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06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6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唐泛细细地琢磨着姐姐的话,总觉得这里头意味深长,似乎别有一番用意。

    实际上,从唐泛上回从汪直府上醉酒归来,直到现在,一晃眼就过了大半年的时间。

    这期间隋州几番外差,很少有能安安生生连着几日待在家里的时候,而唐泛自己也有都察院的职务在,因为都察院这两年人特别少,分摊到每个人身上的差事就特别多,尤其是摊上他老师丘濬这样的上司,对下属更是严格要求。

    就算在京城,唐泛常常也早出晚归,两人很难寻到再如先前在大同时朝夕相处的日子了。

    但唐泛内心其实一直都在挂记着这件事,要知道隋州先前曾说过他开春就要成亲,虽然后来唐泛醉酒之下隐约听他说过不娶了,但他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询问。

    这件事就此搁置下来,两人仿佛很有默契一般,谁也不主动提起。

    直到今天,姐姐唐瑜一番话,才终于让他下定决心,打算等隋州散值回来,便与他说个清楚。

    结果左等右等,眼看夜幕降临,都还等不到人影,唐泛也有点急了,直接就上北镇抚司去找人。

    孰料他却被告知,说隋州临时接到外差任务,正准备连夜赶往通州那边,这才刚刚出发没多久,现在追上去,估计还能追得上。

    唐泛脑子一热,也顾不上其它,当即就跟北镇抚司的人借了匹马往城门方向追上去。

    话说当时天色已黑,城门堪堪将要关闭。

    紧赶慢赶,好不容易瞧见前面一行人好似将要出城,唐泛当即就大喊一声:“隋广川!!!”

    他本不确定隋州就在那里头,谁知这一喊,引得对方一行人纷纷回首,前面还真就有隋州。

    隋州与同行诸人说了几句,让对方先行上路,便调转马头过来。

    “有事?”

    隋州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模样,习惯性地想要从怀里掏出帕子为他擦拭,刚抬了抬手指,就立马止住,不动声色,令人看不出半分破绽。

    事实上,这大半年来,他一直谨守分寸,两人仿佛恢复到从前刚刚相识没多久的日子,虽然在同一屋檐下相处,隋州却再也没有说过半句暧昧的话,做出半点暧昧的举动。

    这本该让唐泛松一口气,可不知为何,他却没有如同自己料想的那般快活。

    满肚子的话在喉咙里打转,他最终却只能问出一句:“……你怎么又要出外差?”

    隋州嗯了一声:“去通州,奉陛下命,办点事。”

    言简意赅,没有一点废话,连目的都不曾吐露。

    唐泛拱了拱手,声音有些闷闷的:“那,你一路顺风,早日归来。”

    隋州点点头:“多谢。”

    说罢转身策马便要走。

    寥寥几句,再无话说。

    两人何时生分疏离到这等地步?

    唐泛心里莫名难受得很,见对方的身影仿佛要与黑暗融为一体,不顾一切趋向前,没等出声,就直接倾身去抓对方的胳膊,却差点被带得摔下马。

    幸好隋州反应及时,直接扭身扶住他的双臂,将他整个人提到自己马上来。

    隋州自己则翻身下马,再将对方扯下来。

    “你这是作甚!”他冷声训斥,语调中带着怒意。“若我方才没留意后面,你便要摔下马了!”

    唐泛讪讪笑道:“一时没留意!”

    隋州沉默了片刻:“若是无事,我便告辞了。”

    唐泛没法再拖下去,这才轻咳一声,从怀中摸出一块物事递过去:“方才在街上看到的,见了顺眼,便买下来了,你且拿着把玩罢!”

    说罢也没等隋州反应,便转身骑上马径自绝尘而去。

    隋州有点莫名其妙,低头就着月色端详,却见掌心放着一块玉,触感温润,成色差了些,还真就像是在街上顺手买的。

    再仔细一看,系在玉孔里那条歪歪扭扭的璎珞,好像还是出自阿冬之手?

    拿起来闻一闻,没有香味,反倒有股红烧茄子的味道。

    而他分明记得,昨日晚饭隔壁阿冬她们吃的,好像就有红烧茄子。

    隋州:“……”

    这是在搞什么鬼?!

    他一头雾水地拿着这块玉出城,其他人都在城郊驿站等着他。

    如今天色太晚,不适宜赶路,但如果不出城的话,隔天启程太早,城门又未开,未免耽误工夫,所以众人便打算先在城外驿站歇几个时辰,等到天快亮时再上路。

    同行的还有户部尚书余子俊,他见隋州手里拿着块玉佩,便开玩笑道:“敢情方才唐御史找镇抚使过去,是帮别人转交定情之物来了?”

    隋州一头黑线,含糊地嗯了一声,他还真没见过送带着红烧茄子味儿的定情之物。

    再说唐泛忽然塞给他一块玉,怎么想肯定都是有含义的。

    想想余子俊也是进士出身,饱学之士,他便虚心求教:“请教余尚书,这里头是否有何讲究?”

    余子俊就问:“先前你可送过对方东西?”

    隋州道:“没有。”

    美玉相赠的寓意其实也挺简单,自古便有“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的说法,但他总觉得唐泛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否则唐泛自己那里便有一块玉佩,何苦非拿了阿冬这块来送?

    余子俊道:“给我看看。”

    隋州将玉佩递了过去。

    余子俊没好意思说这璎珞编得实在是有碍观瞻,只能挑好听的话:“嗯,成色一般,不过怎么说也是人家姑娘的一番心意……咦,怎么好像还有股红烧茄子味?”

    隋州:“……”

    余子俊看了一阵,将玉交还给隋州,笑道:“不知隋镇抚使可曾读过繁钦的一首诗?”

    隋州虽然通晓文书,但毕竟不是真正的文人,对这些自然也就谈不上研究,闻言便摇摇头。

    余子俊吟道:“我出东门游。邂逅承清尘。思君卽幽房。侍寝执衣巾。时无桑中契。迫此路侧人。我卽媚君姿。君亦悦我颜。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何以致殷勤?约指一双银。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听到“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一句时,隋州不由得心神一震。

    这样直白的寓意,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可唐泛想表达的真是这个意思吗?

    这木头也有开窍的一天?

    那头余子俊还在道:“想来那位姑娘对隋镇抚使也是一往情深,又碍于颜面不好直说,只能借着这个方式来表达,一腔深情令人动容,隋镇抚使实在是艳福不浅啊!”

    他见隋州面上似乎殊无喜色,又想想那上头的红烧茄子味,似乎明白了什么,觉得那姑娘的用心估计是要白费了,便也不再调笑,说了几句就先行歇息去了。

    殊不知隋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一般,恨不得现在就掉头回去将那人抓到眼前来问个清楚明白。

    偏偏自己身上还有差事,城门也早就关了,只得勉强按捺下滚烫的心思专心办差,等回来再说了。

    唐泛自然不知道隋州的反应,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揣测送玉的举动是不是太含蓄了,以隋广川的文采,很有可能是猜不到那句诗的。

    而自己临时拿了阿冬的玉佩就急匆匆出门,再买一块赔给她还是小事,等隋州回来,阿冬看到自己的玉佩却出现在隋州身上,也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可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玉佩没有璎珞,而是流苏,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想及此,唐大人不由扶额,为如何收拾残局而苦恼了。

    不止唐泛有烦恼,贺霖同样也有烦恼。

    贺澄改姓,夫妻和离这事儿实在太大,他自忖瞒不住,回去之后便向父母禀报了。

    贺老爷子与许氏听说之后,那真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都木了。

    在当下,好人家的男丁是不会入赘的,那将被视为抛弃祖宗的大逆不道,是很不光彩的,除非活不下去走投无路,哪家男儿也不会同意入赘,更不要说把好好的孙儿拱手送人,改换门庭。

    若说贺家穷困潦倒,那还好说,可贺家明明是体面人家,如何肯让儿子去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我就说唐家那两姐弟没安好心,如今竟连我们贺家的孙儿都要夺走了!”任是许氏平日再端庄,也禁不住尖着嗓子叫嚷起来。

    “娘,您别动气,先听听二哥怎么说罢!”贺轩闻讯赶来,心里却忍不住摇头,这都叫什么事啊!

    “还能怎么说!咱们贺家就何至于到了要卖孙儿的地步,老二,你做这件事,难道就没考虑过咱们贺家的名声吗,你将贺家列祖列宗置于何地!”

    许氏指着贺霖,气得连手都在发抖了。

    贺老爷子毕竟比她冷静得多,他忍着气对贺霖道:“这事反正也只是你们私底下说说罢了,还未过明路的,就当酒后胡言,明日我去找唐泛,让他收回这个提议,我就不信他连我这老头子的面子都不给了!”

    贺霖道:“您不用去找他了,入赘文书我已经签了!”

    贺老爷子和许氏都愣住了。

    贺霖继续道:“等官府那边批下来,七郎就可以改姓,届时我便与唐氏和离。和离之后,入赘文书自然就作废了,又怎么算得上丢贺家的脸?”

    贺轩顿足:“二哥,你怎的这般糊涂!就算你们和离了又能如何,七郎一改姓,外头的人都会说是你无能,连妻儿都看不上你,难道你就面上有光么!”

    贺霖冷冷道:“难道我现在就很有脸么?唐泛已经答应了,帮我疏通关节,谋一职位。”

    贺老爷子:“他答应什么了?”

    贺霖:“密云县教谕。”

    贺老爷子怒其不争:“一个小小的密云县教谕就把你给收买了?!为了这个你连妻子孩子都不要了?!”

    他脸色涨红,直捂胸口,许氏和贺轩见状赶忙上前相扶。

    贺霖道:“既然他们已经无心留在贺家,又何必勉强,父亲,您是当我不知道么,您不肯让我与唐氏和离,也不过为了将来给老三铺路罢了!”

    贺老爷子怒道:“老三难道对不住你么!他是贺家的人,贺家好了,难道你就不好么!你自己考不上进士,难道还拦着不让自己的兄弟出息不成!”

    贺霖冷笑:“问题是唐家现在压根就不想与我们扯上关系,您这样上赶着抱人家的大腿,难道就没考虑过他们会如何看待我们么?反正我才是七郎的父亲,我已经同意了,若唐氏愿意好好待七郎,七郎改不改姓,一样都是我的儿子!”

    说罢他拂袖便走,也不再理会父母兄弟的脸色。

    贺霖素来是这样独来独往,性情孤僻的,这么多年来,贺老爷子也早就习惯了,他只是对贺霖擅自决定跟唐氏和离,还让七郎改姓这件事,无法接受兼且无法谅解。

    不错,贺家不缺孙儿,老大贺益那边,膝下就有三个儿子,老三贺轩如今也有一子,贺澄七郎的小名,还是根据族里同辈兄弟来排序的,不算贺澄,贺老爷子光是嫡孙就有四个,贺家这一代可谓人丁兴旺,但老大和老三的妻族那边可没有像唐泛这样出息的姻亲。

    通过婚姻缔结两家之好,不仅仅是为了生儿育女繁衍子孙,也有借着联姻互相扶持的意思在里头,这本事合乎寻常的事情,结果两代人的交情,到了贺霖这里,却硬生生被他给断了。

    贺老爷子真是打死这个不孝逆子的心都有了。

    “爹,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一趟唐家?”贺轩问道。

    贺老爷子摆摆手,泄气道:“唐家能弄出这一出,想来谋划已久,既然老二都同意了,咱们再反对也无济于事,再强求反倒要成仇了,算啦,由他们去罢!”

    贺轩顿足:“好好的亲家怎么就被二哥弄成了这样!唐家这么做也不合礼法,而且他们分明是急于撇开我们,生怕我们有事去求他们似的,要不然我让同年上疏弹劾唐泛罢?”

    贺老爷子叱道:“你糊涂了么!弹劾唐泛,咱家难道脸上就光彩了?这事说来说去还是家事,咱们两家都是官宦人家,你说官府会怎么判,别去丢人现眼了,就这样罢!老二他自己惹的事,自己去收拾,你当好自己的差便行了!”

    贺轩迟疑道:“……可这样一来,唐家跟咱们彻底闹翻,唐泛会不会趁机让人给我使绊子?”

    贺老爷子气笑了:“你也太小看唐润青了,他要是会把精力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的人,也不会有如今的官位了!你听你老子的,你在刑部,该怎么办差,还怎么办差,也不要在人后非议他,当初老二媳妇和七郎的事情,确实是我贺家对不住他在先,如今他这一番报复也该足够消气了,你不必想太多。不过我有句话要告诫你。”

    见父亲说得郑重,贺轩忙肃容而立:“父亲请讲。”

    贺老爷子:“你二哥会有今日,全是他自己招的,也是他心性所致,怨不得别人。他这次若能谋到一官半职,然后洗心革面,尚且还有挽回的余地,若是不能,这辈子也就算是蹉跎了。你母亲生了你们三个,偏偏三个都性情不一。老大沉稳有余,锐进不足,能坐到我致仕前的那个位置,也就顶了天了,很难更进一步。”

    “老二就不说了,你呢,心性资质都不差,如今中进士入仕途的年纪也刚刚好,唯一的缺陷就是常常将小聪明当成大聪明,这在官场上是大忌!小聪明固然可以行得一时,却很难走得长远。就像唐泛,你别看他升得快,若是让你跑去大同吹沙子,你乐意吗,你能在那种情形下还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吗?你敢跟万党对着干吗?”

    贺轩被一面觉得有些道理,一面却仍忍不住反驳:“可是有万党一直压着他,唐泛就算再如何出息,也很难再有什么大造化了啊!”

    贺老爷子叹道:“看什么事情,眼光都要放长远些,万党是无人敢惹,可万党难道万寿无疆么?说句不敬的话,万岁就当真万岁了么?”

    贺轩和许氏都被自家老爷子的言语无忌吓呆了,许氏连忙道:“老爷!”

    贺老爷子摆摆手:“这里没有外人,我是在教儿子。万党依靠什么立足朝野,还不是依靠着他们上面那一位么,你看现在好像没人敢反对他们似的,但谁心里都压着一把火,唐泛现在好像步履维艰,可一旦头顶上那片乌云去掉了,他如今的履历,就是他将来的资历!”

    贺轩若有所思。

    贺老爷子意犹未尽,又加了把火:“我问你,你在刑部时,听到关于他的风评如何?”

    贺轩道:“挺好的,对上有礼,待下和气。”

    贺老爷子:“没有人因为梁文华被他赶走的事情对他心生不满吗?”

    贺轩:“也是有的,只是不多,只有寥寥几个。大部分人本来对梁文华的观感也不好,都觉得他太跋扈,反倒同情唐泛。儿子还听说,前任刑部尚书张蓥对唐润青赞誉有加,正是因为他的撑腰,才使得唐泛敢跟梁文华对着干的。”

    贺老爷子摇摇头:“那你可知道,这张蓥原先也是万党的人?”

    贺轩啊了一声:“还有这种事?儿子倒是不知。”

    贺老爷子:“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在唐泛入刑部之前,张蓥对万安言听计从,在唐泛入了刑部之后,他就因为上疏拂逆了万安的意,而被贬南京,这其中若说毫无关联,我是不信的。”

    自从来京城定居之后,贺老爷子与一些故旧恢复了往来,这其中也有至今还未致仕的,他也就有了自己的消息来源。

    贺轩面露惊异:“您是说,唐泛怂恿张蓥跟万安作对?他没这么大的能耐罢?”

    贺老爷子:“他自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但事情也肯定与他有关。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吓唬你,也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是想告诉你,这里头学问深着呢,你若看不明白,就少说多看,看到明白为止。以我对唐泛的了解,他不会因为跟你二哥的罅隙就跑去报复你,那样太不入流了,你二哥是你二哥,你是你,若有机会,你还是可以与他交好的,你可明白?”

    贺轩受教:“儿子明白了。”

    贺家那边没了阻挠,事情便顺利许多。

    因着唐泛的关系,官府的办事效率同样很快,这桩先入赘,后和离的案件虽然比较少见,却并非稀奇到人人侧目,大明朝的奇人奇事多了去了,相比起来,这件事完全就不足为道了。

    唐泛不是不通世情之人,他知道这件事虽然贺二首肯了,但同样因为贺老爷子没有多加阻挠,才会如此顺利,投桃报李,他也通过刑部的旧日同僚,拜托他们多照拂贺三一些,使得贺三虽然初入刑部,却不至于无所适从。

    相比唐瑜与贺二和离的事情,贺二入赘,贺澄改姓反倒没有多少人知道,随之而来的只有贺家宗谱上贺澄的名字被悄然划去。

    旁人大多只听说贺二与妻子和离,不免背地里讥笑他没出息,以至于连老婆都留不住,不过那个时候,贺霖已经在唐泛的帮助下,得到密云教谕一职,启程前往密云县赴任了。

    教谕属于学官,府学教谕乃进士出身,但县学的教谕,则只要求举人或贡生即可充任,换作二十年前,一心想着金榜题名的贺霖,自然看不上这等职位,但时移势易,如今能得到一个县学学官的职位,他也已经心满意足。

    贺家,尤其是贺老爷子,对贺霖的前程并不抱着太大的期望,实在是他之前已经让贺家人失望太多了,如今见他能够有份差事做,而非镇日待在家里怨天尤人,心里也总算松了口气。

    然而世事变迁,人心难料,谁也没有想到,若干年后最出人意表的,反倒是贺霖。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眼前无关紧要,暂且表过不提。

    解决了贺霖那边,烦扰的家事总算告一段落,然而春闱刚过没多久,便发生了一件事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