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成化十四年 »  第128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8章

小说:成化十四年作者:梦溪石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大早,唐泛就直接去了知府衙门,让范知府将林逢元找过来。

    谁知去通传的人却回来告诉范知府,说林逢元身体不适,今日派人过来告了假,在家休养。

    范知府当下就皱起眉头:“去林家,告诉他不管生多重的病,都要给本府过来……”

    唐泛按住他:“你可知林通判家住何处?”

    范知府忙道:“下官知道!”

    唐泛:“既然他不来,我就亲自去见他,你将地址给别人说一下,好找个人带我们过去。”

    钦差吩咐下来,就算忙也要说不忙啊,范知府赶紧答应下来,也没有假他人之手,而是亲自带着唐泛过去。

    但他心里也觉得林逢元很不识好歹:你死了儿子,伤心归伤心,但唐御史是过来为你儿子的死因查明真相的,你非但不努力配合,还装病不起,这闹的又是哪一出?

    等到了林家,范知府才发现,林逢元不是装病,而是真病了。

    他跟林逢元就算不是天天碰面,但公务所需,又是林逢元的顶头上司,起码也是两三天见一回,自从林珍死后,林逢元整个人就憔悴了不少,成天阴着张脸,这也是人之常情,但眼前出来迎接他们的人,何止是憔悴,简直和换个人似的。

    林逢元头发上原本不大显的银丝如今占了大半,容长脸消瘦苍白,双目下面也挂了两个青黑眼圈,看起来就像老了十岁。

    唐泛没有见过他之前的样子,倒还不会太过吃惊,范知府和陆灵溪都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陆灵溪附在唐泛耳边悄声道:“我上回来见他的时候,还没这么显老。”

    林逢元上前行礼:“下官林逢元,拜见钦差大人,拜见府尊。”

    唐泛扶起他:“林通判不必多礼,你气色看起来不大好,可叫大夫来看过了?”

    林逢元道:“多谢大人关心,下官只是偶感风寒,不妨事的。”

    他看上去不像是偶感风寒,倒像是思虑过度熬夜熬出来的,但人家死了儿子,这种表现也是正常,若是还能笑得出来,那才有鬼。

    唐泛早已知道,林逢元膝下有三个儿子,死去的林珍是长子,次子稍小一点,现在也在白鹭洲书院念书,还有一名幼子如今年方六七,还在上蒙学。

    林逢元自己年过四十,家有三子,自己仕途虽然算不上飞黄腾达,也比下有余了,实在没什么好挑剔的,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如今家中上下的白布还没摘下来呢,也是闹心。

    唐泛寒暄两句,问候了他的身体,便道:“本官此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林逢元却直接堵住他的话头,断然道:“若大人是为了给犬子开棺验尸而来,就请不必说了。死者已矣,入土为安,犬子已经下葬,又怎能将他重新挖出来,令他泉下不安呢?下官失去长子,心中已经十分悲痛,还请大人体恤这点为人父的人之常情!”

    唐泛扬眉,对他这种一口拒绝的态度有些不悦,但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仍旧是谆谆善诱的和煦语气:“林通判,本官听说你们林家与沈家,过往有些恩怨,此事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不知是真是假?”

    林逢元对这个问题倒不像沈坤修那样一听就勃然大怒,而是点点头:“确有其事。”

    唐泛:“能否细说一二?”

    林逢元道:“沈坤修当年参加县试时拿了第一,但到了院试却被黜落,只因当年院试主考为先父,他便由此怀恨在心,等到后来中了进士,依旧念念不忘,逢人便说先父看他不顺眼,故意不让他上榜,又说后来先父仕途不顺,全因做人不积德的缘故,极尽诋毁之能事!”

    唐泛:“那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呢?”

    林逢元愤然:“自然不是!当时他的卷子的确被其他评卷官看好,但最后到了家父手中时,家父却发现他其中有一个字犯了忌,所以将其黜落,是名正言顺,照章办事,并无丝毫不妥之处!”

    所谓的犯忌,大约就是譬如说文章里面正好出现在位皇帝的某个字,考生一般就要重新换个字写,又或者故意在那个字上写少一笔,以示对天子的避讳。

    但考场上大家本来就很紧张了,不少人经常都会忘记避讳,这种时候就要看运气了。

    主考官或评卷官直接把卷子黜落,当然是没做错的,但如果碰上一个性情宽容一点的,又见你文章实在写得好,有可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仍然让对方上榜,只是名次挪后一点而已。

    对林逢元的话,唐泛不置可否,不做任何评判,只道:“所以你认为,令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沈坤修怀挟私怨,有意报复所致?”

    林逢元:“不错!沈坤修此人小鸡肚肠,心胸最是狭隘不过,若非他步步紧逼,犬子又如何会上吊自杀,请大人一定要还犬子一个清白!”

    唐泛就道:“这么说,你认定令子一定是清白的,所谓作弊,都是沈坤修刻意冤枉的了?”

    林逢元没想到唐泛会这么问,直接就愣了一下,然后才道:“不错,犬子的学问固然谈不上很好,可也不至于需要通过作弊的手段来考取功名!”

    唐泛道:“但据我所知,令公子的同窗,本案中同样有作弊嫌疑的考生,其中有好几人都承认,他们之所以知道□□消息,全是从林珍那里听来的。”

    林逢元怒道:“这不可能,这是他们在污蔑,大人明鉴!”

    唐泛轻轻颔首:“明鉴自然是要明鉴的,本官断案从不偏听偏信,他们的供词要听,你这边的自然也要听。你们两家过往恩怨,孰是孰非,我一个外人不好评断,但若事关案子,就另当别论了。你毕竟不是当事人,只有林珍才知道所有真相。不瞒你说,我虽非仵作,但在验尸上也算略有心得,林珍虽死,可也同样还能说话,他到底是被沈坤修逼迫不得不自杀以表清白,还是另有死因,尸体一看,自然分晓。为人父者,林通判想必也希望令子能够死而瞑目的罢?”

    林逢元还是摇摇头:“大人,下官实在瞧不出重新起棺的必要性,那天犬子送过来之前,官府仵作已经验过一回了,确认是上吊自杀无疑,何以大人不从沈坤修那边调查,偏要与犬子过不去呢?”

    他这话说得殊为无礼,范知府斥道:“放肆!”

    唐泛制止了范知府,又对林逢元道:“以往也不是没有被仵作断定自杀,最后又翻案的,仵作的能力素来良莠不齐,许多人看了本《洗冤集录》就以为自己也能上手验尸了,殊不知这样反而才是屡屡出现冤假错案的缘故,我自当官以来,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若像你说的,沈坤修当真与你们林家过不去,这样的好机会,他想必不会放过才是。沈坤修要革除功名的考生有十多人,他们至今仍旧好端端的,偏偏只有林珍死了,这其中,说不定沈坤修还私下对令子另外做了什么,才是他真正致死的原因,难道林通判就不希望查出真相?”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泛也足够耐心了,可林逢元竟然还是拒绝了:“请大人谅解。”

    唐泛:“如果本官坚持要起棺呢?”

    林逢元沉默片刻:“大人执意如此,下官也无法阻拦,但听说如今朝廷已经另外派下一名钦差来查办此案,下官必然会将此事向那位钦差陈情的!”

    以林逢元的官职地位,这样威胁唐泛未免显得可笑,但时下世情如此,讲究死者为大,唐泛想要起棺验尸这种行为,的确不会得到舆论的支持,大家肯定会同情林逢元,觉得唐泛不择手段,仗势欺人,即便唐泛现在是内阁大学士,也要考虑自己这种行为引发的物议和自己名声的影响。

    陆灵溪在旁边听得怒气丛生,唐大哥想要验尸,不也是为了查你儿子的死因吗,你非但不领情,还处处作梗,实在太不识好歹了!

    话又说回来,他们自从来到吉安府,似乎就总碰上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先是接风宴上那个徐彬,然后是沈坤修,现在又是林逢元,难不成这里风水不好,跟他们八字不合?

    连范知府都觉得林逢元的态度太可恶,太过分,唐泛却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生气,又或者说他以前遇见的人事太多了,比林逢元更难应付的也有,这种场面还没法让他变色动怒。

    他甚至还端起茶几上的茶盅,轻轻用盖子抹了抹上面的茶沫,低头轻啜一口。

    林逢元虽然不合作,但唐泛不肯走人,他也没法开口赶人,只能沉默以对。

    一时间,客厅的氛围便显得有些凝滞起来。

    过了片刻,唐泛忽然道:“这幅画倒是意境不错。”

    众人一愣,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说起画来了,循着唐泛的目光望去,才发现他说的是挂在林家墙壁上的画。

    山川远黛,大江东去,江上一叶小舟顺流而下,舟上一人负着手,看着东边的日光,颇有“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味道。

    边上配诗曰:远树两行山倒影,轻舟一叶水平流。

    很寻常的一幅画,胜在意境,但并非大师手笔,只能说平平之作,画既寻常,诗也寻常。

    林逢元道:“此画乃下官近日新作,聊以自赏,登不得大雅之堂,更当不上大人的赞誉。”

    唐泛原也只是随口称赞,听了这话便一笑了之:“既然林通判不肯开棺,那也就罢了,告辞。”

    他站起身,林逢元忙拱手道:“多谢大人体谅,除此之外,大人想要知道什么,下官定当知无不言,尽力配合!”

    “不必了,你好生在家歇着罢。”唐泛语气淡淡,起身便走。

    范知府狠狠瞪了林逢元一眼,小声骂了一句:“你可真不识好歹!”

    他有点奇怪,在出了林珍的事情之前,林逢元跟范知府这个顶头上司,关系其实是挺不错的,而且林逢元这人在溜须拍马上也很有一套,从来不会让上官下不来台,但现在他却不惜把唐泛这个钦差往死里得罪,这简直跟得了失心疯似的。

    不单是范知府,跟着唐泛过来的人,陆灵溪也好,席鸣也罢,都觉得这个林逢元实在是欠骂,以唐泛的身份,能亲自到林家来,为的还是林珍的事情,这已经很抬举林逢元了,结果他非但不配合,反倒还推三阻四,如果不是唐泛没有发作,陆灵溪甚至想张口把林逢元讥讽一顿了!

    “唐大哥,要不要我找机会教训他一顿?”从林家出来,陆灵溪就问。

    “不用。”唐泛摆摆手,脸上若有所思,但他不说,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行人离开林家之后,唐泛就让范知府与汲敏二人不必再作陪,说自己想到处去逛逛,有陆灵溪和席鸣他们即可。

    范知府和汲敏毕竟是地方官,每天都有公务要处理,不可能陪着唐泛到处跑,他这样一说,两人顺水推舟客气了一番,也就告辞离去了。

    唐泛则带着陆灵溪他们在街上转了两圈,进了前方不远处的一间饭庄。

    说来也巧,这地方正是上次曾锦他们招供的买考题的地方,清风楼。

    这地方装潢气派,宾客如云,味道想来是不差的,像唐泛他们这种突然来到,又没有提前订位的人,就只能分到大堂的位置了。

    不过大堂也分一楼和二楼,二楼每桌之前又相互隔了屏风,保密性没有包间那么好,又比一楼清静些,价格也要贵上少许。

    伙计热情地迎上来,听唐泛他们想要包间,便歉意地表示包间没有了,唐泛也不计较,就让他将自己一行人领到二楼落座,又点了几个菜。

    大家一大清早跟着唐泛出来,又在林家喝了一肚子茶,憋了一肚子气,此时也都饿了,看着三杯鸡,小炒鱼,芋仔蒸肉,干炒野菌这样普普通通的家常菜,亦不由觉得食指大动,左右只有四个人,唐泛也没让席鸣韩津他们分桌,大家围坐在一块反倒热闹,你一筷我一筷,风卷残云,就着白米饭,很快就将桌子上的菜肴扫空大半。

    “对了,”等大家吃得七八分饱了,唐泛才对席鸣道:“我有个远房表妹,幼时随父母迁居江西,几年前父母双亡,她日子过得有些难,听说我也来了江西,就要过来投靠我,回去之后你与官驿的人说一声,把原先给子明住的那间房拾掇拾掇。”

    席鸣也没多想,自然是应了下来,反倒是陆灵溪问:“唐大哥,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个表妹?”

    唐泛笑了笑:“以前离得远,没什么书信往来,我也是等到离开京城前夕,才听家姐说的。”

    可为何刚到江西的时候不说,现在又毫无征兆提起来了?

    像这种问题,席鸣就不会有好奇心,反正唐泛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做,而陆灵溪虽然满腹疑问,可也不好多问,毕竟他对唐泛家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陆灵溪想了想,又委婉地换了个说法:“唐大哥,令表妹毕竟是女眷,若与你我同住一个院子,这样不大好罢?”

    唐泛想了想:“你说得也有道理,这样罢,你挪一挪,去跟席鸣他们一道住,表妹与我住一个院子就行了,我们二人自幼定亲,她如今又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倒不必讲究那许多的。”

    “……”他一听,甭提多郁闷了,他只不过多嘴问了两句,结果倒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拒绝的借口,他只得怏怏应了,一面又忍不住道:“能跟唐大哥自幼定亲,定是个知书达理,淑媛贞懿的好女子罢,见了面我得怎么称呼,还请唐大哥先给我个准备才好,免得到时候失了礼数!”

    听到“淑媛贞懿”的时候,唐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幸好陆灵溪没瞧见。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作出一副略有点怀念的神色:“你就叫乔姑娘罢,我也只是小时候见过两回,现在没怎么见了,她性子素来羞涩……”

    说完这句,唐泛顿了顿,心说先让我去吐一吐吧,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她性子羞涩,怕是不习惯你们直接唤嫂子或夫人的,毕竟我等还未成亲,女儿家名分玷污不得。”

    照唐泛的想法,把隋州的真实身份告诉陆灵溪他们,其实也未尝不可,只不过他现在也不敢肯定官府之中是不是藏着白莲教的人,陆灵溪又过于年轻,言行举止若是露出什么破绽,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还是小心为宜,等此间事情了结之后再坦承也不迟。

    陆灵溪一时没能消化这个令人震撼的消息,听罢唐泛所说,都有些回不过神。

    还是席鸣问道:“大人,那林家那边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属下去做的么?”

    唐泛笑道:“还真有,不过这事有些缺德,得掩人耳目,从长计议才行。”

    席鸣道:“大人只管吩咐!”

    唐泛嗯了一声:“那你先去打听打听,林珍葬在何处,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咱们去挖坟去。”

    他说得云淡风轻,旁人却听得啼笑皆非:敢情唐泛被林逢元那般顶撞都没有生气,是一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了?

    陆灵溪就问:“唐大哥,此事非做不可?”

    他虽然出身世家,却年纪轻轻就四处闯荡,本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不过挖人坟茔这种事情,传出去毕竟名声不太好听,就算唐泛是钦差,若到时候毫无发现,此事又传了出去,肯定就会落人把柄的,所以他也是为了唐泛着想,才会再三确认。

    唐泛不答反问:“今日去林家,你可有什么发现?”

    陆灵溪听出唐泛这是有意考究,便认真思索起来:“林逢元的表现有些反常。”

    唐泛:“怎么个反常法?”

    陆灵溪:“像林逢元这样,儿子死了,又跟沈坤修有旧怨,比谁都希望沈坤修倒霉,所以照理说,就算唐大哥要求开棺,他也不会拒绝的,但他偏偏表现得太固执,这根本不符合常理,而且范知府也说了,在林珍死之前,林逢元不是这样的人。”

    唐泛:“还有么?”

    陆灵溪感觉到唐泛的赞许,不由越发开动脑筋:“会不会是林珍的死另有蹊跷,又或者说,他的死很可能跟沈坤修没有关系,但林逢元担心被我们发现,所以坚决不肯让我们开棺验尸?”

    唐泛:“很有可能。”

    陆灵溪大受鼓舞,继续发散想象力:“能让林逢元这样担心害怕的无非是他自己做贼心虚,难道说是林逢元亲手杀了儿子,怕被人发现?”

    唐泛失笑地摇摇头,他这发挥得也太过了:“你还记得当时挂在墙上的那幅画吗?”

    陆灵溪:“记得,不过那幅画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

    唐泛道:“林珍在与我说话的时候,眼角余光会不时往旁边飘,一开始我还不明所以,后来就觉得他应该是在看那幅画,所以就顺口问了一声,结果就问出一个疑点。他说那幅画是他新作的,你想想,一个死了儿子的人,都憔悴成那样了,会有心情去作画吗?”

    陆灵溪啊了一声,自己的确没有从这方面去想。

    唐泛又道:“画以言志,诗为心声,就算他想作画遣怀,画中流露的肯定也是悲伤缅怀之情,又怎么会画‘轻舟一叶水平流’这种豁达豪迈的画?”

    陆灵溪:“这么说,林逢元的确有蹊跷?”

    唐泛笃定道:“不止有蹊跷,而且大有蹊跷!不光林逢元有问题,连沈坤修也有问题。”

    陆灵溪不解:“你是说沈坤修公报私仇?”

    唐泛摇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道:“一桩一桩来,先看看能不能从林珍身上有所发现再说。”

    每次听唐泛对案情的分析,陆灵溪总有一种自己还远远不足的无力感,他只能让自己再努力一点,细心一点,希望能追上唐泛的步伐,但是唐泛若是不肯明说的事情,他就无论如何也猜不到,这个事实令他不由有些丧气。

    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唐泛拍了拍他的肩膀:“益青,其实我在你这个年纪,也未必比你现在做得更好,饭总要一口一口吃的,不必心急。”

    陆灵溪别有心思,听到唐泛用这种勉励晚辈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心头的失落感反倒更重,忍不住抗议:“唐大哥,我也没有比你小多少,可以帮上你许多忙了!”

    唐泛:“好好,你当然帮了大忙,这段时间多亏了你和席鸣韩津他们了!”

    陆灵溪:“……”

    得,跟席鸣他们一个地位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