40:56

    读者“霓裳”,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5:59:58

    读者“风中雀”,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4:32:26

    读者“cookie”,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4:16:10

    读者“cookie”,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4:16:05

    读者“兔子啃菜刀”,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3:40:11

    读者“冰玉”,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3:32:55

    读者“长夏”,灌溉营养液12014-12-1111:08:32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