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95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5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丁容这家伙不可谓不狡猾,虽然汪直与唐泛他们私底下的合计并未透露给他,但身为汪直的身边人,他是不可能注意不到一点动静和风声。

    据汪府上的人说,今日一早汪直前脚刚走,后脚丁容就离开了。

    他临走前曾与汪府的人说自己出去帮公公办事,晚点就回来,还交代下人不要偷懒,可见早有预备,淡定从容。

    旁人都知道,丁容乃是汪直身边的亲信,汪直性格多疑,能完全得到他信任的人不多,从京城带来的丁容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当时谁也没察觉出异常,更不会想到丁容这一去,直接就不回来了。

    要知道丁容离开的时候,身上甚至没带走半件行李。

    当然,后来汪直让人去搜查他屋子的时候,发现那里头的银两和银票都不见了。

    要说汪公公心里头憋着一把火,那无疑就是丁容的背叛。

    丁容的失踪无异于火上浇油,而他将这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了金掌柜的当铺东家身上。

    等到唐泛他们回来时,迎接他们的就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当铺东家。

    不过这次也不算没有收获,恰恰相反,收获还挺大的。

    之前金掌柜早就指认,他的当铺东家另外一层身份,正是白莲教的分坛副坛主。

    从这位副坛主的口中,汪直得知,白莲教在全国的分坛不多,经过官府不断的打压之后就更少了。

    如今山西就只剩下这一处分坛,坛主正是丁容。

    唐泛他们回来的时候,汪直早已审问得七七八八,汪府也被他自上而下全部倒腾了一遍,那些跟丁容过从甚密的人,统统被他找人看管起来。

    若是这些人里头也有嫌疑的话,可以想见,以汪直对叛徒深恶痛绝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不过唐泛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反而产生了更多的疑问:“丁容是两年多前才跟着你来到大同的,难道在来此之前,他就已经与白莲教勾结上了吗?”

    汪直淡淡道:“那个副坛主说,丁容是来大同之后才被提拔为新坛主的,在那之前的坛主是他。至于京城那边,对方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总坛对他十分看重。我猜,他十有□□是来大同之前,就已经与白莲教有所瓜葛了,若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会更加复杂。”

    唐泛:“他们口中的总坛,到底在何处?大龙头又是谁?”

    汪直:“那副坛主说,他也没见过大龙头,但是如果能够找到一个人,他肯定知道。”

    唐泛:“谁?”

    汪直:“李子龙。”

    唐泛与隋州相视一眼,两人皆微微动容。

    这位李子龙李道长的名字,他们已经不是头一回听说了,简直称得上如雷贯耳,连汪直最初,也是靠着破获李子龙的案子发迹的。

    而当初屡次对他们下绊子的李漫,据说也从李子龙那里学过几手,所以才能在京城时以易容幻术,跟儿子掉包,骗过唐泛他们的眼睛。

    唐泛道:“是了,当初那个九娘子就和我说过,李子龙根本没有死。不过话说回来,他明明已经被判了斩立决,却还能逃脱,这其中若说有什么法术神通,我是决然不信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帮他,而且这人必然隐藏得极深,还要有通天的能力,此人会是谁?万通?还是尚铭?”

    汪直道:“李子龙从京城逃脱之后,就逃到了这里,甚至设法出关,如今正在鞑靼人那边混得如鱼得水,还被奉为国师。”

    唐泛觉得有点滑稽:“鞑靼人将一个中原人奉为国师?”

    汪直撇撇嘴:“你别小看那个李子龙,妖狐案出的时候,你没有在场,所以不知情,当时好好地上着早朝,一只硕大妖狐便忽然出现在皇宫,许多人当场都瞧见了,陛下也是亲眼所见,否则也不会让我开设西厂专门查办这个案子。就算他那些全是骗人的把戏,那也说明他的把戏已经出神入化了。再说鞑靼人本来就自诩为前元皇族后裔,想当年忽必烈曾奉丘处机为国师,李子龙能哄得鞑靼人信他那一套,也是他的本事。”

    唐泛笑道:“说得是,是我小看李道长了,白莲教贼心不死,一直想着谋反,鞑靼人更是野心勃勃,两者一拍即合,互相利用,倒也合情合理。”

    汪直皱眉:“李子龙的事情暂且不管他。现在的问题是,威宁海子那边的事情还未解决,如果明军一往威宁海子就出事,那仗也不用打了,以后就光守着大同城,敌人一来就守城击退,他们见势不妙就可以从容退走,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打击。那副坛主原先一直就在山西一带活动,根本没去过偏关外,从他身上也问不出威宁海子的事情。”

    唐泛:“那可巧了!”

    汪直:“怎么?”

    唐泛笑而不语,望向隋州。

    隋州便道:“我们带回来的那个沈贵就去过威宁海子。”

    汪直:“此事当真?”

    隋州嗯了一声,然后就不言语了。

    说白了,他还对上次汪公公揍唐泛的事情耿耿于怀,根本懒得与汪直多说话。

    唐泛见他没有多作解释的意图,只得接下他的话道:“沈贵曾带着人私自出关去与鞑靼人做生意,还曾受李子龙之邀,去过鞑靼王庭。他曾听李子龙说过,要在威宁海子作法,使明军寸步难进,帮鞑靼人成就大业。所以他猜测,威宁海子到蛮汉山附近,很可能有李子龙布下的阵法,所以才会发生那些怪事。”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汪直目光闪动:“他的话可信?”

    唐泛道:“因我们抓了他的老小,他有问必答,在来时路上,我就问了不少,但具体的,还得等你们来问。不过若他所说是真,我们少不得就得亲自去一趟威宁海子查看了,如果能将阵法破解,事情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汪直却是半刻也等不得了,他当即就起身往外走:“我去亲审沈贵!”

    唐泛忙道:“你可别把他弄坏了,他还有大用处的。”

    汪直回以阴森森的一笑。

    唐泛扶额,对隋州道:“你要不去看看罢?”

    现在这里边的关键人物,丁容跑了,邢嫂子不知情,金掌柜只是一个底层帮众,能够提供的情报有限,而那个副坛主,该挖的也都被汪直挖了,唯一有用的,就是这个沈贵了。

    唐泛真怕汪直把找不到丁容的火气发泄在沈贵身上,一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

    隋州答应一声,起身往外走。

    唐泛肚子咕咕叫起来,他摸了摸肚子,这才发现他们奔波一天,晚饭还没用,便也不把自己当外人,把汪府下人叫来,让他们上点吃的。

    汪府下人对这位唐大人倒也熟悉,加上他们今天才被汪直整顿过一回,收到唐泛的需求之后,忙不迭就整顿出一桌菜,而且还远超预期,唐泛原本想着只要一碗鸡汤馄饨就满足了,结果他们给直接弄出八菜一汤,丰盛得令人赞叹。

    不仅如此,汪府的仆人还对唐泛笑道:“唐大人,您看这样够不够,不够再让厨子上!”

    唐泛哭笑不得:“够了,你去看看你家主人和隋镇抚使在做什么,让他们也过来一并用罢。”

    镇守太监府上是没有刑房的,不过这对于汪直来说并非难事,只要他想,任何地方都可以变成刑房,不过有隋州在,想必他也不会对沈贵下手太重。

    唐泛如是想道,却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眼看着满桌子菜施展浑身解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每道菜上面仿佛都写着“快来吃我”,他终于忍不住拿着筷子偷偷夹了一只翡翠虾环送入口中。

    也不知道是汪府厨子的手艺太好,还是他实在是太饿了,这一吃就停不下嘴,直接把整盘翡翠虾环都吃掉大半。

    瞅着那盘子上面原本码得整整齐齐的十只虾,如今就剩下寂寞的两只了,唐大人不由有些心虚,见左右无人,索性将剩下两只也给解决了,然后将盘子往旁边一藏,心想七菜一汤应该也够吃了。

    没过一会儿,外头终于有人回来了,唐泛一看,却是连滚带爬的汪府下人。

    “大人,您快去瞧瞧罢!汪公和隋大人打起来了!”汪府下人气喘吁吁道。

    “啊?快带我去!”唐泛腾地起身,跟着对方一路穿过院子和长廊,来到隔壁的偏院。

    人未见而声先闻,才刚绕过拐角,还没见着人影呢,唐泛就已经听见里头传来虎虎生风,拳脚相向的声音了。

    脚步一拐,他便看见门口围了庞齐等人和几个汪府下人,正伸长了脖子往里观望。

    至于观望的对象,自然就是汪直与隋州了。

    眼前这偏院空间并不大,中间还占了个荷花池盆景,但这完全不影响两位高手的交锋。

    两人打斗速度很快,而且一招一式都是拳拳到肉,没有丝毫放水的嫌疑。

    唐泛瞧着这快狠准的场面,几乎要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隋州的身手自然是毋庸置疑的,锦衣卫最本质的职责就是皇帝亲卫,能有资格保护皇帝的,那自然是天底下最顶尖的高手,隋州自小经过大内名家□□,又亲身经历过不少事情,这些身手并非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而全是从危险中淬炼出来的精华,这一点,与他同生共死过的唐泛自然最清楚。

    但汪直也不是好相与的,若说他在离京之前,还比隋州稍逊一筹的话,那么在这两年与王越一起亲自带兵出征之中,他也锻炼出不少实战的经验了,拳风掌影之间还带上了沙场上磨练出来的杀气。

    这两人犹如一狼一虎,彼此搏斗厮杀,却都毫不放松,紧紧盯着对方的弱点和空门下手,一时之间,打得难解难分,胜负莫辨,直让庞齐等人看得是如痴如醉,大呼过瘾。

    唐泛这时候也看出来了,两人都是肉搏,切磋的成分更多一些,就算出手再狠,另一方也未必会吃亏,便没有出声打断,也与庞齐他们一样站在旁边看。

    这时,隋州与汪直后面房门紧闭的屋内忽然传来一声哀嚎:“我不行了,我不行了,饶了我罢,我真没说谎啊,不信我带你们去啊!”

    沈贵的声音?

    唐泛先是一怔,便见到汪直微微一晃神,肩膀上立时被打了一拳。

    他登时往后连连退了十来步,才止住退势。

    高手过招,怎容片刻分神,汪直这一闪神,纵然只有分毫之差,也立时被隋州觑准机会。

    这一拳估计打得不轻,汪直捂着肩膀龇牙,一边朝面无表情的隋州冷笑:“这一拳就当是我上次欠了唐毛毛的,别以为我输给你了,下回再来!”

    唐泛:“……”

    隋州:“……”

    唐泛扶额:“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小名?”

    汪直挑眉:“想知道?”

    唐泛:“……对。”

    汪直:“老子不告诉你。”

    唐泛:“……”

    汪直按着拳头狞笑就要往里走:“娘的,这龟孙子冷不丁叫起来,害我输了一场,你今晚都别想安生了!”

    唐泛连忙拦住他:“先吃饭,先吃了饭再说!我知道你心里火气大,这一架下来也发泄得差不多了罢?”

    汪直:“那没有,被他打了一拳,现在火气更大了。”

    唐泛:“……”

    他生拖活拽,好不容易才将汪公公带回饭厅吃饭。

    一看见饭桌上那七菜一汤,汪直咦了一声:“他们之前上菜一直都是上九个的,怎么今天换了规矩了?”

    唐泛抽了抽嘴角:“你不是一天到晚都很忙么,怎么会去注意这种细节?”

    汪直皱眉:“因为九九归一,足够圆满,有客人在的时候我都让他们上九个,看来丁容的事情还没让他们学会教训,竟都越发惫懒起来了!”

    唐泛借以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你千万别怪他们,是我让他们上八个的,八的寓意也很不错嘛!”

    打死唐大人他也说不出那个菜被自己提前偷吃光了的事实,不过那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汪公公心血来潮,将厨子叫来一问,就什么都知道了。

    幸好汪公公没打算在这种小事上较真,唐大人的面子也暂时保住了。

    饭桌上,三人商议起威宁海子的事情。

    汪直道:“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得往威宁海子去一趟了,既然沈贵愿意带路,就让他去好了。”

    唐泛沉吟片刻:“沈贵说的话不知真假,有待商榷,不能以此为凭据,万一他耍什么花样,所有人都会很危险。”

    汪直道:“若是再拖下去,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夜长梦多,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都值得一试,我打算亲自去一趟。”

    唐泛诧异:“你走了,谁来坐镇大同?”

    汪直悠悠道:“不还有郭镗和你们么?”

    唐泛无力:“别开玩笑了。”

    汪公公夹起一筷子芙蓉鸭子放入口中,这才告诉他们真相:“好罢,其实王越一直没有离开过大同。”

    唐泛有点意外,但想想其实又在情理之中。

    汪直和王越的吵架本来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好戏,为的是掩人耳目,骗过郭镗,也骗过内应,如今疑兵之计果然奏效,好好一池子水彻底被搅浑,不单郭镗乐得上蹿下跳,连内贼也忍不住冒出头来启动自己的消息线,往外传递情报,被唐泛他们逐个击破,溃不成军。

    如今事情解决,内贼也抓出来了,王越自然也该出现了,否则主帅长久不在城中,对军心也会有影响。

    汪直道:“王越出现,我就可以去追查威宁海子那边,丁容的事情迟早会曝光,谁都知道他之前是我的心腹,若不能将他一举擒拿,别说回去之后我没法交代,还没等回去,郭镗肯定就会迫不及待告我一状了。”

    的确,如果丁容的事情不能得到解决,就会给汪直留下严重的后患,心腹手下是鞑靼人的内应,那你这个大同镇守太监又是什么?难不成一直在跟鞑靼人暗通款曲吗?朝廷屡屡得到的捷报都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你们与鞑靼人合演的好戏吗?

    万党的人早已瞧汪直不顺眼,很难说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往他头上扣个屎盆子,汪直的圣眷本来就渐渐不如以了,若是再来这一下,对他的政治生涯绝对是沉重打击。

    唐泛道:“我与你同去罢。”

    “你?”汪直有点吃惊,这可不是好差事,从之前明军几次经历来看,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的,别人被叫到尚且可能想尽办法推脱,唐泛这种主动要求前去的傻子可是闻所未闻。

    唐泛一笑:“不管万安将我们踢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们确实是奉命调查此事而来,若是一遇到事情就临阵退缩也不大好罢。你也知道,之前那些士兵失踪的事情,可见不是体力强壮就能平安无虞的,说不定到时候遇到困难,我还能帮着动动脑筋呢。”

    他说话贯来谦虚,从来不会挟功自傲,明明这次就算不去,万党那边也没法说什么,因为他与隋州本就是过来协查的,顶多说他们办事不利,但唐泛明知危险,却依旧主动提出来。

    这里头,大部分原因是为了查清真相,令明军免于伤亡损失,但其中起码也有两三分是为了帮汪直。

    当然,后面的原因,唐泛没有明说,汪直却不能白白领受。

    从小在宫里养成的性格,使得他做事向来以目的为重,不择手段,很容易为人诟病。

    汪直很明白这一点,但他从不以为意,以往也没少为了达到目的而坑过唐泛,心里虽然总想着独来独往,不欠人情,也曾通过怀恩帮唐泛官复原职,然而仔细算起来,唐泛帮他的,依旧多于他帮唐泛的。

    自己得意时,身边未必出现唐泛的身影,然而每逢自己失落时,唐泛的寥寥几语,却总能让他走出低谷。

    汪直咀嚼着自己与唐泛的关系,发现两人之间谈不上敌人,但好像又够不上朋友,是什么让唐泛一再帮助自己,不求回报?

    若以前自己还能帮他皇帝面前说上话,现在他交好一个逐渐失去圣眷,还被万党摒弃出去的宦官,又有什么用?

    汪直捺下心中的疑问,又看了看隋州,那意思是他要去,你不阻止?

    隋州的回答是:“我会让庞齐带着几个人留在这里帮王越,其余的人跟你们去。”

    敢情是有这位的无底线纵容,使得唐泛觉得哪里都去得?

    汪直忍不住道:“你们都不怕死?”

    唐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瞧你说的,你不也要去吗,有这么咒自己的?”

    汪直翻了个白眼,行啊,反正有人陪自己去送死,他操的哪门子心?

    “那就准备准备罢,给自己的老婆小妾写几封信,免得她们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唐泛无奈道:“哪有人这么咒自己的,难道你就不会想点好的?”

    趁着他们抬杠斗嘴的时候,隋州已经在考虑随同出行的人选了。

    “之前你说过,有七名从威宁海子幸存的士兵,能否带上一个,也可为我们指路?”

    汪直道:“可以,另外还要带上出云子。”

    唐泛苦笑:“带上他顶什么用,去跟李子龙隔空斗法么?”

    汪直睨了他一眼:“说不定还真能。”

    既然汪公公对出云子有十足的信心,唐泛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左右都是多一个人罢了。

    隋州又道:“再带上一个人。”

    汪直:“谁?”

    隋州:“杜瑰儿。”

    汪直:“仲景堂东家的女儿?”

    隋州颔首:“她说她曾出关采药,到过蛮汉山一带,若能同行,也多个人指路。”

    汪直怪笑:“听说杜瑰儿豆蔻年华,待字闺中,你连人家闺名都叫上了,莫非你们俩之间还有什么不得不说的瓜葛?”

    隋州面无表情:“休得胡说,是她猜到我们迟早要去一回,让我们若是过去,就带上她。”

    汪直挑眉,摆明了不信:“是吗?”

    隋州懒得与他解释,只看了唐泛一眼。

    唐泛:“……”

    等等,你们看我作甚??

    人选初步定下来,待得一切准备妥当,三天之后的一大早,一行人便从大同城内出发,前往威宁海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萌萌们的关心,我今天好多了,明天就回家了,如无意外,从今天开始应该就能恢复更新了,不过字数有点少,视精神状况再慢慢增加吧*^__^*

    你们的热情淹没了我,作者喵暖暖的~~~~>_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