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1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9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肖妩不想死,更不想为了陈銮而死,或者跟他陪葬,否则她也不会在背叛陈銮与否之间左右摇摆。

    直到此刻。

    她看着三面而来的刀刃,下意识尖叫了一声,紧紧抓住唐泛的衣服,躲在他身后!

    但那三个人的攻势并没有因此减缓下来,他们眼中就只剩下肖妩,如无意外,与她站在一起的唐泛,也会跟着成为刀下亡魂,一了百了。

    事发突然,大街上没人反应得过来,大家甚至连尖叫都忘了。

    肖妩一动不能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完全无损她的曼妙风姿,惊恐的美人反而更能激起人们的保护欲。

    然而眼下没有人顾得上去欣赏这样的美色,人人僵硬着身体,只能循着刀面反光的方向望去,见证着一场即将到来的喋血和死亡。

    堪堪落在肖妩头上的刀停住了,刀风掠过她的发丝,使其飘舞起来。

    刺杀者也很错愕,他没想到自己的攻势竟然会被挡住,与此同时,自己的手腕传来剧痛。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半只手被齐腕截断,连同那把刀一起飞上了半空。

    血光划过,溅在肖妩的衣服上。

    肖妩再次尖叫了起来。

    另外那两个人也面临了同样的境遇。

    他们甚至没能看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一个连人带到高高飞了起来,砸向路边的小摊,将人家一个卖糖人的摊子给砸了个粉碎,幸而那摊主见机得快,早早就躲了起来,这才没被殃及。

    另外一个刺客见同伴失败便想撤退,但还没等他转身,背上已经被一把绣春刀从后贯穿。

    他此生的最后一个动作,是低下头看见染血的刀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三个刺客,三个方向,转眼之间就悉数被解决。

    狄涵将刀从刺客身上抽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淡定如初,甚至还弯下腰用对方的衣裳将刀上鲜血擦干净,这才走向那个压坏了人家小摊子的刺客。

    面对这样杀人不眨眼的阎罗,连刺客也禁不住胆寒了,他爬不起身,只能看着对方一步步走进,很怂地往后挪动,一边色厉内荏地喊:“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这时候街上的人才像是被触动了一般,尖叫声四下响起,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以唐泛和狄涵等人为圆心的半里之内顿时干干净净。

    狄涵走过去将人揪起来,二话不说先卸了他的下巴,这是为了防止对方牙齿里藏着毒药。

    唐泛拍拍肖妩的肩膀,引来对方下意识的一阵战栗。

    她也不知道是被刺客吓坏了,还是被狄涵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唬住,竟半天也没能回得过神来。

    唐泛见状,与狄涵交换了一个眼神。

    先前在肖妩的药里下毒,自然是他们的杰作,但这次的刺客,就不是唐泛的安排了。

    唐泛也料到陈銮见肖妩迟迟没有消息传递出去,肯定会有所动作,但他也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心急到派刺客过来,这起码可以说明一点:肖妩的作用的确不小,最起码她肯定知道一些陈銮的私事,以至于陈銮在觉得她可能背叛了自己之后,就迫不及待想要灭口。

    陈銮派出来的这三个人,身手明显是上上之选,若不是狄涵在此,换了一个普通的侍卫,很可能就已经被对方得手了。

    谁会想到貌不惊人的狄涵,竟然是堂堂北镇抚司镇抚使隐姓埋名呢?

    也不知道陈銮若是得知唐泛就等着他来杀肖妩,会不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从唐泛踏足江苏地界开始,双方就注定展开一场博弈。

    彼时陈銮并不觉得唐泛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威胁,若是知道唐泛软硬不吃,美人不收,金银不要的话,估计他还在船上的时候,陈銮就已经下手先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了。

    千金难买早知道。

    “阿妩,你没事罢?我们回去再说。”唐泛见肖妩吓得面色全无,柔声安慰道,想要将她带走。

    肖妩却死抓着唐泛的衣服不肯松手:“不,不行,不能回去,他们一定还会再派人来的。”

    唐泛失笑:“看你吓成这样,我早和你说过,狄涵是很厉害的,我这个被刺杀的都没害怕,你怕什么呢?”

    肖妩终于崩溃了:“……他们不是来杀你的,是来杀我的啊!”

    “什么?”唐泛讶异道,“阿妩,你莫不是吓得语无伦次了,你一个弱女子,他们杀你作甚?只有我要对付陈銮,我才应该是他想杀的人!”

    肖妩拼命摇头,带着哭音道:“带我走,带我走!我有粮册,我手上有粮册,可以助你扳倒陈銮,让他再无翻身的余地!”

    她因为害怕,整个人都快攀在唐泛身上了,狄涵看得微微皱眉,忍不住走上前将她拨开。

    肖妩愣愣地瞧着他,还没反应过来。

    唐泛抽了抽嘴角,提醒狄涵:“你把刀子拿开些,别吓坏了阿妩。”

    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物,要是吓傻了,磕了碰了,他们再上哪儿找一个去?

    狄涵冷冷的目光从肖妩身上扫过,后者被盯得瑟缩了一下,又往唐泛那里靠去。

    唐泛揽住她,柔声道:“我们不回官驿,我带你去更安全的地方,包管没人能对你不利。”

    他又回头吩咐狄涵:“把这里收拾收拾,估计官兵很快就来了,顺便赔点钱给那个摊主,人家摊子无故被砸,也怪可怜的。”

    狄涵:“……”

    他觉得唐泛就是在报复昨晚的事情而已,不过谁让隋镇抚使现在的身份是狄总旗呢,所以他只能默默地看着两人的背影,从怀里摸出碎银往糖人摊子上一丢,然后再拖着那两个昏死过去的刺客苦命地跟在后面。

    唐泛带着肖妩来的地方并非它处,正是当地的锦衣卫卫所。

    薛千户很快就亲自迎出来,在看到唐泛身后的狄涵时,态度立刻又热情好几倍,又是招呼寒暄,又是亲切陪同,只差没有亲自端茶送水了。

    在薛千户的吩咐下,刺客随即被卫所的人带下去料理。

    虽然唐泛他们都知道刺客是因何而来,不过若是能从他们身上撬出更多的东西,倒也可以给陈銮再添一条刺杀朝廷钦差的罪状了。

    薛千户道:“下官担心扰了大人的公事,是以大人来到苏州之后,一直也未上门拜访,请大人恕罪。”

    唐泛笑道:“薛千户太客气了,反倒是我们打扰了你的清静才是,这次的事情有劳你了,隋镇抚使虽然远在京城,却也屡屡提及薛千户,夸你勇于任事,精明强干呢!”

    薛千户看了一旁哑巴状默不吭声的隋州好几眼,笑容又灿烂了几分,连连道:“唐大人过奖了,下官当不起,全赖镇抚使领导有方!”

    原锦衣卫指挥使袁彬卸任之后,便将自己手头□□出来的大部分势力都交给了隋州,加上隋州自己的心腹亲信,隐然已与现任锦衣卫指挥使万通分庭抗礼。

    如今的锦衣卫分为两派势力,一派以万通为首,另一派则忠于隋州。

    所以锦衣卫虽然还是那个锦衣卫,实际上因为万通与隋州过招,底下的人也要跟着站队,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平静。

    而薛千户正是隋州的人。

    这一回老大亲至,机会难得,薛千户自然要分外卖力了。

    唐泛与薛千户寒暄一阵,留下狄涵去和薛千户说话,便带着肖妩到薛千户给他们准备的小院休息。

    “阿妩,你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大夫来?”他只字不提粮册的事情,反倒先问起对方的身体。

    肖妩摇摇头,她脸上还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一只手扔抓着唐泛的袖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稍稍安心下来。

    “不要怕,我在这里,你想说什么,只管说罢。”唐泛安慰道,亲自给她倒了杯茶。

    握着茶杯,温热从掌心传递到四肢百骸,肖妩总算逐渐平静下来。

    她深吸了口气:“大人,其实我一直骗了您。”

    肖妩不蠢,恰恰相反,她很聪明,也有着小女人的精明,否则陈銮不会派她来迷惑唐泛。

    只是出于对自己美貌的自信,之前一叶障目,她一直觉得自己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直到现在事情失控,她思来想去,觉得向唐泛坦承一切,可能才是最好的办法。

    唐泛听了这句话,非但没有露出任何惊讶和愤怒,反倒一脸平静地微笑:“你骗了我什么?”

    肖妩愕然:“你早就知道了?”

    唐泛含笑:“我并不知道肖姑娘手上有粮册。”

    不知道她手上有粮册,那就是早知道她是陈銮派来的了?

    那唐泛还陪着她作了这么久的戏,岂不早就将她当成了傻子,一边虚以委蛇,一边看自己的笑话呢?

    看着肖妩的脸色忽青忽白,唐泛善解人意道:“你也不必想太多,既然你一开始不肯表明身份,我若是早早揭穿,岂非打草惊蛇?你我各有立场,你这样做,也不能说你错了,不过如今你肯弃暗投明,我自然欢迎。”

    那他还口口声声阿妩阿妩,装得跟个堕入情网的傻子似的!

    眼前这个男人俊脸含笑,目光清明,哪里有之前半分痴迷的模样?

    肖妩心中恼怒,这是她头一回发现自己的美貌和魅力不管用,但她又不敢发作,因为如果自己想要保住性命,现在就得全靠唐泛了。

    她忍不住想问个清楚:“你既然早已知道我的身份,那么今日的刺杀,也是你一手安排的了?”

    唐泛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只安排了之前的毒药事件而已。

    “事到如今,以你的聪明,又何必自欺欺人?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自然能将你传递出去的消息设法拦截下来,不让陈銮收到。结果陈銮久等不到你的消息,又听了外面的传言,就以为你真的背叛了他。那些刺客就是最好的明证,他们这次杀你不成,一定还会再想办法下手,唯一能够救你的途径,就是早日掌握陈銮确凿的罪证,将其绳之于法!”

    想到方才生死一线的情景,肖妩仍旧十分害怕,但她现在没有必要对着唐泛演戏之后,反倒不想在他面前露怯,强自咬了咬牙道:“就算你拿到粮册也没有用,他身后站着万党,陈銮每年给万党上交了不少孝敬,说不定万党会力保他!”

    唐泛道:“肖姑娘,你虽然聪明,可并不了解朝堂上的争斗。先前我已经和你说过,陈銮对于万党的作用很小,没了他,他们照样可以让别的人当上吴江县令,这很简单,而我也自然有我的办法。”

    肖妩狐疑:“什么办法?”

    唐泛笑而不语,摊了摊手。

    那意思很明显,你要是再不肯交底,就直接把你丢出去,面对陈銮的怒火,看他还肯不肯相信你。

    这段日子,不仅肖妩辛苦作戏,唐泛同样辛苦得很,他的戏也不是白演的,起码所有人都知道他对肖妩痴迷不已了,三人成虎,陈銮怎么可能不相信?

    如果肖妩没了唐泛的庇护,估计一走出这里,立马就会被射成刺猬了。

    美人那也得是活的才会惹人怜惜,死的美人,不过是一座坟茔罢了。

    肖妩别无选择。

    她沉默半晌:“如果我将粮册交出来,大人能给我什么样的保证?”

    唐泛敛了笑容,以她从未看过的郑重道:“唐润青以身家性命和功名前程起誓,定竭尽全力保护肖姑娘的安全,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肖妩微微动容。

    时人对誓言看得是很重的,唐泛能够发这样一番誓言,起码证明了他的诚意,也证明此人比陈銮不知强上凡几。

    可惜这样的人,偏偏不被自己迷惑。

    肖妩幽怨地瞅了他一眼:“陈銮那本粮册,就放在原先安置我的那座宅第里,不过我被他派出来之后,他肯定已经转移了位置。”

    唐泛蹙起眉毛,又隐隐有些失望。

    如果这样的话,陈銮为何还对她穷追不舍,一定要灭她的口?

    果不其然,肖妩话锋一转:“但是,那本粮册我可以默写出来。”

    唐泛大喜:“此话当真?”

    肖妩抿唇一笑,带着些许自得:“自然是真的,否则单凭容貌,陈銮如何会独宠我这么久?又为何非要我死不可?”

    唐泛问:“你多久可以默写出来?”

    肖妩也不拿腔作势,直接就道:“一晚。只要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

    唐泛拍板:“好!只要能顺利拿下陈銮,你不单性命得保,我还可以将你送到无人认识你的安全之处,送你一笔钱财,令你后半生安稳无忧!”

    肖妩目中异彩连连。

    正如对唐泛所说,肖妩先前的确被一名富商买为妾室,后来富商一死,她被赶出府,继而才被陈銮金屋藏娇,但她虽然喜欢荣华富贵,却没兴趣侍奉一个脾气多变,性情反复的陈銮。

    “你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吗,你就不想像陈銮那样将我当成他的外室?我的容貌不能令你动心?”肖妩问道。

    唐泛微微一笑:“肖姑娘容貌倾城,实乃我生平罕见,若说不动心,那岂不是在睁眼说瞎话?只怕天底下还没有一个男人敢面对姑娘说出这样的话罢?”

    肖妩心头一甜,又嗔道:“那为何你不要我?”

    唐泛笑道:“动心不等于动情。更何况姑娘这等容貌,留在我身边,于你于我,都是祸非福。”

    肖妩似怒含怨地看着他。

    老实说,她对唐泛的确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充其量也是喜欢他那张俊雅的面孔和如玉如兰的潇洒风姿罢了.

    但是自己这般美貌,见者无不神魂颠倒,连陈銮那样自视甚高的人都不例外,结果到头来却踢到唐泛这块铁板,不免令人感到挫折。

    肖妩知道,对自己而言,眼下最重要的,无非是先从陈銮的魔掌下逃脱,先保住性命再说。

    她道:“我晓得了,大人且给我准备笔墨纸砚,除此之外,我还需要一个粗通笔墨的侍婢,帮我整理默写的东西。”

    唐泛颔首:“肖姑娘觉得我如何?”

    肖妩一愣,绽开妩媚的笑容:“大人愿意纡尊相助,自然再好不过。”

    一旦抛开惺惺作态的面具,彼此坦诚相见,反倒比之前容易相处许多。

    唐泛用不着再作出黏黏糊糊的痴缠行径,肖妩也用不着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委屈求全。

    肖妩没有因此爱上唐泛,倒是唐泛对肖妩的印象有所改观,发现这女子确实有其过人之处。

    一夜过去,二人不眠不休,两眼青黑,却不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之事,而是一人默写,一人整理,硬是将粮册给整理了出来。

    肖妩说自己过目不忘,并非虚言。因为粮册上所有账目数字都已经牢牢印在她的脑海里,也难怪陈銮在怀疑肖妩背叛了自己之后会如此慌张,当真派了刺客过来。

    可以说,唐泛对此人的心理揣摩是十分精准且到位的,就算陈銮不派人来杀肖妩,在毒药事件之后,唐泛他们原也准备再制造一起针对肖妩的谋杀,然后栽赃在陈銮头上,借此离间他们。

    但现在自然用不着了,陈銮自己出手了,而肖妩也彻底倒向他们这边。

    唐泛手头的这本粮册,记载了真正的官粮出入明细,也证明了先前胡文藻所言是对的。

    因为原本粮仓里的的确确还剩下五千石粮食,但这五千石全部都被陈銮拉走,然后高价卖给粮商,末了再用极低的价格卖入一些陈粮坏粮,用在灾民身上。

    此等行径,放在□□皇帝的时代,估计就是被剥皮填草的下场。

    肖妩看着他一边翻看粮册,一边浮现出怒色,忍不住道:“这粮册交上京城的话,只怕需要一段时间罢,在那之前陈銮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不错!”接上她这句话的人却不是唐泛,而是推门而入的狄涵。

    薛千户跟在后面走进来,一面笑道:“昨日你们来到这里之后,我便找人假扮你们,照旧回到官驿。结果昨天晚上半夜果然就有人潜入官邸,意图行刺你们,结果被我们逮了个正着。”

    肖妩啊了一声,脸上露出后怕的神情:“又是陈銮的人?”

    薛千户点点头:“对。”

    肖妩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个问题薛千户也回答不了,屋子里三个人六双眼睛,全都望向唐泛。

    唐泛掂着手上的粮册,笑了笑,说了一个字:“等。”

    肖妩睁大眼:“还等什么?我们都有粮册在手了,还不能扳倒陈銮吗!”

    很显然,待在锦衣卫卫所也不能令她彻底放心下来。

    如果说除了唐泛之外,还有人连睡觉也睡不好,巴不得陈銮快点伏法,那这个人一定就是肖妩。

    “不用很久了,”唐泛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很快就可以。”

    这个很快到底有多快,肖妩不知道,她恨不得能再快一点。

    但对于陈銮而言,如今已是度日如年,却恨不得能过得再慢一点。

    事实上,直到现在,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而他也不太明白,情势为何忽然就变成这般模样。

    今天早上刚刚传来两个坏消息。

    他的叔叔,原本权势熏天,炙手可热的南京户部尚书陈致被弹劾下野,万党也保不住他,皇帝一纸诏令,体谅他年高德劭,病体衰微,让他回家休养,虽然听上去很体面,但实际上就是被罢官免职,陈致自身难保,当然不可能再顾得上陈銮。

    而陈銮因为官职低微,不可能直接与万党联系,以往都是靠着叔叔在中间搭桥牵线,如今叔叔一走,他跟万党之间唯一的联系也断了。

    另外一个坏消息,自然就是他接连派去杀肖妩灭口的人都失败了,那女人非但没死,连刺客都折在那里,也不知道被问出多少事情来。

    事到如今,陈銮当然不可能奢望肖妩能够为他保守秘密。

    如果粮册未失,又或者叔叔还没失势,陈銮还不至于太过担忧,因为他知道单凭胡文藻那个怂货,根本吐露不出多少有用的东西,但现在形势明显已经不利于自己,这就不得不为以后作打算了。

    宽敞的知县后堂中,陈銮与自己的三名亲信幕僚,连同南直隶巡按御史杨济分坐各处,人不少,氛围却沉寂得很。

    杨济满心焦急,眼见所有人都成了锯嘴葫芦,忍不住开口道:“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成化十四年:

    一名幕僚轻咳一声,对陈銮道:“大人,事已至此,不如向那边求助?”

    杨济连忙竖起耳朵,却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对方口中的“那边”到底是哪边。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陈銮缓缓道:“我已经和那边联系过,他们愿意帮我们。”

    三名幕僚俱是大喜,杨济却还是云里雾里:“陈老弟,你说的到底……”

    话未说完,却见外面撞撞跌跌跑进一个陈家仆从:“老爷,不好了,外头忽然来了大批锦衣卫,已经将知县衙门包围了起来,还让老爷您出去!”

    杨济大惊失色,连忙望向陈銮。

    后者却露出一个冷笑:“来得正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