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1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8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老赵是一名负责在官驿外面值守的士兵。

    对他而言,什么县令御史大斗法,贪污受贿,那统统不干他的事。

    小人物就该有小人物的生活方式,只要散值之后能喝上一盅热乎乎的小酒,能有个婆娘暖炕头,跟兄弟们侃天侃地,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八卦。

    譬如老赵跟其他值守官驿的弟兄们,这几天就对唐御史带回来的那位大美人格外好奇,私底下不止一回揣测那位大美人的身份。

    有的人说,那美人是唐大人家里的小妾,因为受不了家里大房的嫉妒,眼看唐大人南下办差,便也跟着偷跑出来,一路追寻至此。

    也有的人说,美人是别的官员送给唐御史的礼物,唐大人一见之下非常喜欢,竟连须臾也离不得,非要将人时时带在身边才好。

    还有人说,其实那位大美人是良家女子,被唐御史看中之后强掳过来的,唐御史这趟奉差办案,是为了查去年吴江饥荒的事情,结果来了之后却顾着跟女子纠缠勾搭上了,连正事也不管,看来也是个贪官污吏。

    谣言很快就在官驿传开来,并且还有逐渐往外蔓延的趋势。

    但不管内容多么离奇荒诞,有两点是被老赵和他的同僚们所公认的。

    一是那美人的确很美,美得惊心动魄,差点要把人的魂儿也给勾了去。

    苏杭多美人,老赵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自忖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跟那些个乡巴佬不一样,可唐泛身边那位大美人,确确实实美妙得不可方物,以老赵等人贫瘠的词汇,根本想象不出要如何来描绘她的美貌。

    头一回见到的时候,他们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美人带着香风被唐泛带入官驿中,事后难免暗暗嘲笑自己当时太失态了,但当他们看到同样住在官驿里的杨御史面对美人也是差不多的反应时,大家马上就心理平衡了:敢情不是弟兄们没见过世面,是大美人实在是太美了。

    这样一朵比牡丹还娇嫩的花儿被唐泛采撷了去,不得不说,所有人都羡慕嫉妒恨得很。

    还有第二点公认的,那就是唐御史对这位大美人千娇百宠,只差将人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带着走了。

    就老赵值守的这几天来看,但凡唐御史出门,不管去哪儿,办什么事情,都会带上对方,甚至据说就连去知府衙门拜访府尊大人,也都将那女子给一并带了进去,毫不避讳,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不过这也难怪,这样的美人,就算换了他们能一亲芳泽,那真是死也甘愿了,大人们也是人,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可以想见的是,等唐御史回京之日,一定也会将大美人也带走,而如果唐御史家中正室不是母老虎的话,大美人以后一定会独霸唐御史后宅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不在皇帝后宫,却让一个四品御史给占了,也不知道唐御史能不能守得住!

    任凭外面风风雨雨,天花乱坠,唐泛听而不闻,兀自带着肖妩进进出出。

    虽然出门的时候,唐泛也会细心地让肖妩带上纱帽遮掩容颜,但那窈窕身姿又能骗得了谁呢,不过数日,几乎半个吴县的人就都知道唐泛身边有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与他同进同出,同起同食了。

    但凡男人,无不在心中感叹唐泛的艳福。

    不过对于肖妩来说,却又是另一番心情了。

    她并不晓得唐泛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只是依照陈銮的吩咐,想尽办法留在他身边,并且将他的名声彻底败坏,就算两人没有夫妻之实,也要竭力让外人觉得肖妩早已成为唐泛的禁脔。

    现在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唐泛也的确对她迷恋甚深,但肖妩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唐泛虽然很迷恋她,却非要谨守什么君子之约,除了搂搂抱抱和摸个小手之外,二人竟是更进一步的关系也没有。

    但这并不算什么,自诩君子的人肖妩见得多了,像唐泛这种也不是没有过,让肖妩纠结的是另外一件事。

    唐泛现在已经喜欢她,喜欢到片刻也离不开她了,不仅出门要带着,连她去解手离开的片刻工夫,回来也会看见唐泛一脸惶急四处张望地在寻找自己,嘴里还喊着“阿妩你跑哪儿去了,没看见你,我什么事都做不了”这样的话。

    肖妩原本也挺喜欢唐泛俊雅面容和翩翩风度的,可相处久了,发现这男人一张皮囊下面竟然是这种黏黏糊糊的性子,她被缠得久了,真是胃口都倒尽,哪里还喜欢得起来。

    唯一聊可安慰的是,唐泛办什么事情都不避着她,包括公事在内。

    所以这几日肖妩不仅得知苏州知府胡文藻已经投向唐泛,而且还知道唐泛背后的大靠山,其实是当年西厂厂公,如今的天子近臣汪直,唐泛还告诉她,苏州商会送上来的金银财宝,已经被他送到京城去给汪公公了。

    但让肖妩郁闷的是,因为唐泛缠她缠得紧,他身边那个锦衣卫一双贼眼又太过厉害,自从进了官驿之后,她竟然找不到向陈銮那边传递消息的机会。

    唯一的一次,她趁着唐泛带她出门之际,在一间银楼里将消息设法传递出去,但最后也是石沉大海,并没有得到陈銮的丝毫回应。

    肖妩开始慌了起来。

    她不是害怕自己完成不了陈銮交给自己的任务,而是担心陈銮相信了这些满天飞的谣言,觉得自己倾心唐泛,靠上唐泛之后就背叛了他。

    陈銮是一个疑心病多么重的人,又是如何心狠手辣,没有人比她更了解。

    单看吴江城外那些一天天减少的灾民就知道了,为了利益,陈銮连皇帝老子和朝廷钦差都敢糊弄,更不要说她区区一个女子。

    就算长得再美,对于男人的区别,充其量也不过是个随手可扔的玩物,又或者价值高点的玩物罢了。

    她的心神不宁,连唐泛都发现了,还以为她生病了,不仅亲自端汤送药,还守在床榻前不走。

    要是换了别的女子,碰上这样一往情深的郎君,只怕早就感动了。

    但肖妩没有。

    唐泛越是对她好,她反而越担心陈銮那边怀疑自己的忠诚。

    看着她因为浅眠而有些苍白憔悴的脸色,唐泛的担心溢于言表。

    “阿妩,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告诉我。虽然我不是苏州的父母官,可你有什么麻烦,我总归还是能解决的,你再这样下去,我的心都要痛死了!”

    他的表情真挚无伪,而肖妩又心事重重,也并没有觉得不妥当,反倒还在冥思苦想要如何摆脱唐泛以及出去报信。

    肖妩勉强笑道:“大人,我有些胸闷,想躺一会儿。”

    唐泛摸摸她的额头,将她额头上的碎发捋到耳后去,温柔道:“那我陪着你。”

    用、不、着、你、陪!

    肖妩几乎想要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好在理智尚存,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就像咽下一口血。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唐泛起身去开门,却见官驿伙计端着药碗进来,殷勤道:“大人,这是您要的药汤,刚刚熬好的!”

    “你放下罢。”唐泛颔首,他对官驿伙计,自然不如像对肖妩那样来得深情款款。

    “阿妩,吃药了,这是安神定气的,喝了之后你可以好好睡一觉,醒来就无事了。”唐泛端起碗,小心扶起她。

    以他如今正四品的官职,能做到这一步,着实不容易。

    若换了旁的女子,可能就真的动心了,只可惜肖妩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头。

    “我自己来就好。”肖妩接过汤碗,低头欲喝。

    唐泛却忽然道:“等等!”

    他从肖妩手中又将碗接过来,动作猛了一些,以至于有些汤汁还洒在两人手上。

    唐泛高声道:“狄涵!狄涵在不在!”

    “属下在。”外面传来沉声回应。

    唐泛道:“你去牵一条狗来,或者抱一只猫过来。”

    狄涵并没有多问:“是。”

    肖妩的注意力总算被他转移了:“您这是……?”

    唐泛道:“我觉得这药的味道有些不对。”

    肖妩怔了一下。

    唐泛:“还有方才送药进来的那个伙计,看起来有些陌生,他进来之后,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眼睛往你那里瞟,这着实很不寻常。”

    肖妩本想开个玩笑,说他小题大作了,但不知又想起什么,忽然脸色一白。

    狄涵很快抱着一只小狗进来,在唐泛的示意下,他拿起那碗药往小狗嘴里灌。

    结果不会儿,小狗就哀鸣起来,似乎很痛苦地在狄涵怀里翻滚,狄涵一松手,那小狗便跌落在地上,四肢抽搐几下,没了动静。

    唐泛大怒:“这果然是有人要对我下手啊,可为何不冲着我来,却要伤害阿妩呢!”

    狄涵道:“兴许对方觉得肖姑娘死了,可以让大人方寸大乱,暴露出弱点罢。”

    二人一问一答,唐泛回身,正想安慰肖妩,这才发现她的脸色越发煞白,不由吓了一大跳,执起她的手,也是冰凉冰凉的:“阿妩,你这是怎么了!”

    肖妩没有作答,她的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被唐泛拥入怀中,依旧不言不语。

    唐泛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安慰了肖妩许久,直到她重新躺下,唐泛这才离开她的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前脚刚进来,后脚就有人跟入。

    唐泛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没好气道:“你这样进进出出,别人哪里会将你当成普通手下,很容易露出破绽的!”

    狄涵道:“属下本来就不是普通属下,是贴身侍卫。”

    有意无意,他将贴身二字的语调加重,眼睛却盯住唐泛。

    唐泛握拳抵唇,虚咳一声:“这几天忙着布置,我还未来得及问你,以你的身份,怎能轻易离京来找我?”

    狄涵道:“江西那边出了点事情,陛下着我亲自去处理,我就顺道绕来苏州一趟,看看你。”

    唐泛似怒非怒地斥道:“假公济私!”

    狄涵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便是如此又如何?严礼他们已经先行过去了,我只是想你想得紧。”

    这等直白不稍加修饰的话语从对方口中说出来,比肖妩一个水波盈盈的目光更加管用,唐大人的俊脸瞬间就微微红了起来。

    狄涵伸出手,轻轻拂过他的肩膀,又一路往下,最后停在对方的手背。

    手指在那掌心上挠了一下,不意外地感觉到对方的手立时瑟缩了一下。

    不过狄涵反应更快,没等对方作出下一步反应,就已经紧紧抓住。

    肌肤相触,他发现唐泛的指节修长匀称,就跟那天摸到对方的脚同样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一双用来作出锦绣文章的手。

    唐泛有些尴尬:“行了,说正事罢!”

    话虽如此,却没有挣开。

    狄涵似乎知道他在这方面脸皮特别薄,也没有多加逗弄,只是笑了一下:“肖妩现在肯定以为那碗毒药是陈銮给她下的。”

    唐泛沉吟道:“肖妩是个很懂得为自己打算的人,也比寻常女子来得精明,单是这一次,肯定蒙不住她,也不足以让她下定决心。我们得让她明白两点:一是陈銮一定会被扳倒,绝无侥幸,二是陈銮现在已经对她起了疑心,想要杀她灭口,她就算再为陈銮着想,人家也不会把她当回事。”

    狄涵:“你想怎么做?”

    唐泛智珠在握地笑道:“还要请你帮个忙,安排一场好戏,让她彻底相信才好。”

    狄涵:“只有一点。”

    唐泛:“嗯?”

    狄涵:“不要再对她搂搂抱抱了。”

    唐泛:“……”

    肖妩在心神不宁,噩梦连连的情况下度过一夜。

    隔天一大早,唐泛就过来找她,对她说:“阿妩,此地太过危险了,我要带你尽早上京,离开这里!”

    肖妩愣了一下:“大人的正事都办好了?您不是要扳倒陈銮么?”

    唐泛对她露出神秘的笑容:“都办得差不多了,陈銮的罪证我已经递上去了,只等京城那边下旨严办呢!”

    肖妩彻底听糊涂了。

    由于身份的缘故,她对陈銮许多事情是有所了解的,也知道陈銮为何会如此猖狂。

    不单是因为陈銮有个在当南京户部尚书的叔叔,更因为陈銮每年都会给京城那边上交许多孝敬。

    说白了,陈銮这个土皇帝,不单通过苏州商会,与东厂有所瓜葛,就连他和他的叔叔,也是万党中人。

    正因为如此,陈銮在吴江私卖官粮,勾结杨济,连唐泛这个钦差也不放在眼里。

    惧于他的威势,苏州知府胡文藻一开始同样不敢吭声,要不是被陈銮他们拖出来当挡箭牌,估计胡文藻到现在都不会想跟唐泛合作。

    被万党倚仗的万贵妃,如今虽然没有儿子,但听说她已经与邵宸妃结盟,准备扶持她的儿子当太子,怂恿皇帝废掉现在的太子。

    肖妩从陈銮那里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她不认为单凭唐泛一个人,就能够扳倒陈銮,就算再加上他背后的汪直,只怕也是不够的。

    因为唐泛要对付的根本不是陈銮,而是他背后那盘根错杂的庞然大物。

    现在唐泛居然信誓旦旦地说他有能力对付陈銮,肖妩错愕之余,第一反应自然是不信的。

    但以唐泛对自己的迷恋,是肯定不会对她说谎的。

    所以肖妩就问道:“大人拿到了陈銮什么罪证?”

    刚说完,她又似乎意识到什么,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这些本不是我改问的,是我逾距了。”

    唐泛不以为意,握着她的手道:“先前我曾与你说过,这陈銮背后是万贵妃一党,包括当今首辅万安,与贵妃弟弟万通等人,你应该还记得罢?”

    见肖妩点点头,他就又道:“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好办,我要对付的,从头到尾只有陈銮,根本就没打算牵扯到万党中人,陈銮再嚣张,对万党而言不过也是个棋子,没了他,吴江知县照样还可以换个人来做,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

    肖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面上却只能露出娇怯怯的神情:“可是……陈銮的叔叔不是南京户部尚书么,他能坐视侄儿被你弹劾?”

    唐泛笑道:“不妨告诉你罢,先前我在京城有几位前辈好友,正是被万党排挤到南京去的,其中一位便是前刑部尚书张蓥,他已经找到陈尚书贪赃枉法的罪证并上疏弹劾了他,那位陈尚书如今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空顾得上他的侄儿?”

    肖妩张口结舌:“这,这行得通吗?”

    唐泛悠悠道:“怎么行不通?余者说多了,你也听不懂,总而言之,你只需知道,万党虽然势力庞大,但他们也有诸多顾忌,只要你不拼着跟他们同归于尽,他们也不会跟你鱼死网破,陈銮只是在吴江地界称王称霸,若是没了他叔叔,他又算得了什么?其实眼下陈銮已经有些着急了,他接触不到胡文藻,也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他正在谋划恶人先告状,通过万党将我调回去,说不定他们还要说我在吴江收受贿赂,沉迷美色呢,可惜陈銮不知道,那些钱我早就交到陛下那里去了!”

    说罢他便哈哈笑了起来,语气中尽是对陈銮的戏谑。

    但肖妩却笑不出来。

    这一席话当真是令她内心翻江倒海一般,久久不能平静。

    肖妩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话很有道理。

    她只看到陈銮无法无天的一面,殊不知在唐泛这种从京城来的钦差眼里,陈銮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问题自然也就不同。

    陈銮固然是个英俊男子,对肖妩也很不错,但他的手段同样狠辣,肖妩对他并没有太多留恋,她只是在担心自己的身后路。

    万一陈銮被扳倒了,那她要怎么办?

    昨天的毒药事件令她心有余悸,虽然唐泛他们都觉得毒药是冲着唐泛而去的,并没有想到肖妩这边来,但只有肖妩自己才知道,很有可能是陈銮觉得自己已经背叛了他,所以迫不及待要下毒手灭口了。

    想到这里,肖妩就不由得将下唇咬得发白。

    “阿妩,你怎么了?”唐泛的声音令她回过神。

    “我没事。”肖妩强笑道。

    “你最近总是魂不守舍的,难道是不愿意跟着我回京?”唐泛蹙眉道。

    “没有的事,”肖妩摇摇头,“能够伴随大人左右,是我的福气。只是最近有些胸闷,加上上次被下药的事情,我实在是被吓坏了。”

    说罢她依偎入唐泛的怀中,似乎想要从对方身上汲取一点安全感。

    唐泛搂着她,心想这是投怀送抱,可不是我主动去搂人家的,纵是绝世美人,要这么天天作戏,也真是累得很。

    但面上依旧是温柔似水:“这样罢,今日天气晴好,不如跟我出去走走,上次让人打的首饰应该也都打好了,你要不要亲自去看看,若有什么不合适的,也好顺便让他们改掉。”

    肖妩其实不太愿意出去,但现在她的心态已经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跟唐泛虚以委蛇,到现在逐渐真正有了假戏真做,靠向唐泛的心思,便柔柔一笑:“都听您的。”

    她又小声道:“都是我的身体不争气,病了这么多天,也没能真正服侍大人,我,我……”

    说着说着,肖妩脸红了起来。

    其实唐泛谨守君子之礼没有碰她,肖妩也乐得吊着他的胃口,只因肖妩深谙男人心理,知道这世上轻易得手的总不会太过珍惜,人性本贱,男人对女人更是如此,肖妩越是矜持,唐泛反而越对她爱如珍宝。

    是以二人虽然各怀心思,最后却也都相安无事,肖妩也未曾对唐泛的行为起过疑心。

    “傻丫头,”唐泛柔声道,“你的身体好起来,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么?”

    肖妩露出感动的神色。

    因她身体虚弱,唐泛还特地找来一件斗篷让她披上,方才带着她外出。

    二人没有乘坐马车,随从也只带了狄涵一个,算得上轻装简行。

    但经过上次差点被毒死的事情之后,肖妩一直心有余悸。

    “大人,您只带了狄总旗一人,会不会不安全?”

    “不会的,”唐泛笑着为她解惑:“狄涵虽然只有一个,却能力敌数十人而面不改色,你可是不知道,他的武艺,就是连陛下也亲口称赞过的,否则又如何会被薛千户派来呢?”

    肖妩一怔,不由笑道:“看来大人与锦衣卫的关系很好,连这等人才都能借调过来了。”

    话语之中带着试探,唐泛却浑然未觉,反而点点头:“不瞒你说,我与锦衣卫如今的北镇抚司镇抚使交情莫逆,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撵都撵不走,这次若不是陛下另有差遣,他必然是跟过来的。”

    这话仿佛带着夸大的成分,但唐泛身边现在就跟着一个锦衣卫,怎么也不算是在吹嘘,肖妩便信了七八分,心下更有计较。

    跟在二人后面的狄涵此时却鼻观眼眼观心,好似他们的对话与自己无关。

    三人在银楼里逗留了一阵,等肖妩将首饰挑好,唐泛就带着她出来了。

    “现在天色还早,先找个茶楼坐上一坐,差不多就可以吃午饭了,若是回去的话,你又要待在小屋里,未免无聊。”唐泛笑道。

    肖妩自然不会有意见:“都听大人的。”

    只是她的话尚未来得及说完,变故就发生了。

    有三个人,从唐泛与肖妩的正前方,左前方和右侧三个方向扑了过来,手揣利刃,来势凶猛。

    肖妩完全吓呆了,她又不会丝毫功夫,眨眼的工夫,猝不及防,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更可怕的是,她发现对方的目标竟然不是唐泛,而是自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